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逃无可逃,林黛儿狠狠地咬了咬牙,一个血色的镜形法宝被她祭出:“化血神镜——”

    璀璨的血光爆涨开来,形成方圆二百米范围的超级血色光罩,把林黛儿护在其中。∈

    同时,这神镜所爆化的血色光罩,形成无与伦比的吸噬、生机与精血能能量场。

    几千只靠得近的噬毒虫,冲入这血色光罩之内,顿时生机散尽,精血直接被吞噬,从而化成了累累白骨。

    “好厉害!”吕重也是一惊,“先天灵宝!”

    看着对方祭出的化血神镜,吕重也是皱了皱眉,这绝对是一件比他当年使用的[化血神刀]还要强的武器。

    当年,吕重得到的化血神刀其实是一柄断刀,其也有类似这吸噬生机、精血的能力。

    吕重惊讶之后,不由冷笑轻喝:“苍穹龙戟,出击——”

    “咻——”

    苍穹龙戟化为一道雷霆闪电,迅猛地轰向前方的血色光团。

    “轰!”

    速度极快无比的[苍穹龙戟],化为一道璀璨的万丈罡气,毫不受影响地穿过二百米的血色光圈,猛然撞击在毒运女圣祭出的这[化血神镜]之上。

    才先天灵宝级的化血神镜,岂能抵挡混沌灵宝级的[苍穹龙戟]的摧残?

    “咣——”

    一声脆响,化血神镜直接崩溃、碎裂,化为无数金属碎片四向溅落。

    林黛儿大骇,勉强又祭出两把飞刀型的先天灵宝,才堪堪抵住了苍穹龙戟这一雷霆一击。

    可代价就是两把先天飞刀也被毁了!

    “为什么。本圣吸噬了上百尊圣人的气运。为什么还会被你吕重压制?难道你吕重就真的是大道的私生子吗?”逃过一劫。毒运女圣怨毒地叫道,她的心里满是不敢置信与浓浓的嫉妒。

    明明她都吞噬了上百尊圣人的气运!尽管每吞噬一尊圣人顶多只能得到其中一成的气运。可是林黛儿自认为自身至少也汇聚了近十尊同级圣人的气运。

    十尊同级圣人的敢运汇于一身,这是何等庞大的气运。

    有这样庞大的气运,绝对能无往而不利!

    可偏偏这次要灭杀的一个才刚刚证道的圣人,就不停地吃亏。甚至全身的气运不但被压制,甚至还迅速被对方利用[噬运虫]集团大军给吸走了大半。

    这样一来,她辛辛苦苦积攒的庞大气运,岂不是白白为别人作了嫁衣?

    吕重深深地看了一脸仇大苦深的林黛儿。冷笑起来:“白痴!气运强大不等于你就永远不会吃亏。单凭你不分好坏、不体道心,杀戮、吞噬上百尊圣人的气运,你所招惹的因果业力就足以让你运不长久。不遇上我,也会有别的人成为你的阻道、灭道之人。只不过遇上我,却是把你的葬道之日提前了……”

    “吕重,这次算是我错了,不过你并没有什么损失,不如大家摆手言和?毕竟,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而且,我林黛儿发誓。还可以欠你吕重一个大人情。”

    林黛儿表面上虽说有服软、求和的意思,但是她的内心却是对吕重怨毒到了极点。甚至双眼闪烁。显然非常地不自然。

    她的心里更是暗暗打定主意,如果这次能逃出去,那么一定要让如今对他动手吕重还有其家人朋友好看!

    “林黛儿,就这么两句话想揭过我们之间的因果,那你是把我吕重当成傻子来忽悠了……”说到这里,吕重微微一顿,目光顿时锐利起来:“我吕重虽然也嚣张,并杀人无数。但是从来都有自己的底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人。你连续不断地找我麻烦,非但无缘无故给我下毒,甚至还敢正面阻杀我。既然如此,你陨落在我的手里,也应该有这个觉悟,何必服软、求侥。你所谓的大人情,我吕重还真的不在乎——”

    淡淡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那声音自然是吕重的声音了!

    甚至这声音几乎在附近几百个星系内响起。

    圣人级的大战,波动非常剧烈。早在两人战斗打响的第一时间,就有不少大神通者的圣识扩散了过来。

    不少圣人,对吕重有着各种的嫉妒羡慕恨,甚至对吕重有敌意的圣人不在少数。

    可是,对吕重有的是敌意,但对毒运女圣林黛儿有的是杀意!

    可以说,有不少圣人都想灭杀林黛儿这个至毒的女圣。

    只是,林黛儿除了掌控超强剧毒,还能掌控一定的气运大道。更兼之林黛儿气运极为强大,每每有圣人想要为友人、亲人报仇去追杀林黛儿,都总是失败。

    这样的结果,让不少圣人明白,要想斩杀毒运女圣林黛儿,必先削弱其庞大的气运。

    可林黛儿本身毒力惊人,而且身又有至强的宝虫[天心噬圣蛊]守护,是以很难被人抓住空子。

    可现在,吕重与林黛儿的对决,却让无数圣人兴趣狂增。

    自两人战斗一起,无数圣识都悄悄感应了过来。

    现在,在所有圣人的心中,都想看一看,到底是新晋的绝世狂神吕重妖孽,还是老牌的毒运女圣更强。

    当然,最后是两人势钧力敌、两败俱伤或同归于尽最佳!

    如果实在不行,众圣心里勉强可以结果吕重斩杀林黛儿。

    显而易见,这毒运女圣林黛儿在诸天的无数圣人心中,也是很不待见,甚至恨不得其身死道消、神形俱灭。

    ……

    其他圣人的心思,吕重顾不得,也不想知道。

    现在,他有心痛打落水狗,岂能因林黛儿的一两句软话,就此解除战斗?

    “林黛儿,你该上路了!”吕重冰冷的声音传出。如今毒运女圣气运大损,法宝更是毁了一两件,就连毒之圣纹都自爆了。这样的惨重损失,林黛儿岂能 放下?一旦放了她,犹如放虎归山。以后,绝对是后患无穷。

    如果这次不趁此机会,痛打落水狗,把她镇压下去,那么,下次就是她疯狂报复他吕重的时候了。

    想到这里,吕重毫不犹豫,苍穹龙戟再次行动。

    同时,空间圣纹陡然闪动,吕重沟通[大寂灭珠]内更为庞大的空间之力。瞬间笼罩在林黛儿的身上。

    接着,四朵金色火苗也凭空出现,从四个方向围向林黛儿……(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假消息    按照迪卡的意思,威尔森最先通知的人就是托恩,让托恩命令他手下的五个保镖和迪卡的人汇合到一块儿,今天晚上一起去抓捕胡友林,至于目标到底在什么地方,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告诉他们。 当然,如果托恩愿意亲自前往,迪卡也是绝对不会反对的。

    托恩得到威尔森传给他的消息后,不禁发出一声冷笑。既然迪卡已经知道自己和赵长枪联盟的事情,却还将消息告诉了自己,他到底想干什么,恐怕傻子都会知道。

    迪卡想借此事将把总等人灭掉!也许在迪卡看来,自己依仗的也就是把总五人和赵长枪几人,只要将他们干掉,自己不过是他餐桌上的一盘小菜而已!

    托恩马上将消息告诉了把总,让他们做好准备。把总则马上秘密联系到了赵长枪。

    “枪哥,我觉得这事有蹊跷。迪卡如果真的知道了胡友林藏身的地方,他会告诉我们?当然,如果迪卡不知道托恩和你的关系,他为了考验我们五个,或许会真的让我们参与这件事情种,可是现在他已经知道了我和赵玉山,洪亚伦他们的身份,他怎么还会将消息告诉我们?”把总疑惑的说道。

    赵长枪想了一下说道:“迪卡这个混蛋肯定是没憋什么好主意,他肯定想借此机会灭掉我们。”

    “那到时候,我们是听从迪卡的调遣,还是不听从?”把总问道。

    赵长枪没有回答把总的话,而是反问道:“把总,你说现在迪卡是不是真的已经知道了胡友林的下落?”

    电话那头的把总不禁愣了一下,他先入为主的认为迪卡不会告诉他们实话,其实并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迪卡没有得到胡友林的确切消息。

    “难道迪卡真的已经得到了胡友林的消息?而他之所以将消息告诉我们,只是想让我们去当炮灰?”把总不禁想到。

    想到这些胡友林不禁苦笑一下说道:“枪哥,我也不知道迪卡的消息是不是真的。唉,在情报方面,我们和对方根本就不是对等的。”

    赵长枪忽然对着话筒笑了一下说道:“呵呵,或许我们应该换个方法处理问题了!我们就这样只等待着对方出招,实在太被动了!我们应该变被动为主动!让敌人的情报员为我们服务!”

    “枪哥的意思是?”把总一时没明白赵长枪的意思。

    “呵呵,迪卡庄园既然防卫太严,我们无法进入将迪卡抓起来,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将目标对准准迪卡身边的人?迪卡之所以这么难对付不就是因为他身边的人太多,如果我们将迪卡身边的人都搞定,迪卡岂不是就成了聋子瞎子残废?那他还有什么可怕的?”赵长枪呵呵一笑说道。

    “枪哥的意思是从威尔森身上下手,从他那里知道我们想要知道的消息?”把总恍然大悟。

    “对!即便我们不能让威尔森为我们服务,也要让威尔森不能再为迪卡服务!”赵长枪斩钉截铁的说道。

    把总迟疑了一下说道:“可是威尔森作为迪卡手下的情报头子,身边的防卫力量一定也非常强悍吧?要想对付他,好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呵呵,威尔森身边的防卫力量再强悍,恐怕也不如迪卡庄园吧?我已经决定了,这件事我亲自去做!你们先不要轻举妄动,等我的消息。”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结束和把总的通话之后,马上又联系到了托恩。

    “托恩,你知不知道威尔森的住在什么地方?”赵长枪开门见山的说道。

    “你想去找威尔森?”托恩马上便明白赵长枪的意思,于是将威尔森的住址告诉了赵长枪,并且提醒赵长枪:“赵长枪,我想我必须得提醒你一句,威尔森可是个老狐狸,他住的地方防卫也是非常严密的。”

    “嗯,我知道该怎么做!”赵长枪说道。

    得知威尔森的住处后,赵长枪并没有马上去找威尔森,现在毕竟是在异国他乡,就算赵长枪在厉害,他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跑到威尔森的家中找麻烦,何况白天的时候,威尔森在家呆着的几率很小。

    夜幕降临之后,赵长枪带着农民乘坐一辆租来的别克汽车,径直赶往威尔森的别墅。

    让赵长枪没想到的是,就当他和农民一起赶往威尔森的别墅的时候,他忽然接到了猎狐小组组长屠益龙的电话。

    “赵长枪,我们已经得到确切消息,胡友林就藏在洛杉矶郊区一个叫百里林的人造林区之内!所以我们决定今天晚上就采取行动!立即抓捕胡友林!”屠益龙在电话中兴奋的说道。

    的确,屠益龙现在感到很兴奋!赵长枪不是曾经对他说过,他掌握的资源要比自己大的多吗?可是现在自己却已经知道了胡友林的藏身之地,而赵长枪却一无所知!难道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哦,知道了。但是你们今天晚上,如果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擅自行动!更不能擅自跑去百里林!”赵长枪严肃的说道。

    赵长枪现在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在过去的几天里,无论是托恩把总他们,还是猎狐小组,都没有关于胡友林的任何消息,而现在他却在同一天,甚至只是相隔几个小时的时间,双方便都知道了?而且猎狐小组好像知道的还更详细,连胡友林藏身的地点都知道了!

    这难道不是迪卡的一个圈套?目的就是为了让把总他们和猎狐小组同时到达一个地方,然后展开自相残杀?

    赵长枪现在甚至可以推断,托尔斯的人现在肯定也已经得到胡友林的消息了。今天晚上或许他也会派人赶往百里林!到时候在那里就成了三国混战!当三方杀的三败俱伤的时候,迪卡的人再出来收拾残局,到时候,最大的受益者就是迪卡!

    屠益龙哪里知道赵长枪此刻在想什么?他本来以为自己将这个消息告诉赵长枪,赵长枪一定会大吃一惊,对他刮目相看,并且马上就会安排人今天晚上去抓捕胡友林的,没想到赵长枪竟然让他们不要擅自行动!更不能擅自跑到百里林抓捕胡友林!

    屠益龙的脸色马上一沉,语气有些生硬的在电话中说道:“赵长枪,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不让我们去百里林,我们怎么抓捕胡友林?我们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为的不就是抓捕胡友林,夺回他手中的东西?现在终于有他的消息了,你却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如果到时候胡友林又跑了,谁来负责任?”

    “屠益龙,你怎么知道你得到的消息就一定是真的?你怎么知道你得到消息不是迪卡故意散布出去的?然后想将你们一网打尽的?别忘了,现在迪卡虽然不知道你们的藏身之地,但是却早已经知道你们的存在!”赵长枪不得不给屠益龙解释了一下,希望屠益龙不要冲动。上了迪卡的当。

    然而,他的话刚说完,却听到屠益龙忽然哈哈大笑,说道:“哈哈,赵长枪, 你是在怀疑我们的消息来源?我告诉你,我们的消息来源绝对可靠,这可是落砂机领事馆的有关人员秘密给我们送过来的消息,绝不是道听途说来的!所以,我们必须相信这个消息!何况这种消息我们只能信其有,不能信其无!如果胡友林真的藏在那里,却因为我们没有及时赶过去,而让胡友林落到的迪卡或者托尔斯的手中,到时候你负的起这个责任吗?”

    赵长枪不想和屠益龙争吵,只是严肃的说道:“屠益龙,你不要忘了,我们现在可是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上战斗,只要我们出哪怕一点点的差错,不但我们会死无葬身之地,而且如果被美国当局知道,还会给我们的国家带来巨大的麻烦!所以,我们每走一步,都必须要小心谨慎,必须百分百确定消息的准确性之后,我们才能做出相应的行动!好了,我不想跟你说了,我现在正在去核实这条消息,一会儿再和你联络。最后警告你一句话,按我说的做,出了问题,我负责!如果不按我说的做,就算你把事情做成功了,我也会毙了你!因为你这是违反战场纪律!再见!”

    赵长枪咔吧一声挂断了电话。

    屠益龙听着话筒中传出的声音,差点将g**和卫星两用的电话给砸了!赵长枪实在太混蛋了,他这叫贻误战机!如果不是现在屠益龙身在美国,他真想跑到上级面前告赵长枪一状!

    现在嘛,现在也不能听赵长枪的!屠益龙感到赵长枪的态度有问题,这个人太多疑,成不了大事!虽然钱老爷子亲口告诉他,让他将猎狐小组的指挥权交给赵长枪,但是他必须要千方百计的完成任务!

    屠益龙铁青着脸想了一会儿,然后将猎狐小组全部成员都集中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弟兄们,就在刚才,我们得到领事馆给我们传来的秘密消息,胡友林就躲在洛杉矶郊区一个叫百里林的山林中,据说现在和一个护林人住在一起,所以我决定今天晚上就行动,抓捕胡友林!弟兄们,我们窝在这里这么长时间,终于到了我们亮剑出手的时候了!拿出我们的勇气,完成我们的任务,让叛国者得到他应有的下场!大家有没有信心?!”头一龙开始做战前动员。

    “有!”二十多名猎狐小组小伙子们齐声喊道!他们憋气带窝火这么长时间,也的确需要发泄一下的时候了!所以,屠益龙几句话便点燃了他们满身的热血!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假消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