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到这,杨庆又不得不感慨万分地叹了声,“寇家真是好算计啊!”

    话苗毅自己也承认那解散的上万残兵自己只怕见了面也叫不出几个人的名字,可他一想到之前寇凌虚温言和蔼的谆谆教诲还是有点难以接受对方会在这上面对自己下套子,“寇家能这样想,未必其他人就不能这样想,有没有可能是其他人在背后动手脚?”

    杨庆闻言一怔,眼神中同样透露出复杂,虽然他不太喜欢苗毅,可也不得不承认苗毅有让他能接受的一面,那就是重感情,这也是他认定苗毅不会轻易负自己女儿的原因。要┞┢看┢┠书┞

    他看出了苗毅才刚受了寇家的重情又被算计有点难以接受,可面对现实他不得不点醒苗毅,“的确有可能是其他人动的手脚,可是能拿出财力一下资助上万人的人怕是不多,而且资助的时间还不是一年两年,看这趋势是准备长期资助下去,这是什么性质?这等于是私下养着上万人马,年长日久下来能吃的消的人不多,而能不在乎眼前利益慢慢等着且敢朝近卫军伸手的人就更是屈指可数了,天下间无非也就是那几个人而已。而资助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无非是看中了大人对这些人的影响力,继续维持大人对这些人的影响,一旦有事,大人出面振臂一挥,一切都水到渠成,只有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以资助做挟持来要挟那些人,所以大人在谁手上,谁才最有可能利用这一点,其他人只怕想都不会往这方面去想,因为谁也不敢保证大人的旧部会不会问及大人把这事戳穿,毕竟涉及的人太多,但是寇家不怕,就算大人知道了问起,寇家也可以大大方方承认,说是在帮大人在维系关系。┢┠要┝┢看书1.┞说不定还能得到大人的感激。”

    苗毅心中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恨恨一声,“焉敢如此算计我!”

    杨庆叹道:“大人若是这样想就有点偏激了。到了寇家这个地步,有些事情是不会等到事到临头再临时抱佛脚的,总是要做点长远打算的,否则也不会在大人还在这个层次就积极招揽。说算计也好,说利用也罢。都没任何意义,大人不妨换个角度去想,此事既然已经被大人识破了,不妨继续装作不知道,不要让寇家知晓,有人愿意在背后花钱帮大人维系关系,这是好事,到最后还不知道谁在利用谁,这上万人分布在近卫军各部,总会有出头的。说不定还会有人调入地方势力继续展,说不定大人将来就有能用得上的时候。”

    苗毅目光一闪,问:“他们可都是被寇家捏着把柄。”

    杨庆:“这个把柄可是双刃剑,只要大人自己不倒,寇家就不敢轻易抖出这把柄,天庭不是傻子,大人的实力是能养得起这么多人马的人吗?谁在插手近卫军,天庭一目了然,所以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大人自己能不能继续向前,大人若是自身难保。┠╟┞要┢看书┡又何以号召那些人?说白了,大人有了实力,那些人才有用处,大人若没有实力。就继续当做不知道好了,否则靠说动一两个人为大人效命根本挥不了什么太大的作用。而这个把柄还有另一个好处,万一哪天寇家要对大人不利,还不知道是谁在要挟谁!所以上策是,大人务必继续装作不知道这事,不要为这事冲动和寇家翻脸。不能露出任何端倪!”他真怕苗毅又一时冲动乱来,真的被苗毅给搞怕了,已经是气得吐血了。

    苗毅点头:“此言甚善,我记下了。”

    看他应该是真的听进去了,杨庆松了口气,也才有了继续进言的兴趣,继续问道:“还有件事,卑职在御园呆了多年,用心留意过上上下下的一些事情,大人上次被贬,这次又高升鬼市总镇,这里面怕是陛下在和寇家角力,想把大人扔到鬼市去让寇家和夏侯家生冲动,加之其他几家虎视眈眈,只怕次去鬼市极为凶险,在鬼市没人斗的赢夏侯家,仅凭寇家怕是难以保住大人,不知寇家放大人去鬼市有没有找过夏侯家?”

    苗毅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有点受不了杨庆这家伙,感情这家伙在御园呆了些年尽在琢磨上上下下的关系,怪不得酉丁域之事献计时有把握笃定青主不会砍了自己的脑袋,现在连自己之前还莫名其妙的事这家伙居然也看出来了,竟然直接点出了寇家去找夏侯家。┠要看┞╟┝书┠

    “此去鬼市应该没太大问题,寇家已经找过夏侯家,夏侯家保证了我在鬼市的基本安全。”苗毅回了句。

    杨庆闻言松了口气,点头道:“那就好,也不知寇家给了夏侯家什么好处才让夏侯家做了让步。”

    苗毅挥手道:“这个不用管了,那个飞红怎么办?现在夫人也跟我在一起了,有个探子在身边总是个麻烦,要不要趁去了鬼市不再天庭的掌控下解决了?”

    “不妥!”杨庆摆手道:“大人怕是还要继续虚与委蛇下去,有这个探子在身边,天庭就会对大人保持起码的信任,有她告诉天庭说一句大人是忠臣,比别人说一百句都强,将来天庭考虑要不要彻底断了大人的退路时,这点考量也许就是决定命运的一线之间。另外,还是那句话,只要这个探子在,天庭就不会再惦记着往大人身边安插人,也能让自己少点麻烦,所以希望大人不要太冷落了她,该敷衍的还是要敷衍,有些事情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苗毅有点头疼,叹道:“外人是无法理解身边有个探子的痛苦的,连回到家都不能放松怕说错话,这滋味太熬人了。要╟┢┠┡看书┝”

    杨庆苦笑道:“也不是没办法解决,大人若是能彻底收服她,让她站在大人这边反为大人所用的话,也是件好事,可问题的关键是,监察左部也不是吃素的,既然敢放她来,就必定有掣肘她的办法,令她不敢背叛,所以怕是没那么容易收服,搞不好反而会弄巧成拙。”

    “不说这个了。”苗毅牙疼似的抽了抽腮帮子,稍作酝酿后徐徐道:“去鬼市也不是没有好处,比较自由,待在鬼市安顿下来后,我们一起回小世界去看看薇薇,我想薇薇了。”这话是云知秋教的,否则他当杨庆这个男人的面说不出这样柔情的话来。

    然而却是说的杨庆心头一热,令杨庆感觉到苗毅心中还是有自己女儿的,也不枉自己这些年受的委屈。事实上他也是极为想念女儿,许久许久没见过了,秦薇薇是他的心头肉,可是为了女儿的前途没办法,这才远走他乡,孰料苗毅的一些举动让他心寒,令他几乎绝望,如今能听到这句话,真正是令他大感欣慰,不管苗毅这话是真是假,至少说明苗毅还是摆明了态度愿意维系这层关系不会亏待自己女儿,自己的付出也就还有价值,赶紧拱手道:“是!”

    目送杨庆离去后,苗毅的情绪依旧复杂,不管云知秋怎么说,他心里却清楚,杨庆就是吃亏在实力不济,加之用秦薇薇牵制住了他,否则这智近乎妖的家伙自己真的是很难压制的住,真的要放权给他吗?

    另一点,不管当时是为什么娶的秦薇薇,刚刚拿秦薇薇做戏也还是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

    回到天王府邸寇家给他安置的单独小院,一见笑吟吟的云知秋凑来问结果如何,他什么话都没说,拉了云知秋的手,直接拖进了卧室,门一关,就将云知秋那丰腴体躯给狠狠搂进了怀里。

    “你干什么?这光天化日的,寇家人来的勤,万一待会儿…啊!”云知秋一声惊呼,身上衣服刺啦一声,竟然被苗毅给强行撕破了,白肉见光。

    “你怎么了?”云知秋不知道这家伙什么疯,竟然连脱下衣服的时间都不给。

    苗毅什么都不说,很快将她扯了个精光,一双手在其细腰豪臀上蹂躏。

    “你弄疼我了!”云知秋拍打着在自己硕大**上那双玩命捏的手,差点没疼出她眼泪来。

    眼看前翘后凸令人血脉喷张的尤物娇躯不堪挣扎,越激了苗毅的兽性,迫不及待地将其推倒在榻上。

    没任何前奏,长戈直入,犁庭扫穴,疯狂冲击!

    许久后,两人相拥着安宁了下来,云知秋看看自己白糯饱满胸脯上硬生生抓出来的道道淤痕,现在还隐隐作疼,有点哭笑不得,摇了摇苗毅的脑袋,“你今天怎么了?”

    “暗中资助的人可能和寇家有关……”苗毅自己似乎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将杨庆的判断说了出来便不吭声了。

    听完后,云知秋眼中满是怜惜地怔怔看着这个男人,明白了他刚才为何会如此狂,来此之前还说不管怎么样都要感谢寇家这份深情厚意,谁知一转身就现自己被寇家给算计了。

    这么多年,她太了解他了,这男人骨子里其实是很重情意的,否则就不会有那哪怕手头紧也要对那万人表达心意的事,结果一次又一次被出卖,只怕这男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走到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内心的挣扎反抗无以倾述,刚才只是在她身上泄内心深处的情绪而已。

    想的心疼,云知秋一脸怜爱地将苗毅那张满是疲惫的脸给紧紧拥入了充满弹性的怀里,就像抱着小孩似的。

    感受着她怀抱的温暖,闻着她的体香,苗毅很快心静了下来,昏昏沉沉睡去……(未完待续。)

    收费小说免费观录网址

第1426章 第二元神!六阶圣识!    吕重的选择极为正确!

    本尊不动,虫神皇冠几乎就成了吕重的第二元神!

    这虫神皇冠也是吕重灵魂意识的延伸,它的强大,就表明着吕重的强大!

    在吕重本尊的控制下,[混沌十二品青莲]、混沌十品金莲同时守护[虫神皇冠]。

    接着,虫神皇冠直接化成一头超级巨虫。举手投足间,勾动着[大寂灭珠]诸天万界之内的亿万亿虫族大军的信仰之力。

    有亿万万强大虫族军队的庞大而纯粹的信仰之力加持。

    果然!

    当巨虫全力吸收[朱千手]的虫圣圣识之时,相当地轻松。

    甚至朱千手的圣识根本就无法反抗着这头超级虫神的吞噬之力。

    之后,巨虫更是修炼[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全力炼化朱千手的圣识与灵魂能量。

    没有本体!

    朱千手的圣识根本就是刀俎上的鱼肉,任吕重宰割。

    有混沌十二品青莲、混沌十品金莲、亿万亿虫族信仰相助,吕重意识海那虫神皇冠所化的巨虫,炼化朱千手的圣识的过程相当地顺利。

    短短一百年的时间,就真正地炼化了朱千手的灵魂与圣识。

    吕重本尊[灵魂功德金身]的圣识能量没有增长,但是虫神皇冠也是他意识与灵魂的延伸。

    这时候,重新由巨虫虚影变化为虫神皇冠,其皇冠几乎彻底由虚转实。皇冠璀璨之极,有无数的虫族神纹分布于其上。更恐怖的是。其皇冠所散发出的圣威足足够可媲美六阶圣人的威势!

    完全地炼化了朱千手的圣识与灵魂能量。吕重本尊也可以完全掌控!

    “哈哈。大功告成,现在就看我的了……”感受到意识海虫神皇冠内凝聚的那汪洋大海般的磅礴圣识与灵魂能量,吕重终于重新拾获了自信。

    心念瞬地一念,吕重直接从[大寂灭珠]闪了出去。

    千万倍时间加速,里面一百年,外界也才刚刚过了五分钟。

    外太空之上,九彩圣心劫依旧存在。

    恐怖之极的上位威位依然如故。

    不过,这会儿。吕重已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有心无力”的感觉。

    刚一出来,他体内的战意就澎湃如潮。已经丝毫不受太空之上的[九彩圣心劫]的压制了。

    “嘻嘻,主人已经回来了,这场战斗还是交给主人最好……”

    正在与[九彩圣心劫]对拼的大寂灭珠第一时间感应到吕重的出现,兴奋地娇笑起来。

    同样,没有任何犹豫,剐龙刀也闪电退回,遁入吕重的体内。

    以它的实力,要摧毁这[九彩圣心劫],也不会太难。

    不过。这圣劫对吕重实在有着天大的好处,剐龙刀真要直接毁了这最后的一波天劫。那可就坏了吕重的一场超级大机缘。

    身为道器,剐龙刀、大寂灭珠、九玄寒龙冰棺都很明白这一点。

    如果不是想着吕重需要这天劫的淬炼,它们早就一窝蜂地摧毁了这[九彩圣心劫]。

    “我也闪——”

    见剐龙刀退走,遁入吕重的体内,大寂灭珠也直接收了之前的空间罩,直接从高空之上闪了回来,回到了吕重的意识海。开始与[剐龙刀]、[九玄寒龙冰棺]聚集在一起,准备观看吕重接下来的大战。

    “咦,吕重居然又出来了……”

    “靠,才三分之一刻钟的时间就出来了,这点时间,他就能应付得了这[九彩圣心劫]?”

    “不对,大家看,如今的吕重似乎已经不一样了……”

    “对啊,我发现了,这吕重没有之样的那种如履薄冰的感觉了,似……似乎[九彩圣心劫]的威压已无法影响到他了……”

    “我的天啊,区区一刻钟都不到,吕重居然成长了这么多?不应该啊……”

    “有趣,我居然感觉吕重已是六阶圣人的圣识了,居……居然生生提升了三个多境界……”

    “太恐怖了,那个珠形空间法宝居然是道器级以上的超级宝贝。里面甚至有可能存在时间加速千万倍甚至上亿倍的世界……”

    “不错!绝道是道器级的法宝,这吕重好逆天的气运……”

    “不对!除了这道器级的法宝,只怕吕重还收存了一尊六阶圣人的圣识,不……不然就算世界加速空间再怎么了得,吕重也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把圣识与灵魂能量提升到这么多……”

    “哈哈,我大吕重的身上感应到了两种圣识波到。他本人的圣识应该没有提升多少,但是,他拥有第二元神。而且他的第二元神是虫族的元神……”

    “我明白了,吕重之前说的是真的,他真的斩杀了虫圣朱千手。同时,他手里拥有的也必定是朱千手的圣识与灵魂……”

    ……

    不少准圣、圣人、圣尊都兴奋起来。

    吕重突然消失,可又在五分钟之后顿时再出现。这短短的五分钟之内,吕重宛若判若两人。

    这让所有人都脑洞大开,开始想着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吕重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有了这等天翻地覆的变化。

    外界所有圣人的议论,都影响不了场中的吕重与[九彩圣心劫]。

    “呼——”

    在感应到吕重再次出现,九彩圣心劫也发现了吕重的异常。陡然间,九彩圣心劫,释放无穷九彩惑神之光,瞬间笼罩住了吕重。

    呼呼呼呼……

    一圈圈的九彩圣光,形成至强的惑心、惑神之力。

    准备全力引动、诱惑吕重的意识、灵魂深处的各种负面情绪,从而让吕重走火入魔。

    吕重淡然而笑,矗立在空中,潇洒而立。根本就不在乎[九彩圣光]的入侵。

    在吕重的意识海,混沌十二品青莲、混沌十品金莲,配合无边无量的功德之力,镇守在吕重灵魂功德金身四周。

    神奇的九彩惑心、迷神神光渗透进来。

    带着足可轻松摧毁六阶圣人圣识的惑神、之力,一波接一波地攻击着吕重的灵魂功德金身。

    可是,这些惑神之光,根本就无法穿过十二品青莲、十品金莲组成的保护圈。

    “嗡嗡嗡……”

    九彩惑神之光,顿时狂暴起来,形成滔天光潮,入侵吕重的意识海。

    可不管这九彩惑神之光如何狂暴,却根本就无法影响到吕重的灵魂功德金身。

    在无穷的功德之力的海洋之中,吕重的灵魂安之若素。

    其九彩惑神之光,就算有太多的强大诱惑之力,可只要无法接触到吕重的灵魂功德金身,就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哈哈,九彩圣心劫,看来也不过如此。”吕重狂笑,突然脸色一脸,沉声怒喝:“来而不往非礼焉……”(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