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早已经暴露

    上帝之剑不愧为梅隆家族的神秘力量,道格拉斯得到威尔森消息后,两分钟之内,便带着三名手下快的离开一个不起眼的别墅,按照威尔森提供的位置,抄近路赶了过去!

    他们要去拦截赵长枪!

    洛杉矶郊区的夜漆黑一片,宽阔的马路上,一辆福特轿车快的奔驰着,两道雪亮的光柱仿佛两道利剑劈散车子前方的黑暗,将前方照的一片通明。 [hua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

    道路两旁是一颗接一颗仿佛无穷无尽的法桐树,秋风吹过,吹散一片片树叶,仿佛一只只大蝴蝶,刚刚落地的树叶被急驶过的车轮带起,再次飞向了天空。

    秋风过,秋叶落,秋意杀人夜!

    福特汽车里谁都没有说话。坐在后排的李若萍虽然看不到正在开车的赵长枪的表情,却能感觉到赵长枪此刻一定一脸肃然。她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太正常。

    李若萍刚想问问赵长枪发现了什么,却听到坐在副驾位上的农民忽然说道:“枪哥,有人跟踪我们。”

    “知道了。”

    赵长枪的确早已经发现跟在他们后面的这辆切诺基了。后面的车子好像根本没有害怕被他们发现,就那样肆无忌惮的跟着。

    赵长枪没打算甩脱后面的车子,他有很多话想问对方,所以他一直在找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

    赵长枪感觉现在这个地方就‘挺’好,虽然马路宽阔,但是路上却几乎没有车子经过,应该没人会来打扰他问后面那人一些问题。

    赵长枪一边平静的说着,一边猛然将油‘门’踩到了底!福特轿车虽然是半旧车,但是‘性’能相当不错,车子骤然加呼啸着朝前冲去!

    后面的切诺基一看前方的车子加,于是也迅的将度提升起来,快的朝前追去。

    赵长枪看着后视镜有些刺目的灯光,嘴角一挑‘露’出一丝冷笑。只见他猛然一脚将刹车踩到了底,同时手上微微一带方向盘,车轮摩擦地面瞬间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福特汽车快一个漂亮的甩尾完成了调头动作。

    接着,赵长枪再次一脚油‘门’下去,福特汽车好像出膛的炮弹一样,呼啸着朝后面的切诺基撞了过去!

    赵长枪的举动完全超乎了秃顶男人的想象!

    “欧!我的天,这个疯子!”秃顶男人看着刺目的灯光,嘴里发出一声怪叫。[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109;&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连忙一边减,一边将车子向路边靠了过去!

    然而他悲哀的发现,前面向他急冲而来的车子,竟然随着他的动作也在不断摆动着车头,调整着前进方向,摆出一副要和他同归于尽架势!

    “妈的!他是不是疯了!”秃顶男人一边咒骂,一边试图推开车‘门’跳车,然而一切都晚了!他已经失去了跳车的机会!

    秃顶男人不禁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以为一场碰撞是避免不了,只能闭着眼睛听天由命了。然而这家伙闭着眼睛等了一会儿,耳边却没有传来剧烈的碰撞声,他的车子也没有碰撞感!

    这家伙不禁有些好奇的睁开眼睛朝前面看去,他惊讶的发现,原本风驰电掣一样的福特汽车竟然在他的车前方‘挺’住了!而车厢内的人却不见了!

    “咦?人呢?”秃头男人不禁诧异的想道。

    这家伙刚冒出这个念头,便听到从身边的车窗上传来几声砰砰的响声!

    秃顶男人被吓一跳,他骤然回头,却发现外面已经站了两个人!

    当秃顶男人正在犹豫自己要不要打开车‘门’的时候,他耳边忽然传来“嚓”的一声轻响,接着他便看到一个雪亮的刀尖刺穿切诺基的车‘门’。只见刀尖只是在车锁的部位猛然一划,接着车‘门’便被打开了。两个男人从外面上了车。

    “第一个问题,谁让你来的?”赵长枪坐在切诺基的副驾位上,冷森森的问道。他手拿着已经探出枪尖的追魂枪。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这个‘混’蛋啊!”

    不等秃顶男人的话说完,赵长枪便猛然将手的追魂枪刺入了秃顶男人的大‘腿’,然后轻轻一旋,已经从他的‘腿’上割下茶碗大的一块‘肉’来,车灯下通红的鲜血顿时喷涌而出,片刻间就将因为失去一块‘肉’而形成的**填满,然后,顺着他的大‘腿’滴滴答答流落到车厢内的地板上。

    “法克!我草泥马!”秃顶男人猛然挥拳朝赵长枪的面‘门’砸去!

    然而他的拳头刚刚挥动起来,坐在后面的农民忽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后将他的手猛然向后一拉,接着一拳便砸在秃顶男人的手肘上!

    “咔!”一声脆响,秃顶男人的右手肘顿时断裂,白森森的骨头茬子刺出了皮‘肉’。

    “啊!”秃顶男人口再次发出一声惨叫,这家伙差点疼昏过去。

    “我最讨厌别人骂枪哥。所以你最好不要骂人,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枪哥的问题为好。”农民说道。

    农民说的是华语,英语他也会一些,水平和赵‘玉’山差不多,能听懂日常用语,但是要想熟练的和人‘交’流还差点劲。

    秃顶男人虽然听不懂农民的话,但是能听出他话的语气,这家伙忽然明白了,自己今天晚上算是碰上狠人了!恐怕每说一句废话身上不是少点‘肉’,就是骨头断。***,自己不过是威尔森手下的一个情报员,‘混’口饭吃而已,圣诞节连奖金都没有,凭什么让老子给他搭上一条命?

    “我再问一遍第一个问题,谁让你来的?”赵长枪再次问道。问话的时候,他便已经将寒光闪闪的追魂枪又提了起来。

    “住手!我说!我说!是威尔森让我来的!”秃头汉子生怕自己回答晚了,赵长枪手追魂枪又在他身上割下一块‘肉’来。

    “威尔森?他不是绿箭集团的总裁吗?”赵长枪疑问道。

    赵长枪虽然知道绿箭集团的后台是梅隆家族,却不了解绿箭集团的总裁为什么会派人跟踪自己。自己这次来打算要找的人可是迪卡。

    “威尔森不但是绿箭集团的总裁,而且还是梅隆家族的情报头子,现在主要为迪卡梅隆服务。”秃顶汉子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驻扎的酒店的?”赵长枪又问道。

    “威尔森告诉我的,他让我在酒店外面守着你们。守着那个酒店的可不止我自己,还有其他人,躲藏在酒店外面的不同方向。只有我在正‘门’。”秃头汉子强忍着伤口的巨疼说道。他现在真是懊丧自己为什么就守在前‘门’呢?

    “威尔森是什么时候知道我们的行踪的?”赵长枪又问道。

    秃顶汉子迟疑了一下没说话。

    “怎么?还不想说?”赵长枪说着话,就要再次挥动手的追魂枪。

    “慢!”秃顶男人急声吼道。

    赵长枪的手猛然停下。

    “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不敢说,因为我怕我说不知道,你会又割我的‘肉’!可是我是真不知道!”秃顶男人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他现在真希望自己能知道一切,那样或许自己就能少受点罪。

    赵长枪看着秃顶男人的眼睛没有说话。

    秃顶男人感到赵长枪锐利的眼神仿佛要刺进他的心里,他战战兢兢的说道:“我只是一个底层的小情报员,知道的东西根本不多。只有威尔森才知道一切!”

    赵长枪发觉秃顶男人好像没有说谎,这种底层的情报人员知道的东西的确不会很多,于是便又问道:“你从什么时候就守候在酒店外面了?”

    “今天早晨,本来我盯到明天早上就可以下班了。我下班后,应该会有其他人来接替我的工作,不过由于我们只对威尔森负责,所以我们不采取‘交’接班制度。因此我说有人来接替我的工作只是我的猜测。具体会不会有人来接替我的工作,或者是在我之前有没有人在盯着酒店,我都不知道。”秃顶男人说道。

    赵长枪心忽然一动,如果眼前这个倒霉的家伙从早上就守在酒店外面,那么托恩的到来,他岂不是也看到了?

    想到这里,赵长枪马上又问道:“告诉我你今天都看到了些什么?你应该知道我想知道什么?不要告诉我那些无用的,比如你看了几个‘女’人大‘腿’之类的。”

    “是,是。早上的时候,我看到托恩先生来过,走的时候带走了五个华国人。”

    说完后,秃顶男人想了一下,然后才又说道:“和你们有关的,就这一条消息,别的就没了。”

    “你把这个消息报告给威尔森了?”

    “是。我们一旦发现可疑的消息,马上就会报告给威尔森,这些消息到底有没有用,会怎么处理由他来决定。”|

    赵长枪的心顿时掀起阵阵惊涛骇‘浪’!看来迪卡梅隆最迟在今天早上便已经知道了自己和托恩梅隆是同伙的事情啊!这么说来,当托恩带着把总五人去迪卡庄园的时候,迪卡便已经知道了把总等人都是自己的人?

    赵长枪不禁有些后怕,如果当托恩带着把总等人进入迪卡庄园的时候,迪卡就下令将把总五人干掉,恐怕把总五人就算浑身是铁,也被打成铁渣子啊!可笑自己还想着让他们五人进入迪卡庄园,刺探迪卡庄园内的部署!

    “唉!在人家的地盘上和人开战,情报就是自己最大的短板啊!”赵长枪心不禁发出一声轻叹。

    不过让赵长枪疑‘惑’的是,迪卡既然已经知道托恩和把总等人的底细,今天早上为什么就放过了他们呢?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九二章 出漏    别说他们,连云知秋等几个女人也瞅着海平心飞跑的身影憋笑。¥f,

    苗毅也差不多是如此,然耳边却传来了杨庆的传音,“大人,之前总镇府外的悠然客栈出了点事,派人去查问过,估计是信义阁的人出手抓了什么人,而总镇府外也接二连三有人被莫名抓走,敢在总镇府外如此接二连三动作的人,十有八九也是信义阁,可咱们这里至今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苗毅回头一怔,这事他前面也知道,鬼市总镇这边的人手虽然不多,就一千余人马,难以在鬼市有什么作为,可事情就出在总镇府外,想不听到动静都难,杨庆前面就说过,这次再次说起,有种提醒的味道。

    事实上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杨庆一来就将下面人手尽量做了布置,苗毅对此也是赞同的,不能完全两眼一抹黑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别人的保护上,万一有事多少也能反抗下,不至于被人把刀架在脖子上才知道。

    经此提醒,苗毅迅速看了眼地上的江一一,再看向杨庆,传音回:“你的意思是说,外面的动静是信义阁在抓捕他?”

    杨庆:“不能确定,但有这个可能。大人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信义阁真是在总镇府外抓到了这个江一一,那这个江一一出现在总镇府外想干什么?”

    此话一出,苗毅悚然一惊,淫贼江一一可谓大名鼎鼎,因为什么事出名的不用别人再提醒,加之他在酉丁域搞事让江一一背了黑锅,现在江一一又出现在鬼市总镇府外,这淫贼想干什么哪怕你不想往那方面去想也得往那方面去想。

    和杨庆的目光对上,杨庆微微颔首点头。似乎在说也有此猜测。

    苗毅迅速瞥了眼云知秋,目光又落在了江一一的身上,这次眼神中没了可叹式的同情,取而代之的是杀意!

    说实话,他之前还没想过要杀江一一,虽然酉丁域的事让江一一背了黑锅。可这并没有什么,就算江一一落在天庭手中说自己没去过酉丁域搞事,那又怎么样?没人能证明假的江一一和他苗毅有关。

    他原本是准备把江一一活着交给天庭审问的,这样对天庭的价值更高,说白了就是不介意拿信义阁的礼物去天庭换功劳。然而现在,怀疑这淫贼居然在打云知秋的主意,他连堂堂酉丁域都统都不能容忍,又其会容忍这淫贼?

    他不愿杀江一一是因为他知道江一一是群英会的人,而群英会的背后是青主。不想惹什么麻烦。现在他想杀江一一同样是因为知道对方是群英会的人,让此贼落入了天庭的手中不敢确认天庭一定会杀此贼,此贼居然想动云知秋,他焉能留此后患!

    他几乎是瞬间就下了决定,此贼找死!准备把死的江一一交给天庭,哪怕天庭借口没查清江一一当年所犯之案因他杀了人犯而训斥他也在所不惜,死了的江一一也同样能算份功劳。

    阎修等人察觉到苗毅身上竟然浮现了杀气,皆暗暗一惊。不知道杨庆刚才暗中和苗毅说了什么,竟惹的苗毅想对在劫难逃的江一一下杀手。

    “看他这个样子。信义阁似乎已经对他做过审讯,也不知道有没有审问出什么,可信义阁把人送来却不肯说出是在哪抓的江一一,又让卑职感觉有点奇怪,卑职怀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杨庆又暗中补了两句,似乎对苗毅要不要杀江一一也拿不定主意。

    苗毅对此话无感。有没有猫腻他都不想让江一一活着离开!

    然而就在此时,何一关快步出现在了外面,通报了一声,“大人!”

    “进来!”苗毅冷冷招呼了一声。

    何一关进来对众人拱了拱手,走到苗毅身边禀报道:“大人。外面到处在传,说咱们总镇府抓到了淫贼江一一。”目光看向了躺在地上不死不活的江一一一身上。

    苗毅惊讶看向杨庆,似乎在问,这边才刚接到人,外面怎么就传开了?

    杨庆目光一闪,果断传音告知:“大人,肯定是信义阁放出的风声,否则不会传这么快,此事当中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猫腻!”回头又对何一关道:“何大统领,劳烦您再去打探,有什么别的动静立刻来报知大人!”

    何一关看了眼苗毅,见苗毅没反应,当即拱了拱手,快步离去。

    苗毅陷入了沉思,只是他一时间想不通信义阁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思绪不清之下,稍作犹豫,传音给杨庆:“告诉你一个秘密,这江一一是群英会的人。”让杨庆多知道一点,也是希望能借助杨庆的头脑知道答案。

    杨庆震惊,传音急问:“大人确定?”

    苗毅:“当年无生之地考核时,这江一一就在抓捕名单之上,我也是无意中获知了这个消息,只是事关天庭绝密**,我未向人透露过。”

    目光急闪的杨庆突断然一声,“信义阁怕是已经从江一一身上审问出了什么,此等私密一旦泄露,必将逼得天庭恼羞成怒!”

    苗毅:“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有一点我想不通,如果信义阁真的从他身上审问出了什么,为何要放他活着离开,一旦他落在了天庭的手中,天庭自然能问出他是不是将天庭的**泄露给了信义阁,死无对证岂不是更好?”

    杨庆:“大人,不能什么事情都顺着去考虑,那只会中了别人的圈套,大人不妨反过来想一下,如果信义阁是想借江一一的口掩盖他们已知的真相,那一切就都能解释的通了!如此**对我们来说意味着危险,因为我们没有跟天庭掰手腕的资格,可对信义阁来说不一样,抓着这个把柄关键时刻能要挟天庭,能发挥大作用。大人,如果这江一一真的是群英会的人,他落在信义阁的手上一定会让天庭着急,天庭一定会想知道江一一有没有有泄露什么。大人,这江一一不能杀,若死在这里不是什么好事,不妨顺信义阁的安排把人交上去,这事不是我们这点能量能参与的,否则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这个时候一静不如一动,大人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安领这份功劳便罢。”

    谁知苗毅却阴森森给了句,“天庭把这江一一安排在总镇府外是什么意思?”

    “哎!”杨庆叹了声,“又何须卑职多言,想必大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苗毅阴着一张脸不吭声了……

    “什么?人落在了鬼市总镇府的手上?能确认吗?”

    皇甫世家,内院深处,皇甫炼空闻讯惊诧回头问道。

    跟随在后的皇甫晏回道:“暂时还不能确认,不过鬼市已有风声。”

    皇甫炼空:“那还不去打听清楚?难不成还要等我们的人杀入信义阁扑个空什么都没得到反而惹上一身骚不成?”

    皇甫晏:“鬼市总镇府那边下面的人不知道情况,牛有德等人又是新来的,咱们这边一时没办法沟通上。如果人已经到了牛有德手上,想必牛有德会上报,说不定上面已经知道了情况,爹何不问问上面?”

    “屁话!连这种事情都打探不出来,在这个关头,你还要上面给我解释?你是不是嫌上面还不够讨厌我们?”皇甫炼空一张老脸差点没顶到儿子脸上去,挥手朝外一指,“你那孙女君媃不是和牛有德认识吗?你不知道让她去联系一下?”

    “他们关系好像不怎么样,打听这种事情会不会反而暴露和咱们这里有关?”

    “你不会让她拐个弯试探一下?”

    皇甫晏没了脾气,只得摸出了星铃联系。

    一栋幽静小楼内,皇甫端容接到父亲的传讯后,一屁股坐在了临窗的凳子上,有点傻眼。

    她好不容易切断了女儿和牛有德之间的联系,父亲却要自己让女儿再和牛有德联系,这算什么?奈何有些事情没办法跟父亲解释,而父亲的态度又很强硬,完全是必须联系的样子,还要自己尽快!

    她也没办法,知道那个江一一肯定牵扯到了什么重要事情,肯定事关重大,否则不至于连自己的解释也不接受。

    没了法子,女儿和牛有德联系的星铃被她给没收了,而女儿如今又调到了另外一地的天街做事,她只好赶紧出发,前去寻找女儿。

    可皇甫晏又不好跟她说明究竟是什么情况,所以她根本不知道等到找到女儿黄花菜都凉了。

    更好笑的是,没过多久,皇甫炼空那边又接到了上面的通知,说牛有德那边已经上报了,江一一已经到了牛有德的手上,上面让群英会暂停对信义阁的进攻准备。

    皇甫父子松了口气,人落在了鬼市总镇府就好办了,上面应该有办法解决。

    皇甫家上层也实在是被这突发的事情给搞乱了手脚,现在皇甫父子的全部心思放在了怎么消除这次事件的后续影响上,居然把之前联系皇甫端容的事给抛到了脑后,毕竟皇甫君媃那边能不能问出什么都不重要了,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更好,得不到也无所谓了。

    天宫,向群英会下达了指令后的上官青焦急在天宫外徘徊。

    不一会儿,司马问天和高冠联袂抵达,上官青赶紧迎了上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