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readx;“呵呵,林黛儿,不得不说,你本事不大,可吹牛倒是很厉害。本圣就在这里,我倒要看看今天是你杀了我,还是我灭了你……”吕重眼光一眯,看着林黛儿,脸上满是不屑与蔑视。

    虽然对方是四阶圣人,而且是极为偏门的毒圣,危险极大。但是,吕重还真的不怕她。

    甚至,吕重也想借这毒运女圣,来检测自身如今的综合战斗力。

    “哈哈,现在的人为什么这么无知,才刚刚证道圣人,居然就想挑战四阶圣人的前辈。真是狂妄!”林黛儿俏脸含冰,杀气滔天,“今天,本圣会教你知道,前辈始终是前辈!绝不是什么垃圾都能挑战的——”

    吕重翻了翻白眼,无语地看了林黛儿一眼,挑了挑眉,调侃起来:“女人,你太自以为是了!难道是更年期到了?嘴巴这么臭?不会是从那条臭水沟里化形而出的臭虫吧?难怪会施毒,难怪嘴这么臭……”

    虽然不明白什么是更年期,但是她也明白吕重说的绝不是什么好话。

    “好!好一个吕重,今天我不会杀你,我会把你剁碎喂魔兽,会把你的灵魂拘来点天灯,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林黛儿彻底地被激怒了,此时她有些疯狂地大叫道,如果让熟悉的人见到了的话,估计绝对不会相信如今这一个有如泼妇般骂街诉人。居然会是鼎鼎大名的毒运女圣!

    “别废话了,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吧,看爷爷怵不怵你……”吕重的嘴里也没什么好话了。

    “找死——”林黛儿大怒。一个漆黑的古怪布袋被她祭出,“玄离弑神……”

    “呼”

    一阵诡异的黑风陡然被放出,接着迎风而长,瞬间向吕重所在地方扩散而去。

    这是一种混和剧毒凝炼而成的毒风,受林黛儿控制,毒力极猛。就算是七阶圣人中了这种剧毒,即便能够逼出这种剧毒。也会肉身虚弱,元神重伤。

    至于六阶以下的圣人。极有可能触之必死!

    连这么毒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显然林黛儿已是准备彻底解决吕重。

    “雕虫小技!”吕重冷笑一声,伸手一挥,至强的空间能荡席卷而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这玄离弑神之毒风直接收入了[大寂灭珠]噬毒虫所呆的世界。

    话说,这东西虽是剧毒,可对[噬毒虫]们还说却是真正的超级补品。

    这可是毒圣配制出的剧毒之物,绝对是高等货色。

    “就这种剧毒?等级太低了,奈何不了我……”吕重一脸鄙夷地看着林黛儿,摇头讥笑:“亏你还是一个超级毒圣呢,这毒物玩得也不够高级啊……”

    “好胆!既然你想死得更残酷,那本圣便成全你!天心噬圣——”林黛儿冷喝一声,手指一捏。施展出一种印诀。

    陡然,一只神秘的白色小虫化为一道白虹,向着吕重飞去。

    这是天心噬圣蛊!

    一种实力极为变态的毒虫!

    能轻松破开圣人的圣躯。钻入圣人的体内,吞噬圣人的心脏、精血。

    每吞噬一个圣人的心脏与全身的精血,它的实力都能得到极大的提升。

    这种小虫一出生就拥有[仙王](大罗金仙)境的实力,是真正的高等血脉的仙虫。

    它的成长分成十一级。

    红橙黄绿青蓝紫白黑灰金!

    如今它是白色的天心噬圣蛊,是第八级的凶虫,实力足可媲美五阶圣人。

    成长到如此境界。显然这只凶虫没少吞噬圣人之心!

    “天心噬圣蛊?”

    吕重也是惊叫一声,不过他的惊是“惊喜”!

    得了太古虫族的传承。他可是认识这种异虫!

    甚至,这只[天心噬圣蛊]本就是太古虫族的一员,在太古虫族亿万种虫子之中,愣是排进了第十五位。

    可见,这只凶虫的恐怖!

    可是,吕重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林黛儿居然拿出这等毒蛊来对付他这堂堂虫族神王?

    一时间,吕重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莫测高深的笑容。

    “轰隆隆!”

    仅仅只是[天心噬圣蛊]破空的声音,却是如此的霸道。

    它不像其他的虫笔,天生爱隐匿身形!

    这天心噬圣蛊一向极为霸道。

    它一出击,必定有天道神雷鸣合!

    这天道神雷一响,对它有着天生的掩护作用!

    被袭击之人会在第一时间警惕天道神雷,反而会忽视它这小小的虫形之躯。

    而这就给了它机会!

    它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被袭击之人的体内。

    而现在,这天心噬圣蛊,正在天道神雷的掩护下,冲到吕重的面前,正准备以超级空间神通钻入吕重的鼻孔。

    “啪!”

    白色的小虫,在离吕重鼻尖只剩三寸的距离的时候,被两根手指夹住。

    恐怖的力量,把甲壳比先天至宝还坚硬的虫甲夹得生痛。

    “唧唧……”

    天心噬圣蛊发出痛苦之极的惨叫!

    一瞬间,伴随小虫而生的天道神雷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黛儿原本一脸自信。可随着天道神雷消失,她脸色一变,发现自己的顶级助手[天心噬圣蛊],竟然被对方两根手指夹住。

    而且看上去,对方似乎并没有使用什么力量的样子!

    这……这怎么可能?

    能用两根手根夹着天心噬圣蛊,并让其发出痛苦的惨叫,这丫的肉身之力究竟有多强?

    这可是能媲美五阶圣人的超级[天心噬圣蛊]啊!

    是她林黛儿最强的战斗伙伴,并与她联手灭了上百圣人的无上凶虫!

    这样的凶虫,居然在发动攻击的第一时间被吕重伸手给捉住了?

    “该死,难怕他能渡过那等恐怖的圣劫,果然有实力——”林黛儿死盯着吕重,心中十分震惊,这家伙才证道成为圣人,居然就这么强?

    难怪连自己的两位师兄以及师尊都陨落在这家伙的手里了。

    “啾啾……”天心噬圣蛊发出类似臣服一般的鸣叫,开始在吕重的手里瑟瑟发抖!

    这会儿,它感觉到了吕重身上有一种更高等级的虫族威压。

    是的!

    这是玄虚光阴虫神王之威!

    这是吕重身为亿万亿凶虫之真神的无上神威!

    这更是吕重体内虫神皇冠微微泄露的一丝虫神神王的气息!

    虫族等级极为森严,而且[天心噬圣蛊]早在太古时代就被[玄虚光阴虫]神王收服,本就是太古虫族的一员,自然,它对吕重故意泄露的气息有着更为直观的认知!

    正因为感觉到吕重身上的恐怖虫神之王的气息,天心噬圣蛊顿时没有反抗,当然,它也深深明白,面前的这人类绝对掌握着亿万虫族强者的命运,面对吕重,就是面对太古虫族新一代的虫神神王!

    能进化到这等境界,天心噬圣蛊也是极有灵性,当下,身子也软了下来,触须更是低伏,紧紧地贴在吕重的手心,表示臣服。

    吕重顿时一笑,没有任何犹豫,大道之眼陡然开启,在[虫神皇冠]的配合之下,[灵魂种镜术]瞬间烙印入[天心噬圣虫]的意识与元神之中。

    再配合特殊的灵魂禁制将[天心噬圣蛊]淬炼了一番,将林黛儿留在[天心噬圣蛊]意识海内的气息完全炼化。

    “噗……”

    刚完成这一切,林黛儿更是直接喷出一口心血,一脸骇然地看着吕重,恐惧之极:“你……你居然炼化了我的宝虫——”

    骇然!

    惊恐!

    一脸不敢置信!

    是的!

    这可是真正的可媲美五阶巅峰圣人的超级凶虫。

    她林黛儿炼化这小东西,可是用了无穷的时间与心血啊。没想到,只是一次战斗,就赔上了这等宝虫!(未完待续)

    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狂神进化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1435章天心噬圣蛊!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路遇截兵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赵长枪最大的短板

    “我们今天晚上出来,你也已经报告威尔森了吧?”赵长枪又问道。 [&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111;&109;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79-

    “是的。”秃顶男人说道。

    “威尔森有没有对你说什么?”赵长枪又问道。

    “他只是让我监视你们。没有说其他的。”秃顶男人大概明白了赵长枪的意思,于是补充道,“他就是有什么针对你们的行动,也不会和我们这种负责盯梢的小情报员说的,他只会和具体执行的人说。”

    赵长枪见从这个秃顶男人身上已经得不到其他的消息,于是便没有再问其他的,而是把追魂枪放到了他的脖子上。

    秃顶男人吓得杀猪般嚎叫:“不要杀我啊!不要杀我!我把知道的已经全部告诉你们了!”

    “我不杀你,你以为威尔森会放过你?你以为迪卡会放过你?”赵长枪冷笑着说道。

    秃顶男人原本就因失血过多而惨白的脸,变得更加难看。刚才因为害怕赵长枪祸害自己没考虑太多,现在想想才感到自己已经没有活路,自己已经背叛了威尔森,以威尔森的‘性’格怎么能放过自己这个叛徒?

    秃顶男人正在发呆,却见赵长枪将放在他脖子的追魂枪又收了起来,并且随手在他的‘胸’口点了几下。

    秃顶男人顿时感到自己身上伤口的流血度竟然马上减缓了,而且也不像刚才那样钻心的疼!

    最让他吃惊的是,赵长枪竟然从他的衬衣上撕下两块衣襟,然后将他的伤口快的包扎了起来!

    当赵长枪将秃顶男人的伤口包扎好之后,又对他说道:“你走吧。”

    “你不杀我了?”秃顶男人战战兢兢的问道,他实在看不透眼前的年轻人到底想干什么。

    “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也不是个杀人狂,所以我不想杀你了。<strong>hua</strong>你离开之后,我会引爆这辆车子,造成汽车爆炸的假象。你找个地方躲起来,好好的养你的伤,然后想办法离开这里,不要企图报警,将希望寄托在警察身上。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以梅隆家族的实力,你就算被判刑坐了监狱,他们也能在监狱里将你做掉!所以,躲起来是你唯一能活命的出路!”

    秃顶男人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点头,他感到赵长枪说的很对。他忽然觉得赵长枪好像不像刚才那么可恶了。

    “下车。”赵长枪一边说,一边推开车‘门’下车。农民和秃顶男人也下了车。

    赵长枪迈步走到切诺基的油箱面前,追魂枪一探,便轻松的将油箱刺穿了,清冽的汽油哗哗的从油箱流淌出来,迅的流了一地,空气顿时弥漫起刺鼻的汽油味。

    “走!”赵长枪说着话,和农民大步的朝他们的老福特汽车走去。秃顶男人则跌跌撞撞的下了路基,朝远处一个有亮光的地方跑去。

    赵长枪擦燃打火机,随手扔在蜿蜒流淌的汽油上,汽油顿时“烘”的一下燃烧起来,然后将整个车子都埋在一片火海之!

    赵长枪和农民刚刚走到老福特旁边,身后便传来轰然一声巨响!剧烈的爆炸将切诺基瞬间抛飞起来,就像抛向天空的一个巨大火球,将四周照耀的一片通明!

    赵长枪和农民看了一眼身后的壮观场面,然后拉开车‘门’上了车。

    “枪哥,你把那个人放了?”一直躲在后排座上没有下车的李若萍问道。

    “嗯。我们只是想得到他口的消息,没有必要多造杀孽。”赵长枪说道。

    “他会不会去报告威尔森?”农民问道。

    “应该不会。威尔森如果知道他已经背叛,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其实就算他报告威尔森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影响,反正迪卡已经知道托恩和我们的关系了。现在最重要的是通知托恩和把总,让他们小心点。”

    赵长枪一边说,一边拨通了托恩的手机。

    “托恩,情况有变,迪卡已经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了。同样,他也已经知道把总等人是我的人了。”赵长枪开‘门’见山的说道。

    托恩顿时惊出一身冷汗,问道:“他什么时候知道的?你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

    赵长枪苦笑一下说道:“我刚才在酒店的‘门’外抓住了一个威尔森手下的情报员,消息就是从他口得到的。据他‘交’代,你今天早上来找我时,他就发现了。”

    “这么说,我今天上午去迪卡庄园时,迪卡已经知道了我和你的关系?”托恩感到自己脊梁骨一阵阵发凉。如果那时候迪卡对他动手,他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虽然把总和赵‘玉’山等人都勇猛似虎,但是他可不相信,就凭借他们五个就能杀出防卫森严的迪卡庄园。

    “事情应该是这样,不过我也不明白迪卡当时为什么没有对你们动手。现在你们必须注意,绝对不能再进入迪卡庄园了!无论迪卡是以什么理由邀请你们。”赵长枪说道。

    “是,是,那是当然。”托恩连声说道。这个不用赵长枪嘱咐,现在就是有人拿鞭子‘抽’,他也不去迪卡庄园了。

    “如果迪卡仍然让把总等人参加抓捕胡友林的行动,他们去还是不去?”托恩又问道。

    “不去!因为如果去的话,迪卡的人很可能会在背后向他们开枪!我们没有必要去冒险是!你也要注意安全,没事最好躲在家不要出来了。呵呵,虽然形式越来越复杂了,但是我能感到,这已经是黎明前的黑暗,离总决战已经不远了!等过去这段时间,一切就都平息了!”

    赵长枪听到托恩刚才的语气有些惊慌,不得不安慰一下自己的这位盟友。没办法,现在他仰仗这位盟友的地方还很多。不但需要他的情报,而且等事情结束之后,还需要他和警方斡旋,让自己的人顺利摆脱美国警方的追捕。

    结束和托恩的通话后,赵长枪又接通了把总的电话,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把总。让他们以后一定要小心行事。

    猎狐小组住的地方非常的偏僻,早已经出了洛杉矶郊区,赵长枪透过老福特汽车的窗户向外看去,除了车灯照耀的范围,四周一片黑暗,天上无星,地上无灯。

    就在赵长枪按照车内导航的指示,快的向前飞驰的时候,从路边的一个岔路上忽然蹿出一辆黑‘色’的轿车,好像幽灵一样猛然撞向了老福特!

    “我草!”赵长枪情急之下猛然将刹车踩了下去,同时猛然向旁边一打方向盘!

    在赵长枪的神级‘操’纵下,就在两车相撞的瞬间,老福特汽车竟然横在了路上!于是原本撞向老福特间的轿车,哐当一声撞到了猛然甩过来的车屁股上!

    虽然赵长枪的脚上一直踩着刹车,但是老福特汽车还是瞬间被撞出去了五米多远,才停了下来,柏油马路上拖出了一道长长的划痕。

    赵长枪也来不及检查车后座的李若萍有没有受伤,口暴喝一声:“跳车!”

    福特汽车的三个车‘门’几乎被同时打开,三个人同时从车上跳了下来,然后在路上一阵滚动,滚到了汽车的前方,躲了起来!

    就当赵长枪听秃顶男人告诉他,他已经将赵长枪他们现在的行踪告诉威尔森之后,赵长枪就有种预感,他预感到迪卡今天晚上可能会对他采取行动。因此,就在他看到撞向自己的黑‘色’轿车瞬间,他立刻意识到有杀手,于是马上便选择了跳车,并且躲到了汽车的前方,防止被子弹击。

    赵长枪知道农民久经战阵,肯定能跟的上自己的步伐,他最担心的是李若萍!虽然李若萍从小就跟着她爸爸‘混’,在街头‘摸’爬滚打,并且跟着赵长枪学了多年武,但是现在她毕竟已经是一个大集团的总裁,恐怕身手都放下了。

    当赵长枪看到李若萍竟然和农民不分先后的躲到了自己的身边后,一颗心才稍稍放了下来,看来这些年李若萍的身手没放下。

    赵长枪看看农民和李若萍,一边将柯尔特m2000拽出来咔吧上膛,一边急促问道:“有没有受伤?”

    “没有!”李若萍和农民异口同声说道,一边说,一边也把枪拽了出来。刚才的碰撞虽然‘激’烈,但是毕竟撞得是车屁股,而三人身上都绑着安全带,所以对他们的伤害都不大。

    赵长枪本来以为,撞车之后,迎接他们的就是无穷的子弹,没想到他们在车前头位置躲了一会儿,竟然没听到枪声!

    赵长枪向外伸了伸脑袋,却看到黑‘色’轿车的车‘门’已经打开,从里面下来四个黑衣人。接着他便听到领头的壮硕男子,冲他们的喊道:“出来吧!躲躲藏藏算什么英雄好汉?呵呵,赵长枪果然名不虚传!简直是车神在世啊!本来想将你们撞个半死,没想到竟然被你躲过去了!开了眼界了。”

    赵长枪看到对方手没有枪,于是便也把枪藏了起来,然后长身而起,迈步从车前方走出来,冲壮硕男子说道:“你是谁?你认识我?”

    “哈哈哈,我不认识你,但是我却早已经听过你的大名啊!估计你的资料在威尔森那里能装满整整一个橱柜!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道格拉斯,上帝之剑副剑主!”道格拉斯哈哈大笑着说道,一脸的张狂和傲慢,仿佛一点都没有将赵长枪放在眼。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