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别说他们,连云知秋等几个女人也瞅着海平心飞跑的身影憋笑。¥f,

    苗毅也差不多是如此,然耳边却传来了杨庆的传音,“大人,之前总镇府外的悠然客栈出了点事,派人去查问过,估计是信义阁的人出手抓了什么人,而总镇府外也接二连三有人被莫名抓走,敢在总镇府外如此接二连三动作的人,十有八九也是信义阁,可咱们这里至今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苗毅回头一怔,这事他前面也知道,鬼市总镇这边的人手虽然不多,就一千余人马,难以在鬼市有什么作为,可事情就出在总镇府外,想不听到动静都难,杨庆前面就说过,这次再次说起,有种提醒的味道。

    事实上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杨庆一来就将下面人手尽量做了布置,苗毅对此也是赞同的,不能完全两眼一抹黑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别人的保护上,万一有事多少也能反抗下,不至于被人把刀架在脖子上才知道。

    经此提醒,苗毅迅速看了眼地上的江一一,再看向杨庆,传音回:“你的意思是说,外面的动静是信义阁在抓捕他?”

    杨庆:“不能确定,但有这个可能。大人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信义阁真是在总镇府外抓到了这个江一一,那这个江一一出现在总镇府外想干什么?”

    此话一出,苗毅悚然一惊,淫贼江一一可谓大名鼎鼎,因为什么事出名的不用别人再提醒,加之他在酉丁域搞事让江一一背了黑锅,现在江一一又出现在鬼市总镇府外,这淫贼想干什么哪怕你不想往那方面去想也得往那方面去想。

    和杨庆的目光对上,杨庆微微颔首点头。似乎在说也有此猜测。

    苗毅迅速瞥了眼云知秋,目光又落在了江一一的身上,这次眼神中没了可叹式的同情,取而代之的是杀意!

    说实话,他之前还没想过要杀江一一,虽然酉丁域的事让江一一背了黑锅。可这并没有什么,就算江一一落在天庭手中说自己没去过酉丁域搞事,那又怎么样?没人能证明假的江一一和他苗毅有关。

    他原本是准备把江一一活着交给天庭审问的,这样对天庭的价值更高,说白了就是不介意拿信义阁的礼物去天庭换功劳。然而现在,怀疑这淫贼居然在打云知秋的主意,他连堂堂酉丁域都统都不能容忍,又其会容忍这淫贼?

    他不愿杀江一一是因为他知道江一一是群英会的人,而群英会的背后是青主。不想惹什么麻烦。现在他想杀江一一同样是因为知道对方是群英会的人,让此贼落入了天庭的手中不敢确认天庭一定会杀此贼,此贼居然想动云知秋,他焉能留此后患!

    他几乎是瞬间就下了决定,此贼找死!准备把死的江一一交给天庭,哪怕天庭借口没查清江一一当年所犯之案因他杀了人犯而训斥他也在所不惜,死了的江一一也同样能算份功劳。

    阎修等人察觉到苗毅身上竟然浮现了杀气,皆暗暗一惊。不知道杨庆刚才暗中和苗毅说了什么,竟惹的苗毅想对在劫难逃的江一一下杀手。

    “看他这个样子。信义阁似乎已经对他做过审讯,也不知道有没有审问出什么,可信义阁把人送来却不肯说出是在哪抓的江一一,又让卑职感觉有点奇怪,卑职怀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杨庆又暗中补了两句,似乎对苗毅要不要杀江一一也拿不定主意。

    苗毅对此话无感。有没有猫腻他都不想让江一一活着离开!

    然而就在此时,何一关快步出现在了外面,通报了一声,“大人!”

    “进来!”苗毅冷冷招呼了一声。

    何一关进来对众人拱了拱手,走到苗毅身边禀报道:“大人。外面到处在传,说咱们总镇府抓到了淫贼江一一。”目光看向了躺在地上不死不活的江一一一身上。

    苗毅惊讶看向杨庆,似乎在问,这边才刚接到人,外面怎么就传开了?

    杨庆目光一闪,果断传音告知:“大人,肯定是信义阁放出的风声,否则不会传这么快,此事当中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猫腻!”回头又对何一关道:“何大统领,劳烦您再去打探,有什么别的动静立刻来报知大人!”

    何一关看了眼苗毅,见苗毅没反应,当即拱了拱手,快步离去。

    苗毅陷入了沉思,只是他一时间想不通信义阁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思绪不清之下,稍作犹豫,传音给杨庆:“告诉你一个秘密,这江一一是群英会的人。”让杨庆多知道一点,也是希望能借助杨庆的头脑知道答案。

    杨庆震惊,传音急问:“大人确定?”

    苗毅:“当年无生之地考核时,这江一一就在抓捕名单之上,我也是无意中获知了这个消息,只是事关天庭绝密**,我未向人透露过。”

    目光急闪的杨庆突断然一声,“信义阁怕是已经从江一一身上审问出了什么,此等私密一旦泄露,必将逼得天庭恼羞成怒!”

    苗毅:“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有一点我想不通,如果信义阁真的从他身上审问出了什么,为何要放他活着离开,一旦他落在了天庭的手中,天庭自然能问出他是不是将天庭的**泄露给了信义阁,死无对证岂不是更好?”

    杨庆:“大人,不能什么事情都顺着去考虑,那只会中了别人的圈套,大人不妨反过来想一下,如果信义阁是想借江一一的口掩盖他们已知的真相,那一切就都能解释的通了!如此**对我们来说意味着危险,因为我们没有跟天庭掰手腕的资格,可对信义阁来说不一样,抓着这个把柄关键时刻能要挟天庭,能发挥大作用。大人,如果这江一一真的是群英会的人,他落在信义阁的手上一定会让天庭着急,天庭一定会想知道江一一有没有有泄露什么。大人,这江一一不能杀,若死在这里不是什么好事,不妨顺信义阁的安排把人交上去,这事不是我们这点能量能参与的,否则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这个时候一静不如一动,大人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安领这份功劳便罢。”

    谁知苗毅却阴森森给了句,“天庭把这江一一安排在总镇府外是什么意思?”

    “哎!”杨庆叹了声,“又何须卑职多言,想必大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苗毅阴着一张脸不吭声了……

    “什么?人落在了鬼市总镇府的手上?能确认吗?”

    皇甫世家,内院深处,皇甫炼空闻讯惊诧回头问道。

    跟随在后的皇甫晏回道:“暂时还不能确认,不过鬼市已有风声。”

    皇甫炼空:“那还不去打听清楚?难不成还要等我们的人杀入信义阁扑个空什么都没得到反而惹上一身骚不成?”

    皇甫晏:“鬼市总镇府那边下面的人不知道情况,牛有德等人又是新来的,咱们这边一时没办法沟通上。如果人已经到了牛有德手上,想必牛有德会上报,说不定上面已经知道了情况,爹何不问问上面?”

    “屁话!连这种事情都打探不出来,在这个关头,你还要上面给我解释?你是不是嫌上面还不够讨厌我们?”皇甫炼空一张老脸差点没顶到儿子脸上去,挥手朝外一指,“你那孙女君媃不是和牛有德认识吗?你不知道让她去联系一下?”

    “他们关系好像不怎么样,打听这种事情会不会反而暴露和咱们这里有关?”

    “你不会让她拐个弯试探一下?”

    皇甫晏没了脾气,只得摸出了星铃联系。

    一栋幽静小楼内,皇甫端容接到父亲的传讯后,一屁股坐在了临窗的凳子上,有点傻眼。

    她好不容易切断了女儿和牛有德之间的联系,父亲却要自己让女儿再和牛有德联系,这算什么?奈何有些事情没办法跟父亲解释,而父亲的态度又很强硬,完全是必须联系的样子,还要自己尽快!

    她也没办法,知道那个江一一肯定牵扯到了什么重要事情,肯定事关重大,否则不至于连自己的解释也不接受。

    没了法子,女儿和牛有德联系的星铃被她给没收了,而女儿如今又调到了另外一地的天街做事,她只好赶紧出发,前去寻找女儿。

    可皇甫晏又不好跟她说明究竟是什么情况,所以她根本不知道等到找到女儿黄花菜都凉了。

    更好笑的是,没过多久,皇甫炼空那边又接到了上面的通知,说牛有德那边已经上报了,江一一已经到了牛有德的手上,上面让群英会暂停对信义阁的进攻准备。

    皇甫父子松了口气,人落在了鬼市总镇府就好办了,上面应该有办法解决。

    皇甫家上层也实在是被这突发的事情给搞乱了手脚,现在皇甫父子的全部心思放在了怎么消除这次事件的后续影响上,居然把之前联系皇甫端容的事给抛到了脑后,毕竟皇甫君媃那边能不能问出什么都不重要了,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更好,得不到也无所谓了。

    天宫,向群英会下达了指令后的上官青焦急在天宫外徘徊。

    不一会儿,司马问天和高冠联袂抵达,上官青赶紧迎了上去。(未完待续。)

第1433章 中毒!    吕重的圣识,几可媲美六阶圣人!

    可是其圣识如果没有[时间大道道纹]的配合,绝对推算不出有人居然给他下了剧毒!

    是的!

    这是一种无色无味的超级剧毒!

    甚至,这种剧毒还是超级慢性剧毒。它更能先行在寄主的体内潜伏起来,暂时不爆发。

    这样一来,这种剧毒更加地隐匿,让人无法察觉。

    而一旦察觉到这种剧毒,被下毒的人,只怕已无药可救!

    “该死,居然真的有人在给我下毒,而且这毒至少是掌控了极品毒之圣纹的人下的……”吕重一脸铁青!

    强大的圣识,配合[时间大道道纹],终于让他发现了不对!

    有人给他下了无色无味的奇毒!

    而且,这种奇毒诡异地在他的体内潜伏了三年之久。

    如果不是这次突然福至心灵,感应到心神的悸动,吕重都未必会发现自己已经中了剧毒。

    “好!好手段!”吕重突然有些咬牙切齿,目光中有惊人的杀意暴射而出。

    “怎么了?”

    正拉着吕重左臂的颜妍突然被吓了一大跳,连忙问了起来,一脸担心。

    “呵呵,没什么。只不过有只臭老鼠给你夫君下了一些剧毒罢了!”吕重阴沉沉地笑了一声,并没有隐瞒。

    什么?

    颜妍、许心妍、木苍穹、敖夜、冷眉等人全都紧张起来。

    云水瑶则是连忙拿出一颗万宝祛毒丹。递给吕重,道:“快!夫君,快服下这枚[万宝祛毒丹]……”

    这万宝祛毒丹是当年在仙幻星拍卖所得的一种顶级的解毒神丹。甚至能解帝级强者身上的剧毒。

    不过。要想在吕重的身上凑效却是不可能了!

    “呵呵,这丹对我来说没用!”吕重笑了笑,摇头道:“下毒的是四阶的毒系圣人,而且是利用其上品的毒之圣纹为媒介下的剧毒。普通的帝级解毒丹没用!”

    “该死,究竟是何人,居然如此歹毒……”郑玲珑目光含煞,无边的怒火与杀气在心头攀升。相信这下毒的林黛儿要是在面前。她也绝对会打上去。

    “玲珑姐,现在不是发飙的时候。咱们最先需要找人帮夫君解毒……”许心妍一脸担心地拉住了郑玲珑。

    “对!快想办法帮夫君解毒……”云水瑶心中急得要死,连忙说道。

    要知道这可是毒圣下的剧毒。而且还是四阶毒圣。

    这样的超级圣人,要用下毒的手段对付吕重,那么。吕重身上的剧毒绝对极为霸道、危险,甚至很有可能就会危及到吕重的生命。这让她如何不担心。

    云水瑶此言一出,木苍穹、敖夜、冷眉等女也是心中焦急,对吕重紧张不已。

    见诸女都惶恐起来,吕重微微摇头,淡然地一笑:“呵呵,大家不必担心。你们可不要忘了你们夫君席下还有一种超级恐怖的虫族集团军……”

    “啊……是……是噬毒虫……”

    颜妍又惊又喜,大叫起来。

    木苍穹、敖夜、郑玲珑、冷眉、云水瑶、许心妍等女的眼睛俱都是一亮。

    “不错!”吕重傲然点头。

    虽然毒运圣女林黛儿的隐性剧毒极为危险、霸烈。但是,万物相生相克!吕重的手里可还有一种以“剧毒”为食的超级异虫。

    噬毒虫!

    如今已成长为一个基数极为庞大的超级集团军。甚至其虫群之内。帝虫也有几百只。

    它们之中虽然没有一只帝虫成为虫圣级的存在,但是,它们对于剧毒有着极为狂热的嗜好。

    它们以剧毒之物为食。也因为剧毒而极速进化!

    可以说,它们的进化之路是最特殊的!

    只要有最高级的剧毒,它们也可以证道毒之圣道!

    也正因为有着[噬毒虫]大军存在,吕重在知道自己身中无形剧毒之时,才会那么地淡定。

    “既然有办法解毒,夫君你还不快让噬毒虫帮你吸毒……”敖夜瞪了吕重一眼。连忙催促起来。

    吕重不想让诸女担心,也是微微点头:“也罢。我先去解毒。等我出来之后,会好好与那个毒圣玩玩……”

    说到最后,吕重的双眼也是多了一丝阴鸷。

    毒圣,相对于其他圣人而言,的确是一个极难惹的恐怖分子。

    一个四阶毒圣,几乎连六阶圣人都不敢轻易与之接触。

    可对于吕重来说,四阶毒圣,其危险程度只怕比二阶的圣人白玄风还有不如!

    之所以这么自信,因为吕重有着对毒圣最强克制性生物——噬毒虫!

    “都天圣帝的女徒?毒运女圣林黛儿?”吕重微微嘀咕一声,双眼转冷:“嘿嘿!你等着!我很快就会出来找你的麻烦了……”

    心念一动,吕重直接带着诸女闪入了[大寂灭珠]内。

    因为身中剧毒,甚至还隐隐波及、传染到诸女的身上,吕重只得把诸女也带着进入了[噬毒虫]所占据的世界!

    这是一个极为广阔的魔性世界!

    它曾是[混世魔界]中的一个小世界。其内到处生长着恐怖的魔性剧毒生物。

    当[大寂灭珠]成功吞噬了[混世魔界]之后,这个世界被引入了百万倍的[时间加速度],这使得这介世界的剧毒生物更是疯狂地生长。在不管不顾这节界上百万年之后,吕重留在[大寂灭珠]内的神像分身,才把[噬毒虫]一族的主力安排进入了这个世界。

    在这个世界至少生存了上千万年的噬毒虫,也是疯狂进化、壮大着。

    属于高端战力的帝级噬毒虫,却只有几百只。但是皇级的噬毒虫,已达到了十万只之多,而王级的噬毒虫高达几百万。至少王级以下的噬毒虫,其基数几乎达到万亿!

    这样一个虫族种群,其攻击力无双无对!同样的,它们的解毒能力,也是甲传诸天万界!

    身为亿万虫族大军的唯一真神与主宰,吕重能轻松地命令这些噬毒虫。

    在吕重的命令下,几乎所有的帝级噬毒虫都出动了。

    几百只帝级噬毒虫,迅速爬到吕重的身上,在吕重自行划开的伤口中,把自己的嘴器刺入伤口,全力为吕重吸毒。

    没有任何意外!

    有这等庞大数量的帝级噬毒虫出手,吕重与诸女身上被下的那种潜伏性、隐匿极强的剧毒,在短短时间内消失一空。

    “嘿嘿,如今剧毒已解,那么,是时候陪你这毒运女圣玩玩了……”吕重冷笑一声,凭空消失。(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