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readx;“轰……”

    恐怖的黑色毫光炸了开来,顿时笼罩附近几十个星球。

    至强的[偷天窃地*]在林黛儿强大圣识的配合下极速启动。

    夺运术!

    一种神而上的诡异力量在迅速产生。

    这是针对气运的一种秘法与神通!

    对于修行者来说,气运虚无飘渺,可是却极为重要。

    气运充足,每每好事上门,奇遇不断。功法、灵石、法宝会在无形中让你遇上并得到。每每还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气运不足,无法提升修为,得不到上好的功法,抢不到绝世神兵,更无法得到各种机缘。相反,步步困顿,各种倒霉事会诡异地出现。

    如今,林黛儿就是要噬空吕重的气运。

    “天灵神光,万界锁神阵——”感觉吕重已失了先机,林黛儿以防万一,玉手挥出一道道残影,九九八十一杆阵旗被她打出,形成一个极为强大的仙阵,把吕重困在其内!

    这样一来,她能加足马力,全神吸噬已是“瓮中之鳖”的吕重。

    被大阵困住,吕重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害怕,反而摇了摇头,怪笑:“嘿嘿,脑子不傻,居然知道以大阵困我。只不过,这臭女人也孤陋寡闻了吧?居然不知我最擅长的就是破阵吗?”

    如今的[大道之眼]的第四神通——破界之力!足可助吕重强行破开一级神阵。

    吕重真要想离开的话。眼前的这个[万界锁神阵]绝对无法留下他吕重。

    不过,林黛儿想利用大阵算计吕重,可吕重何尝不想利用对方的大阵反过来算计林黛儿?

    混沌十二品青莲于吕重的意识海徐徐摇曳。一层层青光渗透出来,把吕重整个身体都笼罩在其内。

    外头至强的噬运之力,根本就无法吸噬到吕重身上的一丝气运。

    “你都动用了大阵,那我吕重也不客气了。哈哈,看看谁才是瓮中之鳖……”吕重立于万界锁神大阵中,狂笑而起,陡然他圣念一动。[大寂灭珠]的磅礴空间之力席卷而过,瞬间笼罩在整个[万界锁神大阵]之上。

    接着。[大衍玄隐周天阵]这脱胎于混沌灵宝乾坤镜的第一困阵,被吕重的无数影分身给复制并布置成功。

    “不好——”

    林黛儿顿时发现了吕重的动作,不由脸色狂变:“该死,这……这怎么可能?吕重明明在我的万界锁神大阵之内。怎么可能还能再在我的[万界锁神大阵]之外再行布阵?”

    莫名地,林黛儿的心中就升腾起了一丝不安。

    照理,万界锁神大阵。能轻松封锁圣人元神的。既然圣人元神都被封锁,吕重本尊又被困在阵内,怎么可能反而在[万界锁神大阵]之外再行布阵?

    显然这吕重的布阵与她的想法是一样的!

    都是要封锁对方的行动,防止对方跑掉!

    “咝……”

    林黛儿突然心脏一抽,一阵寒意莫名地从心灵深处升腾而出。

    她突然明白了!

    吕重也动手布阵,可不是想“以阵破阵”,显然。他也是准备瓮中捉鳖!

    “该死,这小子好嚣张!本圣今天不断了你的气运誓不罢休……”暗暗咬牙,林黛儿才不管外面的[大衍玄隐周天阵]。全力施展[夺运术],开始疯狂吞噬四周的气运。

    没多久,林黛儿顿时脸色一变,俏脸“倏”地一白,惊恐起来:“不对!怎么吕重的一丁点气运都无法吞噬过来?该死,你……你拥有镇压自身气运的超级法宝?而且至少是混沌灵宝级别的气运法宝……”

    想明白这一点。林黛儿一脸苦涩!

    难怪这吕重无惧自己的夺运之术!

    难怪他逃也不逃,任由她布阵[万界锁神阵]。

    难怪……

    “哈哈。林黛儿,这时候才明白却是迟了。”吕重发现林黛儿脸上的惊恐,不由狂笑起来:“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焉’,你要夺走本圣的气运,那么,本圣说不得也得给你来个‘以彼之道,还施还身’了……”

    话还没有落音,无穷无尽的黑色怪虫铺天盖地般出现,它们分布在[万界锁神大阵]之外。

    之所以,这些霉运虫会出现在[万界锁神大阵]之外,而不是在大阵之内。那是因为林黛儿在阵内所释放的[夺运术]早就启动。

    一旦让霉运虫直接出现在这里,只怕霉运虫还来不及战斗,就会被吞噬掉身上大量的气运。

    这样的话,对霉运虫绝对是一个大损耗。

    而在阵外,却不同!

    “破界!”

    不等林黛儿反应过来,吕重脸色一冷,[大道之眼]的第四神通——破界之力开启。

    顿时,整个[万界锁神大阵]的阵壁之上,突然多了无数个诡异的能量漩涡。

    早就准备多久的霉运虫大军,全方位从这无数诡异的能量漩涡中抽取[气运]。

    “啊……”林黛儿尖叫起来:“霉……霉运虫……”

    这时候,林黛儿终于恐惧了!

    如果只是几百几千几万只霉运虫,她绝对不会在乎。

    可这出现的可是铺天盖地的上亿的霉运虫啊!

    这种霉运虫,本就是天地的宠儿,它们是天生的霉运之神的宠儿。

    这股霉运虫大军合在一起,受帝虫的调动,能把整个族群的实力提升到一个恐怖的地步。

    这时候,林黛儿发现,万界锁神大阵已是千疮百孔。恐怖的吸噬力从阵外产生。

    这是一种比她的偷天窃地之夺运术,还强大的噬运之力!

    原本,她的夺运之术,就无法吸噬到吕重的气运。

    而现在,阵外的噬运之力产生,里面的偷天窃地*,顿时停滞一下。

    无法抗衡阵外的强大噬运之力。偷天窃地*最终崩溃。

    “呼呼呼……”

    那无比强大的噬运力产生,竟然形成了类似狂风的呼啸。

    林黛儿顿时恐惧起来!

    她发现自己那中品巅峰境的霉运大道道纹也在颤抖。一种无形的撕扯力,直接笼罩着她的霉运大道道纹。

    “不要……”林黛儿骇得大叫,连忙凝聚心神,准备全力把[霉运之大道]道纹收入意识海。

    可是她恐惧地发现,这时候,她都无法把霉运之大道道纹收回了。

    似乎,整个霉运大道道纹都要在这种至强的噬运之力的拉扯之下崩溃。

    “吕重,你要……要是敢毁了我的霉运大道道纹,别怪我自爆——”林黛儿发出凄厉的咆哮,居然再次威胁起吕重来。她并没有发现自己已是色厉内荏。

    有心想收回霉运大道道纹,再逃跑。

    可是万界锁神大阵之外,降了那无穷无尽的霉运虫,可还有一个超级大阵!

    这时候,林黛儿才明白,吕重原来早就防着自己逃跑了!

    “呵呵,你想自爆就自爆吧,这威胁不了我!”吕重冰冷的声音响起。

    开什么玩笑,拥有道器级的空间法宝存在,别说林黛儿才区区四阶圣人境界了。就算圣尊自爆,只要吕重能反应及时,遁入[大寂灭珠],都不会受伤。

    林黛儿居然要以自爆来威胁他吕重?

    “全力吞噬其气运……”吕重对霉运虫再次下达命令。

    同时,破界之力再次疯狂冲击。

    “轰……”

    万界锁神大阵终是崩溃在[破界之力]的蛮力冲击之下。

    此阵一破,更恐怖的吸噬气运的能量直直地笼罩着林黛儿。

    至于吕重,有着混沌十二品青莲镇压气运,他就算是处在霉运虫大军的最中心,也是不会有任何气运流逝掉。

    再说了,身为霉运虫之主,霉运虫的噬运之力笼罩范围之下,吕重有虫神皇冠守护,不会有任何攻击落到吕重的身上。

    “吕重,我与你拼了……”林黛儿一脸怨毒地看着吕重,陡然大叫一声,一枚漆黑之极的圣纹疯狂激荡起来。(未完待续)

    …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耻辱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硬碰硬的对决

    赵长枪!道格拉斯!

    大路两旁,各占一边!

    车灯下,拖出长长的影子!

    忽然!两人一起动了!向对方猛然冲了过去!

    身形庞大的道格拉斯就像一头疾跑的黑熊,但是却绝不像黑熊一样笨拙!而身形灵巧的赵长枪则像划过草原的猎豹!

    两人急跑动的身形,带动周围的空气形成一个个的气旋,竟然将地上的法桐叶都卷起了起来!

    瞬间,两人就碰撞到了一起!

    这一次,赵长枪没有耍诈,而是拳对拳,脚对脚的和道格拉斯战到了一块!

    “砰砰砰”**相撞的声音不绝于耳。|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网的账号。[&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

    赵长枪从小就内外兼修,可不是只练内功,其身体的强悍程度其实丝毫不亚于道格拉斯!

    一分钟后,两人的脚碰在一起,两人再次迅分开!又站到了道路的两边!

    “哈哈哈,痛快啊!痛快!好久没有打的这么痛快了!赵长枪,如果你不是迪卡先生点名要的人,我真想和你做一回朋友!”道格拉斯哈哈大笑。

    “呵呵,做不成朋友,做对手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啊!好了,游戏该结束了,来吧!”

    说话声,赵长枪再次朝道格拉斯冲了过去!道格拉斯同样冲向了赵长枪。

    道格拉斯本来以为赵长枪还是和他硬碰硬,没想到赵长枪竟然身法一变,不和他硬碰硬了,而是不断的躲闪着他的进攻,使他的每一次出拳,每一次踢‘腿’都打在了空处,即便他偶尔打赵长枪的身体,也好像打在一团棉‘花’堆上,毫无着力之处!

    赵长枪俯低了身子,专‘门’进攻道格拉斯的下三路!道格莱斯本来就比赵长枪高一个头,现在赵长枪俯下身子攻击他下三路,他只能弯着腰向赵长枪进攻,或者不断的起低‘腿’,但是赵长枪却好像‘洞’察了他的拳路一样,他每次出‘腿’竟然都被赵长枪直接封死,根本对赵长枪形不成任何威胁。

    而且赵长枪的攻击部位可不是再像之前那样胡‘乱’打击,他的每一个打击目标都是道格拉斯下三路的要‘穴’!

    道格拉斯感到很纳闷,之前赵长枪和他硬碰硬,他没感到身体被打击部位有多么的痛苦,但是现在赵长枪的每一次出招好像都不像刚才那样霸道,那样有力度,可是自己每一次被他击都钻心的疼!

    在赵长枪的强悍打击下,道格拉斯最终还是坚持不住了。[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109;&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就当他一个疏忽的时候,被赵长枪一脚踹在了肚子上,道格拉斯庞大的身体竟然被赵长枪直接踹飞了起来!一直飞出去两丈多远才噗通一声趴在地上!

    赵长枪没有理会倒地的道格拉斯,而是转身一个箭步便跳道了李若萍的对手身后!

    此时的李若萍已经气喘吁吁,身上的衣服被对手的小手刺划开了好几道口子,幸好没有伤到皮‘肉’。头发也有些散‘乱’。

    赵长枪冲到那个家伙后面的时候,他正杨起手的小手刺朝李若萍的‘胸’口划去!他一直想将李若萍的‘胸’口划开,这回他以为终于能如愿了!

    然而还不等他的小手刺划到李若萍面前,怒然觉得脑袋后面传来嘭的一声闷响,然后脑袋一阵发‘蒙’,顿时满天星亮晶晶,然后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

    “上车!准备出发!”赵长枪也来不及问问李若萍到底有没有受伤,只是急促的说道,同时向农民的对手蹿了过去。

    然而还不等他蹿到农民身边,就听农‘门’吼道“枪哥,我自己来!”

    一句话没吼完,农民的铁拳便重重的砸在对手的咽喉上,对手顿时用手捂住自己脖子,然后白眼一翻,扑倒在地上。

    “上车!”赵长枪同样对农民喊了一声,然后捡起农民和李若萍仍在地上的手枪对着道格拉斯的黑‘色’轿车轮胎和油箱就连续开了几枪!

    接着赵长枪几个箭步便蹿到了老福特汽车前,一把拉开车‘门’跳了进去。此时,农民和李若萍已经上车,坐在驾驶位上的农民已经将车子发动起来,看到赵长枪上车后,马上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咆哮着好像离弦之箭一样向前蹿了出去!

    直到赵长枪的车子跑出老远,道格拉斯才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冲老福特的车屁股怒声吼道:“赵长枪!你这个‘混’蛋!你给我回来!回来再和老子痛痛快快的打一场!”

    回答他的只有一阵秋风,几片落叶。

    看着面前飘扬而下的几片法桐叶,达格拉斯感到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他竟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看着赵长枪车子离开的方向出神,寂寞夜‘色’下犹如一尊雕塑!

    就在刚才赵长枪踹他小腹的时候,他感到自己小腹好被一列急行驶的火车头撞到了一样!疼的他差点晕过去!他实在理解不了,赵长枪的力气是哪里来的!

    直到此时,他还感到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无一处不难受!

    直到此时,他还不愿接受自己已经败了的现实!

    曾经他是那么骄傲的存在,在美国几乎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就连上帝之剑的剑主,他都不怎么放在眼,而迪卡也是那样的看重他,将他当做座上宾!他一直以为,他的功夫就算不是世界第一,也得是世界第二,可是这次他竟然败了!败在了赵长枪手,被赵长枪打的好像一只狗一样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耻辱啊!这让老子怎么和迪卡先生汇报?迪卡先生可是对自己寄予厚望啊!

    道格拉斯在地上跪了半天,然后才‘摸’‘摸’索索从身上取出一部手机,拨通了迪卡的电话,然后闭住眼睛,用世界上最沉痛的语气说道:“迪卡先生,我失败了。我没有抓住赵长枪,赵长枪跑了。我们的车子也被赵长枪废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然后才传来迪卡的轻笑声:“呵呵,道格拉斯先生,我早说过赵长枪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不然想当年岛国号称‘一叶樱‘花’飘,天涯无处逃’的樱‘花’组也不会数次毁灭在他的手!怎么?感到很难过?呵呵,完全没有必要,放心吧,赵长枪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如果我没料错的话,他现在肯定已经从托恩那里知道了胡友林的事情,而且托恩好像也会利用赵长枪去争夺胡友林!威尔森刚刚给我发来情报,他们已经发现胡友林的端倪了,相信用不了多上时间,我们就会见到胡友林了。到时候,托恩和赵长枪肯定也会去现场,到那时,你再和他见真章吧!你先在那边等着,我马上派车去接你。”

    “谢谢迪卡先生。”道格拉斯沉声说完,挂断了电话。

    道格拉斯仰头望星空,呐喊在心:“赵长枪!你等着,我早晚还会与你一战!那时就是你的死期!”

    道格拉斯自始至终都没有过去看看他的同伴到底是生是死。或许他认为他们早已经死了,或许他认为他们就算没死也没有救治的必要了。

    失败就代表着死亡!这是上帝之剑的训条!除非你有能力为自己雪耻!道格拉斯就认为他有能力为自己雪耻。

    老福特汽车上。

    “你们两个有没有受伤?”赵长枪一边将枪还给农民和李若萍,一边急切的问道。

    “没有。”农民说道。

    “幸好你赶过来的及时,不然我恐怕就危险了。”李若萍说道。

    赵长枪这才放下心来。

    赵长枪的全身肌‘肉’刚刚松弛下来,便感到浑身疼,于是用手不断的拍打着自己的小‘腿’大‘腿’,胳膊肩膀,嘴里嘟囔道:“他***,道格拉斯这个‘混’蛋的拳脚可真够硬的,就像铁条一样!估计‘玉’山哥跟他抗在一起都占不到便宜。上帝之剑,果然名不虚传啊!一个副剑主就这么厉害,真不知道剑主米利克该厉害到什么样子?幸亏刚开始你们就开枪放倒了一个敌人,不然今天晚上,我们恐怕就危险了。”

    “是农民哥打翻的,我那一枪打飞了。唉,看来回去后,我得好好的练练枪了。”李若萍有些尴尬的说道。

    当时,就在那短暂的时间内,农民开了两枪,而李若萍却只开了枪,还打飞了,这让她相当不爽。

    “练什么练!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女’孩子干的事情!我说不让你来吧,你非来。给我‘揉’‘揉’,疼死我了。”赵长枪有些夸张的对李若萍说道。

    李若萍不禁翻个白眼,本来想拒绝,可是看看赵长枪的样子,好像的确很痛苦,这才伸手在赵长枪身上‘揉’捏起来。

    赵长枪感到那个舒服啊,如果不是有农民在场,他恐怕就哼哼起来了。

    “就是嘛,这才是‘女’孩子应该干的事情嘛。下次如果胡友林真的出现,你可千万不能再去参战了!”赵长枪一边闭着眼睛享受着李若萍的温柔按摩,一边说道。

    “那魏婷姐去不去?”李若萍问道。

    “她是猎狐小组的副组长当然得去了。”赵长枪说道。

    “既然她能去,那我就能去!”李若萍撅着小嘴说道,就像耍脾气的邻家小‘女’孩一样,和刚才在战场上的凶狠样子判若两人。

    “咳咳咳!”前面开车的农民干咳嗽了两声。赵长枪和李若萍连忙抬头朝前看去。

    “哦,刚才嗓子痒的厉害,实在忍不住了。你们继续,继续,就当我不存在就好。”农民嘿嘿笑着说道。

    农民顺着导航的指示,一路疾驰,半个小时后,终于赶到了猎狐小组下榻的地方。

    魏婷看到赵长枪后,也不管周围有没有人,立刻兴奋的将赵长枪抱住了。而猎狐小组的队长屠益龙则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赵长枪三人,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