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寂灭珠之内,吕重兴奋地看着林黛儿的尸体与被拘的灵魂!

    在千秋岁月刀的雷霆一击之下,林黛儿被秒杀。£∝,可是她的元神还依然存在。

    只是,肉身陨落的一瞬间,其元神没有反应过来,却是直接被吕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入了[大寂灭珠]。

    而此时,林黛儿的元神正一脸恐怖地看着吕重。

    显然,这一次的战斗,真的把林黛儿给杀怕了。

    “吕……吕重,你毁我肉身还不足,难道还要毁我元神不成?”

    此时的林黛儿,真的没有了之前的傲气与自信。有的只是震惊与惶恐不安。

    吕重能把她的肉身轻松毁灭,自然而然,也可以轻易地毁灭她的元神,那样的话,她就真的神形俱灭、万劫不复了,连转世投胎的资格都没有了。

    微微一笑,吕重脸色突然一冷,目光更是有如利箭一般射向林黛儿的元神:“你要杀我,我为何不能让你神形俱灭?”

    林黛儿先是一惊,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顿时强硬起来,冷声一哼:“哼,你敢吗,别忘了,圣人陨落,是有至强的业力反噬的。你灭了铁肉身,就得承受无与伦比的业力反噬,如果再行毁灭了我的元神,那你还能承受得起那庞大业力的反噬吗?”

    “哈哈……”吕重突然狂笑起来,满脸桀骜:“你以为我只是斩杀了你一尊圣人么?”

    林黛儿的元神顿时一惊,她这才想起,冒似在[都天圣星]时。吕重可就斩杀了二阶圣人白玄风。这时候他肯定被大量的业力纠缠上了。而后吕重在完成渡劫之时。她的师尊都天圣帝也陨落在吕重的一把道器级的怪刀之下。毕竟吕重是这把刀的主人。都天圣帝的死亡,铁定也会有好几成业力落到吕重的身上。

    吕重都能灭杀都天圣帝这样无限接近圣尊的强者,其所得到的业力反噬必定强大出奇。

    然而吕重偏偏没有一点被业力反噬的迹象。现在,更是毫不犹豫地把她林黛儿的圣躯都斩了。

    难道这吕重也有奇宝消融临身的无上业力?

    想到这里,林黛儿的元神顿时一阵颤动,双眼更是透露出无穷的恐惧:“吕……吕重,我……我认栽,别……再毁……毁了我的元神……”

    “哈哈。林黛儿,你可是圣人,而且陨落在你与天心噬圣蛊手下的圣人都超过百尊了,还会这么天真?我不让你神形俱灭,难道等以后你投胎转世再来找我的麻烦?当我白痴吗?”吕重鄙夷地看着林黛儿,冷声道:“你能灭杀别的圣人,也应该有被别人灭杀的觉悟!”

    “不要……”林黛儿的元神连忙求饶。

    可是吕重根本就不为所动!

    可媲美六阶圣人的圣识悍然发动,至强的灵魂冲击波,全力轰中林黛儿的元神。

    被[大寂灭珠]的意志力束缚,林黛儿连闪躲都不可能。

    “轰……”

    狂暴的元神攻击。直接击中林黛儿。

    “啊……”

    林黛儿顿时惨叫,整个元神显得更加虚无透明。

    趁她病。要她命!

    吕重毫不给林黛儿喘息的机会,强大的元神攻击连绵不绝地轰击林黛儿。

    面对吕重的强力攻击,林黛儿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击之力。

    短短时间,她的元神已虚弱到极至。

    甚至,其灵魂意识也在渐渐消失。

    就连被元神蕴养的圣纹、大道道纹也是再没了光泽。

    见到这个情况,吕重双眼大亮。元神依旧连续攻击林黛儿。

    同时,吕重分身多用,体内的圣纹、大道道纹也极速向林黛儿的圣纹、大道道纹冲去。

    吞噬!

    对!

    就是吞噬!

    吕重之所以把林黛儿的元神也拘入[大寂灭珠],正是看中了林黛儿的元神能量以及她的十几枚圣纹、大道道纹。

    林黛儿最强的毒之圣纹早就崩溃,吕重也不觉得有些可惜。

    因为林黛儿身上还有空间、木、暗三大圣纹以及霉运、水、土、金等多十二种大道道纹。

    这些圣纹,与大道道纹的存在,也足够吕重吞噬、吸收、炼化、提纯了。

    首当其冲,吕重利用自己的空间圣纹吞噬林黛儿的空间圣纹。这时候林黛儿的主意识已经孱弱到了极点,根本就无法阻止有效的抵抗。其空间圣纹也直接强行被吕重给吞噬、吸收、炼化!

    不过,对于林黛儿的木、暗两大圣纹的吞噬,却是要困难了许多。毕竟,吕重本身只凝聚出了上品巅峰境的木之大道道纹、暗之大道道纹。这可比对方的圣纹低了至少两个境界。

    好在林黛儿的元神意识在逐渐消亡,要吞噬这两大圣纹,也未必不可行,只不过炼化为己用的时间就要长了许多。

    其他的霉运、水、土、金、风、影、生命、小、大、时间、灵魂、抽取等十二枚大道道纹,吕重体内也凝聚出了其中的十一枚。自然,要吞噬这些大道道纹也不是什么难事。

    剩下的一种新的抽取之大道道纹是吕重从来没有凝聚过,也没有见过的。

    但是,这种抽取大道吕重却听过其威名。

    这也是一种超级变态的大道。

    能把各种药草的精华抽取出来,也可以把至毒的毒素抽取出来。甚至还可以把别人的天赋、神通、秘术给抽取出来。更甚者,能直接抽取别人的大道道纹甚至是圣纹。

    不过,这抽取大道要是没有融合大道配合,那效果就大打折扣。

    就好比,这抽取大道是[吸星**],只能吸取别人的内劲。却无法壮大己用。而融合大道就是[易筋经]。能融合[吸星**]抽取来的别人的内力。化为己用。这两者组合起来,就相当于完整版的[北冥神功],即能抽取敌人内力,又能炼化为己用。

    也正因为林黛儿一直没有凝聚出融合大道,所以她凝聚出的大道道纹、圣纹加起来才十五枚。

    如果真的凝聚出了融合大道,依林黛儿灭杀上百圣人的战绩,足以在体内聚集上百大道道纹与圣纹。甚至,几乎所有的圣纹、大道道纹的等级都会以恐怖的速度晋阶。

    “发了!真的发了!没想到从林黛儿这里。居然遇到了抽取大道。这丫的合该成为我的垫脚石啊……”看到这枚抽取之大道道纹,吕重兴奋得大呼大叫。

    林黛儿没有凝聚出融合大道,可是他吕重却是拥有呢!

    一旦抽取大道与融合大道双道合壁,吕重的修为、境界会以更快的速度提升!

    这由不得吕得不高兴!

    顿时,吕重以疯狂地方式攻击着林黛儿仅有的意识,并疯狂吞噬其所拥有的各种圣纹、大道道纹。

    时间悄然流逝!

    大寂灭珠内,林黛儿的主体意识已完全消融。

    其所拥有的庞大灵魂能量也变成了无主之物,不过,吕重却没有动用她的这无主灵魂能量,反而把这灵魂能量给转送于[噬魂虫]虫后。有着[虫神之心](鸿蒙帝青木)的帮助。吕重相信那只已达到仙帝巅峰境的虫后一定能证道成为新的虫圣。

    而林黛儿的三大圣纹、十二枚大道道纹也全部被吕重给完美吸收。

    至此,吕重体内的空间圣纹再次晋阶。达到中品巅峰境。

    而水之圣纹,也进一步晋阶,达到中品下位境界。

    同时,暗之大道道纹、木之大道道纹、风之大道道纹同时晋级为初品圣纹。

    土、金、灵魂、生命、影、大、小共七枚大道道纹,达到极品巅峰境。只差临门一脚,就能晋级为圣纹。

    在吞噬、融合了林黛儿的霉运大道之后,吕重体内的霉运之大道也一举达到了上品下位境界。

    时间大道道纹由上品上位境界,再晋升一个境界,达到上品巅峰境界。

    抽取大道道纹成功凝聚成型,不过只是中品巅峰境界。

    这样一来,吕重体内的圣纹已有:空间、火、木、暗、威、水、风七枚圣枚!

    才刚刚证道圣人境界没多久,就凝聚出了七枚圣纹!

    这绝对是了不起的奇迹!

    更何况,这七枚圣纹之中,空间圣纹居然达到了中品巅峰境界,这可是一般的六阶巅峰圣人才能达到的层次啊。

    不得不说,这一次,吕重简直走了大运。

    因为,与七大圣纹相比,新得到的[抽取]之大道道纹,更是一大收获。

    甚至,有了融合大道相匹配,这抽取之大道道纹将能发挥无与伦比的奇效,助吕重的修为更快提升。

    因为,抽取大道、融合大道一旦双道合力,足以产生惊人的“化学反应”。这两种道纹的组合,其潜力几乎不在时间与空间的组合之下。

    时间大道与空间大道的组合,当成自行成就宇宙。

    而抽取大道与融合大道的组合,便能真正的衍生万物、衍生万道。

    时间、空间,是宇宙存在的基础!

    抽取大道、融合大道,是宇宙、天地万物进化的至强动力!

    花草树木抽取光与水分,融合二氧化碳是抽取、融合两大大道合力的结果!

    众生进食,抽取养分转化能量以生存、繁衍、基因优化、进化同样是抽取、融合大道的体现。

    各种物质在特定条件下的化学反应,又何尝不是抽取与融合大道的体现?

    有了时间与空间的组合,便有了宇宙的存在。

    有了抽取、融合大道,万事万物都有了生机,而且也会多出无数奇迹与造化……(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我只能算是人才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夜探威尔森的府第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威尔森倒戈

    对方用双手使劲的掰住赵长枪的手指头,想让自己的呼吸能顺畅一点,然而赵长枪的手却好像焊接到了他的脖子上一样,竟然丝毫无法撼动!

    这家伙开始手脚‘乱’舞,想拼命的挣扎,就在此时他的耳朵里忽然又传来赵长枪冷酷的声音:“别‘乱’动,别说话,不然老子捏碎你的喉咙!你也不过是‘混’口饭吃,可别好像外边那两个家伙一样,因为一点小事,送了‘性’命!这个世界如此美好,你不觉得就这样离开很可惜吗?你的银行里还有那么多钱没有来得及‘花’,你的下体还有那么多龙子龙孙没有来得及释放!如果真就这么完了,阎王都替你可惜啊!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我的外号就叫阎王。<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 不当大哥好多年,我都快将我的外号忘记了。”

    旁边的农民听着赵长枪的话,差点笑出声来。唉!枪哥很正直,但是他一旦邪恶起来,神仙会为之发抖,恶魔会为之战栗!

    不只是赵长枪的话打动了对方,还是赵长枪手上的力道逐渐加大,让对方感到了恐惧,对方竟然不再挣扎,只是用溜圆的眼睛看着赵长枪。

    “不要把眼瞪的那么大,我会认为你是在威胁我!”赵长枪冷声道。

    对方心开始问候赵长枪的祖宗,心说:“你以为老子愿意将眼睛瞪这么大啊?你掐着老子的脖子,老子喘不上气来,想眯缝着眼都不行啊!”

    “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如果你愿意回答就眨眨眼。”赵长枪又小声问道。

    对方连忙费劲的眨了一下眼睛。赵长枪这才稍稍松了一下手,让对方呼吸通畅了一些,同时口问道:“告诉我,威尔森住在哪个房间?”

    对方抬头看了看别墅,然后费劲的说道:“最左边,还亮着灯的那一个就是。”

    “没骗我?”赵长枪又问道。

    对方没说话,只是使劲点了点头。

    “好,谢谢你。你陪我上去一趟。我们一起去见一下威尔森先生。既然你对我坦诚相见,那我也不隐瞒你,我是托恩先生的人,来这里就是为了将威尔森争取到托恩先生的阵营的。告诉你这个,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让你明白,如果你好好的配合我,你不但不会死,而且一旦托恩先生成为梅隆家族的家主,你的地位还会水涨船高。(hua 棉花糖你明白了吗?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赵长枪一边搂着对方的肩膀走向别墅的‘门’口,一边问道。

    对方听完赵长枪的话明显愣了一下,他本来以为赵长枪是来刺杀威尔森的,看样子他只是来策反威尔森,想让威尔森倒向托恩的阵营。这么说来眼前此人只是一个说客,而不是一个杀手。这么说来,自己就算听了他的话,也不算失职吧?如果以后威尔森跟了托恩,在梅隆家族的地位有所提高的话,自己的地位可能真的会像这个家伙说的一样?

    想到这些,这家伙脸上的神‘色’放松了一些,说道:“我叫塞尔特。既然你们只是想劝说威尔森,为什么不正大光明的来?”

    “你以为我们如果正大光明的来,威尔森会见我们?”赵长枪说道。

    三个人刚刚进入别墅,迎面便走过来一个满脸络腮胡的汉子,他看着赵长枪三人,大声问道:“赛尔特,他们两个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带他们进来?”

    不等赛尔特回答,赵长枪便先抢着说道:“我们迪卡先生身边的人,有急事要见威尔森!他还没睡吧?”

    络腮胡脸上现出一丝迟疑,然后说道:“那你们先等一下,我上去给威尔森打声招呼。”

    络腮胡一边说话,一边将手悄悄的想腰间‘摸’去,他是威尔森的近身保镖,看到赵长枪和农民好像有些不对劲,而赛尔特的脸上的表情也好像有些异样,于是便想动枪了。

    然而络腮胡的手刚刚‘摸’到枪柄,忽然看到一道寒光朝自己飞了过来,直到他感到自己的脖子一凉,才惊讶的看到,自己的脖子上竟然已经‘插’上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赵长枪看着右手还保持着飞刀抛掷动作的农民,笑了一下说道:“你的飞刀好像又长进了?”

    农民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兄弟们都有自己的绝活,就我没有,所以我一直在苦练飞刀,我的目标是有朝一日超越岳哥。”

    赵长枪笑了一下说道:“岳哥是刀神,他能瞬间发出十把飞刀,刀刀要命,你想超越他,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呵呵,开玩笑的,岳哥是玩刀的天才,我只能算是人才。”农民迈步向前,将飞刀从络腮胡的脖子上拔了下来,顺手将刀锋上的血迹在对方身上擦了擦,然后拖着尸体,直接将他扔到了楼梯下面‘阴’暗的角落里。

    赛尔特有些傻眼,谈笑间取人‘性’命于无形!这两个东方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这家伙更不敢打什么鬼主意了。

    “走!”赵长枪招呼一声,迈步向楼上走去。他们直上三楼,在二楼又遇到了一名保镖,不过这个家伙反映比较木讷,看到赵长枪两人是和赛尔特一起上来的,竟然相信了赵长枪的话,让他们直接上去了。不但如此,他还善意的提醒赛尔特,让他敲‘门’的时候小声点,当心威尔森训斥他不懂礼貌。

    赛尔特忽然感到,有时候笨也是一种福分。

    三个人很顺利的来到了威尔森的房间‘门’口,赛尔特轻轻的敲了一下房‘门’,然后说道:“威尔森先生,是我,赛尔特,别墅里发生了点意外,我想我必须得亲自向您汇报一下。”

    “进来。”里面传来威尔森的声音。

    威尔森看到从‘门’外走进来的竟然是赵长枪之后,马上腾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伸手便朝放在桌子上的手枪抓去!

    然而还不等他的手抓到手枪,一把飞刀忽然凌空飞至,在灯光下闪出一道耀眼的光芒,然后啪的一声‘精’准的打在手枪上。手枪和飞刀瞬间一起掉落到地上,发出当朗朗的响声。

    威尔森心一惊,猛然再次抬头朝朝赵长枪看去,发现赵长枪和另一个人的枪口已经指向了他的脑袋!

    “赵长枪!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想干什么?”威尔森尽量平静一下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说道。

    赵长枪的资料他不知已经看过多少遍,所以他一眼便认出了赵长枪。他只是很好奇,自己的别墅防卫虽然和迪卡的庄园相比还差了很多,但是也算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而且还有大量的监控设备,赵长枪怎么就能无声无息的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呢?不过当他将目光投向赵长枪身边的赛尔特的时候,他的心大约知道的答案。

    赵长枪没有回答威尔森的话,而是笑呵呵的说道:“呵呵,威尔森先生虽然在梅隆家族的日子好像并不像看上去这么风光无限啊!这么晚了竟然还不能休息!唉!经常熬夜,会减寿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威尔森作为绿箭集团的总裁,又是迪卡的情报头子,每天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所以熬夜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赵长枪,你少废话,你到底想干什么?”威尔森问道。他隐隐感到,赵长枪这时候来找他,好像不是为了要杀他。

    “呵呵,我想和威尔森先生做笔‘交’易,不知道威尔森先生有没有兴趣?”赵长枪一边说,一边走到墙角的一个酒柜旁边,从里面取出一**珍藏版红酒,甩出追魂枪,只是在**口轻轻一划,**口便啪的一声飞了出去。

    赵长枪随后从酒柜取出两个酒杯,迈步走到威尔森面前,将酒杯和酒**一起放到了威尔森的办公桌上

    威尔森看着赵长枪的动作,心不禁有些发‘毛’,不禁问道:“赵长枪,你想和我做什么‘交’易?”

    赵长枪仍然没有回答威尔森的话,只是说道:“威尔森,你说梅隆家族的这次家主之争,到最后,谁才能笑道最后?托尔斯还是迪卡?”

    威尔森冷笑一声说道:“哼哼,那还用说,肯定是迪卡先生!”他对这一点毫不怀疑。

    “呵呵,我可不这么认为,我认为这次最大的赢家是托恩!”赵长枪说道。

    “托恩?就那个不起眼的家族医生?哈哈,赵长枪你在和我开玩笑吧?你根本不了解梅隆家族!迪卡先生有绿箭集团,有上帝之剑,还掌控着很多梅隆家族企业的股份!托恩有什么?他凭什么和迪卡先生抗衡?哼哼,如果不是迪卡先生仁慈 ,不想兄弟相残,恐怕就在几天前,托恩和你的那五个手下,早就去见阎王了!”威尔森冷笑着说道,一边说一边想着脱身的办法。

    赵长枪知道威尔森说的是那此托恩和把总等人一起去迪卡庄园的事情,那次,托恩和把总他们的确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这一点赵长枪从不否认。所以,赵长枪听了威尔森的话,并没有恼怒,只是微微一笑说道:“威尔森,我承认,由于我们的情报不如你们,所以我们输了一招。可惜的是,迪卡没有抓住机会!华国有一个故事叫做鸿‘门’宴,你听说过吗?”

    “刘邦和项羽的故事?”威尔森说道。

    几年前,威尔森曾经在国家戏剧院看到一个华国演出团演出过这个节目,他对那个演出团印象很深,所以记住了他们曾经演过的这个节目。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