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硬碰硬的对决

    赵长枪!道格拉斯!

    大路两旁,各占一边!

    车灯下,拖出长长的影子!

    忽然!两人一起动了!向对方猛然冲了过去!

    身形庞大的道格拉斯就像一头疾跑的黑熊,但是却绝不像黑熊一样笨拙!而身形灵巧的赵长枪则像划过草原的猎豹!

    两人急跑动的身形,带动周围的空气形成一个个的气旋,竟然将地上的法桐叶都卷起了起来!

    瞬间,两人就碰撞到了一起!

    这一次,赵长枪没有耍诈,而是拳对拳,脚对脚的和道格拉斯战到了一块!

    “砰砰砰”**相撞的声音不绝于耳。|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网的账号。[&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

    赵长枪从小就内外兼修,可不是只练内功,其身体的强悍程度其实丝毫不亚于道格拉斯!

    一分钟后,两人的脚碰在一起,两人再次迅分开!又站到了道路的两边!

    “哈哈哈,痛快啊!痛快!好久没有打的这么痛快了!赵长枪,如果你不是迪卡先生点名要的人,我真想和你做一回朋友!”道格拉斯哈哈大笑。

    “呵呵,做不成朋友,做对手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啊!好了,游戏该结束了,来吧!”

    说话声,赵长枪再次朝道格拉斯冲了过去!道格拉斯同样冲向了赵长枪。

    道格拉斯本来以为赵长枪还是和他硬碰硬,没想到赵长枪竟然身法一变,不和他硬碰硬了,而是不断的躲闪着他的进攻,使他的每一次出拳,每一次踢‘腿’都打在了空处,即便他偶尔打赵长枪的身体,也好像打在一团棉‘花’堆上,毫无着力之处!

    赵长枪俯低了身子,专‘门’进攻道格拉斯的下三路!道格莱斯本来就比赵长枪高一个头,现在赵长枪俯下身子攻击他下三路,他只能弯着腰向赵长枪进攻,或者不断的起低‘腿’,但是赵长枪却好像‘洞’察了他的拳路一样,他每次出‘腿’竟然都被赵长枪直接封死,根本对赵长枪形不成任何威胁。

    而且赵长枪的攻击部位可不是再像之前那样胡‘乱’打击,他的每一个打击目标都是道格拉斯下三路的要‘穴’!

    道格拉斯感到很纳闷,之前赵长枪和他硬碰硬,他没感到身体被打击部位有多么的痛苦,但是现在赵长枪的每一次出招好像都不像刚才那样霸道,那样有力度,可是自己每一次被他击都钻心的疼!

    在赵长枪的强悍打击下,道格拉斯最终还是坚持不住了。[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109;&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就当他一个疏忽的时候,被赵长枪一脚踹在了肚子上,道格拉斯庞大的身体竟然被赵长枪直接踹飞了起来!一直飞出去两丈多远才噗通一声趴在地上!

    赵长枪没有理会倒地的道格拉斯,而是转身一个箭步便跳道了李若萍的对手身后!

    此时的李若萍已经气喘吁吁,身上的衣服被对手的小手刺划开了好几道口子,幸好没有伤到皮‘肉’。头发也有些散‘乱’。

    赵长枪冲到那个家伙后面的时候,他正杨起手的小手刺朝李若萍的‘胸’口划去!他一直想将李若萍的‘胸’口划开,这回他以为终于能如愿了!

    然而还不等他的小手刺划到李若萍面前,怒然觉得脑袋后面传来嘭的一声闷响,然后脑袋一阵发‘蒙’,顿时满天星亮晶晶,然后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

    “上车!准备出发!”赵长枪也来不及问问李若萍到底有没有受伤,只是急促的说道,同时向农民的对手蹿了过去。

    然而还不等他蹿到农民身边,就听农‘门’吼道“枪哥,我自己来!”

    一句话没吼完,农民的铁拳便重重的砸在对手的咽喉上,对手顿时用手捂住自己脖子,然后白眼一翻,扑倒在地上。

    “上车!”赵长枪同样对农民喊了一声,然后捡起农民和李若萍仍在地上的手枪对着道格拉斯的黑‘色’轿车轮胎和油箱就连续开了几枪!

    接着赵长枪几个箭步便蹿到了老福特汽车前,一把拉开车‘门’跳了进去。此时,农民和李若萍已经上车,坐在驾驶位上的农民已经将车子发动起来,看到赵长枪上车后,马上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咆哮着好像离弦之箭一样向前蹿了出去!

    直到赵长枪的车子跑出老远,道格拉斯才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冲老福特的车屁股怒声吼道:“赵长枪!你这个‘混’蛋!你给我回来!回来再和老子痛痛快快的打一场!”

    回答他的只有一阵秋风,几片落叶。

    看着面前飘扬而下的几片法桐叶,达格拉斯感到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他竟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看着赵长枪车子离开的方向出神,寂寞夜‘色’下犹如一尊雕塑!

    就在刚才赵长枪踹他小腹的时候,他感到自己小腹好被一列急行驶的火车头撞到了一样!疼的他差点晕过去!他实在理解不了,赵长枪的力气是哪里来的!

    直到此时,他还感到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无一处不难受!

    直到此时,他还不愿接受自己已经败了的现实!

    曾经他是那么骄傲的存在,在美国几乎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就连上帝之剑的剑主,他都不怎么放在眼,而迪卡也是那样的看重他,将他当做座上宾!他一直以为,他的功夫就算不是世界第一,也得是世界第二,可是这次他竟然败了!败在了赵长枪手,被赵长枪打的好像一只狗一样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耻辱啊!这让老子怎么和迪卡先生汇报?迪卡先生可是对自己寄予厚望啊!

    道格拉斯在地上跪了半天,然后才‘摸’‘摸’索索从身上取出一部手机,拨通了迪卡的电话,然后闭住眼睛,用世界上最沉痛的语气说道:“迪卡先生,我失败了。我没有抓住赵长枪,赵长枪跑了。我们的车子也被赵长枪废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然后才传来迪卡的轻笑声:“呵呵,道格拉斯先生,我早说过赵长枪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不然想当年岛国号称‘一叶樱‘花’飘,天涯无处逃’的樱‘花’组也不会数次毁灭在他的手!怎么?感到很难过?呵呵,完全没有必要,放心吧,赵长枪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如果我没料错的话,他现在肯定已经从托恩那里知道了胡友林的事情,而且托恩好像也会利用赵长枪去争夺胡友林!威尔森刚刚给我发来情报,他们已经发现胡友林的端倪了,相信用不了多上时间,我们就会见到胡友林了。到时候,托恩和赵长枪肯定也会去现场,到那时,你再和他见真章吧!你先在那边等着,我马上派车去接你。”

    “谢谢迪卡先生。”道格拉斯沉声说完,挂断了电话。

    道格拉斯仰头望星空,呐喊在心:“赵长枪!你等着,我早晚还会与你一战!那时就是你的死期!”

    道格拉斯自始至终都没有过去看看他的同伴到底是生是死。或许他认为他们早已经死了,或许他认为他们就算没死也没有救治的必要了。

    失败就代表着死亡!这是上帝之剑的训条!除非你有能力为自己雪耻!道格拉斯就认为他有能力为自己雪耻。

    老福特汽车上。

    “你们两个有没有受伤?”赵长枪一边将枪还给农民和李若萍,一边急切的问道。

    “没有。”农民说道。

    “幸好你赶过来的及时,不然我恐怕就危险了。”李若萍说道。

    赵长枪这才放下心来。

    赵长枪的全身肌‘肉’刚刚松弛下来,便感到浑身疼,于是用手不断的拍打着自己的小‘腿’大‘腿’,胳膊肩膀,嘴里嘟囔道:“他***,道格拉斯这个‘混’蛋的拳脚可真够硬的,就像铁条一样!估计‘玉’山哥跟他抗在一起都占不到便宜。上帝之剑,果然名不虚传啊!一个副剑主就这么厉害,真不知道剑主米利克该厉害到什么样子?幸亏刚开始你们就开枪放倒了一个敌人,不然今天晚上,我们恐怕就危险了。”

    “是农民哥打翻的,我那一枪打飞了。唉,看来回去后,我得好好的练练枪了。”李若萍有些尴尬的说道。

    当时,就在那短暂的时间内,农民开了两枪,而李若萍却只开了枪,还打飞了,这让她相当不爽。

    “练什么练!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女’孩子干的事情!我说不让你来吧,你非来。给我‘揉’‘揉’,疼死我了。”赵长枪有些夸张的对李若萍说道。

    李若萍不禁翻个白眼,本来想拒绝,可是看看赵长枪的样子,好像的确很痛苦,这才伸手在赵长枪身上‘揉’捏起来。

    赵长枪感到那个舒服啊,如果不是有农民在场,他恐怕就哼哼起来了。

    “就是嘛,这才是‘女’孩子应该干的事情嘛。下次如果胡友林真的出现,你可千万不能再去参战了!”赵长枪一边闭着眼睛享受着李若萍的温柔按摩,一边说道。

    “那魏婷姐去不去?”李若萍问道。

    “她是猎狐小组的副组长当然得去了。”赵长枪说道。

    “既然她能去,那我就能去!”李若萍撅着小嘴说道,就像耍脾气的邻家小‘女’孩一样,和刚才在战场上的凶狠样子判若两人。

    “咳咳咳!”前面开车的农民干咳嗽了两声。赵长枪和李若萍连忙抬头朝前看去。

    “哦,刚才嗓子痒的厉害,实在忍不住了。你们继续,继续,就当我不存在就好。”农民嘿嘿笑着说道。

    农民顺着导航的指示,一路疾驰,半个小时后,终于赶到了猎狐小组下榻的地方。

    魏婷看到赵长枪后,也不管周围有没有人,立刻兴奋的将赵长枪抱住了。而猎狐小组的队长屠益龙则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赵长枪三人,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九五章 气的够呛    从她进来开始,压根就没正眼去瞧云知秋,对此云知秋早已见怪不怪,知道这小姑子一直看自己不顺眼,总觉得自己抢了她男人似的,算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c╊om

    然而这小姑子居然为个淫贼急成这样,云知秋暗暗心惊,同为女人自然能体会到女人的心思,这是男人所不具备的优势,她隐隐察觉出月瑶不像是为什么正事,而纯粹是为江一一这个人,一颗心揪了起来,希望自己的猜测不会是真的。

    “都大姑娘了,拉拉扯扯像什么话!”苗毅喝斥了一声,一把抓住月瑶的手腕给扔开了,不过也没忍心拒绝,见月瑶明眸怔怔看着自己,心一软,叹道:“人多眼杂,别让外人看出什么,跟在我后面。”

    对于这妹妹他一直认为自己没尽到做兄长的责任,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怎么照顾到,当年若不是其父母收容自己,自己就算没饿死也被扔进了诚愿府,早已化为朽骨,哪能有今天,心中一直是有愧疚的,以至于这份愧疚令其宁愿委屈一点云知秋,哪怕月瑶做的再出格再过分,事到临头还是不忍心责备,总是让云知秋多做点让步、多忍着点,也不愿委屈了这妹妹。

    月瑶连连嗯声点头,“就知道大哥最疼我!”眼睛余光斜了眼云知秋,有点示威的味道。

    云知秋撇了撇嘴,若说心里一点腻味都没有那她也做不到,只是她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去争,自己男人的小心思摆在那,争来争取争赢了也是输,只能憋屈着忍着,否则长嫂如母,她早就动手教训了。?≦∥∧≮⊥∈∈≥∧.╃┼.╬c┭om

    然月瑶这小撒娇的话却击中了苗毅心中的柔软,啵!屈指在月瑶脑门上弹了一下,“扮个老太婆样。丑死了!”

    月瑶揉了揉额头,知道了大哥对自己的态度没变,事情就好办了,情绪也放缓了下来。又推着苗毅的后背,“大哥,快点,别磨蹭了。”

    默默跟在后面的云知秋心里有点不舒服,确切说是有点吃醋。苗毅对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温情。然她也明白,她和苗毅是夫妻之情,对方这是兄妹之情,不一样,不能放在一起做对比,可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总感觉兄妹两个在一起时自己就成了外人似的。

    地牢内,狼狈不堪的江一一被皮筋半吊在空中,对付这种人用铁链子之类的东西怕会出事。这还不够,地牢内外都派了人看守着。防备任何意外出现。

    原本江一一身上的衣服都没了,为了不太碍眼,此时身上倒是罩了件袍子遮羞,只是袍子下赤着的双脚白骨森森,连肉都看不到了,可见在信义阁遭受了多大的折磨。

    得亏上面施压要活的,怕这淫贼交接前死了,这边多少用星华仙草帮他缓了缓,否则还真不能保证江一一这口气会不会断。

    负手进来后的苗毅淡然一声,“都退下吧。≦≧∈.╊.没我的话,任何人不得进来。”

    “是!”内外守卫领命退下了。

    随后外面的云知秋和月瑶才进来了。

    一见江一一的惨状,月瑶如遭重击,双眸瞪大着。脚步久久难动,最后一只手捂住胸口,哆嗦着嘴唇慢慢走近,施法挥袖,江一一散乱遮脸的长荡开,露出了真容。

    “江大哥!”一声惊叫的月瑶捂住嘴。踉跄后退一步,泪珠儿瞬间滑落,一个劲的摇头,满眼的难以置信,做梦也没想到那个温文尔雅、玉树临风的江大哥居然会被折磨成了这个样子,也不知遭受了多大的罪。

    这一声‘江大哥’加之月瑶的反应,也真正是把苗毅和云知秋给惊住了,皆惊疑不定地看着她,没想到月瑶这么大的反应。

    地牢之外,飞红小心查看了一下四周,见到地牢外面无人,屏气凝神地慢慢靠近时也被地牢内传来的那一声‘江大哥’给惊着了。靠近在地牢门口后,她简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侧耳倾听内中动静的同时,也在不断观察着四周,做好了随时经过状的准备。

    说实话,这举动有点冒险,可是她也没办法,接到了上面的紧急授意,令她务必关注这里的动静,有什么异常即刻上报,一旦现牛有德有对江一一动手的迹象,甚至可以亮明身份直接施压阻止。∥?∧≥≧网≥≧∥.╊╃.┮c┭o╬m

    为此,她不惜让手下丫鬟把聚集在附近的人给支开了。

    “唔…”听到熟悉的声音,耷拉着脑袋的江一一似乎从半昏迷状态中清醒了过来,慢慢抬头,迷茫的目光从隙后向外窥视,眼前三人,却没一个认识的,他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月瑶摘下帽子,一把揭开了自己的假面,语带颤音道:“江大哥,是我。”

    江一一视线定格,双眸中陡然迸出异彩,身躯微微扭动着,几乎是下意识虚弱喊道:“月瑶…月瑶…快走…快走…”很快似乎又意识到了什么,“月瑶,你……”

    苗毅和云知秋面面相觑。

    “江大哥,不用担心,我带你走!”月瑶说罢就要挥手施法斩断悬吊的绳索,谁知手腕一紧,被谁抓住了,一回头看到了苗毅阴沉着的脸。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苗毅脸色相当难看,傻子也看出了月瑶和江一一之间不一般的关系,似乎是男女之情,这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的。

    他苗毅不是想阻止月瑶找男人,但有一点是免不了的,希望月瑶能找到一个对她好的男人,绝不会同意月瑶找这么一个淫贼,尤其是还想对他女人下手的淫贼!

    “放开我!”月瑶拼命挣扎。∥∥≦∥≤

    苗毅火冒三丈,迅出手在她身上连点几指,下了禁制封了她的法力,挥手扔开,指着踉跄后退的月瑶喝道:“说!怎么回事?”

    “你问我怎么回事?”月瑶指着江一一,“他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对他下如此毒手?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要杀就杀,为何如此折磨他,我心目中的大哥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阴狠了?你太让我失望了!大哥,我现在还叫你大哥,你立刻放了他,让我带他走,否则别怪我和你恩断义绝,从此以后不认你这个大哥!”

    “嗯…”苗毅手捂心窝,脸色惨白,一口气差点上不来,身形摇晃着退了一步,差点气得吐血,老三竟然要为了个淫贼和他断绝兄妹关系,他最在乎的东西居然比不上一个淫贼,让他情何以堪!

    可以这样说,他这辈子也没受过这么大的打击,他有时候连死都不怕,却难以承受这个。

    见把大哥给气成了这样,月瑶银牙咬唇,也有点惴惴不安,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说过了。

    呆在上面江一一惊讶地看着眼前一幕。

    牢外的飞红捂住心房,紧张的不行。

    云知秋闪身扶住了苗毅,快施法捋着苗毅的后背,帮他舒缓那口岔住的差点冲爆筋脉的真气,寒霜布满俏脸地盯着月瑶喝斥:“月瑶,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们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插嘴?”一听她开口,月瑶又怒了,指着云知秋:“你!都是你,若不是你,我大哥怎么会变成这样?为了你,我大哥几次差点连命都丢了,有你这样为人妻子的吗,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

    “你…”云知秋气得不行,正要上前去教训,却被缓过气来的苗毅抓住了胳膊慢慢摁了下来。

    云知秋怒了,“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护着她?”

    “闭嘴!我知道怎么处理!”苗毅挥臂将她拨开到了身后。

    云知秋气得跺脚,两手袖子一撸,露出白嫩小臂,双手叉腰,在那直转圈,两眼到处乱扫,有找东西砸的冲动,气没处的样子。

    脸色难看的苗毅指着江一一,问月瑶:“老三,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月瑶:“我知道,可那都是别人泼在他身上的脏水!”

    “呵呵!”苗毅怒极反笑,“你何以断定那是别人泼在他身上的脏水?”

    月瑶上前,“大哥,至少你在酉丁域生的事情,我可以保证和他无关,因为我当时就和他在一起,路途遥遥,他不可能去酉丁域作案,那绝对是别人往他身上栽赃!”

    酉丁域的事还需要她来证明吗?苗毅心里比谁都清楚,气喘吁吁道:“那我再问你,酉丁域之前的事你能证明他的清白吗?”

    月瑶大声道:“有一件证明还不够吗?至少证明的确有人在往他身上栽赃!”

    苗毅怒道:“你就凭这个证明他不是淫贼?”

    月瑶:“那大哥你能拿出证据来证明那些案子都是他做的吗?”

    “你…”苗毅被她气得够呛,他到哪拿证据来证明去,深吸一口气,又问:“那你知不知道他在鬼市总镇府外想干什么?他把目标对到了我的头上,是不是要我这个大哥这里出了事才能证明给你看?是不是要你大哥生一些不幸你才高兴?”手掌重重拍着胸口。

    “……”月瑶被问住了,缓缓回头看向了江一一,“江大哥,你老实告诉我,你来这里究竟要干什么?”

    吊在上面的江一一默然,说实话,他被眼前的事情给震惊的不轻,这里面似乎隐藏了太多的秘密。

    牢外,刚过拐角的千儿忽然后退,半藏身子在墙角稍稍露脸朝地牢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悄悄退开,摸出了星铃迅联系云知秋。

    牢内的云知秋摸出星铃倾听后,脸上怒气瞬间降下,迅瞥了眼牢门方向,又不动声色地摸出了另一只星铃不知在和谁联系。(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