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他也没有倚老卖老,寇凌虚到达禁园门口时,他亲自出门迎接。

    寇凌虚是易容来的,一件斗篷从头盖到脚,脸上的假面已经卸下了,老远拱手道:“天翁!”

    “天王,有失远迎!”夏侯拓一脸笑容迎客,提杖拱手,继续侧身伸手相请。

    两人并肩进了禁园内,那棵擎天大伞般的树下已摆上了座椅,婢女奉茶后,卫枢挥了挥手,让他们退下了。

    喝过一口谢过客人的茶水后,寇凌虚看向一旁的卫枢,颇为感叹道:“一看到卫枢,就想到了老卫,可惜呀!”

    卫枢客气道:“天命如此,世上能跨过神魂境的又有几人,家父也算是寿终正寝,含笑而去,谈不上可惜。”

    夏侯拓呵呵笑道:“天王如此感慨,莫不是提醒老朽离那道鬼门关也不远了?”

    寇凌虚摆手:“天翁何须自谦,凭夏侯家的财势,迟早能找到不朽木助天翁万寿无疆。”

    夏侯拓摇头叹道:“不朽木那东西,可遇不可求,讲究造化,等了这么多年,老夫是没那福气了。不过老夫也想开了,活了这么多年也活够了,尘归尘,土归土,也算是一个归处。”

    谁不想永生不死?寇凌虚心中好笑,当然知道这只是人家嘴上说说的。他叹道:“天翁的确是想的开,就不知陛下将来能不能如天翁这般想的开。”

    一旁的卫枢闻言迅速看了眼夏侯拓的反应。

    夏侯拓目光微闪,神态略显矜持地端起了茶盏,淡淡笑道:“陛下的师傅本就是神魂境高手,陛下得其真传,跨过鬼门关那一道坎自然是不成问题的。”

    寇凌虚摇头:“怕不尽然吧!与冥冥大道同寿本就不被大道所容,此乃与天争寿,从古至今也未见谁真能长生不死,总有这样或那样的劫难,哪怕是妖僧南波又如何?还不是落得个凄惨下场,至今不知魂归何处。就算修行的功法一样。可想跨过鬼门关也还是因人而异的,那一关的凶险想必天翁比谁都清楚。”

    夏侯拓似笑非笑道:“天王说出这般话来,就不怕隔墙有耳传到陛下耳里去吗?”

    寇凌虚挥手指了指四周,哈哈笑道:“这天下间怕是还没人能在天翁的禁园内安插耳目。说些私话何足为惧,何况本王在天翁面前也的确是言出肺腑,有些事情天翁是该早做打算了。”

    “哦!”夏侯拓微笑道:“不知天王指的是哪方面的打算?”

    寇凌虚身子微微前倾,“纯属个人意见,本王觉得陛下也是该蓄留子嗣了。陛下能不能突破到神魂境谁也说不清楚,鬼门关前生死难料,若现在不为继承人的事情做打算,一旦事到临头,岂不是手忙脚乱,搞不好就是天下大乱,哪怕是为了天下着想,子嗣的事情也是该着手培养了。天后母仪天下,伺候陛下多年,当趁芳华正茂为陛下早生天子才对。难不成还要拖到人老色衰?”

    饶是夏侯拓沉稳,一听这话也是怦然心动,夏侯承宇一旦为青主生下了儿子,夏侯承宇的地位牢不可破自然是毋庸置疑,倘若将来青主真的过不了神魂境这一关,而一旦夏侯承宇的儿子登上了帝位,到时候就算他夏侯拓已经不在了,对夏侯家同样也是个巨大的保障。

    他不是没想过这事,奈何夏侯家受到青主的打压,在朝堂上势微。没什么话语权,能跳出来讲话的没几个人。但是寇家不一样,在朝堂上的话语权还是很大的,只要寇凌虚愿意。就能鼓动一大群人对青主施压。

    不过他表面依旧沉稳,淡然道:“只怕陛下不这样想,陛下似乎更宠爱天妃啊!”

    寇凌虚正色道:“天子不比寻常,理当要名正言顺,也理当要嫡出,这一点天后义不容辞啊!不管怎么样。本王都要力推此事,尽力发动朝臣向陛下进言,陛下一日不答应,本王就一日不放弃,不知天翁觉得如何?”

    天下没有白得的好处,尤其是在这种事上,夏侯拓自然明白这点,人家问他的意见,这是要索取回报了,得不到回报人家自然就不会尽力,甚至是不了了之,遂淡淡笑道:“天王是为牛有德的事而来吧?”

    明白就好,也省得自己再废话下去!寇凌虚也不客气,“天翁若是能在此事上施以援手,那自然是更好了。”

    夏侯拓叹道:“老夫不是傻子,有人想看到你我两家相斗啊!老朽岂能让心怀叵测之人得逞?别的老朽不敢保证,但是在鬼市那一块,夏侯家可以保证牛有德的安全。”

    “哎!牛有德能得天翁此言,是他的福气,不过…”寇凌虚略作迟疑,道:“若让牛有德一直在鬼市那边麻烦天翁,怕也不是长久之计,那小子的脾气想必天翁也略有耳闻,本王是真怕他出事啊,毕竟心怀叵测之人太多!但是那小子也是有几分能力的,给他点立功的机会想必也不会错过,若是能早立功劳从鬼市调离,岂不皆大欢喜。”

    旁站的卫枢暗暗摇头,这不但是要夏侯家保障牛有德在鬼市的安全,而且还要夏侯家帮牛有德立功,寇家对牛有德扶持力度不可谓不大。

    夏侯拓呵呵笑道:“人都还没过去,现在谈这个太早了点,介时视情况而定也不迟。”

    寇凌虚明白对方的意思,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要先看到他在朝堂上的诚意,遂点头笑道:“天翁言之有理。”

    幕后交易已经完成,两人都不是废话之人,撇开了这事举杯同饮,开始扯上了闲篇。

    一番闲聊之后,寇凌虚告辞,请住夏侯拓,不敢劳其相送。

    卫枢将寇凌虚送走后回来,见夏侯拓慢慢品茶不语,走到一旁笑道:“寇凌虚为了这个便宜女婿,还真够卖力的,若是哪天知道牛有德的背后是六道,怕是哭都来不及。”

    夏侯拓哼哼一声,“他就算不来找我,我也没打算看着牛有德在鬼市出事,既然是主动送上门的好处,顺水人情送于他也无妨。何况六道的事把寇家牵扯进来未必是坏事,陷得越深越好,届时反抗青主的力量才能越大,毕竟寇凌虚手上掌控着天下两成的兵马大权。而对于我们夏侯家来说,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青主若敢不仁,就休怪我不义,夏侯家能扶起几任霸主,不介意再另扶一个!”一双老眼骤然一眯。

    此话听得卫枢心中暗暗一凛,能从夏侯拓的眼缝中看到杀气,许多年没看到了。

    百年惩处期满,御园寇天王府别院大门口,已经接到了新的任命官牒的苗毅站在门前眺望四周山峦,这次算是正式脱离了近卫军,心中颇为感慨。

    收拾了东西的云知秋和飞红等人站在他身后没有打扰,前来送行的牧雨莲等人亦默默。

    “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来此地,呵呵,不说了,走了。”苗毅朝送行众人拱手,闻泽等人没有来相送,星铃中也说的很明白了,他如今已不是近卫军的人,不好再明着来往,他们要避嫌。

    牧雨莲双手奉上了放行手谕,退后与众人一起拱手道:“大人一路保重!”

    苗毅朝寇家前来迎接带路的人点了点头,一群人飞天而去,不再回头。

    御田中挎着篮子采摘食蔬的战如意抬头,默默目送远方一行消失在苍穹之上,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抵达琼星,头次来到寇天王府邸的苗毅受到了寇家一群人的热烈迎接,什么妹夫、姑父之类的叫声不绝。

    寇文蓝亦在其中,听到这家伙弱弱喊自己姑父,苗毅有些忍俊不禁,幸好寇天王要召见,一群人在门口倒也没有过多纠缠,只缠住了云知秋叽叽喳喳。

    飞红在旁没什么人搭理,寇家人显然不怎么待见她。

    有些事情也能理解,寇家人显然是站在云知秋这一边的,加之飞红的戏子出身,寇家人还真看不上眼,要不是苗毅的关系,她只怕连进寇家大门的资格都没有。

    苗毅进了寇家内院,直接被领进了三本堂,他目前还不知道三本堂的意义,寇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寇凌虚见他,自然是有事情交代,帮苗毅铺平的路免不了也要讲清楚,同时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

    事后,苗毅也没赶着离开,初来寇家,不好进门就走,要逗留一个月再出发。

    回头再与寇家人接触一番也免不了,就是长辈太多了点,让苗毅头疼,寇凌虚的妾室真心不少。

    几日后,苗毅出了天王府,在府外的一处园子里见到了阎修、杨庆、杨召青、徐堂然和海平心等人。

    诚如战如意所预料的那样,要这几个人还用不着她出面,寇天王一发话就从近卫军把这几人给要来了,天宫那边在苗毅的事情上为难了一把,再在阎修等人身上作怪也没必要,很大方地把这几个人也给踢出了近卫军。

    园内,苗毅负手环顾几人,淡然道:“我要去哪,想必你们也心知肚明了,在此我想说一句,愿意跟我走的可以跟我走,不愿意跟我走的,我也不勉强,我会在北军这边给你们谋个位置,你们想清楚了再回答我。”

    徐堂然第一个拱手道:“卑职愿追随大人!”

    苗毅刚微笑点头,谁知海平心突然冒出一句,“我不想去,听说鬼市终年连阳光都见不到,永远处在阴暗中,想想都没劲,大人还是帮我在北军安排个位置吧。”

    苗毅挥手重重指点,“没你什么事,你不去也要去!”(~^~)

第1424章 第十劫!    第1424章

    这第九波圣劫天雷比第八波的天雷要强大得多!

    同时,也诡异得多!

    据吕重所知,还从来没有圣劫会出现劫云直接攻击的一幕。

    可以说,这一次,吕重在这第九波圣劫中也创造了纪录。

    望着那些飞速向自己落下、包裹来的劫云。吕重脸上这时候也是露出了凝重之色。

    “诸天神禁!”

    吕重意念一动,三大顶级仙阵中的[诸天神禁大阵]再次启动。

    无穷无尽的禁制,从大阵中发出。

    强大的禁制,形成一片片坚固之极的空间墙,把吕重守护在内。同时,更多的超级禁制向外推去。

    “轰隆隆……”

    大片大片的劫云与无数禁制撞击在一起,形成了惊天的爆炸。

    一时间,这恐怖的爆炸席卷星河。

    “轰隆隆……”

    大量的星球崩溃、化为星际陨石与尘埃炸开。

    就连吕重所布的三大顶级仙阵也是摇摇欲坠。

    当仙阵仙基所在的星球也被湮灭,无法法宝在爆炸中飞出。

    除了混沌法宝没有受损。其他的极品仙器、先天灵宝甚至是先天至宝都有大量折损、消耗了。

    几十个星系都波及!

    无数坚固之极的星球在瞬间灰飞烟灭。

    到处都是一片狼藉!

    周天星斗大阵直接被破了!

    大衍玄隐周天阵。就算能困住好几个圣人,可也抵抗不了这等恐怖的圣劫,直接被毁灭!

    而现在。只余下[诸天神禁大阵]勉强坚持!

    可是那恐怖的劫云被消耗的能量不超过四成!

    也就是说,这第九波天劫还有接近六成的能量没有释放出来!

    “轰隆隆……”

    无穷的黑云从星河深处向[诸天神禁大阵]铁臂合围。

    [诸天神禁大阵]全力释放最强的能量抵御着这劫云能量的爆炸。

    “滋滋……”

    周天星斗大阵、大衍玄隐周天阵已然被破,仅剩一个[诸天神禁大阵]也是独木难支。在劫云的恐怖冲击下,这[诸天神禁大阵]也快坚持不住,无数神禁出现了裂痕。

    “危险了,这可是最关键的时刻了!”

    “好恐怖的第九波圣劫,这样恐怖的能量攻击。只怕六阶圣人都会在瞬间被灭杀……”

    “天啊,这么说。吕重的综合实力果然已经可媲美六阶圣人了。难怪虫圣朱千手也会被吕重灭杀……”

    “就看吕重要怎么破掉这一波的圣劫了……”

    ……

    场外,不少圣人也是脸色凝重到极点。

    他们每一个都渡过圣劫,可是,每一圣人在观望吕重的圣劫时。都是心中惊骇欲绝。

    如果当年,他们遇上的圣劫也有吕重的圣劫恐怖,只怕没有任何证圣的可能!

    “吕重有着大气运、大造化、大机缘,但同样也会遇上真正的大危险。不在危险中死亡,就必须在死亡一线上爆发!”

    “是啊,我们羡慕着吕重的气运,却忘了,气运与危险也是并存的。气运越强,危险也越大。这是天地大道不变的规律!”

    ……

    “该死!”

    感觉到[诸天神禁大阵]也即将崩溃。吕重大骂了一声,陡然双眼中闪过一丝果决。

    只见他双手一挥,空中陡然多了几百颗紫金色的星核!

    不错!

    这几百颗紫金色的星核。正是当年吕重从巅峰仙帝耶无上等人空间装备中搜集的一些太阳核心。

    当年,对于耶无上等人联手以三千多枚超级恒星星核形成的[太阳耀斑大阵],吕重到现在也是有点心有余悸。

    现在,他也准备有样学样,利用[太阳耀斑大阵]的一次性毁灭之力去对抗这第九波圣劫。

    只是,区区几百枚恒星星核自爆形成的轰炸力。应该还远远无法破开这第八波圣劫的攻击!

    “拼了!”吕重狠狠地咬了咬牙,陡然分出上千尊影分身。每道影分身手中都至少握着一件极品仙器。甚至有十八尊影分身直接持有先天灵宝。

    在吕重本体的控制下,这上千道影分身,握着恒星星核、极品仙器、先天灵宝,迅速地守至[诸天神禁大阵]的边缘地带,按着[太阳耀斑大阵]的阵势力站位。

    显然,吕重也被彻底给激怒了。

    “滋滋……”

    “啪啪……”

    ……

    在那恐怖的劫云冲击之下,[诸天神禁大阵]已裂痕满布,吱吱响个不停!

    无数裂痕产生!

    诸天神禁大阵随时将要崩溃。

    “哗啦啦啦队……”

    终于,诸天神禁大阵提供的所有强大禁制完全被消耗掉,大阵一触即崩!

    “轰隆隆……”

    就在同时,吕重的影分身控制着恒星星核、先天灵宝、上千件极品仙器同时自爆。

    强大的爆炸波,在一瞬间把周围的所有星球甚至是陨石都轰成粉碎。

    方圆几十个星系完全沦陷而灰飞烟灭!

    更恐怖的是,整个天灵宇宙都在疯狂震荡。

    爆炸中心,宇宙晶壁突然崩出无数口子。

    无穷无尽的混沌乱流冲入天灵宇宙。

    更狂暴、凶戾的能量,在天灵宇宙横冲直闯,使得更多的星球被这混沌乱流给扫碎。

    强烈的宇宙风暴,让天灵宇宙有如一个巨大的漏斗,四气漏气。

    无形之中,整个天灵宇宙的灵气开始泄露、下降。

    一旦灵气下降到一个极低的点。就算天灵宇宙处于仙界,也会成为一片遗弃之地。

    “第九波圣劫终于完了,吕重呢?”

    “不会是陨落了吧?那片爆炸的核心之地。可已经完全化为灰飞了……”

    “是啊,吕重呢?怎么不见了?难道他真的陨落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可惜了……”

    ……

    “靠,不知道就不要乱说。吕重怎么可能有事……”

    “是啊!吕重大神可是绝无仅有的超级天才,他注定是要不停打破仙界纪录而存在的。绝对不可能有事……”

    “哈哈,真是白痴,你们都没有发现。圣劫依旧没有散去,还在吸聚着能量么?这表明着什么。难道你们都不明白……”

    ……

    没有感觉到吕重的踪迹,无数圣人又开始哗然。当然,这其中有人希望吕重陨落,可更多的人坚持吕重还存在于世!

    当有人提醒着圣劫依旧没有散去的时候。更多的人震惊与骇然,脸上俱是不敢置信。

    “连这等恐怖的第九波圣劫都毁灭不了吕重?我靠,这……这吕重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不死圣躯?”

    “滚粗!吕重未必是不死圣躯,大家似乎忘了,传言吕重可是有着道器级的空间法宝。有此空间法宝在,吕重只要反应过快,根本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哗……”

    观战的有心人真的不少!

    居然有人知道吕重拥有道器级的空间法宝?

    这个消息,应该除了上次在混沌中见过吕重的圣人,就没有人知道。可现在。似乎大家都知道了?

    “该死,吕重居然还有道器级的空间法宝?”暗中一直想趁机擒下吕重并剥夺吕重修行天赋的都天圣帝脸都气绿了。

    兴冲冲赶来附近的他,在之前可不知道这个消息。

    “师尊。这下子我们要擒下吕重的几率已经大大降低了,接下来我们真的还要擒下吕重么?”毒运女圣林黛儿悄悄向都天圣帝传音。

    都天圣帝想了一下,实在受不了吕重身上气运、修炼天赋的诱惑,咬了咬牙,“他渡过圣劫之际,绝对是他最衰弱的时候。嗯,你现在就可以悄悄下毒。一旦擒下吕重,大大有赏……”

    林黛儿沉默了一下,好一会儿才传音:“明白了!师尊!”

    “乖乖,这就是第九波圣劫?太强了。如果不是太阳耀斑大阵,我绝对无法摧毁这波圣劫的能量……”

    爆炸中心,吕重的身形再次出现。

    只不过这次吕重真的有些灰头土脸。

    刚才,太阳耀斑大阵与第九波圣劫残余能量相互湮灭之时,吕重本体在第一时间之内,遁入了脚下这颗唯一仅存之星球的地核深处。而不是遁入了[大寂灭珠]。

    在同时,吕更是利用“大小如意”之神通,直接化为一颗微粒隐匿。

    当这唯一一颗星球也终于爆炸、毁灭之时。吕重反而并没有受伤。

    毕竟,全大冲毁分的爆炸力量,也完全由这颗巨大的星球给承受了。

    处在星球核心之内,化为微粒存在的吕重,其肉身强度就已经可媲美极品先天至宝。同时还有至强的[阴阳和合大道]以及混沌灵宝级的[幽冥法袍]守护。

    吕重不但内身没受伤,就连灵魂、元神都是安然无恙。

    不过,当吕重再次出现,最后的一波圣劫,也再次降临!

    一时间,吕重再次苦笑,整张脸都不停地抽搐起来。

    “我晕,有没有搞错?第八劫与第九劫之间,间隔了九天!我这第十劫居然不到半天又重新聚集了?”

    吕重气得差点暴走!

    不过,气归气,吕重还是迅速收拾了心情,全力准备起来,以对抗这最后的第十劫!

    “轰隆隆……”

    整个天灵宇宙震动起来!

    无数人神奇地发现,其他生命星球直接被剥离开去。

    现在,整个天灵宇宙都分成了两半!

    一半,就是被剥离出去的生命宇宙。

    另一半,就是以吕重为中心的方圆近百星系!

    这近百的星系,此时已没有任何生命星球的存在。

    显然,这最后一次的圣劫,也似乎有点破罐子摔碎的味道,准备全力收拾吕重。

    昏暗的外太空之中。

    原本应该无法见到一点亮光。毕竟,方圆几十个星系的星球都被摧毁了。

    四周没有任何恒星、行星、卫星、陨石的存在。

    自然而然,没有任何光芒。

    可是,随着这一半宇宙的震荡,吕重发现,四周有红的、白的、青的、紫的、蓝的、黄的、绿的各色光芒在闪烁。

    每一种光芒极为细小,但是,所有利用圣识、仙识观望的人,都不敢小觑。

    因为在这些细小的光芒之中蕴藏着超级恐怖的能量。

    这些光芒在迅速游离,汇聚、旋转。

    短短的半个小时之后,顿时在外太空形成一个璀璨之极的九彩能量漩涡。

    这就是新的“天劫之眼”!

    显然,第十劫的攻击,必将从这个“天劫之眼”中发出。

    天劫之眼形成,其旋转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同样,其威势也越来越恐怖。

    就算吕重久经圣威的考验,甚至自身也凝聚了不弱的圣威,可此时,面对这新出来的九彩“劫眼”,吕重也多了一丝心惊胆颤。

    恐怖!

    强大!

    吕重明白,这最后一击,绝对是他无法想像的强大。

    面对这一击,吕重突然间没有了一丁点勇气。

    甚至全身冷汗淋漓,双眼也渐渐失去了焦矩。

    第一次!

    第一次吕重产生了颓废的心思!

    第一次,吕重产生不了战意!

    明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放弃,绝对不能低头。因为一放弃,什么也就完了!

    吕重心如明镜般亮堂,可偏偏无法升起与之一战的决心!

    “该死……怎……怎么会这样……”吕重心中在骇然,在惊慌。

    “这……这究竟是什么圣劫?我……我居然产生了无法抵抗的心思?天啊,这……这还是我吗?”

    “一直以来,我吕重从来都是信心十足,就算越级与圣人对战,也绝不退缩!可……可现在我为什么没有一丁点战意?”

    “难……难道我真的要在这里陨落?”

    “以前的那个桀骜不驯的我哪里去了……”

    “如果我真的陨落,我……我就再也无法守护夜儿、玲珑、眉儿她们了……”

    “混……混蛋,我……我不能认输……我……我要坚持战斗……”

    ……

    意识中,吕重在疯狂呐喊,为自己打气。

    可是,让他失望的是,不管他再怎么激励自己,也无法产生任何战斗之心。

    “如果我真的陨落,我……我就再也无法守护夜儿、玲珑、眉儿她们了……”

    “混……混蛋,我……我不能认输……我……我要坚持战斗……”

    ……

    意识中,吕重在疯狂呐喊,为自己打气。

    可是,让他失望的是,不管他再怎么激励自己,也无法产生任何战斗之心。(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