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钱老爷子想了一下,最后嘱咐赵长枪:“嗯,我这边会通知猎狐小组,让他们听你指挥。 你们行动一定小心,千万不要被美国当局抓住把柄,那会给我们带来无穷的后患”

    “放心吧,老爷子,我们现在可是梅隆家族的私人武装力量,即便打成一锅粥,也是梅隆家族的内斗自然有梅隆家族的人出面摆平,不会有事的。”

    钱老爷子挂断和赵长枪的通话后,马上开始联系猎狐小组的队长屠益龙,让他们在接下来的行动听从赵长枪的指挥。

    屠益龙是华调部的骨干力量,他从来就没听说赵长枪的大名,所以乍然听到钱老爷子竟然让他听从赵长枪的指挥,自然心不满,但这是命令,他不听也得听,只好勉强答应。

    猎狐小组是以游客的身份进入美国的,来到美国后,才又集到驻洛杉矶领事馆人员早已经给他们安排好的一个爱国华侨开的大酒店内。

    屠益龙接听钱老爷子电话的时候,魏婷恰好就在屠益龙身边。魏婷是猎狐小组的副队长,两个人正愁眉不展的商量接下来的行动。

    “老爷子的电话”魏婷问道,整个猎狐小组能和老爷子直接联系的只有队长。使用的是特殊加密频道的卫星电话。

    “不错。”屠益龙皱着眉头说道。

    “老爷子有什么指示”魏婷问道。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是不会主动联系猎狐小组的。

    “老爷子说要我把指挥权交给一个叫赵长枪的人。真不知道赵长枪是忽然从哪里冒出来的。他何德何能能指挥猎狐小组猎狐小组内可都是精英的精英,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一副表情”

    屠益龙看到魏婷正小嘴微张,瞪大眼睛看着他,脸上有惊讶,但是更多的却是难以掩饰的惊喜

    “你你说什么老爷子要你把指挥权交给赵长枪这么说赵长枪已经来美国了”魏婷简直不敢相信的自己的耳朵

    魏婷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赵长枪了,没想到在这异国他乡,在她最困难的时候,赵长枪竟然来了不但来了,而且还要和她并肩战斗魏婷想想就感到万分激动这实在有些太不可思议,太浪漫了。

    “你认识赵长枪”屠益龙奇怪的问道。

    “当然认识,他是我男朋友”魏婷有些自豪的说道。

    “啊”这回轮到屠益龙震惊莫名了自从他和魏婷一起被选拨进入猎狐小组后,他就被魏婷的飒飒英姿所折服,心更将魏婷当成了自己的菜,当成了自己追求的目标,他甚至已经想过,等到这次任务回去,就正式向魏婷表白。

    经过这次任务,他们也算是同甘苦共患难的真情战友了,魏婷应该不会拒绝自己吧这种战友情如果能融入爱情之,一定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情。

    没想到现在魏婷忽然对他说,赵长枪是他的男朋友这无异于在屠益龙的脑袋顶上响起一个炸雷。

    “你怎么了”这次又轮到魏婷惊讶于屠益龙的表情了。

    “哦,没什么。以前从来没听说你有男朋友啊。感到很吃惊。”屠益龙咧咧嘴说道,他感到自己的心在流血。

    “呵呵,你吃醋了”魏婷笑着说道。

    “如果吃醋能挽回你的心,我愿将全世界的醋都喝光”屠益龙说道。

    “呵呵,你错了,我从来就没爱过你,你怎么能用挽回这个词你好像不服赵长枪的气”魏婷说道。

    “服他才怪了。真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想的。”屠益龙低声嘟囔道。

    正在此时,屠益龙使用当地电话卡的普通手机响了。他看了一下手机,是个陌生的号码,由于钱老爷子刚才已经嘱咐过他,所以他猜到这是赵长枪电话,于是便马上接听了。

    “喂哪位”屠益龙对着手机说道。

    “屠益龙先生,你好。我是赵长枪。告诉我你们的位置,我今天晚上会去找你们。有重要的事情商量。”赵长枪在电话里说道。

    屠益龙刚想说话,手的电话却已经被魏婷抢了过去。屠益龙不禁一阵苦笑,虽然他是队长,但是魏婷的老爸是公安部长,所以,他这个队长很多时候都让着魏婷这个副队长。

    “枪哥,我是魏婷,你在哪里”魏婷刚把电话抢到手,便迫不及待的开口说道。

    电话那头的赵长枪听到魏婷的声音不禁也非常激动,这么长时间联系不上魏婷,现在终于联系上了。

    “小婷,你们在什么地方,我到晚上就去见你们”赵长枪急促的说道。

    “我们在洛杉矶市”魏婷将自己所在的位置告诉了赵长枪。

    由于这里是在异国他乡,不是煲电话粥,谈情说爱的时候,所以两人说过几句话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这个赵长枪到底可靠不可靠”屠益龙一边低声嘟囔,一边接过魏婷递过来的电话。

    魏婷看了屠益龙一眼,说道:“你这种思想很危险。赵长枪可是老爷子看的人。”

    屠益龙马上不吭声了。不错,赵长枪是老爷子看重的人,自己质疑赵长枪就是质疑老爷子。

    洛杉矶的夜终于又来临了。

    赵长枪下榻的酒店。

    晚上十一点左右,赵长枪乘坐一辆半新的福特轿车离开了酒店。轿车是托恩梅隆提供给赵长枪的。

    赵长枪要去见猎狐小组,共同商量下一步的行动,和他一通前往的是李若萍和农民,博士留在了酒店看家。

    如果不留人在酒店,如果托恩忽然派人来联系赵长枪,就找不到人了。

    赵长枪本来不想让李若萍同往,但是李若萍说她已经很长时间不见魏婷姐了,非去不可,最后,赵长枪只好妥协。

    赵长枪为了不暴露自己和猎狐小组下榻的地方,特意选在了晚上去见猎狐小组的成员。他却不知道,他这种安排完全就是徒劳的

    他的车子刚刚从酒店离开,就在酒店旁边一个咖啡店里,正在喝咖啡的一个秃顶男人便拨出了一个电话:“头儿,麻雀已经出巢,正沿旧金山大道直行”

    “收到,继续监视”

    “是头儿。”

    秃顶男人打电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咖啡店外一辆天蓝色的吉普切诺基面前,打完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将汽车发动起来。

    秃顶男人没有挂断电话,而是一边保持着电话畅通,一边不紧不慢的跟踪着前面赵长枪的福特轿车。

    秃顶男人口的“头儿”正是绿箭集团的总裁,也是迪卡的情报头子威尔森

    威尔森的情报系统绝对不是盖的,他们既然能在第一时间得知赵长枪已经来到美国,当然也能侦查到赵长枪的下榻酒店。

    自从赵长枪进驻这家酒店,他们就处在了威尔森的监控之下。威尔森现在不但知道赵长枪的下榻之处,而且还已经知道了托恩已经和赵长枪走到了一起

    今天早上托恩来酒店找赵长枪的时候,虽然一直很警惕,防备有人跟踪他,但是他还是被威尔森安排在暗的人看到了。

    本来这些人也没认为托恩来酒店就是因为赵长枪来的,但是当他们看到托恩离开的时候,竟然带走了五个华国人,而这五个华国人正是和赵长枪一起来到美国的

    于是威尔森马上便知道托恩和赵长枪已经走到了一起他马上便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迪卡。

    实际上就在今天上午,迪卡带着把总等人一起赶往迪卡庄园的时候,迪卡便早已经知道把总等五人是赵长枪的人,只不过他暂时还不想因为对付把总五人而让赵长枪有所察觉,然后偷偷跑路所以才没有对把总五人动手。

    赵长枪好不容易落到了他的口,他可不想这只煮熟的鸭子飞了是的,在迪卡看来,赵长枪现在已经是他的盘餐,掌物

    而且那时候把总等人还和托恩在一起,如果他对把总等人动手,托恩搞不好也会命丧当场。

    虽然迪卡恨不能立刻将托恩置于死地,但是托恩毕竟是梅隆家族的人,在梅隆家族就要竞选新家主的当口,如果托恩死在了他的庄园,无论他有什么理由,托尔斯都会借题发挥,让家族取消他竞选家主之位的资格。

    兄弟相残,是梅隆家族的大忌好像这也是每一个大家族的大忌,可是兄弟相残的事情在哪一个家族又少的了呢在权利和利益面前,所有的规则都不过是摆在明面上欺骗世人的一块遮羞布

    当揭开这层遮羞布的时候,所有的肮脏,血腥,污秽都会暴露在阳光下

    别说那些大家族,就连一些普通人家,为了老人的一栋房子都会反目成仇,兄弟相残很多时候,人的贪欲会将所有的亲情都埋葬进十八层地狱

    按照迪卡梅隆的意思是,先让道格拉斯将赵长枪抓住,然后再让道格拉斯打包将跟着托恩的把总赵玉山等人灭掉。

    赵长枪应该庆幸,威尔森虽然知道了他的下榻之地,也知道了和他一起来的这些兄弟,却不知道被把总提前遣送到美国的那些龙辉集团普通兄弟

    如果迪卡知道那些人的存在的话,恐怕早已经先对他们下手了

    威尔森得到秃顶男人的汇报之后,马上联系到了上帝之剑的道格拉斯,缓缓的说道:“道格拉斯先生,麻雀已经出笼,我的人已经跟上,现在是你们出手的时候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九一章 信义阁的礼物    七绝恍然大悟,“江一一就是最好的证据,证明我们还不知道内幕,可是他们又会怀疑我们为什么要将人交给牛有德。”

    曹满笑道:“这就是老爷子手腕厉害的地方,现在长了眼睛的都知道寇家和夏侯家做了内幕交易,寇家助天后立子嗣,夏侯家帮助牛有德在鬼市立足,江一一死不肯招,我们把人给牛有德也很好理解,说白了还是遂寇家的意,要帮牛有德在鬼市有所建树,牛有德抓到了江一一不就立功了吗随后天后那边也会有所动作,立功授奖嘛,大家一看,一切都合情合理,而我们又拿不出把柄做要挟,上官青那边也会松口气,这事就过去了。”

    转身踱步走到了窗前,“而寇家呢,自然也会知道是我们这边帮牛有德立功了,寇家不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嘛,如今咱们这边已经扔了兔子出去,寇家那边也是该加把力了。总之老爷子的意思是,天后立子嗣的事,尽量让寇家多出力,尽量在朝堂上堂堂正正的达成,要名正言顺只要牛有德还在鬼市需要我们相助,寇家就得持续力,青主能避一时不能永远避下去,迟早还是要松口的。这种把柄能不用尽量不用,留待以后挥关键作用,何必说动了寇家又另外抛张牌出去,到时候明明是咱们自己力了却不能说,还得记寇家的人情,这又是何苦手上多一张底牌就多一份用途,尽量利益最大化,不要一起扔出去。而这牛有德的幕后也有意思,就算没寇家吭声,咱们也不能让他在鬼市出事,左右都是要出力的,还是从寇家那边顺带点好处吧。

    转过身来,又道:“另外还有一点,老爷子说,咱们这次是无意中踩到了狗尾巴。怕是要逼得某些人狗急跳墙,把人扔给牛有德的话,能避免不必要的损失,谁要敢强攻鬼市总镇府。一旦被寇凌虚抓住把柄占了情理,得问问自己的脑袋是不是比寇凌虚手上的兵马大权更强硬若真要有人不理智,愿意冲动的话,说不定还能有些意外的收获。”

    听明白后,七绝满脸钦佩神色。由衷赞叹道:“老爷子果然是英明。”

    曹满转身看向窗外,微微颔,幽幽叹息道:“夏侯家能持续到今天不容易,老爷子功不可没”

    皇甫世家,大庄大园,景致幽深。

    皇甫晏绷着一张脸快步而行,其子皇甫端浩脸色很难看,亦步亦趋地跟在父亲身后,前后进入一座古木参天的老庭院,在远离一处亭台楼阁的地方停步传音。

    亭台楼阁内。皓苍颜的家主皇甫炼空正在内与几名老友小聚。

    注意到了外面两父子的脸色,知道肯定有什么重要事情,皇甫炼空向几位老友告罪一声,下了阁楼一路从父子俩身边经过,而父子俩也快步跟进了内庭。

    进入一间僻室后,皇甫炼空立马转身问道:“出什么事了”

    皇甫晏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爹,江一一在鬼市那边失手了,可能落在了信义阁的手中。”

    “什么”一脸沉稳的皇甫炼空瞬间宛若遭受五雷轰顶,惊得目瞪口呆。旋即又急声道:“确认真的落在了信义阁的手中”

    皇甫晏满脸苦涩,“我们的人去了出事的客栈,虽不知什么人动的手,但从客栈那边不敢多说的反应来看。估计不会有差。而从掌握的情况来看,动手的人下手极为迅,几乎没闹出什么动静就迅将人给抓走了,江一一逃生的能力一流,却如此轻易落网,可见动手的人全部是高手。一群高手布网围困,令江一一逃无可逃,集合各种情况判断,在鬼市除了信义阁应该不会有别人。”

    皇甫炼空倒吸一口凉气,“信义阁为什么会如此精准下手江一一的身份整个皇甫家也只有咱们三人知道,上面就更不会泄露出去,难道是你们谁的嘴不严泄露了消息”盯向父子俩的目光骤然变得森冷。

    皇甫端浩连连摇头,“爷爷,我一直和江一一秘密单线联系,绝没有向任何人吐露半个字。”

    皇甫晏叹道:“爹,这种事情关系到皇甫家上下所有人的性命,我们怎么可能对外泄露。”

    皇甫炼空摊了两手要交代,“那究竟是怎么事,不是还没有动手吗怎么就惊动了信义阁先下手”

    皇甫晏:“出事的不止江一一,据报,有人在总镇府门口多徘徊了一阵,也立刻被人给抓走了,我估摸着是因为信义阁在防范于未然。”

    “是不是防范于未然我不管,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江一一落在了信义阁的手中,他能扛住信义阁的审讯吗一旦他开口,将会是什么后果,还用我再说吗”皇甫炼空情绪彻底失控,连连指着父子俩:“让你们小心小心再小心,你们是怎么办事的”

    皇甫晏:“爹,当初我就说了,江一一事关重大,鬼市那边信义阁掌控太严密了,容易出我们的控制,这事根本就不该派江一一出马,可上面根本不听”

    皇甫炼空怒声道:“还用你来教我吗上面非要如此,我能怎么办何况上面也有上面的考虑,现在任何人动了牛有德那边都会让人怀疑到是上面的杰作,寇凌虚也不是吃素的,上面就是不想担这个嫌疑,所以才让在酉丁域被莫名卷入的江一一出手,事后合情合理,只是江一一个人对牛有德进行报复,上面的想法也没错现在已经出事了,上面不会说自己的决定有误,也不会听我们的解释,只会降怒于我们,质问我们是怎么办事的这事不能圆场的话,上面是要拿皇甫家的脑袋去分担责任的”

    皇甫晏:“爹事情已经出了,现在说一千道一万也没用,关键是怎么想办法解决这事”

    皇甫炼空的情绪激动:“怎么解决跑去找信义阁谈判吗这不是摆明了让信义阁知道江一一是群英会的人吗天下人谁不知道群英会的背景”

    皇甫晏咬牙狞声道:“只能是硬来,抢”

    “抢”皇甫炼空应了一声,情绪似乎又瞬间沉稳了下来。

    “对抢”皇甫晏点了点头,道:“江一一不会不知道自己招供的后果,他一时半会儿肯定不会招出来,趁信义阁还不知道真相之前没什么防备,调集高手围攻信义阁,哪怕抢不到,也要解决掉后患,不能让江一一开口”来之前显然思想上已经做过酝酿。

    皇甫炼空缓缓点头,叹息一声,“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江一一这么多年来一直干这事,我就知道迟早有一天会翻船,建议少干这种龌龊事,可是上面为了讨好天宫那位不听呐,落在一般人手里也好办点,偏偏落在了连天庭也无法左右的信义阁手中。哎事到如今也没了别的办法,上面估计也没办法,应该也会赞成这么做”说罢摸出了星铃,不知在跟哪联系。

    鬼市总镇府,七绝笑着拱了拱手,“告辞”

    “慢走”苗毅也拱了拱手,示意杨召青代自己去送送。

    一群人正在说事,没想到信义阁突然登门送上了一份礼。

    转身后,看着地上脸色苍白身上盖了匹毛毯的男子,苗毅可以确认信义阁说的没错,这人的确是江一一,因为他见过江一一,只是那时的江一一风流倜傥,而此时的江一一却像只死狗一样躺那一动不动,两眼无神,落在信义阁手上也不知遭了多少罪。

    “这人就是江一一”徐堂然摸着下巴盯着江一一打量着啧啧有声,“若真是的话,那还真是大功一件。”

    阎修等人也在一旁围观,杨庆皱着眉头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恰逢云知秋从楼上走了下来,飞红和海平心等人相随。一见这么多人围着,海平心立刻兴冲冲地挤了进来,看着地上的人,好奇宝宝似的,“谁呀谁呀,这是谁呀”

    徐堂然笑道:“江一一”

    “嚯是那淫贼啊活该,报应”海平心一惊一乍的,蹲了下来,伸手去揭那覆盖的毯子,“我看看打成什么样了,啊”突然像踩了尾巴的猫似的,她才刚揭开看了眼,又立马松手了,迅站起退开了,一张脸红了。

    苗毅奇怪,也蹲下掀开一角查看,凝重目光在江一一下体一顿,也放手了,脸上神情有些古怪。

    左右看看的云知秋奇怪道:“怎么了”正要俯身揭开谜底,却被苗毅一把拉住了胳膊,摇了摇头,“被修理的很惨。”见她还好奇怎么个惨法,似乎还想见识一下信义阁的手段,只好又补了句,“被阉割过。”

    “”云知秋檀口微张,反应过来后啐了声,幸好自己没看到,赶紧退开了。

    几个男人却是越来了兴趣,你蹲下揭开看看,我蹲下揭开看看,估计是都没见识过阉割了是什么样的。

    见识过后,一个个神情古怪,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海平心,似乎在说这丫头今天可长了见识。

    若不是云知秋等人在这里,有些话不好说出来,估计有人要出言调侃一下。

    似乎读懂了大家的眼神,“无耻”海平心恼羞成怒地跑了。

    徐堂然和杨召青相视一笑,这事怕是要成为这丫头一辈子洗涮不了的污点,也不知以后找了男人还有没有胃口品尝。未完待续。

    最新最全的收费小说免费观看,请或者登录网址.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