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旦被朱千手的巨腿踩中,吕重必死无疑!

    “哈哈,天劫,你是白痴么?居然化出朱千手来攻击我?我能灭杀朱千手一次,就能灭杀她两次……”面对这第五波圣劫的天雷化圣,吕重不屑地狂笑。

    什么?

    朱千手居然被吕重给灭杀了?

    这下子,不少观望的圣人再次哗然,一脸震惊与不敢置信。

    朱千手可是六阶圣人,而且是虫族圣人。

    虫族圣人,与同级别的其他种族圣人相比,更显强大。

    因为虫族圣人越是修炼到后面越恐怖。

    虫族是以虫皇波动来约束席下种族的,故而虫族的皇者、主宰,个个精神力强大无匹。单论这种另类强大的精神力就足以对普通六阶巅峰圣人产生一定的威胁。

    再加上虫圣强大的肉身、甲壳。他们的防御力也极为恐怖。

    是以,就算朱千手才刚刚成为六阶初位圣人没多久,可是,一般的六阶中位、六阶后期的圣人都不会主动招惹这位虫圣。

    可现在,这样的六阶虫圣居然早已被吕重给击杀?

    “我……我不是晕头而产生幻觉了吧?这吕重居然说他杀了朱千手?”一个知道朱千手实力的圣人,顿时惊骇起来。

    “吕重虽然狂妄、嚣张,但是也不会说谎,想来,朱千手是真的被他灭了……”另一个圣人一脸凝重地回音。

    “该死。这吕重身上铁定还有底牌未出……”暗中的毒运女圣怒骂了一声,心神也是一阵震动。

    吕重都灭杀了一个六阶圣人,而她才是一个四阶圣人。这下子她也不淡定了。

    虽说她对自己的毒之圣纹、霉运之力极具信心。但是,越是观察吕重,她越觉得吕重神秘。现在,她都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灭得了吕重了。

    想到这里,她连忙对都天圣帝暗自传音:“师尊,这吕重太诡异了,我没有擒下他的信心了。怎么办?”

    “没事!等吕重渡过圣劫的那一刹那就是他最弱的时候,到时你全力出击。而师尊我会为你护法。要擒下吕重应该不是难事……”都天圣帝也觉得吕重是个硬渣子。

    可是,吕重的天赋越高,他越是高兴,越是要得到吕重。

    “给我去。金晶神焱——”

    场外的事,吕重一概不知,现在天雷化成六阶圣人朱千手对付自己,他也是狂暴起来。

    随着吕重的一声大喝,之前的金晶神焱所化的火网,突然收缩、融合,瞬间形成一朵极为璀璨的金色神焱。对着天雷化形的朱千手席卷而去。

    “呼呼呼……”

    金晶神焱熊熊燃烧!

    可是,这次吕重却失算了。

    这是天雷化形的六阶圣人朱千手,并不是实体。而是能量体。

    金晶神焱居然极强,甚至也瞬间引燃了朱千手的巨腿。

    可是朱千手的巨腿还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了下来。

    吕重脸色一变,动念间。九龙夺神鼎祭出。

    同时,吕重整个人一闪,躲入了自己所布置的三个大阵之内。

    “轰——”

    九龙夺神鼎直接被朱千手踩入大地之下。

    可朱千手也不好受,她的整条右腿完全崩溃。

    好在这个朱千手只是一尊六阶圣人级的能量体,只是一瞬间,她的右腿又完全补全。

    除了气息弱了些。她居然没有任何大碍。

    “大周天星斗阵,诸星合一。灭世——”

    吕重隐入三个大阵之内,第一时间启动最外围的[大周天星斗]。

    顿时,接着,九件混沌灵宝、三十六件先天至宝、108件先天灵宝配合成千上万极品仙器、仙晶,发出“灭世”一击。

    恐怖!

    真正的恐怖!

    这是一次法宝的盛会!

    九件混沌灵宝、三十六件先天至宝、108件先天灵宝配合成千上万极品仙器、仙晶所发出的一击,其威力之强,简直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天雷化圣的朱千手,就算是可媲美六阶圣人的恐怖能量体,也无法承受这雷霆一击,顿时被这“灭世”一击轰成粉碎!

    第五波圣劫,吕重再次安然渡过!

    “我靠,这……这是地仙界最顶级的三大仙阵之一。天啊,吕重连这个大阵都会?”

    “问题不在于这是顶级仙阵,而是在于那大阵中的阵眼、阵基啊,天啊,九件混沌灵宝,三十六件先天至宝,更有上百件先天灵宝……这吕重他丫的气运也太足了,怎么能拥有这么多的顶级法宝……”

    “我晕,我……我怎么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穷光蛋呢?”

    “法宝成堆、实力惊人、气运逆天……吕重大神,我……我想成为你的双[修]道侣……”

    “真强……”

    ……

    周天星斗大阵奋诸多顶级法宝的威力,轻松毁灭第五波圣劫,顿时让无数人再次惊动,大家看向吕重的目光也变得火热无比。

    更有不少圣人,终于也把吕重看成了可与自己等人同级对话的存在。

    有周天星斗大阵、大衍玄隐周天阵、诸天神禁阵配合。

    第六波圣劫、第七波圣劫、甚至第八波圣劫,吕重也是安然渡过。

    可是第九波圣劫酝酿的时间却是太长了。

    居然整整酝酿了九天!

    对!

    就是九天!

    这时候,吕重的心情也是沉重到了极点。

    几乎方圆几十个星系之内,到处都是一片压抑。

    无数观望的人,为了安全考虑,也不得不小心地保护着自己探出的圣识、仙识。

    全力观察这最后的两波天劫!

    是的!

    圣劫与仙劫不同。

    一般来讲,飞仙劫,一共九波天劫!

    而圣劫,却有十波天劫!

    而且越到最后,天劫的威力越强大。

    现在,这第九波圣劫已酝酿了九天,其一出世,必定惊天动地。

    “轰隆隆……”

    突然,外太空沉寂了九天的劫云动了。

    整片整片的劫云,居然直接掉落下来!

    是的!

    劫雷不出,可劫云却成片成片地向吕重掉落。

    四面八方,所有的空间也被封锁。

    似乎,这第九波圣劫要直接把吕重收入劫云核心中去……

    诡异!

    不解!

    无数人的脸上都呈现疑惑的神情。

    就连吕重也是满脸愕然,他不明白自己等了九天的第九波圣劫,居然直接让劫云大片大片落了下来。

    更诡异的是,这些劫云,居然以自己为中心,封锁外面的所有空间。

    “靠,第九波圣劫其危险程度只怕要比前八波圣劫加起来还要大……”吕重气极大骂。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每一次渡劫,都会是这么变态。

    可以说,每一次的天劫,都完全是要置他于死地!(未完待续)

    …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你抓我 我抓你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迪卡的如意算盘

    道格拉斯身高一米九五以上,三十岁上下,古铜‘色’的皮肤,金黄‘色’的头发,一脸青森森的胡子茬,上身白衬衣黑马甲银‘色’风衣,下身雪白的‘裤’子,棕‘色’的皮鞋,走路的动作富有节奏感,浑身上下充满着爆发力,一看就是高手的高手!

    道格拉斯是上帝之剑的二号人物,地位仅次于剑主米利克。 (hua 。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 在梅隆家族面临重新洗牌的时刻,上帝之剑也自然的分成了两派,一派以剑主米利克为首,向托尔斯靠拢,为托尔斯卖命。另一派便以道格拉斯为首,向迪卡靠拢,为迪卡卖命。

    上帝之剑之所以叫上帝之剑,有两个意思,一个意思就是上帝之剑代表着最终审判,凡是敢阻挡梅隆家族的势力,都会被上帝之剑扫除。另一个意思,就是上帝之剑这个集团内确实有一把大剑,名字就叫上帝之剑!这把剑削铁如泥,吹‘毛’断发,乃是冷兵器的王者利刃!

    谁掌握了上帝之剑,谁就是上帝之剑的剑主。就能掌控梅隆家族的暗黑力量,为梅隆家族的荣誉和利益而战!

    迪卡看到道格拉斯大踏步的朝他走来,脸上不禁‘露’一丝笑容,向身边的两名保镖点了点头。

    站在迪卡身边的两名保镖看到迪卡的目光,抬起早已经准备好的一块六十公分长,三十公分宽的钢板便横在了道格拉斯的前方,挡住了道格拉斯前进的道路。

    道格拉斯看到迪卡脸上的笑脸,马上明白了迪卡的意思。他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却不说话,仍然迈步朝前走去,步频既没有快一分也没有减一分。待他走到两名黑衣保镖抬着的钢板面前时,也不见他蓄力,只见他只是猛然挥拳朝铁板砸去!

    “嘭!”人‘肉’长成的拳头砸在一公分厚的钢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就在道格拉斯的拳头击钢板的片刻,两名黑衣保镖顿时倒飞而出,一直飞出去一丈多远才噗通一声落在地上,如果不是他们离迪卡还远,就要撞翻迪卡面前的桌子了。他们手的钢板也早已经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再看那块钢板,原本平平整整足有一公分厚的钢板,间竟然凹进去了一大块!如果道格拉斯的拳势再刚猛一点,就能将钢板砸个大窟窿了!

    “啪啪啪!”

    迪卡使劲的拍了几下巴掌,然后一脸笑容的说道:“哈哈,道格拉斯先生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了,拳头也越来越硬了!想必就算剑主米利克也做不到这种程度吧?”

    上帝之剑虽然属于梅家族旗下的暗黑力量,但是其的高手都是非常受梅隆家族的高层人物尊重的。[hua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其一些超级高手,几乎是被梅隆家族的人供着。所以迪卡对道格拉斯说话非常的客气。

    “呵呵呵,那个老家伙用上帝之剑可以做到!”道格拉斯一边说话,一边迈步走到迪卡身边。早有一名保镖在桌子的另一侧放好一把椅子,道格拉斯很坦然的坐了上去。

    “呵呵,只要我们这次所谋之事能够成功,上帝之剑就是你的了!”迪卡说道。

    “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成功。没有人能够阻挡我们前进的脚步!”道格拉斯自信满满的说道。

    “我也相信我们一定能成功!但是现在出了点小问题。”迪卡说道。

    “什么问题?”道格拉斯奇怪的问道,虽然迪卡说是小问题,但是他却知道能够被这位高傲的爷称为问题的,都不是小问题。

    “托尔斯和胡友林的事情你听说了吧?”迪卡问道。

    “听说过一些消息,但是并不详细,你也知道上帝之剑并不负责搜集情报。”道格拉斯说道。

    迪卡点点头,将胡友林,他,托尔斯,华国警方几方之间的关系详细的和道格拉斯说了一遍。

    道格拉斯是聪明人,听完后马上说道:“迪卡先生是让我赶在华国警方和托尔斯之前将胡友林‘弄’到我们手?”

    迪卡哈哈一笑说道:“道格拉斯先生不愧是上帝之剑内最优秀的人才。我正是这个意思。新电池技术实在是太重要了,梅隆家族如果掌握了这项技术,恐怕每年单单和军方的订单就是一个天数字!而谁能够为梅隆家族拿到这项技术,谁当然就是梅隆家族最大的功臣,谁就能在未来的家族会议上,被那些老古董推举为家主。”

    道格拉斯用手‘摸’着脸上青森森的胡子茬,说道:“迪卡先生放心,只要情报能跟的上,不会出现错误,我一定能将胡友林带到你的面前!”

    迪卡看到道格拉斯仿佛没有将此事太放在心上,于是说道:“虽然这只是小事,但是你也不要轻看了这件事。那些华国警察不足为虑,怕就怕米利克会亲自出手阻挠!”

    “哈哈哈,我正愁没个机会和米利克好好的打一场呢,如果真的会遇到他,正好可以和他一决高下!迪卡先生放心,我不会轻看这件事的。”道格拉斯哈哈大笑着说道。

    “还有一件事情可能需要道格拉斯先生亲自出手。”迪卡又说道。

    “什么事情?”道格拉斯奇怪的问道,他实在想不出,对迪卡来说,还有什么事情是比胡友林的事情更重要。

    “赵长枪来美国了。想办法将他也抓住!”迪卡说道。

    “赵长枪来美国了?哈哈哈!好,好!听说他曾经单枪匹马毁掉了一个地下拳赛场,早就想会会他了。哈哈哈”

    “记住,无论是胡友林,还是赵长枪我都要活的。哦,也不用活的太好,留一口气就行。”迪卡最后说道。

    “迪卡先生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我们想干的事情,便没有我们干不成的!”道格拉斯自信满满的说道。

    “哈哈,道格拉斯先生果然豪气干云!走,去后面陪我打一杆去。威尔森会帮你做好情报工作的”

    迪卡说着话,和道格拉斯一起出了古堡,来到庄园的后面,这里有一个标准的高尔夫球场

    当迪卡梅隆紧锣密鼓的准备着抓住赵长枪的时候,赵长枪才刚刚到达洛杉矶的好莱坞。在那里他们见到了早已经跪他们好几天的专家,还有工人的妹妹张慧,以及早已经来到的影子组合。影子组合原本就是张慧的保镖,所以他们和张慧的关系非常好。至于龙辉集团其他的兄弟,都被专家安排到了不同的酒店。

    专家和赵长枪以及众位兄弟久别重逢,自然少不了一番亲热。见过面之后,专家便把他们领到了早已经为他们定好的酒店。

    当天晚上吃过晚饭之后,赵长枪便把几个骨干人员全部集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取出一张手绘的平面图,扑在桌子上,对大家说道:“你们看,这是一个庄园的平面图,迪卡梅隆就住在这里。这张图是梅隆家族的托恩梅隆给我传真过来的。托恩算是我们的半个合伙人。由于托恩也没有进入过迪卡的这座古堡,所以,他也不知道里面的布局。因此,我们要想进入古堡绑架迪卡,就必须先进去侦查一下里面的布局。据托恩说,迪卡古堡的火力配置可是非常强悍的,所以我们必要侦查清楚他们的火力布局和监控点,当然还要‘弄’清楚迪卡的主卧室在什么地方。”

    “枪哥,既然古堡里面这么危险,我们干嘛非要在古堡里面抓迪卡?我们等到他离开古堡的时候再抓他不行?对了,就像我们抓山口组的机井一郎一样,你再给他‘弄’点‘药’,让那个迪卡梅隆尝尝。”赵‘玉’山端着个水杯一边喝水,一边说道,赵长枪拿出的平面图,他根本连看一眼都没有。用他的话说,看了他也不懂,不如不看。

    赵长枪笑了一下说道:“此一时,彼一时,在岛国的时候,我们有岳哥给我们源源不断的提供情报,我们知道机井山庄的采购人员什么时候出来采购,我们知道他们的采购车是什么样子,并且我们还知道机井一郎喜欢吃什么。但是在这里,我们对迪卡庄园内的一切都不了解,怎么给他们下毒?最重要的是,我给机井一郎下的那种‘药’,必须得有鱼才行!如果迪卡不爱吃鱼怎么办?”

    众人听了赵长枪最后一句话,不及都放声大笑。

    赵‘玉’山抓了抓自己脑袋,说道:“枪哥,据我所知,你的毒‘药’可不是就那一种啊!你换一种不就行了。到时候我们‘混’进古堡,想办法将‘药’下到他们的厨房里不就好了?”

    “这个办法我倒是想过,但是我们目前的合伙人托恩梅隆却不同意,原因很简单,明天带着我们的人进入古堡的就是他!他怕庄园的人毒后,迪卡会怀疑到他的头上。所以他拒绝这个合作。现在我们需要托恩帮忙的地方还很多,所以我们暂时还不能和他闹翻。其实下毒这个方法,也未必是个好办法,毕竟谁知道到时候谁先毒?如果先毒的是庄园内的普通员工,那么我们不但达不到目的,反而会打草惊蛇,让迪卡心生警惕!”赵长枪说道。

    “那你还是说你的计划吧,算我没说。”赵‘玉’山嘿嘿笑着说道。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