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知道此去美国斗法梅隆家族,肯定凶险异常,但是赵长枪却没打算喊上把总等龙辉集团的兄弟。

    赵长枪之所以做出这样一个决定,是因为这是他自己的事情,他不想连累把总等兄弟们。

    时至今日,当初的夹河九龙,除了学生和工人早死之外,其他人都已经有家有业,即便没结婚的也已经都有了女朋友,生活也都已经安定下来,赵长枪不想让他们再去犯险。如果这些人在这次行动中再出什么意外,赵长枪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想当初工人死的时候,赵长枪便沉迷了好长时间,如果这些兄弟再死一个,赵长枪可能会疯掉。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赵长枪这些年很少给龙辉集团的兄弟们安排任务,即便是上一次去岛国营救猎犬小组,赵长枪也只是喊上了医生,洪亚伦和赵玉山三人。

    上一次去岛国,有岳南山的灭魂社相助,所以赵长枪料到情况不会太严重,所以,他才喊上了赵玉山三人一块儿和他前往。

    但是这一次去美国,赵长枪在那边犹如无根之萍,能给他们提供一些帮助的也就是在洛杉矶的专家和工人的妹妹张慧,而他们能给赵长枪提供的帮助肯定也非常的有限。所以,这一次行动的危险系数将是上次岛国之行的好几倍。

    当然,赵长枪虽然没打算让龙辉集团的兄弟随他前往,但是他也没狂妄到独自一人去对抗梅隆家族,那无异于去送死。赵长枪早已经给妹妹赵紫薇打了电话,让酒井正阳带着影子小组在美国和自己汇合。

    影子组合当初训练的主要内容就是刺杀,并且她们全是女人,所以他们更加适合这次行动。

    米尔克林召开新闻发布会后的第五天,王淑芳的别墅。

    赵长枪分别和王淑芳谢兰兰拥抱,然后郑重的对她们说道:“你们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我答应你们,当我们再相聚的时候,就是再不分离的时候。”

    两个女人的眼圈都红红的。谢兰兰将脑袋埋在赵长枪的怀中,温柔的说道:“你说话可一定要算数啊。”

    “当然算数!你老公我啥时候说话不算数过?”赵长枪抚摸着谢兰兰一头的秀发说道。

    “你打算独自前往?不带上你的那些兄弟?”王淑芳在一旁说道。

    “对,我不想让他们和我一起去冒险。但是你们放心,我还有别的伙伴,她们或许已经在美国等着我了。”赵长枪说道。

    “你这样做,你的那些朋友或许会不高兴的。”王淑芳说道。

    “肯定会不高兴!不过,等我回来的时候,他们会理解我的。再见!”

    温柔乡,英雄冢。

    赵长枪害怕再和这两位美女聊下去,就没有勇气前行,所以果断的了上了自己的超级悍马,离开了别墅。

    “淑芳姐,你说他能成功吗?”谢兰兰看着超级悍马消失的方向说道。

    “当然会!你什么时候见他失败过!”王淑芳自信的说道。

    “唉!我发觉枪哥当这个破县长当的也太辛苦了,还不如辞官不做,好好的经商呢!至少不用背负那么大的压力,至少不用把那么多人的生计都挑在自己的肩上。”谢兰兰说道。

    “小枪是个重感情负责任的人,也许这就是他的宿命吧?”王淑芳喃喃说道。

    “淑芳姐,我还是有些担心。”谢兰兰咬着嘴唇,努力不让眼眶中的泪水流下来。

    王淑芳将谢兰兰搂到自己的怀中,轻声说道:“放心吧,他这一次去美国,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啊你通知了枪哥的那些弟兄们?”谢兰兰惊讶的说道。

    王淑芳笑着点点头说道:“赵长枪这个小混蛋,只知道害怕自己的兄弟跟他前往会受到伤害,可是他却不知道,这种事情如果瞒着生死兄弟,就是对兄弟的不尊重!”

    超级悍马一路前行,不到中午时分便赶到了临河市国际机场。

    赵长枪将车子寄存好之后,迈步便朝候机大厅走去。

    当赵长枪迈步走进候机大厅后,顿时有些傻眼,只见一排黑衣人正坐在候机大厅的第一排椅子上,他们看到赵长枪后,哗的一下便齐刷刷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排着一列横队迈步朝赵长枪走去。

    这些人一水的黑衣黑裤黑皮鞋,鼻梁上架着黑超墨镜,一个个精神抖擞,威风凛凛。

    待到这些人迈步走到赵长枪身边后,齐刷刷弯腰说道:“枪哥好!”

    “我,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想假扮黑 社会啊!”赵长枪瞪眼看着面前的众人说道!

    来人正是昔日的夹河九龙!虽然大家之前都分散在不同的城市,在龙辉集团担任着不同的职位,但是此时此刻,除了已经去世的工人和学生,还有远在美国的专家,其余的全都来了!

    把总,赵玉山,医生,农民,博士,教授,洪亚伦全来了!

    “枪哥,你太不把大家当兄弟了!这么好的事情,怎么不告诉大家一声,而想自己去吃独食呢?”把总笑着说道。

    “就是嘛!我看枪哥是想抛弃我们了。”

    “枪哥,你怎么能这样呢?太伤兄弟们的心了!”

    一帮人摘下脸上的大墨镜,嘻嘻哈哈的对赵长枪说道。候机大厅里的人看着这帮黑衣汉子,不禁都直皱眉头,心说:“这都是一帮什么人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黑 社会?可是看他们身上毫无暴戾之气,好像不是黑 社会啊。”

    赵长枪马上就知道这些人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行踪的了,肯定是王淑芳告诉把总的。王淑芳和把总都是龙辉集团的高层人员,平时也经常见面,她当然会有很多机会将事情告诉把总。

    只要把总知道了这件事,其他兄弟还能瞒的住吗?

    赵长枪没有埋怨王淑芳,更没有埋怨眼前的兄弟们!他们都是因为担心自己才这样做的!

    赵长枪的心中有些感动,什么叫兄弟?这就叫兄弟啊!是悲是喜一起吼,是生是死一起走,风风雨雨一起过,刀剑加身不回头!

    “枪哥,你不要试图将我们赶回去,我们既然来了,就没打算再回去!实话告诉你吧。这次前往美国的可不是只有我们几个,龙辉集团二百多名弟兄,已经全被我撒出去了!他们已经分为五批飞往了美国洛杉矶,常驻洛杉矶的专家会安顿好他们,等待着我们的到达。专家这小子偷懒这么些年,也该让他给我们出点力气了!不然这家伙整天泡在美女怀中都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了。”把总呵呵笑着说道。

    赵长枪顿时一阵愕然,眼前这些弟兄们都来了,就够他震惊的了,把总竟然将整个龙辉集团特别公关部的弟兄全都撒了出去!草,这家伙想造反啊?没哥的命令他怎么能这样做?

    “枪哥,你是不是想责罚我?嘿嘿,如果想责罚的话,就等着回来后,再责罚我吧!”把总嘿嘿笑着说道,一点担心的意思都没有。

    “枪哥,我看你这事做的确实不地道,你的胆子什么时候越来越小了?还不如个娘们,或者是你认为你的这些兄弟都成了娘们,不能和你一起征战世界了?我们就把我们的人都拉出去,就像上次我们救张慧妹子一样,从美国打到墨西哥,搅他个天翻地覆,那又如何!天下虽大任我行,我要前进谁能挡?什么古老家族,什么暗黑力量,什么上帝之剑,都统统去他娘的吧!所有这一切都将是我们前进道路上的垫脚石!”

    说话的是赵玉山,说的慷慨激昂,激扬文字,候机大厅里的众人无不侧目!这家伙个子长得也高,在人前一站,大有一番傲视群雄,睥睨苍生,逐鹿天下,舍我其谁的味道。

    然而这家伙刚刚将一套牛逼哄哄的台词说完,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冷酷的声音;“喂,喂,你们几个,**,机票拿出来,你们是干什么的?”

    这帮家伙的形象有些太拉风,说的话也有些太惊世骇俗,什么“从美国打到墨西哥,搅他个天翻地覆”,什么“古老家族,暗黑力量,上帝之剑”,我草,他们以为他们是干什么的?

    其实机场警务室中的值班警察早就通过监控设备看到这些家伙了,黑衣黑裤黑皮鞋,一看就像黑 社会,只不过警察看他们一直很安稳,看脸上也一脸正气,不像坏人,所以就没来搭理他们,结果当赵长枪过来后,他们看到这帮家伙的行为有些出格了,所以才过来检查。

    众人全都有些傻眼了,都瞪大眼睛看着赵玉山,心说都怪你这个憨货,把话说的这么露骨,别人肯定以为我们是恐 怖分子了!

    赵长枪灵机一动,将自己的工作证掏出来递给警察,笑着说道:“呵呵,警察先生,我是平川县长赵长枪,这几位都是我们县的明星企业家。为了提高我国的电子竞技水平,这些企业家组成了一支业余的电子竞技队,我们这是要去美国参加一个比赛,呵呵,他说的那些都是游戏!”

    “业余电子竞技队?去美国参加比赛?不错啊!你们的战队名字叫什么?”一名年轻的警察,一边检查着赵长枪的工作证一边说道。

    “叫天罡地煞战八方!”旁边的赵玉山想也不想的说道,一脸得意,看来这家伙很为自己灵机一动取的这个名字自豪。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天罡地煞战八方

第一五七八章 夏侯家的厚礼    “夏侯家的礼怎么了?”苗毅不明她为何色变,拿了储物镯一看,也是一愣,召出了储物镯里的东西,一叠紫金色的号票,号票上面赫然有‘信义钱庄’四个字。

    苗毅对‘信义钱庄’自然是不陌生,但这么大面值的号票还是第一次见到,是票值最高的那种,一张代表一百兆红晶,等于是十亿颗仙元丹,他相信夏侯家还不至于在这种场合拿假的号票送礼。

    能不能兑现?不用怀疑!信义钱庄的号票存在的时间比天庭建立的时间久远的多,信誉没得说,那是硬邦邦的招牌,硬是挤的天庭都无法竖起能与之媲美的钱庄,加之信义钱庄给予的保密承诺毋庸置疑,而官方的钱庄交易来往容易被官方盯上,所以说句不好听的,连天庭大臣暗里的大额钱财来往都走信义钱庄,由此就可想而知了。

    十张紫金号票,苗毅反复数了又数,的确是十张,也就是一千兆红晶,等于夏侯家一次性送了一百亿颗仙元丹给自己,“嘶!”确认后的苗毅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这份厚礼足以帮自己把修为推进到彩莲四品,这个概念放在从未缺过修炼资源的苗毅身上来说,也许没什么太夸张的概念,但是放在一般人身上来说,绝大多数修士此生能筹集到突破彩莲一品的修炼资源就很不错了。哪怕是天庭中人,苗毅若不是占过肥缺,又发过横财,也只能是靠时间一点点来累积,无权无势又没什么机缘的人哪能那么轻易聚集大量的资源。

    前面云知秋清点出的申路元帅洛莽的礼已经是够厚重的了,是前面看到礼物中最重的,给了十兆红晶,相当于一亿颗仙元丹,而这夏侯家给的礼却是洛莽的一百倍!

    出手大方到惊人!

    苗毅准备给那上万幸存旧部的心意,是每人一百万颗仙元丹,一万人就是一百亿颗。夏侯家这一出手,一下就把这窟窿给填上了,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云知秋为什么说不用了,夏侯家一份贺礼就足够了。

    一身喜庆大红衣裙的云知秋站了起来。惊奇道:“你私底下和夏侯家的关系很好吗?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起过?”

    苗毅默默摇头,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我也不知道夏侯家为什么送这么重的礼,我和夏侯家还没这交情,也没什么人情来往。就算送礼也是送到寇家手上才对,送给寇家的话,这份礼倒也不算什么,送给我…会不会是搞错了,本就是送给夏侯家的,却错送到了我们的手上。”

    云知秋蹙眉道:“夏侯家的办事能力,不至于连送礼都会送错了。”

    苗毅点了点头,可还是有点不放心,对千儿道:“千儿,你去打听下。问问是不是搞错了。”

    “是!”千儿应声离去。

    屋内三人等了没一会儿,千儿回来报知,“大人,夫人,寇家那边说已经收到了夏侯家的贺礼。”

    苗毅和云知秋面面相觑,云知秋嘀咕皱眉道:“夏侯家这手让人有点看不懂了,怎么看起来有点像是要和咱们结交似的,可按理说夏侯家不会不知道咱们现在是寇家的人,他只要和寇家的交情到位了,咱们这边就没什么问题。这悄悄给咱们顺上一份重礼是什么意思?”

    苗毅也是颇费思量,最终摇头道:“想不通就不想了,什么用意拭目以待,夏侯家既然这样做了。目的迟早会暴露出来。”晃了晃手中的号票,“不过这夏侯家的财力还真是不一般,这点前对垄断了地下世界交易的夏侯家来说想必也不算什么!对了,天卯星君庞贯有没有送贺礼?”

    云知秋摇头:“留心过了,那边很小心,没送。应该是送到寇家手上了。”

    苗毅把手上号票塞到了云知秋的手上,“既然有这笔钱了,那万名旧部的事夫人就多费心吧,尽快安排到他们手上去。我知道我们手上现在紧张,可酉丁域的事我实在有愧于他们,那些战死的我也没能力去补偿他们,只能是略表心意以求心安吧。”

    云知秋轻叹道:“你又何必跟我解释,我也没说不愿意,你的心情我也明白,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咱们还没能力养一支大军,能顾这一次,却顾不了下一次,希望你心里有数。”

    苗毅默然点头,“我还要在这里呆百年,这百年的开销不是个小数字,若实在是紧张的话,你看看那颗七品结丹和那株神草能不能想办法先出手?黑市那边…”

    云知秋一口拒绝了,“不行!你从炼狱弄的那些星华仙草我已经放在黑市分散卖掉了大部分,但那两样东西根本没办法出手,那就不是一般人能买卖的东西,不到一定的层次一出手就要惹人怀疑,不到真正山穷水尽了,咱们手上总要留点压箱底的东西做退路。这事你不用担心了,手上有了这些礼还能应付一段时间,实在不行,螳螂那边的结丹消耗可以暂停一下,让它们多吐点高纯度晶精卖,还是能周转过来的,你不要多想了,家里这边我会想办法的。”说罢又转身招呼上千儿、雪儿继续清点贺礼,点清后要逐一造册,以后都是要还礼的。

    苗毅站在边上看着,看着云知秋的娇美侧颜,不知不觉走神,思绪飞到了皇甫君媃身上,钱的事情他倒是没多想,而是不知皇甫君媃知道他和云知秋在一起了会作何感想……

    一时间想的有点入神,贺礼什么时候清点完了都不知道,千儿、雪儿什么时候退出去了也不知道。

    回过神来后,发现云知秋正满眼怜爱地看着自己,不禁笑道:“我脸上开花了吗?这样看我干什么?”

    云知秋不知他在想什么,但是罕见地从苗毅脸上看到了淡淡的忧愁,以为他在为钱的事情发愁,这也正是她早先不想告诉苗毅手头紧张的原因,就是怕他为了钱又冲动乱来惹出什么危险。

    “在想钱的事?”云知秋轻轻问了声。

    苗毅摇头:“以我今时今日的人脉,钱都是小事,六道在外界积累这么多年,从他们手上拿点钱应该没问题。我只是在想今后何去何从,陷入了天庭高层的角力,许多事情怕是要身不由己。”

    云知秋轻轻拥入他怀中,“让你不要乱来,你不听,事情既然已经出了,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凭我们的能力还没办法布局太远。”

    苗毅搂着她温存,嗅着她发际的幽香,久久不语,兴许是觉得这样的气氛不太好,在云知秋耳边戏谑道:“夫人久旷之躯,又是洞房花烛夜…”

    云知秋从他胸口抬头,媚他一眼,“连四大天王都想把女儿嫁给你,还能看得上我?我要权无权,要钱没钱,要姿色在这大世界也不算什么,糟糠之妻,哪比得过那个广媚儿,我在离宫可是见了,那叫一个千娇百媚,连女人看了都心动,更别提男人了,怪不得我们牛二要在御田为人家争风吃醋大打出手。说真的呢,你要是后悔还来得及,我退位让贤,不耽误你前途。”

    苗毅手顺着她后背一路下滑,捏住了她臀瓣,笑道:“千军万马为你血流成河,几十万颗人头为你落地,难道还不能博夫人一笑吗?难道还不能证明我的心意吗?”

    瞬间,云知秋明眸水汪汪动情了,踮起脚尖,樱唇主动相送。

    苗毅低头噙住,两人身子贴在了一起摩擦,都恨不得将身子融入对方体内一般。情到浓处,苗毅俯身横抱起了女人,压翻在了榻上,滚来滚去,衣衫乱飞,终见蜜壶春意,苗大官人酣畅恣意。

    屋内红烛亮堂堂……

    半夜,一脸春色未散慵懒相拥私语的云知秋免不了问到苗毅在荒古死地的遭遇。

    说到这个,苗毅想起了什么,拉了云知秋盘膝而坐,面对面。

    赤条条的摆出这姿态相见,云知秋还有点不习惯,双臂掩住胸口,瞪眼道:“又想玩什么花样?”

    “节省资源的花样!”苗毅嘿嘿一笑,挥臂招出一片愿力珠浮空。

    手上的愿力珠本来空了,幸好后来有闻泽将他千年的俸禄送上。

    很快,榻上赤条条两人被浓郁灵气所淹没,里面传来两人嘀嘀咕咕的声音,“怎么会这样?”终于惹出云知秋一声惊呼……

    大婚之后,苗毅无法离开御园,寇家暂时也就将云知秋安排在了御园别院,云知秋如今成了寇凌虚的义女,住在别院倒也让人说不出什么,也算是为了方便二人相见。

    令苗毅头疼的是,他现在站班不得不站得勤快了点,如意天妃如今倒是经常来御园伺弄田地。最令人无语的是,战如意经常把他给叫上,帮她打杂,譬如他提桶、她浇水之类的。

    战如意倒是一点都不以为意,一副坦荡无私的样子,却是搞得苗毅心惊肉跳,这女人怎么一点都不避嫌,你别害我啊!

    可是没办法,他如今一个小兵,天妃娘娘驱使他,他还能有脾气?(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