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耻辱

    魏婷和赵长枪好久不见,乍然见面自然‘激’动异常,但是现场毕竟还有那么多人,两人也不好意思拥抱的“肆无忌惮”。<strong>hua</strong>-79xs- 不过就在那短暂的拥抱,他们听到了彼此的心跳,明白了彼此的牵挂。

    魏婷放开赵长枪后,马上又和李若萍拥抱在了一起,两个‘女’人不但因为赵长枪的原因而关心亲密,而且因为他们同在临河市工作,所以平常的关系就非常好,此情此景下相见,自然‘激’动莫名。

    两个‘女’人的拥抱,倒是让周围的一帮大男人明白了什么叫做‘女’人之间的真情。

    屠益龙看看赵长枪,又看看拥抱在一起久久不愿分开的魏婷和李若萍,心不禁有些纳闷,这三个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魏婷说赵长枪是她的男朋友,那么这个李若萍是怎么回事?她看向赵长枪的眼神为什么和魏婷看向赵长枪的眼神如此相像?

    因为钱老爷子让屠益龙将猎狐小组的指挥权‘交’给赵长枪,所以屠益龙对赵长枪本来就不爽,现在更不爽了。

    屠益龙上下打量了赵长枪两眼,忽然冷笑着说道:“哼哼,赵先生在路上是不是遇到劫匪了?怎么‘弄’得如此狼狈?”

    由于之前的战斗,赵长枪三人身上的确非常的狼狈,特别是农民和李若萍,身上的衣服被敌人用小手刺划开了好几道口子。

    赵长枪岂能听不出屠益龙话的嘲讽之意,但是大家毕竟都是华夏儿‘女’,都是同一个战壕内的,所以赵长枪不想和屠益龙闹翻。他听了屠益龙的话之后,只是微微一笑,说道:“呵呵,这位兄弟还真才猜对了,我们的确是遇到劫匪了!我们的行踪被上帝之剑的道格拉斯给盯上,路上和他们打了一架。”

    “哦?谁输谁赢?”屠益龙马上饶有兴趣的说道、他是华调部的,对梅隆家族的上帝之剑还是有些了解的,知道道格拉斯是上帝之剑的二号人物,武勇异常,不好对付。

    赵长枪笑了一下没说话。农民却在旁边不高兴的说道:“当然是我们赢了,如果我们输了,你认为我们还能来见你们吗?”

    农民虽然憨厚,但是却不是傻子,他也看出屠益龙好像不太欢迎他们,于是心便有些不爽,心说:“吊什么吊?如果不是看在大家都是华国人的份上,我们才不会来搭理你们呢!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109;&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

    屠益龙忽然哈哈一笑说道:“哈哈哈,看三位身上的样子,恐怕就是赢了也是险胜吧?其实这些外国鬼子,虽然整天吹牛吹得厉害,其实也没什么真本事。”

    屠益龙这话说的可就有些‘露’骨了。在他眼那些外国鬼子都是牛‘逼’篓子,没什么真本事,而赵长枪三人在他们手却‘弄’得如此狼狈。这么说来,赵长枪三人就是比那些牛‘逼’篓子强,也强不到哪里去。

    “屠益龙!你胡说什么呢!难道在你眼,将我们‘弄’得如此狼狈的梅隆家族就是如此不堪吗?我们来到美国有多长时间了?不到半个月也有十几天了吧?我们‘花’着国家的经费,可是这么多天我们做了什么!我们连胡友林的影子都没有找到!不但如此,上面将消息故意透‘露’给迪卡,本来就是想让我们咬住迪卡或者托尔斯的人,通过他们来找到胡友林,可是我们咬住人家的人了吗?我们连人家的屁都没闻到!这样的对手在你眼竟然只是一群只知道吹牛皮的无能之辈!那我们成了什么?你告诉我那我们成了什么?”

    魏婷忽然发飙了!

    魏婷不但是猎狐小组的副队长,而且老爸是公安部长!所以,魏婷一发飙,屠益龙不敢嚣张了,连忙换上一副笑脸说道:“呵呵,魏大队长,你不要这么‘激’动嘛!我这不是和赵先生开个玩笑嘛!”

    说完后,屠益龙收起笑脸,“啪”的一声给赵长枪打个敬礼,然后严肃的说道:“赵长枪同志,猎狐小组队长屠益龙向您报道,请指示!”

    赵长枪早就猜到此人可能是猎狐小组的队长,于是微微一笑说道:“算了算了,屠兄弟,我不是军人,所以你也不用对我这么客气。我知道,钱老爷子让你把指挥权‘交’给我,你心不服。这我能理解,毕竟每个男人都不愿自己手的权利被别人夺去。不过我想说的是,我现在手能掌握的资源和能调动的力量,的确比你要多,所以,我比你更适合担当这次行动的指挥。行了,废话就都别说了,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研究一下接下来的行动”

    屠益龙对赵长枪的话有些不以为然,心暗想:“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手掌握的资源和力量比我多?我怎么没看到?你能掌握多少资源?你手有多少人?还不是靠着我的人?大言不惭,不过是想在‘女’人面前装‘逼’罢了,真不知道老爷子怎么会让他来指挥猎狐小组!哼哼,你只不过险胜道格拉斯,等哪一天哥碰到道格拉斯,一拳打爆他的脑袋,你就知道我比你更优秀了!”

    屠益龙虽然心不爽,但是他也不敢违抗老爷子的命令,更何况还有魏婷这个副队长在场,所以,他也没有敢再对赵长枪表示不满,只是认真的参与到讨论之。

    屠益龙虽然有些小心眼,但是大是大非的事情还是能分清的,他知道,这次行动绝对马虎不得。

    一帮人商量了一阵,赵长枪又见过了猎狐小组的每一位成员,做到了心有数之后,然后连夜便回到了自己下榻的地方。

    接下来的几天,托尔斯的人,迪卡的人,还有猎狐小组都拼了命的秘密寻找胡友林的存在,这就像一场无声的竞赛一样,谁先找到胡友林谁就赢得了这场竞赛!

    到底是威尔森的情报更加强悍一些,两天后的上午,威尔森又亲自去了迪卡的庄园,见到了迪卡。

    还是那个古堡后的高尔夫球场。迪卡没有打球,而是坐在一张躺椅上眯缝着眼睛看太阳。他喜欢看秋日的太阳,还有秋日的天空。那种秋高气爽,蓝天白云的感觉让他很爽。

    威尔森恭恭敬敬的站在旁边,小心的说道:“迪卡先生,我们的人已经发现胡友林的藏身之地了。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将消息告诉托恩?”

    迪卡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太阳,躺椅不断轻轻的摇晃着,发出轻微的嘎吱声。

    威尔森知道迪卡在思考,所以一句话也不说。他只要给迪卡提供消息,然后听命令就行了。

    良久之后,迪卡才悠悠然的说道:“你说如果我们的人去抓捕胡友林,会不会被托尔斯的人,或者华国警方的人的知道?”

    威尔森迟疑了一下说道:“迪卡先生,只要我们把保密措施做好,行动的时候多加小心,他们应该不会知道吧?”

    迪卡点点头说道:“嗯,我也相信凭借我们的实力,在我们抓捕胡友林的时候,不会走漏风声,可是当我们抓住胡友林之后,会不会走漏风声那可就不一定了!托尔斯的手下,鼻子可是比狗还灵!还有华国警方,也绝对不是好对付的。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敢打赌,只要胡友林落到我们手,恐怕用不了多上时间,他们就会得到消息!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来找我们的麻烦!即便他们不愿亲自来找我们的麻烦,只需要将消息大范围的散步出去,到时候就会有无数的人找上我们!特别是当局!cia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们绝对会‘插’上一杠子的。”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迪卡先生?”威尔森问道。

    迪卡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阴’狠,说道:“哼哼,他们想从我手夺食,无非就是因为他们手有人,如果他们手的人没了,他们还凭什么和我斗?威尔森,放出消息去,就说胡友林已经找到了,今天晚上我们就去抓捕胡友林!先不要将胡友林的地方公布出去,等到天黑以后,我们的人就要行动的时候,再将消息散步出去。不过,我们不能将胡友林真实藏身的地方散步出去。”

    迪卡想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道:“嗯,就说胡友林藏在了百里林吧,那里是个杀人的好地方。”

    威尔森马上明白了迪卡的意思。

    胡友林并不在百里林,他其实现在正住在一个偏僻的小镇上。

    迪卡这是要将托尔森的人和华国警方的人引入歧途,然后将他们聚而歼之!就在那边打成一团的同时,迪卡则另外派人将胡友林抓获!

    一劳永逸!这次战斗后,迪卡不但能得到胡友林手的技术,而且还能干掉托尔斯的人,从而彻底巩固他在梅隆家族的地位!到时候,他在梅隆家族就是一枝独秀,无人能和他抗衡!

    至于托恩,虽然迪卡已经对他有足够的重视,但是迪卡却始终没有将托恩放到和托尔斯同等的地位上。虽然赵长枪和他那几个手下厉害,但是毕竟只是几个人而已,难道还真能翻了天不成?就算他们浑身是铁,还能造成大火车?

    “是,迪卡先生,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威尔森说道。

    “嗯,去吧,好好布置一下,给我们的客人准备一场豪‘门’盛宴!”迪卡冲威尔森摆了摆手,威尔森转身离开了。

    威尔森的确有很多事情需要布置,搜集情报是个技术活,秘密的向外散步情报更是个技术活!

    威尔森不但要确保将消息准确的传到目标人物的耳朵里,还得保证不能让不相关的人知道。不然一旦‘弄’得满城皆知,迪卡肯定会要他的命!这就要求威尔森必须要找准传消息的人!

    好在威尔森有着强大的情报络,他的情报络搜集情报是内行,向外散步消息也不是外行,所以,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并不算是难事。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九六章 群英会的探子    地牢门口,里面忽然没了动静,飞红微微偏头凝听,目光回转间忽然看到一侧的拐角处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阎修正露着一张阴森森的笑脸看着她。

    飞红吓了一跳,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整了整衣裳,迎着阎修走了过去,经过时微微点头致意道:“大人有事,不要去打扰。”

    “好的!”阎修点头,不过却转身跟在了飞红的身后。

    飞红回头顿步,“阎修,你跟着我干什么?”

    阎修阴森森笑道:“这里面弯弯绕的,卑职怕如夫人走错路,亲自送您回去。”

    飞红心头猛然一跳,尽量保持平静,希望是自己想多了,没有再多说什么,毕竟这里没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任由阎修跟在后面相送。

    两人消失在拐角,千儿立刻从另一处拐角走了出来,直奔地牢,入内对云知秋遥遥颔首示意了一下,又出了地牢,守在了地牢门口。

    事实上自从云知秋名正言顺到了苗毅身边后,对付这个小妾的事情就归云知秋管了,让千儿、雪儿轮流关注飞红那边,对此飞红自然是不知情的。这次雪儿发现飞红的丫鬟不对,盯梢那两个丫鬟去了,无法顾及飞红这边,立刻联系了千儿帮手,谁想千儿找到飞红后居然发现了这一幕。

    地牢内,等了一会儿不见江一一答复,月瑶有些急了,大声道:“江大哥,你倒是快说啊!”

    “呵…”脑袋缓缓抬起的江一一终于出声了,声音疲惫:“月瑶,你走吧,这里没你的事,你不用卷入进来。”

    “不行!”月瑶快步上前,却被苗毅挥手拦住了,急得跺脚道:“我既然来了,就不能不管。你快说呀!”

    苗毅一把抓住了月瑶的肩头,“老三,你老实告诉我,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月瑶使劲摇晃肩膀。却无法摆脱,见到苗毅眼球发红,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当即吼了回来,“朋友关系!”

    “朋友?”苗毅不信。“你们之间是不是已经…”

    月瑶有些羞恼,“你胡说什么,我说了是朋友!就算我们有什么又怎么样,你不娶我,难道还不许别人娶我吗?”

    苗毅一脸不堪,语带颤音道:“也就是说,你们已经发生了男女之情?”

    人有时候都是自私的,他自己在男女关系方面乱七八糟,却绝不希望自己妹妹在这方面吃亏,更无法容忍自己妹妹被这声名狼藉的淫贼给亵渎。

    月瑶硬邦邦顶了回来:“是又怎么样。你放不放人?”

    “啊!”苗毅仰头怒吼了一声,简直是泣血悲鸣,老三找什么样的男人不好,为什么偏偏找这种男人?这淫贼已经和老三那样了,再看老三动了真情的样子,杀了这淫贼的话,老三岂不是要记恨自己一辈子,这让他怎么办?

    见他痛苦如斯,月瑶泪汪汪看着他。

    云知秋极为担心地靠近,抱了他胳膊。“牛二,要不就算了,放了他算了。”

    “滚开!”苗毅悲吼一声,挥臂拨的云知秋踉跄后退到了墙角。旋即抬手用力捏了捏额头,痛苦地摇了摇脑袋,另一只抓在月瑶肩膀上的五指在颤抖,闭着眼睛慢慢松开了月瑶的肩膀。

    “大哥!”月瑶亦是担忧地轻轻唤了声,从未见过大哥这个样子,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紧紧咬住了樱唇。

    “闭嘴!”苗毅垂头丧气地轻轻摆了摆手,道:“都是我的错,是我没管好你,我不配做你大哥!”

    月瑶弱弱一声:“大哥!”

    “不要叫我大哥,担不起!”苗毅再次摆手,有气无力道:“我可以给你面子放了他,但我想知道,这事,你师傅他们知道吗?”这个问题他必须搞清楚,若是穆凡君那边知道这事,还放任老三和这淫贼来往,他不能对老三动手,却必杀穆凡君那贱人泄恨!

    月瑶低声道:“不知道。”

    “连起码的看护都做不到,她那个师傅是怎么当的?”苗毅猛然抬头怒吼一声,迅速摸出了星铃联系穆凡君,他不信穆凡君那边一点都不知情。

    和穆凡君那边联系上,一番沟通之后,苗毅有点懵了。

    他问穆凡君知不知道江一一的事情,穆凡君说知道,说江一一早先易容出现在仙道的一个据点附近流窜,引起了据点那边的怀疑,后月瑶去查探揭穿了此人的身份,而江一一是天庭的通缉要犯,对据点的威胁不大,也就保持各走各路的态度,不想惹出什么是非,令月瑶不要再和江一一接触了。

    总之大概情况就是这样,穆凡君还反问苗毅怎么了,说听说江一一落到了他的手上,问是不是真的?

    手上紧握星铃没有回复的苗毅缓缓偏头看向半吊着的江一一,那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哆嗦着手指向江一一,“狗贼!你…你…你…焉敢…”一句话始终说不出来,“噗!”倒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两眼翻白,整个人硬邦邦向后倒去。

    “啊!”室内两个女人大吃一惊,云知秋一个闪身过来,扶住了后倒的苗毅,急声道:“牛二,你怎么了?”

    “让开!”月瑶推了云知秋一把,将双眼紧闭的苗毅抢入怀中,跪地抱着,惊慌失措地抚着苗毅的胸口,“大哥,你怎么了,你千万别吓我……”

    “大人!”外面听到动静的千儿也跑了进来,一看这情形也慌了。

    摸出了一株星华仙草的云知秋亦跪在了地上,将苗毅抢回怀中,又一把将月瑶推倒在地,一脸寒霜地挥手道:“把她给我拖开!”

    千儿立刻抓了月瑶,拖到了一旁扣住,挣扎的月瑶眼泪哗哗地摇头,“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在星华仙草的药效下,加之云知秋施法推摩胸口帮苗毅理顺了那股差乱冲撞的真气,好一会儿,昏厥了过去的苗毅方幽幽睁眼醒来,“咳咳”口中淤积的一口鲜血咳嗽着呛了出来,第一件事情却又是指向了半吊着的江一一,“狗贼!狗贼…”反复骂个没完。

    “别说了!”云知秋抚摸着他的胸口不停,心疼的眼泪都出来了,那么多大风大浪过来都能坚强应对,也没见自己男人这样过,如今却被气成了这样,抹着眼泪摇头道:“算了吧!放了他,你这妹妹我们管不起,真的管不起,不管她了,放他们走吧。”

    “闭嘴!”苗毅又一把推开了她,摇摇晃晃爬了起来,唰!抡出宝剑在手拄地。

    “大哥…”月瑶话刚出口,苗毅挥剑指来,“闭嘴!再敢多言,我宰了你!”

    他提剑走去,走到江一一身边,挥剑顶住了江一一的心窝,张着血口,恶狠狠道:“说!你是不是蓄意接近月瑶?”

    江一一耷拉着脑袋,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

    月瑶在千儿手中挣扎道:“大哥,事情没搞明白之前,你为什么非要认定他是淫贼!”

    “老子不管他是不是淫贼!”苗毅挥剑指向月瑶,怒声道:“你知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他是群英会的人?他是群英会的探子!你知不知道群英会是干什么的?”

    月瑶瞬间惊呆在了原地,难以置信地看着江一一。

    江一一亦是霍然抬头看向苗毅,眼神中渐露绝望。

    落在信义阁的手中,还能忍受着酷刑,那是因为他知道上面绝不会轻易放弃他,只要他不开口,就还有一线生机,一旦开口别说上面,就连信义阁也不会给他活路。被转交到这里来后,他心里就更明白了,以后是死是活不知道,但上面肯定会出手搭救,获救后有可能死,也有可能改头换面,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哪怕是刚才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东西,有月瑶在,他也意识到也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可是现在,听到苗毅点出了他群英会的身份后,他就知道自己完了,断然没有让自己活着离开的可能,除非这里的人甘愿担当天大的风险。只是有一点他想不明白,对方怎么会突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苗毅再次挥剑指向江一一,“说!是不是群英会派你前去蓄意接近的?”

    月瑶语带颤音道:“你真的是群英会的人?”

    “哎!”江一一轻轻叹了声,无视苗毅,怔怔盯着月瑶:“月瑶,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月瑶颤声道:“你说。”

    江一一缓缓道:“有许多事情我也是身不由己,不是什么人都能执行群英会秘密任务的,执行这种任务的人上面必然会有所钳制。我有个妹妹,很小的时候,群英会就把我们兄妹给带走了,到了群英会踏入修行门槛后,我们兄妹就分开了再也没见过。我不知道妹妹如今长的什么模样、在干什么、身在何方,妹妹应该也不知道我如今的模样、在干什么、身在何方,我们唯一能确认对方活着的办法就是每隔一段时间能收到对方的法印书信。妹妹在群英会手上,有些事情我不得不做。我的本名叫江尚,妹妹名叫江芸。月瑶,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是说如果有可能帮我妹妹脱身的话,希望你能帮帮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