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五枪!

    惊天地泣鬼神的五枪!

    足足过了三分钟,现场才响起一片叫好声!连把总等人也连声叫好,唯独赵玉山耷拉着一张脸,一个劲的嘟囔:“亚伦这小子的枪法好像又进步了?擦,这还有没有天理?”

    赵玉山扪心自问,自己做不到洪亚伦这种程度!

    洪亚伦却仿佛直接无视了耳边的叫好声鼓掌声,只是平静的提醒里斯康该他了!

    古井无波,心静如水,天地变而我心不变!泰山崩而我身屹立!这就是洪亚伦的境界!如果玩枪也有宗师的话,洪亚伦就是玩枪的一代宗师!

    里斯康使劲的咽了一口吐沫,咬牙说道:“该我就该我,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行我也行!”

    这家伙说的够狠,心中却想:“我擦,反正当靶子的是你们的人,打死他算拉倒,比赛规则可是你先提出来的!再说了,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难道老板还会因为那个家伙而让我给他偿命不成?”

    里斯康一边说一边想一边迈步走到高尔夫球框面前,取过五个球就要朝远处的教授走去!

    然而他才迈出两步,却被洪亚伦喊住了。{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网>

    “喂,你干什么去?”洪亚伦冲里斯康喊道。

    “我干什么去?当然是将这五个球放到他身上啊,不然我怎么开枪?我开枪打什么?”里斯康说道,他感到洪亚伦的这个问题很白痴。

    洪亚伦微微一笑说道:“里斯康先生,你不会和我开玩笑吧?我的队友给我当靶子,是因为他支持我,他信任我,难道你认为他会信任你吗?你如果一枪打坏了,打不中球,而打中了人怎么办?所以,你应该让你的队友来给你当靶子!”

    洪亚伦说话的时候,教授已经迈步向他走了过来,两人击掌相庆,教授依然是满面春风,由衷的说道:“亚伦,恭喜你,你的枪法好像又精进了。”

    “呵呵,我看是你的心境比以前更精进了。受伤了?”

    洪亚伦一边说,一边用手擦了一下教授耳朵下面的一点鲜血,那里有个小口子。

    “没事,被爆裂的高尔夫球碎片打了一下。呵呵,太刺激了,过瘾啊!”教授无所谓的说道,说完,又扭头对身边的里斯康说道:“你还等什么?如果不想比的话,可以直接认输。败在我的兄弟手下,这是你的荣幸。”

    “我”里斯康感到实在无言以对。

    无可奈何的里斯康只好迈步走到他的队友面前,说道:“各位兄弟,谁愿意过去给我当球台?”

    里斯康的队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说话。这帮家伙心中都明白,这可是玩命的活!甚至可以说这就是送命的活!刚才洪亚伦之所以能够成功,他们与其相信那是因为洪亚伦的枪法太好,不如相信那是因为洪亚伦的运气太好!

    要知道洪亚伦刚才的五枪可是完全克服了手枪子弹的散射问题!这完全就是不符合道理的嘛!除了归咎于运气,他们没有更好的解释。

    洪亚伦有这么好的运气,里斯康还有吗?

    没有!肯定已经没有了!所有的运气都已经被刚才那小子用光了,里斯康还哪里来的运气?如果没有运气,他们过去当球台,不是送死又是什么?

    里斯康看到自己这么多队友竟然没有人愿意给自己当球台,不禁有些着急的说道:“弟兄们,难道你们就真的这么不相信我的枪法?你们都亲眼见过,我曾经打爆过人头上的苹果嘛!这次怎么就对我没信心了呢?”

    里斯康的一帮队友心中不禁腹诽:“我草,苹果能和这一样吗?你那次用的苹果有多大?比五个高尔夫球都大啊!再说你那次可是在射击场,没有风,而且距离只有十米!而且苹果就只有一个,能和今天这种情况比吗?今天是什么情况?距离:五十米开外,有风,目标物:高尔夫球,而且是五个!就算你能打中一颗,你能将五颗全打中?”

    里斯康有些急眼了,继续说道:“兄弟们,帮帮忙嘛!晚上我请客!地方你们随便选!”

    “草,请客当然好,可是也得留着命吃才行啊!”每个人都这样想。

    “米塔,你来?你应该知道我的枪法的。”里斯康看到没人愿意给自己当球台只好试着问米塔。米塔刚才在那个大个子手中输的够惨够没脸,所以里斯康相信,只要自己请他帮忙,他肯定会给自己帮忙。

    然而,他的话刚说完,就看米塔苦着脸说道:“里斯康,我当然知道你的枪法,可是你应该明白,这种事情可不是只看枪法的,更看运气!刚才那个小能做到,是因为他的运气好!你想想,就算你的枪法再好,你能克服子弹的散射吗?”

    里斯康不好再劝自己这位好朋友了,毕竟他实在没有理由也没有办法来反驳自己这位好朋友的话。

    子弹的散射问题,的确不是人力所能解决的,这和枪械的射击精度,机械构造等等有很大的直接关系!

    里斯康将头扭向迪卡,想听听迪卡的意见。

    迪卡看到自己手下这些保镖的表现后,很不高兴,面色有些阴沉。眼前这场比赛,已经不单单是保镖和保镖之间的比赛,而已经成为他和托恩之间的一场比赛!自己可是梅隆家族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下一任家主最有力的竞争者!

    可是自己手下的保镖竟然还不如托恩的保镖!这算怎回事?就算比不过,也不能输的这么惨吧?连应战都不敢?看看托恩的保镖,一个个成竹在胸,笑对生死,再看看自己的保镖,竟然连个有勇气当球台的都没有!

    熊包啊!丢人啊!太丢人了!

    迪卡的心灵受到了无情的打击!所以他很不高兴!无论如何他都要让这场比赛进行下去,就算要输,他也想输的悲壮!反正死的又不是他自己,至于手下的这些保镖

    这么怂包的保镖,还用来干嘛?恐怕如果有了事情,他们会扔下自己就跑!这么怂包的保镖,被打死了活该!谁让你们刚才牛逼哄哄的非要再和人家比试一场?现在看到人家的身手,怕的连亮剑都不敢了?

    迪卡一边想,一边用锐利的眼神在十几个保镖身上扫来扫去!

    每个被迪卡的视线扫到的保镖,都连忙底下脑袋,或者将视线转向其他方向,不敢和迪卡对视。

    保镖也是一份职业,他们也只是想来混口饭吃,不是来玩命的!每个家伙都在心中想着主意,想着如果迪卡真的点中自己的名自己应该怎么办。是拒绝?还是不拒绝?拒绝就会惹恼迪卡,惹恼迪卡肯定只有死路一条。不拒绝的话,上去肯定得死!

    真是一个无解的选择题啊!

    迪卡说话了:“怎么了?都怎么了?我听说你们平时不都是很牛的吗?不是在特种部队都是参加过实战杀过人的吗?怎么现在都怂了?难道这就是你们全部的勇气?拿出你们军人的勇气和气节!用你们的鲜血来捍卫你们的尊严和荣誉!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军人!让别人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铁血战士!”

    迪卡的话很有鼓动性,他也很狡猾。他不知不觉的就给这些保镖偷换了概念。让这些保镖忘记了他们现在只是一名保镖!他们是为了钱才愿意干这份工作的!他们现在已经不是军人,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和国家军人的荣誉没有半分钱关系!

    然而这些保镖的确都曾经是国家的军人,所以迪卡的话的确点燃了他们的激情!但是他们还是没有勇气主动站出来担任里斯康的球台。

    “米塔,你去!”迪卡只好亲自点名了。

    迪卡刚才的话好像给他的每一个保镖都打了一针强心剂,所以米塔没有再退缩,而是一把接过里斯康手中的五个高尔夫球,同时大声说道:“是!老板!”

    ***,豁出去了,大不了不就是个死吗?男子汉流血不流泪,宁可站着死,不能跪着生

    米塔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大踏步的朝远处走去!

    强心针能救人一时,救不了人一世!迪卡的话也一样!

    当米塔走向远处的时候,他逐渐明白过迪卡话中的漏洞,于是乎他那刚才还澎湃激昂的热血重新逐渐冷却下来。

    当血不再热,恐惧便占据了他的心头!

    米塔的身体轻轻的颤抖起来,他很想马上将手中这见鬼的高尔夫球扔掉,然后大声的喊:“我们不比了!我们认输!”

    可是他不敢!他知道,他如果那样做了,虽然他不会死在里斯康的抢下,但是他绝对会死在迪卡的枪下!自己的老板心有多黑,他心中清楚。与其死在迪卡的枪下,还不如在里斯康的枪下搏个运气!毕竟里斯康的枪法可是他们这些人中最好的。并且,就算自己真的被里斯康打死打伤了,老板总不会亏待自己的家人,可是如果自己死在老板的枪下,就别指望他能照顾自己的老婆孩子了。

    米塔现在是真后悔当自己败在那个妖孽大个子手中时,自己为什么不认输,为什么还要挑起事端,再比一场,真他娘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米塔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终于走到了刚才教授站立的地方。他深呼吸一口气,定定心神,开始学着教授的样子往自己的胳膊上放球。

    先是左手,左臂弯,然后往嘴里塞上一颗,接着往脑袋顶上放一颗。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能惹不能撑

第一五八七章 鬼市赴任    很快,娥眉快步而来。

    不待她行礼,夏侯承宇已经抓了她手,急声问道:“朝上情况如何?”

    娥眉知道她有多关心,赶紧告知情况。

    听到寇家果真在朝上发力,而且力道不小,相当凶猛,夏侯承宇那叫一个高兴。待听到嬴家阻击,夏侯承宇又恨得咬牙切齿,“简直是痴心妄想,就凭那贱人还想为陛下立子嗣!”

    待听到破军出来搅局,又要废后,且把事情给搅黄了,更是令夏侯承宇恨得双目欲裂,“破军老贼!总有一天本宫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娥眉赶紧安慰道:“娘娘,不用心急,刚才老太爷也叮嘱了,让您沉住气,说这事本就不可能一蹴而就,后续寇家还会继续发力,陛下能回避一时,不可能屡屡逃走,总有松口的时候!”

    夏侯承宇抚了抚胸口,也知道自己的确太心急了点,夏侯家在朝堂上的确是太势弱了点,说不上什么话,靠寇家一家之力加之有嬴家阻拦,的确不太可能那么顺利。

    就在这时,外面又有宫女来报:“娘娘,萧妃、喻妃等人来了,要来拜见娘娘。”

    夏侯承宇精神一振,这是寇系在宫中的领头势力来了,之前可是全部站到战如意那边去了,几家势力对付她一个,若不是她有后宫之首的身份,真是要扛不住了,现在这些人来,显然是寇家那边要支持自己了。

    她当即高兴道:“快快有请!”

    不一会儿,七八个绝色佳人款款而来,进了殿内站成一排行礼:“参见天后娘娘!”

    夏侯承宇赶紧上前扶了几人,笑吟吟道:“这虽说是在宫中,可说到底都是伺候陛下的一家姐妹,不用多礼。”

    萧妃笑道:“听说娘娘要为陛下立子嗣,我们姐妹几个可是来提前恭喜娘娘的。”

    夏侯承宇叹道:“没影的事。”

    喻妃倩笑道:“怎会没影,我听说寇天王鼎力支持娘娘,今天朝上吵的可热闹了。寇天王是什么人,在朝中影响巨大,只要寇天王不罢手,陛下终究是要面对的。松口是迟早的事情,咱们提前恭贺可没错。”

    夏侯承宇想让自己努力平静点,可是脸上的笑容实在是难以掩饰,挥手道:“快上茶!”

    几人分别落座后,萧妃又眨了眨眼睛道:“娘娘。听说寇天王的女婿牛有德去了娘娘管辖的鬼市?”

    夏侯承宇苦笑道:“这可不是本宫的主意,你们又何必明知故问。”

    喻妃:“毕竟是在娘娘的管辖之下,而牛有德也毕竟是寇天王的女婿,娘娘要是施压太大的话,只怕寇天王那女婿有的受了。”

    夏侯承宇目光一转,明白了这些人的来意,慢慢端了茶盏道:“天庭既然许了牛有德鬼市总镇的位置,合理的要求,本宫自然是尽力支持的。”

    萧妃又来一句,“都说鬼市没什么前途。难以得到提拔,有了娘娘的支持,那牛有德怕是要前途无量了。”

    其余几名妃子都跟着附和点头。

    若是苗毅看到这一幕只怕也要感叹寇家的势力,寇家一发力,天庭里里外外的力量立刻动作了起来,的确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乾坤殿后却是另一番场景,青主指着破军怒骂:“老匹夫你想干什么?你胳膊肘往哪拐的?”

    破军倒是有点玩味地眨了眨眼,“陛下怕是感谢老臣都来不及吧,若非老臣胡搅蛮缠给了陛下脱身的理由,只怕陛下还在朝堂上听他们吵。”

    青主一愣。眉头动了动,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破军,没想到这老匹夫还有这眼色,火气消了不少。两手身后一背,“怕就怕寇老鬼揪住这事不放啊,以后朝上寇家再纠缠这事,你就像今天这般,懂了吗?”

    谁知破军脸色一肃,“懂归懂。不过老臣还是要进言,请陛下整顿后宫,废后另立。”

    “你…”青主一把揪住破军的衣襟。

    谁知一旁的武曲、司马问天和高冠迅速站成一排,拱手道:“臣等恳请陛下早立子嗣!”

    “你们想干什么?”青主一把推开破军,指着几人的怒喝,怒了。

    待他看向一旁,却见上官青低个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在那不吭声,这不吭声也是个态度。

    “都给朕滚!”青主挥手一喝,怒气冲冲走了。

    他没办法拿这些人怎么样,也知道这些人的合理诉求,跟了他这么多年,都要考虑自己的后路,一点都不考虑自己后路的是死人。破军和武曲手上捏着兵权,将来哪怕他不在了,有事还能应付一下,可司马问天和高冠他们呢?得罪了那么多人,手上那点实力不足以自保,他们需要他青主现在还强大没人敢匹敌时扶一个天子出来培养,好得他真传快速成长起来,晚了的话,将来天子幼弱镇不住场面,就是天下大乱时,天下争霸的局面必将出现。

    朝臣们的心思他也理解,一旦将来天子幼弱,不足以震慑天下,会担心他青主将各路强权进行血洗,为天子坐稳天下打开局面,不让人威胁到天子的地位。事实上他青主正是这样想的,自己能顺利跨过鬼门关则罢,一旦自己难以跨过那道鬼门关,肯定要立子嗣培养的,什么天王星君别看现在跳的欢,那是他还需要他们治理天下为他输送源源不绝的利益,真要到了那个时候则全部是砧板上的肉,他不会让任何人威胁到他子嗣的帝位。

    正因为如此,事关将来所有人的利益,所以在这事上,他就是孤家寡人,连他的心腹也不敢苟同,真要是苟同的话,那就肯定有异心,所以他青主不妥协的话这事就无解……

    天空阴雨绵绵,藤蔓垂挂,一道倩影从山崖上飘落,半途一拉藤蔓飘入半山崖的山洞内。

    洞中黑暗,月瑶睁开法眼小心翼翼走入,试探着喊了声:“江大哥。”

    洞中略有回音。却不见人回应,拐入一洞窟,只有石桌、石凳和石榻之类的,却不见任何人影。

    细查洞内情形。月瑶伸手摸了摸石桌,略有层灰,俨然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人住过了。

    挥手施法拂尘,月瑶有些失落地坐在了石榻上,喃喃自语道:“走了么…”

    自那年识破江郎真实身份后。江郎几乎就没再和她联系过,甚至把两人联系的星铃中的法印都抹去了。不过她知道他的生活习性,总喜欢在阴雨绵绵的日子穿着蓑衣在河边垂钓,所以她总是会与他‘偶遇’。

    渐渐的,她有点相信了他的话是真的,相信了他是被人栽赃的,她对自己的姿色还是有几分自信的,如果江一一真的是淫贼,这么多年为何对自己没一点企图?

    这段时间,连续几次阴雨绵绵的日子。她数度路过河边,却没再见到江一一,几番犹豫之后,终于想出了个理由,忍不住主动找上了门,谁知已经是人走巢空,连声招呼都没打。

    情丝已动,却无处可绕,令其黯然神伤……

    鬼市,又见鬼市。

    在寇府高手的护送下。苗毅一行终于来到了鬼市,由地面直接进入了鬼市总镇府。

    说是一府,其实更像是一座地宫,只有外面有个院子。其余各种建筑都在包裹在厚厚的石墙中。

    原鬼市总镇很热情,毫不犹豫地进行了交接,估计是终于找到了机会离开这里,有点迫不及待。所有事物交接完毕,拿到了苗毅的签收,立刻告辞跑了。

    一行安顿下来后。苗毅将鬼市的事物交给了杨庆等人打理,易容后领了阎修离去,前往信义阁拜访此地的地头蛇,想在这里立足,得不到信义阁的支持怕是够呛,尽管寇家说已经疏理通了,可他还是要去亲自确认一下。

    本不用这么急,寇家已经叮嘱过,到了这里安下心来修炼,鬼市的事情也不是外人能插手的,这总镇就是个摆设,什么都不用管,静待良机调离,你主要的目的还是要尽快提高修为,而寇家也提供了充足的修炼资源。

    可对苗毅来说,寇家给的资源有限,能顾他和云知秋,却顾不了太多,他的开销很大却不能告诉寇家,得想办法另谋财路,而他也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

    当然,苗毅也的确把鬼市当成了摆设,还没自以为是到认为自己能在夏侯家的地盘上横插上一脚,真要这样干了的话,估计寇家也保不住自己。

    和信义阁的会面很顺利,信义阁管事七绝亲自到了外面迎接,一个其貌不扬的青衣老头。也顺利见到了大名鼎鼎的信义阁东家曹满,对于这位苗毅不敢轻视,别看人家表面上只是信义阁的东家,实际上是整个地下世界的总舵主,据说是夏侯拓的儿子,是夏侯家地位仅次于夏侯拓的人。

    曹满态度倒是很随和,直接给了苗毅想要的答复,以后苗毅在鬼市的安全,他可以保证。同时也保证鬼市的税收方面不用担心,这边会帮忙征收到位直接送上门。当然,还有暗示的前提,那就是在寇家和夏侯家关系愉快的情况下,也希望他苗毅不要在这里闹事,否则他曹满对前面的保证可就不敢做保证了。

    这软中带硬的威胁苗毅只能是硬着头皮吞下,在他的治下有人敢威胁他是他最不能容忍的,以下犯上是他不能接受的,不过转念一想,究竟是谁在谁的治下?自己来这里是到人家眼皮子底下讨饭吃的。

    离开时,信义阁管事七绝还不忘传音提醒了苗毅一声,“牛总镇,这鬼市有一个地方最好与之和平相处,惹出了事信义阁也难以保证你的安全。”

    正要登船的苗毅一愣,回头问道:“什么地方?”

    七绝笑道:“地藏寺,那是佛界的地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