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托恩竟然知道胡友林,这让迪卡很震惊!

    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又为什么要调查这件事?

    迪卡又想到了威尔森刚刚告诉他的那个绝密消息,不禁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把总五人。{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网>看来托恩所图非小啊!

    迪卡的脑海中的冒出一连串的问题。但是问出口的却只有一句:“你还知道什么?”

    “不知道了。就知道这些。迪卡,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不是个草包,你将我拉入你的阵营,不会吃亏,我能帮助你得到你想得到的。当然,我也想通过帮助你,得到我想得到的。”托恩悠悠然的说道。

    迪卡的目光在托恩的脸上停留了足足有一分钟,然后才移开,然后忽然哈哈一笑说道:“哈哈哈,恐怕整个梅隆家族的人都认为能够竞争家主之位的只有我和托尔斯,他们全都把托恩你看轻了!”

    “不!迪卡,你错了。我的确没有资格去竞争家主之位。我也知道我的能力,就算那些老古董真的将我推上家主的宝座,我也掌控不了这个家族。我来找你,只是想在未来的梅隆家族分得一块更大的蛋糕。”

    托恩的确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话应该说到什么程度。他说的太浅,迪卡可能会看轻自己,他如果看轻自己,当然也不会让他的保镖留下来。他如果说的太重,可能就会引起迪卡的过度怀疑,迪卡可能不但不会将自己当成队友,反而会将自己当成对手!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他不知道的是,迪卡已经知道的太多。

    “哈哈哈,好一个分得一块更大的蛋糕!托恩今天的表现真的让我刮目相看啊!”迪卡扭头看向把总五人,又说道:“你的意思是将他们五个推荐给我?”

    迪卡说话的时候,眼神便在把总五人的身上扫来扫去,眼神中满是玩味。

    “呵呵,迪卡,可不要小看我这五名保镖,他们能顶半个上帝之剑!有了他们,你就能离你的目标更进一步!”托恩笑着说道。

    “能顶半个上帝之剑?太夸张了吧?”迪卡脸上的怀疑之色消失,便成了饶有兴趣。

    “不信,你可以让你的人试试他们的能力。”托恩说道。

    “好吧,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出奇的本领。康巴斯,你从他们五人中任意挑出一个,试试他们是不是有托恩说的那样厉害。”

    迪卡的话音刚落,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彪形大汉马上迈步走到把总五人身边,抱着满是肌肉疙瘩的胳膊,用冷冽的眼神在把总五人身上扫来扫去。

    这个黑色人种的家伙就是康巴斯,是迪卡手下保镖中的佼佼者。刚才迪卡和托恩说话的时候,他就站在不远处,所以迪卡和托恩的话他都听到了。他听托恩说这五个人能顶半个上帝之剑,心中就非常不爽,想给把总等人一个下马威。最好是将他们直接打跑,同行是冤家,如果他们成了迪卡面前的红头侍卫,自己去哪里?现在他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

    这家伙的眼光在把总几人身上来回扫了好几遍,然后用手指了指赵玉山说道:“你来吧。”

    这家伙看到赵玉山最魁梧,所以想当然的认为赵玉山是这五人中最厉害的,要挑战当然就要挑战最厉害的,不然如何能显出自己的厉害?

    赵玉山大嘴一瞥,嘿嘿一笑,冲迪卡说道:“迪卡先生,他不是我的对手,我建议你让你的保镖过来一起上!”

    赵玉山说的是英语,虽然有些蹩脚,但是所有人都能听的明白。

    赵玉山一边说,一边用手指了一下远处的其他保镖,在那里还站了十几个保镖。

    迪卡没说话,只是将目光投向了康巴斯。

    康巴斯顿时有些恼羞成怒,要不是他的脸太黑,恐怕就能看到他的脸色涨的通红。

    “无知的小子,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强者!”

    康巴斯说着话,抬腿就是一记高鞭腿朝赵玉山脑袋一侧扫去!

    无怪乎这家伙嚣张,手上确实有两下子,一记高鞭腿又快又狠,竟然带起阵阵风声!他的身上甚至散发出了阵阵杀气!显然,这家伙肯定杀过人,而且不是一个两个,不然身上不会形成这种强烈的杀气!

    康巴斯对自己的腿法很有信心,他的这一腿虽然看似简单,但是却蕴含着最为霸道的力量!在战场上,他曾经用这一招直接将一个敌人踢得七窍流血,当场死亡!

    可惜他今天对上的是赵玉山!一个天生神力,身经百战的怪胎!

    只见赵玉山看到康巴斯的脚就要踢到自己的脑门上,左手猛然暴伸而出,一把便抓住了康巴斯的脚腕,然后抢步向前,右手猛然抓住了康巴斯的前衣领,然后他双臂猛然发力,手腕一翻,直接便将康巴斯高举过顶,接着“呜”的一下子便将康巴斯扔了出去!

    如果是在平时,康巴斯肯定能在空中便掌控身体的平衡,然后稳稳的落在地上,然而现在,就当他被赵玉山扔出去的片刻,他竟然感到脑袋一阵发昏!康巴斯知道,那是极致的加速度,让他的脑袋瞬间缺氧造成的后果。

    这家伙最终还是没有稳住自己的身形,啪叽一声一屁股摔在地上!

    “我说过,你不行!你们一起来!”赵玉山笑嘻嘻看着康巴斯说道,一脸的轻松,满身的惬意。好像刚才这一招对他来说就像张飞吃豆芽一样,只是小菜一碟。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

    康巴斯一咬牙,忍着五脏六腑内翻江倒海般的感觉,腾地一下从地上跳起来,说道:“再来!”

    说着话,这家伙再次猛然朝赵玉山冲了过去!然而这一次赵玉山连给他出招的机会都没有!

    只见赵玉山同样迈步向前,急速的冲向康巴斯!

    “砰!”一声闷响!

    两个人的身体迅速撞击到了一起,然后就在撞击到一起的那一刻,又乍然分开!

    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到赵玉山的身体连动一下都没有,而康巴斯的身体则好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出去了两丈多远,然后才噗通一声落在地上!

    康巴斯趴在地上瞪大眼睛看着赵玉山,口中费劲的说道:“再来!”

    当康巴斯的口中说出“再”的时候,他摇摇晃晃的从地上重新爬了起来,然而当他说道“来”的时候,他的口中忽然“噗”的一声狂喷出一口鲜血!然后身子仰面朝天跌倒在地上,只剩下胸膛不断的起伏,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一边观战的迪卡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凝重。康巴斯是什么实力,他比谁都清楚,这家伙原来是一只佣兵团的骨干,后来被自己高价挖过来当了自己的保镖。他的空手搏击能力,就算上帝之剑的普通成员也不是他的对手。

    他本来以为康巴斯就算不是赵玉山的对手,肯定也能和赵玉山大战三百回合,至少输的不会太惨。却没想到康巴斯在赵玉山的手中根本递不上招!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人!

    托恩的这个大个子保镖竟然没出拳没出脚,只是愣是用身体撞便把康巴斯撞了个半死!

    “早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你不信,你说你这是何苦呢?唉!”赵玉山看着躺在地上一个劲的呕血的康巴斯,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说道。

    “迪卡,你看还要不要让他们再比下去?”托恩一脸笑容的对迪卡说道。

    托恩和迪卡一样,刚才也料到了赵玉山会赢,但是却没想到他会赢的这么利落!赵长枪的手下真他妈都是怪胎啊!

    迪卡打了个响指,冲远处的保镖招了招手。站在远处十二个保镖全都走了过来,一起对迪卡躬身施礼,说道:“迪卡先生。”

    “你们一起上!记住,不要丢了我的脸!”迪卡淡淡的说道。

    “是,老板!”

    十二个人异口同声的答应一声,然后将赵玉山直接围了起来。赵玉山气定神闲站立当中,仿佛丝毫没把这十二个人放在眼中。

    “上!”

    有人大喝一声,然后十二个人一起冲向了中间的赵玉山,对赵玉山拳打脚踢,膝撞肘击!

    赵玉山不慌不忙,双手暴伸,分别抓住了两个人的衣领,然后身体猛然旋转了起来!被赵玉山抓住的两个家伙顿时成了赵玉山的人肉盾牌,原本打向赵玉山的拳脚全都打在了这两个倒霉蛋的身上,将他们两个打的惨叫连连。

    同时,这两个家伙也成了赵玉山手中最犀利的武器,凡是被这两个家伙扫中的人全都好像落叶一样飞了出去,然后好像下饺子一样稀里哗啦的落在地上。

    直到赵玉山将围在他身边的所有人都扫飞出去之后,他才将手中的两个家伙也扔了出去,然后拍了拍双手说道:“一群草包,没劲!迪卡先生,难道这就是你的保镖?这也太让人失望了。”

    迪卡被赵玉山震惊了!赵玉山竟然凭借一己之力不到四分钟就把他所有的保镖都打败了!草,这也太逆天了吧?或许只有上帝之剑的二号人物道格拉斯才将他击败吧?怪不得托恩说他的这五名保镖能顶半个上帝之剑。如果剩下的四个人都和这个黑大个一样厉害,恐怕就算半个上帝之剑的人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迪卡刚要让他的人下去,却见他的一个保镖忽然从地上爬起来,迈步走到赵玉山面前,说道:“作为一个保镖,功夫虽然重要,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枪法!你敢跟我比比枪法?”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赵玉山独战群雄

第一五八四章 露了馅    开什么玩笑,让这丫头出了事的话,碧月那边不好交差,海渊客那边也不好交差,无量道那边也难办,虽然海渊客没说过什么,可是金漫那边可是一再交代了,这丫头在无量道的地位可是和小公主差不多,千万不能出事。∈↗,

    连苗毅自己都纳闷了,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折腾个碧月,弄出个这丫头却让无量道那群大佬重视的不行。

    所以他不可能放任海平心乱跑,虽然跟着自己未必安全,可至少在自己的掌控中,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看着也能安心。

    “为什么?”海平心难以置信地瞪着明眸,“大人不是说不勉强吗?”

    苗毅眼睑微垂,没想到被这丫头抓住了自己话里的漏洞,徐徐道:“飞红也去,你去不去?”

    海平心摇头:“不想去,不去行不行?”有点央求的味道。

    脱离了苗毅的身边,在外面野过后,早已不是当年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情形,当年初见飞红时的惊艳已经变得寻常,拿这个来诱惑她已经失去了效果。

    杨庆等人悄悄打量海平心,其实大家心里一直在嘀咕,这突然冒出的丫头究竟是什么来历,说大人在管着也好、宠着也罢,反正就是跟对一般人不一样,若说大人看上了这丫头,也不像,看不出任何男女之情的样子,倒有那么点兄妹的感觉,就是哥哥管妹妹的感觉。

    苗毅有点恼羞成怒,恶狠狠道:“不行!”

    海平心:“那你还问我们意见干什么?”

    苗毅冷冷道:“阎修!”他知道海平心最怕谁,见了谁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阎修立刻转身看向海平心。阴森森笑道:“还是去的好。”

    一见阎修笑脸,海平心一阵恶寒。声音都小了几分,嘟囔道:“去就去。”

    至于其他人。也都是或点头,或应承了下来,都表示愿意前往。

    杨庆心里是最明白的一个,从小世界来的人,苗毅不可能放任不管,一旦泄密容易造成威胁,不绑牢了都不行,问愿不愿意只是个态度问题。若真敢说出不愿意有另立的打算,只怕苗毅不会放过自己。人家已经是不经过同意把人给调来了,哪还会容你轻易走脱。

    而对苗毅来说,徐堂然能第一个跳出来表示愿意跟随让他颇感欣慰,毕竟脱离这么久了,还能坚定不移地跟着自己去没什么前途的鬼市,忠心可鉴。

    殊不知对徐堂然来说,他接触不到什么上面的情况,先不说离开了苗毅能不能混的好的问题,他想到的起码一点是。大人可是攀上了寇天王的高枝,跟着大人肯定前途无量啊!

    统一了意见,事情就这么定下了,众人散去时。苗毅突然出声道:“杨庆,你留一下。”

    走了没几步的杨庆顿步,转身而回。拱手道:“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看着眼前神态平静的杨庆,苗毅眼神有些复杂。酉丁域事件后他也感受到了,杨庆明显和自己疏远了许多。自己不联系的话,再也不主动和自己联系了,也由此反应到杨庆的那次所谓修炼出了岔子生病怕是托辞,其中的原因不难猜到,自己没听他的意见,几乎给所有人都带来了致命的威胁。

    而这次过来,也是云知秋的意思,云知秋的意见很简单:“你要么就不要顾虑太多,也不用顾虑薇薇那边,干脆将杨庆给杀了,如果做不到,就没什么好忌惮的,除非你对自己没信心,怕将来收拾不住杨庆,如果有信心又何足为惧?这事要有个选择,再这样推推拉拉下去,摆明了不信任人家,像杨庆这种聪明人怕是不起异心都难,你老是像防贼一样防着他不是大丈夫所为,时间一久一旦让杨庆确认自己没了出路,必然要逼得杨庆走极端。”

    苗毅对此还有疑虑,关键是杨庆上次暗中对云知秋下手的事,一直令他耿耿于怀。

    闻听这个,云知秋是既感动又感叹,再次苦口婆心相劝:“有些事情你也要理解,做父亲的想让自己女儿过的好一点无可厚非,人越聪明想法越多,没阎修那么纯粹,这世上也没有那么多像阎修如此纯粹的人,哪个人没点瑕疵、没点私心?你牛二也不是圣人,若是为人家那点私心就耿耿于怀,那这天下你还找得到你能用的人吗?青主难道不知道夏侯家和四大天王有私心?何况你身边能用的人本就不多,用人重在驾驭,不在于苛求,用的好了自然是助力,用不好就是麻烦,关键在你自己,不在杨庆身上……”

    总之云知秋的意思就是建议他和杨庆缓和关系。

    诚如云知秋说的那样,苗毅不是圣人,身上的确有许多缺点,容易冲动,容易感情用事,一般人说这话他未必听的进去,也只有云知秋能掐的准他的脉,特意在一次酣畅淋漓的欢愉之后搂着苗毅说出了这番话,终于让苗毅听进去了。

    “酉丁域之事,是我错了。”

    苗毅突然冒出这句,令神色平静的杨庆一愣,转念间快速思索苗毅这是什么意思,在他的印象中,苗毅可不是个容易认错的人,尤其是向他认错。

    他很快有了怀疑方向,大概猜到了是云知秋在背后的作用,认识苗毅这么多年,能让苗毅说出这种话的人绝不是他杨庆,怕也只有云知秋了。

    杨庆暗暗叹了声,可惜薇薇在苗毅面前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回道:“大人没错,大人在寇天王这边早有准备,是卑职多虑了。”

    苗毅知道他心里清楚,这是在给自己台阶下,也就不再纠结此事了,沉吟道:“最近遇上点事情想不通,想听听你的意见。”

    杨庆:“卑职洗耳恭听。”

    “御园大婚时收到了夏侯家的一份重礼……”苗毅将大概的情况讲了下,请教道:“我现在搞不明白夏侯家送那份重礼究竟是什么意思,你看呢?”

    杨庆眉头一皱,迟疑许久,方问道:“大人和夏侯家有没有什么特殊来往?”

    苗毅摇头:“除了和夏侯龙城打过一些交道外,也没什么来往。”

    “这样…”杨庆琢磨了一会儿缓缓摇头道:“卑职也想不明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既然愿意送这厚礼就不会是什么歹意,多半是示好的意思,也许是有什么企图,只是暂时打下一个引子,以便以后牵头时不唐突。”

    苗毅思索着缓缓点头,旋即又道:“还有件事,酉丁域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我带回的那万余残兵随同黑龙司人马一起解散后,我将夏侯家的那份重礼遣人散发给那万余残兵时碰见了一件蹊跷事,竟然有人先我一步打着我的幌子在暗中资助他们……”

    说到这事他当时也吃惊不小,那万余残兵身在近卫军按说不会也不敢轻易接受外部的东西,获知是他的心意后才没拒绝,而资助的人也同样在打着他的幌子叮嘱那些人保密,若非他真正的心意没隔多久也到了,令那些人察觉到了不对劲联系上了他问是怎么回事,只怕这事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因为他不可能长期和上万人保持联系,而那幕后的资助一直到现今为止都定期保持着,没有断过。

    闻听此事,杨庆也吃了一惊,目光急闪思索,忽然抬头问道:“对方打的是大人的旗号在资助他们?”

    苗毅点头:“不错!”

    杨庆又急问:“那大人有没有捅穿此事,惊动那幕后资助之人。”

    苗毅看他神色似乎猜出了点什么,摇头道:“没有!我也想查清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做手脚,所以暗中命那些旧部不动声色继续收他们的东西,暂时还没有打草惊蛇。你是不是有了猜测?”

    杨庆施法扫了扫四周,确认无人旁听后,方徐徐道:“如果卑职没猜错的话,这事怕是和寇家脱不了关系。”

    “寇家?”苗毅一惊,道:“难道不会是夏侯家吗?夏侯家刚在那个时间点刚好送了我一笔巨资。”

    杨庆摇头:“夏侯家给了大人巨资,让大人有了资助旧部的实力,他又暗中去资助,岂不是要露馅?其中冲突的可能性太大,夏侯家真要瞒着大人暗中资助就不会给大人那笔巨资。”

    言之有理!苗毅缓缓点头,道:“说实话,我也怀疑过寇家,可是寇家有必要瞒着我干这事吗?我既已归顺,要资助直接言明便可,这样我还要记他们的人情,何须这样瞒着我偷偷摸摸?”

    杨庆目光闪烁道:“寇家所图甚远,不计较眼前的得失,难怪能屹立朝堂不倒!”

    苗毅急问:“怎讲?”

    杨庆不疾不徐地解释道:“寇家告诉了大人,大人无非是多记一份人情而已,若暗中资助,寇家就把大人的人情和那些人的人情都捏在了手里!若大人永远效忠寇家,等到大人需要那些旧部助力时,寇家也会告诉大人,大人照样要记寇家的情,不损失什么。若大人以后没有和寇家站在一起的话,大人便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对那些旧部还有号召力,寇家不会让这个力量为大人所用,一旦大人出了什么意外不在了,那些人身在近卫军得寇家资助多年,也等于落了把柄在寇家手上,也不得不听寇家的差遣。寇家这招可谓一举多得,就算被天庭察觉到有人把手伸进了近卫军,也没证据能证明是寇家干的,恐怕大人才是那只替罪羊。然寇家千算万算,没算到大人如此念旧情,竟能拿出巨资来对解散的旧部表达心意,以至于事情冲突下露了馅。”(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