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上下打量几眼道格拉斯,只见他身高足有两米,几乎比赵玉山的身高还猛,赵长枪不算矮,但是看他仍然得微微仰头,四方脸棱角分明,寸头,宽肩膀,腿粗胳膊粗,胳膊上的肌肉疙瘩将黑色的夹克鼓起老高。

    道格拉斯的身边还站着三个人,也是身高体阔,一身肌肉疙瘩的猛男。此时,三个家伙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李若萍的身上,虽然刚才李若萍由于跳车,在地上翻滚,弄得有些狼狈,但是仍然难掩她天生的丽质,这几个家伙心中在想什么,傻子都能看出来。

    “你不想杀我,你想抓活的?”赵长枪冷笑着说道。如果道格拉斯不是想抓活的,刚才肯定就开枪了。赵长枪可没天真到认为道格拉斯的身上没带枪。

    “哈哈,不错,我此来的目的就是要将你抓回去。当然,你不用活的太好,我会把你打个半死,然后再把你交给迪卡先生。”道格拉斯哈哈大笑着说道。

    “为什么想要活的?”赵长枪问道。

    “哈哈,小子,你不觉的你的话太多了吗?早听说赵长枪智勇过人,文武双全,今天就让我见识见识你到底有多厉害吧!”

    道格拉斯一边叽里呱啦的说着,一边快速朝赵长枪跑来!只见他快速的跑动两步之后,猛然腾身而起跳起两米多高,左腿蜷,右腿伸,大脚板径直朝赵玉山的面门踹了过来!

    此时,黑色轿车的车灯恰好照向赵长枪的方向,在车灯的照耀下,道格拉斯庞大的身躯就好像一座山一样朝赵长枪压了过来!

    赵长枪不敢怠慢,双眼微眯,右拳猛然挥出,砸向好像长矛一样扎向自己面门的大脚丫!

    “嘭!”场中发出一声闷响!两个人乍然分开!

    道格拉斯的身体在空中一个后空翻稳稳的落到了地上,而赵长枪则蹬蹬蹬连续倒退了五六步才稳住了身形。

    “竟然能硬接我的开山腿,赵长枪果然不让我失望!”道格拉斯一脸凝重的说道。他腿上的力量有多大,他自己知道,就算刚才他踹向的是一块铁板,恐怕也要被他踹裂!而赵长枪不但硬接了他此招,而且拳头竟然好像还没事,的确让道格拉斯吃惊。

    赵长枪也暗暗心惊,上帝之剑果然不是盖的,道格拉斯腿上的力道实在太大了,赵长枪现在还感到有些气血翻涌,他可是很久没有碰到如此高手了!

    “呵呵,上帝之剑也没让我失望,你也接我一招试试!”

    赵长枪身子微微前倾,然后身子好像猎豹一样朝道格拉斯飞奔而去,然后身体腾空而起,一脚朝道格拉斯的面门踹去!

    赵长枪使出的招数竟然和道格拉斯刚才的招数一模一样!

    “草!跟事学事!”

    道格拉斯脸上露出一丝嘲讽之意,然后同样挥拳朝赵长枪的大脚丫砸去!

    两个人几乎重复了刚才的战斗,不过这一次变成了赵长枪攻,道格拉斯守!

    道格拉斯本来以为,自己一拳一定能将赵长枪砸出去的,没想到他的拳头击中赵长枪的大脚板之后,却感到好像击中一团棉花一样,毫无着力之处!

    道格拉斯马上明白了这是为什么!他看到赵长枪原本伸直用来攻击的右腿竟然以他的拳头为支点,然后迅速的开始蜷缩!

    赵长枪接触到道格拉斯的拳头的右脚根本没有发力,道格拉斯当然感觉不到赵长枪脚上的力道!

    当赵长枪的右腿完全蜷缩起来之后,他原本蜷缩的左腿却忽然弹了出来,对准道格拉斯的太阳穴就扫了过来!

    赵长枪快速的变招让道格拉斯有些应对不及,只能仓促的用左手格挡了一下赵长枪扫过来的左脚!

    然而他仓促之下挥出的左手,根本挡不住赵长枪蓄势待发的左腿!

    “啪!”一声脆响!

    赵长枪的左脚面先是扫中了道格拉斯仓促挡出去的左臂,然后狠狠的扫在道格拉斯的左脸上!

    道格拉斯完全没想到赵长枪看似偏瘦的身躯内竟然蕴含着如此强悍的爆发力!就在被赵长枪扫中的片刻,他庞大的身躯踉踉跄跄横着挪动了三四步,然后最终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就好像倒下一座山一样!

    原本将目光盯在李若萍身上,正在丫丫的三名手下,看到他们的头儿道格拉斯竟然被赵长枪击倒,不禁全都傻眼了!

    道格拉斯是什么人?那可是他们的偶像!在上帝之剑中是仅次于剑主米利克的存在,就连迪卡都拿他当做座上宾!

    可是他怎么只和赵长枪照面了两个回合,就被赵长枪给击倒了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是赵长枪太厉害,还是道格拉斯今天状态不佳?

    道格拉斯到底皮糙肉厚,身体强壮,倒地之后,马上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弹了起来,然后瞪圆了眼睛冲赵长枪说道:“你耍诈!”

    赵长枪的身体早已经飘然落地,他看着一脸“我不服”的道格拉斯说道:“哼哼,技击之道,本就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只有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蠢货才会干出只知道和人硬碰硬这样的事情!”

    道格拉斯恼羞成怒,咬牙说道:“无耻!”

    说着话,道格拉斯猛然向手下一挥手,说道:“一起上,抓住他们!”

    他的三个手下早就等着道格拉斯的这句话了,瞬间朝赵长枪等人扑了过去!不过这些家伙也不是傻子,他们直接过滤了赵长枪,目标对准了农民和李若萍。

    在他们看来赵长枪有些邪乎,竟然连道格拉斯都能ko击倒,他们对上赵长枪肯定就是一招货,还是将他留给道格拉斯吧!道格拉斯应该喜欢这样的对手。

    然而,让这三个家伙郁闷的是,还不等他们扑到农民和李若萍的身边,便眼睁睁的看到这两个人的手中竟然好像变戏法一样多了两把枪!

    李若萍早就讨厌死这三个家伙看向自己的目光了,她可没有兴趣和这个三个粗鄙的汉子在这里摸爬滚打,所以她早就准备开枪了!

    农民一看这三个家伙的块头,就知道他们不是好对付的人,枪哥被道格拉斯缠住,自己对付他们一个或许绰绰有余,但是对付两个肯定抓瞎,而最弱的李若萍恐怕对付一个也有些吃力,所以他也老早就想着动枪了。

    所以,当农民和李若萍看到对方三个人朝自己扑过来之后,竟然不约而同的亮出了手枪,然后对着他们的脑门就开了枪!

    然而对方的反映速度却让李若萍和农民大吃一惊!就在他们将枪口对准他们的片刻,三个人竟然同时做出了闪避动作,快速改变了冲刺放向!

    “砰砰砰”连续的三声枪响!

    农民开了两枪,李若萍只开了一枪!

    农民的两枪打翻了一个敌人,打中的是脖子,对方趴在地上起不来了,另一枪打飞了。而若萍仅仅开了一枪,打飞了,连敌人的毛都没戳到!

    李若萍毕竟没有受过专业的枪械训练,而对方的身手又如此的敏捷,所以打飞了倒也不算意外。

    两人再想开枪已经没机会了,对方已经冲到了他们的近前,和他们展开了贴身肉搏。

    如果对方是一般的对手,农民和李若萍手中拿着枪,或许还能抽冷子开一枪,但是面对眼前的两名大汉,他们根本没有开枪的机会!

    两名大汉见到农民和李若萍竟然开枪,心中恼怒,也直接亮出了兵刃,两个人都是灵巧的小手刺,虽然短小,但是锋锐异常,每一招都朝李若萍和农民的要害招呼!只要被刺中,立刻就得丧命。

    上面交代的任务是将赵长枪抓活的,可没有说赵长枪身边的人也要活的,所以,两个大汉攻击起来,没有半点顾忌!恨不能一招将对手置于死地!

    面对两名彪形大汉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农民和李若萍只好将枪扔到了一边,这玩意在近身搏斗中几乎没用,搞不好一个走火,把自己给打伤了。

    农民虽然在昔日的夹河九龙中功夫不是最好的,但是对上一个汉子还是绰绰有余的,李若萍就有些相形见绌了。不过到底是从小练出来的打架功夫,再加上农民不时的从旁偷袭一下李若萍的对手,给李若萍一些支援,所以短时间内,李若萍倒也能坚持的住!

    李若萍和农民打的热闹,赵长枪和道格拉斯却仍然相对而立没有动手,只是互相用目光紧紧的盯着对方!刚才两人各出一招,已经摸到了对方的深浅,知道对方不好对付,所以谁都不想冒然出手。

    “你们华国人难道都是这么的卑鄙?竟然会开枪!”道格拉斯脸上现出一丝鄙夷之色。

    赵长枪用眼角余光扫了一下躺在地上不动弹的汉子,微微一笑说道:“笨蛋,这不叫卑鄙,这叫智慧!”

    赵长枪的确对农民和李若萍的果断开枪很赞赏,如果不是他们先用枪干掉了一个敌人。他们两个打对方三个恐怕不到一分钟就得被对方控制!而赵长枪却无法给他们任何帮助!

    别看刚才赵长枪赢了一招,但是赵长枪自己心中清楚,那是因为自己取巧所以才赢了一招。

    自己用了和道格拉斯同样的招数,道格拉斯本来以为自己是想和他再次硬碰硬的,自己却忽然变招才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如果两人正式开打,自己想打赢道格拉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哼哼,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小聪明都只能是笑话!赵长枪,就让我们来认认真真的打一场吧!”

    达格拉斯说完,陡然快步的冲向了赵长枪!

    赵长枪同样身形一耸,朝道格拉斯冲了过去!

    空旷无人路,寂寞荒凉夜!一场街头争霸正在上演着!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硬碰硬的对决

第一五九四章 又出意外    不出所料,司马问天和高冠再次互相心领一个眼神,皇甫家果然是要遭殃了,动用影卫彻底解决隐患,这是要将皇甫家斩草除根的节奏。

    然而出乎两人所料的是,上官青苦着一张脸,连连拱手求情道:“陛下,群英会涉及的人员实在是太广也太过复杂,冒然换人,其中的难度不说,光和各方或明或暗的人员再次联系上就是个巨大的麻烦,这个过程就要耗费不少的时间,而这次的事情也是老奴向群英会施压太大才出了漏子,总的来说,这么多年来皇甫家还是功大于过的,也是称职的,对陛下也是忠心的,老奴恳请陛下再给皇甫家一次机会!”

    青主眯眼盯着上官青审视了一会儿,最终徐徐道:“这事你看着办,再出差错,唯你是问!”一声冷哼,甩袖而去。

    司马问天和高冠颇为诧异地相视一眼,没想到上官青也并非是完全推脱责任,最后关头居然还保了皇甫家一把。

    两人出了东宫,并肩而行时,高冠淡然一声,“看来上官还算有点良心,不至于过河拆桥。”

    司马问天嘿嘿一声,“怕是不见得,我倒是看出了点别的端倪。”

    “哦!”高冠斜睨,“莫非上官另有打算?”

    司马问天:“皇甫家执掌群英会的时间可不短,已经坐大了,除非铁了心硬来,否则也不是谁说动就能动的,手上怕是掌握了上官不少的秘密,皇甫炼空也不是吃素的,上官敢保证皇甫炼空手上没留一点后手?毕竟关系身家性命,真要逼得人家走投无路了,嘿嘿……”多的话没说。

    高冠目光微闪,意味深长地“哦”了声。

    两人还没走出天宫,上官青就从后面追上了两人,连连拱手道:“让二位见笑了,也不是我要往皇甫家头上推责任。我也是没办法,若是连我自己都保不住,又如何能保住皇甫家?”

    貌似怕两人多想,还特意跑来解释了一下。

    高冠冷然。不置可否。司马问天呵呵道:“理解,理解。”

    上官青叹道:“这次有劳两位了,这个情我记下了。”

    两人心里好笑,你敢不记下吗?你这等于是落了把柄在我们手上。

    然而话又说回来,陪着弄了这出。这把柄自己还真不好乱动用,毕竟自己也搭进去了,同样在蒙蔽陛下。

    不过司马问天倒是客气道:“说这个就见外了,咱们在下面办事有些苦处只有咱们自己清楚,弄出这些事情对我们自己又没任何好处,谁还盼着出事不成?说到底都是为陛下好。”

    “哎!谁说不是,苦处只有咱们自己知道,不说这个了。”上官青对高冠拱手道:“高右使,陛下吩咐的事情还望上心,可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了。务必把活的江一一带回来,不把事情给确认了,后面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高冠微微点头:“放心,牛有德那边我已经施压了,同时派了高手过去,一接到人立刻动用右部的秘密渠道转移回来,不会出什么事。”

    “那就好,那就好。”上官青长吐出一口气,算是过了一关。

    原本这事他也不想让这两人都知道,只想找司马问天一人。实在是高冠这人太冷了点,有些事情司马问天能配合,高冠却不见得会配合。奈何,他手上的力量都是些见不得人的力量。无法直接对鬼市总镇府施压,司马问天也同样是如此,而高冠的监察右部却可以名正言顺地直接插手,这是不得已之下才求到了高冠头上,幸好,高冠这次算是给足了他面子帮了他这一回。也陪着演了场戏。

    走出天宫后,三人都下意识回头看了眼,心中皆暗暗感慨,三人联手搞出这事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怕是比江一一的事情更让里面那位忌惮。

    里面那位的权力虽然至高无上,可这天下事也不是里面那位一双耳朵和一双眼睛能遍览的,所以不管是世俗的君王还是里面那位最怕的就是有人蒙蔽圣聪。也正因为如此,里面那位才不让各种监察机构的大权在一个人的手上,或明或暗的划拨开了,左部让司马问天管,右部让高冠管,群英会让上官青管,算是一种制衡,就是为了防备一个渠道闭塞后还另有渠道能知情,否则所有眼睛和耳朵捏在一个人的手上那就太危险了。

    然而这次,这三只本是互相制衡的眼睛和耳朵却联合起来蒙蔽圣聪,直接让里面那位变成了聋子和瞎子,一旦让里面那位知情了,后果很严重,这事想想都让人有点后怕。

    司马问天和高冠也算是深刻体会到了上官青为什么不让破军介入,破军不可能会陪着干这种事情,只要一开口,只怕破军立马就能调动兵马把上官青给抓了。

    “皇甫家那边,可要让嘴巴闭牢了。”临别前,司马问天淡淡叮嘱了一声。

    上官青心知肚明地点头,“放心,我知道怎么做,掉脑袋的事情,皇甫家也不是傻子。”

    鬼市,酒楼。

    “江一一真的落在了牛有德的手中?”

    “无风不起浪,谁知道呢,反正外面都这样说。”

    “啧啧,这牛有德还真是厉害,那淫贼天庭抓了这么多年都没抓到,竟然落在了他的手里。”

    “什么抓不上,无非是互相扯皮没动真格的,牛有德如今是什么背景?寇家要在背后扶持,要给他立功的机会,这不,淫贼就落网了。”

    “是啊!否则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肯定是寇家送上门的功劳。”

    “哎!这有背景就是好啊,听说原本是贬成了一节银甲天兵的,一转眼又莫名其妙连升六级成了一节黑甲天兵。一节黑甲天兵也就罢了,居然能坐总镇的位置,换了别人怕是想都不敢想啊!你瞧瞧,这又有功劳送上门了,人比人气死人呐。”

    “我倒是听说江一一是在总镇府外的一间客栈落网的,有可能还真是牛有德自己抓住的。”

    “嗬!江一一出现在总镇府外?那就有意思了,江一一是干什么的?莫不是江一一本就是冲牛有德夫人去的?”

    “嘿嘿!若真是如此,那这江一一就没活路了,也不看看牛有德在酉丁域为那女人闹出多大的事,连堂堂一域都统都被他干掉了,焉能容其亵渎,必死无疑啊!”

    酒楼内,一群人在那嘀嘀咕咕议论,所谈论之事几乎皆是和淫贼江一一落网有关,都是不明真相在那各种联想的人,真正知道真相的人却不会吭声。

    角落里的一张桌位,一位戴着毡帽老妪默默凝听了一阵,听到后面目光急闪,有些坐不住了,放下了手中的茶盏,悄悄起身离去。

    出了酒楼,老妪摸出了星铃,直接联系上了苗毅,问:大哥,你是不是抓了江一一?

    老妪不是别人,正是乔装改变后的月瑶,她原本就是要来看看苗毅的。

    那么多年了,兄妹两个一直没碰头,主要原因都在苗毅。在近卫军的时候,月瑶不便前往,接着苗毅不是在御园就是在荒古死地,后面又出一串麻烦事,闻讯的月瑶也是吓得心惊肉跳,一直想见都不太方便。这次听说苗毅贬到了鬼市,倒是个方便见面的地方,遂跑来一见,谁知一来就到处听到有关江一一落网的事,令她吃惊不小,没想到自己再也联系不上的江一一竟然来了鬼市。

    尤其是听说苗毅有可能杀江一一,更是令其心急如焚,还不到总镇府就忍不住直接联系了,怕迟之有失。

    苗毅有点奇怪:老三,你问这个干嘛?

    月瑶:我只问你是不是真的?

    苗毅:江一一是在我手上,怎么了?

    月瑶:你是不是要杀他?

    苗毅:我杀不杀他关你什么事?老三,你究竟什么意思?

    月瑶:你不能杀他!我就在鬼市,马上就到总镇府。

    苗毅:不能杀他?老三,你不会告诉我说,这江一一是你们仙道的人吧?

    他压根就没做他想,压根不认为老三能跟淫贼扯上什么特殊关系,除非老三脑子有毛病还差不多。

    月瑶:见面再说,总之你不能杀他,否则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大哥。

    中断联系后,苗毅招呼了杨召青去外面接应,自己徘徊在堂内,有点纳闷。他有点搞不懂月瑶是什么意思,若这江一一真是仙道安插在群英会的人,那还真有点麻烦,之前高冠已经向他施压了,人必须活着交到监察右部的手上。

    不一会儿,云知秋进了堂内,见他愁眉不解,过来抱了他胳膊问道:“又怎么了?”

    苗毅叹道:“老三来了鬼市,马上就到,她再三叮嘱我不能杀江一一。”

    云知秋愕然:“什么意思?”

    苗毅摇头:“我也不懂,见面再说吧。”

    没多久,杨召青领着老妪装扮的月瑶来了。一见面,苗毅和云知秋上下打量了一下月瑶的装扮。

    关于月瑶和自己的真实关系,苗毅不想太多人知道,包括一些心腹,挥手让杨召青退下了。

    杨召青一走,还不等苗毅开口,月瑶已经激动道:“大哥,江一一呢?”

    苗毅皱眉道:“在地牢内!我说老三,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跟这淫贼扯上了关系?”

    月瑶上前抓住了他的胳膊,情绪不稳,“大哥,你没把他怎么样吧?带我去见他。”

    苗毅拨开她手,“老三,你先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可月瑶却是一刻都不想等的样子,急于见人,“大哥,我要见他,带我去。”又拉上了苗毅的胳膊拖着往外拉。(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