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破军心态可以理解,寇凌虚不以为意,察觉到有人走到了嬴九光身后,目光微动斜睨留心,发现嬴九光脸色明显一沉,抓着酒杯的手指明显瞬间变得突兀用力。≧,

    嬴九光也迅速朝寇凌虚看了一眼,看到寇凌虚正和旁坐的举杯,貌似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大殿内热聊的气氛似乎瞬间压抑了不少,高坐在上的青主明显察觉到了不对,不断有人进出在大臣耳边知会什么的动静实在太明显了,想不看出什么都难。

    在坐的申路元帅洛莽起身朝青主拱手,暂时离席。

    破军偏头给了花义天一个眼色,花义天立刻起身,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包括青主,直接走了。

    青主嘴角不易察觉地弯了下,知道肯定出了什么事,搞不好还和洛莽有什么直接关系,偏头看了看,发现上官青不在身边,想问情况都不方便,目光投向了下面的破军,从破军刚才的反应上看,应该是知情的。

    破军正想传音告知,却见上官青登上台阶走到了青主身边,遂按捺了下来,知道用不上自己多嘴了。

    “陛下,御田那边出了点事……”上官青传音把得到的情况讲了遍。

    听完后,青主挑了挑眉,鼻腔中淡淡冷哼一声,表示知道了,慢慢端起了酒杯,打量着现场的反应。

    高冠和司马问天冷眼旁观了一会儿,很有默契地同时举杯回头遥敬,一副心照不宣的样子,显然都看出了什么。

    随着消息的扩张开,大殿内的氛围越来越古怪,有人微笑。有人冷笑,有人皮笑肉不笑,有人缄默不语,都等着事情捅开。

    没一会儿,嬴九光起身了,朝青主拱手一下。表示有事暂退。

    出了大殿,径直出了离宫,这时已经无须假装颜色,脸已经黑了下来,在外面的一棵参天大树下见到了等候的左儿。

    今天能进出离宫的都是大臣的家眷,大臣家的奴才是没资格进去的。

    一见面,嬴九光劈头便问,“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已经安排妥当了吗?你不是说给了晖儿制胜的法宝动起手来稳赢不输吗?你不是说就算不能十拿九稳做掉,也是一群小辈无知顶多是训斥一顿不会有事吗?”

    一声声饱含怒火的质问。令左儿难得面露惶恐,实在是有苦难言。

    事情是她在幕后策划的,按理说是万无一失的,她也的确是给了绝对能收拾牛有德的法宝,一动手必然要置牛有德于死地,连点火的对象都帮嬴晖找好了,不管牛有德能不能忍都铁定要动手的,事后就是一群纨绔小辈为个女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有了误伤而已。反正一帮纨绔子弟也没少干类似的事情。

    而卷入的权贵这么多,法不责众。天帝顶多也就是把一帮小辈给惩罚一顿,不可能全部给杀了。

    再说了,天帝未必愿意看到牛有德活着落在寇家手中,只是天帝不好干这种事情而已,回头就算寇凌虚盛怒之下非要为个死人不惜代价找人担责任,主要责任也到不了嬴晖头上。主要责任人已经找好了,洛归那个替罪羊准备的妥妥的。寇凌虚真要搞洛归,那就要和洛莽和洛莽背后的广令公对上了。

    就是找上去挑事,然后动手,就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失手?失手了也是一帮小辈挨个骂受点惩罚而已,真心不会有什么事,大臣们也不会拿住这帮没出息的小辈不放,因为不放过也不会有任何意义,若是派出了得力干将出手,那肯定有人会趁机给你斩掉,不会轻易放过。

    反复推算过,很简单的事情,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可她千算万算漏算了牛有德会拿御田做文章,没想到一帮蠢货连起码的圈套都看不出来,硬是被牛有德给溜进了套子里。更没想到的是,这牛有德竟然如此果狠,竟敢在这种时候突然对一群权贵子弟大开杀戒,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很想问问死去的嬴晖,你除了混吃等死还能干什么?连这么简单的临阵应变能力都没有,连这样的圈套都能钻进去?钻进去了也能发现不对吧,发现了不对还能不警惕?居然能如此轻易的被人给宰了?

    安排的这么顺当的事情都能给办成这样!她算是明白了,那般纨绔子弟压根就上不了牛有德的手,在久经风浪的牛有德面前连做对手的资格都没有,仗着家世背景吃喝玩乐欺负欺负一般人还行,办正事根本派不上用场。

    她觉得自己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让嬴晖这帮人上场……

    御田,紧急出现了数万近卫军,而且是级别较高的那一种,光红甲大将就有十几个,已经将事发现场给包围了。

    隔离圈外围,陆续来了一群群人,都是来参加园庆的权贵。

    嬴无缺,嬴晖的父亲,想进入被围之地,可是被拦住了,不让进。

    隔着近卫军守卫,看着后脑勺爆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儿子,嬴无缺嘴唇紧绷,满是哀意的目光挪到了身穿银甲的苗毅身上,愤怒怨毒之色难以掩饰,恨不得将苗毅给千刀万剐。

    苗毅无所谓,此时如此眼神看着他的人可不止一个嬴无缺,有十几个,有本事就攻破近卫军来找他算账好了。

    “爹,救我!”一身狼狈的洛归突然激动大喊,真正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撒开腿就想跑,结果唰唰两把刀往他脖子上一架,立刻又吓得不敢动弹。

    洛莽落地一看,见儿子衣冠凌乱,嘴角挂着血迹,被捆仙绳帮的严严实实的,状态虽然差了点,可人还活得好好的,比那些倒在地上血流一地没了动静的可是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洛莽暗暗松了口气,他还怕来晚了儿子会没命。

    小儿子,大孙子,老人家的命根子,这话不是没一点道理的。

    “畜生!这里是你闹事的地方吗?”洛莽很快又变脸怒喝,大步闯去,就要当众教训儿子。

    结果十几支刀枪齐刷刷往他身前一架,近卫军已经接到了上命,哪怕他是元帅也没用。

    洛莽冷目一扫,沉声道:“本帅教训自己儿子也不行吗?”

    一名红甲大将慢慢走了过来,挥了挥手,让手下放下了刀枪,叹道:“上命如此,事情没查明前,不让任何人靠近,洛帅不要让我等难做。”

    就在这时,花义天从天而降,洛莽霍然回头,“花大都督,这是什么意思?”

    “洛帅勿急,左指挥使命我全权负责此事。”花义天抬了下手,示意他稍安勿躁,继续大步向前,前面封围的近卫军立刻让出一条路来,放了他进去。

    入内后,花义天走到苗毅面前深深看了眼,又看了看现场死一地的权贵子弟,尽管知道出事了,可亲眼看到了之前还在殿内活生生向陛下问安的人死一地,还是有点牙疼。

    在他的组织下,现场对相关人员立刻展开了审问录取口供。苗毅、广媚儿、洛归、附近的御田守卫,连同闻泽三人也不能落下,全部进行了调查取证。

    站在外面旁观的寇铮见近卫军已经介入了,苗毅的安全应该无忧,也松了口气。

    外面闻讯而来的人已经是越来越多,一些妇人闻知自己儿女被杀,跑来一看,果真如此,那真是哭得昏天黑地。

    “牛有德,你不得好死!”

    “牛有德,你还我女儿命来!”

    男人们脸色难看还沉的住气,女人们却已经是各种恶毒咒骂,有伤心欲绝痛哭流涕者就要冲进去,却被一旁的男人给拉住了。

    各种咒骂声中,在包围圈里面的苗毅面无表情,置若罔闻。

    还有一群妇人是闻讯来看热闹的,査如艳就是其中之一,看到御田内的血腥场面,唏嘘不已,再瞅瞅内中没事人样的苗毅,虽恨之,却也是心有余悸,偏头看了眼身边的女儿庞玉娘,拉了拉女儿的胳膊,低声问道:“玉娘,你没卷入这事吧?”

    庞玉娘亦心有余悸,她其实也算是卷入了这事,只是临来前管家陈怀九突然有事找到她,把她给带走了。庆幸之余摇头道:“没有。”

    查如艳稍稍瞪眼,略带恐吓道:“真的没有?我之前可是看到你跟这帮人混在一起的。”

    庞玉娘:“娘,真的没有,陈叔可以作证,我刚才一直和陈叔在一起说事,谈了好久,听说这里出了事我才跑来一看的。再说了,真卷入了我现在还敢来这里么。”

    査如艳想想也是,不过多少有点奇怪道:“管家找你谈什么事要谈好久?”在她的印象中,管家一直协助老爷处理要事,哪来的闲心跟自己这女儿聊个不停,何况还是在今天这种场合,就更不会多事打扰女儿玩耍。

    庞玉娘歪着脑袋回忆道:“说是父亲让问问我这些年都干了什么,让我一桩桩说清楚。”

    “问这个?”査如艳越发愕然,这事老爷问自己不就完了,何必还让管家去问趟女儿?

    毕竟夫妻多年,这次的老爷和管家让她觉得有点不正常,园庆之前老爷就安排了事给儿子做,以至于儿子缺席了这次的园庆,如今管家又找上了女儿,怎么感觉老爷和管家突然对儿子和女儿重视了起来?(未完待续。)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逼供米尔克林    “米尔克林先生认识我”赵长枪问道。 :efefd

    米尔克林是个老狐狸,他从赵长枪的问话马上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神态出卖了自己的内心于是他马上面色一整,干咳嗽几声说道:“咳咳呵呵,不认识。不但不认识而且从来没听说过阁下的大名。”

    米尔克林说完后,看到赵长枪凝如实质的眼神还亮晶晶的看着自己,知道自己的话没有打消赵长枪心的疑虑,于是又解释道:“我刚才只是对你的名字很好奇。”

    “嗯”赵长枪表示疑问的嗯了一句。

    “你们华国有句话,哦,不对,是有个词,叫做长枪短炮,既然你叫赵长枪,你是不是还有个弟弟叫赵短炮”米尔克林说道。说话的时候,脸上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赵长枪差点一拳砸在米尔克林的脑门上,这个家伙也够奇葩的,都这个份上了,他竟然还敢调侃自己的名字看来是个老狐狸啊赵长枪心想。

    米尔克林虽然嘴上一再否认,但是心却早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虽然没有见过赵长枪其人,但是却早已经听说过他的大名因为当初让孙建新卖给平川县假种子的人就是他而他又是受了美国总部的命令

    不过那时候的米尔克林根本没把赵长枪当回事,他甚至感到总部这样对待赵长枪实在是小题大作。想对付赵长枪,想让赵长枪下台,能有一千多种方法,为什么非要选择这样一种耗时如此之长的办法

    因为米尔克林没有将赵长枪放在眼,所以那时候他虽然知道上面让自己对付的人叫赵长枪,是一个小县城的县长,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注意过赵长枪,更没有去查阅过赵长枪的资料,他甚至懒得去看一眼赵长枪的照片一个小小的县长而已,有什么好看的有什么好研究的别说县长,老子见到的省长都多的数不清了

    所以,他见到赵长枪时才不认识他

    然而此时此刻,赵长枪彻底颠覆了华国官员在米尔克林心的印象

    在米尔克林的印象,华国的大部分官员,甚至包括一些省部级大员,对待他们这些跨国大企业的高管,都非常的客气,甚至有些低眉顺眼

    有时他带着人到一些区县去考察项目,那些区县级的干部,恨不能就像接天神一样接待自己。让他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上帝的待遇

    为了让自己掏钱投资,他们别说敢对自己不敬,甚至连大话都不敢对自己说

    然而赵长枪都对他做了什么把他的八只威猛无双的藏獒给宰了,把他的保镖也给打了,而且还挟持了自己

    草这是一个县长应该干的事情吗这是一个强盗应该干的事情啊

    米尔克林的养气功夫的确不错,虽然胸暴雨滂沱,电闪雷鸣,但是脸上却好像带了面具一样,什么也看不出来能在绿箭集团独挡一面的牛逼人物,岂能没有过人之处

    赵长枪发现从米尔克林的脸上再难发现什么,于是便直接说道:“米尔克林,你可以欺骗我,但是你欺骗不了你自己你可能没见过我,但是我敢肯定你听说过我不过你以前到底认识我,还是不认识我,都无所谓,相信你以后会认识我,并且永远记住我。我来是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认识不认识孙建新他是你们绿箭集团的销售代表。”

    “孙建新”米尔克林故意装作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然后才继续说道,“嗯,好像听说过这名字。呵呵,赵先生,你知道的,绿箭集团在华国的销售代表很多,我这个绿箭集团驻华国总裁,不可能全部记住他们。他怎么了”

    “呵呵,别的销售代表米尔克林先生可能记不住,但是这个孙建新你肯定记得住,只不过你不愿意承认罢了。孙建新在今年春天曾经卖给我们平川县一批种子,结果现在这批种子却出问题了”赵长枪说道。

    “哦,你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对,我们集团以前好像确实有个销售代表,名字叫孙建新,但是他在去年就已经辞职了而他卖给你们平川县种子却是在今年春天,所以我们不能对他的行为负责你们现在有了经济损失,应该去找孙建新,而不是来找我”米尔克林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

    “哼哼,米尔克林,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如果孙建新去年便已经辞职,那么他和平川县签订购销合同时,用的印章,还有你们公司的法人代表签字是怎么回事。”赵长枪冷笑一声说道。

    “这还不好解释肯定都是孙建新弄得假的嘛在华国,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办不到。专门从事造假**服务的单位或者个人有的是说实话,在一方面,我们美国的确是自愧不如”米尔克林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赵长枪面色一沉,忽然语气阴冷的说道:“米尔克林先生,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不然你的后果可能很危险”

    “不,不,不,赵先生,我已经很配合你了。我说的都是实话,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找出我们的相关档案资料来给你看。当然这个要等到明天去我们集团下属的分公司才能做到。”米尔克林眼闪出一丝狡黠的目光。

    他很为自己之前的很多安排而自豪

    自从孙建新完成和平川县的交易后,他便让手下的人将孙建新送到了国外,因为孙建新出境的时候,用的是另一个身份,所以,在华国海关的出入境记录上根本没有留下孙建新的出入境记录。

    当初米尔克林这样做并不是怕了赵长枪,而是因为他知道这些种子的事情早晚会暴露,等到暴露的那一天,虽然平川的县长赵长枪会倒霉,但是绿箭集团肯定也会受到牵连,因为种子是绿箭集团的嘛

    但是米尔克林这样操作,就完全将孙建新从绿箭集团摘拎了出来。孙建新和平川县交易的时候,他早已经不是绿箭集团的人,他的行为还和绿箭集团有什么关系平川县上孙建新的当,只能说平川县的人太傻,和绿箭集团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这就是米尔克林心的小算盘。

    米尔克林的算盘的确打的不错,如果好好的和他谈,恐怕还真不好驳倒他的理由但是这家伙却忘了一件事,赵长枪今天来根本就没打算和他好好的谈赵长枪只想得到自己最想要的答案

    虽然米尔克林一直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但是赵长枪现在却已经基本可以断定,眼前这个米尔克林肯定知道孙建新和平川县交易的事情搞不好孙建新就是他直接指使的

    所以,赵长枪决定给米尔克林一点颜色看看了。

    “米尔克林先生,你很让我失望。”

    赵长枪说着话,想身边的赵玉山使了个颜色。

    赵玉山一个箭步便迈到了米尔克林的身边

    米尔克林是典型的西方人,身才很高,足有一米九,长得也胖,好像一头肥猪一样,但是当赵玉山往他面前一站的时候,他竟然感到自己的面前好像忽然多了一座山一样,黑乎乎的,让他心顿生无边的压抑感。

    “喂,喂你干什么你不要胡来啊赵长枪,你让你的人千万不要胡来啊”

    米尔克林的话还没说完,就感到自己的脖子骤然一紧,身子一轻他发现自己的整个身体竟然被眼前的黑大个子直接掐住脖子给拎了起来

    米尔克林的脸顿时憋的通红,用两只肥胖的大手使劲抓住赵玉山的右手,企图让自己的呼吸能够顺畅一点,口则结结巴巴的说道:“放放手啊,赵赵长枪,你快让你的人放手”

    赵长枪看着双脚胡乱踢踏,脸憋的好像紫茄子一样的米尔克林,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笑容,说道:“米尔克林,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恨生气非常生气我平川县南宫镇六万多口人,全被你们给坑了他们今年吃饭都成了问题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刚才的话狗屁米尔克林,我现在可以肯定,整个事情就是你们绿箭集团搞出来的一个阴谋目的就是要对付我赵长枪你们对付我,我不反对,谁让我们有仇来着但是我不能容忍你们为了对付我而去祸害那些普通的老百姓”

    赵长枪顿了一下,忽然厉声喝道:“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赵长枪,事情不是想象的样子我和你没仇没恨,我我为什么要害你”

    米尔克林也的确够硬的,此刻他的脸上已经被憋的的青筋直冒,话都出不出来了,竟然还死硬着不想说出事情的真相

    赵长枪忽然冷哼一声,说道:“不错,你是和我无冤无仇,但是你的后台老板,或者说是绿箭集团的后台老板,梅隆家族和我有仇这都是梅隆家族的主意是不是我实话告诉你,梅隆家族,我早晚会找他们算账,我今天来找你,只不过是想确定一下,南宫镇这件事是不是梅隆家族的主意而已如果你不说实话,你就成为梅隆家族的第一个殉道者吧”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