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米塔往脑袋顶上放球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平稳的将球放到自己的头顶上!

    此时此刻这家伙的心脏跳的好像擂鼓一样,砰砰直响,身体也微微颤抖,如果这样也能将球平稳的放到脑袋顶上,那才奇了怪了。

    好在这家伙很快找到了原因,他使劲做了几个深呼吸,平静了一下激动的心情,终于将球颤颤巍巍的放到了头顶上,然而当他口中叼着的球放到右肩膀上,想学着教授之前的样子,让球顺着胳膊滚到右臂弯的时候,球却直接掉到了地上,不但如此,连脑袋顶上的球也掉到了地上。

    米塔心中一着急,心脏又砰砰的跳了起来。他连忙弯腰去捡地上的球,可是刚一弯腰左臂弯里的球也掉到了地上

    迪卡在远处看着狼狈不堪的米塔,不禁摇了摇头,对一名保镖说道:“你去帮帮他。”

    一名保镖答应一声,然后快步的跑向米塔

    几分钟后,在队友的帮助下,米塔终于将五个球全部放好了。

    里斯康拉动手枪的套筒,子弹上膛,然后深吸一口气,平定一下心情,将枪平端起来,枪口对准了米塔左手上的高尔夫球。

    里斯康感到自己的心脏越跳越快,最后竟然好像要从腔子里跳出来一样,握枪的手掌心里也满是汗水,他感到手中的枪有些打滑!

    如果连枪都拿不稳,还如何开枪?

    无奈之下,里斯康将枪交到左手,右手使劲在衣襟上擦了两下,将手心的汗水擦干净,这才重新又举起了枪!

    “砰!”一声枪响!

    里斯康的枪法也的确不是盖的,有两下子,米塔左手上的高尔夫应声爆裂!打中了。

    里斯康心中一喜,微微调转枪口,瞄准了米塔左臂弯里的球。

    “砰!”又是一声枪响!

    “啊!”一声惨叫!

    就在里斯康第二声枪响的那一刻,远处的米塔便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叫,身子瞬间扑倒在地,抱着胳膊在地上来回滚动,他身上的球也早已经跌落在地上,在草坪上来回滚动着。

    里斯康心中一惊,啥也顾不得了,连忙迈步朝米塔冲了过去!

    其他的保镖扭头看看迪卡,看到迪卡面无表情,于是只好打消了冲过去看看米塔伤势的打算。

    里斯康很快便扶着米塔来到了迪卡的面前,说道:“老板,我们认输。”

    迪卡冷着脸看了看米塔,只见米塔的左臂上已经多了一个弹孔,不是贯通伤,看来子弹被骨头给夹住了。

    幸好里斯康和洪亚伦比的是手枪,威力有限,米塔又在五十米开外,几乎已经超出了子弹的射程,所以,子弹才没有直接将米塔的胳膊打断。如果是威力强大的步枪,米塔的左臂就直接给打飞了!

    “五万美金抚恤金,送医院吧。”迪卡面无表情的说道。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

    米塔一边连声称谢,一边在里斯康的陪同下离开了现场,临走时还不忘狠狠的瞪了一眼洪亚伦。

    洪亚伦看到米塔的目光只是微微笑了一下,没说话,赵玉山却冲他们一瞪眼,大声说道:“看什么看?不服?再比过!想报仇?那就先做好被我报复的准备!”

    米塔和里斯康看看迪卡愈发阴沉的脸,没敢说话,灰溜溜的离开了,还是赶紧去医院要紧。

    等到米塔和里斯康离开后,迪卡才拍着巴掌对身边的托恩说道:“好,好!托恩,你这五名保镖果然是身手不凡,武力过人啊!真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找到这五个人的。”

    “呵呵,说来也是巧合,迪卡,还记得我今年曾经去过华国吧?机缘巧合,我就是在那时候见到了他们。他们都是华国退伍的特种战士,退伍后,因为没有别的特长,便在一家马戏团当演员,表演武术。我看他们有真功夫,便把他们带到了美国。怎么样?现在你觉的他们值绿箭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了吧?”托恩笑着说道。

    迪卡听着托恩的话的心中不禁一阵阵冷笑,心想:“托恩,你竟然敢和我来这套,到时候我让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迪卡想得阴狠,口中却说道:“哈哈哈,他们的确值绿箭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权,但是我现在却不想让他们留在我身边!”

    托恩不禁一愣,他本来以为经过刚才赵玉山,洪亚伦和教授的表演,迪卡见过他们的本事之后,一定会起爱才之心,将他们留下的。可是他怎么就不答应呢?

    想到这些,托恩不禁疑惑的问道:“迪卡,这是为什么?他们的本事你刚才也看到了,难道你不觉得他们五个能比得上半个上帝之剑?难道你不觉得有了他们,你的目标,或者说是我们的目标就更容易实现?我知道你手中有上帝之剑的道格拉斯,可是托尔斯手中却有米利克啊。米利克不但功夫要比道格拉斯好,而且他手中掌握着上帝之剑!道格拉斯虽然强势,但是到时候,米利克将上帝之剑拿出来压他,他恐怕也不敢和米利克硬来吧?但是有了他们五个,情况可就大不一样了!或许他们可以帮助道格拉斯拿到上帝之剑!”

    托恩此来的目的就是要将把总等人推荐给迪卡,让他们呆在庄园中,侦查庄园中的情形,到时候和赵长枪里应外合绑架迪卡。如果迪卡不接受把总他们,那么托恩此行的目的就算失败了。所以,托恩听说迪卡不打算留下把总五人后,便试图说服他。

    然而迪卡却没打算听托恩继续说下去,只见他摆摆手打断了托恩的话,微笑着说道:“呵呵,毫无疑问,他们是很厉害。但是这恰恰也是我不想将他们留在我身边的原因。”

    “为什么?”托恩刚问完,马上便明白了迪卡的意思,于是脸色一变说道:“迪卡,你是不相信我?怕他们对你不利?”

    “呵呵,托恩,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他们!他们能对我忠心耿耿还好,可是他们如果想对我不利,我怎么办?他们的本事可是有些太妖孽了,恐怕我整个庄园中的人也不是他们五个人的对手吧?”迪卡说道。

    “迪卡,你太多心了吧?他们就是职业保镖,拿人钱财,替人做事。怎么会对你不利?再说,就算他们再厉害也都是血肉之躯嘛!他们如果想对你不利,恐怕你的人就是每人一口吐沫,也能将他们淹死。”托恩还想做最后的努力,试图让迪卡改变主意。

    “呵呵,托恩,你不用再说了。我有我用人的原则。要想跟着我做事,必须要经过我的考验,过几天我正好有件事情要做,到时候,我会让他们去执行这个任务,这算他们的投名状,如果能顺利完成,我自然会留下他们,我们的交易也算达成。但是在这之前,你还是先把他们带走吧。”迪卡说道。

    “一个任务?”托恩想了一下,说道,“你的意思是让他们去抓胡友林?”

    迪卡点点头,说道:“不错,正是胡友林。胡友林也是华国人,如果他们能对他们的同胞下手,才是真的忠心我们!什么时候会用的着他们,我会让人通知你的。”

    迪卡说完,便不再说话,端起面前的橙汁轻轻的抿了一口,颇有端茶送客之意。

    托恩见迪卡已经打定了主意,知道再说下去也已经无益,只好带着把总等人离开了。

    托恩和把总等人离开迪卡的庄园后,怕被迪卡的人盯梢,没有敢直接回到赵长枪下榻的地方,而是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草,这个老狐狸!竟然这么狡猾。警惕性够高的!”赵玉山坐在雪佛兰商务车的后座上,大声的骂道。

    而把总则皱着眉头问道:“托恩先生,这个胡友林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现在什么地方。”

    “胡友林现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不但我不知道,就是迪卡和托尔斯也不知道,如果他们知道的话,恐怕早就对胡友林下手了。据我所知,胡友林是华国的能源专家,手中掌握着一种新型电池技术。这种新型电池是能源领域的一个重大突破。最先和胡友林取得联系的是梅隆家族的托尔斯。胡友林本来就是奔着托尔斯来的。然而,后来不知道怎么走漏了消息,迪卡也知道这个消息。而且胡友林离开华国的时候太不小心,他刚刚离开华国,华国警方便秘密派人跟了过来。我怀疑胡友林来到美国的消息就是华国警方故意秘密放出来的,为的就是让胡友林成为众矢之的,让胡友林不敢轻易和托尔斯交易。”迪卡说道。

    教授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说道:“既然梅隆家族已经知道胡友林的事情,难道美国其他家族就不知道这个消息?还有美国当局,他们的情报网可是无处不在的。”

    “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如果其他家族,或者当局也知道了胡友林的事情,这场戏可就玩大了!”托恩苦笑着说道。

    托恩带着把总五个人回到自己的别墅后,把总马上拨通了赵长枪的电话,将他们在迪卡庄园的遭遇告诉了赵长枪。把总着重将胡友林的事情的说了一遍。

    “枪哥,迪卡没有留下我们,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枪哥,我觉得我们的任务重心应该转移一下了。”把总在电话中说道。

    迪卡没有将把总等人留在他的庄园,赵长枪原来的计划就流产了,只能重新布置。

    赵长枪和托恩等人都不知道,他们这次去迪卡庄园,算是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不要他们留在我身边

第1429章    吕重证道圣人了?

    无数观望的强者,都议论开来。△

    自吕重飞升仙界以来,短短两百多年,居然就证道圣人境界了?

    就算吕重身上有加速时间的法宝存在,也绝对是一个超级了不起的成就。

    细数吕重飞身仙界后,在诸天万界一步步打出来的骄人战绩,没有任何人不服!

    可以说,吕重这次证道圣人,简直是实至名归。

    诸天万界,无数人把吕重当成了一生追随的偶像与信仰。

    甚至,有无数强才更是对吕重做出了最虔诚的崇拜。

    这一天,吕重成功证圣的异象,让诸天万界的众生都感受到了那种绝世的圣人风彩。

    无数的天花散落,金光四溢,在每一个世界形成最璀璨耀眼的巨大莲花,这莲花则虚托着一尊绝世强者,印在每一个修炼者的意识海之中。

    狂神吕重!

    居然生生地吞噬了[九彩圣心劫]并证道圣人。

    吞噬天劫以证圣,这简直是诸天万界的第一例!

    偏偏吕重还成功了!

    无数人看着昂然而立的吕重,有些目驰神眩。

    “哈哈,恭喜小友证得大道,从此得无上逍遥……”混蚕老祖诡异出现在吕重的面前,大笑着向吕重道喜。

    吕重脸色微微一变,连忙向混蚕老祖合手行了一个道礼:“多谢!”

    认真来说,吕重就算是成功证道圣人,对于这个混蚕老祖也是极为忌惮。

    要知道这个家伙可是圣尊级的超级强者。而且还是修炼[蚕食圣道]的顶级圣尊。当年混沌中的圣尊大战。这老小子可是力压刀尊、剑祖、莲尊的超级存在。

    当然,吕重对于混蚕老祖的忌惮,真正来说,还应该是其体内宇宙的一个还未诞生或者已经诞生却无法推算出的人物。这个人物,也是一个能撬动诸天的超级潜力股。

    当年偶遇混蚕老祖所化的体内宇宙时,吕重就隐隐对其体内宇宙的某个变数就有了一定的感应。

    而现在,吕重成功证道圣人境界,越发地感应到这混蚕老祖体内的变数有可能比混蚕老道还要变态。

    可这时候吕重有心推算。也还是无法确切地感应到这个变数的一切。

    越是这样,吕重反而明白,这个变数只怕其成就还要在混蚕老祖之上。

    可现在,混蚕老祖已是圣尊级的绝世强者,只差临门一脚便可证道成神。这岂不是说混蚕老祖体内宇宙的那个超级变数,成神是铁板钉仃的事?

    这么一想,吕重也是吓了一大跳,根本就不敢在混蚕老祖面前流露一丝狂态。相反,态度放得非常低,很是诚恳地道:“混蚕前辈太看得起在下了。就算证圣也无法得真正逍遥的。倒是前辈应该马上就要证道成神。您才是我辈的楷模。是我们所有人都崇拜、尊敬的对象……”

    “哈哈,吕重小友。你很好!真的很好!我现在都有些嫉妒鸿钧了,这丫的简直走了狗屎运,居然收了你这样优秀的弟子……”

    显然,对于吕重的马屁,混蚕老道也是十分受用,当然,在受用的同时,他也是真的对鸿钧道祖多了一腔的羡慕嫉妒恨。

    修仙界,弟子希望遇上一个好的师尊,同样的,顶级的强者也希望收一个完美的徒弟来完成自己的传承。

    就在这时候,鸿钧道祖凭空闪了过来,大笑道:“哈哈,混蚕老儿,你羡慕也没用……”

    “恭迎师尊!”

    鸿钧道祖一出现,吕重立刻恭敬地朝他行了一个弟子礼。

    能这么快证道圣人境界,这鸿钧道祖的帮助绝对功不可没!

    要知道,吕重前期的成长,其实都在鸿钧道祖的观测之下壮大起来的。而且,如果没有鸿钧道祖的暗中帮助,吕重绝无可能在下界之时就能神奇地收集完整的[阴阳和合大道]这等顶级的功法。

    可以说,有了[阴阳和合大道]这等神奇的功法相助,吕重的修炼速度才会有如“坐火箭”那么快速。

    之前,吕重是不清楚一位圣尊(道祖)对其所在世界的影响力。

    现在,吕重所掌握的[大寂灭珠],其内世界就算越来越广阔、浩瀚,吕重也是这些世界内的唯一主神。他动念间可以掌控[大寂灭珠]内任何一生灵的生死。

    甚至吕重只要微微一动念头,整个[大寂灭珠]后天形成的诸多世界,任何一人的信息吕重都能知道。

    正因为如此,吕重更了解圣尊级的鸿钧道祖的强大,也能明白自己应该也曾得了鸿钧道祖在暗中的大量照顾。

    不然,吕重就算气运逆天,也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证道圣人境界。

    明白了这些,吕重自然对鸿钧道祖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哈哈,不用客气!”

    鸿钧道祖也是兴奋地对吕重一挥手,顿时,吕重的身子无法再拜下去。

    满意地看了吕重两眼,鸿钧道祖也是一阵惊讶,“不得了,你……你居然达到了二阶中位圣人的修为了?同时,你的圣识居然达到了六阶境界?”

    饶是鸿钧道祖养气功夫极佳,此时也是一脸抽搐。

    才证道圣人,就达到了可媲美二阶中位圣人的修为了。同时,其圣识强度居然可媲美六阶圣人。

    这哪里是变态啊,简直是超级变态!

    要知道,当年身为整个盘古宇宙气运之子的他,在与魔祖争夺完胜之时证道圣人,也才堪堪达到一阶巅峰圣人境界。

    这样的情况出现,还是因为鸿钧道祖得了天道助力才办到的。

    可与面前的这个便宜徒弟相比,鸿钧道祖也不由多了一丝郁闷。

    一证圣就是二阶中位圣人,同时圣识强度更是达到了六阶境界,这可是生生地把他这个师尊给比了下去。

    “妖孽!”鸿钧道祖深深地看了吕重一眼,在心中暗暗地吞出了这么两个字。

    不过,表面上,鸿钧道祖也是一脸平静,似乎不为所动。相反,还笑盈盈地拉着吕重的手,道:“吕重吾徒,赶紧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些前辈……”

    鸿钧道祖的话音一落,刀尊、剑祖、莲尊、创世光尊等吕重早在混沌中就见过的一些圣尊也与其他一些吕重不认识的强者同时闪了过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