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原来是地藏寺,这个苗毅上次来就听说过,虽然佛界低调不干涉俗物,但是好像哪里都要插一脚,逮住地方就建一座庙,倒也正常,没人会关注,只是不知这七绝把他当什么了,自己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好好的招惹地藏寺干什么,有必要提醒这个么?遂打趣道:“在鬼市还有你们信义阁保证不了地方?”

    七绝:“如同总镇府一般,鬼市总镇府直属天庭,地藏寺直属极乐界,信义阁不会轻易打扰总镇府自然也不会轻易打扰地藏寺,牛总镇若是惹上了地藏寺,需要天庭和极乐界直接沟通,我们信义阁一般不会插手。@,”

    地藏寺直属极乐界?有关这个苗毅倒是第一次听说,上次来的时候没人特意把地藏寺对他进行介绍,加之地藏寺低调,也就没关注,倒没想到是直属极乐界。苗毅目光闪了闪,不知想到了什么,试着问道:“也就是说,地藏寺直接与极乐界有来往?”

    七绝笑道:“这个不是信义阁操心的,牛总镇回去后找总镇府的老人一问便知,恕不远送。”

    “哦!改天再来叨扰。”苗毅拱了拱手谢过,转身下了台阶跨步上了船,站在船头等候的阎修示意船夫走人。

    七绝稍作目送后转身而回。

    楼上窗前,曹满静静看着苗毅的坐船离去,突然微微一笑,“这人有点意思。”

    一旁陪同观望的曹凤池愕然,不知他指的是哪方面。

    而苗毅回到总镇府后,果然立刻找到总镇府的老人。询问地藏寺的情况。

    被问话的老人名叫何一关,在鬼市呆了有上万年。能被扔到这里且呆这么久。可见也是没什么关系背景的,不过在此的资格老。鬼市大大小小的关系都混熟悉了,油水也能混到一些,加之不管换哪个总镇来都能用上他,熬了多年熬到了大统领的位置上,日子倒也混的滋润,能不能调走暂时也无所谓了,离开了鬼市只怕未必能好到哪去,不如老老实实在此安心。

    对于新来的这位总镇大名,何一关也是如雷贯耳。知道这位可不是靠身份背景混到总镇位置的,没成为寇天王女婿前,就已经爬到了比这实权得多的总镇位置,是硬生生杀出来的悍将。苗毅初来,他也摸不清苗毅的脾气,反正听说不是什么善茬,是位手上沾满了血腥的主,不敢得罪,问什么答什么。知无不言,小心翼翼地看着苗毅的脸色。

    经询问,苗毅确认了地藏寺的确是直接与极乐界来往,不像一般的寺庙要受上面的方丈辖制。地藏寺由一位法师坐镇,直接归极乐界管。

    法师差不多也相当于他总镇的级别,除去佛主不说。佛界从上到下的排位是佛、金刚、菩萨、罗汉、**师、法师、国师、方丈、住持,再下面就是一些和尚。佛就相当于天庭的四大天王、金刚对比天庭的元帅、菩萨对比星君、罗汉对比侯爷、**师对比都统、法师对比总镇、国师对大统领、方丈对统领、住持对偏将。再下面就是一些和尚。

    若非要排出级别来,差不多就是这个情况。但是佛界和天庭还是有差别,虽说佛界低调不干涉俗物,可入世却深,重视香火愿力,深耕世俗的凡人,这才会出现所谓的国师称谓,所以具体的级别不会像天庭这般等级森严,强调哪一级下面有多少人马之类的,称谓界限也模糊,主要还是看所在地的世俗情况和自身所在位置来定。

    而荡阴山这边的情况也比较特殊,偌大一颗星球上看不到凡人,凡人在这地方也活不了,没有信徒自然也就没必要玩太多花样,也可以理解为什么直接由一位法师来坐镇。

    说白了,也是因为鬼市的情况特殊,这里的地藏寺是为了关注这里的情况而设,更多的作用也是为了给佛界来往于此的人歇脚住宿的,一般情况下不接待外人入宿,只接待佛界弟子,所以十分低调。

    苗毅听过后缓缓点头,稍作思索又问:“这位法师能经常出入极乐界?”

    据他所知,极乐界一般人不容易进去,一般的法师怕是少有机会来往极乐界,就像一般的总镇也不太可能允许在天庭进进出出。

    何一关沉吟道:“这个卑职就不太清楚了,卑职在这里虽然有不少年,但是和地藏寺接触的不多,那边也不太愿意跟外面接触,不过据卑职所知,寂空法师是极乐界那边直接派来的人,想必多少都会来往吧?”

    苗毅问:“那我去拜访的话,地藏寺可会允许我进入?”

    何一关陪笑道:“那是自然,大人毕竟是天庭任命的总镇,初来去拜访,焉有不接待的道理。”

    苗毅点头,背个手来回走动,琢磨一阵后,挥手道:“走!带路,初来乍到的确是要去拜访一下邻居。”

    “是!”何一关领命,尽管不知道这位为什么一来就要去地藏寺。

    “去了地藏寺?”

    得了杨召青转达苗毅的通告,云知秋怔然一声,旋即若有所思,大概猜到了苗毅的打算,轻轻叹了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地藏寺,如同信义阁一般,四面环水,显得有些孤立,矗立在水中上下连接,晶币矿伴生体雕琢出了寺庙的轮廓,门前挂着一排灯笼,却仍给人一种阴森森的压抑感,大门左右各一尊狰狞犬牙怪兽雕塑,令人望而生畏。

    大门敞开着,两名和尚静静合十伫立在门口看门。

    何一关快步到了门口却被两名和尚拦下了,嘀咕交流几声,又快步返回迎了领着阎修一起走来的苗毅,告知:“大人,他们要验证大人的身份,否则不予通报。”

    苗毅摸出了任命官牒给他,何一关双手接了又快速送给守门僧人,两僧留了一名继续拦着,另一名入内通报,苗毅三人等候在了门外,打量四周的状况。

    没多久,通报僧人领着一名青灰僧袍的富态白胖和尚出来,前者快步下了台阶双手将官牒奉还,同时做了介绍:“敝寺住持寂空法师。”

    “哦!”苗毅当即上前一步,“怎敢有劳寂空法师出门来迎。”

    寂空法师一脸和蔼,快速上下打量了一下苗毅,合十道:“久仰总镇大人大名,听闻牛总镇今日到任,贫僧正准备过几天待总镇大人安定下来后前去拜访,迟了一步却惹得总镇大人法驾亲临,罪过罪过。”

    倒不全是客气话,的确是久仰苗毅的大名,太能折腾了,折腾出那么大的动静想不听说都难。他也的确想去拜访苗毅,好奇心驱使下也想看看究竟是个什么人物。此时心中也惊奇,这牛有德才刚来,估计连总镇府下面的情况都还没了解清楚,怎么就跑这来了。

    苗毅笑道:“天庭和极乐界本就是一家,初来乍到自然是要先认识一下邻居。”

    寂空呵呵一笑,转身伸手相请,“牛总镇请入内用茶。”

    “请!”苗毅亦伸手,两人并排而入,阎修和何一关也顺利跟了进去。

    一路说笑着进了一间待客居室,内间入座,自有小僧奉茶,阎修与何一关留在外间。

    用茶之后,颇为热情的寂空又主动邀请了苗毅参观地藏寺,亲自作陪讲解,一般人肯定没这待遇,哪怕是级别再高一点的也不见得,关键是苗毅的位置处的好,加之听说苗毅一不高兴就容易惹事,寂空才尽量要陪到位,所以双方显得很融洽,可见地藏寺这边也不愿和总镇府搞僵关系。

    在地藏寺内转了一圈,苗毅突然问道:“地藏寺直属极乐界管辖,不知法师是否经常来往于极乐界?”

    寂空不知道他问这个干嘛,笑道:“每隔上个数年会回去听家师**。”

    苗毅貌似随口:“久闻极乐界大名,奈何法门难渡,一直无缘得见,不知有没有机会随法师去一睹真容?”

    寂空:“凭总镇大人的背景,要去极乐界又何须贫僧引荐,天王府打声招呼足矣。”

    苗毅呵呵笑道:“看来法师是有点不太情愿啊!”

    传言不假,说出的话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寂空心中嘀咕,有点怕苗毅乱来,扔到这鬼地方他背景自然也不怎么样,可不敢陪苗毅疯玩,担不起与天庭冲突的责任,摇头苦笑:“总镇何出此言,若总镇真有意的话,贫僧自当引路。”

    换了一般总镇他还真不见得会这么顺从,极乐界的人也没必要怕天庭的人,而牛有德的名声已经臭大街了,相传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加之来历背景强悍,的确是令他有几分忌惮。

    “好!”苗毅要的就是这句话,“法师的话牛某记下了,改日一定前来打扰。”

    随后两人话题又扯到了鬼市这边,苗毅也没急着离去,寂空盛情邀请之下,苗毅留下用了斋饭。

    正式告辞时,苗毅也发出了邀请:“改日一定邀请法师去牛某总镇府坐坐,到时候法师可不能推辞。”

    送到门口的寂空合十道:“敢不从命!”(未完待续。)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不要他们留在我身边    当米塔往脑袋顶上放球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平稳的将球放到自己的头顶上!

    此时此刻这家伙的心脏跳的好像擂鼓一样,砰砰直响,身体也微微颤抖,如果这样也能将球平稳的放到脑袋顶上,那才奇了怪了。

    好在这家伙很快找到了原因,他使劲做了几个深呼吸,平静了一下激动的心情,终于将球颤颤巍巍的放到了头顶上,然而当他口中叼着的球放到右肩膀上,想学着教授之前的样子,让球顺着胳膊滚到右臂弯的时候,球却直接掉到了地上,不但如此,连脑袋顶上的球也掉到了地上。

    米塔心中一着急,心脏又砰砰的跳了起来。他连忙弯腰去捡地上的球,可是刚一弯腰左臂弯里的球也掉到了地上

    迪卡在远处看着狼狈不堪的米塔,不禁摇了摇头,对一名保镖说道:“你去帮帮他。”

    一名保镖答应一声,然后快步的跑向米塔

    几分钟后,在队友的帮助下,米塔终于将五个球全部放好了。

    里斯康拉动手枪的套筒,子弹上膛,然后深吸一口气,平定一下心情,将枪平端起来,枪口对准了米塔左手上的高尔夫球。

    里斯康感到自己的心脏越跳越快,最后竟然好像要从腔子里跳出来一样,握枪的手掌心里也满是汗水,他感到手中的枪有些打滑!

    如果连枪都拿不稳,还如何开枪?

    无奈之下,里斯康将枪交到左手,右手使劲在衣襟上擦了两下,将手心的汗水擦干净,这才重新又举起了枪!

    “砰!”一声枪响!

    里斯康的枪法也的确不是盖的,有两下子,米塔左手上的高尔夫应声爆裂!打中了。

    里斯康心中一喜,微微调转枪口,瞄准了米塔左臂弯里的球。

    “砰!”又是一声枪响!

    “啊!”一声惨叫!

    就在里斯康第二声枪响的那一刻,远处的米塔便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叫,身子瞬间扑倒在地,抱着胳膊在地上来回滚动,他身上的球也早已经跌落在地上,在草坪上来回滚动着。

    里斯康心中一惊,啥也顾不得了,连忙迈步朝米塔冲了过去!

    其他的保镖扭头看看迪卡,看到迪卡面无表情,于是只好打消了冲过去看看米塔伤势的打算。

    里斯康很快便扶着米塔来到了迪卡的面前,说道:“老板,我们认输。”

    迪卡冷着脸看了看米塔,只见米塔的左臂上已经多了一个弹孔,不是贯通伤,看来子弹被骨头给夹住了。

    幸好里斯康和洪亚伦比的是手枪,威力有限,米塔又在五十米开外,几乎已经超出了子弹的射程,所以,子弹才没有直接将米塔的胳膊打断。如果是威力强大的步枪,米塔的左臂就直接给打飞了!

    “五万美金抚恤金,送医院吧。”迪卡面无表情的说道。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

    米塔一边连声称谢,一边在里斯康的陪同下离开了现场,临走时还不忘狠狠的瞪了一眼洪亚伦。

    洪亚伦看到米塔的目光只是微微笑了一下,没说话,赵玉山却冲他们一瞪眼,大声说道:“看什么看?不服?再比过!想报仇?那就先做好被我报复的准备!”

    米塔和里斯康看看迪卡愈发阴沉的脸,没敢说话,灰溜溜的离开了,还是赶紧去医院要紧。

    等到米塔和里斯康离开后,迪卡才拍着巴掌对身边的托恩说道:“好,好!托恩,你这五名保镖果然是身手不凡,武力过人啊!真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找到这五个人的。”

    “呵呵,说来也是巧合,迪卡,还记得我今年曾经去过华国吧?机缘巧合,我就是在那时候见到了他们。他们都是华国退伍的特种战士,退伍后,因为没有别的特长,便在一家马戏团当演员,表演武术。我看他们有真功夫,便把他们带到了美国。怎么样?现在你觉的他们值绿箭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了吧?”托恩笑着说道。

    迪卡听着托恩的话的心中不禁一阵阵冷笑,心想:“托恩,你竟然敢和我来这套,到时候我让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迪卡想得阴狠,口中却说道:“哈哈哈,他们的确值绿箭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权,但是我现在却不想让他们留在我身边!”

    托恩不禁一愣,他本来以为经过刚才赵玉山,洪亚伦和教授的表演,迪卡见过他们的本事之后,一定会起爱才之心,将他们留下的。可是他怎么就不答应呢?

    想到这些,托恩不禁疑惑的问道:“迪卡,这是为什么?他们的本事你刚才也看到了,难道你不觉得他们五个能比得上半个上帝之剑?难道你不觉得有了他们,你的目标,或者说是我们的目标就更容易实现?我知道你手中有上帝之剑的道格拉斯,可是托尔斯手中却有米利克啊。米利克不但功夫要比道格拉斯好,而且他手中掌握着上帝之剑!道格拉斯虽然强势,但是到时候,米利克将上帝之剑拿出来压他,他恐怕也不敢和米利克硬来吧?但是有了他们五个,情况可就大不一样了!或许他们可以帮助道格拉斯拿到上帝之剑!”

    托恩此来的目的就是要将把总等人推荐给迪卡,让他们呆在庄园中,侦查庄园中的情形,到时候和赵长枪里应外合绑架迪卡。如果迪卡不接受把总他们,那么托恩此行的目的就算失败了。所以,托恩听说迪卡不打算留下把总五人后,便试图说服他。

    然而迪卡却没打算听托恩继续说下去,只见他摆摆手打断了托恩的话,微笑着说道:“呵呵,毫无疑问,他们是很厉害。但是这恰恰也是我不想将他们留在我身边的原因。”

    “为什么?”托恩刚问完,马上便明白了迪卡的意思,于是脸色一变说道:“迪卡,你是不相信我?怕他们对你不利?”

    “呵呵,托恩,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他们!他们能对我忠心耿耿还好,可是他们如果想对我不利,我怎么办?他们的本事可是有些太妖孽了,恐怕我整个庄园中的人也不是他们五个人的对手吧?”迪卡说道。

    “迪卡,你太多心了吧?他们就是职业保镖,拿人钱财,替人做事。怎么会对你不利?再说,就算他们再厉害也都是血肉之躯嘛!他们如果想对你不利,恐怕你的人就是每人一口吐沫,也能将他们淹死。”托恩还想做最后的努力,试图让迪卡改变主意。

    “呵呵,托恩,你不用再说了。我有我用人的原则。要想跟着我做事,必须要经过我的考验,过几天我正好有件事情要做,到时候,我会让他们去执行这个任务,这算他们的投名状,如果能顺利完成,我自然会留下他们,我们的交易也算达成。但是在这之前,你还是先把他们带走吧。”迪卡说道。

    “一个任务?”托恩想了一下,说道,“你的意思是让他们去抓胡友林?”

    迪卡点点头,说道:“不错,正是胡友林。胡友林也是华国人,如果他们能对他们的同胞下手,才是真的忠心我们!什么时候会用的着他们,我会让人通知你的。”

    迪卡说完,便不再说话,端起面前的橙汁轻轻的抿了一口,颇有端茶送客之意。

    托恩见迪卡已经打定了主意,知道再说下去也已经无益,只好带着把总等人离开了。

    托恩和把总等人离开迪卡的庄园后,怕被迪卡的人盯梢,没有敢直接回到赵长枪下榻的地方,而是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草,这个老狐狸!竟然这么狡猾。警惕性够高的!”赵玉山坐在雪佛兰商务车的后座上,大声的骂道。

    而把总则皱着眉头问道:“托恩先生,这个胡友林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现在什么地方。”

    “胡友林现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不但我不知道,就是迪卡和托尔斯也不知道,如果他们知道的话,恐怕早就对胡友林下手了。据我所知,胡友林是华国的能源专家,手中掌握着一种新型电池技术。这种新型电池是能源领域的一个重大突破。最先和胡友林取得联系的是梅隆家族的托尔斯。胡友林本来就是奔着托尔斯来的。然而,后来不知道怎么走漏了消息,迪卡也知道这个消息。而且胡友林离开华国的时候太不小心,他刚刚离开华国,华国警方便秘密派人跟了过来。我怀疑胡友林来到美国的消息就是华国警方故意秘密放出来的,为的就是让胡友林成为众矢之的,让胡友林不敢轻易和托尔斯交易。”迪卡说道。

    教授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说道:“既然梅隆家族已经知道胡友林的事情,难道美国其他家族就不知道这个消息?还有美国当局,他们的情报网可是无处不在的。”

    “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如果其他家族,或者当局也知道了胡友林的事情,这场戏可就玩大了!”托恩苦笑着说道。

    托恩带着把总五个人回到自己的别墅后,把总马上拨通了赵长枪的电话,将他们在迪卡庄园的遭遇告诉了赵长枪。把总着重将胡友林的事情的说了一遍。

    “枪哥,迪卡没有留下我们,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枪哥,我觉得我们的任务重心应该转移一下了。”把总在电话中说道。

    迪卡没有将把总等人留在他的庄园,赵长枪原来的计划就流产了,只能重新布置。

    赵长枪和托恩等人都不知道,他们这次去迪卡庄园,算是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不要他们留在我身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