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c_t;readx;

    天才3秒记住本站网址第1416章

    这一次,用刚刚获得的海量功德之力,去救[都天圣星]重伤或陨落的所有生灵。[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并不是吕重慈悲。

    是主要的是,吕重想要自己心安!

    修炼一道,最难的就是要自心心安!

    只有真正的心无障碍,吕重才能任意逍遥,念头通达。让其修为更快地提升。

    “呼呼呼……”

    整个都天圣星,几乎都被功德之力形成的金色莲花给密密麻麻地包裹起来。

    远远从太空望去,整个[都天圣星]都成了一个璀璨之极的金色太阳!

    在这里,神奇的功德之力,开始一波接一波地入侵所有重伤、陨落之生灵的体内……

    一直以来,功德之力,都是诸界最为神奇的一种力量。

    庞大的功德之力,能助人提升修为、境界,感悟大道。能让群魔辟易、万邪不侵。更能加速伤势的恢复,促进肉身血气的运气……

    这是一种非常强大的能量!

    有吕重不计损耗地投入无穷无尽的功德之力相助。

    真正的神迹,终于出现!

    无穷陨落的生灵,开始完全重组!

    再有[天光圣水]所化的一丝丝灵雾相助,所有曾经在之前那一场大战中陨落、重伤的生灵,肉身都以最快的速度恢复。

    同时,[都天圣星]那重新恢复过来的诸多花草树木,也释放新一伦的更高等级的灵气,并在一种神奇力量的操控下,汇入所有生灵的体内。[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吕重再次动用[大道之眼]的言出法随的威能,猛然暴喝:“肉身即在,灵魂归位——”

    吕重相信这海量的生灵其灵魂。并没有被引导进入冥界。

    毕竟,这次的大战才过去没多久。

    当然,最主要的是,之前可是有圣人级的存在正在大战。

    幽冥界的灵魂接引人在这时候绝对不敢接近[都天圣星],因为那简直与找死无异。

    圣人身上微微泄露的至阳之力,在幽冥界勾魂使者的眼里,绝对比热汤对白雪的威势还要大。

    果然!

    随着吕重的这声暴喝响起。

    无数陨落生灵的灵魂、残魂都一一从各个角落或各个平行空间被召唤出来。

    在言出法随之力的引导之下,这些灵魂、残魂也神奇地各归各位,汇入自己的肉身之中。

    随着时间的流逝!

    无数生灵体内涌出勃勃生机!

    显然,吕重成功了!

    “呼……”

    感知到这一切。吕重也是重重地呼出一口浊气。

    心中的那份“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愧疚也迅速消失。

    看着[都天圣星]上的无数生灵,都被复活。吕重也是心中颇为感慨,微微苦笑了一下,暗道:“看来,以后与圣人大战,绝对不能在任何生命星球中进行。要么把这些圣人摄入[大寂灭珠]再行战斗,要么必面进入混沌中才行。否则。会涉及无数生灵——”

    知道这个星球无数陨落的人。已从危险与死亡之线上复活过来,吕重的心头一片空明。

    深深地看了[都天圣星]一眼。凭空消失。

    “啊,吕……吕重大神走了……”

    “天啊。吕重大神还没有收下我的膝盖呢……”

    “我……我还没有为吕重大人生……生小龙女呢……”

    ……

    在这一场吕重与圣人白玄风的大战中,无数路人转粉的仙魔都喧闹开了。

    对于吕重的离开,他们伤心不己。

    “多谢吕重大人的活命之恩……”都天圣星中。最先复活、苏醒的一个下位巅峰妖帝陡然对着长空一拜,沉声谢恩。

    “多谢吕重大人再造之恩……”

    “多谢……”

    ……

    无数重获新生的修行者,纷纷对吕重消失的天空致以最真诚的感谢。

    甚至,有不少兽类生灵、虫族生命更是对吕重致以无限崇高的跪谢、叩拜之礼。

    “咦……”

    已远离[都天圣星]几十个星系的吕重,突然脸色变得古怪起来,心中也多了一丝震惊。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居然自行极速运转了。

    更为诡异的是,明明[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才在之前进入第十层的境界。

    可现在,几乎只隔了一天时间不到,[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直接突破进入第十五层。同时,吕重的圣识也从二阶圣识境界,一举提升到三阶圣识的水准!

    不是走火入魔!

    这一次,他的灵魂能量与[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在吕重没有修炼的情况之下,神奇地突破了。

    而且丝毫没有刚突破境界的那种虚浮感。

    有的只是稳固!

    “这……这怎么可能?”

    吕重也不淡定了!

    这种修为不由自主地在他清醒的情况下提升的事,他也是第一次遇到。

    就在吕重震惊、疑惑、惊喜的时候,吕重的心头陡然传来一阵极强的危险感与警示感!

    似乎,有什么危险要在短时间之内降临到他的头上。

    第一时间之内,吕重就以为有什么强者甚至是圣人在暗中算计他或要偷袭他。

    可认真地探察着心中的这么悸动,吕重陡然脸色大变,不由暴了一句粗口:“我靠,居然是圣劫?我的圣劫居然要到了……”

    吕重一时间淡定不起来。

    貌似,对于自己的圣劫,吕重可一直没什么准备。

    不得不说,对于圣劫,吕重真的没什么经验!

    这样的天劫,每千万个巅峰准圣之中,才能有一两人成功证道圣人境界。

    一直以来,诸天万界都有“仙帝易老,圣劫难过。”的说法。

    仙帝级的强者,几乎都拥有与天齐寿的寿命了,居然还容易老去,可见圣人果位是多么地难以证得。

    自然,圣劫的危险程度更是深入仙魔佛心!

    这让吕重的心中也多了一丝凝重!

    自修炼以来,吕重的修为都有如“坐火箭”一般疯狂提升,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的一面,让吕重修为狂涨,在诸天万界,几乎纵横无敌。

    而坏的一面,就是吕重没有足够多的时间沉淀,对圣劫来临的准备也做得不够!

    这绝对是非常危险的

    这绝对是非常危险的(未完待续。)

    …

第一五七四章 置若罔闻    破军心态可以理解,寇凌虚不以为意,察觉到有人走到了嬴九光身后,目光微动斜睨留心,发现嬴九光脸色明显一沉,抓着酒杯的手指明显瞬间变得突兀用力。≧,

    嬴九光也迅速朝寇凌虚看了一眼,看到寇凌虚正和旁坐的举杯,貌似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大殿内热聊的气氛似乎瞬间压抑了不少,高坐在上的青主明显察觉到了不对,不断有人进出在大臣耳边知会什么的动静实在太明显了,想不看出什么都难。

    在坐的申路元帅洛莽起身朝青主拱手,暂时离席。

    破军偏头给了花义天一个眼色,花义天立刻起身,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包括青主,直接走了。

    青主嘴角不易察觉地弯了下,知道肯定出了什么事,搞不好还和洛莽有什么直接关系,偏头看了看,发现上官青不在身边,想问情况都不方便,目光投向了下面的破军,从破军刚才的反应上看,应该是知情的。

    破军正想传音告知,却见上官青登上台阶走到了青主身边,遂按捺了下来,知道用不上自己多嘴了。

    “陛下,御田那边出了点事……”上官青传音把得到的情况讲了遍。

    听完后,青主挑了挑眉,鼻腔中淡淡冷哼一声,表示知道了,慢慢端起了酒杯,打量着现场的反应。

    高冠和司马问天冷眼旁观了一会儿,很有默契地同时举杯回头遥敬,一副心照不宣的样子,显然都看出了什么。

    随着消息的扩张开,大殿内的氛围越来越古怪,有人微笑。有人冷笑,有人皮笑肉不笑,有人缄默不语,都等着事情捅开。

    没一会儿,嬴九光起身了,朝青主拱手一下。表示有事暂退。

    出了大殿,径直出了离宫,这时已经无须假装颜色,脸已经黑了下来,在外面的一棵参天大树下见到了等候的左儿。

    今天能进出离宫的都是大臣的家眷,大臣家的奴才是没资格进去的。

    一见面,嬴九光劈头便问,“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已经安排妥当了吗?你不是说给了晖儿制胜的法宝动起手来稳赢不输吗?你不是说就算不能十拿九稳做掉,也是一群小辈无知顶多是训斥一顿不会有事吗?”

    一声声饱含怒火的质问。令左儿难得面露惶恐,实在是有苦难言。

    事情是她在幕后策划的,按理说是万无一失的,她也的确是给了绝对能收拾牛有德的法宝,一动手必然要置牛有德于死地,连点火的对象都帮嬴晖找好了,不管牛有德能不能忍都铁定要动手的,事后就是一群纨绔小辈为个女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有了误伤而已。反正一帮纨绔子弟也没少干类似的事情。

    而卷入的权贵这么多,法不责众。天帝顶多也就是把一帮小辈给惩罚一顿,不可能全部给杀了。

    再说了,天帝未必愿意看到牛有德活着落在寇家手中,只是天帝不好干这种事情而已,回头就算寇凌虚盛怒之下非要为个死人不惜代价找人担责任,主要责任也到不了嬴晖头上。主要责任人已经找好了,洛归那个替罪羊准备的妥妥的。寇凌虚真要搞洛归,那就要和洛莽和洛莽背后的广令公对上了。

    就是找上去挑事,然后动手,就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失手?失手了也是一帮小辈挨个骂受点惩罚而已,真心不会有什么事,大臣们也不会拿住这帮没出息的小辈不放,因为不放过也不会有任何意义,若是派出了得力干将出手,那肯定有人会趁机给你斩掉,不会轻易放过。

    反复推算过,很简单的事情,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可她千算万算漏算了牛有德会拿御田做文章,没想到一帮蠢货连起码的圈套都看不出来,硬是被牛有德给溜进了套子里。更没想到的是,这牛有德竟然如此果狠,竟敢在这种时候突然对一群权贵子弟大开杀戒,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很想问问死去的嬴晖,你除了混吃等死还能干什么?连这么简单的临阵应变能力都没有,连这样的圈套都能钻进去?钻进去了也能发现不对吧,发现了不对还能不警惕?居然能如此轻易的被人给宰了?

    安排的这么顺当的事情都能给办成这样!她算是明白了,那般纨绔子弟压根就上不了牛有德的手,在久经风浪的牛有德面前连做对手的资格都没有,仗着家世背景吃喝玩乐欺负欺负一般人还行,办正事根本派不上用场。

    她觉得自己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让嬴晖这帮人上场……

    御田,紧急出现了数万近卫军,而且是级别较高的那一种,光红甲大将就有十几个,已经将事发现场给包围了。

    隔离圈外围,陆续来了一群群人,都是来参加园庆的权贵。

    嬴无缺,嬴晖的父亲,想进入被围之地,可是被拦住了,不让进。

    隔着近卫军守卫,看着后脑勺爆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儿子,嬴无缺嘴唇紧绷,满是哀意的目光挪到了身穿银甲的苗毅身上,愤怒怨毒之色难以掩饰,恨不得将苗毅给千刀万剐。

    苗毅无所谓,此时如此眼神看着他的人可不止一个嬴无缺,有十几个,有本事就攻破近卫军来找他算账好了。

    “爹,救我!”一身狼狈的洛归突然激动大喊,真正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撒开腿就想跑,结果唰唰两把刀往他脖子上一架,立刻又吓得不敢动弹。

    洛莽落地一看,见儿子衣冠凌乱,嘴角挂着血迹,被捆仙绳帮的严严实实的,状态虽然差了点,可人还活得好好的,比那些倒在地上血流一地没了动静的可是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洛莽暗暗松了口气,他还怕来晚了儿子会没命。

    小儿子,大孙子,老人家的命根子,这话不是没一点道理的。

    “畜生!这里是你闹事的地方吗?”洛莽很快又变脸怒喝,大步闯去,就要当众教训儿子。

    结果十几支刀枪齐刷刷往他身前一架,近卫军已经接到了上命,哪怕他是元帅也没用。

    洛莽冷目一扫,沉声道:“本帅教训自己儿子也不行吗?”

    一名红甲大将慢慢走了过来,挥了挥手,让手下放下了刀枪,叹道:“上命如此,事情没查明前,不让任何人靠近,洛帅不要让我等难做。”

    就在这时,花义天从天而降,洛莽霍然回头,“花大都督,这是什么意思?”

    “洛帅勿急,左指挥使命我全权负责此事。”花义天抬了下手,示意他稍安勿躁,继续大步向前,前面封围的近卫军立刻让出一条路来,放了他进去。

    入内后,花义天走到苗毅面前深深看了眼,又看了看现场死一地的权贵子弟,尽管知道出事了,可亲眼看到了之前还在殿内活生生向陛下问安的人死一地,还是有点牙疼。

    在他的组织下,现场对相关人员立刻展开了审问录取口供。苗毅、广媚儿、洛归、附近的御田守卫,连同闻泽三人也不能落下,全部进行了调查取证。

    站在外面旁观的寇铮见近卫军已经介入了,苗毅的安全应该无忧,也松了口气。

    外面闻讯而来的人已经是越来越多,一些妇人闻知自己儿女被杀,跑来一看,果真如此,那真是哭得昏天黑地。

    “牛有德,你不得好死!”

    “牛有德,你还我女儿命来!”

    男人们脸色难看还沉的住气,女人们却已经是各种恶毒咒骂,有伤心欲绝痛哭流涕者就要冲进去,却被一旁的男人给拉住了。

    各种咒骂声中,在包围圈里面的苗毅面无表情,置若罔闻。

    还有一群妇人是闻讯来看热闹的,査如艳就是其中之一,看到御田内的血腥场面,唏嘘不已,再瞅瞅内中没事人样的苗毅,虽恨之,却也是心有余悸,偏头看了眼身边的女儿庞玉娘,拉了拉女儿的胳膊,低声问道:“玉娘,你没卷入这事吧?”

    庞玉娘亦心有余悸,她其实也算是卷入了这事,只是临来前管家陈怀九突然有事找到她,把她给带走了。庆幸之余摇头道:“没有。”

    查如艳稍稍瞪眼,略带恐吓道:“真的没有?我之前可是看到你跟这帮人混在一起的。”

    庞玉娘:“娘,真的没有,陈叔可以作证,我刚才一直和陈叔在一起说事,谈了好久,听说这里出了事我才跑来一看的。再说了,真卷入了我现在还敢来这里么。”

    査如艳想想也是,不过多少有点奇怪道:“管家找你谈什么事要谈好久?”在她的印象中,管家一直协助老爷处理要事,哪来的闲心跟自己这女儿聊个不停,何况还是在今天这种场合,就更不会多事打扰女儿玩耍。

    庞玉娘歪着脑袋回忆道:“说是父亲让问问我这些年都干了什么,让我一桩桩说清楚。”

    “问这个?”査如艳越发愕然,这事老爷问自己不就完了,何必还让管家去问趟女儿?

    毕竟夫妻多年,这次的老爷和管家让她觉得有点不正常,园庆之前老爷就安排了事给儿子做,以至于儿子缺席了这次的园庆,如今管家又找上了女儿,怎么感觉老爷和管家突然对儿子和女儿重视了起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