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嗷……”

    “吼……”

    “昂……”

    ……

    在灵云、灵冰两位圣人的指挥下,无数超级凶兽向正在走最后一走的吕重攻击而去。

    超级雷电、无上风刃、极寒冰刀、九彩毒烟……

    无数攻击,从四面八方轰向吕重,既要打断吕重的证圣之路,又要取吕重的性命。

    “这些杂碎是在找死!”剐龙刀勃然大怒,对着大寂灭珠道:“大姐大,你守护主人。我去灭了这些垃圾——”

    “好!”寂灭小公主果断点头。

    有[大寂灭珠]守护吕重,剐龙刀对于吕重的安全非常放心。

    没有任何犹豫,它再次闪出吕重的意识海,陡然化为死神之镰刀,以恐怖的速度出击。

    快!

    快得不可思议!

    快得连绝大部分的圣人,利用圣识都无法感应到其速度。

    [剐龙刀]闪电于空中穿梭。

    “噗噗噗噗……”

    长刀所向,一大片大片的凶兽从太空中坠落。

    几乎不到一秒的时间。

    所有向吕重发动攻击的凶兽,在第一时间被全部秒杀!

    ∞“咝……”

    无数圣人甚至是圣尊,都齐齐倒吸着冷气。

    太可怕了!

    这到底是什么刀?

    居然在没有主人的控制之下,就能发挥如此恐怖的攻击力?

    “快……好快……太快了……”莲尊暗暗惊骇。

    “这把守护吕重的巨刀的等级有点高……”刀尊喃喃说道,双眼中陡然澎湃璀璨之极的金光。心念一动,他成功穿越无穷宇宙。出现在吕重渡劫不远的地方。

    莲尊双眼一亮。也跟着出现在刀尊的身边。目光在剐龙刀上一扫,然后又看向正在全力应付[九彩圣心劫]的吕重一眼,微微出声:“好大的造化!”

    “呵呵,此刀有大邪气……”创世光尊也闪了出来,双眼一眯,打量着极速移动的剐龙刀。心中有贪婪之焰在熊熊燃烧。让他很不得在第一时间把这把刀给抢来,据为己有。

    鸿钧道祖也跟着出现,一脸不善地看向同时出现的其他圣尊。目光中含有浓浓的警告。

    吕重可是他最重的徒弟。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对吕重不利。

    有鸿钧道祖在旁边虎视眈眈,创世光尊目光一敛,没有再说话。不过,他心中对剐龙刀的火热自然不可能轻易地消退。

    倒是天灵圣尊也是有些双眼放光。

    原本是想破坏吕重的证圣之机,却不想吕重还有这么诡异而强大的宝贝守护。

    “道器……这……这把刀是道器……”

    一时间,天灵圣尊有些目眩。

    道器啊,这可是他也不曾拥有的。

    “该死,这吕重居然有这么逆天的道器……他不配啊……”天灵圣尊心中狂声呐喊。

    就在这时候,剐龙刀再次闪电出击。

    “噗噗……”

    身为五阶巅峰圣人境界的灵云、灵冰两人几乎没有反抗余地,瞬间被一刀爆头。

    圣人!

    两位五阶巅峰的圣人。居然被一把刀直接给雷霆秒杀了。

    这让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自然,天灵圣尊也是救援不及!

    “该死。居然杀我弟子……”天灵圣尊突然怒喝一声,整个人诡异出现在[剐龙刀]的身前,陡然伸手向剐龙刀抓了过去。

    咻!

    一道刀光破开苍穹,猛然斩向天灵圣尊抓过来的右手。

    快!

    快到极点!

    “糟了,托大了……”天灵圣尊心中狂震,这时候他才明白面前的这把刀极为诡异,绝对不能等闲视之。

    巅峰圣念一动,天灵圣尊勉强跟上[剐龙刀]的速度,手腕翻转,在剐龙刀刀身一拍。

    “轰……”

    巨大的反震力传来,一股至强的麻痹感自右手传来。

    看着被自己勉强拍飞的[剐刀龙],天灵圣尊的脸上没有半色喜色。

    “嗤啦……”

    一声脆响,天灵圣尊的右手仙衣衣袖陡然裂开。

    显然,天灵圣尊还是被剐龙刀的刀气给波及了,身上的可媲美混沌灵宝级的仙衣瞬间被损毁。

    “道器!真的是道器,而且是品级比较高的道器……”天灵圣尊目光如火,心中的喜悦也是越来越盛。

    甚至,在这一刻,刚刚陨落的灵云、灵冰两大弟子的死亡,也被他瞬间给忘了。

    这时候他的心里似乎只有“剐龙刀”存在!

    受不了天灵圣尊的火辣眼神,剐龙刀的器灵小刀陡然恼火起来,气呼呼地传音:“小子,再看我,再看我,我就把你干掉……”

    剐龙刀可是当年执罚神帝的至强刑罚武器,一向以杀止杀。

    在它的刀口上,可是灭了不少三阶神人、二阶神人。

    这天灵圣尊连神人都不是,它称呼其为“小子”也是对的。

    可对于天灵圣尊来说,被剐龙刀这么蔑视、侮辱,他顿时心神大怒,再次闪电般攻向[剐龙刀]:“天灵神禁诀——禁!”

    顿时,一道巍峨、狂暴的圣力向剐龙刀席卷而来。

    的确!

    真的是神禁之术!

    这是比圣术还要高级的禁制秘术!

    也不知天灵圣尊从哪里得来的。

    但是,这神禁术的威力极为强大。

    只要被这道强大的禁制之术级碰上,就算是实力比天灵圣尊还高,也有可能着道。

    毕竟这是真正传自圣神界的神禁秘术!

    也正因为这神禁之术,天灵圣尊,才能发展出召唤师一脉。

    他能控制无数凶兽为己用,而不用怕被这些凶兽反叛。

    也因为如此,天灵宇宙在他的守护下,发展壮大。成为威名赫赫的召唤师宇宙。

    “神禁?”剐龙刀刀身轻颤,不屑地信传音:“神禁是神禁,如果是三阶神人施展此术,还能对我构上一点威胁。而你,区区一个圣尊也要禁制我?给我破,神罚之刀——”

    轰……

    一道刀瀑斩破宇宙、星河。带着无上的神威与霸气,直接迎上天灵圣尊释放的[神禁]。

    “啪……”

    一声暴响,这道神禁直接崩溃、碎灭。

    接着,剐龙刀挟着此刀余威,奋力直劈天灵圣尊。

    神罚之刀!

    还带着无上的神威与神罚之力!

    这无数年来,剐龙刀处死的圣龙、神龙与神人不知其数,其身上有代表着大道的无上神罚之力。

    这样恐怖的威势与气势,一瞬间让天灵圣尊心神为之所夺。

    就在这时候,剐龙刀刀身散发着妖异之极的血光,一刀似炼,以迅雷不及掩耳斩向天灵圣尊。

    受神罚之力的威压与煞气压制,天灵圣尊的反应之力也非速下降。心境失守之下,剐龙刀已闪电般劈中了天灵圣尊的脑袋。

    “噗——”

    天灵圣尊的脑袋炸开,鲜血狂喷。

    而此时,他依旧是一脸不敢置信。

    “哈哈,小刀,好样的……”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狂笑,却见吕重凭空落在剐龙刀的面前。而之前的[九彩圣心劫]已完全消失。

    连同消失的还有那一种妖艳之极的[九彩圣劫眼]。

    “主人,您已证道成圣了?”剐龙刀狂喜地传音而问。

    “哈哈,不错!”吕重狂笑,“从今以后,诸天万界再多了一尊圣人。我是吕重,狂神吕重!”

    “轰隆隆……”

    随着吕重的话音一落,诸天万界,都同时震荡起来,无边的金色莲花在诸天万界的天空出现,瑰丽无比,美丽无穷。

    无穷无尽的生灵感觉到圣人吕重的法身,开始虔诚地行礼。

    金色的莲花于诸天万界出现,托着吕重的法身,带着无边的圣威降临。

    “天啊,这家伙真的证道成圣了?”

    “圣人……吕重大神已经是圣人了……”

    “哈哈,太了不起了……”

    “这等恐怖的圣劫都能成功渡过,那么还有什么不是吕重能办到的?”

    “就是不知吕重圣人如今的境界究竟达到圣人几阶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绝代枪神    既然认输,为什么不服

    所有人都疑惑,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米塔,想听听他还有什么不服的。

    赵玉山冲米塔一瞪眼,说道:“你有什么不服的不服咱再比一场,你说比什么吧飞机大炮手榴弹,随便挑任你选”

    米塔刚才被赵玉山打怕了,不敢和赵玉山对视,连忙将视线扫向一边,说道:“停停停,你别说了,你厉害,我们知道,但是为什么你们五个人只有你一个站出来了其他人为什么不出来你们另选出一个人来和我们比枪法,你们如果再赢了,我们就彻底的认输。老板,请允许我这个请求。”

    米塔的最后一句话当然是冲迪卡说的。

    迪卡没有回答米塔,而是扭头看向托恩,似笑非笑的说道:“托恩,你怎么看”

    “呵呵,客随主便,既然你的人提出来了,我能不答应吗呵呵呵。”托恩笑着说道。由于赵玉山的超级发挥,他现在对把总等五个人充满了信心

    当初赵长枪告诉托恩,只要托恩愿意和他合作,赵长枪就能帮助他得到家主之位,托恩虽然答应了他,但那时主要是因为他被赵长枪胁迫,不答应不行。他心可是从来没认为赵长枪真的能帮助他得到家主之位。

    然而现在,当他看到赵玉山的表现后,他感觉如果自己能和赵长枪紧密合作,自己就真的未必不能成为梅隆家族新一代的家主

    “草,没劲,没老子什么事了”赵玉山嘟囔一声,回归队列,重新和把总等人站在一起。

    米塔也回到保镖的队列,十几个人一阵商量,然后出来一个个子不算高的黑人,冲把总等人说道:“我叫玩扑里斯康,下一场我来领教一下你们的高招,你们谁出来应战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这家伙的话音刚落,赵玉山不禁嘿嘿一笑说道:“草,我当是出来个什么高手,原来是个绣花枕头。”

    赵玉山这话是用华语说的,玩扑里斯康听不懂,但是看赵玉山一脸嘲讽的表情,他就知道这货没说什么好话。于是冲赵玉山一瞪眼说道:“你在说什么”

    “他说你是绣花枕头。”教授忍住笑给玩扑里斯康翻译了一遍,一边说还一边做了一个睡觉的姿势。

    “为什么这么说”玩扑里斯康诧异的问道,他觉得这句话好像不是骂人的话。

    “草,你的名字叫外布里是糠,外面是布,里面是糠,不是枕头是什么算了算了,和你说了你也不懂,土包子一看你就是个土鳖”赵玉山不耐烦的冲玩扑里斯糠说道。

    迪卡,托恩和一众保镖没见过华国以前的枕头是什么样,所以他们有些听不懂赵玉山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把总几人却全都忍不住了对面这个家伙的名字的确有些搞笑,赵玉山还真能联想。

    里斯康听着赵玉山等人满是嘲讽的笑,再次怒道:“你们到底比还是不比比的话就快出来不比你们就认输,我就不信,你们每一个人都像这个黑大个子一样厉害”

    赵玉山鼻子差点没气歪了,张口就骂:“你丫眼睛瞎啊你长得就像黑锅底一样,竟然敢说老子黑老子再黑也比你白吧信不信老子一巴掌拍死你”

    赵玉山说着话就要迈步而出,里斯康面色一变,连忙说道:“四道破,四道破,说好的你不能出战了”

    把总伸手拦住赵玉山说道:“既然人家已经定下了道道,我们遵守就是,你回来。”

    “四道破,四道破,破你麻痹”赵玉山一边嘟囔,一边回去了。对方不和他打,他感到很不爽。

    把总刚想迈步而出,洪亚伦却在旁边说道:“把总,我来”

    把总想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道:“当心他们耍诈。”

    论枪法,洪亚伦可以说是这五个人最好的所以把总没有和他争。

    洪亚伦迈步而出,站到里斯康面前,眼神很平和的看着眼前的里斯康,说道:“我来你比。说吧,我们怎么比”

    “像刚才一样,打高尔夫球”里斯康说道,说话的时候,眼神瞥了一下不远处的另两个石鼓,心想:“你不会也像刚才的大个子一样,举起两个石鼓和我比吧那样我就只能也乖乖认输了。”

    洪亚伦微微一笑,说道:“以我看,刚才这个节目已经玩过了,再玩就没意思了,我们换个玩法怎么样”

    “怎么玩”里斯康问道。

    洪亚伦迈步走到高尔夫球框,取出一个球,在手掂量了一下,接着又把球扔进框,然后走到把总几人面前说了几句。接着教授便走到高尔夫球框面前,一共从框取出五个球,然后向远离众人的方向走了五十米停下了脚步。

    教授面向众人立正站定,先平伸左臂,手掌向上,然后在左手掌心和左臂弯各放上一个球,然后在脑袋顶上稳稳的放上一个球,然后向口塞了一个球,接着右臂平伸,当他伸开手掌的时候,掌心已经有一个球,最后教授小心的微微扭了一下头,将口叼着的一个球放在右肩膀上,球顺着他的右臂稳稳的滚到了他的右臂弯,然后稳稳的停下

    当教授的动作完成后,整个人稳稳的站在五十米开外,好像一个舒展的十字架一样,上面是五颗白色的高尔夫球

    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教授的表演,不说接下来的枪法比赛,单单教授露出来的这一手,就令人大开眼界

    要知道高尔夫球是圆的,人的脑袋也是圆的,要想将一个高尔夫球稳稳的放在脑袋顶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和放苹果不一样,苹果的底部是扁的,很容易就能将苹果放在头顶上。

    洪亚伦看着里斯康说道:“这次我们来给比赛增加点刺激,不过我们只比五个球。当然你如果能在你的同伴身上安稳的放下十个球,我和你比十个球也无妨。比赛规则很简单,把五个球全部打爆就算赢”

    所有人都激动起来,他们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乱跳的声音他们感到洪亚伦这种比试方法实在太疯狂了这不是比枪法,这是杀人啊

    要知道,手枪弹在五十米开外,子弹的散射范围是非常大的也就是说无论洪亚伦枪法有多好,子弹都有可能因为散射,而击教授的身体特别是脑袋顶上的一颗,只要稍微有点偏差,教授就会被一枪爆头

    而且这个游戏考验的不光是开枪人的枪法,心理素质,更考验当做球台之人的心理素质哪怕他心稍微紧张一点,身体稍微抖动一点,或许他手掌和臂弯里的球不会掉,但是他脑袋顶上的球肯定会掉落只要球掉落,自然就输了

    “有意思有意思啊长这么大,今天才算是知道什么叫做高手”迪卡呵呵笑着说道。他的情绪也是真的被调动起来了他见过用枪打苹果的,不过那时候打的是一个苹果,像眼前这种玩法,一下子就打五个高尔夫球,他还真是第一次见有意思啊,有意思

    “的确有意思,连我都没见过他们玩过这种游戏,草,这他妈比那个俄罗斯转盘刺激多了我现在忽然不想将这个五个人借给你了。哈哈哈”托恩也在一边大笑着说道。然而,刚说了两句,又将食指放在嘴边,说道:“肃静,肃静”样子有些滑稽。

    场最不激动的就是里斯康了,他本来以为对方也就刚才那个大个子厉害,其他人就算也有两下子,能厉害到哪里去没想到眼前的年轻人一出场竟然就弄出这么一出这让他怎么办

    里斯康的枪法也很好,他曾经打过别人顶在脑袋上的苹果不然他也不会代表那些保镖出来挑战可是眼前这种情形,里斯康的心有些打鼓。

    就当里斯康的心不断打鼓的时候,耳边传来洪亚伦的声音:“怎么样,比还是不比不比你可以认输了”

    洪亚伦的声音非常的平静,平静的就像一池秋水,无波无澜,这证明洪亚伦已经将自己的心态调整到了最好。

    “比为什么不比不过方法既然是你提出来的,就由你先来吧”里斯康一咬牙说道。

    这家伙嘴上说的痛快,心却想呢:“妈的,我就不信你能成功,你最好一枪将那个家伙的脑袋给打爆那么接下来我也不用打了。”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洪亚伦说着话,陡然一撩衣襟,拔出手枪,拉动套筒咔吧一声上膛,然后也不瞄准,举枪就射

    “砰,砰,砰,砰,砰”洪亚伦打的并不快,不像刚才赵玉山的枪一样,打的好像疾风暴雨。但是洪亚伦打的也绝对不算慢平均大约一秒钟一个,很有节奏感

    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到,洪亚伦每一声枪响,都有一个高尔夫球被打爆

    更让人震惊的是,远处的教授,自始至终身体一动都没有动人们甚至分明看到他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所有人都明白,这一次把总这边出场的是两个人而绝不是只有一个洪亚伦

    里斯康瞪大眼睛张大嘴,满眼都是不可思议我草他真的行他真的成功了天啊这都是什么人啊

    “里斯康先生,该你了。”

    里斯康耳边又传来洪亚伦平静的声音。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