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昨日大雪有意外,无法上传,见谅!

    “陛下,臣有话说。”

    天庭朝会伊始,便有人跳了出来,大声道:“天庭建立已久,陛下至今尚无子嗣,为安天下人心,臣请陛下早立子嗣以安天下人心。”

    此话一出,不动声色的青主眉头一跳,他最头疼的事又来了。

    众臣亦霍然扭头看去,赫然发现是寇天王下面的人,众人又迅速扭头看向寇天王,不知道寇天王突然抛出这个来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因为牛有德的事在故意恶心青主?

    寇天王老神在在地站在那不动声色,坐在角落的夏侯拓眉头也动了下,缓缓闭上了双目养神,同样事不关己的样子。

    乾坤殿内变得寂静无声,青主冷目扫过下面,见无人吭声,只得冷哼一声亲自答复:“这事朕自会考虑,不用你多说。”

    这里话刚落,立马又有寇系人马站了出来,“陛下,话不是这样说的,此事陛下已经考虑了许多年了,一直拖着,这一直考虑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还请陛下给臣等一个具体的时间。”

    青主脸色一沉,“这是朕的私事,不用拿到朝堂上喋喋不休。”

    谁知又有寇系人马站了出来,拱手道:“陛下,此言差矣,陛下的私事也是天下大事,放在朝堂上议论堂堂正正,何来喋喋不休一说?”

    这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不像是说着玩玩,寇家这边似乎要火力全开的节奏。

    果然,跟着有人站出,“臣附议,天后娘娘侍奉陛下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尽管目前芳华正茂,可总有老时,再拖下去陛下自然是没问题。可娘娘呢,拖到娘娘人老珠黄,让娘娘情何以堪?”

    不是在恶心青主,竟然是在为夏侯承宇讲话!

    众人一惊。迅速看向寇凌虚,又看向夏侯拓的反应,这两家竟然勾结在了一起,夏侯家给了寇家什么好处,竟值得寇家跳出来为其讲这事?

    嬴九光迅速回头朝自己人使了个眼色。开什么玩笑,夏侯承宇一旦为青主生了儿子,不说青主要看夏侯承宇的面子,至少要顾及儿子那边,一下就要将战如意给压的死死的,何况未来的天帝在那,傻子也知道怎么站队。

    立刻有嬴系人马站了出来,“陛下,臣也觉得陛下应该早立子嗣,不过陛下的子嗣事关天下。无论是德还是智都要有所担当,后宫佳丽无数,陛下的确是要好好遴选一下,务必挑选一个能符合条件,也能让陛下满意的为陛下早立子嗣。”

    什么叫让陛下满意的,现今后宫之中陛下最喜欢的女人无疑就是天妃,这是要将天后给排除,闭目养神的夏侯拓哪能听这话,迅速睁眼一个眼色出去。

    “放屁!”当即有夏侯系的人怒骂出声,“什么是嫡出。什么是庶出,你难道不懂吗?长幼有序,陛下首出的子嗣只能是嫡出,除了天后娘娘。谁与争锋?世间凡人乱了纲常,也只是祸乱一家,陛下若乱了纲常,到时候人人效仿陛下,家家户户嫡庶争夺,家家乱。那就是天下大乱,这个罪名你担的起吗?”

    寇系人马又跳出大声道:“不错!若有人妄图以庶出心怀不轨,易某第一个不答应!”

    嬴系人马:“陛下自然有陛下的考虑!”

    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生与不生的问题,而是成了青主和谁生的问题,广系和昊系人马默不吭声,他们也不会反对青主早立子嗣,让青主断后的话说不出来不说,青主早立子嗣对大家都有好处,在这一点上,是整个天庭的共识,只有青主一人暧昧不清始终不做决定而已。

    嬴系人马亦是火力全开,和寇系人马吵成了一团,但寇系和夏侯系的人始终抓住嫡出正统这一点,压的嬴系那边有点强词狡辩的味道。

    青主黑着一张脸,堂堂天帝竟然连和谁生儿子的选择权都没有了,他真想将这一群混蛋全部给宰了,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事,人家劝你生儿子你就把大臣给杀了?

    眼看嬴系人马落了下风,嬴九光有点急了,不能让这次朝会逼得青主松口,当即出声压下话题:“陛下说会考虑,自然会考虑,你们这是干什么,想逼宫吗?寇凌虚,这是你的意思吗?”眼冒厉色,想逼寇凌虚表态。

    一顶大帽子下来,加之直接点到了寇凌虚的头上,顿时让吵成一团的殿内冷静了下来。

    “有事说事,大臣们议事怎么就成了逼宫,若是都不敢说话,还要大家站在这里干什么?”寇凌虚慢吞吞出声了,“大臣们的意思我也在琢磨,左指挥使,这事你怎么看?”

    他才不会轻易表态,他一旦表态事情就不能挽回了,就没了回旋的余地,以后若改口就是自己打自己的嘴,也要把嬴家给得罪,夏侯家不见兔子不撒鹰,他又何尝不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谁都知道,寇系的人马跳出没寇凌虚在背后唆使才怪了。

    夏侯拓心里暗骂一声,可他也知道一来就让寇家把话讲死不可能。

    寇凌虚点到了破军头上,众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了破军的身上。

    青主目光冷冷盯在破军脸上,在暗暗施压。

    破军稍作沉默,上前一步,拱手道:“臣请陛下早立子嗣!也赞成陛下长子嫡出,不过夏侯天后难当此重任,臣请陛下废后,另立天后!”

    青主顿时火冒三丈,直接砍了破军的心都有,别人逼自己也就罢了,连自己的心腹也逼自己,这老匹夫!

    他骤然冷目看向武曲和司马问天等人,想让这几个家伙帮他说话。

    谁知这几位全部当做没看见,在那眼观鼻、鼻观心,不搭理青主这茬。

    青主越发恨得牙痒痒,可他也知道,早立子嗣的事情同样也事关自己心腹的利益,一旦自己跨不过那道鬼门关,他的子嗣也成长起来了,这些心腹拥护他的儿子理所当然,依旧能维护他们的利益,否则真的就难说了。

    所以在这件事上,没人站在他青主这边,他青主真正是孤家寡人。

    当然,他青主也不是没有立子嗣的打算,也想过要给大家一个交代,以安人心。可他自己另有打算,因为他不是凡夫俗子,他还能活很久,继位的事情绝对不会在优先考虑的范围内,子嗣成长过早的话,对他不是好事,坐在了这个位置上没人愿意退位,而他不退位,就得打压自己子嗣,这是件令人很纠结的事情。

    加之心腹大患未除,拖家带口未必是好事。

    另外,就是他对夏侯承宇不太满意,当年若不是没办法,他也不会立夏侯承宇为天后。而夏侯家的血脉也实在是有点强悍,就没见夏侯家生出过一个相貌堂堂点的人,夏侯家的女人外嫁后也是这情况,着实令青主对自己后代的长相担忧。若是换了战如意的话,他未必不会妥协,然而真要听了破军的废了夏侯承宇,夏侯家的反应可以想象。

    破军这话立刻激怒了夏侯拓,咚!拐杖重重杵地,夏侯拓霍然站起,指着破军怒骂道:“乱臣贼子,竟敢出此大逆不道之罔言!”

    破军斜他一眼,哼哼冷笑一声,懒得理他。

    而嬴九光却是眼冒精光,如同打了鸡血般,亲自跳了出来,“左指挥使之言,臣附议!”他当然知道一旦废后,战如意是最有把握登上天后之位的。

    “臣等附议!”嬴系人马立刻全部跟进。

    “哼哼!”破军冷笑一声,再次朝青主拱手道:“朝中权贵推荐进宫的妃子,皆有干政嫌疑,皆不合适后位,臣请陛下另觅贤良淑德佳丽立为天后!”

    此话一出,顿时把所有人都给得罪了。

    “破军,满口胡言!”

    立马冒出一堆人怒斥,应该是绝大多数人都在破口大骂,有点千夫所指的味道。

    “够啦!天后母仪天下,岂能妄言废立,都给朕闭嘴,散朝!”站了起来的青主一声怒吼,大袖一甩,自己先跑了,不趁这个时候这个理由赶紧跑不行,纠缠下去的话,立子嗣的事他是答应呢,还是不答应?

    他都跑了,大家面面相觑之后,自然也慢慢散去,刚才还吵成一团的人,一回头就三三两两混在了一起交头接耳慢慢走了出去。

    坐在角落的夏侯拓看着青主离去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戏谑,除非你永远不上朝了,否则定要逼你给出一个答复。

    回头见寇凌虚还磨磨蹭蹭在最后面,夏侯拓起身走了过去赶上,与之并行,漫不经心地给出了一声,“鬼市的事王爷放心。”

    今天朝堂上寇系的人已经卖力了,寇凌虚等的就是这句话,当即乐呵呵指了门槛,“天翁慢行。”

    天牝宫,夏侯承宇在焦急地转来转去,不时翘首扶门张望。

    她已经事先得到了夏侯家的消息,寇家要发力帮她争取生儿子的权利了,真正是令她惊喜的不行,只要自己生下了天子,母凭子贵,那她在这后宫的地位就无人可以动摇。何况有一点她是清楚的,她肯定比青主命长,一旦青主跨不过那道鬼门关,自己的儿子就要登上帝位,届时她的地位还要凌驾于天帝之上,让她如何能不紧张激动!(~^~)

第1427章    “神王之威——”

    吕重长啸一声,意识海内的虫神皇冠陡然化为一头巨虫,它仰天而立,一道磅礴之极的恐怖威势自此产生,裹带着至极强的圣威,猛然冲出吕重的意识海,轰向当头笼罩而至的[九彩圣光]。≧

    “嗡……”

    无形的能量激发,空气与尘埃都颤动起来。

    一种无形的波动散开,巨虫的神威破碎于无形,甚至载体吕重也是直接被打落几千万公里。

    但是,九彩圣心劫的这一波九彩圣光的攻击,也终是被阻止。

    “天啊,吕重居……居然做到了……”

    不少人观看到这一幕,俱都惊骇得不敢置信。

    在这等强大的九彩圣心劫的攻击下,吕重不但反抗了,甚至还震散了[九彩圣心劫]的一波攻击。更没有被至强的惑心、惑神的力量给迷惑住。

    这样的战绩,简直是神迹!

    “哈哈,九彩圣心劫,你奈何不了我——”

    止住坠落之势,吕重狂声大笑,这一次的主动对战,虽然让他在无形是被打飞,可是,吕重不惊反喜。因为通过这一次对碰,他感应到了[九彩圣心劫]的极限。

    深深地看着太空之上依旧璀璨的九彩能量漩涡,吕重冷声大喝:“你最强的惑心、迷神之力,对我无用,那么,你的实力要大打折扣,哈哈,现在,你要镇压我吕重,却是怎么也办不到了!”

    九彩天劫眼,没有回答吕重。但是。它旋转的速度更快。同时,有更庞大的能量在其内部凝聚。

    “一直是你在攻击我,而我吕重只是被动应劫,这可不公平。所以,这次轮到我了……”

    吕重嘴角闪过一丝冷意,陡然间,空间圣纹极速发动。整个人居然主动向[九彩天劫眼]冲去。

    “这……这家伙要干什么?”不少圣人、圣尊都惊疑起来,不知吕重要干什么。

    一瞬间冲入[九彩圣劫]劫眼之中。吕重的双眸陡然闪过一道阴谋得逞的神色,扬声而喝:“大道之眼第三神通——掌控天劫!”

    吕重的大道之眼在上次进化之后,已拥有八大顶级神通。

    这掌控、召唤天劫,正是大道之眼的第三神通。此神通可让吕重召唤、掌控天劫。而且随吕重实力的提升,其召唤、掌控的天劫能量也会越来越强。

    圣劫,也是一种更强大的天劫!

    吕重或许无法真正掌控这[九彩圣心劫],但是,通过[大道之眼]的这一神通,吕重可与[九彩劫眼]争夺对[九彩圣心劫]的控制权……

    神奇的道之毫光从吕重的大道之眼中激射而出,直接投射进入[九彩圣心劫]之中。

    顿时。其[九彩圣心劫]之中出现了两份迥然不同的意识。

    这两股意识开始全力争夺对[九彩圣心劫]的控制权。

    就像双头蛇一般,一头要往左走。一头要往右走,结果两者意见相左,便开始互相掐架,争夺对身体的控制权。

    “果然有效!”感应到[九彩圣心劫]几乎陷入了呆滞境地,吕重顿时知道自己的这一次攻击有效。

    大喜之下,吕重顿时增强了[掌控天劫]的能量的输入。

    同时,吕重全力运转[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强行天噬、炼化[九彩圣心劫]之内的庞大天地意志力。

    有[阴阳和合大道]守法于内,[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简直成了超级版的[北冥神功],开始疯狂地吞噬[九彩圣心劫]内的庞大天劫意志力,甚至连其所牛乳的惑心、迷神之力,也直接被吞噬、吸收。

    强弱转换!

    攻守易位!

    短短时间之内,[九彩圣心劫]已对吕重构不成威胁。

    相反,吕重这会儿已开始运用各种方法、神通,全力蚕食这[九彩圣心劫]的能量以及其背后的天地意志。

    “呼呼呼……”

    全身陷入[九彩圣心劫]之内,吕重整个人的周身似乎就被一层层厚厚的九彩光茧包裹。

    远远望去,这光莘还一闪一烁,甚至有如心脏一般跳动,神奇之极。

    “轰隆隆……”

    更恐怖的是,吕重所在的整个宇宙也在疯狂颤动,似乎随时都要崩溃。

    不对!

    应该是半个宇宙!

    这是从天灵宇宙中分离出来的半个宇宙!

    可就算只是半个宇宙,一旦崩溃,也是非常可惜的。毕竟,每一个宇宙的形成都极为不易。

    其成长起来,也是要符合不少条件才能成功。

    同时,一但这半个宇宙崩溃,那只有二分之一大小的[天灵宇宙]也自然会走向衰弱……

    其他宇宙的人,自然不在乎[天灵宇宙]会不会衰弱,可是天灵宇宙内的圣人、圣尊个个都是脸色阴沉之极。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吕重毁了我们的家园……”

    “该死,吕重,想成功证圣,你别做梦了……”

    “打断他……一定要打断他的晋阶。否则我们天灵宇宙就要没落了……”

    ……

    不少天灵宇宙中的圣人以及天灵圣尊,都是一脸阴沉。

    天灵圣尊突然目光落在两个弟子的身上,悄然传音:“现在,是吕重晋阶的关键时候。灵云、灵冰,你二人手下有无穷凶兽,让它们出手去捣乱,或者偷袭吕重,就算无法一击不杀吕重,也要打断他的最后晋阶之势……”

    “遵命——”

    灵云、灵冰双眼一敛,向天灵圣尊微微抱拳,两人双双凭空消失。

    再出现时,两人周身已聚集成千上万的超级召唤兽。

    “去——”

    灵云、灵冰双双下令,顿时,这成千上万头超级召唤兽,疯狂地向正全力炼化[九彩圣心劫]的吕重攻击而去。

    这些召唤兽可不简单。

    几乎每一头召唤兽的实力都在是位准圣境以上。甚至,还有十一头圣级的召唤兽。

    不过,这十一头圣级的召唤兽,只有一头为四阶巅峰。其他的十头圣兽,实力最强的也不过勉强达到三阶圣兽的水平。

    在天灵圣尊看来,吕重虽然在之前发挥出超越自身实力的攻击力,但是,这会儿是他实力最弱的时候。

    所以,别说是这些圣兽了。甚至一些实力强大的巅峰准圣(仙帝)级的召唤兽,也极有可能重伤甚至灭了这个时候的吕重!(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