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将前因后果吐露后,飞红彻底瘫坐在了地上,泪流满面。(﹝(?〔

    一旁的雪儿听的心有戚戚焉,没想到一个青楼戏子竟然还有这般出身,居然是一个星君的女儿。

    云知秋也颇为震惊,真没想到这位竟然是当年那位受地狱考核憋案牵连满门抄斩的星君的掌上明珠,堂堂星君的女儿沦落到了青楼做戏子,这身份变化的心路历程别说当事人,旁人听了也不得不唏嘘感慨。

    前面一个群英会的江一一是如此,现在一个监察左部的飞红也是如此,两个都撞到了这里,云知秋算是服了天庭,尽在背后干这龌龊事,尽以这见不得人的手段来控制人。

    “好妹妹不要哭了!”云知秋将飞红扶了起来,拥抱在了怀里安慰,“既然是如此,你就更不能监察左部了,密探失手暴露了身份,监察左部还能用你吗?就算还能用,鬼知道他们还会让你做多少身不由己的下流事,你好好一个女儿身真要走到那般不堪的地步?你真信他们说的什么只要你们母女听话就有活命的机会?你们母女的出身背景注定了一些事情是见不得光的,他们只会榨干你的利用价值,等到你没用了,就是你们母女的死期,懂不懂?”

    “可我能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娘去送死,照他们说的做至少我娘目前还不会有事,还能继续活下去。”

    “你傻呀!不是还有大人吗?留在大人身边能保住眼前不说,以待来日才是真正的希望,只有大人起来了,才会真正为你考虑,等大人有了实力,焉能不想办法救你母亲出苦海?妹妹,跟着监察左部一旦你对他们没了用处,只有死路一条,继续留在大人身边,有我们配合你。你可以永远装作未暴露,那么你对监察左部就永远有价值,既能保住你自己,也能保住你母亲。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娘多想想,为你们母女将来着想”

    一番噼里啪啦的劝说,守在门外的阎修听的暗暗摇头,不愧是风云客栈的老板娘。﹝(?﹝这三言两语的竟然把监察左部的密探给劝说成了反间

    到自己屋内的云知秋瞥了眼站在窗前的苗毅,走到了他身后,双手趴在了他的肩头,“好了,不用担心了,飞红我已经帮你杀了。”

    苗毅嘴角抽了一下,眼神有点复杂,那女人不管怎么说,毕竟跟了他这么多年,他依稀还记得那女人轻歌曼舞初见时的情形。初见时的惊艳在记忆里。他慢慢转过身来,一脸苦涩道:“你杀了她,监察左部那边怎么办?”

    云知秋挑眉瞅着他的反应,哼哼冷笑一声,一根食指在他心脏部位画着圈圈,“怎么?心疼了,舍不得了?”

    这一天生的事情太多了,苗毅本以为云知秋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解决飞红那边,没想到是直接下毒手了,有些无奈地摇头道:“我只是在想。头怎么应付监察左部。”

    “行啦!跟你开玩笑的,长的那叫一个漂亮,又能歌善舞的,连女人看了都心动。又何况是男人,我真要是把你的心头肉给杀了,你还不得记恨我一辈子!”云知秋嗤之以鼻地讥讽了一声,转身摆着腰肢走到了对面的椅子旁拧身,双手一捋臀后长裙,坐下了。长吁短叹道:“没办法,谁叫老娘长的没人家漂亮,也只能是帮人做做擦屁股的事情,否则还不得被人一脚给踢的远远的。”

    “”听到前面的话,苗毅先是无语,听到后面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快步走到跟前,诧异道:“你真的没杀她?”

    云知秋二郎腿一翘,似笑非笑道:“那你是希望我杀了她呀,还是希望我没杀她?”

    苗毅哭笑不得,这女人似乎喜欢以虐自己为乐,伸手在她俏脸上挑逗了一把,“别闹了,说正事。﹝”

    啪!云知秋一把打开他的手,“谁跟你闹了,你在外面勾三搭四的,对我来说难道不是正事,难道还要我当做正常事来宽心以待不成?”

    苗毅抓了她胳膊,一把将她扯了起来,自己坐下了,又顺势拉了她坐自己腿上,环腰搂住了她不让她跑,“说清楚,究竟怎么事。”

    “少来卖乖!”云知秋挣扎着要离开,不管事情怎么样了,她心里的确有些不舒服,没哪个女人喜欢往自己男人身边拉别的女人。

    苗毅二话不说,一只手顺进了她的衣裳里面,撩进了肚兜,顺着温香软玉般的嫩滑小腹滑了上去,抓住了一只丰硕肉球把玩,三下两下的就让云知秋扭动挣扎的身子瘫软了下来,螓歪在了他的肩头,微微气喘,媚眼如丝地看着他,吐气如兰地在他耳边嘀嘀咕咕把事情讲了。

    苗毅有点惊讶,没想到云知秋直接把飞红给说服成了反间,问道:“能确认是真的吗?别被人家来个将计就计。”

    云知秋双腿扭动着夹紧了滑进腿间的那只很不老实的魔爪,有点吃不消地搂着他脖子道:“你左右都敷衍了人家那么多年,那就继续敷衍下去吧,态度上热情点,人家长的那么漂亮,对你来说不是难事吧。”

    “哎!”苗毅轻轻叹了声,手从她裙子里抽了出来,推她起身,“也只好这样了。”

    谁知搂着他脖子的云知秋却腻在了他的怀里不愿起来,明眸水汪汪的,低头在他耳边呢喃细语道:“抱我去榻上。”

    “呃不合适,监察右部的人估计快来了。”苗毅今天是真没心情,强行站了起来,掰开了她环在自己脖子上的双臂。

    被带着站了起来的云知秋看看自己刚才被撩到上面的裙子又滑落了下去,自己被撩拨的春心大动,他却不玩了,什么意思?感情是被白白调戏了一把,美目一瞪,立刻张牙舞爪地扑了上去一阵乱拳捶打,裙子下面飞腿连踢,“王八蛋,敢玩老娘,老娘跟你拼了”

    这女人飙了,还是不惹为妙,苗毅脑袋一缩,赶紧闪身跑人。

    人刚从屋里冲了出来,一只枕头也跟着从门内飞了出来,还好没打中。

    守在外面的雪儿见大人落跑、枕头飞出,立刻掩嘴憋笑,她现大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夫人泼。

    被某人害得衣衫略显不整的云知秋提了另一只枕头冲到门口,结果现苗毅跑的没了影,一头,又瞪眼道:“笑什么笑?看我被欺负,你很高兴是不是?胳膊肘朝哪拐呢?再笑,牙给你敲掉!”

    雪儿赶紧抿嘴低头,拼命忍住不笑出来。

    诚如苗毅所说,监察右部的人很快来到了,一行十几人,为者是一名干瘦老头,名叫蒙血,乃监察右部的三大巨头之一,三大总监之一,亮明了身份直接闯入了鬼市总镇府。

    苗毅自然是要亲自露面接待,获悉对方的身份后,也暗暗唏嘘,可见监察右部对江一一的重视,竟然是右部三大巨头之一亲自出马提人。

    “上茶!”苗毅头吩咐一声。

    “不用了,还是先办公事吧!”鹰视狼顾的蒙血抬手,声音沙哑地阻止了,进来后他就一直在冷目打量着四周,目光就没停下过,

    “哦!请!”苗毅伸手相请,亲自带路。

    一到地牢门口,四名监察右部的人立刻守住了门口,把特意带了飞红来的云知秋等人给拦在了外面,只允许了苗毅一人随同进入地牢。

    进去之前,苗毅头看了眼云知秋,也不知她究竟是做了什么准备,竟然就敢直接把人交给监察右部。然而云知秋赌气似的脑袋一偏,懒得理他,显然还在为前面被白白调戏了一趟的事情生气。

    苗毅有点哭笑不得,不过倒是松了口气,这女人不是不知轻重的人,这个时候还敢耍小性子,显然是准备妥当了。

    见到半吊在牢中的江一一惨样,蒙血冷目一凝,缓缓头看向苗毅,声音沙哑问道:“牛总镇对他用刑了?他招认了什么没有?”

    苗毅轻轻摆手,“我这里没审他,连他一根头都没动,信义阁把人送来的时候他就这样了,总监头一问便知。”

    蒙血朝江一一努了努嘴,立刻有人挥剑斩断了吊绳,将江一一给解放开了,同时有人给江一一验伤,把江一一的状况做详细记录。

    另有人拨开江一一的乱,拿出画影比对后问道:“你是江一一吗?”

    “是!”江一一轻轻叹了声。

    蒙血在旁插话道:“这里有没有人审问过你?谁把你打成了这样?”

    苗毅顿时揪心了起来,担心江一一乱说,幸好,江一一微微摇头,虚弱道:“没有,不知道,应该是信义阁。”

    蒙血斜了眼苗毅,旋即又给手下一个眼色。

    随后,江一一身上的法力禁制被解开了,一块玉牒送到了江一一的面前,令其打下了做对比核实身份的法印。

    一切完毕后,有了法力在身的江一一似乎恢复了点精神,正要再次被种下禁制带走之际,突然出声道:“我有话说。”(未完待续。)

第1441章 大收获、大造化!    大寂灭珠之内,吕重兴奋地看着林黛儿的尸体与被拘的灵魂!

    在千秋岁月刀的雷霆一击之下,林黛儿被秒杀。£∝,可是她的元神还依然存在。

    只是,肉身陨落的一瞬间,其元神没有反应过来,却是直接被吕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入了[大寂灭珠]。

    而此时,林黛儿的元神正一脸恐怖地看着吕重。

    显然,这一次的战斗,真的把林黛儿给杀怕了。

    “吕……吕重,你毁我肉身还不足,难道还要毁我元神不成?”

    此时的林黛儿,真的没有了之前的傲气与自信。有的只是震惊与惶恐不安。

    吕重能把她的肉身轻松毁灭,自然而然,也可以轻易地毁灭她的元神,那样的话,她就真的神形俱灭、万劫不复了,连转世投胎的资格都没有了。

    微微一笑,吕重脸色突然一冷,目光更是有如利箭一般射向林黛儿的元神:“你要杀我,我为何不能让你神形俱灭?”

    林黛儿先是一惊,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顿时强硬起来,冷声一哼:“哼,你敢吗,别忘了,圣人陨落,是有至强的业力反噬的。你灭了铁肉身,就得承受无与伦比的业力反噬,如果再行毁灭了我的元神,那你还能承受得起那庞大业力的反噬吗?”

    “哈哈……”吕重突然狂笑起来,满脸桀骜:“你以为我只是斩杀了你一尊圣人么?”

    林黛儿的元神顿时一惊,她这才想起,冒似在[都天圣星]时。吕重可就斩杀了二阶圣人白玄风。这时候他肯定被大量的业力纠缠上了。而后吕重在完成渡劫之时。她的师尊都天圣帝也陨落在吕重的一把道器级的怪刀之下。毕竟吕重是这把刀的主人。都天圣帝的死亡,铁定也会有好几成业力落到吕重的身上。

    吕重都能灭杀都天圣帝这样无限接近圣尊的强者,其所得到的业力反噬必定强大出奇。

    然而吕重偏偏没有一点被业力反噬的迹象。现在,更是毫不犹豫地把她林黛儿的圣躯都斩了。

    难道这吕重也有奇宝消融临身的无上业力?

    想到这里,林黛儿的元神顿时一阵颤动,双眼更是透露出无穷的恐惧:“吕……吕重,我……我认栽,别……再毁……毁了我的元神……”

    “哈哈。林黛儿,你可是圣人,而且陨落在你与天心噬圣蛊手下的圣人都超过百尊了,还会这么天真?我不让你神形俱灭,难道等以后你投胎转世再来找我的麻烦?当我白痴吗?”吕重鄙夷地看着林黛儿,冷声道:“你能灭杀别的圣人,也应该有被别人灭杀的觉悟!”

    “不要……”林黛儿的元神连忙求饶。

    可是吕重根本就不为所动!

    可媲美六阶圣人的圣识悍然发动,至强的灵魂冲击波,全力轰中林黛儿的元神。

    被[大寂灭珠]的意志力束缚,林黛儿连闪躲都不可能。

    “轰……”

    狂暴的元神攻击。直接击中林黛儿。

    “啊……”

    林黛儿顿时惨叫,整个元神显得更加虚无透明。

    趁她病。要她命!

    吕重毫不给林黛儿喘息的机会,强大的元神攻击连绵不绝地轰击林黛儿。

    面对吕重的强力攻击,林黛儿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击之力。

    短短时间,她的元神已虚弱到极至。

    甚至,其灵魂意识也在渐渐消失。

    就连被元神蕴养的圣纹、大道道纹也是再没了光泽。

    见到这个情况,吕重双眼大亮。元神依旧连续攻击林黛儿。

    同时,吕重分身多用,体内的圣纹、大道道纹也极速向林黛儿的圣纹、大道道纹冲去。

    吞噬!

    对!

    就是吞噬!

    吕重之所以把林黛儿的元神也拘入[大寂灭珠],正是看中了林黛儿的元神能量以及她的十几枚圣纹、大道道纹。

    林黛儿最强的毒之圣纹早就崩溃,吕重也不觉得有些可惜。

    因为林黛儿身上还有空间、木、暗三大圣纹以及霉运、水、土、金等多十二种大道道纹。

    这些圣纹,与大道道纹的存在,也足够吕重吞噬、吸收、炼化、提纯了。

    首当其冲,吕重利用自己的空间圣纹吞噬林黛儿的空间圣纹。这时候林黛儿的主意识已经孱弱到了极点,根本就无法阻止有效的抵抗。其空间圣纹也直接强行被吕重给吞噬、吸收、炼化!

    不过,对于林黛儿的木、暗两大圣纹的吞噬,却是要困难了许多。毕竟,吕重本身只凝聚出了上品巅峰境的木之大道道纹、暗之大道道纹。这可比对方的圣纹低了至少两个境界。

    好在林黛儿的元神意识在逐渐消亡,要吞噬这两大圣纹,也未必不可行,只不过炼化为己用的时间就要长了许多。

    其他的霉运、水、土、金、风、影、生命、小、大、时间、灵魂、抽取等十二枚大道道纹,吕重体内也凝聚出了其中的十一枚。自然,要吞噬这些大道道纹也不是什么难事。

    剩下的一种新的抽取之大道道纹是吕重从来没有凝聚过,也没有见过的。

    但是,这种抽取大道吕重却听过其威名。

    这也是一种超级变态的大道。

    能把各种药草的精华抽取出来,也可以把至毒的毒素抽取出来。甚至还可以把别人的天赋、神通、秘术给抽取出来。更甚者,能直接抽取别人的大道道纹甚至是圣纹。

    不过,这抽取大道要是没有融合大道配合,那效果就大打折扣。

    就好比,这抽取大道是[吸星**],只能吸取别人的内劲。却无法壮大己用。而融合大道就是[易筋经]。能融合[吸星**]抽取来的别人的内力。化为己用。这两者组合起来,就相当于完整版的[北冥神功],即能抽取敌人内力,又能炼化为己用。

    也正因为林黛儿一直没有凝聚出融合大道,所以她凝聚出的大道道纹、圣纹加起来才十五枚。

    如果真的凝聚出了融合大道,依林黛儿灭杀上百圣人的战绩,足以在体内聚集上百大道道纹与圣纹。甚至,几乎所有的圣纹、大道道纹的等级都会以恐怖的速度晋阶。

    “发了!真的发了!没想到从林黛儿这里。居然遇到了抽取大道。这丫的合该成为我的垫脚石啊……”看到这枚抽取之大道道纹,吕重兴奋得大呼大叫。

    林黛儿没有凝聚出融合大道,可是他吕重却是拥有呢!

    一旦抽取大道与融合大道双道合壁,吕重的修为、境界会以更快的速度提升!

    这由不得吕得不高兴!

    顿时,吕重以疯狂地方式攻击着林黛儿仅有的意识,并疯狂吞噬其所拥有的各种圣纹、大道道纹。

    时间悄然流逝!

    大寂灭珠内,林黛儿的主体意识已完全消融。

    其所拥有的庞大灵魂能量也变成了无主之物,不过,吕重却没有动用她的这无主灵魂能量,反而把这灵魂能量给转送于[噬魂虫]虫后。有着[虫神之心](鸿蒙帝青木)的帮助。吕重相信那只已达到仙帝巅峰境的虫后一定能证道成为新的虫圣。

    而林黛儿的三大圣纹、十二枚大道道纹也全部被吕重给完美吸收。

    至此,吕重体内的空间圣纹再次晋阶。达到中品巅峰境。

    而水之圣纹,也进一步晋阶,达到中品下位境界。

    同时,暗之大道道纹、木之大道道纹、风之大道道纹同时晋级为初品圣纹。

    土、金、灵魂、生命、影、大、小共七枚大道道纹,达到极品巅峰境。只差临门一脚,就能晋级为圣纹。

    在吞噬、融合了林黛儿的霉运大道之后,吕重体内的霉运之大道也一举达到了上品下位境界。

    时间大道道纹由上品上位境界,再晋升一个境界,达到上品巅峰境界。

    抽取大道道纹成功凝聚成型,不过只是中品巅峰境界。

    这样一来,吕重体内的圣纹已有:空间、火、木、暗、威、水、风七枚圣枚!

    才刚刚证道圣人境界没多久,就凝聚出了七枚圣纹!

    这绝对是了不起的奇迹!

    更何况,这七枚圣纹之中,空间圣纹居然达到了中品巅峰境界,这可是一般的六阶巅峰圣人才能达到的层次啊。

    不得不说,这一次,吕重简直走了大运。

    因为,与七大圣纹相比,新得到的[抽取]之大道道纹,更是一大收获。

    甚至,有了融合大道相匹配,这抽取之大道道纹将能发挥无与伦比的奇效,助吕重的修为更快提升。

    因为,抽取大道、融合大道一旦双道合力,足以产生惊人的“化学反应”。这两种道纹的组合,其潜力几乎不在时间与空间的组合之下。

    时间大道与空间大道的组合,当成自行成就宇宙。

    而抽取大道与融合大道的组合,便能真正的衍生万物、衍生万道。

    时间、空间,是宇宙存在的基础!

    抽取大道、融合大道,是宇宙、天地万物进化的至强动力!

    花草树木抽取光与水分,融合二氧化碳是抽取、融合两大大道合力的结果!

    众生进食,抽取养分转化能量以生存、繁衍、基因优化、进化同样是抽取、融合大道的体现。

    各种物质在特定条件下的化学反应,又何尝不是抽取与融合大道的体现?

    有了时间与空间的组合,便有了宇宙的存在。

    有了抽取、融合大道,万事万物都有了生机,而且也会多出无数奇迹与造化……(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