0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我只能算是人才

    “不错,威尔森果然博爱学多才,竟然连华国的典故都知道。|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网的账号。(hua )-79- 佩服,佩服。项羽在鸿‘门’宴上放过了刘邦,结果刘邦最后灭掉项羽得到了天下!”赵长枪不紧不慢的说道。

    自从赵长枪进入威尔森的房间,没有说一句重话,可是这样的赵长枪却更让威尔森感到可怕。他‘摸’不准赵长枪在想什么,也猜不透赵长枪接下来将会怎么做。

    威尔森迟疑了一下,说道:“你的意思是迪卡是项羽,托恩是刘邦?”

    “聪明!威尔森先生果然不愧为迪卡手下的情报头子,悟‘性’过人!迪卡既然那次没有动手,他就永远没有动手的机会了!”赵长枪说道。

    “不!就凭托恩,他根本不是迪卡的对手,他根本没有资本和迪卡对抗!”威尔森说道。

    “的确,单凭托恩的确做不到,可是如果加上我呢?”赵长枪站在威尔森面前,双眼死死的盯着威尔森说道。

    威尔森不说话了。是啊,托恩的确不是迪卡的对手,可是加上赵长枪呢?

    赵长枪是什么人,威尔森作为迪卡的情报头子可是知道的很清楚。自从上次迪卡设计刺杀皮克王国总理赵紫薇失败,他就是开始搜集赵长枪的情报!所以,他知道很多赵长枪的“光辉业绩”!

    想当初岛国山口组的樱‘花’组,号称“一瓣樱‘花’飘,天涯无处逃”,在世界杀手界都很有名,让人闻之‘色’变,可是就因为他们误杀了赵长枪的父亲赵天龙,赵长枪便好像一个疯子一样满世界追杀樱‘花’组!结果最后愣是将樱‘花’组灭了个干干净净!

    更让人恐怖的是,山口组后来‘花’重金重新打造的樱‘花’组,才刚刚对赵长枪亮剑,就被赵长枪再次团灭!

    赵长枪愣是将樱‘花’组灭了两遍!

    到现在,岛国山口组一蹶不振,几乎已经退出了世界大帮会的行列,赵长枪“功不可没”!

    迪卡和这样一个人对上,他有多少胜算?如果迪卡在这次竞争失败了,自己跟着迪卡的屁股后面,又会是个什么结果?

    威尔森想想自己的下场,不禁有些不寒而栗。

    赵长枪看到威尔森不说话,眼神闪烁不定,知道他心已经开始重新估量迪卡和托恩之间的实力,于是继续说道:“威尔森,我今天来,既是要和你做场‘交’易,也是给你一个机会,我希望你能看清现实,和我们‘精’诚合作!”

    “你还没有告诉我,我们的‘交’易到底是什么。[hua ]”威尔森忽然说道。

    “我们的‘交’易便是,你投靠我们,给我们提供情报。然后我把你的‘性’命还给你!”赵长枪说道。

    威尔森不禁愣了一下,我投靠你们,然后你把我的‘性’命还给我?这算什么狗屁的‘交’易?你直接说让我投靠你们,我如果不投靠你们,你们就杀了我就得了呗!

    “赵长枪!你不要欺人太甚!你如果敢动我,我保证你出不了美国!”威尔森恼怒的说道。任谁别人强‘逼’做这么一场狗屁‘交’易,脾气都不会太好。

    赵长枪呵呵一笑,说道:“威尔森,不要和我说这些没意义的话。你如果不答应我们的‘交’易,恐怕你就看不到我到底能不能走出美国了。看到你面前这两个杯子了吗?”

    威尔森看看面前的红酒和杯子,没有说话。他一直在纳闷赵长枪为什么要把这几样东西放在自己面前,而到现在却一直没有动它们。如果他想喝一杯的话,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开始?

    “这里有两个杯子,无论你答应还是不答应我们的‘交’易,我都会和你喝一杯,不同的是,如果你答应,我们一起共饮这**珍藏版的‘波’尔多红酒,我想它的味道一定很不错,我现在已经闻到它醇美的味道了。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喝红酒,你喝血!当然,有酒无菜乃是天下憾事,所以我不但请你喝酒,还会请你吃‘肉’。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倒也壮哉!哦,不对,你吃的不是胡虏‘肉’,而是你自己的‘肉’,喝的不是匈奴血,是你自己的血!”赵长枪一脸人畜无害的说道。

    赵长枪说话的时候,便已经将追魂枪亮了出来,闪亮的枪锋刺得威尔森有些睁不开眼睛。

    “赵长枪!你不是人,你是魔鬼!”威尔森的心再也平静不下来了,他的脸‘色’变得惨白!

    他知道赵长枪会说道做到,绝不会欺骗自己。他的脑海里已经出现一幅画面,画面自己被帮的结结实实,然后赵长枪用手的刀子将自己身上的‘肉’割下来,塞到自己的嘴巴里,‘逼’着自己爵碎了咽下去,然后用高脚杯将自己的鲜血接上满满的一杯,倒进自己的嘴里

    “威尔森,你错了,我不是魔鬼,我是阎王,魔鬼只能听我号令。”赵长枪一本正经的说道。

    农民在旁边直咧嘴,枪哥这个‘逼’装的太不地道了,我们都听他号令,我们岂不是都成魔鬼了?哦,恶人还需恶人磨,好像当个魔鬼也不错?

    威尔森一句话也不说了,脸‘色’变得更加惨白,脑‘门’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他想找手帕擦一下,但是看到赵长枪刀子般的眼神却又不敢‘乱’动。他怕自己如果‘乱’动,引起了赵长枪的怀疑,他会立刻将自己‘肉’割下一块来!

    威尔森只能任凭脑‘门’鼻尖上的汗越聚越多,最后变成黄豆大小,然后顺着他的脸流落到他的衣襟上。

    “我喊到三,你如果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马上就会挑断你的手筋,不要试图反抗,在我面前你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不信你大可以试一下,但是你要做好受到惩罚的准备!一二”

    赵长枪低沉而有力的声音听在威尔森耳简直就是催命的音符!

    “我答应你!”

    就在赵长枪喊出三的那一刻,威尔森终于说话了。说出这句话后,威尔森感到自己浑身的力气都好像被‘抽’光了,他感到刚才好像进行了一场史上最‘激’烈的战斗!他整个后背的衣服都湿透了!现在可是秋天!可见就在这片刻间,威尔森心到底都经历了怎样的战斗!

    赵长枪脸上‘露’出一丝由衷的笑容,说道:“呵呵,我们华国有句话,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早就知道威尔森先生是个识时务的人。”

    赵长枪说话的时候,已经拿起桌上的酒**斟满了两大杯,递给威尔森一杯,说道:“来,我们干一杯,预祝我们合作愉快,马到成功!”

    威尔森将自己酒杯在赵长枪的酒杯上碰了一下,然后和赵长枪一起一饮而尽,完全是喝啤酒的方式。

    “呵呵,美酒的味道是不是很美好,至少应该比鲜血味道要好多了吧,说吧,把你知道都告诉我。不要这么愁眉苦脸,你应该为你刚才的决定感到高兴!你背叛了迪卡,但是你没有背叛梅隆家族!不是吗?我们华国还有句古话,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你只是重新做了一个选择而已。”赵长枪说道。

    “你们华国的古话还真多!”威尔森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不得不说,赵长枪很会开导人,本来威尔森因为背叛迪卡还有些心不舒服,被赵长枪这么一说,他竟然真的隐隐感到,好像自己决定真的很英明。

    “华国五千年的明沉淀,古话当然多!如果我们成了朋友,我可以给你说上三天三夜的古话,不带重复的。当然,前提是我得看着书。让我背诵基本是不可能的。说吧,今天晚上的行动到底是怎么回事?胡友林事情又是怎么回事。如果我没料错的话,胡友林肯不再百里林,这只是一个圈套,是不是?”赵长枪说道。

    威尔森心不禁一惊,心说:“罢了,罢了!赵长枪不光武力超群,脑袋也的确好使啊,他竟然已经猜到胡友林不在百里林!”

    “不错,胡友林的确不在百里林。这只是个假消息,是我们故意散布出去的。为的就是将你还有托恩和托尔斯的人一举歼灭!迪卡已经在百里林设下了重兵!无论谁进入百里林都只有死路一条!”威尔森说道。

    “那么真正的胡友林在哪里?你们有没有找到?”赵长枪问道,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找到了,胡友林在开勒镇的一个小旅馆。按照我们的计划,今天晚上只有上帝之剑的三个人去抓捕胡友林。迪卡手下的其他武装人员全部去百里林设伏。”

    威尔森一边说,一边抬起手腕看看表,说道:“现在已经要零点了,估计现在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赵长枪刚要说话,他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赵长枪掏出手机一看,竟然是魏婷的电话。

    魏婷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肯定是出事了!于是他马上接通了电话,也没有避讳就在眼前的威尔森,直接问道:“喂,刺影,有什么事情?”

    猎狐小组每个成员都有自己的代号,魏婷的代号就是刺影,而队长屠益龙的代号是穿山豹。

    “枪哥,出事了!穿山豹不服从你的命令,正带着弟兄们赶往百里林!大概再有二十分钟,我们就到达目的地了!”

    魏婷的话说的很急促。她早就想联系赵长枪了,可是屠益龙一直盯着她,不让她联系赵长枪,直到现在,她才有机会给赵长枪打电话。

    “什么?这个‘混’蛋!”赵长枪不禁破口大骂!手机请访问:

第一六零零章 右部提人    将前因后果吐露后,飞红彻底瘫坐在了地上,泪流满面。(﹝(?〔

    一旁的雪儿听的心有戚戚焉,没想到一个青楼戏子竟然还有这般出身,居然是一个星君的女儿。

    云知秋也颇为震惊,真没想到这位竟然是当年那位受地狱考核憋案牵连满门抄斩的星君的掌上明珠,堂堂星君的女儿沦落到了青楼做戏子,这身份变化的心路历程别说当事人,旁人听了也不得不唏嘘感慨。

    前面一个群英会的江一一是如此,现在一个监察左部的飞红也是如此,两个都撞到了这里,云知秋算是服了天庭,尽在背后干这龌龊事,尽以这见不得人的手段来控制人。

    “好妹妹不要哭了!”云知秋将飞红扶了起来,拥抱在了怀里安慰,“既然是如此,你就更不能监察左部了,密探失手暴露了身份,监察左部还能用你吗?就算还能用,鬼知道他们还会让你做多少身不由己的下流事,你好好一个女儿身真要走到那般不堪的地步?你真信他们说的什么只要你们母女听话就有活命的机会?你们母女的出身背景注定了一些事情是见不得光的,他们只会榨干你的利用价值,等到你没用了,就是你们母女的死期,懂不懂?”

    “可我能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娘去送死,照他们说的做至少我娘目前还不会有事,还能继续活下去。”

    “你傻呀!不是还有大人吗?留在大人身边能保住眼前不说,以待来日才是真正的希望,只有大人起来了,才会真正为你考虑,等大人有了实力,焉能不想办法救你母亲出苦海?妹妹,跟着监察左部一旦你对他们没了用处,只有死路一条,继续留在大人身边,有我们配合你。你可以永远装作未暴露,那么你对监察左部就永远有价值,既能保住你自己,也能保住你母亲。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娘多想想,为你们母女将来着想”

    一番噼里啪啦的劝说,守在门外的阎修听的暗暗摇头,不愧是风云客栈的老板娘。﹝(?﹝这三言两语的竟然把监察左部的密探给劝说成了反间

    到自己屋内的云知秋瞥了眼站在窗前的苗毅,走到了他身后,双手趴在了他的肩头,“好了,不用担心了,飞红我已经帮你杀了。”

    苗毅嘴角抽了一下,眼神有点复杂,那女人不管怎么说,毕竟跟了他这么多年,他依稀还记得那女人轻歌曼舞初见时的情形。初见时的惊艳在记忆里。他慢慢转过身来,一脸苦涩道:“你杀了她,监察左部那边怎么办?”

    云知秋挑眉瞅着他的反应,哼哼冷笑一声,一根食指在他心脏部位画着圈圈,“怎么?心疼了,舍不得了?”

    这一天生的事情太多了,苗毅本以为云知秋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解决飞红那边,没想到是直接下毒手了,有些无奈地摇头道:“我只是在想。头怎么应付监察左部。”

    “行啦!跟你开玩笑的,长的那叫一个漂亮,又能歌善舞的,连女人看了都心动。又何况是男人,我真要是把你的心头肉给杀了,你还不得记恨我一辈子!”云知秋嗤之以鼻地讥讽了一声,转身摆着腰肢走到了对面的椅子旁拧身,双手一捋臀后长裙,坐下了。长吁短叹道:“没办法,谁叫老娘长的没人家漂亮,也只能是帮人做做擦屁股的事情,否则还不得被人一脚给踢的远远的。”

    “”听到前面的话,苗毅先是无语,听到后面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快步走到跟前,诧异道:“你真的没杀她?”

    云知秋二郎腿一翘,似笑非笑道:“那你是希望我杀了她呀,还是希望我没杀她?”

    苗毅哭笑不得,这女人似乎喜欢以虐自己为乐,伸手在她俏脸上挑逗了一把,“别闹了,说正事。﹝”

    啪!云知秋一把打开他的手,“谁跟你闹了,你在外面勾三搭四的,对我来说难道不是正事,难道还要我当做正常事来宽心以待不成?”

    苗毅抓了她胳膊,一把将她扯了起来,自己坐下了,又顺势拉了她坐自己腿上,环腰搂住了她不让她跑,“说清楚,究竟怎么事。”

    “少来卖乖!”云知秋挣扎着要离开,不管事情怎么样了,她心里的确有些不舒服,没哪个女人喜欢往自己男人身边拉别的女人。

    苗毅二话不说,一只手顺进了她的衣裳里面,撩进了肚兜,顺着温香软玉般的嫩滑小腹滑了上去,抓住了一只丰硕肉球把玩,三下两下的就让云知秋扭动挣扎的身子瘫软了下来,螓歪在了他的肩头,微微气喘,媚眼如丝地看着他,吐气如兰地在他耳边嘀嘀咕咕把事情讲了。

    苗毅有点惊讶,没想到云知秋直接把飞红给说服成了反间,问道:“能确认是真的吗?别被人家来个将计就计。”

    云知秋双腿扭动着夹紧了滑进腿间的那只很不老实的魔爪,有点吃不消地搂着他脖子道:“你左右都敷衍了人家那么多年,那就继续敷衍下去吧,态度上热情点,人家长的那么漂亮,对你来说不是难事吧。”

    “哎!”苗毅轻轻叹了声,手从她裙子里抽了出来,推她起身,“也只好这样了。”

    谁知搂着他脖子的云知秋却腻在了他的怀里不愿起来,明眸水汪汪的,低头在他耳边呢喃细语道:“抱我去榻上。”

    “呃不合适,监察右部的人估计快来了。”苗毅今天是真没心情,强行站了起来,掰开了她环在自己脖子上的双臂。

    被带着站了起来的云知秋看看自己刚才被撩到上面的裙子又滑落了下去,自己被撩拨的春心大动,他却不玩了,什么意思?感情是被白白调戏了一把,美目一瞪,立刻张牙舞爪地扑了上去一阵乱拳捶打,裙子下面飞腿连踢,“王八蛋,敢玩老娘,老娘跟你拼了”

    这女人飙了,还是不惹为妙,苗毅脑袋一缩,赶紧闪身跑人。

    人刚从屋里冲了出来,一只枕头也跟着从门内飞了出来,还好没打中。

    守在外面的雪儿见大人落跑、枕头飞出,立刻掩嘴憋笑,她现大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夫人泼。

    被某人害得衣衫略显不整的云知秋提了另一只枕头冲到门口,结果现苗毅跑的没了影,一头,又瞪眼道:“笑什么笑?看我被欺负,你很高兴是不是?胳膊肘朝哪拐呢?再笑,牙给你敲掉!”

    雪儿赶紧抿嘴低头,拼命忍住不笑出来。

    诚如苗毅所说,监察右部的人很快来到了,一行十几人,为者是一名干瘦老头,名叫蒙血,乃监察右部的三大巨头之一,三大总监之一,亮明了身份直接闯入了鬼市总镇府。

    苗毅自然是要亲自露面接待,获悉对方的身份后,也暗暗唏嘘,可见监察右部对江一一的重视,竟然是右部三大巨头之一亲自出马提人。

    “上茶!”苗毅头吩咐一声。

    “不用了,还是先办公事吧!”鹰视狼顾的蒙血抬手,声音沙哑地阻止了,进来后他就一直在冷目打量着四周,目光就没停下过,

    “哦!请!”苗毅伸手相请,亲自带路。

    一到地牢门口,四名监察右部的人立刻守住了门口,把特意带了飞红来的云知秋等人给拦在了外面,只允许了苗毅一人随同进入地牢。

    进去之前,苗毅头看了眼云知秋,也不知她究竟是做了什么准备,竟然就敢直接把人交给监察右部。然而云知秋赌气似的脑袋一偏,懒得理他,显然还在为前面被白白调戏了一趟的事情生气。

    苗毅有点哭笑不得,不过倒是松了口气,这女人不是不知轻重的人,这个时候还敢耍小性子,显然是准备妥当了。

    见到半吊在牢中的江一一惨样,蒙血冷目一凝,缓缓头看向苗毅,声音沙哑问道:“牛总镇对他用刑了?他招认了什么没有?”

    苗毅轻轻摆手,“我这里没审他,连他一根头都没动,信义阁把人送来的时候他就这样了,总监头一问便知。”

    蒙血朝江一一努了努嘴,立刻有人挥剑斩断了吊绳,将江一一给解放开了,同时有人给江一一验伤,把江一一的状况做详细记录。

    另有人拨开江一一的乱,拿出画影比对后问道:“你是江一一吗?”

    “是!”江一一轻轻叹了声。

    蒙血在旁插话道:“这里有没有人审问过你?谁把你打成了这样?”

    苗毅顿时揪心了起来,担心江一一乱说,幸好,江一一微微摇头,虚弱道:“没有,不知道,应该是信义阁。”

    蒙血斜了眼苗毅,旋即又给手下一个眼色。

    随后,江一一身上的法力禁制被解开了,一块玉牒送到了江一一的面前,令其打下了做对比核实身份的法印。

    一切完毕后,有了法力在身的江一一似乎恢复了点精神,正要再次被种下禁制带走之际,突然出声道:“我有话说。”(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