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托恩挑战酒井正阳

    托恩鬼主意打的不错,看到酒井正阳长得漂亮,娇滴滴的,以为她最好欺负,想从她身上找点便宜,没想到刚一伸手就被酒井正阳差点撞断肋骨!

    这家伙看到酒井正阳再次抬‘腿’朝他的‘胸’口袭来,连忙扯着脖子没命的喊道:“停!停!快停下!我认输,我认输!”

    酒井正阳看似纤细却极具爆发力的‘腿’稳稳的停在托恩的‘胸’口!幸亏托恩喊得及时,在晚上哪怕零点一秒钟,他就得再挨一下子。 hua 。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

    酒井正阳放开托恩,微笑着退到一旁,好整以暇,一代高手风范。

    托恩咧着嘴使劲的‘揉’着自己的‘胸’口,瞪大眼睛看着酒井正阳说道:“你到底是不是人?”

    “啥意思?”酒井正阳冲他一瞪眼,作势就要迈步向前。

    “别!别!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你的‘腿’功太厉害了!我的天,超级美少‘女’战士啊!你不是来自未来的终结者吧?”托恩连忙向后退了一步,退到了赵长枪身边。

    众人看到托恩小心的样子,不禁发出一阵笑声。

    “赵长枪,看来刚才这位‘女’士肯定是要和我一起去了?其他的还有谁?难道这几位‘女’士一起去?那可太好了,虽然多了一个人,但是我保证迪卡能让她们留下,担任他的保镖。她们能留在迪卡庄园内,行动也方便。”托恩指着影子组合的五个美‘女’还有李若萍说道。

    “不,她们都不不会跟着你去,跟着你去的另有其人。”赵长枪笑着说道。

    托恩一愣,问道:“为什么?”

    在他的印象,既然酒井正阳这么厉害,其余的五个‘女’人肯定也非常厉害,而且在那种环境里,‘女’人做事肯定比男人有许多天然的优势,却没想到赵长枪选定的人竟然不是她们!

    “因为迪卡很可能认识她们。”赵长枪说道。

    “认识她们?她们和迪卡见过面?”托恩实在想不到赵长枪身边的人是怎么和迪卡认识的。

    “她们没有和迪卡见过面,但是迪卡那边很可能有她们的资料。今年元月份的时候,迪卡派人刺杀皮克王国总理赵紫薇的事情,你应该听说过吧?”赵长枪说道。

    “当然知道,那和这几位‘女’士有关系吗?”

    托恩刚说完,脸上便‘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说道:“明白了,我听说迪卡布置的那次行动之所以会失败,就是因为被几个‘女’人搅了局,难道就是她们?”

    托恩虽然不是梅隆家族最核心的人物,但是毕竟是梅隆家族的继承人之一,也是梅隆家族重要的一份子,所以迪卡刺杀赵紫薇失败的事情,他是听说过的。<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

    赵长枪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托恩向酒井正阳几个人伸了伸大拇指,冲赵长枪说道:“早就听说你们华国有一句古话,叫做英雄出少‘女’,果然名不虚传!”

    这家伙在霍普金斯医学院的时候,整天和谢兰兰在一起,所以不但华语说的非常好,而且还学了一些华国的成语,不过学的有些不太‘精’通。

    “擦!不会装‘逼’就不要装‘逼’,是英雄出少年,不是英雄出少‘女’!”赵‘玉’山在旁边嘟囔道。

    托恩看了赵‘玉’山一眼,说道:“我这叫活学活用,你这不懂幽默的家伙。”说完,这家伙又扭头对赵长枪说道:“既然这几位‘女’士不去,那么谁会跟我一起去?难道还有人比他们的身手更好?赵长枪,你不会打算亲自过去吧?我可告诉你,你在整个梅隆家族可是都挂了名的,几乎每个梅隆家族的核心人员手都有你的档案!”

    赵长枪微微一笑,说道:“我当然不会去,跟你去的是他们几个。”

    赵长枪说着话,向站在一边的把总示意了一下,把总,医生,洪亚伦,赵‘玉’山,教授迈步向前,站到了托恩面前。

    五个人全都是一身职业保镖的打扮,黑衣黑‘裤’黑皮鞋,黑超墨镜也准备好了,不过现在还没戴上。

    “他们能行?”

    托恩看到五个人,除了赵‘玉’山和把总长得还算比较威武,医生,洪亚伦看上去都没有特别之处,教授看上去甚至有些老,他们能胜任?

    赵‘玉’山一听托恩这话顿时不乐意了,冲托恩嘿嘿一笑说道:“嘿嘿,托恩,要不要我们也打一场?”

    “别!别!我可没那个意思。好吧,既然人选都订好了,我们就出发吧。”托恩连忙说道。他可不想再被别人痛打一顿。

    托恩带着把总等人出了酒店,托恩拉开后‘门’,从车上拎出一个帆布包,说道:“保镖必须得有家伙,带上。”

    把总接过帆布包,刺啦一声拉开拉链,看到里面竟然是十几把柯尔特m2000手枪。他随手取过一只,随便摆‘弄’了一下,手枪便变成了一堆零件,把总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零件,然后又看了一下膛线磨损,说道:“托恩先生太小气了吧?枪虽然是好枪,不过这把枪至少已经发‘射’了八百发子弹。”

    把总说着话便重新将枪装了起来,拆枪,检查,重新组装,把总前后用了不到一分钟!而且大部分时间还都用在了检查上!看的托恩直咽吐沫,心说:“我草,赵长枪手下这都是一帮什么妖孽?这枪玩的也太帅了吧?检查一遍,这就知道打了多少发子弹了?”

    把总随手把枪扔给赵‘玉’山几人,赵‘玉’山几人也迅的检查了一下枪械的‘性’能和弹夹,然后将枪‘插’在了腰间,拉开车‘门’上了车。

    雪佛兰商务车缓缓启动,离开了。

    没有人发现,在酒店旁边的换一个咖啡店,一个秃顶男子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并且马上向他的上级报告了情况。

    赵长枪下榻的酒店离迪卡庄园大约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洛杉矶的堵车指数位列全美第一,但是由于托恩错开了上下班的高峰时期,所以他们一路通畅便到达了迪卡庄园。

    迪卡庄园防卫森严,他们的车子刚到大‘门’口,就被‘门’卫给拦下了。

    “喂,闪开,是我!难道你们不认识我吗?我是托恩梅隆。”

    托恩一边推开车‘门’下车,一边冲‘门’卫喊道。

    虽然托恩和迪卡是堂兄弟,但是由于两人以前‘交’往并不多,托恩很少来迪卡庄园,所以这些‘门’卫还真的不认识托恩。

    他们认真的检查了一下托恩的**明,然后给上面打了个电话,几分钟后,才对托恩说道:“好了,托恩先生,我们老板已经允许你进去,你可以进去了。”

    ‘门’卫一边说,一边打开了世纪式的铁艺大‘门’。

    托恩回到车里,一边让司机开车,一边嘟囔道:“草,主人尊贵狗嚣张。真***什么东西,真以为这座古堡庄园就是他迪卡梅隆的了?这是整个梅隆家族的财产好不好?”

    几分钟后,托恩在庄园内古堡后面的高尔夫球场上见到了迪卡。

    迪卡一身白衣,头上戴了一顶好像有些过时的白‘色’鸭舌帽,手的球棍挥起一个优美的弧度。

    “啪”一声轻响,球从发球台嗖的一下飞向果岭的方向。

    迪卡没有看球有没有落到果岭上,而是直接将球杆‘交’给旁边的球童,然后一脸微笑的走向托恩,说道:“嗨喽,托恩,怎么想起到我这里来了?”

    迪卡一边和托恩打着招呼,一边看了一下站在托恩后面五名保镖,只见他们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很有股子气势。

    托恩在梅隆家族的地位并不高,很多人都认为他没有继承家主的资格。但是迪卡却不这么认为。托恩手虽然没有什么资源,但是托恩和其他的继承人不太一样,他学医,他练习技击术,他非常上进,所以,迪卡对托恩保持了足够的警惕。

    最重要的是,他刚刚得到了一个令他震惊莫名消息。这更让迪卡对这位堂弟“刮目相看”。

    “嗨喽,迪卡,我不来不行啊。”托恩同样一脸笑容。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迈步走到休息区,在两张椅子上坐下。‘女’佣端着一个托盘走过来,托恩从托盘里取过一杯果汁。

    “为什么这么说?”迪卡问道。

    “呵呵,梅隆家族又到了一次洗牌的时候,我总得找个靠山吧?”托恩说道。

    迪卡幽兰的眼睛深深的看了一眼托恩,然后说道:“呵呵,我有些不明白你的意思。”

    托恩没有躲避迪卡的目光,同样看着他说道:“迪卡,我知道你和托尔斯的争夺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我好歹也是梅隆家族的一员吧?选家主的时候,我可是也有一票的,难道你不认为我的加入能让你在这场角逐的胜算更大一些吗?”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迪卡忽然说道。

    “绿箭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托恩说道。

    “那你又能给我什么帮助?如果你仅仅是想给我一票的话,我想你应该知道,单单这一票,还不值绿箭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你大概知道绿箭集团每年的利润是多少吧?”迪卡一边慢悠悠的说着,一边轻轻的吸了一口果汁。这是他的庄园内自产的橙子榨出的果汁,味道非常纯正,而且绿‘色’无公害,绿箭集团本来就是做绿‘色’农业起家的。

    托恩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迪卡说道:“我可以让我的保镖帮助你。有了他们的帮助,我可以向你保证,你能比托尔斯更有把握找到并控制胡友林!”

    迪卡的目光顿时一凝,迎着托恩的目光说道:“你知道胡友林?”

    “知道。在这次家主角逐,每一个有资格的人都不会甘于寂寞!既然你能知道,我为什么不能知道?”托恩的目光从迪卡脸上移开。

    “你还知道什么?”迪卡又问道。他一直没有小看这个堂弟,可是现在看来,他以前对这个堂弟的认识,好像还是差太多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八三章 幕后交易    他也没有倚老卖老,寇凌虚到达禁园门口时,他亲自出门迎接。

    寇凌虚是易容来的,一件斗篷从头盖到脚,脸上的假面已经卸下了,老远拱手道:“天翁!”

    “天王,有失远迎!”夏侯拓一脸笑容迎客,提杖拱手,继续侧身伸手相请。

    两人并肩进了禁园内,那棵擎天大伞般的树下已摆上了座椅,婢女奉茶后,卫枢挥了挥手,让他们退下了。

    喝过一口谢过客人的茶水后,寇凌虚看向一旁的卫枢,颇为感叹道:“一看到卫枢,就想到了老卫,可惜呀!”

    卫枢客气道:“天命如此,世上能跨过神魂境的又有几人,家父也算是寿终正寝,含笑而去,谈不上可惜。”

    夏侯拓呵呵笑道:“天王如此感慨,莫不是提醒老朽离那道鬼门关也不远了?”

    寇凌虚摆手:“天翁何须自谦,凭夏侯家的财势,迟早能找到不朽木助天翁万寿无疆。”

    夏侯拓摇头叹道:“不朽木那东西,可遇不可求,讲究造化,等了这么多年,老夫是没那福气了。不过老夫也想开了,活了这么多年也活够了,尘归尘,土归土,也算是一个归处。”

    谁不想永生不死?寇凌虚心中好笑,当然知道这只是人家嘴上说说的。他叹道:“天翁的确是想的开,就不知陛下将来能不能如天翁这般想的开。”

    一旁的卫枢闻言迅速看了眼夏侯拓的反应。

    夏侯拓目光微闪,神态略显矜持地端起了茶盏,淡淡笑道:“陛下的师傅本就是神魂境高手,陛下得其真传,跨过鬼门关那一道坎自然是不成问题的。”

    寇凌虚摇头:“怕不尽然吧!与冥冥大道同寿本就不被大道所容,此乃与天争寿,从古至今也未见谁真能长生不死,总有这样或那样的劫难,哪怕是妖僧南波又如何?还不是落得个凄惨下场,至今不知魂归何处。就算修行的功法一样。可想跨过鬼门关也还是因人而异的,那一关的凶险想必天翁比谁都清楚。”

    夏侯拓似笑非笑道:“天王说出这般话来,就不怕隔墙有耳传到陛下耳里去吗?”

    寇凌虚挥手指了指四周,哈哈笑道:“这天下间怕是还没人能在天翁的禁园内安插耳目。说些私话何足为惧,何况本王在天翁面前也的确是言出肺腑,有些事情天翁是该早做打算了。”

    “哦!”夏侯拓微笑道:“不知天王指的是哪方面的打算?”

    寇凌虚身子微微前倾,“纯属个人意见,本王觉得陛下也是该蓄留子嗣了。陛下能不能突破到神魂境谁也说不清楚,鬼门关前生死难料,若现在不为继承人的事情做打算,一旦事到临头,岂不是手忙脚乱,搞不好就是天下大乱,哪怕是为了天下着想,子嗣的事情也是该着手培养了。天后母仪天下,伺候陛下多年,当趁芳华正茂为陛下早生天子才对。难不成还要拖到人老色衰?”

    饶是夏侯拓沉稳,一听这话也是怦然心动,夏侯承宇一旦为青主生下了儿子,夏侯承宇的地位牢不可破自然是毋庸置疑,倘若将来青主真的过不了神魂境这一关,而一旦夏侯承宇的儿子登上了帝位,到时候就算他夏侯拓已经不在了,对夏侯家同样也是个巨大的保障。

    他不是没想过这事,奈何夏侯家受到青主的打压,在朝堂上势微。没什么话语权,能跳出来讲话的没几个人。但是寇家不一样,在朝堂上的话语权还是很大的,只要寇凌虚愿意。就能鼓动一大群人对青主施压。

    不过他表面依旧沉稳,淡然道:“只怕陛下不这样想,陛下似乎更宠爱天妃啊!”

    寇凌虚正色道:“天子不比寻常,理当要名正言顺,也理当要嫡出,这一点天后义不容辞啊!不管怎么样。本王都要力推此事,尽力发动朝臣向陛下进言,陛下一日不答应,本王就一日不放弃,不知天翁觉得如何?”

    天下没有白得的好处,尤其是在这种事上,夏侯拓自然明白这点,人家问他的意见,这是要索取回报了,得不到回报人家自然就不会尽力,甚至是不了了之,遂淡淡笑道:“天王是为牛有德的事而来吧?”

    明白就好,也省得自己再废话下去!寇凌虚也不客气,“天翁若是能在此事上施以援手,那自然是更好了。”

    夏侯拓叹道:“老夫不是傻子,有人想看到你我两家相斗啊!老朽岂能让心怀叵测之人得逞?别的老朽不敢保证,但是在鬼市那一块,夏侯家可以保证牛有德的安全。”

    “哎!牛有德能得天翁此言,是他的福气,不过…”寇凌虚略作迟疑,道:“若让牛有德一直在鬼市那边麻烦天翁,怕也不是长久之计,那小子的脾气想必天翁也略有耳闻,本王是真怕他出事啊,毕竟心怀叵测之人太多!但是那小子也是有几分能力的,给他点立功的机会想必也不会错过,若是能早立功劳从鬼市调离,岂不皆大欢喜。”

    旁站的卫枢暗暗摇头,这不但是要夏侯家保障牛有德在鬼市的安全,而且还要夏侯家帮牛有德立功,寇家对牛有德扶持力度不可谓不大。

    夏侯拓呵呵笑道:“人都还没过去,现在谈这个太早了点,介时视情况而定也不迟。”

    寇凌虚明白对方的意思,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要先看到他在朝堂上的诚意,遂点头笑道:“天翁言之有理。”

    幕后交易已经完成,两人都不是废话之人,撇开了这事举杯同饮,开始扯上了闲篇。

    一番闲聊之后,寇凌虚告辞,请住夏侯拓,不敢劳其相送。

    卫枢将寇凌虚送走后回来,见夏侯拓慢慢品茶不语,走到一旁笑道:“寇凌虚为了这个便宜女婿,还真够卖力的,若是哪天知道牛有德的背后是六道,怕是哭都来不及。”

    夏侯拓哼哼一声,“他就算不来找我,我也没打算看着牛有德在鬼市出事,既然是主动送上门的好处,顺水人情送于他也无妨。何况六道的事把寇家牵扯进来未必是坏事,陷得越深越好,届时反抗青主的力量才能越大,毕竟寇凌虚手上掌控着天下两成的兵马大权。而对于我们夏侯家来说,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青主若敢不仁,就休怪我不义,夏侯家能扶起几任霸主,不介意再另扶一个!”一双老眼骤然一眯。

    此话听得卫枢心中暗暗一凛,能从夏侯拓的眼缝中看到杀气,许多年没看到了。

    百年惩处期满,御园寇天王府别院大门口,已经接到了新的任命官牒的苗毅站在门前眺望四周山峦,这次算是正式脱离了近卫军,心中颇为感慨。

    收拾了东西的云知秋和飞红等人站在他身后没有打扰,前来送行的牧雨莲等人亦默默。

    “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来此地,呵呵,不说了,走了。”苗毅朝送行众人拱手,闻泽等人没有来相送,星铃中也说的很明白了,他如今已不是近卫军的人,不好再明着来往,他们要避嫌。

    牧雨莲双手奉上了放行手谕,退后与众人一起拱手道:“大人一路保重!”

    苗毅朝寇家前来迎接带路的人点了点头,一群人飞天而去,不再回头。

    御田中挎着篮子采摘食蔬的战如意抬头,默默目送远方一行消失在苍穹之上,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抵达琼星,头次来到寇天王府邸的苗毅受到了寇家一群人的热烈迎接,什么妹夫、姑父之类的叫声不绝。

    寇文蓝亦在其中,听到这家伙弱弱喊自己姑父,苗毅有些忍俊不禁,幸好寇天王要召见,一群人在门口倒也没有过多纠缠,只缠住了云知秋叽叽喳喳。

    飞红在旁没什么人搭理,寇家人显然不怎么待见她。

    有些事情也能理解,寇家人显然是站在云知秋这一边的,加之飞红的戏子出身,寇家人还真看不上眼,要不是苗毅的关系,她只怕连进寇家大门的资格都没有。

    苗毅进了寇家内院,直接被领进了三本堂,他目前还不知道三本堂的意义,寇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寇凌虚见他,自然是有事情交代,帮苗毅铺平的路免不了也要讲清楚,同时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

    事后,苗毅也没赶着离开,初来寇家,不好进门就走,要逗留一个月再出发。

    回头再与寇家人接触一番也免不了,就是长辈太多了点,让苗毅头疼,寇凌虚的妾室真心不少。

    几日后,苗毅出了天王府,在府外的一处园子里见到了阎修、杨庆、杨召青、徐堂然和海平心等人。

    诚如战如意所预料的那样,要这几个人还用不着她出面,寇天王一发话就从近卫军把这几人给要来了,天宫那边在苗毅的事情上为难了一把,再在阎修等人身上作怪也没必要,很大方地把这几个人也给踢出了近卫军。

    园内,苗毅负手环顾几人,淡然道:“我要去哪,想必你们也心知肚明了,在此我想说一句,愿意跟我走的可以跟我走,不愿意跟我走的,我也不勉强,我会在北军这边给你们谋个位置,你们想清楚了再回答我。”

    徐堂然第一个拱手道:“卑职愿追随大人!”

    苗毅刚微笑点头,谁知海平心突然冒出一句,“我不想去,听说鬼市终年连阳光都见不到,永远处在阴暗中,想想都没劲,大人还是帮我在北军安排个位置吧。”

    苗毅挥手重重指点,“没你什么事,你不去也要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