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赵长枪最大的短板

    “我们今天晚上出来,你也已经报告威尔森了吧?”赵长枪又问道。 [&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111;&109;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79-

    “是的。”秃顶男人说道。

    “威尔森有没有对你说什么?”赵长枪又问道。

    “他只是让我监视你们。没有说其他的。”秃顶男人大概明白了赵长枪的意思,于是补充道,“他就是有什么针对你们的行动,也不会和我们这种负责盯梢的小情报员说的,他只会和具体执行的人说。”

    赵长枪见从这个秃顶男人身上已经得不到其他的消息,于是便没有再问其他的,而是把追魂枪放到了他的脖子上。

    秃顶男人吓得杀猪般嚎叫:“不要杀我啊!不要杀我!我把知道的已经全部告诉你们了!”

    “我不杀你,你以为威尔森会放过你?你以为迪卡会放过你?”赵长枪冷笑着说道。

    秃顶男人原本就因失血过多而惨白的脸,变得更加难看。刚才因为害怕赵长枪祸害自己没考虑太多,现在想想才感到自己已经没有活路,自己已经背叛了威尔森,以威尔森的‘性’格怎么能放过自己这个叛徒?

    秃顶男人正在发呆,却见赵长枪将放在他脖子的追魂枪又收了起来,并且随手在他的‘胸’口点了几下。

    秃顶男人顿时感到自己身上伤口的流血度竟然马上减缓了,而且也不像刚才那样钻心的疼!

    最让他吃惊的是,赵长枪竟然从他的衬衣上撕下两块衣襟,然后将他的伤口快的包扎了起来!

    当赵长枪将秃顶男人的伤口包扎好之后,又对他说道:“你走吧。”

    “你不杀我了?”秃顶男人战战兢兢的问道,他实在看不透眼前的年轻人到底想干什么。

    “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也不是个杀人狂,所以我不想杀你了。<strong>hua</strong>你离开之后,我会引爆这辆车子,造成汽车爆炸的假象。你找个地方躲起来,好好的养你的伤,然后想办法离开这里,不要企图报警,将希望寄托在警察身上。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以梅隆家族的实力,你就算被判刑坐了监狱,他们也能在监狱里将你做掉!所以,躲起来是你唯一能活命的出路!”

    秃顶男人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点头,他感到赵长枪说的很对。他忽然觉得赵长枪好像不像刚才那么可恶了。

    “下车。”赵长枪一边说,一边推开车‘门’下车。农民和秃顶男人也下了车。

    赵长枪迈步走到切诺基的油箱面前,追魂枪一探,便轻松的将油箱刺穿了,清冽的汽油哗哗的从油箱流淌出来,迅的流了一地,空气顿时弥漫起刺鼻的汽油味。

    “走!”赵长枪说着话,和农民大步的朝他们的老福特汽车走去。秃顶男人则跌跌撞撞的下了路基,朝远处一个有亮光的地方跑去。

    赵长枪擦燃打火机,随手扔在蜿蜒流淌的汽油上,汽油顿时“烘”的一下燃烧起来,然后将整个车子都埋在一片火海之!

    赵长枪和农民刚刚走到老福特旁边,身后便传来轰然一声巨响!剧烈的爆炸将切诺基瞬间抛飞起来,就像抛向天空的一个巨大火球,将四周照耀的一片通明!

    赵长枪和农民看了一眼身后的壮观场面,然后拉开车‘门’上了车。

    “枪哥,你把那个人放了?”一直躲在后排座上没有下车的李若萍问道。

    “嗯。我们只是想得到他口的消息,没有必要多造杀孽。”赵长枪说道。

    “他会不会去报告威尔森?”农民问道。

    “应该不会。威尔森如果知道他已经背叛,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其实就算他报告威尔森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影响,反正迪卡已经知道托恩和我们的关系了。现在最重要的是通知托恩和把总,让他们小心点。”

    赵长枪一边说,一边拨通了托恩的手机。

    “托恩,情况有变,迪卡已经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了。同样,他也已经知道把总等人是我的人了。”赵长枪开‘门’见山的说道。

    托恩顿时惊出一身冷汗,问道:“他什么时候知道的?你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

    赵长枪苦笑一下说道:“我刚才在酒店的‘门’外抓住了一个威尔森手下的情报员,消息就是从他口得到的。据他‘交’代,你今天早上来找我时,他就发现了。”

    “这么说,我今天上午去迪卡庄园时,迪卡已经知道了我和你的关系?”托恩感到自己脊梁骨一阵阵发凉。如果那时候迪卡对他动手,他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虽然把总和赵‘玉’山等人都勇猛似虎,但是他可不相信,就凭借他们五个就能杀出防卫森严的迪卡庄园。

    “事情应该是这样,不过我也不明白迪卡当时为什么没有对你们动手。现在你们必须注意,绝对不能再进入迪卡庄园了!无论迪卡是以什么理由邀请你们。”赵长枪说道。

    “是,是,那是当然。”托恩连声说道。这个不用赵长枪嘱咐,现在就是有人拿鞭子‘抽’,他也不去迪卡庄园了。

    “如果迪卡仍然让把总等人参加抓捕胡友林的行动,他们去还是不去?”托恩又问道。

    “不去!因为如果去的话,迪卡的人很可能会在背后向他们开枪!我们没有必要去冒险是!你也要注意安全,没事最好躲在家不要出来了。呵呵,虽然形式越来越复杂了,但是我能感到,这已经是黎明前的黑暗,离总决战已经不远了!等过去这段时间,一切就都平息了!”

    赵长枪听到托恩刚才的语气有些惊慌,不得不安慰一下自己的这位盟友。没办法,现在他仰仗这位盟友的地方还很多。不但需要他的情报,而且等事情结束之后,还需要他和警方斡旋,让自己的人顺利摆脱美国警方的追捕。

    结束和托恩的通话后,赵长枪又接通了把总的电话,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把总。让他们以后一定要小心行事。

    猎狐小组住的地方非常的偏僻,早已经出了洛杉矶郊区,赵长枪透过老福特汽车的窗户向外看去,除了车灯照耀的范围,四周一片黑暗,天上无星,地上无灯。

    就在赵长枪按照车内导航的指示,快的向前飞驰的时候,从路边的一个岔路上忽然蹿出一辆黑‘色’的轿车,好像幽灵一样猛然撞向了老福特!

    “我草!”赵长枪情急之下猛然将刹车踩了下去,同时猛然向旁边一打方向盘!

    在赵长枪的神级‘操’纵下,就在两车相撞的瞬间,老福特汽车竟然横在了路上!于是原本撞向老福特间的轿车,哐当一声撞到了猛然甩过来的车屁股上!

    虽然赵长枪的脚上一直踩着刹车,但是老福特汽车还是瞬间被撞出去了五米多远,才停了下来,柏油马路上拖出了一道长长的划痕。

    赵长枪也来不及检查车后座的李若萍有没有受伤,口暴喝一声:“跳车!”

    福特汽车的三个车‘门’几乎被同时打开,三个人同时从车上跳了下来,然后在路上一阵滚动,滚到了汽车的前方,躲了起来!

    就当赵长枪听秃顶男人告诉他,他已经将赵长枪他们现在的行踪告诉威尔森之后,赵长枪就有种预感,他预感到迪卡今天晚上可能会对他采取行动。因此,就在他看到撞向自己的黑‘色’轿车瞬间,他立刻意识到有杀手,于是马上便选择了跳车,并且躲到了汽车的前方,防止被子弹击。

    赵长枪知道农民久经战阵,肯定能跟的上自己的步伐,他最担心的是李若萍!虽然李若萍从小就跟着她爸爸‘混’,在街头‘摸’爬滚打,并且跟着赵长枪学了多年武,但是现在她毕竟已经是一个大集团的总裁,恐怕身手都放下了。

    当赵长枪看到李若萍竟然和农民不分先后的躲到了自己的身边后,一颗心才稍稍放了下来,看来这些年李若萍的身手没放下。

    赵长枪看看农民和李若萍,一边将柯尔特m2000拽出来咔吧上膛,一边急促问道:“有没有受伤?”

    “没有!”李若萍和农民异口同声说道,一边说,一边也把枪拽了出来。刚才的碰撞虽然‘激’烈,但是毕竟撞得是车屁股,而三人身上都绑着安全带,所以对他们的伤害都不大。

    赵长枪本来以为,撞车之后,迎接他们的就是无穷的子弹,没想到他们在车前头位置躲了一会儿,竟然没听到枪声!

    赵长枪向外伸了伸脑袋,却看到黑‘色’轿车的车‘门’已经打开,从里面下来四个黑衣人。接着他便听到领头的壮硕男子,冲他们的喊道:“出来吧!躲躲藏藏算什么英雄好汉?呵呵,赵长枪果然名不虚传!简直是车神在世啊!本来想将你们撞个半死,没想到竟然被你躲过去了!开了眼界了。”

    赵长枪看到对方手没有枪,于是便也把枪藏了起来,然后长身而起,迈步从车前方走出来,冲壮硕男子说道:“你是谁?你认识我?”

    “哈哈哈,我不认识你,但是我却早已经听过你的大名啊!估计你的资料在威尔森那里能装满整整一个橱柜!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道格拉斯,上帝之剑副剑主!”道格拉斯哈哈大笑着说道,一脸的张狂和傲慢,仿佛一点都没有将赵长枪放在眼。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九三章 欺上瞒下    一碰面,司马问天便问道:“上官,什么事火急火燎地招我们来见面?”

    上官青一脸苦色,连连拱手道:“出大事了。要看书w/ww.”

    司马问天上下看他一眼,“什么大事把你给吓成这样?陛下要砍你脑袋不成?”

    “估计也差不多了。”上官青低声道:“不瞒二位,江一一是群英会的人,落在了信义阁的手上……”把事情大概讲了一下。

    司马问天和高冠一愣,旋即双双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双双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都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事陛下盛怒之下搞不好真会要了我的脑袋,请二位来,是希望二位待会儿帮忙说说情,拜托了!”上官青可谓是在连连作揖。

    高冠沉声道:“你的意思是说,陛下现在还不知道这事?”

    上官青摇头:“我知道这种事情瞒是瞒不过去的,可事情没办法解决前,我哪敢跟陛下开口,幸好现在事情出现了转机,拜托二位了。”

    司马问天冷笑连连道:“我说上官,你让我究竟该说你什么好,这种事情你也敢捅出漏子?”

    上官青无言以对,再次拱手求助。╠┟┞┞╠┢要┡看書w·ww.1>

    高冠斜眼道:“这种事你应该找破军来帮忙,只有他敢硬顶陛下,我们两个的脑袋没这么硬。”

    “嗬!”上官青直翻白眼,“老高,你是嫌我不死怎的?破军那狗脾气你还不知道?这事哪能让破军知道,破军知道了这等见不得人的事,只怕不会帮我不说,搞不好还要落井下石,那位我招惹不起行不行?再说了,那种事情怎么好让太多人知道,你们两位的身份不一样不是。”

    高冠:“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两个也经常干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才找我们是不是?”

    司马问天下意识摸了摸鼻子,还真没说错。高冠执掌监察右部还能硬气点,他执掌监察左部可没少干见不得人的事情,只要能达到目的,什么卑鄙无耻的手段都能用。比起上官青来,只多不少。

    “嗨!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争这个干嘛?”上官青扯了下两人的袖子,“走吧,你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两人其实不愿掺和这事。因为能想象到陛下知情后的反应,这个时候撞上去怕是没什么好果子吃。可是没办法,上官青毕竟是陛下身边的人,经常会暗示提点他们,两人也算是应了上官青不少的人情,不说还人情吧,至少以后也有需要上官青在陛下面前帮他们说话的时候。

    两人不得已只好跟在后面走了,入宫后,见去的地方是后宫,司马问天皱眉道:“陛下在哪?”

    “在东宫。┠┞┢要╣┟┟┡看书w-w·w`./1`k-a`n·s^h·u”上官青回了句。

    又在天妃那?司马问天和高冠下意识相视一眼。现在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陛下对天妃的宠爱可真是不一般。

    一路上,三人商量着怎么解决这事。

    抵达东宫门口后,司马问天和高冠是不便再进去了,里面是天妃寝居之地,两个大男人不好擅闯。上官青则快步进入,到了一间殿外门口唱了声:“陛下,司马左使和高右使求见。”

    没多久,一身轻衣薄衫悠闲打扮的青主披着头走了出来,看略带笑意的脸色似乎心情不错。颔道:“让他们进来吧。”信步下了台阶,走向了园中的亭子里。

    很快,司马问天和高冠联袂而来,进了亭子里行礼后。都各自找了点重要的事情汇报。没办法,现在得配合上官青演戏,没事也得想办法胡诌出一点事来应付。

    上官青站在青主身边却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心里再有什么,表面上也看不出任何端倪,惹得司马问天和高冠皆在心中暗骂不已。

    大事报完。青主给了点意见后,依惯例问了句,“最近各处都还消停吧?”

    司马问天回道:“暂时没什么其他的事,倒是刚接到了一个消息,听说那个屡抓不到大名鼎鼎的淫贼江一一在鬼市落网了,已经落在了鬼市总镇牛有德的手上。≤v≡v∧≤≈≠∧要看?書≧w╬w╬w╬·1kanshu·c·c”

    青主似乎有所触动,瞬间两眼一睁。

    高冠淡然道:“臣这里刚才也收到了这方面的消息,好像是先落在了信义阁的手上,然后信义阁又转到了牛有德的手上。”

    “落到了信义阁的手上?”青主顿时坐不住了,咣!一掌拍在了玉石桌面上,确切地说是愿力凝结的桌子,瞬间崩飞一地。

    此番动静惹得外面的守卫一起现身,东宫里面的人也惊的现身看动静,就连轻衣薄纱的战如意也在门口半露身朝外看来。

    霍然站起的青主怒目环顾四周,大手一挥,“没你们的事,都给朕滚开!”

    周围的人立刻消失的没了影,司马问天和高冠却是一副诧异的样子,上官青则在那躬着个身子,吓得战战兢兢的样子。

    此时青主才慢慢转身,看向了上官青,恶狠狠道:“这就是你办的事?你不准备给朕一个交代吗?”

    “陛下息怒,老奴真的不知情,老奴立马联系确认。⊥≦≠≧要看书?≦≦⊥≡∈∈⊥w╬w╬w╳·1╋k╳a╳n╬s╬h┼u╬·c┼·c”脸色惶恐的上官青赶紧摸出了星铃,不知在和哪里联系。

    司马问天试着问道:“陛下何故如此怒?”

    青主胸脯急促起伏,目光在高冠和司马问天的脸上来回扫了一番,最后咬牙切齿道:“朕原本也不知情,听这狗东西说起才知道,江一一是群英会的人,狗杀才!”话毕,一脚踹在了上官青的屁股上。

    上官青差点摔了个狗吃屎,连忙爬起,手上的星铃却没停止摇晃。

    司马问天和高冠看的暗暗唏嘘,这跟陛下近有近的好处,跟陛下远一点也有远一点的好处,至少陛下就不会对他们两个这般动手动脚打骂,上官青和破军的这种特殊待遇他们是享受不到的,不过话又说回来,说明上官青和破军才是陛下真正心腹中的心腹。

    当然,两人还要配合着演戏,双双大吃一惊的样子,“啊!”了声,面面相觑。

    似乎都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司马问天沉声道:“落在了牛有德手上好办,经过了信义阁的手就麻烦了,也不知道信义阁有没有从江一一的嘴中撬出什么来。”

    一听这话,青主又是一脚,直接将上官青给踹出了亭子。

    没多久,上官青又诚惶诚恐地跑了回来,将貌似才刚刚获知的情况进行了禀报,最后圆场道:“陛下,群英会那边本有对策,聚集了高手准备去信义阁抢人,只是没想到信义阁又突然将人送到了鬼市总镇府。群英会那边也是想把事情解决了有个交代后再告诉老奴,老奴事先真的是不知情。”

    司马问天和高冠暗暗无语,这家伙为了保自己,直接将群英会推了出来做挡箭牌,一个不当,皇甫家怕是从此以后要灰飞烟灭。

    青主大骂:“交代个屁!信义阁不属于天庭结构,进攻也就罢了,难道现在还想率人进攻鬼市总镇府不成,信义阁岂会袖手旁观?只要有一个群英会的人落网,群英会就是触犯天条,若有人为了维护天条血洗起来,连朕也说不得什么!”

    上官青果断表现出了自己的英明:“陛下英明,老奴刚才已经怒斥他们,勒令他们住手了。”

    青主:“江一一人是活的还是死的?”

    上官青:“在牛有德手中,确认了还是活的。”

    青主:“现在的问题是,江一一究竟有没有乱说什么。”

    为了降低青主的怒火,上官青道:“群英会能让他干这事,自然有钳制他的手段,群英会有很大的把握,江一一宁死也不会松口,人没死应该就没有吐露什么。当然,这事还需要向江一一确认,幸好江一一还活着。”

    什么叫群英会有很大的把握?司马问天和高冠暗暗交换眼神,上官这家伙为了让陛下息怒自保还真是什么大话都敢说,简直是在把皇甫家往死里坑啊,一旦确认江一一说了什么,那皇甫家又添了一桩瞒报的罪过,出了问题都是皇甫家上报有误的责任,他上官青也是被皇甫家给瞒了,介时皇甫家还有活路吗?别说陛下不会饶过,只怕上官这家伙也要杀人灭口,须知上官手上可还掌控着影卫!

    然而话又说回来,皇甫家本就是上官青脚下的一条狗,面临危机是主人自保,还是舍弃主人保那条狗,两者之间不难抉择,狗死了再养一条就是了。

    “不过老奴现在担心的是,江一一出现在鬼市总镇府附近,会不会令牛有德生疑,万一牛有德猜到了江一一的企图,就凭牛有德为了那女人能在酉丁域掀起那么大的事,只怕牛有德不能放过江一一。”

    上官青的话成功转移了青主的注意力,令青主把心思放在了解决问题上面,青主霍然回头问道:“高冠,你不是说你有和牛有德联系的方式吗?”

    高冠点头道:“是,有的。”

    青主:“你立刻联系牛有德,就说江一一身上牵涉许多要案,此事已经由你监察右部接手审理,在把人交到监察右部手上之前,勒令牛有德不得妄动江一一,想必你高右使的名声还是能震慑的住他的!”

    “是!”高冠拱手领命,迅摸出了星铃和苗毅联系。

    而青主又猛然回头冷冷盯向上官青,“群英会居然捅出这么大的篓子,你是怎么管的?连这点轻重都分不清,出了事还敢欺瞒,皇甫家怕是已经不适合再掌管群英会了,找人接手吧,事后让影卫把隐患解决彻底一点,再出什么差错朕拿你是问!”(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