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打倒在地的洛归笨是笨了点,可也不是纯傻子,做老子的知道他不聪明亲自给他演示的如此清楚了,再看不懂的话,那真的可以一头撞死了。

    看着眼前折断的树枝,洛归脸色憋的通红,明白了,被人当傻子耍了。

    洛莽回头看了眼,“生气有什么用…看好你儿子,吃了亏就要长教训,别热血冲头搞出事来。”

    童怜惜走来,蹲在了儿子身边,将气得说不出话来的儿子脑袋抱在了怀里,不断抚摸着儿子的脸低声安慰着什么。看到儿子这样,知道了别人欺负儿子笨,当傻子玩,她心里也难受的不行,真的很难受。

    若非当年元帅遭受刺杀时自己拼命为元帅挡了一下,儿子也不会这样,那时她正怀着孕,结果儿子生下来后发现是个傻子,是元帅动用了不少资源才调整了过来,只是智商多少还是受了影响。

    可世事无常,福祸相依,正因为如此,元帅对她或是对这个儿子都是心怀愧疚的,她虽然只是个妾室,儿子虽然只是庶出,可有元帅看顾着,家里也没人敢欺负她们母子。她也知道元帅为了儿子的将来打算,希望能让儿子娶广天王的掌上明珠,只是这事有难度,儿子的情况摆在这。

    看看母子俩,管家郎菊轻叹一声,走到洛莽身边接话道:“从情况来看,牛有德连嬴天王的孙子都能下杀手,其他元帅、星君、侯爷的子女都没放过,甚至动用破法弓射杀,唯独放过了出头后近在眼前的少爷,只将少爷给活捉了,这说明他看出了少爷是被人利用了,的确是高抬贵手给了元帅面子。”

    洛莽微微点头,“本帅以前也以为这牛有德太嚣张了,如今看来也不是个乱来的人,做事还是极有分寸的。人不犯他,他不犯人,人若犯他,他必回之。这次洛归主动惹他,他却放过了!”

    郎菊:“把少爷推到前面,这是逼牛有德杀少爷,那些人用心歹毒啊!若非牛有德看出了端倪放了少爷一马,一旦少爷出事。元帅这边死无对证,不明情况之下必然要牵动天王那边和寇家发生冲突,便给了那些人渔利的机会。”

    洛莽:“这次的事情蹊跷,只怕王爷爱女那边,也是被人给设了套子,否则哪有这么巧,刚好是天王和我是事情的由头,不知王爷那边反应过来没有。”

    郎菊:“肯定是有所察觉的,王爷那边定会查明。”

    洛莽冷笑,“这次是他们先坏了规矩。他们能做初一,洛某就能做十五,不拿出足够的诚意来,别怪洛某让他们断子绝孙!”

    郎菊点头:“宴会还未结束,元帅还是先去离宫那边看看动静视情况而定,估计嬴家和昊家已经找到了王爷和寇家。”

    洛莽点了点头。

    扶了儿子到一旁的童怜惜也听明白了,知道自己之前冤枉了牛有德,不该骂人家,反而应该感谢人家,轻轻走到欲要离开的洛莽身边。有些柔弱地看着洛莽的脸色,怯生生问道:“老爷,妾身要不要去当面向牛有德道个谢?”

    “不用了!”洛莽斜睨看来,“这种事情口头上说句谢没什么意义。人家放洛归一马,想要的也不是你一句谢,总之这个情,本帅记下了,自会给予回应,你一个女人就不要多掺和了。看好你儿子,离宫那边没我的招呼,也不要过去了。”

    “是!”童怜惜应下,欠身送别大步离去的洛莽,“老爷慢走。”

    离宫一座小庭院内,寇家姐妹拉了云知秋拜访一位宫中颇为得宠的妃子,这位妃子也是寇家送进宫的,所以云知秋暂时还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确切地说,是寇家安排了姐妹几个拉走了云知秋,事情没有定论前不想让云知秋知道情况,怕会惹出什么不必要的事情来。

    而离宫外的一处山崖前,暂出的夏侯拓也和管家卫枢碰头在了一起。

    “放过了洛莽的那个儿子没杀?”夏侯拓诧异一声,旋即目露惊艳之情,啧啧摇头惊叹道:“看来倒是我小看了此子的格局,这明显是个圈套,事发突然之下,此子不但能顺势反设陷阱,居然还独独放过了洛莽的儿子,这临机决断的能力实在是不凡,寇家真正是捡到宝了!”

    卫枢:“宴会上怕是要起风波了。”

    夏侯拓呵呵一笑,摇头道:“能起什么风波?牛有德占了理,他奉命守护御田,有人毁了御田,且拒捕,牛有德杀之乃尽忠职守,没有任何过错,反而有功,总不能说因为闹事的是权贵子弟就杀错了吧?嬴九光能说嬴家子弟有理吗?如果后宫妃子的东西可以任意亵渎,回头就能有人给如意天妃难堪,寇家和广家若是站到承宇这边来了,如意天妃在后宫的日子就难过了,哪天在后宫被弄出个通奸的罪名来也不奇怪,青主再宠也不能容这事。洛莽的儿子留的妙啊,若仅有广令公的女儿还不能说明什么,这两厢一对比,怕是已经拿到了证据。等着瞧吧,嬴家和昊家若是不割肉让出几个侯爷的位置来做补偿,寇家和广家回头就能让两家断子绝孙,除非两家的子嗣永远躲着不露面,改天的朝会上应该就能见分晓了。寇家前番夺下牛有德给几家的安抚让利,这下怕是要连本带利收回来了,这买卖做的划算。”

    卫枢默然思索着点头。

    离宫内,一座用来给大臣歇息的小殿大门突然打开,嬴九光和昊德芳沉着一张脸大步而出离去,后面又慢悠悠走出两人,正是寇凌虚和广令公,这二位相视一笑,和前面二位的反应截然两样。

    洛莽突然从一侧的月门现身,广令公对寇凌虚做了伸手先请的手势,寇凌虚会意,负手先走一步。

    洛莽走到广令公身边,广令公看着寇凌虚离开的背影,轻轻一叹,“那牛有德可惜了,被寇老鬼捡了个大便宜…”不过随后想到身边这位也有意让儿子娶自己女儿,倒是不好再说什么招牛有德为婿的事情,改口道:“既然事情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这事就算了,不要再发难了,已经过去了。”

    洛莽一听就知道有结果了,问:“嬴家和昊家怎么讲?”

    广令公:“嬴家让出两个侯爷的位置,昊家让出了一个。三个侯爷的位置我们和寇家那边不好分,最后寇家做了让步,只拿了一个侯爷的位置走,不过有条件,寇老鬼嫌牛有德现在的级别太低了,但是他不好帮自己女婿说话,要求另三家开口,你的为人我是知道的,干脆就由你还牛有德的人情吧,所以我就帮你做主了,待会儿就由你牵这个头吧。”

    诚如他所说,他的确了解洛莽的为人,怕洛莽因为这事以后和牛有德牵扯不清,也等于是和寇家那边牵扯不清,所以急着帮洛莽和牛有德划清界限。

    洛莽默然点了点头,知道广天王心思的同时,也明白寇凌虚的心思,牛有德的级别实在是被青主贬的太低了,以后寇凌虚就算再怎么扶持,也不能老是帮牛有德跳着升级,否则免不了有人要弹劾他以权谋私,这是要提前帮牛有德打点基础节省点时间以便将来好扶持。

    大殿内,身姿曼妙的仙娥广袖曼舞,青主高高在上,冷眼旁观着暂时告退的大臣们又一个个陆续归位,诡异的是竟然没一个人提及外面发生的事情。

    下坐首位的夏侯拓瞥了瞥众人的反应,端酒半抿着,脸上挂着淡淡笑意,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没多久,厘清了事情的花义天回来了,直接从曼舞的仙娥中间穿过,走到大殿中央,正式朝高坐在上的青主拱手道:“陛下,御田那边发生了冲突……”当场将事情发生的经过讲了遍,并当众拿出了名单宣读出了相关涉事人员。

    一听有正事,旁站司仪早早就挥手让歌舞的仙娥退出了大殿。

    此时殿内一片静谧,想象中的声讨争辩声并未出现,此立刻让不少人意识到了,怕是某几位已经在背后达成了妥协,不会再把事情给闹大。某些子女丧命的大臣嘴唇紧绷!

    等了一会儿,还不见有反应,青主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肚子里已是火冒三丈,啪!酒杯拍在了案上,指着下面一群人怒喝道:“你们想干什么?朕好心在御园设宴款待你们家眷,你们倒好,放任子女跑到朕的御园撒野来了,回头是不是要把朕的天宫也给掀了?”

    那些与有牵连的大臣纷纷站起,面向青主躬身拱手,“是臣管教无方!”

    青主冷目扫了眼下面,没有辩解的,也没有趁机打压的,决断权全部交到了他的手中。

    这种事由他做主自然也没错,可他能怎么办?因为人家没管好自己子女踩了自己田里几颗菜就把人家给贬了?就把大臣的子女全部给砍了?

    “所有涉事人员,五记鞭笞!所有涉事人员的父母,罚没一年俸禄!再有下次,决不轻饶!”青主做出了处罚决定,心中却不痛快,他想看到的是下面互斗,而不是这样一团和气,大家都互相抱团、互相包庇的话,还要他这个裁决者干什么?

    “谢陛下洪恩!”涉事大臣齐唱。

    众人随后坐下后,却有一人没坐下,正是申路元帅洛莽。

    青主顿时来了兴趣,都知道洛莽疼那个儿子,莫非洛莽心里咽不下这口气?

    “莫非洛卿还有什么不同意见?”青主表情柔和了不少,报以期待,期待洛莽挑事,他好趁机敲打某些人。(。)

第1417章 劫云现!    readx;茫茫星海之中,吕重操控着[大寂灭珠急速地挪移,圣劫的影响会比较大,所以绝对不能选择人多的地方。

    故而,吕重全速向天灵宇宙的荒域进化。

    选择这样的地方渡劫,至少不会让太多的生命受到波及。

    大寂灭珠的空间挪移实在是太快了!

    几分钟之后,吕重已经是深入天灵宇宙的荒域之中。

    “前面有一个极为巨大的荒凉星系,就在这里吧。”吕重的圣识一感应到前方的星域的情况,不由一喜,控制着[大寂灭珠],很快就挪移到这片星系,并在一个巨大的荒芜星球之上停止了下来。

    “周围没有什么生命星球,这地方渡劫非常适合。”大寂灭珠的器灵也是微微一笑。

    “主人,别发呆了,圣劫来临界的速度极快,至多还有二十分钟,你快准备吧。”剐龙刀也连忙传音。

    事到临头,吕重反而平静了下来。

    这圣劫,对于他来说,绝对极为危险。

    但是,越是关键时候,吕重都不会掉链子。

    “二十分钟?勉强够了!”吕重看了看天空,平静地道。

    此方星系,极为荒凉,几乎全大部分都是一些类似下界太阳系金星、火星等无人星球。

    二十分钟,虽然时间极紧。

    但是,吕重也没有太多的选择!

    这一次,他必须拼命了!

    平静下来的吕重,迅速在意识海中演算了一翻。接着。整个人迅速开动。

    上品巅峰境的影之大道启动。

    一瞬间。成千上万的影子从吕重的本尊上分离而出。

    几乎每一个影子,都在瞬间挪移,占据了一个无人星球。

    “大周天星斗阵、大衍玄隐周天阵、诸天神禁阵,启——”

    无数吕重在每一个星球上沉声大喝。

    接着,九件混沌灵宝、三十六件先天至宝、108件先天灵宝被吕重投射而出,打入每一个核心阵眼所在的星球。接着,上亿的极品仙晶也分别被打出,投射着进入了这些超级法宝所在的星球。

    更恐怖的是。这远远不是结束!

    相反,更多的极品仙器也被成千上万个“吕重”给分别“钉”入其所在的星球的各个角落!

    大周天星斗大阵,是传自地仙界洪荒时代的三大顶级仙阵之一。

    大衍玄隐周天阵是[乾坤镜]内的第一困阵,吕重借鉴过来,为的是在特殊的时候隐匿自己的气息。

    而诸天神封神是吕重从[玄虚光阴虫]神王传承那里学来的一个虫族诡阵,此阵一起,只要能量储备足够,可以为大阵提供源源不断的顶级禁制。

    三种大阵,都极不简单,而且主阵的阵灵、阵眼、阵基都被高等级法宝给包了。

    吕重短时间内布置的三大阵法。如果是一般的圣劫,足以轻松应付。

    可是。吕重怕就怕自己的圣劫不一般!

    要知道,当年他飞升成仙之前,渡的仙劫,可是引来了超级灭世天谴。那种恐怖的天谴别说是一般下界九劫散仙都渡不过了。

    就算是大罗金仙遇上,不死也会重伤。

    可是,当年的吕重愣是遇上了这等恐怖的天谴。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对于自己的圣劫,吕重不得不高规格对待!

    再说了,他走的即不是斩三尸证道的法门,也不是用功德之力、发宏愿证道的路子。

    这种以力证道的法门,一旦坚持下来,所遇到的圣劫,绝对要比普通圣人的圣劫要恐怖得多!

    “三种顶级大阵已布置成功了,如果成的遇到超恐怖的圣劫,到时候只怕还得请你们出手……”吕重淡淡一笑,看向化形而出,站在自己身边的寂灭小公主、剐龙刀器灵、九玄寒龙冰棺器灵。

    “嘻嘻,吕重,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寂灭小公主嘻嘻而笑,并没有因为吕重渡圣劫就脸色凝重。对于她来说,不管吕重渡不渡得过圣劫,她都会出手相助的。因为她是吕重的本命法宝。

    ‘主人,放心,只不过是区区圣劫罢了,你一定能轻松渡过的。甚至不用我们出手……“剐龙刀所化的小男孩傲气地举了举小手,为吕重打气。

    当然,说实在的,剐龙刀本就是圣神界超级强者的兵器。对于这下界小小的圣劫,它真的看不上眼。只不过,它一直不知道吕重所遇到的天劫,都是变︶态的超乎人的想像。

    九玄寒龙冰棺所化形而出的冷酷男孩,却是暗暗摇头:“小刀,圣劫不可怕。可怕的是主人遇上的圣劫不能以常理推测其恐怖——”

    “呵呵,别听小冰胡说。我的圣劫可怕,那就证明你们主人我比圣劫更可怕!哈哈,你们先看着,看我怎么对付这圣劫——”

    既然圣劫已无可避免,吕重心中的豪气也涌了上来。

    这一刻,他真的有凭着自己能力与圣劫一战的勇气。

    “呼呼呼……”

    一阵凄厉的呼啸响起。

    吕重脸色不变,抬头淡淡地望着天空,本来碧蓝的天空短短的时间就出现了诡异至极的乌云。

    更神奇的是,以吕重所在的星球为中心,整个星系之外,陡然有无穷无尽的暗能量破空汇聚而至。

    一时间,吕重以及他的影子所呆的上千上万的星球,都迅速阴暗下来。

    “轰隆隆!”

    阵阵闷雷的声音暴响了起来,吕重本尊所在星球的天空之中,乌云急速地增多,乌云慢慢地旋转了起来,在星球的外太空之上,一个直径上亿公里的乌云旋涡出现。

    并且,在旋涡的中心,那些诡异而恐怖的乌云慢慢地变得漆黑无比仿佛连光线都能吞噬进去!

    在外太空中都出现在乌云,这要是被地球的科学家们知道,个个都会目瞪口呆。直叫不可思议。

    可是,这里是仙界!

    是最神奇的上界宇宙!

    是修炼强者所立身立命的所在。

    这里,玄奇无比!

    人都能在外太空自由飞行、挪移了,还不能在外太空出现乌云?

    认真来说,这不是世俗界的那种积雨云,而是仙人的劫云!

    如今,这劫云,几乎有席卷整个[天灵宇宙]的趋势!

    一些有见识的人,一见到这种劫云,不由纷纷脸色大变。(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