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老百姓最坚强的后盾

    失望总是伴随着希望存在的,这是一个颠扑不灭的真理。|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网的账号。<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79xs-

    赵长枪和米尔克林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已经将南宫震所有老百姓的胃口都吊了起来,也给了他们无限的希望,如果到时候他们拿不到那么多钱,他们得到的将是满心失望,或许他们还会找政fu要钱。

    这正是宗伟阳所担心的。

    然而赵长枪却没有为这个担心。他听了宗伟阳的话之后,只是笑了一下说道:“宗书记,其实米尔克林在召开闻发布会之前,他就已经告诉我,绿箭集团驻华国分部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块钱。”

    “拿不出这么多钱,还召开新闻发布会?这”宗伟阳真不知道赵长枪是怎么想的。

    “呵呵,只要绿箭集团认下这笔账,我们就不怕他不还钱!既然绿箭集团华国分部没有钱,那我们就去他们的总部要钱!”赵长枪说道。

    “你打算去美国?”宗伟阳诧异的问道。远赴国外讨债,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人家能好好的给钱吗?

    “对,我要去美国和他们讨债,绿箭加团的总部如果没有,我就去直接找绿箭集团的后台老板梅隆家族!梅隆家族家大业大,总不会拿不出这点钱吧?呵呵,我赵长枪别的本事没有,但是讨债的本事还是有一些的。”赵长枪说道。

    “可是你走了,平川县的工作怎么办?”宗伟阳有些脑袋疼了,他不是怕赵长枪离开后会把工作撂给他,而且他知道,赵长枪此去美国肯定危险重重。一个硬要,一个不给,想想就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梅隆家族可是美国最古老的家族之一,这样的家族,手几乎都有自己的武装力量,赵长枪单枪匹马跑到人家里去要债,不是去送死吗?

    赵长枪仿佛没有明白宗伟阳的意思,只是说道:“工作的事情我会托付给常务副县长丁柯利同志,当然,许多大事还是得你来掌舵。”

    “不行!赵老弟,我不准你去!这不是闹着玩的,太危险!”宗伟阳脸‘色’有些焦急的说道。

    赵长枪沉‘吟’了片刻才说道:“宗书记,男子汉大丈夫,生在人世间,当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我欠平川县老百姓的,我必须给他们一个‘交’代!”

    “不行!赵长枪!”宗伟阳心急之下,也不喊赵长枪“赵老弟”了,而是直呼其名,然后接着说道:“我说你不能去,你就不能去!你别忘了,你还是一名党员!你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你这叫什么?你这叫个人英雄主义!你这叫无故脱岗!是必须要受到批判的!”

    赵长枪嘿嘿一笑说道:“宗书记,我这不叫无故脱岗。&65288;&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32;&87;&119;&119;&46;&77;&105;&97;&110;&72;&117;&97;&84;&97;&110;&103;&46;&67;&99;&32;&25552;&20379;&84;&120;&116;&20813;&36153;&19979;&36733;&65289;我是去为平川县的老百姓讨回欠款,是正儿八经的工作,怎么能是无故脱岗呢?嘿嘿,这件事你就是闹到市委,这个官司我也能打赢了!”

    “你”宗伟阳看着赵长枪狡黠的脸,无语了。他忽然明白过来,赵长枪之所以让米尔克林召开那个发布会,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目的,他就是要将自己‘逼’上绝路,也让上面的人知道,他去美国乃是不得已,而不是随便渎职脱岗。

    “即便不是渎职脱岗,你这也是耍个人英雄主义吧?”宗伟阳最终无奈的说道。

    “这个世界上英雄已经太少,就让我来壮大一下英雄的队伍吧!”赵长枪虽然说的很郑重,但是宗伟阳却怎么看怎么欠揍。

    宗伟阳最终还是没有拦住赵长枪。赵长枪打定了主意的事情,谁又能更改得了?

    当天晚上,王淑芳的别墅。

    吴飞灵走了。顾晓梅已经搬到了宗伟阳那边去住,老男人宗伟阳经过几个月的苦苦追求,终于抱得美人归,也过上与美‘女’同居的日子,两个人都是成年人了,当然不会再像小年轻一样来场‘浪’漫的马拉松之恋。两人已经领了结婚证,但是由于宗伟阳的工作紧张,所以没有时间安排婚礼,他们打算年底的时候,再举行一次隆重的婚礼。

    吴飞灵和顾晓梅走后,原来的美‘女’集营便清净了许多,家就只剩下了赵长枪,王淑芳和谢兰兰两人。

    三个人都不是外人,倒是便宜了赵长枪,楼上楼下随便住。

    “小枪,听说你要去美国了?”

    餐桌上,王淑芳轻声问道。

    “嗯?你怎么知道的?哦,明白了,肯定是宗伟阳告诉你的。对,准备后天就出发。”赵长枪一边往嘴里扒拉大米,一边说道。

    “听说你这次去很危险?”

    王淑芳和谢兰兰一起紧张的看着赵长枪。

    “听谁说的?不就是去讨债吗?难道你们没有讨过债?有什么危险的?你们别听宗书记危言耸听。”赵长枪不在乎的说道。

    “小枪,你就别骗我们了。绿箭集团的背后站着的是梅隆家族,梅隆家族是什么样的家族,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嘛?去年‘春’节的时候,就是他们派人去刺杀的紫薇妹子吧?这些古老家族,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武装力量,你漂洋过海,孤身一人去向他们讨债,太危险了。”王淑芳皱着眉头说道。

    “呵呵,淑芳,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绝对不会有问题的。”赵长枪一边无所谓的说着,一边伸筷子夹起来一块大‘肉’。

    然而他刚刚将大‘肉’夹起来,谢兰兰却一把将他的筷子夺了过来,眼含着泪‘花’说道:“枪哥,你不要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不好?!你知道我和淑芳姐有多担心你嘛!”

    谢兰兰停顿了一下,擦了擦眼睛然后才说道:“你知道,我们每次听到你到外面去东征西讨,心有多担心吗?每当我知道你出去执行特殊任务的时候,我常常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好不容易睡着也会被噩梦惊醒。枪哥,你答应我们不去了,好不好?”

    王淑芳听着谢兰兰的话,眼也泛出泪‘花’。和赵长枪有关系的几个‘女’人,她和赵长枪在一起的时间是最长的,也是最了解赵长枪的,虽然赵长枪每次出去和别人战斗,她都没有拼死拼活的阻拦,但是她对赵长枪到底有多担心,只有她自己知道。

    赵长枪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两位绝代佳人,心肠不禁有些发软,说道:“淑芳,兰兰,我知道你们不想让我去。说实话,我也不想去,这个世界上,谁愿意有好好的平安日子不过,而去自己找罪受呢?然而,很多事情,我又不得不去做!南宫镇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的心痛啊!整整一个镇的庄稼啊,大片大片的颗粒无收啊!如果是灾年遇到这种事情,那还情有可原,毕竟老天爷的事情,我们谁都管不了。可是这是**!不是天灾啊!我对不起南宫镇的老百姓啊!他们将所有的信任,连同他们一家人的命运全都给了我,可是我给他们做了什么啊!我看看那些颗粒无收的庄稼,我心就发堵啊!我赵长枪对不住南宫镇的父老乡亲们啊!”

    赵长枪说的动情,堂堂七尺男儿,眼竟然也变得湿润。此时此刻,他的脑海泛出的是南宫镇一望无际的田野,颗粒无收的庄稼,还有一脸风霜,满心失望的乡亲们!他们站在田间地头,眺望无尽的原野,眉头拧成一个疙瘩,点燃一锅旱烟,嘴里不断的念叨:“作孽啊!作孽啊!赵长枪这个县长到底是咋当的嘛!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情!”

    “小枪,庄稼坏了,也不过是一年的事情。再说,你现在不是已经从你的账户上拨了一个亿给南宫镇了吗?而且米尔克林也不是已经承诺先给南宫两个亿吗?有了这笔钱,他们一年之内的生活已经有保障了。最不济我们大家一起想想办法,或许也能将这笔钱先垫付上,然后再让绿箭集团慢慢的还嘛。”王淑芳说道。

    “不!冤有头,债有主!绿箭集团欠南宫镇老百姓的!他们就必须于要还!我去美国和绿箭集团讨债,这是我欠南宫镇的老百姓的。你们凭什么把钱投到这里?”赵长枪斩钉截铁的说道。

    “可是,你这样去美国实在太危险了!你如果在那边出了事情,你让我们怎么办?”谢兰兰有些‘激’动的说道。说完后,又觉得自己的话不太吉利,连忙呸呸呸的吐了几口,说道:“枪哥,我刚才是胡说的,你别生气。”

    赵长枪忽然面‘色’一沉说道:“唉!壮士出征最怕就是别人诅咒,兰兰,你这么一说我心忽然变得不踏实了。但是这次我还必须得去,这个谁也改变不了我的主意。”

    “那怎么办啊?”谢兰兰着急的说道,她真的很后悔说出那句不吉利的话。

    “我听说,有一个办法可以破除这种不吉利的话带来的诅咒。”赵长枪若有所思的说道。

    “什么方法,枪哥你快说啊!”谢兰兰连忙焦急的说道。

    “那就是把你最宝贵的东西献给我。”赵长枪嘿嘿笑着说道。

    “我最宝贵的东西不是早已经献给你了吗?”谢兰兰忽然明白了赵长枪的意思,脸一红说道。

    “那就再献一次呗!”

    赵长枪说着话,竟然饭也不吃了,一把将谢兰兰抱起来就朝旁边的卧室里跑去。

    旁边的王淑芳刚要说什么,却见赵长枪的魔抓已经向她伸了过来,好像触手怪的手臂一样,将她也卷到了他的怀!

    谢兰兰和王淑芳本来在赵长枪怀直扑腾,但是赵长枪说了一句话之后,她们全都沉默了。

    是啊,既然赵长枪已经决定要前往美国,而这次前往又如此凶险,难道我们就不想在这个世界上给他留下点纪念吗?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七七章 窘迫    “臣无任何意见!”洛莽抱了双拳,双目直视青主,掷地有声道:“臣只是觉得赏罚分明才是正理,臣儿子犯下的过错臣不袒护,认罚!臣也不认为牛有德打伤了臣的儿子有什么不对,一切当以公私分明来论,牛有德守的虽然是小小一块御田,但是为了维护娘娘们的尊严不惜得罪一群权贵子弟,这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可谓尽忠职守之楷模,当重赏才是!臣倡议将牛有德官复原职!”

    “臣附议!”

    “洛帅言之有理,臣附议!”

    “臣附议!”

    一个个朝臣陆续站了起来,除了几个顶尖的大佬外,基本上所有的朝臣都站了起来表示同意。∮,

    角落里有不明情况的奴才们有些瞠目结舌,寇家那边的人就不用说了,竟然连吃了牛有德亏的嬴家和昊家下面人也同意奖赏牛有德,一群大臣为一个一节银甲天兵集体请功,简直是活见鬼了。

    青主寒着一张脸,掌控朝堂最不愿看到的就是这种情况,最不想看到下面人意见一致,有分歧由他来做最后裁决才是最合适的。一旦大家意见一致,他这个天帝若是反对的话,万一出了什么事连个出来背黑锅的都没有,做出了错误决定的人就只能是他了,很是影响他的威信,当然他也可以专权独断,可专权独断不是那么好做的,偶尔为之可以,不能事事如此。

    青主冷眼扫向下面坐那老神在在好像事不关己的寇凌虚,心里清楚的很,肯定是这老鬼背后搞出的事。

    青主心中冷笑,暂且让你先得意,回头有你得意不起来的时候。

    他为什么要把牛有德给栓在御园,就是在酝酿借口把牛有德贬到别的地方去。

    就在这时。破军站了起来帮青主解围,冷笑道:“怎么处置牛有德,是近卫军的事情,诸位是不是管的太宽了点?”

    洛莽道:“我们没说要管近卫军的事,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只是个倡议。莫非连议一议也不行?若近卫军连说都说不得,未免也太过了吧?”

    武曲又站了起来……

    这么一吵,分歧就产生了,最终令这千年一次的园庆不欢而散,总之宴会一结束,青主也没了游园的兴趣,直接回了天宫。

    而离宫外,惨叫声一片,那些没死在苗毅手上的人。不管男女,一个个被驯龙鞭抽得死去活来,那滋味估计要令他们终身难忘。

    至于苗毅想官复原职是不可能的,争吵的分歧一产生,青主就有了裁决的理由,牛有德是近卫军的人,该怎么处置由近卫军自己决断,小小一个银甲天兵还不值得一众大臣当做大事来议。

    可一帮大臣讲的也的确有道理。牛有德尽忠职守守护御田的确有功,有功当赏也是常理。

    于是就在一群人被驯龙鞭收拾的时候。近卫军给苗毅升官的法旨也下来了,官复原职不可能,可毕竟是一帮大臣开口了,青主也不能小气,一节银甲升二节银甲岂不让人笑话,保护娘娘们的尊严难道就这么不值钱?于是连升六级。变成了一节黑甲天兵。

    当然,这个升级对苗毅来说基本上没有任何意义,一节银甲和一节黑甲对他来说有意义吗?至少他的惩罚还没有撤销,还得继续在御田那边站班。

    青主宁给苗毅升级,也不让他现在跑去寇凌虚那边。

    旨意一到黑龙司。牧雨莲等人无语,一降降个一二十级,一升又直接升个六级,这升升降降的速度如同儿戏,关键是杀了那么多权贵子弟还能升级。牧雨莲等人不得不感叹,上面那些大佬的翻云覆雨下面人实在是看不懂。

    当然,有一点大家都能看懂,若没有寇家在背后操作,牛有德不可能升这么快。

    事情有了决定后,云知秋才知道期间发生了这么凶险的事情,方知苗毅身在御园也不安全,可谓心惊肉跳。

    不管怎么说,经过这次的事情后,天庭权贵家的那些纨绔子弟算是领教了牛有德的凶悍,还是头回见识到杀了这么多权贵子弟还能升官的人,没人敢再招惹了。话又说回来,见识了这帮纨绔子弟的能力,也没人会再让他们和牛有德交手,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对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嬴、昊两家算是被自家的这些子弟给坑惨了,带来的一个后果是,那些子弟免不了要吃点苦头,给他们的份例大幅压缩了,有人甚至被直接贬去了做山神土地之类的,也算是有意进行磨炼吧。

    不磨炼不行,经过这次的事情,见过没用的,没见过这么没用的,各家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园庆之后,紧接而来的就是苗毅和云知秋的婚事。苗毅不能离开御园,举办地点就在寇家的别院。

    当日的云知秋格外光彩照人不说。

    喜庆热闹对于早就是夫妻的二人来说也自是不提。

    嘉宾如云也是自然的,苗毅一些认识的除了近卫军的,一般人也来不了御园。

    说白了,这场婚事还是寇家的主场,不管有什么恩怨,面子上都是过的去的,四大天王连同夏侯拓都来了,朝中的大臣都来了,连青主和天后也都露了下面,可谓极度隆重。

    而寇家一系从上到下的,都来了,不能来御园的,寇家天王府那边也另有分场设宴款待,仅凭收礼一项,就是个惊人的数字,光天宫的赏赐就不小。

    不过规矩还是自古就有的,冲寇家来的,份子都给了寇家,那都是寇家以后要还礼的。冲苗毅和云知秋来的,份子都给了两人,幸好天宫的赏赐是给一对新人的。

    申路元帅洛莽,悄无声息地给了一对新人一份厚礼,相当丰厚,丰厚到苗毅二人有些惊讶,不过两人倒也能理解,估计跟苗毅饶了洛归一命脱不了干系。真正让二人吃惊的是,如意天妃也给了一份相当沉重的厚礼。

    左督卫指挥使破军也给了一份不轻的礼,花义天给的也不轻,庾重真给的也比一般人重。

    前黑龙司解散人员让牧雨莲代表他们集体献上了一份心意,现黑龙司人员也集体献上了一份心意。

    洞房内,一切俗礼都免了,外面做给别人看的凑合就行了,没人看到的洞房花烛就算了。

    凤冠霞帔扔到了一旁的云知秋正坐那领着千儿、雪儿清点礼物。

    寇家也知道千儿、雪儿是云知秋用惯了的,所以也就没再用别的陪嫁丫头,特意帮云知秋把二女给弄来了。今天二女也算是跟着见识了一番大场面,不但见到了天庭的满朝大臣,竟然还见到了天帝和天后。

    看云知秋扔掉凤冠霞帔急不可耐清点份子的样子,苗毅有些哭笑不得,走到她身后,双手扶了她双肩,“我说夫人,你没见过钱么?如此良辰美景,你不好好伺候我,数这东西干什么?未免太俗气了吧!”

    坐一旁的千儿、雪儿一起抿嘴偷笑。

    云知秋回头白他一眼,“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你知不知道你养的那些螳螂现在每年的消耗有多大?莫非你那些小妾就真的断了联系?每年该给的还是要给,不然要你这男人干嘛?木匠他们就不说了,小世界你想起一出是一出,想到这个朋友让我给一点,想到那个朋友让我给一点,大家的修为越来越高,消耗也越来越大,妖若仙那边又动辄要件大世界的宝物去做研究,哪样不要钱。这么多年下来,咱们的进项是越来越少了,开销却是越来越大了,你在酉丁域扔出一堆红晶战甲给下面没有收回,这是应该的,我不好说什么,你前次又让我筹集一笔巨资给酉丁域跟着你活下来的手下,还要我尽快送到他们每个人手上去,一万多人,个个你都不愿给少了,你也不想想那是一笔多大的数目,张口就要,你出手倒是越来越大方了,殊不知我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又不好跟你说,只好硬着头皮东凑西凑,寇家那边给我的见面礼我都搭进去了,这次卖给天宫的首饰再算上,还是差不少。我还要帮你准备突破彩莲二品的修炼资源,哪一样不要钱,现在好了,有了这些回补,总算解了我的燃眉之急,也总算可以跟你开口说说这事了。”

    千儿、雪儿悄悄看了苗毅一眼,其实她们跟在云知秋身边办事,很清楚现在的窘迫情形,大人现在的收入根本不足以支撑大人如今的大手大脚和庞大开销,一直在坐吃山空,几年前就紧张了,夫人开铺子赚的那点钱已经全部贴进去了,如今又要一次性拿出那么大一笔巨资来给那一万多人,夫人逼不得已已经厚着脸皮开口找云傲天让魔道那边筹钱,偏偏夫人还不让她们告诉大人,说大人是非常时期,不要让大人分心,这边再想办法另谋财路就是。

    “有劳夫人了。”苗毅颇为感慨地拍了拍云知秋肩膀,不过他并不以为意,“现在困在御园没办法,等熬过了这段时间,我再想办法,那一万人的东西还是不能少,你还是想办法凑凑尽快安排人给他们送过去,如果还有缺口,差多少跟我说一下。”

    “怕是不用了…”云知秋有些惊住了的样子,慢慢回头,举起了一只储物镯,“夏侯家的礼!”(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