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readx;第1430章

    “这是混玄道尊……”

    “这是空王大尊……”

    “这是杨眉老道……”

    ……

    鸿钧道祖给吕重介绍着这诸天浩宇最顶级的一批圣尊、大能。

    吕重也是恭敬地一一见礼。

    在面对这些超级强者的时候,吕重显得相当有礼。

    而在见礼的同时,吕重也是暗暗咋舌,对于自己的便宜师尊的强大人脉,也是深深敬畏。

    面前的这二十几人,可是一水儿的圣尊级强者,也就是每一个宇宙的至高主宰。

    这些人,几乎亿万年都不曾出世活动。却不想这次因为吕重的圣劫,而被惊动,纷纷赶来。

    当然,面对这些人,吕重虽然保持着足够的礼敬,可吕重在内心也是火热不己。

    吕重有着强大的自信!

    这些圣尊的今天,必定就是他吕重的明天!

    他有信心成为圣尊级的强者!

    同样,吕重也想超越这些圣尊,冲击无上神人的境界,超脱于仙界。

    这一刻,吕重心中的野心展露无疑。

    见过了这许多的圣尊有的前辈,吕重居然也难得地收到了不少礼物。

    而且这些礼物的品级都相当地高。

    因为,这些大佬送出的礼物至少都是先天级的!

    有先天级的法宝、武器,也有顶级的炼器神材以及先天灵根、先天灵种。

    最让吕重欣喜的是,莲尊居然送了他一朵先天七品。

    有存在,又有时间加速类的世界存在,吕重有信心在短时间之内,把这

    <cmreadtype=’page-split’num=’1’/>

    一株先天七品的,培养成至少为混沌十品的业火红莲。

    认真来说,先天级法宝、器材什么的,吕重最不缺了。

    有太古虫族一族的超级宝藏,吕重的身家之丰,有可能比在场的不少圣尊都要丰厚得多。

    再者,吕重还有好几件道器级的逆天法宝。这是圣尊都没几人拥有的!

    得了这些好处,吕重在开心之余,在与诸位圣尊见礼时,也更加地心诚。

    随着鸿钧道祖于这些人面前都走了圈,吕重收的礼,也几乎能让任何圣尊门下的弟子眼红。

    这一次,吕重算是真正走进了这些大佬的眼中。

    其实,对于吕重这样家伙,诸大圣尊的心中也是颇为复杂。

    一者,吕重的潜力太惊人了,让诸大圣尊的心中都有了一些忌惮。

    二者,还是吕重的潜力过于惊人,让诸大圣尊也产生了各种嫉妒羡慕恨。因为当年他们渡劫时,可远没有吕重这么变态。可以说,吕重一个人,在渡圣劫证道之上,可是把绝大部分的圣尊都给比了下去。

    三者,吕重身上有道器,而且不止一件。这让不少连一件道器都没有的圣尊,也是暗暗嫉妒。好在这些圣尊也要顾及自己的身份与脸面,不敢就这么在大家的面前抢夺一个小辈的东西。更何况鸿钧道祖可是吕重的师尊,其人脉与实力,在诸天万界都算得上顶尖。这才让一些圣尊打算了明抢吕重身上道

    <cmreadtype=’page-split’num=’2’/>

    器的心思。

    与诸位圣尊见礼之后,其中一个叫轩罗的圣尊,满脸嫉妒地看着鸿钧道祖,说道:“鸿钧老儿,你丫的太幸运了。居然收了这个一个徒弟。不得不说,单论这个,我们这些圣尊就被你级甩远了……”

    “呵呵,轩罗大圣,你的徒弟也不错。实力最强的居然都达到八阶境界了。与我们这些圣尊都几乎不差了,你难道还不满意?”

    轩罗圣尊翻了翻白眼,道:“我的大弟子可是修行了一万八千亿年,才达到八阶圣人境界。而你的这个徒弟才修炼多少年?我看他的骨龄与灵魂印记都不超过一亿年。该死,真仙娘的‘货比货,得扔;人比人,气死人。’……”

    轩罗圣尊这话一出,顿时引发一阵大笑。

    “好了,吕重师侄我也见过了,某就先告辞了。千年后在混沌中的中见——”混蚕老祖瞥了瞥鸿钧一眼,最先离开。

    有了混蚕老祖的带头,其他圣尊在与鸿钧交谈了一会儿,也纷纷离开。

    对于他们来说,如果这次不是吕重渡圣劫闹的动静太大了,他们都不会出现。

    因为皓阳神宫在不到千年就会开启。

    对于他们这些圣尊来说,皓阳神宫对他们的吸引力、诱惑力才是最大的。

    千年的时间,对于他们真的是太短了。

    在这段时间之内,他们要尽全力作好准备,否则,一但进入,极有可能因为准备不足而遭遇重

    <cmreadtype=’page-split’num=’3’/>

    大损失,甚至有可能自身都会陨落或者重伤。

    故而,没有任何一位圣尊会把之行当成儿戏。

    短短时间,场面冷清下来。

    这让鸿钧道祖也是苦笑不己。

    “小家伙,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地仙界见见你的师兄、师姐们?”鸿钧道祖看了吕重一眼,突然问道。

    其实,这个问题在混沌之中,鸿钧道祖就问过,不过当时吕重要去寻找,才婉拒了鸿钧道祖。却不想,现在,鸿钧道祖又提了出来。

    吕重没有直接回答,认真地想了一想。才点了点头:“好!”

    现在(鸿蒙帝青木)已经被他找到,而且上的神器,也迟迟没有出土。

    吕重无所事事,也便不再犹豫。

    再说了,现在的他实力狂进。就算的神器真的出土,他也可以在的帮助下,瞬间赶至参与争夺。

    “好,既然如此,跟我走吧……”

    鸿钧道祖满意地点头,大挥一挥。卷着吕重凭空消失。

    ……

    看着吕重与诸位圣尊级强者俱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外太空中,一个残破的无人星球之上,一尊灰头土脸的女神出现。

    “师……师尊,没……没想到您……您居然陨落了……呜呜……”女神满脸悲戚与怨毒,喃喃呓语:“吕重,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师……师尊,没……没想到您……您居然陨落了……呜呜

    <cmreadtype=’page-split’num=’4’/>

    ……”女神满脸悲戚与怨毒,喃喃呓语:“吕重,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

第一五八八章 地藏寺    原来是地藏寺,这个苗毅上次来就听说过,虽然佛界低调不干涉俗物,但是好像哪里都要插一脚,逮住地方就建一座庙,倒也正常,没人会关注,只是不知这七绝把他当什么了,自己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好好的招惹地藏寺干什么,有必要提醒这个么?遂打趣道:“在鬼市还有你们信义阁保证不了地方?”

    七绝:“如同总镇府一般,鬼市总镇府直属天庭,地藏寺直属极乐界,信义阁不会轻易打扰总镇府自然也不会轻易打扰地藏寺,牛总镇若是惹上了地藏寺,需要天庭和极乐界直接沟通,我们信义阁一般不会插手。@,”

    地藏寺直属极乐界?有关这个苗毅倒是第一次听说,上次来的时候没人特意把地藏寺对他进行介绍,加之地藏寺低调,也就没关注,倒没想到是直属极乐界。苗毅目光闪了闪,不知想到了什么,试着问道:“也就是说,地藏寺直接与极乐界有来往?”

    七绝笑道:“这个不是信义阁操心的,牛总镇回去后找总镇府的老人一问便知,恕不远送。”

    “哦!改天再来叨扰。”苗毅拱了拱手谢过,转身下了台阶跨步上了船,站在船头等候的阎修示意船夫走人。

    七绝稍作目送后转身而回。

    楼上窗前,曹满静静看着苗毅的坐船离去,突然微微一笑,“这人有点意思。”

    一旁陪同观望的曹凤池愕然,不知他指的是哪方面。

    而苗毅回到总镇府后,果然立刻找到总镇府的老人。询问地藏寺的情况。

    被问话的老人名叫何一关,在鬼市呆了有上万年。能被扔到这里且呆这么久。可见也是没什么关系背景的,不过在此的资格老。鬼市大大小小的关系都混熟悉了,油水也能混到一些,加之不管换哪个总镇来都能用上他,熬了多年熬到了大统领的位置上,日子倒也混的滋润,能不能调走暂时也无所谓了,离开了鬼市只怕未必能好到哪去,不如老老实实在此安心。

    对于新来的这位总镇大名,何一关也是如雷贯耳。知道这位可不是靠身份背景混到总镇位置的,没成为寇天王女婿前,就已经爬到了比这实权得多的总镇位置,是硬生生杀出来的悍将。苗毅初来,他也摸不清苗毅的脾气,反正听说不是什么善茬,是位手上沾满了血腥的主,不敢得罪,问什么答什么。知无不言,小心翼翼地看着苗毅的脸色。

    经询问,苗毅确认了地藏寺的确是直接与极乐界来往,不像一般的寺庙要受上面的方丈辖制。地藏寺由一位法师坐镇,直接归极乐界管。

    法师差不多也相当于他总镇的级别,除去佛主不说。佛界从上到下的排位是佛、金刚、菩萨、罗汉、**师、法师、国师、方丈、住持,再下面就是一些和尚。佛就相当于天庭的四大天王、金刚对比天庭的元帅、菩萨对比星君、罗汉对比侯爷、**师对比都统、法师对比总镇、国师对大统领、方丈对统领、住持对偏将。再下面就是一些和尚。

    若非要排出级别来,差不多就是这个情况。但是佛界和天庭还是有差别,虽说佛界低调不干涉俗物,可入世却深,重视香火愿力,深耕世俗的凡人,这才会出现所谓的国师称谓,所以具体的级别不会像天庭这般等级森严,强调哪一级下面有多少人马之类的,称谓界限也模糊,主要还是看所在地的世俗情况和自身所在位置来定。

    而荡阴山这边的情况也比较特殊,偌大一颗星球上看不到凡人,凡人在这地方也活不了,没有信徒自然也就没必要玩太多花样,也可以理解为什么直接由一位法师来坐镇。

    说白了,也是因为鬼市的情况特殊,这里的地藏寺是为了关注这里的情况而设,更多的作用也是为了给佛界来往于此的人歇脚住宿的,一般情况下不接待外人入宿,只接待佛界弟子,所以十分低调。

    苗毅听过后缓缓点头,稍作思索又问:“这位法师能经常出入极乐界?”

    据他所知,极乐界一般人不容易进去,一般的法师怕是少有机会来往极乐界,就像一般的总镇也不太可能允许在天庭进进出出。

    何一关沉吟道:“这个卑职就不太清楚了,卑职在这里虽然有不少年,但是和地藏寺接触的不多,那边也不太愿意跟外面接触,不过据卑职所知,寂空法师是极乐界那边直接派来的人,想必多少都会来往吧?”

    苗毅问:“那我去拜访的话,地藏寺可会允许我进入?”

    何一关陪笑道:“那是自然,大人毕竟是天庭任命的总镇,初来去拜访,焉有不接待的道理。”

    苗毅点头,背个手来回走动,琢磨一阵后,挥手道:“走!带路,初来乍到的确是要去拜访一下邻居。”

    “是!”何一关领命,尽管不知道这位为什么一来就要去地藏寺。

    “去了地藏寺?”

    得了杨召青转达苗毅的通告,云知秋怔然一声,旋即若有所思,大概猜到了苗毅的打算,轻轻叹了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地藏寺,如同信义阁一般,四面环水,显得有些孤立,矗立在水中上下连接,晶币矿伴生体雕琢出了寺庙的轮廓,门前挂着一排灯笼,却仍给人一种阴森森的压抑感,大门左右各一尊狰狞犬牙怪兽雕塑,令人望而生畏。

    大门敞开着,两名和尚静静合十伫立在门口看门。

    何一关快步到了门口却被两名和尚拦下了,嘀咕交流几声,又快步返回迎了领着阎修一起走来的苗毅,告知:“大人,他们要验证大人的身份,否则不予通报。”

    苗毅摸出了任命官牒给他,何一关双手接了又快速送给守门僧人,两僧留了一名继续拦着,另一名入内通报,苗毅三人等候在了门外,打量四周的状况。

    没多久,通报僧人领着一名青灰僧袍的富态白胖和尚出来,前者快步下了台阶双手将官牒奉还,同时做了介绍:“敝寺住持寂空法师。”

    “哦!”苗毅当即上前一步,“怎敢有劳寂空法师出门来迎。”

    寂空法师一脸和蔼,快速上下打量了一下苗毅,合十道:“久仰总镇大人大名,听闻牛总镇今日到任,贫僧正准备过几天待总镇大人安定下来后前去拜访,迟了一步却惹得总镇大人法驾亲临,罪过罪过。”

    倒不全是客气话,的确是久仰苗毅的大名,太能折腾了,折腾出那么大的动静想不听说都难。他也的确想去拜访苗毅,好奇心驱使下也想看看究竟是个什么人物。此时心中也惊奇,这牛有德才刚来,估计连总镇府下面的情况都还没了解清楚,怎么就跑这来了。

    苗毅笑道:“天庭和极乐界本就是一家,初来乍到自然是要先认识一下邻居。”

    寂空呵呵一笑,转身伸手相请,“牛总镇请入内用茶。”

    “请!”苗毅亦伸手,两人并排而入,阎修和何一关也顺利跟了进去。

    一路说笑着进了一间待客居室,内间入座,自有小僧奉茶,阎修与何一关留在外间。

    用茶之后,颇为热情的寂空又主动邀请了苗毅参观地藏寺,亲自作陪讲解,一般人肯定没这待遇,哪怕是级别再高一点的也不见得,关键是苗毅的位置处的好,加之听说苗毅一不高兴就容易惹事,寂空才尽量要陪到位,所以双方显得很融洽,可见地藏寺这边也不愿和总镇府搞僵关系。

    在地藏寺内转了一圈,苗毅突然问道:“地藏寺直属极乐界管辖,不知法师是否经常来往于极乐界?”

    寂空不知道他问这个干嘛,笑道:“每隔上个数年会回去听家师**。”

    苗毅貌似随口:“久闻极乐界大名,奈何法门难渡,一直无缘得见,不知有没有机会随法师去一睹真容?”

    寂空:“凭总镇大人的背景,要去极乐界又何须贫僧引荐,天王府打声招呼足矣。”

    苗毅呵呵笑道:“看来法师是有点不太情愿啊!”

    传言不假,说出的话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寂空心中嘀咕,有点怕苗毅乱来,扔到这鬼地方他背景自然也不怎么样,可不敢陪苗毅疯玩,担不起与天庭冲突的责任,摇头苦笑:“总镇何出此言,若总镇真有意的话,贫僧自当引路。”

    换了一般总镇他还真不见得会这么顺从,极乐界的人也没必要怕天庭的人,而牛有德的名声已经臭大街了,相传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加之来历背景强悍,的确是令他有几分忌惮。

    “好!”苗毅要的就是这句话,“法师的话牛某记下了,改日一定前来打扰。”

    随后两人话题又扯到了鬼市这边,苗毅也没急着离去,寂空盛情邀请之下,苗毅留下用了斋饭。

    正式告辞时,苗毅也发出了邀请:“改日一定邀请法师去牛某总镇府坐坐,到时候法师可不能推辞。”

    送到门口的寂空合十道:“敢不从命!”(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