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夜探威尔森的府第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威尔森倒戈

    对方用双手使劲的掰住赵长枪的手指头,想让自己的呼吸能顺畅一点,然而赵长枪的手却好像焊接到了他的脖子上一样,竟然丝毫无法撼动!

    这家伙开始手脚‘乱’舞,想拼命的挣扎,就在此时他的耳朵里忽然又传来赵长枪冷酷的声音:“别‘乱’动,别说话,不然老子捏碎你的喉咙!你也不过是‘混’口饭吃,可别好像外边那两个家伙一样,因为一点小事,送了‘性’命!这个世界如此美好,你不觉得就这样离开很可惜吗?你的银行里还有那么多钱没有来得及‘花’,你的下体还有那么多龙子龙孙没有来得及释放!如果真就这么完了,阎王都替你可惜啊!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我的外号就叫阎王。<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 不当大哥好多年,我都快将我的外号忘记了。”

    旁边的农民听着赵长枪的话,差点笑出声来。唉!枪哥很正直,但是他一旦邪恶起来,神仙会为之发抖,恶魔会为之战栗!

    不只是赵长枪的话打动了对方,还是赵长枪手上的力道逐渐加大,让对方感到了恐惧,对方竟然不再挣扎,只是用溜圆的眼睛看着赵长枪。

    “不要把眼瞪的那么大,我会认为你是在威胁我!”赵长枪冷声道。

    对方心开始问候赵长枪的祖宗,心说:“你以为老子愿意将眼睛瞪这么大啊?你掐着老子的脖子,老子喘不上气来,想眯缝着眼都不行啊!”

    “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如果你愿意回答就眨眨眼。”赵长枪又小声问道。

    对方连忙费劲的眨了一下眼睛。赵长枪这才稍稍松了一下手,让对方呼吸通畅了一些,同时口问道:“告诉我,威尔森住在哪个房间?”

    对方抬头看了看别墅,然后费劲的说道:“最左边,还亮着灯的那一个就是。”

    “没骗我?”赵长枪又问道。

    对方没说话,只是使劲点了点头。

    “好,谢谢你。你陪我上去一趟。我们一起去见一下威尔森先生。既然你对我坦诚相见,那我也不隐瞒你,我是托恩先生的人,来这里就是为了将威尔森争取到托恩先生的阵营的。告诉你这个,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让你明白,如果你好好的配合我,你不但不会死,而且一旦托恩先生成为梅隆家族的家主,你的地位还会水涨船高。(hua 棉花糖你明白了吗?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赵长枪一边搂着对方的肩膀走向别墅的‘门’口,一边问道。

    对方听完赵长枪的话明显愣了一下,他本来以为赵长枪是来刺杀威尔森的,看样子他只是来策反威尔森,想让威尔森倒向托恩的阵营。这么说来眼前此人只是一个说客,而不是一个杀手。这么说来,自己就算听了他的话,也不算失职吧?如果以后威尔森跟了托恩,在梅隆家族的地位有所提高的话,自己的地位可能真的会像这个家伙说的一样?

    想到这些,这家伙脸上的神‘色’放松了一些,说道:“我叫塞尔特。既然你们只是想劝说威尔森,为什么不正大光明的来?”

    “你以为我们如果正大光明的来,威尔森会见我们?”赵长枪说道。

    三个人刚刚进入别墅,迎面便走过来一个满脸络腮胡的汉子,他看着赵长枪三人,大声问道:“赛尔特,他们两个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带他们进来?”

    不等赛尔特回答,赵长枪便先抢着说道:“我们迪卡先生身边的人,有急事要见威尔森!他还没睡吧?”

    络腮胡脸上现出一丝迟疑,然后说道:“那你们先等一下,我上去给威尔森打声招呼。”

    络腮胡一边说话,一边将手悄悄的想腰间‘摸’去,他是威尔森的近身保镖,看到赵长枪和农民好像有些不对劲,而赛尔特的脸上的表情也好像有些异样,于是便想动枪了。

    然而络腮胡的手刚刚‘摸’到枪柄,忽然看到一道寒光朝自己飞了过来,直到他感到自己的脖子一凉,才惊讶的看到,自己的脖子上竟然已经‘插’上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赵长枪看着右手还保持着飞刀抛掷动作的农民,笑了一下说道:“你的飞刀好像又长进了?”

    农民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兄弟们都有自己的绝活,就我没有,所以我一直在苦练飞刀,我的目标是有朝一日超越岳哥。”

    赵长枪笑了一下说道:“岳哥是刀神,他能瞬间发出十把飞刀,刀刀要命,你想超越他,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呵呵,开玩笑的,岳哥是玩刀的天才,我只能算是人才。”农民迈步向前,将飞刀从络腮胡的脖子上拔了下来,顺手将刀锋上的血迹在对方身上擦了擦,然后拖着尸体,直接将他扔到了楼梯下面‘阴’暗的角落里。

    赛尔特有些傻眼,谈笑间取人‘性’命于无形!这两个东方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这家伙更不敢打什么鬼主意了。

    “走!”赵长枪招呼一声,迈步向楼上走去。他们直上三楼,在二楼又遇到了一名保镖,不过这个家伙反映比较木讷,看到赵长枪两人是和赛尔特一起上来的,竟然相信了赵长枪的话,让他们直接上去了。不但如此,他还善意的提醒赛尔特,让他敲‘门’的时候小声点,当心威尔森训斥他不懂礼貌。

    赛尔特忽然感到,有时候笨也是一种福分。

    三个人很顺利的来到了威尔森的房间‘门’口,赛尔特轻轻的敲了一下房‘门’,然后说道:“威尔森先生,是我,赛尔特,别墅里发生了点意外,我想我必须得亲自向您汇报一下。”

    “进来。”里面传来威尔森的声音。

    威尔森看到从‘门’外走进来的竟然是赵长枪之后,马上腾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伸手便朝放在桌子上的手枪抓去!

    然而还不等他的手抓到手枪,一把飞刀忽然凌空飞至,在灯光下闪出一道耀眼的光芒,然后啪的一声‘精’准的打在手枪上。手枪和飞刀瞬间一起掉落到地上,发出当朗朗的响声。

    威尔森心一惊,猛然再次抬头朝朝赵长枪看去,发现赵长枪和另一个人的枪口已经指向了他的脑袋!

    “赵长枪!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想干什么?”威尔森尽量平静一下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说道。

    赵长枪的资料他不知已经看过多少遍,所以他一眼便认出了赵长枪。他只是很好奇,自己的别墅防卫虽然和迪卡的庄园相比还差了很多,但是也算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而且还有大量的监控设备,赵长枪怎么就能无声无息的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呢?不过当他将目光投向赵长枪身边的赛尔特的时候,他的心大约知道的答案。

    赵长枪没有回答威尔森的话,而是笑呵呵的说道:“呵呵,威尔森先生虽然在梅隆家族的日子好像并不像看上去这么风光无限啊!这么晚了竟然还不能休息!唉!经常熬夜,会减寿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威尔森作为绿箭集团的总裁,又是迪卡的情报头子,每天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所以熬夜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赵长枪,你少废话,你到底想干什么?”威尔森问道。他隐隐感到,赵长枪这时候来找他,好像不是为了要杀他。

    “呵呵,我想和威尔森先生做笔‘交’易,不知道威尔森先生有没有兴趣?”赵长枪一边说,一边走到墙角的一个酒柜旁边,从里面取出一**珍藏版红酒,甩出追魂枪,只是在**口轻轻一划,**口便啪的一声飞了出去。

    赵长枪随后从酒柜取出两个酒杯,迈步走到威尔森面前,将酒杯和酒**一起放到了威尔森的办公桌上

    威尔森看着赵长枪的动作,心不禁有些发‘毛’,不禁问道:“赵长枪,你想和我做什么‘交’易?”

    赵长枪仍然没有回答威尔森的话,只是说道:“威尔森,你说梅隆家族的这次家主之争,到最后,谁才能笑道最后?托尔斯还是迪卡?”

    威尔森冷笑一声说道:“哼哼,那还用说,肯定是迪卡先生!”他对这一点毫不怀疑。

    “呵呵,我可不这么认为,我认为这次最大的赢家是托恩!”赵长枪说道。

    “托恩?就那个不起眼的家族医生?哈哈,赵长枪你在和我开玩笑吧?你根本不了解梅隆家族!迪卡先生有绿箭集团,有上帝之剑,还掌控着很多梅隆家族企业的股份!托恩有什么?他凭什么和迪卡先生抗衡?哼哼,如果不是迪卡先生仁慈 ,不想兄弟相残,恐怕就在几天前,托恩和你的那五个手下,早就去见阎王了!”威尔森冷笑着说道,一边说一边想着脱身的办法。

    赵长枪知道威尔森说的是那此托恩和把总等人一起去迪卡庄园的事情,那次,托恩和把总他们的确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这一点赵长枪从不否认。所以,赵长枪听了威尔森的话,并没有恼怒,只是微微一笑说道:“威尔森,我承认,由于我们的情报不如你们,所以我们输了一招。可惜的是,迪卡没有抓住机会!华国有一个故事叫做鸿‘门’宴,你听说过吗?”

    “刘邦和项羽的故事?”威尔森说道。

    几年前,威尔森曾经在国家戏剧院看到一个华国演出团演出过这个节目,他对那个演出团印象很深,所以记住了他们曾经演过的这个节目。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九九章 攻破防线    监察左部四个字一出,宛若晴天霹雳,将飞红给震的不轻,瞬间花容色变,惊疑不定地看着背对的云知秋。(尽管脸色很难看,可还是强撑着牵强应,“飞红不懂夫人在说什么。”

    云知秋慢慢转身,目光冷然,“春花秋月楼对大人下药的事,想必你还没有忘记吧!”

    飞红身形一晃,踉跄后退一步,犹如见了鬼一般,脸色惨白,渐露惨笑:“原来大人早就知道,可笑我却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大人一直对我保持着距离,为什么死活不肯将我扶为正室,原来他早就心里有数了。”

    云知秋不语,淡淡看着她。

    窗户纸捅穿了,飞红反而渐渐放下了,脸上惨笑依然,只是口气果决了不少,“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你们想把我怎么样?杀了我?今天接到上面命令时,上面就考虑到了风险,我若死,只怕监察左部立刻会怀疑这边有问题。”

    这正是麻烦的地方,杀了这女人的确是麻烦,否则也不会拖到今天!不过云知秋自然是不会同意她的观点:“这不算问题,若有人强攻鬼市总镇府劫杀江一一的话,死几个人太正常了,大不了我也陪着受点伤,你说呢?”

    “呵呵!”飞红惨笑着缓缓摇头道:“我不明白,他既然早就知道了,当初为何还敢收我?”

    真正的原因云知秋没说,“因为大人的确喜欢上了你,哪怕知道你是监察左部的探子,哪怕知道你之前在牢外听到了什么,也还是不想为难你,大人心里还是有你,对你还是抱着一丝希望,还想尽力挽,否则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大人只是想知道,同床共枕这么多年的情意。在你眼中是不是真的就不如一个监察左部?大人只想要一个答案!”

    “情意!”飞红眼中攸地一亮,旋即又黯然,慢慢退后,颓坐在梳妆台前。“哪来的什么情意,这么多年,我没看出他对我有什么情意。”

    云知秋:“不表现出来不代表没有,大人之前告诉我了,其实这么多年他也一直很矛盾。因为知道你的身份,想亲近你,可是又害怕你,换了是你,你还亲热的起来吗?”

    飞红黯然低声道:“也许正是因为顾忌我的身份,不好直接翻脸吧。”她也不傻。

    不过云知秋也不是吃素的,反而眼睛一亮看出了什么,遂断然道:“你错了!你跟了大人这么多年应该知道大人是什么样的人,连天帝迎亲仪式上看不惯都能骂出卖女求荣来,是个容易冲动的人。若对你没感情也不会跟你敷衍这么多年。大人若是真的想应付你背后的监察左部,就更不会跟你保持距离,只会装作和你很亲热的样子来麻痹你,可是大人有这样做吗?你摸着良心说一说,你真的确认大人对你没感情?”

    听她这么一说,飞红银牙咬唇,双手十指绞在了一起,显然也不敢确认了,满脸纠结。

    云知秋趁热打铁道:“来之前,大人向我交代了。事情走到了这一步既然无法隐瞒下去了,那就要个解决。大人也说了,你若对他哪怕有一丝真心真意,就抛弃那个什么见鬼的监察左部。真正做他的女人,真正在一起。若是坚决站在监察左部那边,他也不会为难你,但是再那样耗下去也没意思了,他也累了,也不想你再受累下去。干脆趁着这个机会,就当是他识破了你的身份,让你监察左部去。”

    “让我去?”飞红抬头,多少有些诧异道:“他就不怕我把听到的事情说出去?”

    云知秋:“这正是我担心的地方,但是大人不这么想,大人说,这件事情错不在你一人身上,当年若非他对你有心,你们之间也不会走到这个地步,如果你真的这样做的话,栽在了你的手上,他认了!”

    飞红心弦一颤,眼眶有点泛红,默默低头许久,最终还是缓缓站了起来,慢慢从云知秋身边走过,黯然神伤道:“我还是监察左部吧,既然彼此的心中都有了疙瘩,强留下面对又有什么意思。你们若是怕我泄露什么,杀了我,我也没什么怨言。”走到两名丫鬟旁,将两名丫鬟收入了兽囊。

    “站住!你要走,我也不留你,大人说了不能为难你,就没人敢杀你!”云知秋霍然转身,脆声道:“只是有一件事情我不明白,所以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快走到门前的飞红淡淡失落道:“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好问的?”

    云知秋走到她身边,“我也是女人,所以我想不通!我听大人说,你虽是青楼出身却并非残花败柳,你还是黄花闺女的时候就跟了他,在一起这么多年了,难道你对大人就真的没有一点点情意,真的就愿意这样毫无牵挂地抛弃大人而去?”

    飞红默默道:“夫人,问这个还有意义吗?”

    云知秋断然道:“当然有意义,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就算你能毫无牵挂离去,可大人呢?大人这么多年一直对你抱有希望,你就这样彻底让大人落得一场空,你让默默付出这么多年的大人情何以堪?头你让我怎么跟他说,他该是何等的伤心绝望,我不想看到他难过,我帮他要一个交代行不行?”

    豆大的泪珠儿顺着脸颊静静滑落,飞红哭了,无声,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劲地在那摇头。

    云知秋却不放过,“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就算是要让大人去死,也要让大人死个明白吧!”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飞红终于痛哭失声,靠在了墙角摇头,有点崩溃了的味道。

    “好妹妹,你再这样哭下去,姐姐心都要碎了。”云知秋走去搂住了她,拥入怀中,抱着她脑袋,抚着她后背,“都哭成这样了,要说你对大人一点感情都没有,我是不信的,既然如此,那就不要走了,大人那边我去说,让监察左部见鬼去,大人如今好歹也是投靠了寇家,我就不信监察左部敢硬来,他们也不敢公开说你是监察左部安插在大人身边的探子,从今以后咱们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过日子!”

    “不!我做不到”扑在云知秋怀里的飞红越哭的伤心了,似乎要把多年的委屈一块哭出来一般。

    “那究竟是为什么啊!”云知秋捧起了她那梨花带雨的俏脸,“我都保证了监察左部不敢把你怎么样,你还有什么好怕的?什么原因你倒是说啊!真是急死我了,都是一家人说出来也好解决啊!”

    飞红拼命摇头,就是不肯说。

    云知秋算是看出来了,这女人肯定有什么把柄在监察左部手里,否则不会为难成这个样子,明眸闪了闪,陡然扶住飞红双肩摁于一旁,大包大揽道:“好!这事我做主了,你哪也不用去,好好在这呆着,我现在就让我义父找监察左部把你要过来,探子都安插到我家来了,我就不信把事情挑明了他们敢不给!”说罢就走。

    “不!”飞红立马扑来,半跪地上抱住了云知秋裙子下面的大腿,摇头哀求道:“不要!我娘在监察左部的手里,他们会杀了我娘的!”

    “啊!”云知秋立刻蹲身扶起了她,满脸吃惊的样子道:“你的意思是说,监察左部拿了你娘做人质吗?这究竟是怎么事?”

    飞红再次摇头,不肯说,就知道哭。

    云知秋道:“你放心,我让我义父把你娘一起要过来!”

    “不要!”飞红真要被云知秋给逼得崩溃了,抱紧了她的胳膊不放,“夫人,我求求你了,没用的!监察左部不可能承认自己干了这种事,找上门去,他们会立刻杀了我娘,不会留下对证的,监察左部也不可能开这样的头!”

    云知秋当然知道监察左部不会开这样的头,否则以后安插在各家的探子都这样给监察左部施压的话,那监察左部就要散架了,有谁会心甘情愿被监察左部控制?

    云知秋扶着她双肩催促道:“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究竟是怎么事,你倒是说啊!”

    到了这个地步,防线彻底攻破的飞红终于架不住了她的攻势,哽咽着娓娓道太叔傲雪,本也是权贵出身,我父亲是前任地辰星君太叔闻昌”

    一番前因后果可谓断断续续道来,简而言之,就是飞红本是前任地辰星君的掌上明珠,她还小的时候,家里突然卷入了炼狱之地考核作弊的弊案,惹得天帝震怒,太叔家满门抄斩。当时飞红已经被押行刑,眼看断头刀已经砍了下来,谁知昏厥醒来后却现自己没死,同样没死的还有自己的母亲,母女两个被关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后来监察左部的人出现了,说母女俩之所以能活命,全靠飞红长了个美人胚子,让两人惜福,只要听话两人还有活命的机会。后来母女两个就分开了,飞红被带去了一个地方进行调教,学习歌舞之类的东西。再后来,她就被送去了天元星,成为了青楼戏子。最后就是接到了监察左部的命令,在春花秋月楼勾引苗毅,之后就一直到现在。(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