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出所料,司马问天和高冠再次互相心领一个眼神,皇甫家果然是要遭殃了,动用影卫彻底解决隐患,这是要将皇甫家斩草除根的节奏。

    然而出乎两人所料的是,上官青苦着一张脸,连连拱手求情道:“陛下,群英会涉及的人员实在是太广也太过复杂,冒然换人,其中的难度不说,光和各方或明或暗的人员再次联系上就是个巨大的麻烦,这个过程就要耗费不少的时间,而这次的事情也是老奴向群英会施压太大才出了漏子,总的来说,这么多年来皇甫家还是功大于过的,也是称职的,对陛下也是忠心的,老奴恳请陛下再给皇甫家一次机会!”

    青主眯眼盯着上官青审视了一会儿,最终徐徐道:“这事你看着办,再出差错,唯你是问!”一声冷哼,甩袖而去。

    司马问天和高冠颇为诧异地相视一眼,没想到上官青也并非是完全推脱责任,最后关头居然还保了皇甫家一把。

    两人出了东宫,并肩而行时,高冠淡然一声,“看来上官还算有点良心,不至于过河拆桥。”

    司马问天嘿嘿一声,“怕是不见得,我倒是看出了点别的端倪。”

    “哦!”高冠斜睨,“莫非上官另有打算?”

    司马问天:“皇甫家执掌群英会的时间可不短,已经坐大了,除非铁了心硬来,否则也不是谁说动就能动的,手上怕是掌握了上官不少的秘密,皇甫炼空也不是吃素的,上官敢保证皇甫炼空手上没留一点后手?毕竟关系身家性命,真要逼得人家走投无路了,嘿嘿……”多的话没说。

    高冠目光微闪,意味深长地“哦”了声。

    两人还没走出天宫,上官青就从后面追上了两人,连连拱手道:“让二位见笑了,也不是我要往皇甫家头上推责任。我也是没办法,若是连我自己都保不住,又如何能保住皇甫家?”

    貌似怕两人多想,还特意跑来解释了一下。

    高冠冷然。不置可否。司马问天呵呵道:“理解,理解。”

    上官青叹道:“这次有劳两位了,这个情我记下了。”

    两人心里好笑,你敢不记下吗?你这等于是落了把柄在我们手上。

    然而话又说回来,陪着弄了这出。这把柄自己还真不好乱动用,毕竟自己也搭进去了,同样在蒙蔽陛下。

    不过司马问天倒是客气道:“说这个就见外了,咱们在下面办事有些苦处只有咱们自己清楚,弄出这些事情对我们自己又没任何好处,谁还盼着出事不成?说到底都是为陛下好。”

    “哎!谁说不是,苦处只有咱们自己知道,不说这个了。”上官青对高冠拱手道:“高右使,陛下吩咐的事情还望上心,可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了。务必把活的江一一带回来,不把事情给确认了,后面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高冠微微点头:“放心,牛有德那边我已经施压了,同时派了高手过去,一接到人立刻动用右部的秘密渠道转移回来,不会出什么事。”

    “那就好,那就好。”上官青长吐出一口气,算是过了一关。

    原本这事他也不想让这两人都知道,只想找司马问天一人。实在是高冠这人太冷了点,有些事情司马问天能配合,高冠却不见得会配合。奈何,他手上的力量都是些见不得人的力量。无法直接对鬼市总镇府施压,司马问天也同样是如此,而高冠的监察右部却可以名正言顺地直接插手,这是不得已之下才求到了高冠头上,幸好,高冠这次算是给足了他面子帮了他这一回。也陪着演了场戏。

    走出天宫后,三人都下意识回头看了眼,心中皆暗暗感慨,三人联手搞出这事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怕是比江一一的事情更让里面那位忌惮。

    里面那位的权力虽然至高无上,可这天下事也不是里面那位一双耳朵和一双眼睛能遍览的,所以不管是世俗的君王还是里面那位最怕的就是有人蒙蔽圣聪。也正因为如此,里面那位才不让各种监察机构的大权在一个人的手上,或明或暗的划拨开了,左部让司马问天管,右部让高冠管,群英会让上官青管,算是一种制衡,就是为了防备一个渠道闭塞后还另有渠道能知情,否则所有眼睛和耳朵捏在一个人的手上那就太危险了。

    然而这次,这三只本是互相制衡的眼睛和耳朵却联合起来蒙蔽圣聪,直接让里面那位变成了聋子和瞎子,一旦让里面那位知情了,后果很严重,这事想想都让人有点后怕。

    司马问天和高冠也算是深刻体会到了上官青为什么不让破军介入,破军不可能会陪着干这种事情,只要一开口,只怕破军立马就能调动兵马把上官青给抓了。

    “皇甫家那边,可要让嘴巴闭牢了。”临别前,司马问天淡淡叮嘱了一声。

    上官青心知肚明地点头,“放心,我知道怎么做,掉脑袋的事情,皇甫家也不是傻子。”

    鬼市,酒楼。

    “江一一真的落在了牛有德的手中?”

    “无风不起浪,谁知道呢,反正外面都这样说。”

    “啧啧,这牛有德还真是厉害,那淫贼天庭抓了这么多年都没抓到,竟然落在了他的手里。”

    “什么抓不上,无非是互相扯皮没动真格的,牛有德如今是什么背景?寇家要在背后扶持,要给他立功的机会,这不,淫贼就落网了。”

    “是啊!否则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肯定是寇家送上门的功劳。”

    “哎!这有背景就是好啊,听说原本是贬成了一节银甲天兵的,一转眼又莫名其妙连升六级成了一节黑甲天兵。一节黑甲天兵也就罢了,居然能坐总镇的位置,换了别人怕是想都不敢想啊!你瞧瞧,这又有功劳送上门了,人比人气死人呐。”

    “我倒是听说江一一是在总镇府外的一间客栈落网的,有可能还真是牛有德自己抓住的。”

    “嗬!江一一出现在总镇府外?那就有意思了,江一一是干什么的?莫不是江一一本就是冲牛有德夫人去的?”

    “嘿嘿!若真是如此,那这江一一就没活路了,也不看看牛有德在酉丁域为那女人闹出多大的事,连堂堂一域都统都被他干掉了,焉能容其亵渎,必死无疑啊!”

    酒楼内,一群人在那嘀嘀咕咕议论,所谈论之事几乎皆是和淫贼江一一落网有关,都是不明真相在那各种联想的人,真正知道真相的人却不会吭声。

    角落里的一张桌位,一位戴着毡帽老妪默默凝听了一阵,听到后面目光急闪,有些坐不住了,放下了手中的茶盏,悄悄起身离去。

    出了酒楼,老妪摸出了星铃,直接联系上了苗毅,问:大哥,你是不是抓了江一一?

    老妪不是别人,正是乔装改变后的月瑶,她原本就是要来看看苗毅的。

    那么多年了,兄妹两个一直没碰头,主要原因都在苗毅。在近卫军的时候,月瑶不便前往,接着苗毅不是在御园就是在荒古死地,后面又出一串麻烦事,闻讯的月瑶也是吓得心惊肉跳,一直想见都不太方便。这次听说苗毅贬到了鬼市,倒是个方便见面的地方,遂跑来一见,谁知一来就到处听到有关江一一落网的事,令她吃惊不小,没想到自己再也联系不上的江一一竟然来了鬼市。

    尤其是听说苗毅有可能杀江一一,更是令其心急如焚,还不到总镇府就忍不住直接联系了,怕迟之有失。

    苗毅有点奇怪:老三,你问这个干嘛?

    月瑶:我只问你是不是真的?

    苗毅:江一一是在我手上,怎么了?

    月瑶:你是不是要杀他?

    苗毅:我杀不杀他关你什么事?老三,你究竟什么意思?

    月瑶:你不能杀他!我就在鬼市,马上就到总镇府。

    苗毅:不能杀他?老三,你不会告诉我说,这江一一是你们仙道的人吧?

    他压根就没做他想,压根不认为老三能跟淫贼扯上什么特殊关系,除非老三脑子有毛病还差不多。

    月瑶:见面再说,总之你不能杀他,否则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大哥。

    中断联系后,苗毅招呼了杨召青去外面接应,自己徘徊在堂内,有点纳闷。他有点搞不懂月瑶是什么意思,若这江一一真是仙道安插在群英会的人,那还真有点麻烦,之前高冠已经向他施压了,人必须活着交到监察右部的手上。

    不一会儿,云知秋进了堂内,见他愁眉不解,过来抱了他胳膊问道:“又怎么了?”

    苗毅叹道:“老三来了鬼市,马上就到,她再三叮嘱我不能杀江一一。”

    云知秋愕然:“什么意思?”

    苗毅摇头:“我也不懂,见面再说吧。”

    没多久,杨召青领着老妪装扮的月瑶来了。一见面,苗毅和云知秋上下打量了一下月瑶的装扮。

    关于月瑶和自己的真实关系,苗毅不想太多人知道,包括一些心腹,挥手让杨召青退下了。

    杨召青一走,还不等苗毅开口,月瑶已经激动道:“大哥,江一一呢?”

    苗毅皱眉道:“在地牢内!我说老三,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跟这淫贼扯上了关系?”

    月瑶上前抓住了他的胳膊,情绪不稳,“大哥,你没把他怎么样吧?带我去见他。”

    苗毅拨开她手,“老三,你先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可月瑶却是一刻都不想等的样子,急于见人,“大哥,我要见他,带我去。”又拉上了苗毅的胳膊拖着往外拉。(未完待续。)

第1435章 天心噬圣蛊!    readx;“呵呵,林黛儿,不得不说,你本事不大,可吹牛倒是很厉害。本圣就在这里,我倒要看看今天是你杀了我,还是我灭了你……”吕重眼光一眯,看着林黛儿,脸上满是不屑与蔑视。

    虽然对方是四阶圣人,而且是极为偏门的毒圣,危险极大。但是,吕重还真的不怕她。

    甚至,吕重也想借这毒运女圣,来检测自身如今的综合战斗力。

    “哈哈,现在的人为什么这么无知,才刚刚证道圣人,居然就想挑战四阶圣人的前辈。真是狂妄!”林黛儿俏脸含冰,杀气滔天,“今天,本圣会教你知道,前辈始终是前辈!绝不是什么垃圾都能挑战的——”

    吕重翻了翻白眼,无语地看了林黛儿一眼,挑了挑眉,调侃起来:“女人,你太自以为是了!难道是更年期到了?嘴巴这么臭?不会是从那条臭水沟里化形而出的臭虫吧?难怪会施毒,难怪嘴这么臭……”

    虽然不明白什么是更年期,但是她也明白吕重说的绝不是什么好话。

    “好!好一个吕重,今天我不会杀你,我会把你剁碎喂魔兽,会把你的灵魂拘来点天灯,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林黛儿彻底地被激怒了,此时她有些疯狂地大叫道,如果让熟悉的人见到了的话,估计绝对不会相信如今这一个有如泼妇般骂街诉人。居然会是鼎鼎大名的毒运女圣!

    “别废话了,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吧,看爷爷怵不怵你……”吕重的嘴里也没什么好话了。

    “找死——”林黛儿大怒。一个漆黑的古怪布袋被她祭出,“玄离弑神……”

    “呼”

    一阵诡异的黑风陡然被放出,接着迎风而长,瞬间向吕重所在地方扩散而去。

    这是一种混和剧毒凝炼而成的毒风,受林黛儿控制,毒力极猛。就算是七阶圣人中了这种剧毒,即便能够逼出这种剧毒。也会肉身虚弱,元神重伤。

    至于六阶以下的圣人。极有可能触之必死!

    连这么毒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显然林黛儿已是准备彻底解决吕重。

    “雕虫小技!”吕重冷笑一声,伸手一挥,至强的空间能荡席卷而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这玄离弑神之毒风直接收入了[大寂灭珠]噬毒虫所呆的世界。

    话说,这东西虽是剧毒,可对[噬毒虫]们还说却是真正的超级补品。

    这可是毒圣配制出的剧毒之物,绝对是高等货色。

    “就这种剧毒?等级太低了,奈何不了我……”吕重一脸鄙夷地看着林黛儿,摇头讥笑:“亏你还是一个超级毒圣呢,这毒物玩得也不够高级啊……”

    “好胆!既然你想死得更残酷,那本圣便成全你!天心噬圣——”林黛儿冷喝一声,手指一捏。施展出一种印诀。

    陡然,一只神秘的白色小虫化为一道白虹,向着吕重飞去。

    这是天心噬圣蛊!

    一种实力极为变态的毒虫!

    能轻松破开圣人的圣躯。钻入圣人的体内,吞噬圣人的心脏、精血。

    每吞噬一个圣人的心脏与全身的精血,它的实力都能得到极大的提升。

    这种小虫一出生就拥有[仙王](大罗金仙)境的实力,是真正的高等血脉的仙虫。

    它的成长分成十一级。

    红橙黄绿青蓝紫白黑灰金!

    如今它是白色的天心噬圣蛊,是第八级的凶虫,实力足可媲美五阶圣人。

    成长到如此境界。显然这只凶虫没少吞噬圣人之心!

    “天心噬圣蛊?”

    吕重也是惊叫一声,不过他的惊是“惊喜”!

    得了太古虫族的传承。他可是认识这种异虫!

    甚至,这只[天心噬圣蛊]本就是太古虫族的一员,在太古虫族亿万种虫子之中,愣是排进了第十五位。

    可见,这只凶虫的恐怖!

    可是,吕重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林黛儿居然拿出这等毒蛊来对付他这堂堂虫族神王?

    一时间,吕重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莫测高深的笑容。

    “轰隆隆!”

    仅仅只是[天心噬圣蛊]破空的声音,却是如此的霸道。

    它不像其他的虫笔,天生爱隐匿身形!

    这天心噬圣蛊一向极为霸道。

    它一出击,必定有天道神雷鸣合!

    这天道神雷一响,对它有着天生的掩护作用!

    被袭击之人会在第一时间警惕天道神雷,反而会忽视它这小小的虫形之躯。

    而这就给了它机会!

    它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被袭击之人的体内。

    而现在,这天心噬圣蛊,正在天道神雷的掩护下,冲到吕重的面前,正准备以超级空间神通钻入吕重的鼻孔。

    “啪!”

    白色的小虫,在离吕重鼻尖只剩三寸的距离的时候,被两根手指夹住。

    恐怖的力量,把甲壳比先天至宝还坚硬的虫甲夹得生痛。

    “唧唧……”

    天心噬圣蛊发出痛苦之极的惨叫!

    一瞬间,伴随小虫而生的天道神雷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黛儿原本一脸自信。可随着天道神雷消失,她脸色一变,发现自己的顶级助手[天心噬圣蛊],竟然被对方两根手指夹住。

    而且看上去,对方似乎并没有使用什么力量的样子!

    这……这怎么可能?

    能用两根手根夹着天心噬圣蛊,并让其发出痛苦的惨叫,这丫的肉身之力究竟有多强?

    这可是能媲美五阶圣人的超级[天心噬圣蛊]啊!

    是她林黛儿最强的战斗伙伴,并与她联手灭了上百圣人的无上凶虫!

    这样的凶虫,居然在发动攻击的第一时间被吕重伸手给捉住了?

    “该死,难怕他能渡过那等恐怖的圣劫,果然有实力——”林黛儿死盯着吕重,心中十分震惊,这家伙才证道成为圣人,居然就这么强?

    难怪连自己的两位师兄以及师尊都陨落在这家伙的手里了。

    “啾啾……”天心噬圣蛊发出类似臣服一般的鸣叫,开始在吕重的手里瑟瑟发抖!

    这会儿,它感觉到了吕重身上有一种更高等级的虫族威压。

    是的!

    这是玄虚光阴虫神王之威!

    这是吕重身为亿万亿凶虫之真神的无上神威!

    这更是吕重体内虫神皇冠微微泄露的一丝虫神神王的气息!

    虫族等级极为森严,而且[天心噬圣蛊]早在太古时代就被[玄虚光阴虫]神王收服,本就是太古虫族的一员,自然,它对吕重故意泄露的气息有着更为直观的认知!

    正因为感觉到吕重身上的恐怖虫神之王的气息,天心噬圣蛊顿时没有反抗,当然,它也深深明白,面前的这人类绝对掌握着亿万虫族强者的命运,面对吕重,就是面对太古虫族新一代的虫神神王!

    能进化到这等境界,天心噬圣蛊也是极有灵性,当下,身子也软了下来,触须更是低伏,紧紧地贴在吕重的手心,表示臣服。

    吕重顿时一笑,没有任何犹豫,大道之眼陡然开启,在[虫神皇冠]的配合之下,[灵魂种镜术]瞬间烙印入[天心噬圣虫]的意识与元神之中。

    再配合特殊的灵魂禁制将[天心噬圣蛊]淬炼了一番,将林黛儿留在[天心噬圣蛊]意识海内的气息完全炼化。

    “噗……”

    刚完成这一切,林黛儿更是直接喷出一口心血,一脸骇然地看着吕重,恐惧之极:“你……你居然炼化了我的宝虫——”

    骇然!

    惊恐!

    一脸不敢置信!

    是的!

    这可是真正的可媲美五阶巅峰圣人的超级凶虫。

    她林黛儿炼化这小东西,可是用了无穷的时间与心血啊。没想到,只是一次战斗,就赔上了这等宝虫!(未完待续)

    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狂神进化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1435章天心噬圣蛊!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