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若是心中无鬼,也就不会乱想,关键是当初战如意求他带她走时,曾对他袒露过上身,这事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包括云知秋。↖,

    其他的任何事情他都会告诉云知秋,唯独男女之事他不会告诉云知秋,亏心事干多了成了习惯,没办法。

    而他心里又很清楚,战如意是不想呆在天宫的,所以啊,他担心战如意是不是想破罐子破摔,哪天真要是战如意把当年的事情说出来了,天帝心胸再宽广也容不下这事啊,寇家也保不住他,青主非将他碎尸万段不可。

    别说他了,就连偶尔来御田看他的云知秋也看出了不对,问他和战如意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苗毅假装无奈道:“这不明摆着么,我当初得罪过她,她现在在把我当下人使唤,在故意羞辱我而已。再说了,如果战如意清白有损的话,哪能进得了后宫,哪能成为天帝的宠妃,你想哪去了?”

    对此,云知秋将信将疑,不过觉得苗毅的话也说的有道理,若不是清白之躯就算进得了后宫,只怕也难得天帝宠爱,天帝哪是能戴绿帽子的人。

    可是作为女人的直觉来说,看不出战如意有把苗毅当下人使唤的味道,何况战如意有时还把她也给叫过去聊聊,言谈间并无什么倨傲,所以令她总感觉苗毅和战如意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陛下,如意天妃是不是做的太过了,经常在御田和那牛有德厮混在一起。这算怎么回事?”

    天牝宫,好不容易得了青主雨露施恩的夏侯承宇伺候青主穿戴之时。终于忍不住又开始落井下石了。

    青主:“她也难得出宫,出去散散心也没什么。她摆明了就是在羞辱牛有德,他们早年有仇,让她出出气也没什么,毕竟寇家在那,她也不好直接拿牛有德怎么样,也只能这样了。”

    夏侯承宇:“是不是散心和出气臣妾不知道,可孤男寡女让别人怎么看?让后宫的姐妹们怎么看?影响太坏了!”

    青主偏头看来,略显不快道:“什么时候孤男寡女了,那么多人看着。你很希望天妃闹出点**的名声?”

    夏侯承宇苦口婆心道:“陛下,臣妾也是为了陛下好,真要出了什么事就晚了。”

    “够啦!”青主霍然转身,冷冷盯着她:“能出什么事?朕不是聋子和瞎子,什么情况朕看得一清二楚,天妃是个真性情的人,做事坦坦荡荡,去御园叫上牛有德又怎么了?可有任何避讳人的地方,从来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怎么清清白白所有人都看得到的事情在你嘴中就变得如此不堪了?哼!”大袖一甩,扔下夏侯承宇就走了。

    出于现实考虑,青主哪怕是不喜欢夏侯承宇,每年至少都还是要来光顾夏侯承宇两三次的。

    才刚刚欢愉过。本不想说什么难听的话,但对于夏侯承宇经常这样倾轧战如意很不舒服。他也知道后宫免不了这些蝇营狗苟的事,可他从来就没有在战如意那边听战如意说过夏侯承宇的任何不是。战如意也从不说后宫中任何人的不是,在他青主面前从不掩饰什么。也从不对他耍什么心机,也只有在战如意那才能体会到安宁恬静。这对朝上勾心斗角回到后宫又要面临尔虞我诈的青主来说,战如意那就是一块安详地,给了他一种家的感觉。

    说实话,要不是顾忌夏侯家,他真有将战如意扶为正宫的打算,可现实不得不让他按捺下来,战如意那性格也做不了天后,真要到了天后的位置上,其他几家可就不会站在战如意那边了,怕是反而会把战如意给搞的遍体鳞伤。

    后宫就是反应朝中势力客观诉求的地方,你不蓄留还不行,你不肯接纳的话,那些大臣还以为你对他有什么想法,实在是令人头疼,他其实也不愿养这么多碰都不愿碰的女人,对所谓的什么美人早就玩腻味了,什么美不美的,脱光了忽视那张脸都差不到哪去,他哪有那么多精力将后宫那么多女人都给耕耘,修为再高在这事上也无能为力,就算卖力,一天又能搞几个?

    披头散发站在门前扶着门框而立的夏侯承宇一脸悲愤,没想到陛下宠爱战如意宠爱到了如此地步,换了别的女人若是拿男女之事说事,青主必然要疑心生暗鬼,可是换了战如意,陛下居然连怀疑都不怀疑,不但维护,还嫌她多事把她给说一顿。

    出了天牝宫,上官青迎来尾随,青主忽然冒出一句,“上官,你觉得天妃做天后如何?”

    “啊!”上官青吓一跳,怎么突然有这念头了,他知道青主真的喜欢上了战如意,可是也不至于废后另立吧!

    他虽然掌控着天宫,可是后宫的事他一向不多说什么,然废后另立实在是事关重大,他不得不提醒道:“陛下!万万不可啊!一旦废了天后,这在夏侯家看来,那就是要对夏侯家动手的征兆,夏侯家会做出什么反应可想而知,届时就是天下大乱呐!陛下若真的宠爱天妃娘娘,就请怜惜天妃娘娘,老奴说句不该说的,天妃娘娘那与世无争的性格也实在是不适合坐后宫之首的位置,真要坐上去,等于是害了她!”

    “与世无争!哎!是啊!”青主直摇头,这话说到他心里去了,手从肩头回指了指天牝宫方向,“就算天妃如此,可还是有人不想放过她,想要置她于死地,甚为可恶!上官,后宫这边,天妃的保护你要多上心了,别让人对她使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弄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

    “是!老奴一定放在心上,绝不会马虎!”上官青松了口气,赶紧应下。

    明月天涯,惊涛拍岸,千丈山顶,浩大庄园顺山势起落,古朴正门上书“皇甫世家”四个大字。

    庭院幽幽,古琴幽怨,亭中,皇甫君媃白衣如雪,长发披肩,十指抚弦,脸上满是失落之情,心中的惆怅更是无法排解,甚至郁积着一股怨恨!

    她现在虽然被禁足在此,虽然无法与外界联系,但是母亲并未断去她知晓外界事情的权利,有些事情已经通过伺候的丫鬟嘴中知晓了。

    她没想到,真没想到,牛有德竟然会为了云知秋干出这么大的事来,早年在天元星天街的时候就听说了牛有德喜欢云知秋的事,她也有心结交过云知秋,并未探寻出什么,谁想牛有德和云知秋的感情竟深厚到了如此地步。

    那她算什么?心中的悲愤难以言喻,感觉自己像傻子一样,被牛有德给玩弄了!

    可笑自己还以为牛有德是为了自己才不纳飞红为正室,原来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云知秋!可笑自己还以为自己才是牛有德背后真心相爱的女人,原来真正藏在背后的根本不是她,她只是牛有德偶尔换换口味的泄欲玩物而已!

    “哎!”一声轻叹在后面响起,琴音停下,皇甫君媃回头一看,只见母亲皇甫端容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身后,一脸怜爱地看着自己。

    “娘回来了。”皇甫君媃起身面对行礼。

    皇甫端容抬手帮她捋了捋肩头的秀发,犹豫道:“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皇甫君媃默默低头,“他们已经大婚了吗?”

    “是的,御园大婚,满朝大臣来贺,天帝、天后亲自驾临捧场,风光无限。”皇甫端容双手捧起了女儿的脸,“梦醒了吗?”

    “呜呜…”皇甫君媃终于崩溃,脱离了母亲的手,蹲在了地上,抱膝痛哭。

    叮叮咚咚的琴音响起,皇甫端容没有劝女儿,而是坐下了抚琴,涓涓流淌的旋律满是抚慰之情。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皇甫君媃站了起来,抹干了泪痕转身,“娘,放我出去做事吧。”

    皇甫端容十指在琴弦上不停,“想出去找他报仇?他已经攀附上了天下顶尖的豪门,如今的背景可是权倾天下的四大天王之一的寇天王,就算是天帝也不能无缘无故拿他给怎么样,咱们皇甫家招惹不起,除非有一天寇家倒台,否则这个亏你只能是默默咽下去,你明白吗?”

    两眼通红的皇甫君媃鼻腔抽噎一声,再次抬袖擦了下脸,“这事是女儿自找的,怨不得别人,事情已经过去了,女儿从此和他再无任何瓜葛,也不想再和他有什么瓜葛,从此相见是路人!”

    当!琴音一停,皇甫端容双掌压在了琴弦上,默默点头道:“浪子回头金不换,明白就好!”

    世间繁华不免雪雨风霜,阴沉沉的天,纷纷洒洒的雪花。

    俗世街头,来往行人裹紧了衣裳,一对男女却无视寒风。

    男的身段颀长,裹着一袭白裘袍子,毛茸茸的围脖下衬着一张英俊的面容,神态淡静,气质温雅如玉,卓尔不凡,手中撑着一把油纸伞。油纸伞下,并行的一女也披着一件白色的毛茸茸翻领裘衣,貌若天仙,玉面皎皎如月,瑶鼻朱唇,气质如兰,真正是倾国倾城。

    这一对金童玉女般的人儿出现在这世俗街头,犹如一副画一般,引得来往行人侧目不已。

    女的不是别人,正是月瑶,男的名叫江郎。

    两人一路默默,踏雪缓缓而行,月瑶似乎愁眉不解,江郎偶尔看上她一眼,手中伞不忘尽量帮月瑶遮拦飘雪。(未完待续。)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一声兄弟一世情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天罡地煞战八方

    “你真的是县长?”一名警察看看手的工作证,又看看面前的赵长枪,疑‘惑’的问道。 <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 更新好快。 眼前的这个县长太年轻了。

    “当然是,如假包换。”赵长枪呵呵笑着说道。

    警察发现赵长枪的工作证没有问题,便将工作证‘交’还给了赵长枪。

    此时另两名警察也将赵‘玉’山等人的**和工作证全部检查了一遍,当他们全部检查后,心不禁有些惊讶,因为这些人虽然年纪轻轻,但是竟然都是龙辉集团的高管!都是成功人士啊!

    “呵呵,赵县长,对不起,打扰了。还希望你们这次能旗开得胜,为国争光!”一名警察握住赵长枪的手连声道歉。

    “那是必须的,杀他们个片甲不留,‘鸡’飞狗跳!警察先生,现在我们没事了吧?”不等赵长枪说话,旁边的赵‘玉’山先抢着说道。

    “没事了,不过大家说话要注意一点,毕竟这是公共场所嘛,你们说是不是?”

    警察嘱咐几句,然后离开了。

    等到警察走远之后,赵长枪才对大家小声说道:“既然大家非去不可,那么这样吧,‘玉’山哥,医生,和亚伦随我一起去,其他人都回去吧!家里总得有人坐镇不是?”

    赵长枪的刚说完,马上便遭到了把总几人的‘激’烈反对。

    “不行!枪哥,以前我们都听你的,但是这次你这样安排,我们绝对不听你的!”

    “枪哥这是明显的偏袒人!”

    “对!这次绝对不能听枪哥的。枪哥这不是小看人嘛!凭什么每次出任务都是赵‘玉’山,医生,洪亚伦?难道我们就真的不如他们三个,要不咱现在就练练?”

    博士,教授,农民一边说话,一边挽袖子攥拳,一副就要开打的模样。

    赵长枪吓一跳,警察前脚这才刚走,他们这边就打起来,恐怕他们浑身上下都是嘴也说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停!停!你们到底还把不把我放在眼?我这个枪哥在你们心还有没有一点分量?如果你们已经不把我放在眼,你们就继续吵,如果还把我放在眼,你们就都闭嘴听我的。”赵长枪沉着脸说道。

    赵长枪如此一说,博士,教授,农民等人都不说话了,只是将目光投向把总。[hua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把总是以前毒龙会的副帮主,他的话赵长枪还是能听得进去的。

    “咳咳,”把总清了清嗓子,然后平静的说道:“枪哥,这次行动到底有多危险,想必你比我们更清楚,我觉得大家既然是兄弟,就应该刀山一起走,火海一起跳,油锅一起滚,有酒一起喝!大家既然来了,就没打算回去,你现在将大家赶回去,就是对大家的不尊重。是对我们之间兄弟感情的严重伤害!何况,大家身上都长着两条‘腿’,就算你将大家都赶回去,大家难道不能自己去美国吗?”

    “枪哥,大家本来都是一群穷**丝,就是街头上一群小‘混’‘混’,如果不是遇到你,恐怕我们早已经蹲了大牢了!就算没有蹲大牢,恐怕也早稀里糊涂的被人砍死了!可是我们现在呢?我们有车有房有一切,我们是社会成功人士!这些不都是拜枪哥所赐?现在枪哥有事情了,如过我们躲在后面装作不知道,那我们成什么了?缩头乌龟?恐怕缩头乌龟都不如啊!”这次说话的是博士。

    “枪哥,我们知道此去有危险,可是我们就算真的战死了,我们也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而死!我们绝不后悔!不错,我和博士打架不在行,但是我们总还有手有脚,有一腔热血吧?我们为枪哥搜集一下情报,出谋划策总可以吧?枪哥,别看玩枪打架我和博士比不过赵‘玉’山,医生,洪亚伦,但是论玩脑筋,他们三个可未必是我和博士的对手!”这次说话的是教授。

    赵长枪的眼睛再次湿润了,他的眼神在众位兄弟身上一遍遍的扫过。他看到的是一颗颗沸腾的心,一张张热切的脸!一种叫做兄弟之情的感情在他们身上流淌!

    “好!那大家就一起去!就让我们刀山一起走,火海一起跳,油锅一起滚,有酒一起喝!”赵长枪也慷慨‘激’昂的说道。

    赵长枪感到自己的热血再一次被点燃了!自己的‘激’情再一次沸腾了!

    自从踏入官途,赵长枪虽然也偶有出人之举,也曾经和人战斗过,但是他总是感到缺少了‘激’情,这是年龄增长使然,这是社会地位提高使然!现在赵长枪感到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带着手下的兄弟们叱咤风云,笑傲江湖!

    就当赵长枪一腔热血熊熊燃烧之时,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娇媚而又阳刚的声音:“还有我们!有好事可不能忘了我们!”

    赵长枪蓦然回首,眼睛顿时瞪得好像铜铃一般!

    他看到刚才说话之人竟然是李若萍!

    只见李若萍上身米黄‘色’的掐腰小皮衣,下身天蓝‘色’的紧身牛仔‘裤’,外面罩了一袭大红‘色’的风衣,鼻梁上架着一副大号的墨镜,手上带着一副雪白的手套。而李若萍的身后则跟了二十几名黑衣黑‘裤’的彪形汉子,面‘色’肃然,步调一致,黑皮鞋踩在地上咔咔作响,仿佛踩到现场每一个人的心上!

    跟在李若萍身后的众人正是毒玫瑰集团的安保骨干,也是属于毒玫瑰集团的暗黑力量,这批人虽然年轻,但是都是昔日朝天社的老人,个顶个武力超群,实力不凡!当初毒龙会在夹河市刚刚成立的时候,由于势力太弱,无法和老牌帮会三才帮对抗,所以这批人还曾经去帮助过毒龙会。所以这些人和把总等人也都非常的熟悉。

    看着李若萍和她手下一帮人的闪亮登场,把总等人每个人的心头都冒出了六个字:“炫酷拽吊炸天!”

    赵长枪不禁将目光投向把总。把总连忙摆摆手说道:“枪哥,你可别看我,他们可不是我喊来的!天地良心,我如果有半句谎言,我就是个活王八。”

    把总的话刚说完,站在他旁边的赵‘玉’山就用手捅了他的肋骨一下子,小声说道:“你倒是想的美,千年王八万年龟,你这是想长生不老啊。”

    赵长枪正在哭笑不得,李若萍却已经走到的他面前,摘下墨镜,看着赵长枪说道:“枪哥,别问兄弟们是怎么回事了,事情是淑芳姐告诉我的,他本来是想让我来给你送行,我想我不如送佛上西天,随你一起去美国吧。顺便也可以代替淑芳姐,兰兰妹子,晓芳妹子,魏婷姐监督你!”

    “若萍,你不要闹了,赶紧带着兄弟们回去吧!那里用不上你!”赵长枪抓着自己的脑袋说道。他怎么想怎么觉得李若萍跟着自己一起前往好像不是什么好事。

    李若萍俏脸一寒,说道:“枪哥,你这是什么话?看不起我们是吧?行,你如果不让我们和你一起走,那我们可以做下一班飞机去,并且我会在第一时间向梅隆家族发起战书!我要带着兄弟们光明正大的去挑战梅隆家族。如果我们有什么意外,你可要负全部责任!”

    赵长枪被李若萍发狠的话吓一跳,连忙说道:“别!你可千万别,我同意你和我们一起去还不行?”

    赵长枪此刻也豁出去了,既然事情已经要闹大,那就给梅隆家族来个狠得,让他们知道一下什么叫做来自华国的愤怒!

    李若萍听到赵长枪答应了,这才破涕为笑,说道:“本来我想约着魏婷姐一块儿来的,但是我打她电话没打通,后来我去省厅找她,才知道他出境执行任务去了。”

    “出境执行任务了?去了哪个国家?”赵长枪马上紧张的问道。

    魏婷现在是省厅刑侦总队的队长,需要她亲自带队执行的任务,肯定不是简单的任务。赵长枪不禁有些为她担心。

    “去哪里执行任务,魏婷姐的同事没说,只说这是秘密,不能外泄。不过我想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但愿如此吧。”赵长枪说道。

    一帮人正说着话,候机大厅里的喇叭传来让大家检票登机的声音,众人开始上飞机。

    美国,洛杉矶郊区有一座占地面积巨大的庄园。庄园里面是一座古堡式建筑。古堡装饰的美轮美奂,富丽堂皇,其还有一个长五十米,宽二十一米的标准游泳池。

    一个身穿泳‘裤’的人正以标准蛙泳动作在泳池驰骋。泳池的岸边每隔十米便有一个黑衣黑‘裤’,肌‘肉’健硕的保镖。这些人手清一‘色’的英格莱姆m11式警用微声冲锋枪,腰间‘插’着手枪,大‘腿’的套袋‘插’着匕首,锐利的眼神躲藏在黑超墨镜后面,四处的打量着,恐怕就算一只苍蝇不经允许冲入这个游泳池也会被“一枪爆头”!

    岸边还站着一个身穿银灰‘色’西装的年男子,微微弯着腰,一脸恭敬的看着泳池的男人,等待着他兴尽上岸。

    泳池的男人正是梅隆家族的重要人物,也是绿箭集团的实际掌控者,同时还是去年策划刺杀赵紫薇事件的迪卡梅隆。

    而站在岸边的西装男子则是绿箭集团的总裁威尔森。

    迪卡梅隆终于从水爬到了岸上,一直等在旁边的一个白人少‘女’马上走过来,用手的浴巾擦拭着迪卡身上和头发上的水珠。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