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按照迪卡的意思,威尔森最先通知的人就是托恩,让托恩命令他手下的五个保镖和迪卡的人汇合到一块儿,今天晚上一起去抓捕胡友林,至于目标到底在什么地方,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告诉他们。 当然,如果托恩愿意亲自前往,迪卡也是绝对不会反对的。

    托恩得到威尔森传给他的消息后,不禁发出一声冷笑。既然迪卡已经知道自己和赵长枪联盟的事情,却还将消息告诉了自己,他到底想干什么,恐怕傻子都会知道。

    迪卡想借此事将把总等人灭掉!也许在迪卡看来,自己依仗的也就是把总五人和赵长枪几人,只要将他们干掉,自己不过是他餐桌上的一盘小菜而已!

    托恩马上将消息告诉了把总,让他们做好准备。把总则马上秘密联系到了赵长枪。

    “枪哥,我觉得这事有蹊跷。迪卡如果真的知道了胡友林藏身的地方,他会告诉我们?当然,如果迪卡不知道托恩和你的关系,他为了考验我们五个,或许会真的让我们参与这件事情种,可是现在他已经知道了我和赵玉山,洪亚伦他们的身份,他怎么还会将消息告诉我们?”把总疑惑的说道。

    赵长枪想了一下说道:“迪卡这个混蛋肯定是没憋什么好主意,他肯定想借此机会灭掉我们。”

    “那到时候,我们是听从迪卡的调遣,还是不听从?”把总问道。

    赵长枪没有回答把总的话,而是反问道:“把总,你说现在迪卡是不是真的已经知道了胡友林的下落?”

    电话那头的把总不禁愣了一下,他先入为主的认为迪卡不会告诉他们实话,其实并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迪卡没有得到胡友林的确切消息。

    “难道迪卡真的已经得到了胡友林的消息?而他之所以将消息告诉我们,只是想让我们去当炮灰?”把总不禁想到。

    想到这些胡友林不禁苦笑一下说道:“枪哥,我也不知道迪卡的消息是不是真的。唉,在情报方面,我们和对方根本就不是对等的。”

    赵长枪忽然对着话筒笑了一下说道:“呵呵,或许我们应该换个方法处理问题了!我们就这样只等待着对方出招,实在太被动了!我们应该变被动为主动!让敌人的情报员为我们服务!”

    “枪哥的意思是?”把总一时没明白赵长枪的意思。

    “呵呵,迪卡庄园既然防卫太严,我们无法进入将迪卡抓起来,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将目标对准准迪卡身边的人?迪卡之所以这么难对付不就是因为他身边的人太多,如果我们将迪卡身边的人都搞定,迪卡岂不是就成了聋子瞎子残废?那他还有什么可怕的?”赵长枪呵呵一笑说道。

    “枪哥的意思是从威尔森身上下手,从他那里知道我们想要知道的消息?”把总恍然大悟。

    “对!即便我们不能让威尔森为我们服务,也要让威尔森不能再为迪卡服务!”赵长枪斩钉截铁的说道。

    把总迟疑了一下说道:“可是威尔森作为迪卡手下的情报头子,身边的防卫力量一定也非常强悍吧?要想对付他,好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呵呵,威尔森身边的防卫力量再强悍,恐怕也不如迪卡庄园吧?我已经决定了,这件事我亲自去做!你们先不要轻举妄动,等我的消息。”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结束和把总的通话之后,马上又联系到了托恩。

    “托恩,你知不知道威尔森的住在什么地方?”赵长枪开门见山的说道。

    “你想去找威尔森?”托恩马上便明白赵长枪的意思,于是将威尔森的住址告诉了赵长枪,并且提醒赵长枪:“赵长枪,我想我必须得提醒你一句,威尔森可是个老狐狸,他住的地方防卫也是非常严密的。”

    “嗯,我知道该怎么做!”赵长枪说道。

    得知威尔森的住处后,赵长枪并没有马上去找威尔森,现在毕竟是在异国他乡,就算赵长枪在厉害,他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跑到威尔森的家中找麻烦,何况白天的时候,威尔森在家呆着的几率很小。

    夜幕降临之后,赵长枪带着农民乘坐一辆租来的别克汽车,径直赶往威尔森的别墅。

    让赵长枪没想到的是,就当他和农民一起赶往威尔森的别墅的时候,他忽然接到了猎狐小组组长屠益龙的电话。

    “赵长枪,我们已经得到确切消息,胡友林就藏在洛杉矶郊区一个叫百里林的人造林区之内!所以我们决定今天晚上就采取行动!立即抓捕胡友林!”屠益龙在电话中兴奋的说道。

    的确,屠益龙现在感到很兴奋!赵长枪不是曾经对他说过,他掌握的资源要比自己大的多吗?可是现在自己却已经知道了胡友林的藏身之地,而赵长枪却一无所知!难道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哦,知道了。但是你们今天晚上,如果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擅自行动!更不能擅自跑去百里林!”赵长枪严肃的说道。

    赵长枪现在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在过去的几天里,无论是托恩把总他们,还是猎狐小组,都没有关于胡友林的任何消息,而现在他却在同一天,甚至只是相隔几个小时的时间,双方便都知道了?而且猎狐小组好像知道的还更详细,连胡友林藏身的地点都知道了!

    这难道不是迪卡的一个圈套?目的就是为了让把总他们和猎狐小组同时到达一个地方,然后展开自相残杀?

    赵长枪现在甚至可以推断,托尔斯的人现在肯定也已经得到胡友林的消息了。今天晚上或许他也会派人赶往百里林!到时候在那里就成了三国混战!当三方杀的三败俱伤的时候,迪卡的人再出来收拾残局,到时候,最大的受益者就是迪卡!

    屠益龙哪里知道赵长枪此刻在想什么?他本来以为自己将这个消息告诉赵长枪,赵长枪一定会大吃一惊,对他刮目相看,并且马上就会安排人今天晚上去抓捕胡友林的,没想到赵长枪竟然让他们不要擅自行动!更不能擅自跑到百里林抓捕胡友林!

    屠益龙的脸色马上一沉,语气有些生硬的在电话中说道:“赵长枪,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不让我们去百里林,我们怎么抓捕胡友林?我们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为的不就是抓捕胡友林,夺回他手中的东西?现在终于有他的消息了,你却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如果到时候胡友林又跑了,谁来负责任?”

    “屠益龙,你怎么知道你得到的消息就一定是真的?你怎么知道你得到消息不是迪卡故意散布出去的?然后想将你们一网打尽的?别忘了,现在迪卡虽然不知道你们的藏身之地,但是却早已经知道你们的存在!”赵长枪不得不给屠益龙解释了一下,希望屠益龙不要冲动。上了迪卡的当。

    然而,他的话刚说完,却听到屠益龙忽然哈哈大笑,说道:“哈哈,赵长枪, 你是在怀疑我们的消息来源?我告诉你,我们的消息来源绝对可靠,这可是落砂机领事馆的有关人员秘密给我们送过来的消息,绝不是道听途说来的!所以,我们必须相信这个消息!何况这种消息我们只能信其有,不能信其无!如果胡友林真的藏在那里,却因为我们没有及时赶过去,而让胡友林落到的迪卡或者托尔斯的手中,到时候你负的起这个责任吗?”

    赵长枪不想和屠益龙争吵,只是严肃的说道:“屠益龙,你不要忘了,我们现在可是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上战斗,只要我们出哪怕一点点的差错,不但我们会死无葬身之地,而且如果被美国当局知道,还会给我们的国家带来巨大的麻烦!所以,我们每走一步,都必须要小心谨慎,必须百分百确定消息的准确性之后,我们才能做出相应的行动!好了,我不想跟你说了,我现在正在去核实这条消息,一会儿再和你联络。最后警告你一句话,按我说的做,出了问题,我负责!如果不按我说的做,就算你把事情做成功了,我也会毙了你!因为你这是违反战场纪律!再见!”

    赵长枪咔吧一声挂断了电话。

    屠益龙听着话筒中传出的声音,差点将g**和卫星两用的电话给砸了!赵长枪实在太混蛋了,他这叫贻误战机!如果不是现在屠益龙身在美国,他真想跑到上级面前告赵长枪一状!

    现在嘛,现在也不能听赵长枪的!屠益龙感到赵长枪的态度有问题,这个人太多疑,成不了大事!虽然钱老爷子亲口告诉他,让他将猎狐小组的指挥权交给赵长枪,但是他必须要千方百计的完成任务!

    屠益龙铁青着脸想了一会儿,然后将猎狐小组全部成员都集中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弟兄们,就在刚才,我们得到领事馆给我们传来的秘密消息,胡友林就躲在洛杉矶郊区一个叫百里林的山林中,据说现在和一个护林人住在一起,所以我决定今天晚上就行动,抓捕胡友林!弟兄们,我们窝在这里这么长时间,终于到了我们亮剑出手的时候了!拿出我们的勇气,完成我们的任务,让叛国者得到他应有的下场!大家有没有信心?!”头一龙开始做战前动员。

    “有!”二十多名猎狐小组小伙子们齐声喊道!他们憋气带窝火这么长时间,也的确需要发泄一下的时候了!所以,屠益龙几句话便点燃了他们满身的热血!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假消息

第一五九七章 因果报应    能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来,显然是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知道自己离死不远,实在是没办法了,其他人和他没有任何交情,唯一能求的人也只有月瑶了。

    月瑶动容之余更多的是悲愤,对方的话已经承认了的确是群英会的探子,“你接近秀水山庄真的是群英会派来的?”

    “是…”江一一拖着长长的声调,“一千多年前,天下有十处分布各地的隐修之地遭受袭击,有庄园、有农庄、有道观、有码头、有村子……起先上面也没在意,毕竟天下这么大,打打杀杀的事情太正常了,每个都查也查不过来。后来各地消息汇总,发现这十处地点竟然是在同一时间遭受了袭击,立刻引起了群英会的注意,摸查之下,更诡异的是,竟然无一处能找到凶手。分布天下各地,同时遭受袭击,又都找不到凶手,更加引起了群英会的关注,查了几十年都没查到什么线索,也就逐渐放弃了。”

    此话一出,怒极攻心的苗毅下意识回头和云知秋相视了一眼,显然都感觉到了江一一说的情况有点熟悉。

    月瑶情绪有些激动,喘声道:“既然放弃了,为什么又找到了我?”

    江一一唉声叹气道:“也许是月瑶你长的太漂亮了、太显眼了,让人印象深刻,早年有群英会的人见过你,几百年后那人无意中发现本在被毁安乐山庄的你竟然出现在了秀水山庄一带,于是群英会的视线再次聚焦到了秀水山庄。本来也没什么,只是想顺藤摸瓜弄清那次事情的真相,可是却发现秀水山庄外松内紧,防备甚严,无论什么办法都用了,甚至连美人计都用上了,却始终无法将触角伸入,区区一个隐士山庄竟然如此缜密防备,立刻引起了群英会的浓厚兴趣。见对庄中的男人下手没效果。于是就把撬开的目标盯在了你这个女人的身上。本来这种任务不在我的范围之内,我也不愿接领这个任务,因为我身负重大干系,不宜暴露太多。可群英会却偏偏找到了我,理由是我对付女人有经验,其次是我的身份就算暴露了也不会打草惊蛇,因为我是淫贼江一一,大名鼎鼎的天庭通缉犯。群英会将前因后果讲明白了。提醒了我许多需要注意的地方后,我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也不得不答应了这次的任务。”

    月瑶在千儿手中激动摇晃身子挣扎,“你一直在诱骗我!”

    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被一个男人撬开了心扉,想不到却是个骗子,而且是个极度危险的骗子,是在循序渐进地诱她入套,她也不傻,却一头撞入了情网中难以自拔。变得跟傻子一样,蓦然清醒过来明白了真相,那种滋味外人怕是难以理解。

    苗毅和云知秋的心情却是复杂且震惊,终于明白了这事的起始原因。

    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苗毅不会想不起当年是谁安排天行宫的人对五道的据点进行血洗震慑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苗毅自己。苗毅做梦也想不到居然是自己当初的一个决定害了老三,害的老三落到如此田地的人竟然是他苗毅自己,这不得不说是因果报应。

    苗毅此时处于极度懊恼和后悔之中,懊恼之余是震惊。震惊于群英会的强悍侦探能力,今天算是领教了。

    云知秋似乎能明白苗毅的心情,又靠近了过来,握紧了苗毅那慢慢拄剑在地的手腕。给予安慰。

    虽然今天苗毅多次对她发脾气,可她都能理解。

    江一一:“若说一开始是怀着目的去骗你的,我承认,不过后来我并没有骗你,一直在保护着你。也许是日久生情吧,毕竟相处了几百年。我如果说我真的喜欢上了你,你也许不相信。”

    月瑶泪眼迷茫地大声道:“我不相信!”

    江一一:“其实你和我交手揭开我真面目的时候,我就试探出了你的一些底细,我就隐隐怀疑起了你的身份,尽管你在刻意隐藏,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六道余孽,你修炼的应该是六道的无量大法!”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霍然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震惊!

    月瑶惊呆了!

    江一一继续说道:“群英会培养出一个我这样的人,花费了不少的精力,集中了不少前人的见识和经验灌输进我们的脑子里,目的就是为了能让我们有效地执行任务。大概试探出你的来历后,其实我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我完全可以据此上报,天庭也立刻会派出人马将你们剿灭,或将你们捉拿去审问,后续已经没我什么事了。”

    闻听此言,天庭展现的峥嵘一角再次震撼到了几人,令人察觉到了天庭扯皮不断后面的恐怖一幕,就像隐藏在黑暗中的一头狰狞怪兽。

    月瑶失声道:“那你为什么没有上报,为什么要继续冒险?”

    江一一:“因为我有私心,我知道凭我的能力无法摆脱群英会那样的庞然大物,更无法从群英会手中救出我妹妹,但是六道有那个实力!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六道毕竟是天下为数不多能抗衡天庭的势力!察觉到你们是六道的人后,我甚至有点兴奋,也有点紧张,认为找到了突破口,找到了解决自己问题的希望,所以我没有上报自己发现的情况,反而一直在帮你们推诿上面,在为你们做掩护,一直在小心和你们接触。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从你入手,一开始我也的确是这么做的,可是后面我自己都迷茫了,和你在一起接近着你时我又害怕,害怕你知道我在利用你,甚至想放弃,想逃避。”

    这一刻,月瑶似乎明白了什么,痴痴呆呆,想起了两人在一起的日子,她其实能感受到他对自己心动了,同时也能感受到他说的那份若即若离或者说是回避,她也知道她对他心动了,他若是要的话,她知道自己无法拒绝,会把身子给他。可是他没有那样做。

    然而有些事情,梦醒了就是醒了,无法再糊涂下去,知道不可能了。月瑶回过神来的双眸冷冷清清看着他。

    江一一:“后来我接到了这次的任务,心里松了口气,觉得可以做一个了断了,下定了决心离开你,同时给了上面一个确定的答复。没查出秀水山庄有什么问题。但是你们那边也不可久留了,若要转移,也不能着急,否则怕是依然会引起群英会的怀疑,慢慢逐步转移消失吧。”

    脸上挂着泪痕的月瑶冷笑道:“你觉得我还会相信吗?你这样说的目的,恐怕是想打动我,好让我答应救你妹妹吧。已经上过你一次当,你觉得我有那么蠢,还会再上你第二次当吗?”

    江一一慢慢垂下了脑袋,没有辩解什么。他知道有些事情说过一次就够了,人家会帮忙自然会帮忙,不会帮忙说再多也没用,自己也只是抱着一丝希望而已。

    月瑶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调头,默默朝牢门外走去,这态度无异于是把江一一扔给了苗毅,让苗毅自己看着办。

    云知秋朝千儿使了个眼色,千儿会意点头,迅速跟了去。

    牢内安静下来后。江一一突然又出声道:“我很奇怪,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当!苗毅横剑眼前,屈指一弹剑身,漠然道:“你还有知道的必要吗?”

    “也是!”江一一又耷拉下了脑袋。“给个痛快吧!”

    苗毅眼中杀机一闪,骤然回剑反刺向江一一的心窝,却被云知秋抓住了手腕,回头一看,盯着云知秋冷然道:“你想让我放过他?”

    云知秋传音道:“你不能杀他,否则没办法向上面交差。至少不能死在你的手上。交给我来处理,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你去看看老三吧。”

    苗毅传音哼道:“看她作甚,都是她自找的!”

    我还不知道你?云知秋翻了个白眼,强行夺了他手中的剑,传音叹道:“她之前的话你也别往心里去,女人都有情窦初开的时候,那种情况下的女人是不理智的,根本不能理智想问题,一旦坠入情网就容易做糊涂事、说糊涂话,我当年和风玄还不是一样,更别说她了。另外,跟你说件事,之前飞红在牢外怕是偷听到了牢内的谈话,我已经让阎修把她看住了,你们之间的这层窗户纸怕是想不捅破都不行了。”

    苗毅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果然被成功转移了注意力。

    “没跟你开玩笑,不用瞪那么大眼睛!这也算是家里内部的事,老规矩,家里我说的算,飞红的事你也不用管了,交给我来处理吧,我会想办法处理好的,需要你插手的时候再找你。好了,去看你家老三去吧,她这个时候怕正是难过的时候。”云知秋推了他一把。

    一直将苗毅推出了地牢,她才慢慢走了回来,提剑拨开江一一脸上的垂发,淡然道:“留一份书信吧,你妹妹能确认你身份的书信,免得你妹妹到时候不相信我们是受你所托去救她的。”

    江一一猛然抬头:“你真的愿意帮我去救她。”

    “能不能救到我不敢保证,我也不敢保证一定会尽力,只能说是允许的情况下我会兑现这个承诺。”云知秋横剑手中,纤纤白嫩玉指轻抚剑锋,剑身光可照人,能看到自己的影子。“你知道的太多了,我不会让你活着离开鬼市总镇府,哪怕天庭的人来了,我也能保证你无法活着离开鬼市。你应该能理解,寇家不惜代价也不会让你把这样的秘密带走,但我又不想杀你。”

    江一一:“什么意思?”

    云知秋凝目注视着剑身上自己的倒影,云淡风轻道:“只是有件事情想提醒你一下,你死了后,天庭无法确认你是否泄露了什么,迁怒之下,也不知道会怎么去对付你妹妹,加之断了书信往来,群英会那边可就没什么好用的办法来钳制你妹妹了,所以想和你商量个对你有利的死法,尽最大可能来多争取一点对你妹妹有利的条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