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吕重凌空而立,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该做的布置已经完成了。≥

    接下来,不管自己的圣劫,有多么恐怖,他都必须坚持下去。

    “轰隆隆——”

    成千上万的雷龙聚合于一处,庞大的雷电力量化为了一条巨大锁抽击而下。

    这是成千上万的雷龙合成的一击,速度极快无比!

    一般巅峰境的帝级强者估计意识的反就都跟不上来,就会这雷霆一击给轰中。然后身死魂消。

    不过吕重可不是一般人!

    本身境界就达到了巅峰准圣境界,而元神修为更是可媲美二阶巅峰的圣人,而且他的肉身强度,也远不是一般的巅峰准圣能媲美的。

    “雕虫小技!”

    这一次,吕重都没有动用自己所布置的三大顶级大阵,而是直接虚浮在大阵之上,傲然一笑。他的[大道之眼]陡然开启。

    掌控天劫!

    大道之眼的第三种神通,第一时间释放无与伦比的大道意志。

    召唤、掌控天劫!

    而且,随着吕重实力的提升,召唤、掌控的天劫能量也会越来越强!

    “天劫?给我收——”吕重扬声一喝,恐怖的吸力自他的身上产生。

    一道道诡异而神奇的大道毫光从吕重眉心开启的第三只眼睛中射出。

    “呼呼呼……”

    顿时,那看上去气势非凡的超级雷电锁链陡然被一种诡异的力量给拖拽住,并飞快地缩小。

    这可是由成千上万条超级雷电汇聚而成的一条数千米长十来米粗的超巨链锁。

    如果是别的巅峰准圣,只怕在这一击之下。就算能反应过来。也绝对不会硬接。否则。绝对会自己找死。

    可是,面对吕重。

    这恐怖的雷之锁链,几乎一下子就被吕重无形中释放的神通秘术级吸了过来,越缩越小。

    只是一两秒之间,就缩小成四五十公分长了。

    “给我吞——”吕重轻道一声,那变小了许多的雷之锁链直接被吞入了吕重的身体,被强行拘役着改造了一下吕重的内身之后,直接汇入了[雷]之大道道纹之中。瞬间,把吕重体内的雷之大道道纹强行冲击着晋级。一路由中品巅峰境界,一举突破到上品上位境界!

    “哈哈,第一道雷电对于某来说太弱了。有本事来更强的——”

    轻松地接下这圣劫的第一波天雷,吕重傲气十足地大叫。不是惧怕,相反,他却是兴奋地邀战!

    “轰隆隆……”

    外太空之上的劫云似乎也被吕重给激怒。更恐怖的雷霆暴音响起。

    一时间,别说吕重渡劫的星系,就连方圆几十个星系之内,无数强者都能感应到这天雷更加地恐怖。

    “我的乖乖。果然不愧是狂神,居然还敢挑衅圣劫?够狂……”

    “狂?人家也的确有狂的资本。要是换了一个巅峰准圣(仙帝)上去。能接下这第一波雷劫吗?”

    “我就是巅峰准圣,虽然我也自信能挨过这圣劫的第一波雷劫,但是绝对无法像吕重大神这么轻松地吞噬圣劫之雷为己用。真要如此,我铁定爆体而亡——”

    “我靠,这吕重已经强大到如上地步了?”

    “实力不强,能正面灭了圣人白玄风?你丫的白痴……”

    “高手!真正的超级高高手!这吕重在面对圣劫时简直是闲庭信度,好不轻松……”

    “娘的,我……我怎么不觉得这是圣劫。如果这是圣劫,那么我们等人以后渡劫可就要哭了……”

    ……

    圣劫出现,造成的异象、波动太大了。

    几乎所有的仙皇级以上的强者都能感应到。

    而仙帝级的强者,更是觉得几乎就在自己意识海内产生了亿万万的超级灭圣天雷。

    这一次,吕重的渡劫,已彻底震惊了诸天万界的所有人。

    同时,更有大量的强者,正悄悄地向这片荒芜星域接近。

    ************

    吕重才不在乎其他强者的议论!

    再说了,全神关注自己圣劫的他,也根本就没有注意这些观望者的意识交流。

    第一波圣劫之雷,算是轻轻松松地就过去。甚至也让吕重得了极大好处。

    这让吕重颇为兴奋,也把主意再次打到即将要酝酿成功的第二波圣劫之雷上。

    “噼啪——”

    几十万道青色怪雷合而为一,化为一个诡异的山之印记从劫云中闪出。

    青光闪闪!

    化雷成山!

    一道散发着无穷暴力的山形怪雷轰出。

    这是一种镇压系的圣雷,威力极强。此雷一出,足以让一个刚刚证道成圣的一阶圣人直接被镇压甚至死亡。

    “我靠,这么狠?”吕重脸色微微一变,心里闪过一丝凝重:“我就知道老子的圣劫也绝对变态。这仅仅只是第二波劫雷,居然已出现了融合式的劫雷……”

    不错!

    吕重的眼力极佳!

    眼前的这第二道圣雷,正是融合式圣雷。是雷之道与重力之力的融合。

    此雷轰出,还没有接近目标,就会产生无穷无尽的重力压。瞬间延缓被攻击之人的移动速度。

    一旦被霹中,就是雷与重力的全力倾泄。能轻松把一个一阶巅峰圣人给轰成肉饼甚至是碎渣!

    由此可见,这第二波融合天雷的恐怖之处!

    不过,吕重的举动,差点把所有观摩的强者给震傻。

    面对这第二波融合式的天雷,吕重他没有动,居然任由着那一山形印记的圣雷直接镇压到了他的身上。

    “轰隆隆……”

    吕重直接被从高空轰落,直接砸入无名的荒废星球之上。

    一时间,吕重全身发麻,身上有无穷无尽的雷光在闪烁、跳跃。

    只不过,这一波能灭杀一阶巅峰圣人的融合圣雷,非但没有镇压得了吕重。

    相反,这恐怖的圣雷在撞到他的身上的时候立时被撞得轰然破碎。

    “再吸——”

    吕重绝对不会放过这等蕴藏着庞大能量的天雷。他的意念一动,[阴阳和合大道]、[大道之眼]同时形成无穷吸噬力,疯狂地吸收、吞噬这不可多得的圣雷。

    “呼呼……”

    让吕重惊喜的一幕出现!

    他意识海内的雷之大道道纹,在此时疯狂地晋阶,轻松一举突破进入圣纹境界!

    同时,这可是至强的融合式圣雷。其内不但蕴藏着恐怖的雷系能量,同样也蕴藏着极为磅礴的重力力场。

    而偏偏,吕重也早早地凝聚过一枚上品巅峰境的[重力]之大道道纹。

    这下子,有了圣雷其中的重力场的冲击,吕重体内的[重力]之大道道纹,也一举突破圣纹境界!

    至此,吕重体内,有了“威”之圣纹、空间圣纹、火之圣纹、水之圣纹之后,又多了雷之圣纹、重力圣纹!

    这绝对是一种天大的进步与提升!

    如果不是在渡劫,吕重简直要兴奋得跳起来。

    这圣劫,对于别人来说是灾难。可对于他吕重来说,就是无限的补品与顶级的灵丹妙药。

    “噼啪——”

    就在这时候,第三波圣雷化为火海轰击而下……

    “火?”吕重一脸平静。

    以他的知识他看出来了,这片火海极不简单,完全是由圣火组成!

    而且,这些圣火,吕重也看着眼熟!

    它们分别是 九霄化圣火、功德大光明圣焰、缥缈幻空圣焰、虚无时光圣焰、净世大悲圣焰……

    这是吕重当年曾在焚天神火域所见到的种种圣火。

    当年,他的实力严重偏弱,不敢有丝毫异心去接近这些圣火。因为这些圣火在当年,对吕重的威胁极大。

    可现在,吕重的心却突然有些躁动了!

    这些圣火,可都是顶级的圣火,他……他也想要……(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壮大一下英雄的队伍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老百姓最坚强的后盾

    失望总是伴随着希望存在的,这是一个颠扑不灭的真理。|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网的账号。<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79xs-

    赵长枪和米尔克林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已经将南宫震所有老百姓的胃口都吊了起来,也给了他们无限的希望,如果到时候他们拿不到那么多钱,他们得到的将是满心失望,或许他们还会找政fu要钱。

    这正是宗伟阳所担心的。

    然而赵长枪却没有为这个担心。他听了宗伟阳的话之后,只是笑了一下说道:“宗书记,其实米尔克林在召开闻发布会之前,他就已经告诉我,绿箭集团驻华国分部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块钱。”

    “拿不出这么多钱,还召开新闻发布会?这”宗伟阳真不知道赵长枪是怎么想的。

    “呵呵,只要绿箭集团认下这笔账,我们就不怕他不还钱!既然绿箭集团华国分部没有钱,那我们就去他们的总部要钱!”赵长枪说道。

    “你打算去美国?”宗伟阳诧异的问道。远赴国外讨债,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人家能好好的给钱吗?

    “对,我要去美国和他们讨债,绿箭加团的总部如果没有,我就去直接找绿箭集团的后台老板梅隆家族!梅隆家族家大业大,总不会拿不出这点钱吧?呵呵,我赵长枪别的本事没有,但是讨债的本事还是有一些的。”赵长枪说道。

    “可是你走了,平川县的工作怎么办?”宗伟阳有些脑袋疼了,他不是怕赵长枪离开后会把工作撂给他,而且他知道,赵长枪此去美国肯定危险重重。一个硬要,一个不给,想想就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梅隆家族可是美国最古老的家族之一,这样的家族,手几乎都有自己的武装力量,赵长枪单枪匹马跑到人家里去要债,不是去送死吗?

    赵长枪仿佛没有明白宗伟阳的意思,只是说道:“工作的事情我会托付给常务副县长丁柯利同志,当然,许多大事还是得你来掌舵。”

    “不行!赵老弟,我不准你去!这不是闹着玩的,太危险!”宗伟阳脸‘色’有些焦急的说道。

    赵长枪沉‘吟’了片刻才说道:“宗书记,男子汉大丈夫,生在人世间,当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我欠平川县老百姓的,我必须给他们一个‘交’代!”

    “不行!赵长枪!”宗伟阳心急之下,也不喊赵长枪“赵老弟”了,而是直呼其名,然后接着说道:“我说你不能去,你就不能去!你别忘了,你还是一名党员!你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你这叫什么?你这叫个人英雄主义!你这叫无故脱岗!是必须要受到批判的!”

    赵长枪嘿嘿一笑说道:“宗书记,我这不叫无故脱岗。&65288;&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32;&87;&119;&119;&46;&77;&105;&97;&110;&72;&117;&97;&84;&97;&110;&103;&46;&67;&99;&32;&25552;&20379;&84;&120;&116;&20813;&36153;&19979;&36733;&65289;我是去为平川县的老百姓讨回欠款,是正儿八经的工作,怎么能是无故脱岗呢?嘿嘿,这件事你就是闹到市委,这个官司我也能打赢了!”

    “你”宗伟阳看着赵长枪狡黠的脸,无语了。他忽然明白过来,赵长枪之所以让米尔克林召开那个发布会,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目的,他就是要将自己‘逼’上绝路,也让上面的人知道,他去美国乃是不得已,而不是随便渎职脱岗。

    “即便不是渎职脱岗,你这也是耍个人英雄主义吧?”宗伟阳最终无奈的说道。

    “这个世界上英雄已经太少,就让我来壮大一下英雄的队伍吧!”赵长枪虽然说的很郑重,但是宗伟阳却怎么看怎么欠揍。

    宗伟阳最终还是没有拦住赵长枪。赵长枪打定了主意的事情,谁又能更改得了?

    当天晚上,王淑芳的别墅。

    吴飞灵走了。顾晓梅已经搬到了宗伟阳那边去住,老男人宗伟阳经过几个月的苦苦追求,终于抱得美人归,也过上与美‘女’同居的日子,两个人都是成年人了,当然不会再像小年轻一样来场‘浪’漫的马拉松之恋。两人已经领了结婚证,但是由于宗伟阳的工作紧张,所以没有时间安排婚礼,他们打算年底的时候,再举行一次隆重的婚礼。

    吴飞灵和顾晓梅走后,原来的美‘女’集营便清净了许多,家就只剩下了赵长枪,王淑芳和谢兰兰两人。

    三个人都不是外人,倒是便宜了赵长枪,楼上楼下随便住。

    “小枪,听说你要去美国了?”

    餐桌上,王淑芳轻声问道。

    “嗯?你怎么知道的?哦,明白了,肯定是宗伟阳告诉你的。对,准备后天就出发。”赵长枪一边往嘴里扒拉大米,一边说道。

    “听说你这次去很危险?”

    王淑芳和谢兰兰一起紧张的看着赵长枪。

    “听谁说的?不就是去讨债吗?难道你们没有讨过债?有什么危险的?你们别听宗书记危言耸听。”赵长枪不在乎的说道。

    “小枪,你就别骗我们了。绿箭集团的背后站着的是梅隆家族,梅隆家族是什么样的家族,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嘛?去年‘春’节的时候,就是他们派人去刺杀的紫薇妹子吧?这些古老家族,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武装力量,你漂洋过海,孤身一人去向他们讨债,太危险了。”王淑芳皱着眉头说道。

    “呵呵,淑芳,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绝对不会有问题的。”赵长枪一边无所谓的说着,一边伸筷子夹起来一块大‘肉’。

    然而他刚刚将大‘肉’夹起来,谢兰兰却一把将他的筷子夺了过来,眼含着泪‘花’说道:“枪哥,你不要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不好?!你知道我和淑芳姐有多担心你嘛!”

    谢兰兰停顿了一下,擦了擦眼睛然后才说道:“你知道,我们每次听到你到外面去东征西讨,心有多担心吗?每当我知道你出去执行特殊任务的时候,我常常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好不容易睡着也会被噩梦惊醒。枪哥,你答应我们不去了,好不好?”

    王淑芳听着谢兰兰的话,眼也泛出泪‘花’。和赵长枪有关系的几个‘女’人,她和赵长枪在一起的时间是最长的,也是最了解赵长枪的,虽然赵长枪每次出去和别人战斗,她都没有拼死拼活的阻拦,但是她对赵长枪到底有多担心,只有她自己知道。

    赵长枪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两位绝代佳人,心肠不禁有些发软,说道:“淑芳,兰兰,我知道你们不想让我去。说实话,我也不想去,这个世界上,谁愿意有好好的平安日子不过,而去自己找罪受呢?然而,很多事情,我又不得不去做!南宫镇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的心痛啊!整整一个镇的庄稼啊,大片大片的颗粒无收啊!如果是灾年遇到这种事情,那还情有可原,毕竟老天爷的事情,我们谁都管不了。可是这是**!不是天灾啊!我对不起南宫镇的老百姓啊!他们将所有的信任,连同他们一家人的命运全都给了我,可是我给他们做了什么啊!我看看那些颗粒无收的庄稼,我心就发堵啊!我赵长枪对不住南宫镇的父老乡亲们啊!”

    赵长枪说的动情,堂堂七尺男儿,眼竟然也变得湿润。此时此刻,他的脑海泛出的是南宫镇一望无际的田野,颗粒无收的庄稼,还有一脸风霜,满心失望的乡亲们!他们站在田间地头,眺望无尽的原野,眉头拧成一个疙瘩,点燃一锅旱烟,嘴里不断的念叨:“作孽啊!作孽啊!赵长枪这个县长到底是咋当的嘛!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情!”

    “小枪,庄稼坏了,也不过是一年的事情。再说,你现在不是已经从你的账户上拨了一个亿给南宫镇了吗?而且米尔克林也不是已经承诺先给南宫两个亿吗?有了这笔钱,他们一年之内的生活已经有保障了。最不济我们大家一起想想办法,或许也能将这笔钱先垫付上,然后再让绿箭集团慢慢的还嘛。”王淑芳说道。

    “不!冤有头,债有主!绿箭集团欠南宫镇老百姓的!他们就必须于要还!我去美国和绿箭集团讨债,这是我欠南宫镇的老百姓的。你们凭什么把钱投到这里?”赵长枪斩钉截铁的说道。

    “可是,你这样去美国实在太危险了!你如果在那边出了事情,你让我们怎么办?”谢兰兰有些‘激’动的说道。说完后,又觉得自己的话不太吉利,连忙呸呸呸的吐了几口,说道:“枪哥,我刚才是胡说的,你别生气。”

    赵长枪忽然面‘色’一沉说道:“唉!壮士出征最怕就是别人诅咒,兰兰,你这么一说我心忽然变得不踏实了。但是这次我还必须得去,这个谁也改变不了我的主意。”

    “那怎么办啊?”谢兰兰着急的说道,她真的很后悔说出那句不吉利的话。

    “我听说,有一个办法可以破除这种不吉利的话带来的诅咒。”赵长枪若有所思的说道。

    “什么方法,枪哥你快说啊!”谢兰兰连忙焦急的说道。

    “那就是把你最宝贵的东西献给我。”赵长枪嘿嘿笑着说道。

    “我最宝贵的东西不是早已经献给你了吗?”谢兰兰忽然明白了赵长枪的意思,脸一红说道。

    “那就再献一次呗!”

    赵长枪说着话,竟然饭也不吃了,一把将谢兰兰抱起来就朝旁边的卧室里跑去。

    旁边的王淑芳刚要说什么,却见赵长枪的魔抓已经向她伸了过来,好像触手怪的手臂一样,将她也卷到了他的怀!

    谢兰兰和王淑芳本来在赵长枪怀直扑腾,但是赵长枪说了一句话之后,她们全都沉默了。

    是啊,既然赵长枪已经决定要前往美国,而这次前往又如此凶险,难道我们就不想在这个世界上给他留下点纪念吗?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