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能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来,显然是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知道自己离死不远,实在是没办法了,其他人和他没有任何交情,唯一能求的人也只有月瑶了。

    月瑶动容之余更多的是悲愤,对方的话已经承认了的确是群英会的探子,“你接近秀水山庄真的是群英会派来的?”

    “是…”江一一拖着长长的声调,“一千多年前,天下有十处分布各地的隐修之地遭受袭击,有庄园、有农庄、有道观、有码头、有村子……起先上面也没在意,毕竟天下这么大,打打杀杀的事情太正常了,每个都查也查不过来。后来各地消息汇总,发现这十处地点竟然是在同一时间遭受了袭击,立刻引起了群英会的注意,摸查之下,更诡异的是,竟然无一处能找到凶手。分布天下各地,同时遭受袭击,又都找不到凶手,更加引起了群英会的关注,查了几十年都没查到什么线索,也就逐渐放弃了。”

    此话一出,怒极攻心的苗毅下意识回头和云知秋相视了一眼,显然都感觉到了江一一说的情况有点熟悉。

    月瑶情绪有些激动,喘声道:“既然放弃了,为什么又找到了我?”

    江一一唉声叹气道:“也许是月瑶你长的太漂亮了、太显眼了,让人印象深刻,早年有群英会的人见过你,几百年后那人无意中发现本在被毁安乐山庄的你竟然出现在了秀水山庄一带,于是群英会的视线再次聚焦到了秀水山庄。本来也没什么,只是想顺藤摸瓜弄清那次事情的真相,可是却发现秀水山庄外松内紧,防备甚严,无论什么办法都用了,甚至连美人计都用上了,却始终无法将触角伸入,区区一个隐士山庄竟然如此缜密防备,立刻引起了群英会的浓厚兴趣。见对庄中的男人下手没效果。于是就把撬开的目标盯在了你这个女人的身上。本来这种任务不在我的范围之内,我也不愿接领这个任务,因为我身负重大干系,不宜暴露太多。可群英会却偏偏找到了我,理由是我对付女人有经验,其次是我的身份就算暴露了也不会打草惊蛇,因为我是淫贼江一一,大名鼎鼎的天庭通缉犯。群英会将前因后果讲明白了。提醒了我许多需要注意的地方后,我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也不得不答应了这次的任务。”

    月瑶在千儿手中激动摇晃身子挣扎,“你一直在诱骗我!”

    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被一个男人撬开了心扉,想不到却是个骗子,而且是个极度危险的骗子,是在循序渐进地诱她入套,她也不傻,却一头撞入了情网中难以自拔。变得跟傻子一样,蓦然清醒过来明白了真相,那种滋味外人怕是难以理解。

    苗毅和云知秋的心情却是复杂且震惊,终于明白了这事的起始原因。

    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苗毅不会想不起当年是谁安排天行宫的人对五道的据点进行血洗震慑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苗毅自己。苗毅做梦也想不到居然是自己当初的一个决定害了老三,害的老三落到如此田地的人竟然是他苗毅自己,这不得不说是因果报应。

    苗毅此时处于极度懊恼和后悔之中,懊恼之余是震惊。震惊于群英会的强悍侦探能力,今天算是领教了。

    云知秋似乎能明白苗毅的心情,又靠近了过来,握紧了苗毅那慢慢拄剑在地的手腕。给予安慰。

    虽然今天苗毅多次对她发脾气,可她都能理解。

    江一一:“若说一开始是怀着目的去骗你的,我承认,不过后来我并没有骗你,一直在保护着你。也许是日久生情吧,毕竟相处了几百年。我如果说我真的喜欢上了你,你也许不相信。”

    月瑶泪眼迷茫地大声道:“我不相信!”

    江一一:“其实你和我交手揭开我真面目的时候,我就试探出了你的一些底细,我就隐隐怀疑起了你的身份,尽管你在刻意隐藏,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六道余孽,你修炼的应该是六道的无量大法!”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霍然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震惊!

    月瑶惊呆了!

    江一一继续说道:“群英会培养出一个我这样的人,花费了不少的精力,集中了不少前人的见识和经验灌输进我们的脑子里,目的就是为了能让我们有效地执行任务。大概试探出你的来历后,其实我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我完全可以据此上报,天庭也立刻会派出人马将你们剿灭,或将你们捉拿去审问,后续已经没我什么事了。”

    闻听此言,天庭展现的峥嵘一角再次震撼到了几人,令人察觉到了天庭扯皮不断后面的恐怖一幕,就像隐藏在黑暗中的一头狰狞怪兽。

    月瑶失声道:“那你为什么没有上报,为什么要继续冒险?”

    江一一:“因为我有私心,我知道凭我的能力无法摆脱群英会那样的庞然大物,更无法从群英会手中救出我妹妹,但是六道有那个实力!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六道毕竟是天下为数不多能抗衡天庭的势力!察觉到你们是六道的人后,我甚至有点兴奋,也有点紧张,认为找到了突破口,找到了解决自己问题的希望,所以我没有上报自己发现的情况,反而一直在帮你们推诿上面,在为你们做掩护,一直在小心和你们接触。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从你入手,一开始我也的确是这么做的,可是后面我自己都迷茫了,和你在一起接近着你时我又害怕,害怕你知道我在利用你,甚至想放弃,想逃避。”

    这一刻,月瑶似乎明白了什么,痴痴呆呆,想起了两人在一起的日子,她其实能感受到他对自己心动了,同时也能感受到他说的那份若即若离或者说是回避,她也知道她对他心动了,他若是要的话,她知道自己无法拒绝,会把身子给他。可是他没有那样做。

    然而有些事情,梦醒了就是醒了,无法再糊涂下去,知道不可能了。月瑶回过神来的双眸冷冷清清看着他。

    江一一:“后来我接到了这次的任务,心里松了口气,觉得可以做一个了断了,下定了决心离开你,同时给了上面一个确定的答复。没查出秀水山庄有什么问题。但是你们那边也不可久留了,若要转移,也不能着急,否则怕是依然会引起群英会的怀疑,慢慢逐步转移消失吧。”

    脸上挂着泪痕的月瑶冷笑道:“你觉得我还会相信吗?你这样说的目的,恐怕是想打动我,好让我答应救你妹妹吧。已经上过你一次当,你觉得我有那么蠢,还会再上你第二次当吗?”

    江一一慢慢垂下了脑袋,没有辩解什么。他知道有些事情说过一次就够了,人家会帮忙自然会帮忙,不会帮忙说再多也没用,自己也只是抱着一丝希望而已。

    月瑶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调头,默默朝牢门外走去,这态度无异于是把江一一扔给了苗毅,让苗毅自己看着办。

    云知秋朝千儿使了个眼色,千儿会意点头,迅速跟了去。

    牢内安静下来后。江一一突然又出声道:“我很奇怪,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当!苗毅横剑眼前,屈指一弹剑身,漠然道:“你还有知道的必要吗?”

    “也是!”江一一又耷拉下了脑袋。“给个痛快吧!”

    苗毅眼中杀机一闪,骤然回剑反刺向江一一的心窝,却被云知秋抓住了手腕,回头一看,盯着云知秋冷然道:“你想让我放过他?”

    云知秋传音道:“你不能杀他,否则没办法向上面交差。至少不能死在你的手上。交给我来处理,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你去看看老三吧。”

    苗毅传音哼道:“看她作甚,都是她自找的!”

    我还不知道你?云知秋翻了个白眼,强行夺了他手中的剑,传音叹道:“她之前的话你也别往心里去,女人都有情窦初开的时候,那种情况下的女人是不理智的,根本不能理智想问题,一旦坠入情网就容易做糊涂事、说糊涂话,我当年和风玄还不是一样,更别说她了。另外,跟你说件事,之前飞红在牢外怕是偷听到了牢内的谈话,我已经让阎修把她看住了,你们之间的这层窗户纸怕是想不捅破都不行了。”

    苗毅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果然被成功转移了注意力。

    “没跟你开玩笑,不用瞪那么大眼睛!这也算是家里内部的事,老规矩,家里我说的算,飞红的事你也不用管了,交给我来处理吧,我会想办法处理好的,需要你插手的时候再找你。好了,去看你家老三去吧,她这个时候怕正是难过的时候。”云知秋推了他一把。

    一直将苗毅推出了地牢,她才慢慢走了回来,提剑拨开江一一脸上的垂发,淡然道:“留一份书信吧,你妹妹能确认你身份的书信,免得你妹妹到时候不相信我们是受你所托去救她的。”

    江一一猛然抬头:“你真的愿意帮我去救她。”

    “能不能救到我不敢保证,我也不敢保证一定会尽力,只能说是允许的情况下我会兑现这个承诺。”云知秋横剑手中,纤纤白嫩玉指轻抚剑锋,剑身光可照人,能看到自己的影子。“你知道的太多了,我不会让你活着离开鬼市总镇府,哪怕天庭的人来了,我也能保证你无法活着离开鬼市。你应该能理解,寇家不惜代价也不会让你把这样的秘密带走,但我又不想杀你。”

    江一一:“什么意思?”

    云知秋凝目注视着剑身上自己的倒影,云淡风轻道:“只是有件事情想提醒你一下,你死了后,天庭无法确认你是否泄露了什么,迁怒之下,也不知道会怎么去对付你妹妹,加之断了书信往来,群英会那边可就没什么好用的办法来钳制你妹妹了,所以想和你商量个对你有利的死法,尽最大可能来多争取一点对你妹妹有利的条件……”(~^~)

第1438章    readx;毒之圣纹!

    这是林黛儿最强的圣纹!

    看样子,林黛儿居然已经疯狂到如斯的地步,居然要压缩[毒之圣纹]自爆?

    吕重嘴角微微一抽,双目中陡然闪过一丝冷俊的光芒。

    体内影之大道极速闪烁。

    “哈哈,吕重是你逼我的。给我爆——”林黛儿凄声长笑,状若疯子,猛然就要启动已被极度压缩的[毒之圣纹]。

    “该死,这女人疯了……”吕重脸色狂变,动念间借用[大寂灭珠]的庞大空间之力,迅速把四周的霉运虫收走一空。

    同时,无数影分身,闪电般从吕重体内闪出,一瞬间,挪移到几十个星系之外。

    “虚实转换!”

    吕重轻喝一声,本尊的身影诡异地淡化,只余一道影子留在战场,固守[大衍玄隐大阵]。

    “轰隆隆……”

    林黛儿的毒之圣纹,终是爆炸!

    恐怖的爆炸,产生毁灭天地的冲击波。

    一种至强至烈的混合剧毒,疯狂向四周暴射、散开。

    圣纹,本就是天地大道所认同的一种法则凝聚而成,拥有沟通天地大道的伟大力量。

    这毒之圣纹在被压▲∞缩到极点的时候爆发,也同样于瞬间沟通了方圆十几个星系的毒之大道。

    毒之圣纹爆炸,由内而外,散发至毒至邪的冲击波。

    诡异的是,方圆十几个星系的无数毒之力也是诡异地向爆炸中心汇聚,与林黛儿引爆的毒之圣纹的毒力里应外合。形成更强更猛的恐怖剧毒。

    不过很可惜!

    吕重的本尊。已通过[虚实转化]之神通。直接与几十个星系之外的影子完成了对换。

    留在爆炸中心的影子,根本就不受这剧毒的影响。

    更让林黛儿不敢置信的是,非但没有让这等剧毒的爆炸冲击波袭中吕重本尊,甚至吕重之前召唤出的霉运虫大军也几乎没有消失几只。

    那等庞大数量的霉运虫大军,居然神奇地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会这样?”林黛儿愤怒到了极点。

    她以自毁[毒之圣纹]为代价,偏偏没有对吕重造成一丁点伤害?

    要知道,就算是她,如果不是体内有一混沌至宝级的解毒圣珠存在。她都有可能陨落在自己的这[毒之圣纹]的自爆之中。

    “哈哈,你用自爆却是威胁不了我。怎么样?赔了夫人又折兵了吧……”

    吕重张狂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让林黛儿气得五脏六腑都要爆炸,她开始咆哮起来:“吕重,你出来!有本事你出来与我正面对战——”

    虚实转换术再次产生!

    之前吕重留下的影分身,渐渐由淡转浓,接着越来越形象、具体!

    吕重的本尊再次出现在之剧毒爆炸的中心,傲然笑道:“你拥有毒之圣纹的时候,本圣都不怕,现在你已是被扒了皮的刺猬,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此时的吕重。周身无穷功德笼罩。

    那浩瀚的功德光轮,神奇无比地把四周的剧毒排斥在他周身三百米开外。

    “噬毒虫。出——”

    吕重轻喝一声,微微一挥手,另一个种虫族集团大军突兀地出现。

    这是一种全身漆黑之极的异虫,其身上个个凝聚着极为强大的剧毒之力。

    甚至,有成千上万只这样的异虫都凝聚出了属于它们自己的[毒之大道道纹]。

    尽管远远没有达到毒之圣纹的境界,可是这些异虫给林黛儿的直接,却是比面对六阶甚至七阶圣人还要恐怖得多!

    林黛儿本就曾是超级毒圣,虽然现在毒之圣纹被她引得自爆,但是她曾经的见识与眼力还在。她能一眼看出,这种异虫是为吸毒而生的存在。它们虽然单体实力不强,可一旦形成群族之势,其威慑力必定狂增几万倍不止!

    “噬……噬毒虫……”林黛儿终是认出了这种异虫的腿脚,不由再次惊骇出声。

    这时候,林黛儿终于明白自己三年前对吕重下的顶级剧毒[绝魂弑神毒]为何没有凑效了。

    敢情这吕重的手里还掌握着一种天生以剧毒为食而生的凶虫。

    有这么庞大数量的[噬毒虫]存在,吕重要解除体内的剧毒,简直是小菜一碟,不费吹灰之力。

    “呼呼呼……”

    噬毒虫集团大军。分隔开来,诡异而迅速地行动。

    短短时间之内,它们结着一个太古虫族大阵,全力吸噬四周的剧毒之力。

    一时间,天地震动,金色光雨人天而降。

    功德!

    无穷功德向吕重以及噬毒虫大军的身上降落。

    不错!

    这里的剧毒如果扩散开去,绝对会流毒无穷,造成无穷灾难,让亿万万生灵身中剧毒甚至死亡。

    噬毒虫如长鲸吸水一般吸噬这方圆十几星系的剧毒,绝对是功德无量。

    自然而然,天地大道,有功德之力嘉奖而至。

    而吕重身为噬毒虫的主人,自然也能收获两三成的功德。

    至于林黛儿,随着她的毒之圣纹自爆,给附近星系带来无穷的死亡威胁,自然有更恐怖、更庞大的业力降下。

    之前,林黛儿因为吸噬、夺取过不少圣人的气运,其本身气运还是极为强大的。可是偏偏被吕重派出的[霉运虫]以更强横、霸道的方式夺走了庞大气运。如今,正是她气运严重偏低的时候。

    这时候,业力迅速增强了千百倍,林黛儿的心神也剧烈地动摇,无法推演天机。

    “来而不往非礼焉,以毒制毒,噬毒虫,出击——”吕重以元神下达攻击命令。

    嗡嗡嗡……

    无数噬毒虫飞起,蜂涌着向林黛儿攻击而去。

    “混蛋——”林黛儿脸色狂变,大骂一声,就准备闪逃。

    开什么玩笑,她是圣人不假,可也无法面对如此虫族大军的围攻啊。

    明知不可为而为,那是傻子的行径!

    林黛儿曾是叱咤一个时代的绝世毒圣,岂能折在毒虫的手里?

    跑!

    没有任何犹豫,林黛儿极速闪躲,拼命逃奔。

    可刚一逃跑,林黛儿才绝望地发现:自己明显早就被吕重给算计了。

    在最外围,还有一个极为神奇的大阵把她也封锁在内!

    而这个大阵根本就没有被毒之圣纹的自爆而炸毁。

    现在,正起着作用,把她给强行困在这大阵之内。

    “怎么会这样?”林黛儿想不通,以自身强大无比的气运,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最快更新,阅读请。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