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三年了!哈哈,为了防止你察觉到,我的绝魂弑神之毒可是潜伏了三年。现在,该是启动的时候了……”

    地仙界深处,一个绝美的女子张狂地大笑着,满脸狰狞,双眼中闪过如蛇一般的阴冷与毒辣。

    不错,她正是天灵宇宙的毒运圣女。

    一位四阶的毒系女圣!

    三年前,吕重的剐龙刀瞬间灭杀了她的师尊与两位师兄,这让正在施展奇毒的她几乎悲愤欲绝。

    可惜,当时吕重被鸿钧道祖一瞬间带入盘古宇宙,让她追之不及。

    为了报仇,为了启动吕重体内的[绝魂弑神毒],她更是悄悄地潜入了盘古宇宙的地仙界。

    可以说,这次赶来地仙界,她就没准备活着回去。

    都天圣帝是她的师尊,更是她的救命恩人。甚至还是她最爱的男人。

    为了爱情,她宁愿做都天圣帝手中最阴险的一把“杀圣之刀”。

    这么多年来,为都天圣帝征战,她的手中也有不下五十条“圣人”之性命。

    以毒弑敌!

    以运改命!

    这毒运女圣,原本是无法抵抗斩杀圣人的天道反噬之力。可是她偏偏还是一个修炼出气运之大道道纹≤的女圣,而且气运之大道道纹的级别极高。居然以偷运之势力,强行扭转了自己的一部分命运,才得以存活下来。

    也正因为她的这种能力,都天圣帝越来越偏重她、爱着她。

    只不过,这次都天圣帝看上了吕重的修炼资质。想擒住吕重吞噬吕重的天赋。却不想撞上了铁板。被道器级的剐龙刀给瞬间斩杀。

    万事到头一场空!

    不但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反而还因此丧命。这正印证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那句古话。

    “毒之圣纹,启——”

    毒运女圣朱唇轻启,一枚五彩氲氤的神秘大道道纹,诡异地出现。

    一阵阵诡异的五彩光波在空中传播、荡漾,泛出神秘的涟漪,伴着林黛儿的圣识向远方扩散。

    过了一会儿,林黛儿脸色一变,微微惊呼:“咦。居……居然感应不到绝魂弑神之毒的气息?”

    微微皱起了眉头,林黛儿不禁嘀咕起来:“怎么会这样?为了保证联系上绝魂弑神之毒,我可也是摸入了地仙界。甚至不惜犯险,近距离感应过吕重的行踪……”

    突然,林黛儿心中下意识地一动,圣识隐晦地进一步扩散。

    “不好,不但绝魂弑神之毒无法感应得到,就连吕重那厮也不见了……”

    林黛儿脸色大变,要启动、引爆[绝魂弑神]之毒,也是有着距离的限制。至少能让她的圣识感应到目标以及[绝魂弑神]剧毒的引子才行。

    如果超出了她圣识感应的距离。是无法在第一时间引爆[绝魂弑神之毒],到时只得让[绝魂弑神]之毒自己爆发。那样的话。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可就功亏一篑了。

    “难道吕重发现了身上中了我的剧毒?”

    念头刚起,林黛儿又立时摇头。她对自己下的毒有着绝对的信心。如果不被她引爆剧毒,是绝对不会被发现的。

    别说吕重才刚刚证道圣人。她可是做过试验。

    在[绝魂弑神之毒]没有被引动爆发的时候,就算是圣尊都发现不了。

    “那么吕重究竟是有意消失,还是无意间消失了?”林黛儿有些怨愤了,银牙紧咬:“好个吕重,运气倒不错。居然能多活百年……”

    不错,如果林黛儿没有主动引爆吕重本内的[绝魂弑神之毒],那么,按着[绝魂弑神之毒]的本能,会在百年之时自行爆发。

    收了圣识,林黛儿极度怨愤,正准备离开。

    突然,林黛儿脸色一变,整个人的心神几乎崩紧,陡然对着左前方怒声叱咤:“什么人,给本圣滚出来,真以为自己能在本圣的法眼中遁行么……”

    就在这时候,一个人影凭前出现,抱着双手,傲然看着林黛儿,淡然冷笑:“呵呵,某吕重要是真的想隐匿身形的话,就算你是一个四阶圣人,也绝对感应不到我的气息……”

    “吕重,原来是你!”林黛儿见是吕重出现,不由扬声长笑:“哈哈……吕重,我正要杀你呢,没想到你居然就这么送上门来,真是‘仙界有门你不进,幽冥无路你偏行。’,哈哈……”

    “要杀我?你可以试试……”吕重依旧抱着双手,无边的傲气暴露无疑。

    吕重的这副毫不在乎的神态,明显是看不起林黛儿。这让林黛儿整个心脏几乎要气炸。

    怨毒地看了吕重一眼,林黛儿目光森然之极,冷声长啸:“好!好你个吕重,既然如此,那本圣就让你神形俱灭,永世不入轮回。绝魂弑神,启——”

    强大的圣识猛然从林黛儿的体内爆发,极速冲向吕重,准备引爆吕重体内的[绝魂弑神之毒]的引子。

    可是,让林黛儿骇然的是,她发现这吕重就算在自己的面前,她也没有感应到[绝魂弑神之毒]的毒引存在。

    似乎吕重的身上,根本就不存在任何毒引!

    “这……这怎么可能……”

    林黛儿不敢置信地惊叫起来:“不可能!我明明感应到自己的绝魂弑神剧毒入侵了吕重的体内……”

    “你……你怎么可能没有中毒?”林黛儿一脸不敢置信,看着吕重不由大叫起来。

    吕重冷笑起来:“我的确曾中了你的毒,不过,你的剧毒太垃圾了,我轻轻松松就解除了!”

    他说的可真的是实话。

    有[噬毒虫]这以绝世奇毒为食的虫族大军存在,吕重就是一个超级解毒大师。

    只要吕重还有一口气存在,能召唤出噬毒虫大军出来,那么就没有任何剧毒能危及吕重的生命。

    甚至就算这剧毒太过于[变]态,可噬毒虫大军每一只吸噬一点,单凭其庞大的数量,也能把吕重体内的剧毒清理过一干二净。

    有时候,吕重甚至怀疑,就算现在的自己中的是神界的奇毒,也许都能拼着损落大量的噬毒虫或通过[嫁衣神功]伤害转移的神通,都能存活下来。

    这林黛儿虽然是仙界极为盛名的超级女毒圣,可她玩的剧毒还达到危险到神人的地步。

    这样的剧毒,只要吕重能反应过来,噬毒虫能轻松消除!

    可是,林黛儿哪里知道吕重身边还有如此逆天的[噬毒虫]大军。

    自然而然,她无法成功以剧毒毒杀吕重。

    不过,虽然无法毒杀吕重,可林黛儿还是相信以自己四阶毒运女圣的实力,能正面斩杀吕重。当下也是杀意滔天,冷道:“吕重,就算你能逃过我的绝魂弑神之毒,今天你也是必死无疑——”(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赵长枪最大的短板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早已经暴露

    上帝之剑不愧为梅隆家族的神秘力量,道格拉斯得到威尔森消息后,两分钟之内,便带着三名手下快的离开一个不起眼的别墅,按照威尔森提供的位置,抄近路赶了过去!

    他们要去拦截赵长枪!

    洛杉矶郊区的夜漆黑一片,宽阔的马路上,一辆福特轿车快的奔驰着,两道雪亮的光柱仿佛两道利剑劈散车子前方的黑暗,将前方照的一片通明。 [hua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

    道路两旁是一颗接一颗仿佛无穷无尽的法桐树,秋风吹过,吹散一片片树叶,仿佛一只只大蝴蝶,刚刚落地的树叶被急驶过的车轮带起,再次飞向了天空。

    秋风过,秋叶落,秋意杀人夜!

    福特汽车里谁都没有说话。坐在后排的李若萍虽然看不到正在开车的赵长枪的表情,却能感觉到赵长枪此刻一定一脸肃然。她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太正常。

    李若萍刚想问问赵长枪发现了什么,却听到坐在副驾位上的农民忽然说道:“枪哥,有人跟踪我们。”

    “知道了。”

    赵长枪的确早已经发现跟在他们后面的这辆切诺基了。后面的车子好像根本没有害怕被他们发现,就那样肆无忌惮的跟着。

    赵长枪没打算甩脱后面的车子,他有很多话想问对方,所以他一直在找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

    赵长枪感觉现在这个地方就‘挺’好,虽然马路宽阔,但是路上却几乎没有车子经过,应该没人会来打扰他问后面那人一些问题。

    赵长枪一边平静的说着,一边猛然将油‘门’踩到了底!福特轿车虽然是半旧车,但是‘性’能相当不错,车子骤然加呼啸着朝前冲去!

    后面的切诺基一看前方的车子加,于是也迅的将度提升起来,快的朝前追去。

    赵长枪看着后视镜有些刺目的灯光,嘴角一挑‘露’出一丝冷笑。只见他猛然一脚将刹车踩到了底,同时手上微微一带方向盘,车轮摩擦地面瞬间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福特汽车快一个漂亮的甩尾完成了调头动作。

    接着,赵长枪再次一脚油‘门’下去,福特汽车好像出膛的炮弹一样,呼啸着朝后面的切诺基撞了过去!

    赵长枪的举动完全超乎了秃顶男人的想象!

    “欧!我的天,这个疯子!”秃顶男人看着刺目的灯光,嘴里发出一声怪叫。[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109;&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连忙一边减,一边将车子向路边靠了过去!

    然而他悲哀的发现,前面向他急冲而来的车子,竟然随着他的动作也在不断摆动着车头,调整着前进方向,摆出一副要和他同归于尽架势!

    “妈的!他是不是疯了!”秃顶男人一边咒骂,一边试图推开车‘门’跳车,然而一切都晚了!他已经失去了跳车的机会!

    秃顶男人不禁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以为一场碰撞是避免不了,只能闭着眼睛听天由命了。然而这家伙闭着眼睛等了一会儿,耳边却没有传来剧烈的碰撞声,他的车子也没有碰撞感!

    这家伙不禁有些好奇的睁开眼睛朝前面看去,他惊讶的发现,原本风驰电掣一样的福特汽车竟然在他的车前方‘挺’住了!而车厢内的人却不见了!

    “咦?人呢?”秃头男人不禁诧异的想道。

    这家伙刚冒出这个念头,便听到从身边的车窗上传来几声砰砰的响声!

    秃顶男人被吓一跳,他骤然回头,却发现外面已经站了两个人!

    当秃顶男人正在犹豫自己要不要打开车‘门’的时候,他耳边忽然传来“嚓”的一声轻响,接着他便看到一个雪亮的刀尖刺穿切诺基的车‘门’。只见刀尖只是在车锁的部位猛然一划,接着车‘门’便被打开了。两个男人从外面上了车。

    “第一个问题,谁让你来的?”赵长枪坐在切诺基的副驾位上,冷森森的问道。他手拿着已经探出枪尖的追魂枪。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这个‘混’蛋啊!”

    不等秃顶男人的话说完,赵长枪便猛然将手的追魂枪刺入了秃顶男人的大‘腿’,然后轻轻一旋,已经从他的‘腿’上割下茶碗大的一块‘肉’来,车灯下通红的鲜血顿时喷涌而出,片刻间就将因为失去一块‘肉’而形成的**填满,然后,顺着他的大‘腿’滴滴答答流落到车厢内的地板上。

    “法克!我草泥马!”秃顶男人猛然挥拳朝赵长枪的面‘门’砸去!

    然而他的拳头刚刚挥动起来,坐在后面的农民忽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后将他的手猛然向后一拉,接着一拳便砸在秃顶男人的手肘上!

    “咔!”一声脆响,秃顶男人的右手肘顿时断裂,白森森的骨头茬子刺出了皮‘肉’。

    “啊!”秃顶男人口再次发出一声惨叫,这家伙差点疼昏过去。

    “我最讨厌别人骂枪哥。所以你最好不要骂人,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枪哥的问题为好。”农民说道。

    农民说的是华语,英语他也会一些,水平和赵‘玉’山差不多,能听懂日常用语,但是要想熟练的和人‘交’流还差点劲。

    秃顶男人虽然听不懂农民的话,但是能听出他话的语气,这家伙忽然明白了,自己今天晚上算是碰上狠人了!恐怕每说一句废话身上不是少点‘肉’,就是骨头断。***,自己不过是威尔森手下的一个情报员,‘混’口饭吃而已,圣诞节连奖金都没有,凭什么让老子给他搭上一条命?

    “我再问一遍第一个问题,谁让你来的?”赵长枪再次问道。问话的时候,他便已经将寒光闪闪的追魂枪又提了起来。

    “住手!我说!我说!是威尔森让我来的!”秃头汉子生怕自己回答晚了,赵长枪手追魂枪又在他身上割下一块‘肉’来。

    “威尔森?他不是绿箭集团的总裁吗?”赵长枪疑问道。

    赵长枪虽然知道绿箭集团的后台是梅隆家族,却不了解绿箭集团的总裁为什么会派人跟踪自己。自己这次来打算要找的人可是迪卡。

    “威尔森不但是绿箭集团的总裁,而且还是梅隆家族的情报头子,现在主要为迪卡梅隆服务。”秃顶汉子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驻扎的酒店的?”赵长枪又问道。

    “威尔森告诉我的,他让我在酒店外面守着你们。守着那个酒店的可不止我自己,还有其他人,躲藏在酒店外面的不同方向。只有我在正‘门’。”秃头汉子强忍着伤口的巨疼说道。他现在真是懊丧自己为什么就守在前‘门’呢?

    “威尔森是什么时候知道我们的行踪的?”赵长枪又问道。

    秃顶汉子迟疑了一下没说话。

    “怎么?还不想说?”赵长枪说着话,就要再次挥动手的追魂枪。

    “慢!”秃顶男人急声吼道。

    赵长枪的手猛然停下。

    “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不敢说,因为我怕我说不知道,你会又割我的‘肉’!可是我是真不知道!”秃顶男人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他现在真希望自己能知道一切,那样或许自己就能少受点罪。

    赵长枪看着秃顶男人的眼睛没有说话。

    秃顶男人感到赵长枪锐利的眼神仿佛要刺进他的心里,他战战兢兢的说道:“我只是一个底层的小情报员,知道的东西根本不多。只有威尔森才知道一切!”

    赵长枪发觉秃顶男人好像没有说谎,这种底层的情报人员知道的东西的确不会很多,于是便又问道:“你从什么时候就守候在酒店外面了?”

    “今天早晨,本来我盯到明天早上就可以下班了。我下班后,应该会有其他人来接替我的工作,不过由于我们只对威尔森负责,所以我们不采取‘交’接班制度。因此我说有人来接替我的工作只是我的猜测。具体会不会有人来接替我的工作,或者是在我之前有没有人在盯着酒店,我都不知道。”秃顶男人说道。

    赵长枪心忽然一动,如果眼前这个倒霉的家伙从早上就守在酒店外面,那么托恩的到来,他岂不是也看到了?

    想到这里,赵长枪马上又问道:“告诉我你今天都看到了些什么?你应该知道我想知道什么?不要告诉我那些无用的,比如你看了几个‘女’人大‘腿’之类的。”

    “是,是。早上的时候,我看到托恩先生来过,走的时候带走了五个华国人。”

    说完后,秃顶男人想了一下,然后才又说道:“和你们有关的,就这一条消息,别的就没了。”

    “你把这个消息报告给威尔森了?”

    “是。我们一旦发现可疑的消息,马上就会报告给威尔森,这些消息到底有没有用,会怎么处理由他来决定。”|

    赵长枪的心顿时掀起阵阵惊涛骇‘浪’!看来迪卡梅隆最迟在今天早上便已经知道了自己和托恩梅隆是同伙的事情啊!这么说来,当托恩带着把总五人去迪卡庄园的时候,迪卡便已经知道了把总等人都是自己的人?

    赵长枪不禁有些后怕,如果当托恩带着把总等人进入迪卡庄园的时候,迪卡就下令将把总五人干掉,恐怕把总五人就算浑身是铁,也被打成铁渣子啊!可笑自己还想着让他们五人进入迪卡庄园,刺探迪卡庄园内的部署!

    “唉!在人家的地盘上和人开战,情报就是自己最大的短板啊!”赵长枪心不禁发出一声轻叹。

    不过让赵长枪疑‘惑’的是,迪卡既然已经知道托恩和把总等人的底细,今天早上为什么就放过了他们呢?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