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监察左部四个字一出,宛若晴天霹雳,将飞红给震的不轻,瞬间花容色变,惊疑不定地看着背对的云知秋。(尽管脸色很难看,可还是强撑着牵强应,“飞红不懂夫人在说什么。”

    云知秋慢慢转身,目光冷然,“春花秋月楼对大人下药的事,想必你还没有忘记吧!”

    飞红身形一晃,踉跄后退一步,犹如见了鬼一般,脸色惨白,渐露惨笑:“原来大人早就知道,可笑我却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大人一直对我保持着距离,为什么死活不肯将我扶为正室,原来他早就心里有数了。”

    云知秋不语,淡淡看着她。

    窗户纸捅穿了,飞红反而渐渐放下了,脸上惨笑依然,只是口气果决了不少,“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你们想把我怎么样?杀了我?今天接到上面命令时,上面就考虑到了风险,我若死,只怕监察左部立刻会怀疑这边有问题。”

    这正是麻烦的地方,杀了这女人的确是麻烦,否则也不会拖到今天!不过云知秋自然是不会同意她的观点:“这不算问题,若有人强攻鬼市总镇府劫杀江一一的话,死几个人太正常了,大不了我也陪着受点伤,你说呢?”

    “呵呵!”飞红惨笑着缓缓摇头道:“我不明白,他既然早就知道了,当初为何还敢收我?”

    真正的原因云知秋没说,“因为大人的确喜欢上了你,哪怕知道你是监察左部的探子,哪怕知道你之前在牢外听到了什么,也还是不想为难你,大人心里还是有你,对你还是抱着一丝希望,还想尽力挽,否则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大人只是想知道,同床共枕这么多年的情意。在你眼中是不是真的就不如一个监察左部?大人只想要一个答案!”

    “情意!”飞红眼中攸地一亮,旋即又黯然,慢慢退后,颓坐在梳妆台前。“哪来的什么情意,这么多年,我没看出他对我有什么情意。”

    云知秋:“不表现出来不代表没有,大人之前告诉我了,其实这么多年他也一直很矛盾。因为知道你的身份,想亲近你,可是又害怕你,换了是你,你还亲热的起来吗?”

    飞红黯然低声道:“也许正是因为顾忌我的身份,不好直接翻脸吧。”她也不傻。

    不过云知秋也不是吃素的,反而眼睛一亮看出了什么,遂断然道:“你错了!你跟了大人这么多年应该知道大人是什么样的人,连天帝迎亲仪式上看不惯都能骂出卖女求荣来,是个容易冲动的人。若对你没感情也不会跟你敷衍这么多年。大人若是真的想应付你背后的监察左部,就更不会跟你保持距离,只会装作和你很亲热的样子来麻痹你,可是大人有这样做吗?你摸着良心说一说,你真的确认大人对你没感情?”

    听她这么一说,飞红银牙咬唇,双手十指绞在了一起,显然也不敢确认了,满脸纠结。

    云知秋趁热打铁道:“来之前,大人向我交代了。事情走到了这一步既然无法隐瞒下去了,那就要个解决。大人也说了,你若对他哪怕有一丝真心真意,就抛弃那个什么见鬼的监察左部。真正做他的女人,真正在一起。若是坚决站在监察左部那边,他也不会为难你,但是再那样耗下去也没意思了,他也累了,也不想你再受累下去。干脆趁着这个机会,就当是他识破了你的身份,让你监察左部去。”

    “让我去?”飞红抬头,多少有些诧异道:“他就不怕我把听到的事情说出去?”

    云知秋:“这正是我担心的地方,但是大人不这么想,大人说,这件事情错不在你一人身上,当年若非他对你有心,你们之间也不会走到这个地步,如果你真的这样做的话,栽在了你的手上,他认了!”

    飞红心弦一颤,眼眶有点泛红,默默低头许久,最终还是缓缓站了起来,慢慢从云知秋身边走过,黯然神伤道:“我还是监察左部吧,既然彼此的心中都有了疙瘩,强留下面对又有什么意思。你们若是怕我泄露什么,杀了我,我也没什么怨言。”走到两名丫鬟旁,将两名丫鬟收入了兽囊。

    “站住!你要走,我也不留你,大人说了不能为难你,就没人敢杀你!”云知秋霍然转身,脆声道:“只是有一件事情我不明白,所以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快走到门前的飞红淡淡失落道:“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好问的?”

    云知秋走到她身边,“我也是女人,所以我想不通!我听大人说,你虽是青楼出身却并非残花败柳,你还是黄花闺女的时候就跟了他,在一起这么多年了,难道你对大人就真的没有一点点情意,真的就愿意这样毫无牵挂地抛弃大人而去?”

    飞红默默道:“夫人,问这个还有意义吗?”

    云知秋断然道:“当然有意义,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就算你能毫无牵挂离去,可大人呢?大人这么多年一直对你抱有希望,你就这样彻底让大人落得一场空,你让默默付出这么多年的大人情何以堪?头你让我怎么跟他说,他该是何等的伤心绝望,我不想看到他难过,我帮他要一个交代行不行?”

    豆大的泪珠儿顺着脸颊静静滑落,飞红哭了,无声,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劲地在那摇头。

    云知秋却不放过,“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就算是要让大人去死,也要让大人死个明白吧!”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飞红终于痛哭失声,靠在了墙角摇头,有点崩溃了的味道。

    “好妹妹,你再这样哭下去,姐姐心都要碎了。”云知秋走去搂住了她,拥入怀中,抱着她脑袋,抚着她后背,“都哭成这样了,要说你对大人一点感情都没有,我是不信的,既然如此,那就不要走了,大人那边我去说,让监察左部见鬼去,大人如今好歹也是投靠了寇家,我就不信监察左部敢硬来,他们也不敢公开说你是监察左部安插在大人身边的探子,从今以后咱们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过日子!”

    “不!我做不到”扑在云知秋怀里的飞红越哭的伤心了,似乎要把多年的委屈一块哭出来一般。

    “那究竟是为什么啊!”云知秋捧起了她那梨花带雨的俏脸,“我都保证了监察左部不敢把你怎么样,你还有什么好怕的?什么原因你倒是说啊!真是急死我了,都是一家人说出来也好解决啊!”

    飞红拼命摇头,就是不肯说。

    云知秋算是看出来了,这女人肯定有什么把柄在监察左部手里,否则不会为难成这个样子,明眸闪了闪,陡然扶住飞红双肩摁于一旁,大包大揽道:“好!这事我做主了,你哪也不用去,好好在这呆着,我现在就让我义父找监察左部把你要过来,探子都安插到我家来了,我就不信把事情挑明了他们敢不给!”说罢就走。

    “不!”飞红立马扑来,半跪地上抱住了云知秋裙子下面的大腿,摇头哀求道:“不要!我娘在监察左部的手里,他们会杀了我娘的!”

    “啊!”云知秋立刻蹲身扶起了她,满脸吃惊的样子道:“你的意思是说,监察左部拿了你娘做人质吗?这究竟是怎么事?”

    飞红再次摇头,不肯说,就知道哭。

    云知秋道:“你放心,我让我义父把你娘一起要过来!”

    “不要!”飞红真要被云知秋给逼得崩溃了,抱紧了她的胳膊不放,“夫人,我求求你了,没用的!监察左部不可能承认自己干了这种事,找上门去,他们会立刻杀了我娘,不会留下对证的,监察左部也不可能开这样的头!”

    云知秋当然知道监察左部不会开这样的头,否则以后安插在各家的探子都这样给监察左部施压的话,那监察左部就要散架了,有谁会心甘情愿被监察左部控制?

    云知秋扶着她双肩催促道:“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究竟是怎么事,你倒是说啊!”

    到了这个地步,防线彻底攻破的飞红终于架不住了她的攻势,哽咽着娓娓道太叔傲雪,本也是权贵出身,我父亲是前任地辰星君太叔闻昌”

    一番前因后果可谓断断续续道来,简而言之,就是飞红本是前任地辰星君的掌上明珠,她还小的时候,家里突然卷入了炼狱之地考核作弊的弊案,惹得天帝震怒,太叔家满门抄斩。当时飞红已经被押行刑,眼看断头刀已经砍了下来,谁知昏厥醒来后却现自己没死,同样没死的还有自己的母亲,母女两个被关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后来监察左部的人出现了,说母女俩之所以能活命,全靠飞红长了个美人胚子,让两人惜福,只要听话两人还有活命的机会。后来母女两个就分开了,飞红被带去了一个地方进行调教,学习歌舞之类的东西。再后来,她就被送去了天元星,成为了青楼戏子。最后就是接到了监察左部的命令,在春花秋月楼勾引苗毅,之后就一直到现在。(未完待续。)

第1440章 斩毒运女圣    “这……这是金晶神焱……”有圣人暗中惊骇!

    “天啊,吕重才刚刚证道圣人,居然就拥有二阶中位圣人的实力。甚至居然掌控了金晶神焱,只要被这神焱沾上,就算圣尊也要灰头土脸……”

    “不过尚好,吕重手里的金晶神焱数量不多,当然最关键的是,吕重控制下的金晶神焱速度不快。只要不被什么东西给拖住,要躲开这金晶神焱还是轻而易举……”

    “我呸,你们说的倒轻松!真以为吕重是傻子,不知道这个缺点?他现在是没有真正掌控金晶神焱,一旦等到他真正掌控了这种神焱,凭你六阶巅峰圣人的境界,想逃都不可能……”

    “嘿嘿,你们都是白痴,你没看到吕重早就布置的那个大阵么?再看看吕重同时还释放了空间圣纹,哈哈,你们以为那林黛儿还能有机会逃过这一劫?”

    ……

    无数圣识波动起来,它们越是观战,越是发觉吕重的恐怖!

    不错,吕重现在的的确确只拥有二阶中位圣人的实力。但是,他的底牌层出不穷,更有极佳的头脑。这样的人,最好不要招惹!否则,绝对会成为生死大敌。

    这是所有圣人的共识!

    也是从这一天起,吕重真正地走正了绝大部分圣人的心里。

    ……

    “我呸,想杀我,你吕重还不够格!”

    林黛儿不屑地骂了一声,但是她心神却是一下子高度地紧张了起来。同样启动了空间圣纹,准备全力闪躲。

    毕竟,金晶神焱在吕重的操控之下,速度太慢了!

    可是,刚一启动空间圣纹,林黛儿就脸色大变。

    这时候,她震惊地发现,自己此时能操控的空间之力。几乎不比区区金仙强。

    虽说她的空间圣纹,比不是曾经的毒之圣纹高级。可她也相信自己的空间圣纹绝对不比刚刚证道圣人没多久的吕重差。

    然而,偏偏就是这样级别的空间圣纹,似乎都被什么能量给压制了!

    这让林黛儿的速度一下子下降到极低!

    “该死,是空是法宝!吕重那小杂种居然借用了一个至少混沌至宝级的空间法宝的力量在压制我……”林黛儿的风识非凡。瞬间就明白了。

    只不过明白是一回事,要脱离这空间法宝的压制却是极为困难。

    一时间,林黛儿的脸色都有些发白。

    “金晶神焱,焚天化地……”

    吕重意念一动,四朵至强的金晶神焱。化为四道泛着金光的火箭,瞬间从四个方向攻击林黛儿。

    火!

    这是金晶神焱!

    林黛儿也认出了这种传说中的神界火焰,不由脸色发白。

    本来,因为吕重本身实力的原因这种火焰的移动速度,是绝对追不上三阶圣人的。

    可是,她如今却是被吕重联手[大寂灭珠]的空间能量死死地压制,根本就无法在第一时间移动。

    林黛儿明白,别看只有只朵火焰。

    一旦被这种金晶神焱给沾上,就算是圣尊都有可能遭难!

    “该死!这小杂种怎么有如此多的底牌……”

    毒运女圣大骂一声,无奈之下。意念一动。四件阴属性的先天灵宝[阴冥玄圣珠]陡然出现,在她的圣识控制上,极速迎向四道由[金晶神焱]形成的火箭。

    “轰隆隆……”

    至阴至烈的神焱直接引爆了四颗[阴冥玄圣珠]。

    无与伦比的冲击波,差点把[大衍玄隐周天阵给炸爆。

    而经过这种爆炸,阴冥玄圣珠已是灰飞烟灭。至于四朵金晶神焱,几乎缩小成了绿豆般大小的小火苗,随时有熄灭的可能。

    见自己逃过一劫,林黛儿张狂地大笑:“哈哈,吕重,有本事拿出更多的金晶神焱。本圣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少法宝……”

    的确,灭杀、吞噬了上百尊圣人的气运,自然而然,她也抢了上百尊圣人的宝藏。

    先天灵宝虽然稀少。但是圣人们的手里,应该不会缺少什么。

    吕重微微皱眉,金晶神焱他所得的并不多,而且在对战剐龙刀以及争夺[虫神之心](鸿蒙帝青木)之时,为了对付那超级血尸,也几乎使用了大半。

    不过。金晶神焱虽然还要几十朵,可吕重也不想就这么浪费在林黛儿的身上。

    说实在的,用金晶神焱来对付这已经没有毒之圣纹的林黛儿,也太看得起她了。

    “林黛儿,没有了毒之圣纹,甚至连气运也被削弱了九成以上,此时的你简直就是一条无牙的毒蛇,对付你,根本就无须动用金晶神焱。”吕重目光一冷,顿时,他整个人凭空消失。

    再出现之时,吕重已诡异出现在林黛儿的身上。

    一把诡异的巨刀代替了[苍穹龙戟],以让四阶巅峰的圣识也无法捕捉到的速度,劈向林黛儿。

    千秋岁月刀!

    这时候,吕重已是启动上品上位的时间大道道纹,并动用了时间系的下位混沌至宝[千秋岁月刀]。

    时间千倍加速!

    有可媲美六阶圣人的圣识,吕重操控的时间法则,已强得离谱。

    这等恐怖的时间神通影响局部时间,并作用在[千秋岁月刀]上,使得这巨刀的一击,轻松地达到了六阶巅峰圣人一击的速度!

    快!

    快得不可思议!

    千秋岁月刀,带着一往无前的霸气从天而降!

    “噗”

    巨刀劈落,林黛儿根本就来不及反抗,美丽的身体从头到脚直接被一斩为二。

    金色的圣血井喷而起!

    完了!

    最是狡猾、恐怖的毒运女圣,终于被吕重斩杀!

    明明只是四阶圣人,可是林黛儿却是连六阶圣人都无法成功追杀的存在!

    可就是这样一个极为难缠、气运通天的女毒圣,最终却是陨落在吕重的手里!

    这一刻,无数观战的圣人,对吕重的忌惮达到极点。

    林黛儿已是一个绝对难缠的人物了。

    可是,斩杀了林黛儿的吕重,却以更恐怖的高度,把林黛儿的名声毁掉,成为诸天万界诸圣心中又一个不能惹的存在!

    明明是二阶中位圣人境界,可此时此刻,挟着灭杀四阶毒运女圣林黛儿之威,吕重让六阶圣人都不敢轻易招惹。

    同时,吕重手中,掌控金晶神焱以及时间系混沌至宝的消息也传遍诸天万界。

    就算有圣人想要夺取吕重身上的气运、天赋、法宝,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这么实力从金晶神焱与千秋岁月刀之下逃得生命。

    更何况,不少圣人还记得,当年吕重渡劫之时,还有一把道器级的怪刀,曾轻松灭杀了七阶圣人[都天圣帝]。

    ……

    收了林黛儿的尸体与圣血,吕重把自己的法宝也收入体内,便散了[大衍玄隐周天阵],凭空消失……

    证道成圣的第一战,居然就灭掉了一尊四阶毒圣!

    吕重的威望顿时如日中天!(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莫名的小感觉、73117、蓝色玄幻等兄弟的打赏。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清晰、无弹窗、更新速度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