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迪卡的如意算盘

    道格拉斯身高一米九五以上,三十岁上下,古铜‘色’的皮肤,金黄‘色’的头发,一脸青森森的胡子茬,上身白衬衣黑马甲银‘色’风衣,下身雪白的‘裤’子,棕‘色’的皮鞋,走路的动作富有节奏感,浑身上下充满着爆发力,一看就是高手的高手!

    道格拉斯是上帝之剑的二号人物,地位仅次于剑主米利克。 (hua 。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 在梅隆家族面临重新洗牌的时刻,上帝之剑也自然的分成了两派,一派以剑主米利克为首,向托尔斯靠拢,为托尔斯卖命。另一派便以道格拉斯为首,向迪卡靠拢,为迪卡卖命。

    上帝之剑之所以叫上帝之剑,有两个意思,一个意思就是上帝之剑代表着最终审判,凡是敢阻挡梅隆家族的势力,都会被上帝之剑扫除。另一个意思,就是上帝之剑这个集团内确实有一把大剑,名字就叫上帝之剑!这把剑削铁如泥,吹‘毛’断发,乃是冷兵器的王者利刃!

    谁掌握了上帝之剑,谁就是上帝之剑的剑主。就能掌控梅隆家族的暗黑力量,为梅隆家族的荣誉和利益而战!

    迪卡看到道格拉斯大踏步的朝他走来,脸上不禁‘露’一丝笑容,向身边的两名保镖点了点头。

    站在迪卡身边的两名保镖看到迪卡的目光,抬起早已经准备好的一块六十公分长,三十公分宽的钢板便横在了道格拉斯的前方,挡住了道格拉斯前进的道路。

    道格拉斯看到迪卡脸上的笑脸,马上明白了迪卡的意思。他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却不说话,仍然迈步朝前走去,步频既没有快一分也没有减一分。待他走到两名黑衣保镖抬着的钢板面前时,也不见他蓄力,只见他只是猛然挥拳朝铁板砸去!

    “嘭!”人‘肉’长成的拳头砸在一公分厚的钢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就在道格拉斯的拳头击钢板的片刻,两名黑衣保镖顿时倒飞而出,一直飞出去一丈多远才噗通一声落在地上,如果不是他们离迪卡还远,就要撞翻迪卡面前的桌子了。他们手的钢板也早已经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再看那块钢板,原本平平整整足有一公分厚的钢板,间竟然凹进去了一大块!如果道格拉斯的拳势再刚猛一点,就能将钢板砸个大窟窿了!

    “啪啪啪!”

    迪卡使劲的拍了几下巴掌,然后一脸笑容的说道:“哈哈,道格拉斯先生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了,拳头也越来越硬了!想必就算剑主米利克也做不到这种程度吧?”

    上帝之剑虽然属于梅家族旗下的暗黑力量,但是其的高手都是非常受梅隆家族的高层人物尊重的。[hua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其一些超级高手,几乎是被梅隆家族的人供着。所以迪卡对道格拉斯说话非常的客气。

    “呵呵呵,那个老家伙用上帝之剑可以做到!”道格拉斯一边说话,一边迈步走到迪卡身边。早有一名保镖在桌子的另一侧放好一把椅子,道格拉斯很坦然的坐了上去。

    “呵呵,只要我们这次所谋之事能够成功,上帝之剑就是你的了!”迪卡说道。

    “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成功。没有人能够阻挡我们前进的脚步!”道格拉斯自信满满的说道。

    “我也相信我们一定能成功!但是现在出了点小问题。”迪卡说道。

    “什么问题?”道格拉斯奇怪的问道,虽然迪卡说是小问题,但是他却知道能够被这位高傲的爷称为问题的,都不是小问题。

    “托尔斯和胡友林的事情你听说了吧?”迪卡问道。

    “听说过一些消息,但是并不详细,你也知道上帝之剑并不负责搜集情报。”道格拉斯说道。

    迪卡点点头,将胡友林,他,托尔斯,华国警方几方之间的关系详细的和道格拉斯说了一遍。

    道格拉斯是聪明人,听完后马上说道:“迪卡先生是让我赶在华国警方和托尔斯之前将胡友林‘弄’到我们手?”

    迪卡哈哈一笑说道:“道格拉斯先生不愧是上帝之剑内最优秀的人才。我正是这个意思。新电池技术实在是太重要了,梅隆家族如果掌握了这项技术,恐怕每年单单和军方的订单就是一个天数字!而谁能够为梅隆家族拿到这项技术,谁当然就是梅隆家族最大的功臣,谁就能在未来的家族会议上,被那些老古董推举为家主。”

    道格拉斯用手‘摸’着脸上青森森的胡子茬,说道:“迪卡先生放心,只要情报能跟的上,不会出现错误,我一定能将胡友林带到你的面前!”

    迪卡看到道格拉斯仿佛没有将此事太放在心上,于是说道:“虽然这只是小事,但是你也不要轻看了这件事。那些华国警察不足为虑,怕就怕米利克会亲自出手阻挠!”

    “哈哈哈,我正愁没个机会和米利克好好的打一场呢,如果真的会遇到他,正好可以和他一决高下!迪卡先生放心,我不会轻看这件事的。”道格拉斯哈哈大笑着说道。

    “还有一件事情可能需要道格拉斯先生亲自出手。”迪卡又说道。

    “什么事情?”道格拉斯奇怪的问道,他实在想不出,对迪卡来说,还有什么事情是比胡友林的事情更重要。

    “赵长枪来美国了。想办法将他也抓住!”迪卡说道。

    “赵长枪来美国了?哈哈哈!好,好!听说他曾经单枪匹马毁掉了一个地下拳赛场,早就想会会他了。哈哈哈”

    “记住,无论是胡友林,还是赵长枪我都要活的。哦,也不用活的太好,留一口气就行。”迪卡最后说道。

    “迪卡先生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我们想干的事情,便没有我们干不成的!”道格拉斯自信满满的说道。

    “哈哈,道格拉斯先生果然豪气干云!走,去后面陪我打一杆去。威尔森会帮你做好情报工作的”

    迪卡说着话,和道格拉斯一起出了古堡,来到庄园的后面,这里有一个标准的高尔夫球场

    当迪卡梅隆紧锣密鼓的准备着抓住赵长枪的时候,赵长枪才刚刚到达洛杉矶的好莱坞。在那里他们见到了早已经跪他们好几天的专家,还有工人的妹妹张慧,以及早已经来到的影子组合。影子组合原本就是张慧的保镖,所以他们和张慧的关系非常好。至于龙辉集团其他的兄弟,都被专家安排到了不同的酒店。

    专家和赵长枪以及众位兄弟久别重逢,自然少不了一番亲热。见过面之后,专家便把他们领到了早已经为他们定好的酒店。

    当天晚上吃过晚饭之后,赵长枪便把几个骨干人员全部集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取出一张手绘的平面图,扑在桌子上,对大家说道:“你们看,这是一个庄园的平面图,迪卡梅隆就住在这里。这张图是梅隆家族的托恩梅隆给我传真过来的。托恩算是我们的半个合伙人。由于托恩也没有进入过迪卡的这座古堡,所以,他也不知道里面的布局。因此,我们要想进入古堡绑架迪卡,就必须先进去侦查一下里面的布局。据托恩说,迪卡古堡的火力配置可是非常强悍的,所以我们必要侦查清楚他们的火力布局和监控点,当然还要‘弄’清楚迪卡的主卧室在什么地方。”

    “枪哥,既然古堡里面这么危险,我们干嘛非要在古堡里面抓迪卡?我们等到他离开古堡的时候再抓他不行?对了,就像我们抓山口组的机井一郎一样,你再给他‘弄’点‘药’,让那个迪卡梅隆尝尝。”赵‘玉’山端着个水杯一边喝水,一边说道,赵长枪拿出的平面图,他根本连看一眼都没有。用他的话说,看了他也不懂,不如不看。

    赵长枪笑了一下说道:“此一时,彼一时,在岛国的时候,我们有岳哥给我们源源不断的提供情报,我们知道机井山庄的采购人员什么时候出来采购,我们知道他们的采购车是什么样子,并且我们还知道机井一郎喜欢吃什么。但是在这里,我们对迪卡庄园内的一切都不了解,怎么给他们下毒?最重要的是,我给机井一郎下的那种‘药’,必须得有鱼才行!如果迪卡不爱吃鱼怎么办?”

    众人听了赵长枪最后一句话,不及都放声大笑。

    赵‘玉’山抓了抓自己脑袋,说道:“枪哥,据我所知,你的毒‘药’可不是就那一种啊!你换一种不就行了。到时候我们‘混’进古堡,想办法将‘药’下到他们的厨房里不就好了?”

    “这个办法我倒是想过,但是我们目前的合伙人托恩梅隆却不同意,原因很简单,明天带着我们的人进入古堡的就是他!他怕庄园的人毒后,迪卡会怀疑到他的头上。所以他拒绝这个合作。现在我们需要托恩帮忙的地方还很多,所以我们暂时还不能和他闹翻。其实下毒这个方法,也未必是个好办法,毕竟谁知道到时候谁先毒?如果先毒的是庄园内的普通员工,那么我们不但达不到目的,反而会打草惊蛇,让迪卡心生警惕!”赵长枪说道。

    “那你还是说你的计划吧,算我没说。”赵‘玉’山嘿嘿笑着说道。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八一章 鬼市总镇    和苗毅并排端坐在上位的云知秋看着款款走来的飞红,那身段,那姿容,心中暗叹,真是个绝代佳人,怎就成了探子?

    不过不管是不是探子,都便宜了边上这个王八蛋…想到这,云知秋有点暗暗咬牙,偏头瞥了眼苗毅。∈↗,

    苗毅眼睛余光感受到了,略显尴尬地把双手交握在了腹部。

    飞红心中有些忐忑,该来的终究还是躲不掉,作为妾室不可能永远躲着不来拜见正室夫人,只是不知这夫人脾气秉性如何,她也不知道将来该如何应付是好。

    她自己是不想来的,可背后的人催促。

    苗毅其实也不愿让她和云知秋碰面,可云知秋说了,她既然住在了寇天王的别院,继续让飞红住在别人家里也说不过去,终究是要见面的,她倒是要会会飞红。

    其实云知秋早年在天元星天街也见过飞红,在一些贵人的家里见过飞红歌舞时的情形,歌舞那叫一个优美,身段那叫一个柔软,跟没骨头似的。

    飞红早年也见过云知秋,只是没太注意而已。

    此时走到坐下,飞红盈盈半蹲行礼,“飞红见过老爷,见过夫人!”

    边上的雪儿端了茶过来,飞红接到手上前,双手奉到云知秋跟前,再次行礼道:“夫人请用茶。”

    云知秋接到手揭盖轻轻抿了口,茶盏放在了一旁,脸上方露出吟吟笑意起身了,双手扶了飞红站好,笑道:“好妹妹。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一番客套话,两个女人拉扯起来了没完没了。苗毅呆在边上浑身不自在,朝千儿使了个眼色。走开了。

    这里刚走到园子里,便见到了寇铮大步而来,愣了一下,拱手相迎:“大哥。”

    “呵呵!妹夫一个人在这晃什么?”寇铮打趣一声,问:“七妹呢?”

    苗毅有些吞吞吐吐道:“那个飞红…刚奉茶,两人正有说不完的话。”

    “哦!”寇铮懂了,这是规矩,这正室夫人若是不愿受妾室的茶,那就等于是不认同。那这妾室以后有的受了,夹在中间的男人则更难受,左右不是人。拍了拍苗毅肩膀,露出大家都是男人都了解的样子,戏谑道:“这下松了口气吧?”

    苗毅嘿嘿一笑,岔开话题,“大哥亲自过来,有事吗?”

    寇铮看了看四周,举止亲昵地拉了下苗毅的胳膊。“走走吧。”

    苗毅看出来了,是真的有事,伸手相请,两人并肩慢慢离去。避开了闲杂人等,方问道:“什么事?”

    寇铮叹道:“也没什么事,听说天妃经常召你去御田伺候?你杀了她表兄。她还三天两头的找你,这是个什么情况。家里有些看不懂啊,她没为难你吧?”

    没想到是问这个。苗毅叹道:“我也担心这个,可我也是没办法,叫到了,我没办法拒绝。”

    寇铮:“那你和天妃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

    苗毅心中咯噔,难道让人察觉出了什么?装糊涂道:“什么怎么回事?”

    寇铮:“我的意思是,你和天妃的关系究竟怎么样?”

    苗毅苦笑摊手,“我也不知道关系怎么样,一直小心提防着。”

    寇铮:“是这样的,家里那边估摸着陛下不会轻易放你离开,有点搞不清陛下究竟是个什么打算,而那女人在宫中极得陛下的宠爱,你看能不能找个机会从那女人口中探探口风,能得到点什么消息也说不定,这样家里那边也好早做准备。”

    苗毅默然,最终缓缓点头。

    他答应了没用,还得战如意配合,他这里酝酿好了,谁知战如意却足足隔了大半年才再次出宫来御田。

    一如既往,换下了华丽的天妃正装,穿上了朴素衣裙。苗毅提了只水桶在旁跟着,战如意拿了只舀子舀水浇水,活干的很仔细,如同伺候刚出生的婴儿一般。

    苗毅从来都是个没什么雅兴的人,他做事讲究效率,对他来说,这纯粹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明明施法挥洒瞬间就能干完的事情,非要这样折腾,也不知道青主是什么毛病,竟然在天宫带出这种风气来,种地!

    他估计世间的凡夫俗子打死也想不到天宫还能有这一出!

    眼前,天鹅颈项般优美白皙的脖子,挽起的袖子露出两截粉藕般的小臂,时而俯身能绷出整个背部的轮廓,延伸到腰部的曲线极为明显,将纤腰展现,有盈盈一握感,再往下就是劈开的葫芦状的臀,浑圆,风情无限。

    苗毅尽量非礼勿视,大多时候都是扭头一旁避嫌,只是今番心里有事,不免偶尔回头看看跟在后面的银霜、白雪。

    也不知道战如意是怎么察觉到了,一块地侍弄完了,舀子扔进桶里后,随口问了句:“今天有心事?”

    苗毅摇头:“没有。”

    战如意却改成了施法传音:“你今天有点心不在焉,是不是对我经常这样搞不耐烦了?觉得无聊。”

    “不是!”苗毅否认,想了想还是传音问道:“娘娘,小的想打听下,不知小的百年惩罚期满之后,何去何从?”

    战如意瞥他一眼,“除了去寇天王麾下的北军,还能去哪?这不就是寇天王收义女的目的吗?就这事?”

    苗毅默了默,又顺口提出了另一件事,“娘娘,我在原黑龙司有几个心腹手下你是知道的,现在分散到了近卫军各部…”

    “走的时候想把他们给一起带走?这是近卫军的事,你找我有什么用?想让我向陛下开口?”

    “听说娘娘在陛下那边能说的上话。”

    “我不好开这个口,为这样细微的事情帮你开口,你就不怕惹来陛下的怀疑?”

    苗毅嘴角抽搐一下,“那还是算了。”

    谁知战如意又改口道:“我从未在陛下面前开口求过任何事情,这事到时候你还是先找一找寇天王吧,既是你的心腹手下,你走了,那些人近卫军怕是用着也不放心,寇天王的面子不至于连这几个人都要不到。如果实在不行,我再试一试吧。”

    “那在此先谢过娘娘了。”

    “不用谢我,我得谢你帮我进宫,让我有机会在陛下面前开口说话。”

    “……”苗毅顿时无语了,怎么还提这事。

    本来这些时间的相处,看到战如意过的平静祥和,心中的内疚之情淡了些,谁知刚提了下离开的事,立刻又被恶心了一顿。

    百年时间弹指一挥间。

    天牝宫,欢愉之后的夏侯承宇媚眼如丝,一脸满足地趴在青主的胸膛上,与之窃窃私语。

    没几句话后,青主抚着她光洁后背,突然来了句,“承宇,朕准备送员得力干将给你,帮你打理市集上的事情,不知你意下如何。”

    夏侯承宇咯咯笑道:“不知陛下要送哪个得力干将给臣妾使唤?”

    青主呵呵一笑:“牛有德在御园的百年刑罚之期将满,他在天街可是威名赫赫啊,一亮名号能吓得天街万人空巷,派他去协助你不正好么?”

    “啊…”夏侯承宇有些傻眼,撑起了上身,看着笑眯眯的青主愕然道:“牛有德?陛下要让他回天街?”

    “不!”青主摇头,“去鬼市吧,那地方乱着,他整治天街有一套,让他去鬼市试试看吧。”

    “去鬼市?”夏侯承宇大吃一惊,那可是夏侯家的地盘,这是想干什么?赶紧爬了起来,屈腿坐于一旁,“陛下,这人难以管束,臣妾可用不起。”

    青主两眼一眯,也坐了起来,眼缝里渗着冷光,“朕的安排,你不乐意?”

    夏侯承宇慌忙摆手道:“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只是觉得牛有德是寇天王的女婿,这事寇天王怕是不会答应。”

    青主:“寇凌虚那边你不用管,我只问你接不接受?”

    夏侯承宇欲言又止,可她能说什么,强颜欢笑道:“臣妾自然是遵命!”

    青主脸色一缓,露出了笑意,手又抚上了她胸口的饱满两团,继而揽臂按倒在了榻上,只是这次的夏侯承宇真正是没什么心思了,一心两用,一边伺候着,一边想着青主的用意。

    她想立刻联系爷爷,可是又被青主缠住了无法脱身。

    与此同时,御园总镇府,黑龙司的几位高层皆在,同在的还有身穿一品黑甲的苗毅。

    闻泽领着数人一起走入殿内,走到上位一停,转身面对黑龙司诸人,扬起了手中的一块玉牒,沉声道:“天宫法旨,牛有德听令!”

    “在!”苗毅出列拱手。

    闻泽大声道:“牛有德九环星天街纵容部下作恶,念其过往有功,罚御园站班百年略作惩处。然,百年间安排轮值一万两千余次,实际到位站班仅三百余次,如此轻忽罔视,没有丝毫悔过之心,实属罕见,本欲严惩不贷,却得陛下开恩,遂网开一面,令往鬼市暂代总镇一职,以观后效再做定论,毕!”

    这旨意一出,现场所有人都傻眼了,苗毅也傻眼了,去鬼市暂代总镇?什么情况?

    一群人面面相觑,以一节黑甲天兵的级别去鬼市暂代总镇,这是罚呀还是奖励啊?(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