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把总和赵长枪想到一起去了。{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网>因为胡友林的出现,他们的任务重心必须要转移了!

    事有轻重缓急,帮平川县老百姓讨回那十五个亿固然重要,但是胡友林的事情更加重要。大家都是华夏儿女,绝不能让新电池技术流入外国人手中!如果美国拥有了这项技术,对华国将会是个巨大的威胁!

    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们就应该为祖国出一份力。

    “你说的对!我们的任务重心的确要转移了。对付迪卡的事情暂时先放一放。既然迪卡决定让你们去控制胡友林,这是一个机会,我们决不能让胡友林落在梅隆家族的手中。但是,迪卡既然对你们不放心,他是绝对不会让你们单独前往的,恐怕他不但会让人和你们同行,而且还有可能在暗中安排人盯着你们!所以,你们如果参加行动,肯定是非常危险的,你们一定小心。随时和我保持联络,我会在第一时间带人去支援你们!”

    “是,枪哥!不过我现在还有一点疑问,据托恩说,胡友林来到美国的消息,本来是只有梅隆家族的托尔斯知道,为什么现在迪卡也知道了?而且连托恩也知道。消息到底是怎么泄露出去的?梅隆家族既然已经知道,那么美国的其他古老家族是不是也知道了?比如说罗斯柴尔德家族,福特家族,摩根家族等等,如果这些家族也知道了,事情就真的麻烦了。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死神联盟也不是好对付的。恐怕到时候,胡友林一旦出现,将是一场混战。这一次我们要真的大开杀戒了!”把总说道。

    罗斯柴尔德家族是美国第一古老家族,势力比梅隆家族还要庞大,他们掌控下的暗黑力量死神联盟,更是在世界暗黑界都非常的有名,如果他们也得到了胡友林来到美国的消息,他们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赵长枪听着把总的话,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凝重,他意识到如果到时候是一场混战的话,他就必须要先和华国警方派来的人取得联系,不然乱战之中,很可能会自己人伤到自己人。

    想到这些,赵长枪马上对把总说道:“把总,你那边密切注意迪卡那边的情况,一有消息马上报告我。还有,我担心迪卡让你们执行任务的时候,会让你们将手机上交。所以,你们五个必须马上换一部手机,把这一步手机找地方藏好,以后这部手机就专门用做我们联系用,你们和其他人联系的时候,就用新手机,上交的时候,也要上交新手机。另外我会让托恩给你们每人配备一个跟踪器,一定贴身收好,我会实时跟踪你们的行踪。明白了吗?”

    “明白,枪哥。”把总心中暗道,还是枪哥想的周密啊,如果他没有提醒自己,到时候,迪卡的人将他们的手机收上去,他们只要随便一看通话记录就知道自己和赵长枪的关系了。到时候他们就死定了。

    赵长枪和把总却不知道,他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他们的一切迪卡早已经知道。

    “好,就这样,我现在立刻想办法和华国警方联系上。不然到时候,可能会出乱子!”赵长枪说完挂断了电话。

    结束和把总的通话之后,赵长枪马上开始拨打魏婷的电话。魏婷的老爸是公安部部长,这么大的事情,他肯定知道,所以赵长枪想通过魏婷和魏婷的老爸搭上联系,然后再和已经潜入美国的警方人员取得联系。然而,让赵长枪失望的是,魏婷的手机一直处于停机状态,一直没有人接听。

    赵长枪这才想起来,李若萍曾经告诉过他,她来美国之前,就曾经给魏婷打过电话,但是一直没有打通,后来她联系到了魏婷的同事,结果魏婷的同事告诉李若萍,魏婷出国执行秘密任务去了。

    当时,赵长枪虽然有些为魏婷担心,但是也没有多想,但是现在他又打不通魏婷的手机,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魏婷会不会也参加这次跨境抓捕胡友林的行动了吧?”

    赵长枪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还是太巧合了。

    联系不到魏婷,赵长枪就无法联系到华国的警方高层,联系不到华国的警方高层,他就联系不到潜入美国的华国警方人员。赵长枪手中拿着一只铅笔皱着眉头在一张a4纸上不断的划圈圈。

    忽然,赵长枪脑海中灵光一闪。这种案件已经涉外,华调部应该也知道吧?他们也应该派人来了吧?要知道,华调部可是一个专门处理这种见不得光的涉外棘手案件的!他是外交部的一个补充部门,也是一个纯粹的权力部门,也是一个暴力部门!

    想到这里赵长枪也不管现在燕京是什么时间,马上开始拨打华调部一号首长,钱铮钱老爷子的电话。想从他那里问个究竟。

    赵长枪猜想的一点都没错,抓捕跨国抓捕胡友林的这次行动,正是华调部和公安部联合组织的。这件事本来应该是公安部的任务,因为胡友林从华国某研究所拿到技术资料后,并没有马上出国,而是在华国猫了一阵子,而在这段时间内,负责抓捕胡友林的就是公安部的人。

    可惜的是胡友林实在太狡猾,他竟然私自买通了一艘远洋货轮的水手,在水手的帮助下偷渡到了美国。

    货轮到达美国后,躲在集装箱里的胡友林被卸到了码头上,直到别人验货的时候,胡友林才不慎被人发现了。

    胡友林用从华国带过来的土制**手枪打伤了美国海关的稽查人员,愣是夺路而逃。

    当时,这件事在美国和华国都闹得沸沸扬扬,美国人只知道,他们这边来了一个偷渡客,却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当华国的有关方面看到胡友林逃跑时的视频后,马上认出这就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胡友林!

    一帮华国警察在华国折腾来折腾去,用了几乎一个月的时间,愣是没有抓住胡友林,最后竟然还被他成功偷渡到了美国!最要命的是,他手中的东西一但到了美国人的手中,对整个华夏民族都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公安部长魏超雷霆震怒,连续处理了几个办事不利的公安系统高级干部,然后立刻组织精兵强将准备跨国抓捕胡友林!

    这件事连华国一号首长都震怒了,他发出了最高指示,就算不能将胡友林带回来,也要将他手中的资料完全的带回来!

    一号在下达命令的时候,着重强调了“完全”二字!这就注定了胡友林的命运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死!要么被带回华国接受审判!

    由于事情已经涉外,所以一号命令华调部协助公安部完成这次跨国秘密抓捕!如此一来,华调部才也参与了进来,并且担当了主力军,因为执行这种任务,他们比公安部的人更有经验。双方抽调精兵强将二十六人,组成猎狐小队,而这次行动便称作猎狐行动!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极其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的,外面是没有透漏一点风声的。因为这是一次的的确确的秘密抓捕!

    猎狐小组的成员全部是以游客的身份进入美国,然后在美国秘密抓捕胡友林。他们的身份绝对不能被美国当局识破,更不能请求美国当局帮助。以美国佬的脾气,他们如果知道了胡友林的事情,他们不但不会帮助华国将胡友林缉捕归案,而且很肯能会抢先将胡友林控制起来,然后将他送到军方保护起来!

    猎狐行动的总指挥便是华调部的老大钱铮钱老爷子,副总指挥便是魏婷的老爸公安部长魏超。

    钱老爷子自从接手这个案子后,几乎就没睡过一个囫囵觉,他甚至感到自己的身体都有些吃不消,好像他身上已经萎靡的肿瘤又开始抬头一样。

    钱老爷子不能不着急啊!虽然猎狐小队已经扮作游客身份潜入了美国,并且在华国驻美大使馆的帮助下,秘密拿到了武器,但是他们却一直没有得到关于胡友林藏身之地的任何消息!

    胡友林自打从美国某码头逃脱之后,就好像泥牛入海再也没有任何消息,猎狐小组想找到他比大海捞针还难!

    他们所知道的唯一线索就是胡友林在国内的时候,曾经秘密和美国梅隆家族的重要人物托尔斯联系过。

    在美国大使馆的帮助下,钱老爷子和魏超得知胡友林还没有和托尔斯联系上。这也是唯一让他们两个感到稍稍放心的地方。

    然而,既然胡友林已经身在美国,鬼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和托尔斯联系上?毕竟托尔斯也在拼命的寻找胡友林。

    为了尽量拖延托尔斯找到胡友林的时间,钱铮和魏超果断决定,给梅隆家族的另一个重要人物迪卡也透了风,让他也知道了胡友林已经去美国的消息。

    他们要想将消息秘密透露给迪卡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只需要故意让驻华国的绿箭集团中专门负责情报的人知道就好了。他们一定会将消息带给迪卡。

    作为全国的情报大头子,钱老爷子怎么能不知道绿箭集团中那些情报站呢?

    托尔斯和迪卡正在争夺家主之位,而胡友林就是托尔斯争夺家主之位的重要筹码,所以迪卡如果也知道此事,他肯定也会拼命寻找胡友林,并且他肯定会千方百计的阻挠托尔斯寻找胡友林。

    钱老爷子和魏超决定将消息透露给迪卡,还有另一个原因。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山重水复疑无路

第一五八九章 抓!    确认了信义阁那边的态度,敲定了地藏寺那边,回到总镇府后的苗毅立刻进行布置。

    鬼市的情况让杨庆等人快速疏理,他这边要上报。他也和杨庆讲明了,这边暂时只会等上个一年,一年后就要带其一起回小世界,有什么要准备带回的东西尽快着手。

    随后又联系上了六道,让六道外部的人马筹集需要带入炼狱之地的修炼资源,正式告知了他有办法进炼狱,给他们两年的时间做筹备,两年后他会回炼狱,顺便帮他们把东西带进去。

    六道闻讯震惊,再三向苗毅确认,是否真的有办法将修炼资源带进去。

    爱信不信,苗毅明确告知,他不可能老是往炼狱跑,让他们自己看着办,不过有一点他也是再三声明了的,不能让六道外部的人马知道他在六道的真实身份。

    至于他为什么敢向六道泄露这个秘密,是天行宫给予六道的重创给了他底气,有了钳制六道的能力,否则焉敢。

    同时命六道外部的势力慢慢囤积愿力珠,这是他要的,不会让六道吃亏,他会拿等价的东西去兑换。

    之后又让云知秋这一年内囤积一批固元丹和仙元丹,固元丹占多数,他要带回小世界换取愿力珠,以后小世界的愿力珠他要一个人包了,虽然小世界的愿力珠不多。

    云知秋自然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干,苗毅现在利用愿力珠修炼占优势,能节省不少的修炼资源。

    眨眼就是三个月后。

    悠然客栈,鬼市总镇府斜对面的一间客栈。

    一名刚刚入住的白面汉子出了客房,看了看四周,从内部回廊绕了半圈,绕到了对面,慢慢走到一间客房门口,“咳咳”略有节奏地轻轻咳了声。

    啪嗒!门后传来门栓跳开的声音,白面汉子看了看周围。顺势推门闪入,又快速将门一掩。

    屋内略微敞开的窗口旁,一名虬须汉子转身看来,白面汉子打了个手势。虬须汉子也回了个手势。

    确认是接头的人后,虬须汉子略显不满地淡淡传音一声,“情况早报上去了,你怎么现在才来?”

    白面汉子:“我知道你一个人日夜不停盯着吃不消,可上面交代了。信义阁不是吃素的,想在鬼市动手脚须小心小心再小心,宁愿慢一点,也不能惹人怀疑。”

    虬须汉子没再多说什么,走到一旁榻前盘膝而坐,重重松了口气,这短时间着实把他给耗的有点吃不消。

    白面汉子接了他的岗位,侧身站在了半敞开的窗前,朝外看去,正好能将总镇府的进出动静一览无遗。他随口问道:“有什么情况要交接吗?”

    闭着眼睛的虬须汉子徐徐道:“你只需将总镇府内人员进进出出的情形全部记下来,重点是牛有德的夫人,她若出来了立刻告诉我,其他的不用你管。”

    白面汉子:“重点是牛有德的夫人?咱们这是在干嘛?”

    虬须汉子:“不该问的不要问。”

    白面汉子无语,只好回头继续盯着窗外。

    信义阁,管事七绝快步走到东家门前,有规律的敲了下门,喊道:“东家。”

    “进来!”屋内传来曹满的声音。

    七绝推门而入又关门,走到盘膝打坐的曹满身边,道:“总镇府外面可能有点情况。”

    闭眼不开的曹满淡然道:“什么情况?”

    七绝:“总镇府外斜对面的悠然客栈三个月前入住了一人。恰好入住了我们重点戒备方位的房间,因为那个地方能观察到总镇府的动静。”

    曹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吗?”

    七绝:“看似正常,可下面人经过观察后发现,那房间的窗户几乎始终小开着。应该正好能看到总镇府,而入住里面的人更是足不出户。就在昨天,我们派入客栈的人发现有一名住客鬼鬼祟祟进了那人的房间,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出来,两个大男人在屋里闷了一整天,天大的事也谈完了。何况两人都有自己的房间,的确令人生疑。”

    曹满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吐出一个字,霸气十足:“抓!”

    七绝一愣,“我们的人一直盯着,他们并未干什么,现在抓的话…”

    曹满直接打断道:“难道要等到出了事再动手吗?任何苗头都给我及时掐断!老七,牛有德现在还不能出事,至少不能在鬼市出事,别的地方我不管,鬼市这边一定是没问题的!我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有任何可疑之处,哪怕是眼神不对,也一律给我先抓了再说,抓错了大不了再放掉,以后就照这意思办。”

    连眼神不对都抓,是不是搞的太严重了一点?七绝小汗一把,应声领命道:“是!我这就去安排!”

    悠然客栈,数名汉子大步直接闯入,二话不说直接朝楼上走去。

    “客官!”伙计连忙拦在了楼梯口,陪笑道:“几位客官是要住店还是要找人?若是找人先容通报一声,若是住店还请先付了钱。”伸手朝柜台那边示意了一下。

    谁知客栈外随后又进来了几人,一人直奔柜台前,翻手亮出一面令牌送给柜台后面的掌柜的看。

    掌柜的瞬间目瞪口呆,持令牌的人偏头楼梯口“嗯”示意了一声,掌柜的赶紧挥挥手示意让开。

    于是掌柜的连同店里的伙计,都被快速集中到了一旁看管。

    有三人直奔楼上,来到一楼层,脚步不停,大大方方朝走到一间房间门口,为首之人随手直接拍开了房门。

    屋内,站在窗口的白面汉子,盘膝打坐在榻上的虬须汉子,皆是一惊回头,见到闯进来的人,两人几乎是二话不说立刻做出反应。白面汉子迅速崩飞窗户跳了出去,虬须汉子崩塌床板直接落地。

    窗外,几道黑影闪过,从三个方向飞来,截向白面汉子。

    白面汉子迅速挥剑狂劈,然而和拦截者的修为相差太大了,被对方以更快的速度空手入白刃,一把抓住了手腕,一拧,胳膊咔嚓一声折断,下一步已经被人一把锁住咽喉不能动弹。

    白面汉子双目圆睁,牙关用力一咬,这边人还没落地,其鼻孔中就冒出了粉红烟雾,快速发黑深陷进去的眼眶中,眼神里居然流露出一股无比美妙满足的神色。抓住他的人一惊,朝上方窗口沉声一喝,“毒牙!”

    屋内,虬须汉子一崩塌床板,率先冲进来的人已经是快若闪电般一记钢鞭卷了过去。

    虬须汉子反掌一挥,卷来的钢鞭瞬间化作粉尘,又瞬间凝聚如烟,化作一支支利箭反射而出。

    冲入出手之人吓了一跳,双臂胸前一振,护体罡气如有形,陷住了近在身前的利箭。

    他左右冲入之人再想出手已经晚了,那虬须汉子竟然落地如坠入水中一般,石头地面如涟漪般将其给淹没。

    楼下,虬须汉子从上方楼层一掉下,负手等在屋内的三人中为首之人鬼魅般闪出,一掌印在了对方的后背。

    虬须汉子措手不及,没想到下面也有人等着,实际上别说下面,他上上下下、前后左右都有人等着,往哪都走不了。

    “噗!”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还不待人震飞,已经被人一把卡住了下巴。

    抓住其下巴之人五指发力,“咕噗”虬须汉子一口鲜血混着连根拔起的所有牙齿全部喷了出来,噼里啪啦落地。

    制住他的人顺手一拉,翻手就将其给塞入了兽囊之中,二话不说,转身离去,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其身后一人施法朝地上一挥,落了一地的牙齿爆开,其中一颗里面弹跳出了一颗粉红色胶囊状物体,落入他的掌中,随后也转身离去了。

    楼上楼下的人在下楼梯的地方碰面了,互相点了点头之后快速而下。店内惊动的客人跑了出来趴在扶栏前伸头,愣愣看着这一幕,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楼下大堂,一群人出去之际,有人对客栈掌柜的传音道:“客栈内的一应损失到信义阁领取赔偿。”说罢便走了。

    一群人来的也快,走的也快,走到门口目送的掌柜的还有点发懵。

    虬须汉子再见光时,发现自己已经砸落在了地上,不知身在何方,只知身在一间石室内,一旁扔着一具干瘦如骷髅的尸体,只需一眼他就猜到了是自己的同伙,因为他知道什么情况下会变成这样。

    再抬头,眼前站着一排黑衣人,为首一名满脸横肉虎背熊腰的胡须壮汉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端了茶盏慢慢嘬着。

    壮汉茶盏放下一偏头,立刻有人过来将他扯了起来,解开了他身上的部分禁制,脸上的假面也被人一把扯了下来,露出一张英俊不凡的脸,令口角鼻孔的血色越发显眼。

    “哟!没想到抓到了一个小白脸。”壮汉站了起来乐呵一声,两手一背颔首道:“小白脸,是自己老实点说,还是让我们撬开你的嘴巴。”

    露了真容的俊俏男人喘了口气,似乎想到了什么,扫了眼石室内的人,问:“你们是信义阁的人?”

    壮汉哼哼冷笑两声,没回答。

    这不回答也是种态度,俊俏男人明白了,摇头苦笑,撞到了信义阁的手上,出动了这么多高手抓自己,难怪自己栽的这么冤,又喘了口气道:“我不明白,我什么都没做,也没有冒犯你们,为什么抓我?”

    壮汉淡然道:“因为你窗户开的太久了,我们看你不顺眼!”

    “……”俊俏男人无语,开窗户也有罪,就因为窗户开久了点就要抓自己,这算什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