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和苗毅并排端坐在上位的云知秋看着款款走来的飞红,那身段,那姿容,心中暗叹,真是个绝代佳人,怎就成了探子?

    不过不管是不是探子,都便宜了边上这个王八蛋…想到这,云知秋有点暗暗咬牙,偏头瞥了眼苗毅。∈↗,

    苗毅眼睛余光感受到了,略显尴尬地把双手交握在了腹部。

    飞红心中有些忐忑,该来的终究还是躲不掉,作为妾室不可能永远躲着不来拜见正室夫人,只是不知这夫人脾气秉性如何,她也不知道将来该如何应付是好。

    她自己是不想来的,可背后的人催促。

    苗毅其实也不愿让她和云知秋碰面,可云知秋说了,她既然住在了寇天王的别院,继续让飞红住在别人家里也说不过去,终究是要见面的,她倒是要会会飞红。

    其实云知秋早年在天元星天街也见过飞红,在一些贵人的家里见过飞红歌舞时的情形,歌舞那叫一个优美,身段那叫一个柔软,跟没骨头似的。

    飞红早年也见过云知秋,只是没太注意而已。

    此时走到坐下,飞红盈盈半蹲行礼,“飞红见过老爷,见过夫人!”

    边上的雪儿端了茶过来,飞红接到手上前,双手奉到云知秋跟前,再次行礼道:“夫人请用茶。”

    云知秋接到手揭盖轻轻抿了口,茶盏放在了一旁,脸上方露出吟吟笑意起身了,双手扶了飞红站好,笑道:“好妹妹。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一番客套话,两个女人拉扯起来了没完没了。苗毅呆在边上浑身不自在,朝千儿使了个眼色。走开了。

    这里刚走到园子里,便见到了寇铮大步而来,愣了一下,拱手相迎:“大哥。”

    “呵呵!妹夫一个人在这晃什么?”寇铮打趣一声,问:“七妹呢?”

    苗毅有些吞吞吐吐道:“那个飞红…刚奉茶,两人正有说不完的话。”

    “哦!”寇铮懂了,这是规矩,这正室夫人若是不愿受妾室的茶,那就等于是不认同。那这妾室以后有的受了,夹在中间的男人则更难受,左右不是人。拍了拍苗毅肩膀,露出大家都是男人都了解的样子,戏谑道:“这下松了口气吧?”

    苗毅嘿嘿一笑,岔开话题,“大哥亲自过来,有事吗?”

    寇铮看了看四周,举止亲昵地拉了下苗毅的胳膊。“走走吧。”

    苗毅看出来了,是真的有事,伸手相请,两人并肩慢慢离去。避开了闲杂人等,方问道:“什么事?”

    寇铮叹道:“也没什么事,听说天妃经常召你去御田伺候?你杀了她表兄。她还三天两头的找你,这是个什么情况。家里有些看不懂啊,她没为难你吧?”

    没想到是问这个。苗毅叹道:“我也担心这个,可我也是没办法,叫到了,我没办法拒绝。”

    寇铮:“那你和天妃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

    苗毅心中咯噔,难道让人察觉出了什么?装糊涂道:“什么怎么回事?”

    寇铮:“我的意思是,你和天妃的关系究竟怎么样?”

    苗毅苦笑摊手,“我也不知道关系怎么样,一直小心提防着。”

    寇铮:“是这样的,家里那边估摸着陛下不会轻易放你离开,有点搞不清陛下究竟是个什么打算,而那女人在宫中极得陛下的宠爱,你看能不能找个机会从那女人口中探探口风,能得到点什么消息也说不定,这样家里那边也好早做准备。”

    苗毅默然,最终缓缓点头。

    他答应了没用,还得战如意配合,他这里酝酿好了,谁知战如意却足足隔了大半年才再次出宫来御田。

    一如既往,换下了华丽的天妃正装,穿上了朴素衣裙。苗毅提了只水桶在旁跟着,战如意拿了只舀子舀水浇水,活干的很仔细,如同伺候刚出生的婴儿一般。

    苗毅从来都是个没什么雅兴的人,他做事讲究效率,对他来说,这纯粹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明明施法挥洒瞬间就能干完的事情,非要这样折腾,也不知道青主是什么毛病,竟然在天宫带出这种风气来,种地!

    他估计世间的凡夫俗子打死也想不到天宫还能有这一出!

    眼前,天鹅颈项般优美白皙的脖子,挽起的袖子露出两截粉藕般的小臂,时而俯身能绷出整个背部的轮廓,延伸到腰部的曲线极为明显,将纤腰展现,有盈盈一握感,再往下就是劈开的葫芦状的臀,浑圆,风情无限。

    苗毅尽量非礼勿视,大多时候都是扭头一旁避嫌,只是今番心里有事,不免偶尔回头看看跟在后面的银霜、白雪。

    也不知道战如意是怎么察觉到了,一块地侍弄完了,舀子扔进桶里后,随口问了句:“今天有心事?”

    苗毅摇头:“没有。”

    战如意却改成了施法传音:“你今天有点心不在焉,是不是对我经常这样搞不耐烦了?觉得无聊。”

    “不是!”苗毅否认,想了想还是传音问道:“娘娘,小的想打听下,不知小的百年惩罚期满之后,何去何从?”

    战如意瞥他一眼,“除了去寇天王麾下的北军,还能去哪?这不就是寇天王收义女的目的吗?就这事?”

    苗毅默了默,又顺口提出了另一件事,“娘娘,我在原黑龙司有几个心腹手下你是知道的,现在分散到了近卫军各部…”

    “走的时候想把他们给一起带走?这是近卫军的事,你找我有什么用?想让我向陛下开口?”

    “听说娘娘在陛下那边能说的上话。”

    “我不好开这个口,为这样细微的事情帮你开口,你就不怕惹来陛下的怀疑?”

    苗毅嘴角抽搐一下,“那还是算了。”

    谁知战如意又改口道:“我从未在陛下面前开口求过任何事情,这事到时候你还是先找一找寇天王吧,既是你的心腹手下,你走了,那些人近卫军怕是用着也不放心,寇天王的面子不至于连这几个人都要不到。如果实在不行,我再试一试吧。”

    “那在此先谢过娘娘了。”

    “不用谢我,我得谢你帮我进宫,让我有机会在陛下面前开口说话。”

    “……”苗毅顿时无语了,怎么还提这事。

    本来这些时间的相处,看到战如意过的平静祥和,心中的内疚之情淡了些,谁知刚提了下离开的事,立刻又被恶心了一顿。

    百年时间弹指一挥间。

    天牝宫,欢愉之后的夏侯承宇媚眼如丝,一脸满足地趴在青主的胸膛上,与之窃窃私语。

    没几句话后,青主抚着她光洁后背,突然来了句,“承宇,朕准备送员得力干将给你,帮你打理市集上的事情,不知你意下如何。”

    夏侯承宇咯咯笑道:“不知陛下要送哪个得力干将给臣妾使唤?”

    青主呵呵一笑:“牛有德在御园的百年刑罚之期将满,他在天街可是威名赫赫啊,一亮名号能吓得天街万人空巷,派他去协助你不正好么?”

    “啊…”夏侯承宇有些傻眼,撑起了上身,看着笑眯眯的青主愕然道:“牛有德?陛下要让他回天街?”

    “不!”青主摇头,“去鬼市吧,那地方乱着,他整治天街有一套,让他去鬼市试试看吧。”

    “去鬼市?”夏侯承宇大吃一惊,那可是夏侯家的地盘,这是想干什么?赶紧爬了起来,屈腿坐于一旁,“陛下,这人难以管束,臣妾可用不起。”

    青主两眼一眯,也坐了起来,眼缝里渗着冷光,“朕的安排,你不乐意?”

    夏侯承宇慌忙摆手道:“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只是觉得牛有德是寇天王的女婿,这事寇天王怕是不会答应。”

    青主:“寇凌虚那边你不用管,我只问你接不接受?”

    夏侯承宇欲言又止,可她能说什么,强颜欢笑道:“臣妾自然是遵命!”

    青主脸色一缓,露出了笑意,手又抚上了她胸口的饱满两团,继而揽臂按倒在了榻上,只是这次的夏侯承宇真正是没什么心思了,一心两用,一边伺候着,一边想着青主的用意。

    她想立刻联系爷爷,可是又被青主缠住了无法脱身。

    与此同时,御园总镇府,黑龙司的几位高层皆在,同在的还有身穿一品黑甲的苗毅。

    闻泽领着数人一起走入殿内,走到上位一停,转身面对黑龙司诸人,扬起了手中的一块玉牒,沉声道:“天宫法旨,牛有德听令!”

    “在!”苗毅出列拱手。

    闻泽大声道:“牛有德九环星天街纵容部下作恶,念其过往有功,罚御园站班百年略作惩处。然,百年间安排轮值一万两千余次,实际到位站班仅三百余次,如此轻忽罔视,没有丝毫悔过之心,实属罕见,本欲严惩不贷,却得陛下开恩,遂网开一面,令往鬼市暂代总镇一职,以观后效再做定论,毕!”

    这旨意一出,现场所有人都傻眼了,苗毅也傻眼了,去鬼市暂代总镇?什么情况?

    一群人面面相觑,以一节黑甲天兵的级别去鬼市暂代总镇,这是罚呀还是奖励啊?(未完待续。)

第1422章 金焰之威 天雷化圣    无数人震惊地观望。【

    这才第四波天劫,外太空的诡异劫云凝聚出的能量已让四阶圣人头皮发麻了。

    “我等,这吕重是干了什么天理难容之事,居然让天道恨不得全力辗死他?”

    “哈哈,这你可就错了。正所谓‘天妒英才’。越是天才,越惹天妒……”

    “想想看这话真的对头。这吕重的修炼天资太妖孽了。才巅峰仙帝(准圣)境,居然能灭杀二阶圣人。我勒个去……”

    ……

    场外圣人的震惊,吕重却是听不到。

    这会儿,他全神应对第四波圣劫。

    “轰隆隆……”

    天空之上,劫云狂啸。紧接续着,几千道金色的巨雷咆哮之天劫之眼中钻出,猛然化为无数刀、枪、剑戟向吕重轰炸下去。

    无与伦比的庚金锐气,凝聚在这些刀、枪、剑、戟之上。

    强大!

    锋芒毕露!

    每一件化形而出的刀刃,都裹带着几乎破开苍穹的伟大力量。

    吕重顿时脸色一片凝重。

    这些是庚金圣雷所化的超级武器!

    虽然它们每件只能发挥出一次攻击,但是,每一件兵刃一击爆发的锐金之力,足以斩断中品先天至宝!

    偏偏这次轰下的兵刃并不是一件,而是几千件!

    “天啊,居然是庚金圣雷,化雷神兵?”几十个星系之外,一个用圣识观望的圣人惊叫起来。

    这样的庚金圣雷,居然用来对付一个正冲击圣人境界的小家伙?

    这方天道也太无耻了吧?

    不少圣人都在震惊的同时。对吕重也多了一丝同情。

    其实。对于任何修行者来说。对“天劫”的观感都没多好。因为大家都必须经过天劫的考验,要么证圣,要么陨落。

    这一次,吕重可不敢用自己的肉身硬抗。

    “火!金晶神焱——”吕重冷笑一声,十几朵[金晶神焱]直接被吕重从[大寂灭珠]中召唤出来。

    之前,他再次吸引麒麟圣尊五滴圣血,又经受海量圣火的淬炼、煅烧,不但肉身强大了不少。而且[火]之圣纹进一步提升,同时对火的亲和力也是大增。

    这使得吕重现在召唤[金晶神焱]要纯熟了几分。

    “呼呼呼……”

    面对从天而降的无数刀、枪、剑、戟,金晶神焱有如猫见了老鼠一般,顿时光华大亮,瞬间由十朵小火苗化为十张金色火网,直接向从天而降的刀、枪、剑、戟兜了上去。

    每一件刀、枪、剑、戟等武器,一遇金色火网,顿时熊熊燃烧。

    这庚金圣雷所化的无数堪比先天至宝的一次性武器,纷纷被金色火网给烧融,化为纯粹的庚金之力降落而下。

    吕重则是狂笑一声。千丈高的巨大身上形成一个巨大的能量漩涡,迅速把这些庚金之力吸收进体内。进一步淬炼自己的肉身,同时,也极速壮大体内的[金]之大道道纹。

    一般的人,证道圣人时渡的天劫,每一次都可吸收一定量的能量壮大自己、并强化体内的大道道纹。但是,很少能借这样的圣劫,直接把大道道纹提升为圣纹。

    因为一般的圣劫,能量有限。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敢如吕重这般以肉身抗天劫。所以得到的淬体能量,顶多只有天劫的一成甚至是半成不到。

    可吕重不同,这天劫极不普通,能量是普通圣劫的十几倍甚至是几十倍不止。

    而且吕重还偏偏有能力吸收圣劫至少五成以上的能量。

    可以说,吕重只要渡过圣劫,所得到的好处,几乎无可估量!

    “天啊,庚金圣雷,居然就这么被破了……”

    “我晕,在我等眼里如此恐怖的圣劫,居然被吕重不废吹灰之力给轻松破了?难道现在的圣劫,也是蜡洋银枪头,中看不中用?这样的话,以后我渡圣劫的时候,我也有极大的信心……”

    “白痴,你丫的眼力也太差了。没看到那是庚金圣雷么?那种圣雷所化的每一件兵器,都至少能媲美中品先天至宝。这几千件先天至宝攻击而至,你再被天劫锁定,无法闪身的话,能受得了?”

    “这样吗?那吕重太厉害了。真不知道他放出的是什么火焰,居然能轻松把庚金圣雷干掉……”

    “那是金晶神焱,传说中的神火……”

    “不会吧?吕……吕重居然能控……控制神火?这……这怎么可能?”

    “神火啊,我靠……仙界诸天怎么会有神火的存在?绝……绝对不可能是神火……”

    “哼,老子还骗你不成?这是我家浩元圣人说的,爱信不信……”

    ……

    吕重放出[金晶神焱],顿时把无数强者都惊到了。

    越来越多的人,对吕重重视起来。

    甚至暗中的[都天圣帝]都是脸色一沉,目光阴沉如水。

    “噼啪噼啪……”

    把被[金晶神焱]煅烧留下来的纯粹庚金之力吸收完,吕重千丈高的巨大身子,再次膨胀,一瞬间自然增长到万丈高。

    全身的能量疯狂在体内运转,在极端圣劫的压迫之下,疯狂淬炼吕重的肉身。

    “哈哈,痛快!”感受着体内那种磅礴的能量以及全身的爆炸性力量,吕重仰天长啸,“第五波天劫,还不快来……”

    吕重的狂妄,让无数人咋舌。

    对于圣劫,无数应劫之人都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害怕圣劫间隔的时间太短。

    可吕重倒好,居然叫嚣着圣劫快来?

    这让无数渡过圣劫的圣人,都感叹着同人不同命。对于吕重的疯狂,他们也是心下震动不己。

    “轰隆隆……”

    似乎被吕重的嚣张给激怒,第五波圣劫酝酿成功的速度快得多了!

    “吕重,你给我去死——”

    雷劫的力量化为了曾被吕重在混世魔界斩杀的六阶圣人朱千手的影象出现,她高达千万丈,一脚重重地向着吕重这里踩了下来。相比起千万丈高的朱千手的巨大身子,吕重才万丈高的身子简直与蚂蚁无异。

    “天雷化圣,这……这是六阶圣人在对付吕重?”

    “我……我靠,吕重的这第五波雷劫居然就让天劫化圣了?六阶圣人……我的乖乖,这……这是仙帝证圣的圣劫,还是圣尊证神的神劫啊?”

    ……

    化形六阶圣人朱千手,恐怖的圣威、圣压死死地锁定着吕重。同时,六阶圣人的恐怖能量,狂猛无匹的轰砸下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