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神王之威——”

    吕重长啸一声,意识海内的虫神皇冠陡然化为一头巨虫,它仰天而立,一道磅礴之极的恐怖威势自此产生,裹带着至极强的圣威,猛然冲出吕重的意识海,轰向当头笼罩而至的[九彩圣光]。≧

    “嗡……”

    无形的能量激发,空气与尘埃都颤动起来。

    一种无形的波动散开,巨虫的神威破碎于无形,甚至载体吕重也是直接被打落几千万公里。

    但是,九彩圣心劫的这一波九彩圣光的攻击,也终是被阻止。

    “天啊,吕重居……居然做到了……”

    不少人观看到这一幕,俱都惊骇得不敢置信。

    在这等强大的九彩圣心劫的攻击下,吕重不但反抗了,甚至还震散了[九彩圣心劫]的一波攻击。更没有被至强的惑心、惑神的力量给迷惑住。

    这样的战绩,简直是神迹!

    “哈哈,九彩圣心劫,你奈何不了我——”

    止住坠落之势,吕重狂声大笑,这一次的主动对战,虽然让他在无形是被打飞,可是,吕重不惊反喜。因为通过这一次对碰,他感应到了[九彩圣心劫]的极限。

    深深地看着太空之上依旧璀璨的九彩能量漩涡,吕重冷声大喝:“你最强的惑心、迷神之力,对我无用,那么,你的实力要大打折扣,哈哈,现在,你要镇压我吕重,却是怎么也办不到了!”

    九彩天劫眼,没有回答吕重。但是。它旋转的速度更快。同时,有更庞大的能量在其内部凝聚。

    “一直是你在攻击我,而我吕重只是被动应劫,这可不公平。所以,这次轮到我了……”

    吕重嘴角闪过一丝冷意,陡然间,空间圣纹极速发动。整个人居然主动向[九彩天劫眼]冲去。

    “这……这家伙要干什么?”不少圣人、圣尊都惊疑起来,不知吕重要干什么。

    一瞬间冲入[九彩圣劫]劫眼之中。吕重的双眸陡然闪过一道阴谋得逞的神色,扬声而喝:“大道之眼第三神通——掌控天劫!”

    吕重的大道之眼在上次进化之后,已拥有八大顶级神通。

    这掌控、召唤天劫,正是大道之眼的第三神通。此神通可让吕重召唤、掌控天劫。而且随吕重实力的提升,其召唤、掌控的天劫能量也会越来越强。

    圣劫,也是一种更强大的天劫!

    吕重或许无法真正掌控这[九彩圣心劫],但是,通过[大道之眼]的这一神通,吕重可与[九彩劫眼]争夺对[九彩圣心劫]的控制权……

    神奇的道之毫光从吕重的大道之眼中激射而出,直接投射进入[九彩圣心劫]之中。

    顿时。其[九彩圣心劫]之中出现了两份迥然不同的意识。

    这两股意识开始全力争夺对[九彩圣心劫]的控制权。

    就像双头蛇一般,一头要往左走。一头要往右走,结果两者意见相左,便开始互相掐架,争夺对身体的控制权。

    “果然有效!”感应到[九彩圣心劫]几乎陷入了呆滞境地,吕重顿时知道自己的这一次攻击有效。

    大喜之下,吕重顿时增强了[掌控天劫]的能量的输入。

    同时,吕重全力运转[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强行天噬、炼化[九彩圣心劫]之内的庞大天地意志力。

    有[阴阳和合大道]守法于内,[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简直成了超级版的[北冥神功],开始疯狂地吞噬[九彩圣心劫]内的庞大天劫意志力,甚至连其所牛乳的惑心、迷神之力,也直接被吞噬、吸收。

    强弱转换!

    攻守易位!

    短短时间之内,[九彩圣心劫]已对吕重构不成威胁。

    相反,吕重这会儿已开始运用各种方法、神通,全力蚕食这[九彩圣心劫]的能量以及其背后的天地意志。

    “呼呼呼……”

    全身陷入[九彩圣心劫]之内,吕重整个人的周身似乎就被一层层厚厚的九彩光茧包裹。

    远远望去,这光莘还一闪一烁,甚至有如心脏一般跳动,神奇之极。

    “轰隆隆……”

    更恐怖的是,吕重所在的整个宇宙也在疯狂颤动,似乎随时都要崩溃。

    不对!

    应该是半个宇宙!

    这是从天灵宇宙中分离出来的半个宇宙!

    可就算只是半个宇宙,一旦崩溃,也是非常可惜的。毕竟,每一个宇宙的形成都极为不易。

    其成长起来,也是要符合不少条件才能成功。

    同时,一但这半个宇宙崩溃,那只有二分之一大小的[天灵宇宙]也自然会走向衰弱……

    其他宇宙的人,自然不在乎[天灵宇宙]会不会衰弱,可是天灵宇宙内的圣人、圣尊个个都是脸色阴沉之极。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吕重毁了我们的家园……”

    “该死,吕重,想成功证圣,你别做梦了……”

    “打断他……一定要打断他的晋阶。否则我们天灵宇宙就要没落了……”

    ……

    不少天灵宇宙中的圣人以及天灵圣尊,都是一脸阴沉。

    天灵圣尊突然目光落在两个弟子的身上,悄然传音:“现在,是吕重晋阶的关键时候。灵云、灵冰,你二人手下有无穷凶兽,让它们出手去捣乱,或者偷袭吕重,就算无法一击不杀吕重,也要打断他的最后晋阶之势……”

    “遵命——”

    灵云、灵冰双眼一敛,向天灵圣尊微微抱拳,两人双双凭空消失。

    再出现时,两人周身已聚集成千上万的超级召唤兽。

    “去——”

    灵云、灵冰双双下令,顿时,这成千上万头超级召唤兽,疯狂地向正全力炼化[九彩圣心劫]的吕重攻击而去。

    这些召唤兽可不简单。

    几乎每一头召唤兽的实力都在是位准圣境以上。甚至,还有十一头圣级的召唤兽。

    不过,这十一头圣级的召唤兽,只有一头为四阶巅峰。其他的十头圣兽,实力最强的也不过勉强达到三阶圣兽的水平。

    在天灵圣尊看来,吕重虽然在之前发挥出超越自身实力的攻击力,但是,这会儿是他实力最弱的时候。

    所以,别说是这些圣兽了。甚至一些实力强大的巅峰准圣(仙帝)级的召唤兽,也极有可能重伤甚至灭了这个时候的吕重!(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手托石鼓打十枪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赵玉山独战群雄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菜刀再吊,一枪撂倒!

    作为一名职业保镖,必须能熟练使用各种轻武器,最好能左右开弓,并且做到首发命!

    所以人家提出要比试枪法一点都不过分!这些保镖也希望能在枪法的比试挽回一点颜面,好歹能把饭碗保住不是?

    赵‘玉’山一听这些家伙要和自己比试枪法顿时乐了。{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网>hua 。 更新好快。 他大眼睛四下一扫,看到不远处有个石桌,石桌的边上围着四个用来当座位的石鼓,每个石鼓大概二百多斤上下。

    只见赵‘玉’山大踏步的走到石桌面前,在众人疑‘惑’的目光,单脚踩在石鼓上,猛然向后一拉,原本站立着的石鼓顿时向他的方向倒了下来,就在此时,赵‘玉’山的脚猛然放到了石鼓的下面!

    迪卡,托恩还有那些保镖不禁心都是一惊,心暗想:“这大个子是不是疯了?我草,你就算不想比枪法也不用自残吧?这么重的石鼓砸到脚上,还不让整个脚掌都粉碎‘性’骨折?”

    然而下一刻,他们就知道他们实在是想多了!只见赵‘玉’山的脚掌迅的贴到了石鼓的下方,整个脚掌随着石鼓一起向地面落去!在赵‘玉’山脚面作用下,石鼓倒下的度越来越慢,就当石鼓眼看就要贴到地面时,赵‘玉’山口陡然发出一声暴喝,同时脚上猛然发力,向上一挑,二百多斤的石鼓竟然被他硬生生的挑飞了起来!一直飞过了他的头顶!

    高飞过顶的石鼓骤然向赵‘玉’山的脑‘门’落了下来!赵‘玉’山手疾,右手暴伸,一招天王托塔,猛然便把石鼓托住了!

    迪卡,托恩还有那些保镖,心不禁都倒吸一口凉气,然而让他们更吸气的还在后面。

    只见赵‘玉’山单手托着二百多斤的石鼓掂量了一下,嘟囔道:“太轻,不过瘾。”

    这货一边嘟囔,一边高举着石鼓走到另一个石鼓面前,如法炮制,将另一个石鼓也用脚挑飞起来。

    这一次石鼓飞起来的更高!赵‘玉’山‘腿’一弯,身子顿时矮下一尺多,然后手臂轻轻一展,他手的石鼓便到了空石鼓的下方!

    众人耳边只传来啪嗒一声脆响,接着他们便看到空的石鼓,稳稳的落在了赵‘玉’山手石鼓的上面!

    赵‘玉’山腰板‘挺’的笔直,右手单手擎天式,手上托着两个摞在一起石鼓!

    迪卡,托恩还有那帮保镖的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心暗道:“我草!这货还是人吗?单手举起五百多斤?这货是人‘肉’起重机啊?”

    不过众人虽然心惊讶赵‘玉’山的臂力之大,但是却有些不明白赵‘玉’山搞这些东西到底是想干什么。[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109;&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

    别人不明白赵‘玉’山想干什么,但是把总几人经常和赵‘玉’山泡在一起,马上就明白赵‘玉’山想干什么了。

    把总微微一笑,冲身边的医生说道:“草,这个夯货就像他的那头牛,走到哪里都想出风头,幸亏他那头牛无法空运过来,不然这次行动,他们两个就包圆了,没我们什么什么事情了。”

    医生咂咂舌没说话,洪亚伦却在旁边嘟囔道:“我发现‘玉’山哥的力气好像比以前更大了!真是没天理啊!”

    那名提出要和赵‘玉’山比枪法的保镖深深的咽了口吐沫,然后大声冲赵‘玉’山说道:“喂,大个子,难道你没听明白我刚才的话吗?我说的是要和你比枪法,谁要和你比力气了?在战斗力气大有个鸟用?还不是被一枪撂倒的货?”

    赵‘玉’山单手高举着摞在一起的两个石鼓,健步如飞走到保镖面前,说道:“老子就是要和你比枪法,只不过你档次太低,正儿八经和你玩,太跌老子的份,老子让你三分,我这样和你比!”

    赵‘玉’山说着话,左手向怀一探,一把‘精’巧的柯尔特m2000已经到了他的手,继续说道:“保镖不是冲锋战士,我想和你玩短枪,你没意见吧?当然如果你有意见的话,我也可以和你比长枪,不过枪得你来提供。”

    保镖差点没被赵‘玉’山的话气死,这也忒不是东西了吧?小看人也没有这样的吧?蔑视,这是赤果果的蔑视。

    保镖还不等说话,迪卡一边鼓掌,一边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道:“好,好!壮哉!”

    迪卡说着话冲旁边的球童一招手,说道:“去,拿框高尔夫球来。”

    球童不敢怠慢,快步如飞,用小车推过一筐子高尔夫球,放到了迪卡面前。

    迪卡弯腰从球框取出几个高尔夫球,说道:“我扔球,你们打!每人十个球,谁‘射’的最多,谁胜!谁先来?”

    迪卡的话音刚落,保镖马上说道:“迪卡先生,我先来吧。”

    这家伙一边说,一边看看高举着石鼓的赵‘玉’山,心还想呢:“草,你个二货,你不是想装‘逼’吗?我就让你装‘逼’装到底!我看看你举着五百多斤的石鼓到底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到时候,你坚持不住,石鼓掉下来,砸暴你的脑袋,可不要怪我不够意思,是你先装‘逼’的嘛!”

    “无耻!”旁边的教授嘟囔了一句。把总几人的脸上也‘露’出不屑的神情。

    迪卡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抖手就将手的高尔夫球扔向了高空!

    “砰!”一声枪响!高尔夫球在空被打爆了!

    迪卡又扔出一个球!砰!又被打爆了!

    接下来迪卡的扔球度越来越快,保镖的枪响声也越来越密集!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

    迪卡的保镖的确不是酒囊饭袋,他们也有骄傲的资本,十个球,无一例外,全部被在空打爆!

    保镖轻蔑的看了赵‘玉’山一眼,说道:“到你了!”

    赵‘玉’山虽然已经举着石鼓这么长时间,但是仍然面不改‘色’心不慌,身如青松站央!他听了保镖的话,咧嘴一笑,冲迪卡说道:“迪卡先生,这么一个一个的玩太没意思,你让十个人过来,十个人一起扔!”

    众人心顿时又是一惊,要知道,瞬间击扔向空的十个球,和按部就班击十个球,难度何止大了一倍两倍?这些球在空的滞留时间可都是有限的,这就要求赵‘玉’山的枪不但打的准还得打的快!不然不等他打完十枪,球就落地了!球落地了,自然算赵‘玉’山输!

    最要命的是,赵‘玉’山手可是还举着五百多斤的两个石鼓呢!而两个石鼓之间可是没有任何粘合剂,只要赵‘玉’山的身子稍微有些倾斜,上面的石鼓就可能掉落到地上!这将大大限制赵‘玉’山的身体活动范围!

    这回连迪卡都感到赵‘玉’山嚣张的有些过分了!迪卡走南闯北,见过的奇人奇事也算多了,但是今天他感到自己也算大开眼界!

    迪卡凝视着赵‘玉’山说道:“你确定要十个球一起扔?”

    “确定!”赵‘玉’山毫不犹豫的说道。

    “好!你们几个过来!”迪卡剩下的保镖一招手,马上走过来十个保镖。

    “你们十个,每人拿一个球,我喊一二三,你们一起扔!不要让客人失望!听到了没有!”迪卡大声说道。

    “听到了!”十名保镖大声答应一声,然后分别从球框捡起一个球。

    “一二三,扔!”

    迪卡一声令下,十个球瞬间全部飞上了天空!

    这些保镖可没想着让赵‘玉’山赢,所以他们扔出去的高尔夫球不但角度非常刁,非常的分散,而且度非常快,还有,这帮家伙为了减少球在空滞留的时间,他们全部往远处扔,而不是向高处扔!

    然而,对于这些人的故意刁难,赵‘玉’山恍若未见!他只是瞬间便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连绵不绝的枪声几乎响成一个!

    赵‘玉’山的右手臂始终‘挺’的笔直,手掌上托起的石鼓纹丝不动!只是身体微微的扭动着,追寻着那些球的踪迹!

    十枪!几乎眨眼间就结束了!

    十球!全部在空被打爆!

    直到枪声停止,高尔夫球暴烈产生的碎屑才纷纷扬扬的落下!

    “两位老板请坐!”

    枪声结束,赵‘玉’山忽然发出一声暴喝,然后右手向前一送,两个石鼓迅的向迪卡和托恩飞了过去,稳稳的落在了两人的近前。

    赵‘玉’山本来想扔到两人的屁股底下,那样更装‘逼’一些,不过角度不太合适,砸到两人脖子顶上的蛋蛋就不好了。只能退而求其次,将石鼓扔到了两人面前不远处。

    赵‘玉’山虽然给迪卡和托恩送去了座位,但是这两人却没有坐下。两个人已经陷入了惊呆模式!一时没愣过神来。

    别说迪卡,就连托恩也惊呆的不行!他听赵长枪说过,这五个人都很牛‘逼’,他也相信赵长枪的话。因为他知道赵长枪不会拿他兄弟的生命来开玩笑。但是他却实在没想到,赵长枪的人竟然牛‘逼’到这种程度!

    草,吊炸天了!

    “两位老板请坐!”

    直到赵‘玉’山再次提示他们的时候,这两个家伙才惊醒过来,迈步走到石鼓上坐下,然后迪卡看着自己的那名保镖说道:“米塔,你认为你是赢了还是输了?”

    米塔的大黑脸一阵尴尬,虽然他和赵‘玉’山都将十个球打爆了,但是就算他再不要脸,也不好意思说两个人是平手。

    “这一局我输了,但是我们还不服!”米塔咬牙说道!

    众人一阵愕然!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