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这是金晶神焱……”有圣人暗中惊骇!

    “天啊,吕重才刚刚证道圣人,居然就拥有二阶中位圣人的实力。甚至居然掌控了金晶神焱,只要被这神焱沾上,就算圣尊也要灰头土脸……”

    “不过尚好,吕重手里的金晶神焱数量不多,当然最关键的是,吕重控制下的金晶神焱速度不快。只要不被什么东西给拖住,要躲开这金晶神焱还是轻而易举……”

    “我呸,你们说的倒轻松!真以为吕重是傻子,不知道这个缺点?他现在是没有真正掌控金晶神焱,一旦等到他真正掌控了这种神焱,凭你六阶巅峰圣人的境界,想逃都不可能……”

    “嘿嘿,你们都是白痴,你没看到吕重早就布置的那个大阵么?再看看吕重同时还释放了空间圣纹,哈哈,你们以为那林黛儿还能有机会逃过这一劫?”

    ……

    无数圣识波动起来,它们越是观战,越是发觉吕重的恐怖!

    不错,吕重现在的的确确只拥有二阶中位圣人的实力。但是,他的底牌层出不穷,更有极佳的头脑。这样的人,最好不要招惹!否则,绝对会成为生死大敌。

    这是所有圣人的共识!

    也是从这一天起,吕重真正地走正了绝大部分圣人的心里。

    ……

    “我呸,想杀我,你吕重还不够格!”

    林黛儿不屑地骂了一声,但是她心神却是一下子高度地紧张了起来。同样启动了空间圣纹,准备全力闪躲。

    毕竟,金晶神焱在吕重的操控之下,速度太慢了!

    可是,刚一启动空间圣纹,林黛儿就脸色大变。

    这时候,她震惊地发现,自己此时能操控的空间之力。几乎不比区区金仙强。

    虽说她的空间圣纹,比不是曾经的毒之圣纹高级。可她也相信自己的空间圣纹绝对不比刚刚证道圣人没多久的吕重差。

    然而,偏偏就是这样级别的空间圣纹,似乎都被什么能量给压制了!

    这让林黛儿的速度一下子下降到极低!

    “该死,是空是法宝!吕重那小杂种居然借用了一个至少混沌至宝级的空间法宝的力量在压制我……”林黛儿的风识非凡。瞬间就明白了。

    只不过明白是一回事,要脱离这空间法宝的压制却是极为困难。

    一时间,林黛儿的脸色都有些发白。

    “金晶神焱,焚天化地……”

    吕重意念一动,四朵至强的金晶神焱。化为四道泛着金光的火箭,瞬间从四个方向攻击林黛儿。

    火!

    这是金晶神焱!

    林黛儿也认出了这种传说中的神界火焰,不由脸色发白。

    本来,因为吕重本身实力的原因这种火焰的移动速度,是绝对追不上三阶圣人的。

    可是,她如今却是被吕重联手[大寂灭珠]的空间能量死死地压制,根本就无法在第一时间移动。

    林黛儿明白,别看只有只朵火焰。

    一旦被这种金晶神焱给沾上,就算是圣尊都有可能遭难!

    “该死!这小杂种怎么有如此多的底牌……”

    毒运女圣大骂一声,无奈之下。意念一动。四件阴属性的先天灵宝[阴冥玄圣珠]陡然出现,在她的圣识控制上,极速迎向四道由[金晶神焱]形成的火箭。

    “轰隆隆……”

    至阴至烈的神焱直接引爆了四颗[阴冥玄圣珠]。

    无与伦比的冲击波,差点把[大衍玄隐周天阵给炸爆。

    而经过这种爆炸,阴冥玄圣珠已是灰飞烟灭。至于四朵金晶神焱,几乎缩小成了绿豆般大小的小火苗,随时有熄灭的可能。

    见自己逃过一劫,林黛儿张狂地大笑:“哈哈,吕重,有本事拿出更多的金晶神焱。本圣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少法宝……”

    的确,灭杀、吞噬了上百尊圣人的气运,自然而然,她也抢了上百尊圣人的宝藏。

    先天灵宝虽然稀少。但是圣人们的手里,应该不会缺少什么。

    吕重微微皱眉,金晶神焱他所得的并不多,而且在对战剐龙刀以及争夺[虫神之心](鸿蒙帝青木)之时,为了对付那超级血尸,也几乎使用了大半。

    不过。金晶神焱虽然还要几十朵,可吕重也不想就这么浪费在林黛儿的身上。

    说实在的,用金晶神焱来对付这已经没有毒之圣纹的林黛儿,也太看得起她了。

    “林黛儿,没有了毒之圣纹,甚至连气运也被削弱了九成以上,此时的你简直就是一条无牙的毒蛇,对付你,根本就无须动用金晶神焱。”吕重目光一冷,顿时,他整个人凭空消失。

    再出现之时,吕重已诡异出现在林黛儿的身上。

    一把诡异的巨刀代替了[苍穹龙戟],以让四阶巅峰的圣识也无法捕捉到的速度,劈向林黛儿。

    千秋岁月刀!

    这时候,吕重已是启动上品上位的时间大道道纹,并动用了时间系的下位混沌至宝[千秋岁月刀]。

    时间千倍加速!

    有可媲美六阶圣人的圣识,吕重操控的时间法则,已强得离谱。

    这等恐怖的时间神通影响局部时间,并作用在[千秋岁月刀]上,使得这巨刀的一击,轻松地达到了六阶巅峰圣人一击的速度!

    快!

    快得不可思议!

    千秋岁月刀,带着一往无前的霸气从天而降!

    “噗”

    巨刀劈落,林黛儿根本就来不及反抗,美丽的身体从头到脚直接被一斩为二。

    金色的圣血井喷而起!

    完了!

    最是狡猾、恐怖的毒运女圣,终于被吕重斩杀!

    明明只是四阶圣人,可是林黛儿却是连六阶圣人都无法成功追杀的存在!

    可就是这样一个极为难缠、气运通天的女毒圣,最终却是陨落在吕重的手里!

    这一刻,无数观战的圣人,对吕重的忌惮达到极点。

    林黛儿已是一个绝对难缠的人物了。

    可是,斩杀了林黛儿的吕重,却以更恐怖的高度,把林黛儿的名声毁掉,成为诸天万界诸圣心中又一个不能惹的存在!

    明明是二阶中位圣人境界,可此时此刻,挟着灭杀四阶毒运女圣林黛儿之威,吕重让六阶圣人都不敢轻易招惹。

    同时,吕重手中,掌控金晶神焱以及时间系混沌至宝的消息也传遍诸天万界。

    就算有圣人想要夺取吕重身上的气运、天赋、法宝,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这么实力从金晶神焱与千秋岁月刀之下逃得生命。

    更何况,不少圣人还记得,当年吕重渡劫之时,还有一把道器级的怪刀,曾轻松灭杀了七阶圣人[都天圣帝]。

    ……

    收了林黛儿的尸体与圣血,吕重把自己的法宝也收入体内,便散了[大衍玄隐周天阵],凭空消失……

    证道成圣的第一战,居然就灭掉了一尊四阶毒圣!

    吕重的威望顿时如日中天!(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莫名的小感觉、73117、蓝色玄幻等兄弟的打赏。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清晰、无弹窗、更新速度快)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夜探威尔森的府第    猎狐小组的小伙子们就像十几天没进食的猛虎一样,乍然听说发现猎物,马上开始嗷嗷叫!恨不能现在就赶到百里林,将胡友林抓住!

    然而魏婷却皱起了眉头,问道:“屠益龙,你有没有将此事报告给赵长枪?他是什么意思?”

    屠益龙嘴角一翘,发出一声冷笑,说道:“我已经将此事告诉了我们的指挥官,可是我们的指挥官先生却认为领事馆费劲冒着巨大风险,费劲皱着送给我们的消息是假消息!所以让我们暂时按兵不动,等候他的消息!可是对于他的意见,我实在不敢苟同!”

    魏婷听说屠益龙竟然和赵长枪的命令背道而驰,于是马上把脸一沉说道:“屠益龙!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你这是在抗命不尊!你这是违反战场纪律!别忘了,上面可是已经命令我们听赵长枪的指挥”

    不等魏婷的话说完,屠益龙却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说道:“魏婷,自从我们背井离乡来到这里,虽然我是队长,你只是副队长,但是很多事情我都是听你的意见,但是这一次我决对不能听你的,也不会听赵长枪的!这是我们抓捕胡友林的唯一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会忽然让我将指挥权交给赵长枪,但是我听从钱老爷子意见,所以才同意将指挥权交给他。|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网的账号。可是他太令人失望了!胆小怕事,优柔寡断!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当指挥官?”

    “你胡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赵长枪!他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人!你这样做是要负责任的!”魏婷瞪着屠益龙说道。

    “我自己做出的决定,我当然要负责任!行了,你不用说了,魏婷。如果你不愿跟着我们行动,我不会勉强你,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在这里说些打消大家勇气的话!降低大家的战斗力!”屠益龙说道。

    “你”魏婷被屠益龙噎的说不出话来,愣了片刻才说道:“好吧,我跟着你们行动。”

    魏婷倒不是向屠益龙妥协了,别看看她只是一介女流之辈,却也是个倔脾气!别人很难让她的观点。

    魏婷之所以愿意和猎狐小组一起行动,是他看到屠益龙为了抓住胡友林好像已经走上一个极端,如果自己不跟着,她怕屠益龙会把整个猎狐小组带上一条不归路!有她在,他可以及时的和赵长枪取得联系。

    屠益龙好像看透了魏婷心中的想法,只听他对魏婷说道:“魏副队长,我知道你有赵长枪的联系方式,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有事没事就联系赵长枪。当心敌人捕获我们联络信号,再说,我也不希望让赵长枪影响到我的指挥!”

    既然已经重新将指挥权拿到自己手中,屠益龙就不想让赵长枪再影响他的指挥!

    魏婷翻个白眼,没有再搭理屠益龙。

    就当屠益龙给猎狐小组的成员做站前动员的时候,赵长枪和农民已经来到了一个人造树林的外面。由于怕车子的灯光会惊动别墅里面的人,所以他们将车子停在了离别墅很远的地方。

    两人带上早已经准备好的夜视仪,然后抬头朝前看去,发现树林不大也不小,透过落叶松稀疏的枝条,他们能看到在树林深处有一所白色的院子。院子里面有一座三层的别墅。哪里就是威尔森的住宅。

    “有钱人真特么会享受,这里环境可真不错。”农民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他看到一条小河竟然从树林中流入到了别墅院子的里面,然后从另一面流出来。想俩别墅院子里肯定有个花园啥的。

    农民正在往前走,却被赵长枪一把拉住了。

    “等一下!你看!”赵长枪小声说道。

    农民连忙向赵长枪指点的地方看去,却发现就在不远处的一个落叶松树干上,竟然安放着一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监控**,如果他们再继续往前走,肯定就会被**捕捉到了。

    “威尔森这个混蛋够警惕啊!草,比山口组的机井一郎还警惕,竟然在树林中便安装了**。枪哥,我们怎么进去?”

    农民一边说,一边看了看不远处的小河,继续说道:“不如我们从小河里潜泳进去?”

    “你准备游泳衣了?”赵长枪反问道。

    “没有,我们可以裸泳啊!”农民说道。

    “嘿嘿,我可不想进去之后,光着屁股和人战斗。再说了,既然我们能发现这条小河是个防守漏洞,难道威尔森这个情报大头子就不知道?我敢打赌,只要我们下水,肯定会马上被别墅里面的保镖发现!”赵长枪嘿嘿笑着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农民问道。

    赵长枪没说话,却从脚下捡起一块小石头,然后猛然朝松树上的**投了过去,啪的一声轻响,**被赵长枪从树干上投了下来。

    农民本来以为赵长枪是想借着这个监视盲区冲进别墅,却听到赵长枪急促的说道:“快躲起来。”

    然后赵长枪的身形便躲到一颗大松树的后面。农民也赶紧跟了过去,隐藏了起了身形。

    “如果他们的警惕性够高,肯定会派人出来检查**。到时候,我们控制他们,然后穿上他们的衣服,混进别墅。”赵长枪小声说道,农民连忙点了点头。

    威尔森的别墅防卫的确够严密,里面的人警惕性也的确很高!不到五分钟,别墅院子厚重的铁皮大门便嘎吱嘎吱打开了一条缝,两个身穿黑衣,抱着m16步枪的家伙便从里面走了出来。步枪的导轨上安装着强光手电,在树林中射出一道耀眼的光柱。躲在暗中的赵长枪和农民连忙将眼睛上的夜视仪摘了下来。

    “草,怎么忽然坏到了一个**?”一个嗓子有些沙哑的家伙,用英语说道。

    “追知道呢!草,前天晚上刮大风,刮坏好几个,不会是修理的时候,没有安装结实又掉下来吧?”另一个家伙说道。

    “扯淡,**修好之后,都是有人仔细验收过的,怎么会忽然又从树上掉下来?”沙哑嗓子一边嘟囔一边走到了掉在地上的**面前。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并没有马上去处理**,而是哗啦一声将步枪子弹上了膛,然后小心的在树林间搜索起来。

    赵长枪用手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了指沙哑嗓子,意思是他来对付沙哑嗓子。接着他有指了指另一个人,向农民示意了一下。

    农民点点头,从身上拽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而赵长枪则将追魂枪取了出来,抖手将枪尖探了出来。

    接着,赵长枪赵长枪伸出了三根手指,先缩回去了一根,接着又缩回去了一根

    当赵长枪将三根手指全部缩回去的刹那,两个人同时将手中的家伙朝对方扔了出去!

    由于农民对付的家伙正好背对着他,所一农民选择了从他肩胛骨下进刀,锋利的匕首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脏!这家伙连惨叫一声都没来的及,便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

    沙哑嗓子更惨,他是侧对着赵长枪的,追魂枪从他的左边太阳穴刺入,然后从右侧太阳穴窜出后,仍然力道不减,最后深深的顶入了一根树干,然后才停了下来。

    两个人快速的从藏身的地方跑了出来。赵长枪将追魂枪从树干上拔出来后,却发现农民竟然已经开始扒沙哑嗓子的衣服。

    赵长枪连忙过去,一脚踢在他屁股上,小声说道:“一边去!各人收拾各人的战利品!草,你倒是会算账,看到那个家伙的衣服上全是血了,就过来抢我的。”

    “嘿嘿,枪哥,我这不是看那这个家伙身材太矮,怕你穿不上他的衣服嘛”农民也不顾赵长枪踹他的屁股,三把两把将沙哑嗓子的衣服便扒下来,开始套在自己身上。

    “扯淡,这两个家伙人高马大的,我穿谁的都能当汉服!”赵长枪没办法,只要一边嘟囔,一边走到另一个家伙身边,将他的裤子扒下来,然后将上衣的袖子脱下来,最后才将上衣连同匕首一起拔了出来。

    赵长枪这样做,能尽量减少衣服被沾上血。

    两个人穿好衣服后,也没管地上的**,捡起地上的两只步枪,大摇大摆进了院子。

    两人走进院子,刚刚将大门重新关好,就听到背后传来咔咔的皮鞋踩地声。

    “不大罗斯,到底怎么回事?那个**怎么坏掉了?”一个声音从两人的身后传来。

    “哦,一只瞎了眼的黑老鸹飞得太快,不小心将**撞坏了。已经没法修了,明天一块儿修吧。”赵长枪没回头,拿捏着嗓子学刚才那个沙哑嗓子说道。他也不知道沙哑嗓子是不是不大罗斯,反正对方的的问题谁回答都一样。

    “咦,卜大罗斯,你的嗓子为什么比以前更哑了,好像口音也变了?”对方说着话,快步走到了赵长枪的身后。

    赵长枪的英语口音学的不太好,被对方听出动静来了!

    赵长枪不再说话,猛然回身,一把便扣住了对方的咽喉,让对方说不出话来了!同时,赵长枪身形一转,另一只手搂住了对方的肩膀。远处看去好像两个人正在友好搂抱交流感情一样。

    “你可真够笨的,到现在才知道老子不是卜大罗斯,难道你没看出来,老子的背影比那个***卜大罗斯更英俊挺拔吗”赵长枪趴在对方的耳朵上小声说道。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夜探威尔森的府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