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吕重证道圣人了?

    无数观望的强者,都议论开来。△

    自吕重飞升仙界以来,短短两百多年,居然就证道圣人境界了?

    就算吕重身上有加速时间的法宝存在,也绝对是一个超级了不起的成就。

    细数吕重飞身仙界后,在诸天万界一步步打出来的骄人战绩,没有任何人不服!

    可以说,吕重这次证道圣人,简直是实至名归。

    诸天万界,无数人把吕重当成了一生追随的偶像与信仰。

    甚至,有无数强才更是对吕重做出了最虔诚的崇拜。

    这一天,吕重成功证圣的异象,让诸天万界的众生都感受到了那种绝世的圣人风彩。

    无数的天花散落,金光四溢,在每一个世界形成最璀璨耀眼的巨大莲花,这莲花则虚托着一尊绝世强者,印在每一个修炼者的意识海之中。

    狂神吕重!

    居然生生地吞噬了[九彩圣心劫]并证道圣人。

    吞噬天劫以证圣,这简直是诸天万界的第一例!

    偏偏吕重还成功了!

    无数人看着昂然而立的吕重,有些目驰神眩。

    “哈哈,恭喜小友证得大道,从此得无上逍遥……”混蚕老祖诡异出现在吕重的面前,大笑着向吕重道喜。

    吕重脸色微微一变,连忙向混蚕老祖合手行了一个道礼:“多谢!”

    认真来说,吕重就算是成功证道圣人,对于这个混蚕老祖也是极为忌惮。

    要知道这个家伙可是圣尊级的超级强者。而且还是修炼[蚕食圣道]的顶级圣尊。当年混沌中的圣尊大战。这老小子可是力压刀尊、剑祖、莲尊的超级存在。

    当然,吕重对于混蚕老祖的忌惮,真正来说,还应该是其体内宇宙的一个还未诞生或者已经诞生却无法推算出的人物。这个人物,也是一个能撬动诸天的超级潜力股。

    当年偶遇混蚕老祖所化的体内宇宙时,吕重就隐隐对其体内宇宙的某个变数就有了一定的感应。

    而现在,吕重成功证道圣人境界,越发地感应到这混蚕老祖体内的变数有可能比混蚕老道还要变态。

    可这时候吕重有心推算。也还是无法确切地感应到这个变数的一切。

    越是这样,吕重反而明白,这个变数只怕其成就还要在混蚕老祖之上。

    可现在,混蚕老祖已是圣尊级的绝世强者,只差临门一脚便可证道成神。这岂不是说混蚕老祖体内宇宙的那个超级变数,成神是铁板钉仃的事?

    这么一想,吕重也是吓了一大跳,根本就不敢在混蚕老祖面前流露一丝狂态。相反,态度放得非常低,很是诚恳地道:“混蚕前辈太看得起在下了。就算证圣也无法得真正逍遥的。倒是前辈应该马上就要证道成神。您才是我辈的楷模。是我们所有人都崇拜、尊敬的对象……”

    “哈哈,吕重小友。你很好!真的很好!我现在都有些嫉妒鸿钧了,这丫的简直走了狗屎运,居然收了你这样优秀的弟子……”

    显然,对于吕重的马屁,混蚕老道也是十分受用,当然,在受用的同时,他也是真的对鸿钧道祖多了一腔的羡慕嫉妒恨。

    修仙界,弟子希望遇上一个好的师尊,同样的,顶级的强者也希望收一个完美的徒弟来完成自己的传承。

    就在这时候,鸿钧道祖凭空闪了过来,大笑道:“哈哈,混蚕老儿,你羡慕也没用……”

    “恭迎师尊!”

    鸿钧道祖一出现,吕重立刻恭敬地朝他行了一个弟子礼。

    能这么快证道圣人境界,这鸿钧道祖的帮助绝对功不可没!

    要知道,吕重前期的成长,其实都在鸿钧道祖的观测之下壮大起来的。而且,如果没有鸿钧道祖的暗中帮助,吕重绝无可能在下界之时就能神奇地收集完整的[阴阳和合大道]这等顶级的功法。

    可以说,有了[阴阳和合大道]这等神奇的功法相助,吕重的修炼速度才会有如“坐火箭”那么快速。

    之前,吕重是不清楚一位圣尊(道祖)对其所在世界的影响力。

    现在,吕重所掌握的[大寂灭珠],其内世界就算越来越广阔、浩瀚,吕重也是这些世界内的唯一主神。他动念间可以掌控[大寂灭珠]内任何一生灵的生死。

    甚至吕重只要微微一动念头,整个[大寂灭珠]后天形成的诸多世界,任何一人的信息吕重都能知道。

    正因为如此,吕重更了解圣尊级的鸿钧道祖的强大,也能明白自己应该也曾得了鸿钧道祖在暗中的大量照顾。

    不然,吕重就算气运逆天,也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证道圣人境界。

    明白了这些,吕重自然对鸿钧道祖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哈哈,不用客气!”

    鸿钧道祖也是兴奋地对吕重一挥手,顿时,吕重的身子无法再拜下去。

    满意地看了吕重两眼,鸿钧道祖也是一阵惊讶,“不得了,你……你居然达到了二阶中位圣人的修为了?同时,你的圣识居然达到了六阶境界?”

    饶是鸿钧道祖养气功夫极佳,此时也是一脸抽搐。

    才证道圣人,就达到了可媲美二阶中位圣人的修为了。同时,其圣识强度居然可媲美六阶圣人。

    这哪里是变态啊,简直是超级变态!

    要知道,当年身为整个盘古宇宙气运之子的他,在与魔祖争夺完胜之时证道圣人,也才堪堪达到一阶巅峰圣人境界。

    这样的情况出现,还是因为鸿钧道祖得了天道助力才办到的。

    可与面前的这个便宜徒弟相比,鸿钧道祖也不由多了一丝郁闷。

    一证圣就是二阶中位圣人,同时圣识强度更是达到了六阶境界,这可是生生地把他这个师尊给比了下去。

    “妖孽!”鸿钧道祖深深地看了吕重一眼,在心中暗暗地吞出了这么两个字。

    不过,表面上,鸿钧道祖也是一脸平静,似乎不为所动。相反,还笑盈盈地拉着吕重的手,道:“吕重吾徒,赶紧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些前辈……”

    鸿钧道祖的话音一落,刀尊、剑祖、莲尊、创世光尊等吕重早在混沌中就见过的一些圣尊也与其他一些吕重不认识的强者同时闪了过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能惹不能撑    五枪!

    惊天地泣鬼神的五枪!

    足足过了三分钟,现场才响起一片叫好声!连把总等人也连声叫好,唯独赵玉山耷拉着一张脸,一个劲的嘟囔:“亚伦这小子的枪法好像又进步了?擦,这还有没有天理?”

    赵玉山扪心自问,自己做不到洪亚伦这种程度!

    洪亚伦却仿佛直接无视了耳边的叫好声鼓掌声,只是平静的提醒里斯康该他了!

    古井无波,心静如水,天地变而我心不变!泰山崩而我身屹立!这就是洪亚伦的境界!如果玩枪也有宗师的话,洪亚伦就是玩枪的一代宗师!

    里斯康使劲的咽了一口吐沫,咬牙说道:“该我就该我,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行我也行!”

    这家伙说的够狠,心中却想:“我擦,反正当靶子的是你们的人,打死他算拉倒,比赛规则可是你先提出来的!再说了,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难道老板还会因为那个家伙而让我给他偿命不成?”

    里斯康一边说一边想一边迈步走到高尔夫球框面前,取过五个球就要朝远处的教授走去!

    然而他才迈出两步,却被洪亚伦喊住了。{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网>

    “喂,你干什么去?”洪亚伦冲里斯康喊道。

    “我干什么去?当然是将这五个球放到他身上啊,不然我怎么开枪?我开枪打什么?”里斯康说道,他感到洪亚伦的这个问题很白痴。

    洪亚伦微微一笑说道:“里斯康先生,你不会和我开玩笑吧?我的队友给我当靶子,是因为他支持我,他信任我,难道你认为他会信任你吗?你如果一枪打坏了,打不中球,而打中了人怎么办?所以,你应该让你的队友来给你当靶子!”

    洪亚伦说话的时候,教授已经迈步向他走了过来,两人击掌相庆,教授依然是满面春风,由衷的说道:“亚伦,恭喜你,你的枪法好像又精进了。”

    “呵呵,我看是你的心境比以前更精进了。受伤了?”

    洪亚伦一边说,一边用手擦了一下教授耳朵下面的一点鲜血,那里有个小口子。

    “没事,被爆裂的高尔夫球碎片打了一下。呵呵,太刺激了,过瘾啊!”教授无所谓的说道,说完,又扭头对身边的里斯康说道:“你还等什么?如果不想比的话,可以直接认输。败在我的兄弟手下,这是你的荣幸。”

    “我”里斯康感到实在无言以对。

    无可奈何的里斯康只好迈步走到他的队友面前,说道:“各位兄弟,谁愿意过去给我当球台?”

    里斯康的队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说话。这帮家伙心中都明白,这可是玩命的活!甚至可以说这就是送命的活!刚才洪亚伦之所以能够成功,他们与其相信那是因为洪亚伦的枪法太好,不如相信那是因为洪亚伦的运气太好!

    要知道洪亚伦刚才的五枪可是完全克服了手枪子弹的散射问题!这完全就是不符合道理的嘛!除了归咎于运气,他们没有更好的解释。

    洪亚伦有这么好的运气,里斯康还有吗?

    没有!肯定已经没有了!所有的运气都已经被刚才那小子用光了,里斯康还哪里来的运气?如果没有运气,他们过去当球台,不是送死又是什么?

    里斯康看到自己这么多队友竟然没有人愿意给自己当球台,不禁有些着急的说道:“弟兄们,难道你们就真的这么不相信我的枪法?你们都亲眼见过,我曾经打爆过人头上的苹果嘛!这次怎么就对我没信心了呢?”

    里斯康的一帮队友心中不禁腹诽:“我草,苹果能和这一样吗?你那次用的苹果有多大?比五个高尔夫球都大啊!再说你那次可是在射击场,没有风,而且距离只有十米!而且苹果就只有一个,能和今天这种情况比吗?今天是什么情况?距离:五十米开外,有风,目标物:高尔夫球,而且是五个!就算你能打中一颗,你能将五颗全打中?”

    里斯康有些急眼了,继续说道:“兄弟们,帮帮忙嘛!晚上我请客!地方你们随便选!”

    “草,请客当然好,可是也得留着命吃才行啊!”每个人都这样想。

    “米塔,你来?你应该知道我的枪法的。”里斯康看到没人愿意给自己当球台只好试着问米塔。米塔刚才在那个大个子手中输的够惨够没脸,所以里斯康相信,只要自己请他帮忙,他肯定会给自己帮忙。

    然而,他的话刚说完,就看米塔苦着脸说道:“里斯康,我当然知道你的枪法,可是你应该明白,这种事情可不是只看枪法的,更看运气!刚才那个小能做到,是因为他的运气好!你想想,就算你的枪法再好,你能克服子弹的散射吗?”

    里斯康不好再劝自己这位好朋友了,毕竟他实在没有理由也没有办法来反驳自己这位好朋友的话。

    子弹的散射问题,的确不是人力所能解决的,这和枪械的射击精度,机械构造等等有很大的直接关系!

    里斯康将头扭向迪卡,想听听迪卡的意见。

    迪卡看到自己手下这些保镖的表现后,很不高兴,面色有些阴沉。眼前这场比赛,已经不单单是保镖和保镖之间的比赛,而已经成为他和托恩之间的一场比赛!自己可是梅隆家族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下一任家主最有力的竞争者!

    可是自己手下的保镖竟然还不如托恩的保镖!这算怎回事?就算比不过,也不能输的这么惨吧?连应战都不敢?看看托恩的保镖,一个个成竹在胸,笑对生死,再看看自己的保镖,竟然连个有勇气当球台的都没有!

    熊包啊!丢人啊!太丢人了!

    迪卡的心灵受到了无情的打击!所以他很不高兴!无论如何他都要让这场比赛进行下去,就算要输,他也想输的悲壮!反正死的又不是他自己,至于手下的这些保镖

    这么怂包的保镖,还用来干嘛?恐怕如果有了事情,他们会扔下自己就跑!这么怂包的保镖,被打死了活该!谁让你们刚才牛逼哄哄的非要再和人家比试一场?现在看到人家的身手,怕的连亮剑都不敢了?

    迪卡一边想,一边用锐利的眼神在十几个保镖身上扫来扫去!

    每个被迪卡的视线扫到的保镖,都连忙底下脑袋,或者将视线转向其他方向,不敢和迪卡对视。

    保镖也是一份职业,他们也只是想来混口饭吃,不是来玩命的!每个家伙都在心中想着主意,想着如果迪卡真的点中自己的名自己应该怎么办。是拒绝?还是不拒绝?拒绝就会惹恼迪卡,惹恼迪卡肯定只有死路一条。不拒绝的话,上去肯定得死!

    真是一个无解的选择题啊!

    迪卡说话了:“怎么了?都怎么了?我听说你们平时不都是很牛的吗?不是在特种部队都是参加过实战杀过人的吗?怎么现在都怂了?难道这就是你们全部的勇气?拿出你们军人的勇气和气节!用你们的鲜血来捍卫你们的尊严和荣誉!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军人!让别人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铁血战士!”

    迪卡的话很有鼓动性,他也很狡猾。他不知不觉的就给这些保镖偷换了概念。让这些保镖忘记了他们现在只是一名保镖!他们是为了钱才愿意干这份工作的!他们现在已经不是军人,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和国家军人的荣誉没有半分钱关系!

    然而这些保镖的确都曾经是国家的军人,所以迪卡的话的确点燃了他们的激情!但是他们还是没有勇气主动站出来担任里斯康的球台。

    “米塔,你去!”迪卡只好亲自点名了。

    迪卡刚才的话好像给他的每一个保镖都打了一针强心剂,所以米塔没有再退缩,而是一把接过里斯康手中的五个高尔夫球,同时大声说道:“是!老板!”

    ***,豁出去了,大不了不就是个死吗?男子汉流血不流泪,宁可站着死,不能跪着生

    米塔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大踏步的朝远处走去!

    强心针能救人一时,救不了人一世!迪卡的话也一样!

    当米塔走向远处的时候,他逐渐明白过迪卡话中的漏洞,于是乎他那刚才还澎湃激昂的热血重新逐渐冷却下来。

    当血不再热,恐惧便占据了他的心头!

    米塔的身体轻轻的颤抖起来,他很想马上将手中这见鬼的高尔夫球扔掉,然后大声的喊:“我们不比了!我们认输!”

    可是他不敢!他知道,他如果那样做了,虽然他不会死在里斯康的抢下,但是他绝对会死在迪卡的枪下!自己的老板心有多黑,他心中清楚。与其死在迪卡的枪下,还不如在里斯康的枪下搏个运气!毕竟里斯康的枪法可是他们这些人中最好的。并且,就算自己真的被里斯康打死打伤了,老板总不会亏待自己的家人,可是如果自己死在老板的枪下,就别指望他能照顾自己的老婆孩子了。

    米塔现在是真后悔当自己败在那个妖孽大个子手中时,自己为什么不认输,为什么还要挑起事端,再比一场,真他娘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米塔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终于走到了刚才教授站立的地方。他深呼吸一口气,定定心神,开始学着教授的样子往自己的胳膊上放球。

    先是左手,左臂弯,然后往嘴里塞上一颗,接着往脑袋顶上放一颗。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能惹不能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