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钱老爷子和魏超决定将消息透露给迪卡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想让进入美国的猎狐小组,能通过托尔斯和迪卡的人找到胡友林的落脚点。 :efefd

    猎狐小组在美国人生地不熟,他们要想找到胡友林的落脚点的确非常困难。但是托尔斯和迪卡却都有自己的强大的情报络,他们寻找胡友林要比猎狐小组方便的多。如果猎狐小组能想办法盯上托尔斯或者迪卡的人,当托尔斯或者迪卡的人找到胡友林的时候,他们也能找到

    而且,当胡友林出现之后,托尔斯的人和迪卡的人很可能会发生一场争斗,到时候猎狐小组正好可以浑水摸鱼,坐收渔翁之利。

    然而事实却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乐观,猎狐小组在美国的困难也比当初他们想象的要困难的多,起初他们还能从华国驻美使馆那里得到一些至关重要的消息,但是后来托尔斯好像发现了什么,使馆方面也无法给他们提供有用的消息了。

    他们将消息主动透露给迪卡后,到现在为止,猎狐小组不但没有咬住托尔斯和迪卡的情报人员,而且他们甚至不知道胡友林现在到底有没有和托尔斯或者迪卡取得联系

    情况越来越糟糕,钱老爷子几乎夜不能寐,食不甘味。

    夜已经很深了,这却又是一个不眠夜。钱老爷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两眼发涩,却实在难以入眠。

    钱老爷子实在睡不着,便扭亮了卧室里的灯,起身在地上走了几步。

    “爷爷,时候不早了,睡吧。”

    门外传来钱其敏的声音。

    钱其敏虽然不知道爷爷具体在操劳什么,但是她知道爷爷现在一定在进行一件极其秘密,却也是一件极其棘手的事情。

    这些日子她心疼爷爷,看爷爷睡不好觉,她便也睡不好,此时她透过自己卧室门上的小窗口看到爷爷的房间里又亮起来灯光,知道爷爷又睡不着觉了。于是起身来到爷爷的门前,劝说爷爷。

    “唉小敏,你睡吧,爷爷年纪大了,少觉。我起来活动活动。”钱老爷子说道。

    “爷爷,工作虽然重要,但是你也要注意你的身子骨啊。”

    钱其敏说完,轻轻的叹一口气,回去了。

    钱老爷子正烦闷的在脚底上走来走去,床头柜上的电话忽然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钱老爷子吓一跳,知道他这个电话的人并不多,而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来,肯定有大事某非是猎狐小组那边有了突破性进展

    钱老爷子心一阵激动,连忙快步走到电话旁,一把抓起了电话。电话刚一接通,里面就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老爷子,是我,赵长枪,这个时候给您打电话没打扰到您吧”

    钱铮本来以为是猎狐小组有消息了,听到是赵长枪的消息,不禁有些失望,不过他对赵长枪一直很上心,所以马上笑着说道:“是你小子,你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你说你有没有打扰到我”

    “呵呵,都这时候了,老子怎么还没睡身体又不舒服了”赵长枪笑着说道。电话被接起的这么快,肯定是没有睡觉。

    由于时差的缘故,虽然赵长枪所在的美国现在是太阳正当头,但是老爷子所在的燕京却正是午夜时分。

    “行了,小子,你这时候给我打电话,肯定有急事吧有话就活,有屁就放。”钱老爷子笑呵呵的说道。虽然他现在很焦急,但是如果赵长枪有事,他还是要尽力帮忙的。不为别的,就因为赵长枪是他们一家祖孙三人的救命恩人。而且他也一直很看好赵长枪。

    “老爷子,我的确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你帮忙。我想知道跨国抓捕胡友林之事是谁具体负责的是不是魏婷的爸爸魏超”赵长枪问道。

    钱老爷子的脸上顿时现出一丝凝重

    胡友林叛逃出国的事情可是绝密除了猎狐小组,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并没有几个,就连整天和他住在一起的孙女钱其敏都不知道赵长枪是怎么知道的就算赵长枪的耳目再多,神通再广大,他也不可能知道吧再说,赵长枪不是在平川县当县长吗他闲的蛋疼打听这些干什么

    如果换成别人,可能钱铮早就呵斥过去,让对方不要多管闲事了,但是他却知道赵长枪的为人,他既然问起这件事情,肯定就有原因,所以他并没有急着让赵长枪不要过问这件事情,而是沉静的问道:“小子,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呵呵,老爷子,我不但知道胡友林已经到了美国,而且我还知道现在梅隆家族的托尔斯和迪卡正在争着寻找胡友林而华国警方也已经派人秘密潜入美国,也正在秘密寻找胡友林。”赵长枪又说道。

    钱老爷子心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赵长枪怎知道的这么详细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自己的保密工作没做好,已经有人将消息泄露出去了

    想到这些,钱老爷子马上严肃的说道:“小子,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消息的快告诉我,这个对我很重要”

    赵长枪马上猜到了钱铮在想什么,于是说道:“老爷子放心,我的消息不是从我国得到的,我的消息是从梅隆家族得到的。我现在正身在美国。你可能知道平川县南宫镇的种子事件吧我来找梅隆家族为南宫镇的老百姓讨回一个公道恰好听说了这件事。想出手帮助华国警方。但是现在就我知道的,一共便有三方人马在寻找胡友林,他们分别是,托尔斯,迪卡,还有华国警方,既然碰到这件事了,我想出手帮助一下我们的人,但是我无法和他们取得联系,所以才想问问您是不是知道这件事,是不是知道华国警方的联系方式。”

    钱老爷子听完赵长枪的话,心不禁一阵惊喜,他知道赵长枪的本事,如果赵长枪真的能出手帮助猎狐小组,猎狐小组胜利完成任务的可能性将会大大增加。但是让钱老爷子疑惑的是,赵长枪是怎么从梅隆家族得到这么机密的消息的,他去美国是去找梅隆家族的麻烦的,梅隆家族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他

    想到这些,钱老爷子马上问道:“小子,你是怎么从梅隆家族得到这些消息的”

    赵长枪呵呵一笑说道:“呵呵,老爷子,我想对付迪卡和托尔斯,而梅隆家族的某一位继承人恰恰也想对付他们,于是我们便达成了某个协议。就这么简单。”

    钱老爷子不禁用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赵长枪这个小子还真是无孔不入,竟然能利用梅隆家族的内斗,和梅隆家族的人达成协议,从而从他们内部得到消息而猎狐小组去美国这么长时间都没想到这个办法,看来猎狐小组和赵长枪比还差一大截啊不过老爷子也明白,赵长枪能做到这点,肯定也费了不少周折。

    钱老爷子哪里知道,赵长枪还真没费什么周折,因为他早在春节的时候,便和托恩达成协议了。当然,那时候他是强迫托恩的。

    “小子,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并且打算参与进来,那我也不瞒你了,我们这次抓捕行动代号猎狐,我就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副总指挥是公安部长魏超。我现在就告诉你已经潜入美国的猎狐小组的联系方式”

    钱老爷子将联系方式告诉赵长枪后,又说道:“小子,这次事情,你可得尽心尽力,你老婆魏婷可是也在猎狐小组之内呢,对了,你这次去美国有没有带上你的那几个兄弟”

    钱铮对赵长枪手下那帮人的实力可是非常清楚的,那帮人实力可是不亚于一只特种分队想当初赵长枪带着他们远涉重洋,冲破美国的重重封锁,到达皮克王国,帮助皮克王国建国,然后才有了华国和皮克王国现在的友好关系,可以说,华国之所以能在皮克王国取得巨大利益,完全就是赵长枪和他手下那帮兄弟的功劳

    当年他们归来后,国家只是给了他们每个人一百万美金,然后帮他们洗脱了以前的案底,这和他们为国家做出的贡献相比,实在微不足道。应该说,国家愧对了他们

    如果这次赵长枪把他手下的那七八个兄弟也带了过去,那么这次抓捕行动能成功的几率就更大了。

    赵长枪听了钱老爷子的话,呵呵一笑,说道:“呵呵,老爷子放心吧,弟兄们都来了,二百多口人呢只要美方不出动,我能把梅隆家族灭八遍”

    钱老爷子差点没一个跟头摔在地上赵长枪竟然一下住就弄过去了二百多人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不会想在美国掀起一场暴乱吧

    而且他是怎么把那么多人弄到美国的要知道出国可不是出省,需要走的程序多着呢就连猎狐小组,也只是过去了二十多人,赵长枪竟然一下子就弄过去了二百多人这家伙是怎么做到的

    钱老爷子却不知道,由于龙辉集团特别公关部的兄弟身份特殊,所以他们每个人都常年拥有多国的签证,他们要想出国,还真就像出省一样简单不像猎狐小组,组成时仓促,出国时也仓促,而且钱老爷子和魏超还怕事情败露引起国际纠纷,所以,他们不敢大规模的向美国派人,二十多个人几乎已经是极限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九零章 淫贼真相    然而人家需要讲理吗?在地下世界,尤其是在鬼市,信义阁就是理,游戏规则人家说的算,连天庭都奈何不了他们。

    俊俏男人自己都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辈子也算是经历过不少的风浪,还是头栽的这么冤,啥也没干就这样了。

    他可以肯定人家抓自己之前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也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可人家不管,就这样把你给抓了,可你又能怎样?

    话又说来,由此可见信义阁对鬼市的掌控,竟然只因为自己开窗户开的久了点就能盯上自己。

    事实也的确印证了他的判断,壮汉吹了个口哨,打趣道:“小白脸,说说吧,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俊俏男子朝地上的尸体努了努嘴,“都这样了,你就应该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人,说出来我们也是死路一条,不用废话了,给个痛快吧。”没了牙,说话有点走风变音。

    “哟!嘴还挺硬的。”满脸横肉的壮汉脸上露出几分狞笑。

    他边上一人,正是之前率先闯进俊俏男子屋内的那人,上前对壮汉道:“杠头,这家伙修为不高但是却通晓金、土两种功法属性,之前一时不查,若不是准备周全,搞不好要让他跑了。”

    这不是虚言,若不是下面有人守株待兔,真要让这人一层层落到下面,一旦钻进了地下,在这晶币矿伴生地还想破土找到这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俊俏男子闻言脸色微变。

    “金、土两种属性功法?貌似有这天赋的人可不多!”壮汉嘿嘿冷笑一声,偏头道:“找画影来对比一下。”

    后面立刻有人转身而去,同时有人对俊俏男子和地上的尸体进行搜身,将两人身上的东西全部搜了出来。

    没多久,有人拿了画影来,与俊俏男子进行对比,锁定目标后,将画影给了壮汉。

    壮汉拿着玉牒亲自再次进行对比,还捏着俊俏男子的脸左右掰动着仔细看了看。最终撒手嘿嘿一乐,“淫贼江一一,竟然是这家伙,原本以为只是个独行贼子。可嘴里居然藏着毒牙,看来还是谁家的死士,有点意思。我说江一一,到了这里嘴硬是没用的,无非是看你最终能坚持多久。到了这里有的是办法对付嘴硬的,还没人能扛住这里的审讯手段,最后什么都招了,又吃尽了苦头,这又是何必?”

    没错,俊俏男子的确是江一一,他从来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是以这种形式落网。

    听闻什么审讯手段,江一一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紧绷了绷嘴唇,“不要白费力气了。给个痛快吧!”

    “不识相,那我也没办法,弟兄们,给他上菜!”壮汉扔下话背个手走了,出了门以后,边走边说道:“拿他们身上的星铃去比对库,看看有没有什么能挂上号的人跟他们联系,这厮专对天庭官员的女人下手,居然还是死士,怕是来历不简单。一般人可以排除,从上往下对比兴许能省点时间。”

    信义阁执掌地下世界多年,秘密建立了一套天下独一无二的庞大且绵密的法印对比渠道。

    “是!”后面人领命而去。

    “啊!”一声惨绝人寰的凄厉惨叫声从后面的石室传来,壮汉头看了眼。摇头笑了笑,“敬酒不吃吃罚酒!”

    小半天后,壮汉来到了一间室外敲了敲门,里面一声“进来”,他推门而入,关了门。走到窗前一人身后拱手道:“七爷。”

    临窗负手的七绝看着窗外似乎有些走神,静默了一会儿方问道:“问出了什么没有?”

    壮汉道:“七爷,这淫贼嘴硬的很,到现在还硬扛着没松口。”

    七绝头冷冷一眼,“那你跑来找我干什么?你就让我这样复东家?”

    壮汉嘿嘿笑道:“七爷别急,估计他开不开口都不重要了,从这厮身上查出了点有意思的东西,您猜我们从这淫贼身上对比出了和谁联系的星铃?”

    七绝顿时来了兴趣,知道对方这样说,必然是有所指,转身道:“别嘻嘻哈哈跟我绕圈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壮汉依然嬉皮笑脸道:“皇甫端浩!皇甫家的皇甫端浩,这淫贼十有八九是群英会的人。”

    七绝微微眯眼,“有和皇甫端浩联系的星铃不算什么,如果他只是和皇甫端浩认识呢,并不能说明他就是群英会的人。”

    壮汉摇头:“七爷,关键是这淫贼的身份特殊,不会让太多人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来往的人并不多,而身上有联系的星铃也并不多,这其中却有皇甫端浩的联系方式,耐人寻味。最重要的是,另一个死者的身上也找到了和皇甫端浩联系的星铃,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

    七绝双手十指交叉在腹部,大拇指磨蹭在了一起,“去!把江一一曾经作案对象的资料调出来。”

    “好!”壮汉点头,快步离去。

    “确认是群英会的人?”

    待到七绝掌握了情况后来向曹满汇报时,曹满也颇为诧异一声。

    七绝颔道:“十有八九就是,应该不会有错。”

    曹满踱步来,颇为费解道:“群英会掌控在上官青的手上,也就是属于天宫,这江一一却屡屡对天庭官员的女人下手,这是个什么情况?”

    七绝道:“老奴之前也想不通,后来调集了江一一所有作案对象的背景查看,所事情相隔时期不定、地域不定,不查不知道,一查有点吃惊,从相当一部分人当中现了一个共通点,那就是都曾或多或少地得罪过天宫那位,或是不讨天宫那位的喜欢,偏偏碍于情理天宫那位又不能把他们给怎么样,最后都被江一一狠狠羞辱了一顿。当然,也有不具备这一点特殊状况的,不过老奴认为这只是障眼法,都是为了掩盖前面那一点,避免惹人生疑。”

    “哦!”来走动的曹满脚步一顿,啧啧有声道:“看来上官青能掌控天宫这么多年,讨好青主的手段的确有一套,连这龌龊手段也敢使,怪不得能屹立不倒、荣宠不衰!感情天庭追查了这么多年的淫贼江一一本就是天宫的杰作,是用来打压异己的,怪不得一直抓不上,一直有人为这淫贼通风报信,还怎么抓?也就是天宫没办法把手插到咱们这里,才让咱们捡了一个漏,否则咱们只怕也未必能抓到这小贼。这次这江一一又盯上了鬼市总镇府”颇为玩味地嘿嘿了一声。

    七绝点头道:“有了这个背景就不难猜测江一一盯上鬼市总镇府的企图了,青主在寇天王手上吃了亏,肯定要想办法扳一局,一旦寇天王义女的清白坏了,只怕牛有德也难以面对,这是存心想拆散这一对,再将牛有德拉到天宫那边。而之前牛有德本就在酉丁域用过江一一的幌子,江一一来寻仇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出了事情谁也怀疑不到天宫的头上。”

    曹满点头道:“这招的确有点阴损,却不得不承认非常有效。”

    七绝问:“要不要告诉牛有德?”

    “不!”曹满抬手,一脸古怪道:“这事知道的人越少,咱们握在手中当把柄的威力才越大,你想想看,一旦让天下人知道天宫竟然干出了这龌龊事,青主情何以堪?那些被江一一羞辱过的官员会怎么想?满朝上下又会怎么想?如今老爷子那边正在和寇老鬼联手施压,助天后立子嗣,青主却在那拖着,寇老鬼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另几家也不想老爷子那边得好,如今有了这个把柄在手上,咱们这边可以帮青主下下决心了。这牛有德来鬼市还真是来得妙啊,倒也没白帮他一场!”

    七绝:“那江一一怎么办?”

    “这淫贼干系重大,待我和老爷子那边确认一下再说。”曹满说着摸出了星铃对外联系。

    许久之后,曹满放下星铃头问道:“江一一那边招了没有?”

    七绝:“还没有,骨头挺硬,估计还能扛上一段时间,不过最终免不了还是会开口。”

    曹满道:“立刻通知下面不要再动刑了,不能让江一一招出来。”

    七绝一愣,不过还是迅摸出星铃让下面照做了,随后奇怪道:“老爷子那边莫非另有考虑?”

    曹满叹道:“有些事情还是老爷子看的更远呐,论深谋远虑我还是不如老爷子!老爷子的意思很简单,这种把柄不到关键时刻不能动用,就算青主妥协了也会恼羞成怒,天后那边就算立了子嗣也是夏侯家硬生生要挟青主得来的,青主不会容忍这个,只怕天后有了子嗣最后结果也未必能如夏侯家的意。把江一一扔给牛有德吧!”

    七绝诧异:“给牛有德?”

    曹满:“给了牛有德后,立刻放出风声,说牛有德抓了江一一。”

    七绝:“上官青只怕已经猜出了是我们抓了江一一,现在再把人给牛有德也没任何意义。”

    “怎么没意义?江一一不是还没招吗?”曹满乐呵呵道:“风声一放出去,心急如焚的上官青那边必然做动作,牛有德肯定会得到施压,令其不得擅动江一一,把人犯给上交。原因很简单,上官青肯定已经猜到了江一一先落到了我们的手中,他要确认江一一是不是说了什么好做应对。”(未完待续。)

    收费小说免费观录网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