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米尔克林虽然打电话不让警察来,但是赵长枪三人在这边弄出这么大动静,又是狗叫又是人嚎的,其他人怎么能听不见他们听见了,怎么能不报警

    两辆警车停在了米尔克林的别墅大门外面,当他们看到已经被拆下来,仍在地上的铁大门时,不禁都直皱眉头。

    看样子米尔克林先生的家损失不小啊问题大了这些外国人平时都趾高气昂的,没事还想找点事,今天他们的家被弄成这个样子,还不得闹到东海市总局自己这帮小警察搞不好要吃不了兜着走啊

    然而当这些警察迈步走进别墅院子,见到别墅的主人米尔克林的时候,却听米尔克林告诉他们这只是一场误会他的家之所以弄成这样,是因为他的两名保镖半夜三更的起来练功,结果练着练着闹了点小矛盾,打起来了,于是最终便成了这种样子。

    米尔克林对此事表示深深的歉意,并且表示,天亮之后,他会亲自去向左邻右舍道歉,对打扰他们休息的事情表示道歉。

    这些警察当然不会相信米尔克林的鬼话。他的保镖有病啊半夜三更起来练功比武再说,他的保镖能轻松将大门撂倒在地上

    不过既然米尔克林不想找麻烦,这些警察当然也懒得管这件事。装模作样的将米尔克林善意警告一番离开了。

    米尔克林看着呜哇呜哇离开的警车,然后又看看赵长枪离开的方向,低声嘟囔道:“但愿我的决定是正确的吧。”

    警察到来的时候,赵长枪离开别墅并不远,如果米尔克林实话实说,这些警察未必不能将赵长枪三人抓住,即便当时抓不住,警察以后也能找到赵长枪的身上。

    然而,米尔克林最终却没有这么做。因为米尔克林从赵长枪最后一句话品出了很多味道。他意识到赵长枪很可能已经和梅隆家族的某派势力已经达成了联盟虽然米尔克林自己都感到自己的这个的判断好像很荒谬,他也不知道赵长枪这个华国平川县县长怎么就和梅隆家族这样的庞然大物联系到了一起。但是他却知道自己的判断很可能是真的

    米尔克林虽然是绿箭集团驻华国的总裁,看上去牛逼哄哄,但是在整个绿箭集团,他的地位其实平常稀松,连决策枢都进不去,在梅隆家族就更别说了。说不好听一点,他不过是梅隆家族的一条狗而已。

    米尔克林感到榜上赵长枪,或许自己就能在梅隆家族登堂入室所以,他才随便将警察打发走了,没有将实情说出来。

    警察到来又离开,赵长枪三人躲在里米尔克林不远处的一个黑暗角落看的一清二楚。

    “枪哥,那个死胖子好像没有出卖我们为什么”赵玉山奇怪的问道。之前米尔克林给警察打电话,让警察不要再过来,是害怕赵长枪三人会打死他,现在他们已经离开了,他为什么还要为他们隐瞒

    赵玉山可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好的人,家里被别人弄得乱七八糟,不成样子,自己还差点被人掐死,还在警察面前替凶手隐瞒

    赵长枪嘿嘿一笑说道:“他的确没有出卖我们。因为他是聪明人知道什么时候选择怎样站队。呵呵,走吧。或许明天我们就能得到我们想得到的东西了。”

    赵长枪说着话迈步离开了。

    赵玉山使劲的抓抓脑袋,自言自语道:“那个死胖子是个聪明人我怎么没看出来亚伦你看出来了”

    “我当然看出来了。你没看出来是因为你太笨,这个世界上天才总是难以被人理解。唉”

    洪亚伦冲赵玉山翻翻白眼,然后长叹一声,朝赵长枪追去。

    “难道这就是传说的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喂,洪亚伦,你这个混蛋,你给我等一下,你竟然敢说我笨,看我怎么收拾你”赵玉山甩开两条大长腿朝前面的两人追去。

    第二天上午十点,绿箭集团和平川县长赵长枪在绿箭集团总部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绿箭集团驻华国总裁米尔克林向平川县南宫镇的老百姓公开道歉,并且郑重声明,绿箭集团的销售代表孙建新在绿箭集团不知情的情况下,以绿箭集团的名义出售给平川县南宫镇一批劣质种子,给平川县南宫镇的农民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虽然此事情完全是孙建新个人行为,但是孙建新当时毕竟是绿箭集团的员工,所以绿箭集团理应也愿意为孙建新的行为买单绿箭集团会完全赔偿南宫镇的农民,金额最少十五亿

    但是,由于绿箭集团驻华国分公司无法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所以他们要等到美国总公司将钱拨付过来之后,才会赔偿平川县南宫镇的农民。

    这条消息一经发布,马上就被各大媒体和络在第一时间进行了转载。这条消息几乎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便传遍了大江南北

    看到这条消息的人对这消息褒贬不一。有人说这是好事,开启了华国农民向种子供应商索赔的先河

    要知道,在以往的时候,农民买到假种子或者劣质种子,根本没地方说理去,只能自己默默的承受经济损失现在好了,人家连外国公司都站出来为他们销售出去的种子负责,而且一赔就是十五个亿如果以后华国的种子公司再想赖账,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虽然有人看好这件事,但是大部分人却都唱衰这件事,因为米尔克林明确说了,他们现在没钱给平川县的老百姓,需要总公司往这边拨钱,来赔偿南宫镇老百姓的损失。可是如果绿箭集团的美国总部迟迟不把赔偿款给平川县,难道南宫镇的老百姓就得一直的等下去

    持有这种观点的可不是只有普通老百姓,就连平川县委书记宗伟阳也不看好这件事。所以当赵长枪回到平川县上班的第一天,他就跑到了赵长枪的办公室,对赵长枪说道:“赵老弟,你觉得绿箭集团会老老实实的赔偿我们十五亿”

    “当然不会”赵长枪笑着说道。

    “那你还让绿箭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要知道如果不召开新闻发布会,只要我们能从绿箭集团手拿到那两个亿,就能给南宫镇的老百姓一个交代了。每一户三万多元的赔偿数额,也能达到广大老百姓的满意了。可是这个新闻发布会一开,现在恐怕整个南宫镇的农民都知道这个消息了他们都盼着他们的十五亿呢即便我们从绿箭集团手要回来十四个亿,也不能让他们满意啊唉赵老弟, 你这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啊”宗伟阳有些着急的说道。

    赵长枪呵呵一笑说道:“宗书记,你错了。我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我这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情如果按照绿色玉米和绿色大豆的价格算,南宫镇的经济损失确实达到了十三亿之多之所以和他们多要两亿,是对绿箭集团的惩罚”

    “可是你就算真的打算和他们要十五个亿,也不用让绿箭集团专门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弄得全世界都知道吧”宗伟阳说道。

    “不我就是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平川县今年最主要的两个项目就是长毛兔养殖,和绿色新农业,现在两个项目都失败了,无论是老百姓还是上面,肯定会有人说我们的闲话,说我们拿了上面的扶持款,正事不干,净胡鼓捣,净上些拍脑袋项目。现在我就是要让那些参与这些项目老百姓获得高额的赔偿,我们要让那些老百姓知道,

    “我们要让上面的人知道,我们没有拿着国家的扶持款乱上项目,我们的失败是有客观原因的。上面的头头脑脑们不能因为我们这两个项目的失败,就否定我们平川县委县政府为振兴平川经济做出的努力当然,除了这些,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宗伟阳被赵长枪的话震撼了,特别是当他听赵长枪大声说出“他们选择跟着政府走,是不会有风险的有风险也是政府替他们担着政府就是他们最坚强的后盾”时,他的心竟然有种壮怀激烈的感觉

    政府是个啥啥叫为人民服务听听赵长枪说的话,看看赵长枪做得事,就知道了

    当宗伟阳听赵长枪说到最后的时候,才下意识的问道:“什么最重要的原因”

    赵长枪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露出一丝凝重,说道:“宗书记,其实我们的这两个项目本来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情的。都是因为我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们对付的人其实是我,是我连累了平川县的父老乡亲们不给老百姓一个合理的补偿,我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宗伟阳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赵老弟,兔子的事情是因为孙国伟想对付你,这个我知道。可是种子的事情为什么也是因为你难道绿箭集团也想对付你他们和你好像没什么仇恨吧”

    “不错,绿箭集团是和我没有仇恨,但是绿箭的大后台是美国的梅隆家族。梅隆家族和我有大仇绿箭集团的人是听了梅隆家族的话,才想起这样的损招来对付我。我之所以让米尔克林高调召开这个新闻发布会,就是要让我的仇人们看看想对付我,就要有被我报复的觉悟

    “现在在兔子问题上动手脚的周家辉已经进了监狱,孙国伟也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梅隆家族也必须要付出代价十五个亿,已经太便宜他们了”

    赵长枪说这些话的时候,宗伟阳竟然从他身上感到了一股冷森森的气息凝如实质的冰冷气息仿佛让空气的温度都不断的下降。

    虽然这样的赵长枪让宗伟阳感到陌生,但是他还是担心的问道:“赵老弟,你的想法当然是好的,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绿箭集团真的只是给我们一个空头承诺,不打算给我们钱,或者不打算给我们十五个亿怎么办”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七六章 一团和气    打倒在地的洛归笨是笨了点,可也不是纯傻子,做老子的知道他不聪明亲自给他演示的如此清楚了,再看不懂的话,那真的可以一头撞死了。

    看着眼前折断的树枝,洛归脸色憋的通红,明白了,被人当傻子耍了。

    洛莽回头看了眼,“生气有什么用…看好你儿子,吃了亏就要长教训,别热血冲头搞出事来。”

    童怜惜走来,蹲在了儿子身边,将气得说不出话来的儿子脑袋抱在了怀里,不断抚摸着儿子的脸低声安慰着什么。看到儿子这样,知道了别人欺负儿子笨,当傻子玩,她心里也难受的不行,真的很难受。

    若非当年元帅遭受刺杀时自己拼命为元帅挡了一下,儿子也不会这样,那时她正怀着孕,结果儿子生下来后发现是个傻子,是元帅动用了不少资源才调整了过来,只是智商多少还是受了影响。

    可世事无常,福祸相依,正因为如此,元帅对她或是对这个儿子都是心怀愧疚的,她虽然只是个妾室,儿子虽然只是庶出,可有元帅看顾着,家里也没人敢欺负她们母子。她也知道元帅为了儿子的将来打算,希望能让儿子娶广天王的掌上明珠,只是这事有难度,儿子的情况摆在这。

    看看母子俩,管家郎菊轻叹一声,走到洛莽身边接话道:“从情况来看,牛有德连嬴天王的孙子都能下杀手,其他元帅、星君、侯爷的子女都没放过,甚至动用破法弓射杀,唯独放过了出头后近在眼前的少爷,只将少爷给活捉了,这说明他看出了少爷是被人利用了,的确是高抬贵手给了元帅面子。”

    洛莽微微点头,“本帅以前也以为这牛有德太嚣张了,如今看来也不是个乱来的人,做事还是极有分寸的。人不犯他,他不犯人,人若犯他,他必回之。这次洛归主动惹他,他却放过了!”

    郎菊:“把少爷推到前面,这是逼牛有德杀少爷,那些人用心歹毒啊!若非牛有德看出了端倪放了少爷一马,一旦少爷出事。元帅这边死无对证,不明情况之下必然要牵动天王那边和寇家发生冲突,便给了那些人渔利的机会。”

    洛莽:“这次的事情蹊跷,只怕王爷爱女那边,也是被人给设了套子,否则哪有这么巧,刚好是天王和我是事情的由头,不知王爷那边反应过来没有。”

    郎菊:“肯定是有所察觉的,王爷那边定会查明。”

    洛莽冷笑,“这次是他们先坏了规矩。他们能做初一,洛某就能做十五,不拿出足够的诚意来,别怪洛某让他们断子绝孙!”

    郎菊点头:“宴会还未结束,元帅还是先去离宫那边看看动静视情况而定,估计嬴家和昊家已经找到了王爷和寇家。”

    洛莽点了点头。

    扶了儿子到一旁的童怜惜也听明白了,知道自己之前冤枉了牛有德,不该骂人家,反而应该感谢人家,轻轻走到欲要离开的洛莽身边。有些柔弱地看着洛莽的脸色,怯生生问道:“老爷,妾身要不要去当面向牛有德道个谢?”

    “不用了!”洛莽斜睨看来,“这种事情口头上说句谢没什么意义。人家放洛归一马,想要的也不是你一句谢,总之这个情,本帅记下了,自会给予回应,你一个女人就不要多掺和了。看好你儿子,离宫那边没我的招呼,也不要过去了。”

    “是!”童怜惜应下,欠身送别大步离去的洛莽,“老爷慢走。”

    离宫一座小庭院内,寇家姐妹拉了云知秋拜访一位宫中颇为得宠的妃子,这位妃子也是寇家送进宫的,所以云知秋暂时还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确切地说,是寇家安排了姐妹几个拉走了云知秋,事情没有定论前不想让云知秋知道情况,怕会惹出什么不必要的事情来。

    而离宫外的一处山崖前,暂出的夏侯拓也和管家卫枢碰头在了一起。

    “放过了洛莽的那个儿子没杀?”夏侯拓诧异一声,旋即目露惊艳之情,啧啧摇头惊叹道:“看来倒是我小看了此子的格局,这明显是个圈套,事发突然之下,此子不但能顺势反设陷阱,居然还独独放过了洛莽的儿子,这临机决断的能力实在是不凡,寇家真正是捡到宝了!”

    卫枢:“宴会上怕是要起风波了。”

    夏侯拓呵呵一笑,摇头道:“能起什么风波?牛有德占了理,他奉命守护御田,有人毁了御田,且拒捕,牛有德杀之乃尽忠职守,没有任何过错,反而有功,总不能说因为闹事的是权贵子弟就杀错了吧?嬴九光能说嬴家子弟有理吗?如果后宫妃子的东西可以任意亵渎,回头就能有人给如意天妃难堪,寇家和广家若是站到承宇这边来了,如意天妃在后宫的日子就难过了,哪天在后宫被弄出个通奸的罪名来也不奇怪,青主再宠也不能容这事。洛莽的儿子留的妙啊,若仅有广令公的女儿还不能说明什么,这两厢一对比,怕是已经拿到了证据。等着瞧吧,嬴家和昊家若是不割肉让出几个侯爷的位置来做补偿,寇家和广家回头就能让两家断子绝孙,除非两家的子嗣永远躲着不露面,改天的朝会上应该就能见分晓了。寇家前番夺下牛有德给几家的安抚让利,这下怕是要连本带利收回来了,这买卖做的划算。”

    卫枢默然思索着点头。

    离宫内,一座用来给大臣歇息的小殿大门突然打开,嬴九光和昊德芳沉着一张脸大步而出离去,后面又慢悠悠走出两人,正是寇凌虚和广令公,这二位相视一笑,和前面二位的反应截然两样。

    洛莽突然从一侧的月门现身,广令公对寇凌虚做了伸手先请的手势,寇凌虚会意,负手先走一步。

    洛莽走到广令公身边,广令公看着寇凌虚离开的背影,轻轻一叹,“那牛有德可惜了,被寇老鬼捡了个大便宜…”不过随后想到身边这位也有意让儿子娶自己女儿,倒是不好再说什么招牛有德为婿的事情,改口道:“既然事情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这事就算了,不要再发难了,已经过去了。”

    洛莽一听就知道有结果了,问:“嬴家和昊家怎么讲?”

    广令公:“嬴家让出两个侯爷的位置,昊家让出了一个。三个侯爷的位置我们和寇家那边不好分,最后寇家做了让步,只拿了一个侯爷的位置走,不过有条件,寇老鬼嫌牛有德现在的级别太低了,但是他不好帮自己女婿说话,要求另三家开口,你的为人我是知道的,干脆就由你还牛有德的人情吧,所以我就帮你做主了,待会儿就由你牵这个头吧。”

    诚如他所说,他的确了解洛莽的为人,怕洛莽因为这事以后和牛有德牵扯不清,也等于是和寇家那边牵扯不清,所以急着帮洛莽和牛有德划清界限。

    洛莽默然点了点头,知道广天王心思的同时,也明白寇凌虚的心思,牛有德的级别实在是被青主贬的太低了,以后寇凌虚就算再怎么扶持,也不能老是帮牛有德跳着升级,否则免不了有人要弹劾他以权谋私,这是要提前帮牛有德打点基础节省点时间以便将来好扶持。

    大殿内,身姿曼妙的仙娥广袖曼舞,青主高高在上,冷眼旁观着暂时告退的大臣们又一个个陆续归位,诡异的是竟然没一个人提及外面发生的事情。

    下坐首位的夏侯拓瞥了瞥众人的反应,端酒半抿着,脸上挂着淡淡笑意,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没多久,厘清了事情的花义天回来了,直接从曼舞的仙娥中间穿过,走到大殿中央,正式朝高坐在上的青主拱手道:“陛下,御田那边发生了冲突……”当场将事情发生的经过讲了遍,并当众拿出了名单宣读出了相关涉事人员。

    一听有正事,旁站司仪早早就挥手让歌舞的仙娥退出了大殿。

    此时殿内一片静谧,想象中的声讨争辩声并未出现,此立刻让不少人意识到了,怕是某几位已经在背后达成了妥协,不会再把事情给闹大。某些子女丧命的大臣嘴唇紧绷!

    等了一会儿,还不见有反应,青主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肚子里已是火冒三丈,啪!酒杯拍在了案上,指着下面一群人怒喝道:“你们想干什么?朕好心在御园设宴款待你们家眷,你们倒好,放任子女跑到朕的御园撒野来了,回头是不是要把朕的天宫也给掀了?”

    那些与有牵连的大臣纷纷站起,面向青主躬身拱手,“是臣管教无方!”

    青主冷目扫了眼下面,没有辩解的,也没有趁机打压的,决断权全部交到了他的手中。

    这种事由他做主自然也没错,可他能怎么办?因为人家没管好自己子女踩了自己田里几颗菜就把人家给贬了?就把大臣的子女全部给砍了?

    “所有涉事人员,五记鞭笞!所有涉事人员的父母,罚没一年俸禄!再有下次,决不轻饶!”青主做出了处罚决定,心中却不痛快,他想看到的是下面互斗,而不是这样一团和气,大家都互相抱团、互相包庇的话,还要他这个裁决者干什么?

    “谢陛下洪恩!”涉事大臣齐唱。

    众人随后坐下后,却有一人没坐下,正是申路元帅洛莽。

    青主顿时来了兴趣,都知道洛莽疼那个儿子,莫非洛莽心里咽不下这口气?

    “莫非洛卿还有什么不同意见?”青主表情柔和了不少,报以期待,期待洛莽挑事,他好趁机敲打某些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