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碰面,司马问天便问道:“上官,什么事火急火燎地招我们来见面?”

    上官青一脸苦色,连连拱手道:“出大事了。要看书w/ww.”

    司马问天上下看他一眼,“什么大事把你给吓成这样?陛下要砍你脑袋不成?”

    “估计也差不多了。”上官青低声道:“不瞒二位,江一一是群英会的人,落在了信义阁的手上……”把事情大概讲了一下。

    司马问天和高冠一愣,旋即双双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双双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都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事陛下盛怒之下搞不好真会要了我的脑袋,请二位来,是希望二位待会儿帮忙说说情,拜托了!”上官青可谓是在连连作揖。

    高冠沉声道:“你的意思是说,陛下现在还不知道这事?”

    上官青摇头:“我知道这种事情瞒是瞒不过去的,可事情没办法解决前,我哪敢跟陛下开口,幸好现在事情出现了转机,拜托二位了。”

    司马问天冷笑连连道:“我说上官,你让我究竟该说你什么好,这种事情你也敢捅出漏子?”

    上官青无言以对,再次拱手求助。╠┟┞┞╠┢要┡看書w·ww.1>

    高冠斜眼道:“这种事你应该找破军来帮忙,只有他敢硬顶陛下,我们两个的脑袋没这么硬。”

    “嗬!”上官青直翻白眼,“老高,你是嫌我不死怎的?破军那狗脾气你还不知道?这事哪能让破军知道,破军知道了这等见不得人的事,只怕不会帮我不说,搞不好还要落井下石,那位我招惹不起行不行?再说了,那种事情怎么好让太多人知道,你们两位的身份不一样不是。”

    高冠:“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两个也经常干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才找我们是不是?”

    司马问天下意识摸了摸鼻子,还真没说错。高冠执掌监察右部还能硬气点,他执掌监察左部可没少干见不得人的事情,只要能达到目的,什么卑鄙无耻的手段都能用。比起上官青来,只多不少。

    “嗨!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争这个干嘛?”上官青扯了下两人的袖子,“走吧,你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两人其实不愿掺和这事。因为能想象到陛下知情后的反应,这个时候撞上去怕是没什么好果子吃。可是没办法,上官青毕竟是陛下身边的人,经常会暗示提点他们,两人也算是应了上官青不少的人情,不说还人情吧,至少以后也有需要上官青在陛下面前帮他们说话的时候。

    两人不得已只好跟在后面走了,入宫后,见去的地方是后宫,司马问天皱眉道:“陛下在哪?”

    “在东宫。┠┞┢要╣┟┟┡看书w-w·w`./1`k-a`n·s^h·u”上官青回了句。

    又在天妃那?司马问天和高冠下意识相视一眼。现在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陛下对天妃的宠爱可真是不一般。

    一路上,三人商量着怎么解决这事。

    抵达东宫门口后,司马问天和高冠是不便再进去了,里面是天妃寝居之地,两个大男人不好擅闯。上官青则快步进入,到了一间殿外门口唱了声:“陛下,司马左使和高右使求见。”

    没多久,一身轻衣薄衫悠闲打扮的青主披着头走了出来,看略带笑意的脸色似乎心情不错。颔道:“让他们进来吧。”信步下了台阶,走向了园中的亭子里。

    很快,司马问天和高冠联袂而来,进了亭子里行礼后。都各自找了点重要的事情汇报。没办法,现在得配合上官青演戏,没事也得想办法胡诌出一点事来应付。

    上官青站在青主身边却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心里再有什么,表面上也看不出任何端倪,惹得司马问天和高冠皆在心中暗骂不已。

    大事报完。青主给了点意见后,依惯例问了句,“最近各处都还消停吧?”

    司马问天回道:“暂时没什么其他的事,倒是刚接到了一个消息,听说那个屡抓不到大名鼎鼎的淫贼江一一在鬼市落网了,已经落在了鬼市总镇牛有德的手上。≤v≡v∧≤≈≠∧要看?書≧w╬w╬w╬·1kanshu·c·c”

    青主似乎有所触动,瞬间两眼一睁。

    高冠淡然道:“臣这里刚才也收到了这方面的消息,好像是先落在了信义阁的手上,然后信义阁又转到了牛有德的手上。”

    “落到了信义阁的手上?”青主顿时坐不住了,咣!一掌拍在了玉石桌面上,确切地说是愿力凝结的桌子,瞬间崩飞一地。

    此番动静惹得外面的守卫一起现身,东宫里面的人也惊的现身看动静,就连轻衣薄纱的战如意也在门口半露身朝外看来。

    霍然站起的青主怒目环顾四周,大手一挥,“没你们的事,都给朕滚开!”

    周围的人立刻消失的没了影,司马问天和高冠却是一副诧异的样子,上官青则在那躬着个身子,吓得战战兢兢的样子。

    此时青主才慢慢转身,看向了上官青,恶狠狠道:“这就是你办的事?你不准备给朕一个交代吗?”

    “陛下息怒,老奴真的不知情,老奴立马联系确认。⊥≦≠≧要看书?≦≦⊥≡∈∈⊥w╬w╬w╳·1╋k╳a╳n╬s╬h┼u╬·c┼·c”脸色惶恐的上官青赶紧摸出了星铃,不知在和哪里联系。

    司马问天试着问道:“陛下何故如此怒?”

    青主胸脯急促起伏,目光在高冠和司马问天的脸上来回扫了一番,最后咬牙切齿道:“朕原本也不知情,听这狗东西说起才知道,江一一是群英会的人,狗杀才!”话毕,一脚踹在了上官青的屁股上。

    上官青差点摔了个狗吃屎,连忙爬起,手上的星铃却没停止摇晃。

    司马问天和高冠看的暗暗唏嘘,这跟陛下近有近的好处,跟陛下远一点也有远一点的好处,至少陛下就不会对他们两个这般动手动脚打骂,上官青和破军的这种特殊待遇他们是享受不到的,不过话又说回来,说明上官青和破军才是陛下真正心腹中的心腹。

    当然,两人还要配合着演戏,双双大吃一惊的样子,“啊!”了声,面面相觑。

    似乎都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司马问天沉声道:“落在了牛有德手上好办,经过了信义阁的手就麻烦了,也不知道信义阁有没有从江一一的嘴中撬出什么来。”

    一听这话,青主又是一脚,直接将上官青给踹出了亭子。

    没多久,上官青又诚惶诚恐地跑了回来,将貌似才刚刚获知的情况进行了禀报,最后圆场道:“陛下,群英会那边本有对策,聚集了高手准备去信义阁抢人,只是没想到信义阁又突然将人送到了鬼市总镇府。群英会那边也是想把事情解决了有个交代后再告诉老奴,老奴事先真的是不知情。”

    司马问天和高冠暗暗无语,这家伙为了保自己,直接将群英会推了出来做挡箭牌,一个不当,皇甫家怕是从此以后要灰飞烟灭。

    青主大骂:“交代个屁!信义阁不属于天庭结构,进攻也就罢了,难道现在还想率人进攻鬼市总镇府不成,信义阁岂会袖手旁观?只要有一个群英会的人落网,群英会就是触犯天条,若有人为了维护天条血洗起来,连朕也说不得什么!”

    上官青果断表现出了自己的英明:“陛下英明,老奴刚才已经怒斥他们,勒令他们住手了。”

    青主:“江一一人是活的还是死的?”

    上官青:“在牛有德手中,确认了还是活的。”

    青主:“现在的问题是,江一一究竟有没有乱说什么。”

    为了降低青主的怒火,上官青道:“群英会能让他干这事,自然有钳制他的手段,群英会有很大的把握,江一一宁死也不会松口,人没死应该就没有吐露什么。当然,这事还需要向江一一确认,幸好江一一还活着。”

    什么叫群英会有很大的把握?司马问天和高冠暗暗交换眼神,上官这家伙为了让陛下息怒自保还真是什么大话都敢说,简直是在把皇甫家往死里坑啊,一旦确认江一一说了什么,那皇甫家又添了一桩瞒报的罪过,出了问题都是皇甫家上报有误的责任,他上官青也是被皇甫家给瞒了,介时皇甫家还有活路吗?别说陛下不会饶过,只怕上官这家伙也要杀人灭口,须知上官手上可还掌控着影卫!

    然而话又说回来,皇甫家本就是上官青脚下的一条狗,面临危机是主人自保,还是舍弃主人保那条狗,两者之间不难抉择,狗死了再养一条就是了。

    “不过老奴现在担心的是,江一一出现在鬼市总镇府附近,会不会令牛有德生疑,万一牛有德猜到了江一一的企图,就凭牛有德为了那女人能在酉丁域掀起那么大的事,只怕牛有德不能放过江一一。”

    上官青的话成功转移了青主的注意力,令青主把心思放在了解决问题上面,青主霍然回头问道:“高冠,你不是说你有和牛有德联系的方式吗?”

    高冠点头道:“是,有的。”

    青主:“你立刻联系牛有德,就说江一一身上牵涉许多要案,此事已经由你监察右部接手审理,在把人交到监察右部手上之前,勒令牛有德不得妄动江一一,想必你高右使的名声还是能震慑的住他的!”

    “是!”高冠拱手领命,迅摸出了星铃和苗毅联系。

    而青主又猛然回头冷冷盯向上官青,“群英会居然捅出这么大的篓子,你是怎么管的?连这点轻重都分不清,出了事还敢欺瞒,皇甫家怕是已经不适合再掌管群英会了,找人接手吧,事后让影卫把隐患解决彻底一点,再出什么差错朕拿你是问!”(未完待续。)

    …

第1434章    “三年了!哈哈,为了防止你察觉到,我的绝魂弑神之毒可是潜伏了三年。现在,该是启动的时候了……”

    地仙界深处,一个绝美的女子张狂地大笑着,满脸狰狞,双眼中闪过如蛇一般的阴冷与毒辣。

    不错,她正是天灵宇宙的毒运圣女。

    一位四阶的毒系女圣!

    三年前,吕重的剐龙刀瞬间灭杀了她的师尊与两位师兄,这让正在施展奇毒的她几乎悲愤欲绝。

    可惜,当时吕重被鸿钧道祖一瞬间带入盘古宇宙,让她追之不及。

    为了报仇,为了启动吕重体内的[绝魂弑神毒],她更是悄悄地潜入了盘古宇宙的地仙界。

    可以说,这次赶来地仙界,她就没准备活着回去。

    都天圣帝是她的师尊,更是她的救命恩人。甚至还是她最爱的男人。

    为了爱情,她宁愿做都天圣帝手中最阴险的一把“杀圣之刀”。

    这么多年来,为都天圣帝征战,她的手中也有不下五十条“圣人”之性命。

    以毒弑敌!

    以运改命!

    这毒运女圣,原本是无法抵抗斩杀圣人的天道反噬之力。可是她偏偏还是一个修炼出气运之大道道纹≤的女圣,而且气运之大道道纹的级别极高。居然以偷运之势力,强行扭转了自己的一部分命运,才得以存活下来。

    也正因为她的这种能力,都天圣帝越来越偏重她、爱着她。

    只不过,这次都天圣帝看上了吕重的修炼资质。想擒住吕重吞噬吕重的天赋。却不想撞上了铁板。被道器级的剐龙刀给瞬间斩杀。

    万事到头一场空!

    不但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反而还因此丧命。这正印证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那句古话。

    “毒之圣纹,启——”

    毒运女圣朱唇轻启,一枚五彩氲氤的神秘大道道纹,诡异地出现。

    一阵阵诡异的五彩光波在空中传播、荡漾,泛出神秘的涟漪,伴着林黛儿的圣识向远方扩散。

    过了一会儿,林黛儿脸色一变,微微惊呼:“咦。居……居然感应不到绝魂弑神之毒的气息?”

    微微皱起了眉头,林黛儿不禁嘀咕起来:“怎么会这样?为了保证联系上绝魂弑神之毒,我可也是摸入了地仙界。甚至不惜犯险,近距离感应过吕重的行踪……”

    突然,林黛儿心中下意识地一动,圣识隐晦地进一步扩散。

    “不好,不但绝魂弑神之毒无法感应得到,就连吕重那厮也不见了……”

    林黛儿脸色大变,要启动、引爆[绝魂弑神]之毒,也是有着距离的限制。至少能让她的圣识感应到目标以及[绝魂弑神]剧毒的引子才行。

    如果超出了她圣识感应的距离。是无法在第一时间引爆[绝魂弑神之毒],到时只得让[绝魂弑神]之毒自己爆发。那样的话。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可就功亏一篑了。

    “难道吕重发现了身上中了我的剧毒?”

    念头刚起,林黛儿又立时摇头。她对自己下的毒有着绝对的信心。如果不被她引爆剧毒,是绝对不会被发现的。

    别说吕重才刚刚证道圣人。她可是做过试验。

    在[绝魂弑神之毒]没有被引动爆发的时候,就算是圣尊都发现不了。

    “那么吕重究竟是有意消失,还是无意间消失了?”林黛儿有些怨愤了,银牙紧咬:“好个吕重,运气倒不错。居然能多活百年……”

    不错,如果林黛儿没有主动引爆吕重本内的[绝魂弑神之毒],那么,按着[绝魂弑神之毒]的本能,会在百年之时自行爆发。

    收了圣识,林黛儿极度怨愤,正准备离开。

    突然,林黛儿脸色一变,整个人的心神几乎崩紧,陡然对着左前方怒声叱咤:“什么人,给本圣滚出来,真以为自己能在本圣的法眼中遁行么……”

    就在这时候,一个人影凭前出现,抱着双手,傲然看着林黛儿,淡然冷笑:“呵呵,某吕重要是真的想隐匿身形的话,就算你是一个四阶圣人,也绝对感应不到我的气息……”

    “吕重,原来是你!”林黛儿见是吕重出现,不由扬声长笑:“哈哈……吕重,我正要杀你呢,没想到你居然就这么送上门来,真是‘仙界有门你不进,幽冥无路你偏行。’,哈哈……”

    “要杀我?你可以试试……”吕重依旧抱着双手,无边的傲气暴露无疑。

    吕重的这副毫不在乎的神态,明显是看不起林黛儿。这让林黛儿整个心脏几乎要气炸。

    怨毒地看了吕重一眼,林黛儿目光森然之极,冷声长啸:“好!好你个吕重,既然如此,那本圣就让你神形俱灭,永世不入轮回。绝魂弑神,启——”

    强大的圣识猛然从林黛儿的体内爆发,极速冲向吕重,准备引爆吕重体内的[绝魂弑神之毒]的引子。

    可是,让林黛儿骇然的是,她发现这吕重就算在自己的面前,她也没有感应到[绝魂弑神之毒]的毒引存在。

    似乎吕重的身上,根本就不存在任何毒引!

    “这……这怎么可能……”

    林黛儿不敢置信地惊叫起来:“不可能!我明明感应到自己的绝魂弑神剧毒入侵了吕重的体内……”

    “你……你怎么可能没有中毒?”林黛儿一脸不敢置信,看着吕重不由大叫起来。

    吕重冷笑起来:“我的确曾中了你的毒,不过,你的剧毒太垃圾了,我轻轻松松就解除了!”

    他说的可真的是实话。

    有[噬毒虫]这以绝世奇毒为食的虫族大军存在,吕重就是一个超级解毒大师。

    只要吕重还有一口气存在,能召唤出噬毒虫大军出来,那么就没有任何剧毒能危及吕重的生命。

    甚至就算这剧毒太过于[变]态,可噬毒虫大军每一只吸噬一点,单凭其庞大的数量,也能把吕重体内的剧毒清理过一干二净。

    有时候,吕重甚至怀疑,就算现在的自己中的是神界的奇毒,也许都能拼着损落大量的噬毒虫或通过[嫁衣神功]伤害转移的神通,都能存活下来。

    这林黛儿虽然是仙界极为盛名的超级女毒圣,可她玩的剧毒还达到危险到神人的地步。

    这样的剧毒,只要吕重能反应过来,噬毒虫能轻松消除!

    可是,林黛儿哪里知道吕重身边还有如此逆天的[噬毒虫]大军。

    自然而然,她无法成功以剧毒毒杀吕重。

    不过,虽然无法毒杀吕重,可林黛儿还是相信以自己四阶毒运女圣的实力,能正面斩杀吕重。当下也是杀意滔天,冷道:“吕重,就算你能逃过我的绝魂弑神之毒,今天你也是必死无疑——”(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