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疯啦!”闻泽怒喝一声。

    苗毅看看已经跑得没了影的一群人,淡然道:“闻大哥言重了,牛某奉命守护御田,有人公然践踏损毁娘娘们的辛劳,且公然拒捕,简直是猖狂之极,我若是不管才真是疯了,尽忠职守何错之有,想必上面应该奖励我才对!”

    “……”闻泽哑口无言,看看田地里被损毁的食蔬,大概回味出了苗毅的用意,嘴角抽搐了一下。

    另两名红甲大将看看御田里损毁的东西,面面相觑,亦是无言以对。

    黑龙司那群人小汗一把,久闻这位前任的威名,今天算是见识了,这也太猛了吧,这杀的都是什么人呐,这次的园庆看来真要热闹了。

    孤零零站不远处的广媚儿惊得捂住了嘴巴,那真是一脸的惊吓,仿佛又回到了九环星天街城楼上看到的情形。

    她做梦也没想到转眼就会变成这个样子,之前刚到御园还在谈笑自如的朋友们,此时血流一地,横尸在地,刚才还猖狂发狠的洛归正在牛有德脚下瑟瑟发抖,连动都不敢乱动。

    什么朋友什么洛归暂不管他,广媚儿惊吓的脸色倒是渐渐缓了过来,捂住嘴巴的双手也慢慢放下了,贝齿轻轻扣住了红唇,看向苗毅的眼神有点异样异样的,有点黏。

    她大概有点明白了母亲当初为何会那般心切,那些平常高高在上对下面人呼来喝去的朋友们,那些平常华丽丽不凡似乎无所不能的朋友们,刚才还咄咄逼人不可一世的样子,可一旦碰上了真格的,立刻如土鸡瓦狗般,吓得仓惶逃命。

    反观苗毅,真正是视众人如土鸡瓦狗一般,信手杀之,面不改色,都不见眨一下眼睛。瞬间屠杀十几人,那一枪插地、一脚镇住洛归、顺势弯弓射大雕的气势,真正是举重若轻,和四处惊慌逃散的朋友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真正是霸气的不行,太男人了,一下就把她给彻底征服了!

    那霸气一幕。广媚儿想想都痴了,明眸水汪汪盯着苗毅。

    闻泽目光从田地里毁坏的东西上重新转到苗毅脸上。像看怪物一般看着苗毅。

    他现在大概明白了,妈的,他们三个被苗毅给利用了,什么狗屁关键时刻露面镇镇场面,人家守在御田边上怕是早就存了把人往御田中引好趁机找理由下杀手的心思。他们也的确是镇了场子,若不是他们三个的出现,那些人本就打算闹事对牛有德下手的,要跟苗毅干起来才对,哪会被苗毅吓得落荒而逃。结果被他们出来镇场子给镇的不敢还手,倒是让牛有德一个人杀了个痛快。

    闻泽很想问候苗毅祖宗十八代,不过想想也没什么,他们露了个面,可是什么都没做,反而有制止的功劳,有事也赖不到他们的头上。牛有德只是借了下他们的势而已,倒也说不上什么利用,遂慢慢松开了苗毅的手腕一扔,指了指苗毅,叹道:“老弟,我看你回头怎么交差!”

    “嘿嘿!交差?就他们?算个屁!我牛有德杀过的人连自己都数不清。生生死死大风大浪经历的多了去,若是连一帮纨绔子弟都收拾不了,那我也不用出来混了!”苗毅冷笑一声。

    没寇家背景的时候他都横过,有了寇家背景他怕个鸟,若是自己占了理寇家都不能帮自己挡下来,那寇家以后在朝堂上也不用混了,这么点小事寇家都摆不平还能指望寇家当靠山?再说了。他现在毕竟还是近卫军的人,自己人占了理,下面人尽忠职守,近卫军还能胳膊肘往外拐任由别人说近卫军的不是?

    收了破法弓,拔枪在手,锋利枪头慢慢移向了洛归的面门,吓得洛归惊叫道:“不要!”

    呼!闻泽也一把抓住了苗毅手中枪,沉声道:“适可而止!人抓到了上交给上面处理就行,若抓到了还杀,回头你长十张嘴也挡不住那些大臣的攻讦。”

    苗毅:“我若真要杀他,他早就没命了,否则近在眼前焉能留他一人独活,留他一命是让他回去给自己家人一个交差,别傻乎乎的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砰,抬脚一踢,直接将洛归踢飞了出去。

    噗!砸落在地的洛归又喷出一口血来,苗毅下脚可没客气,对方前面的嚣张焉能不给点教训。

    “绑了,交给上面处置!”苗毅淡淡吩咐一声。

    这个可以有,不用担什么责任,黑龙司的人冲出几个,制住了洛归,用捆仙绳绑了。

    闻泽三位大将看的牙疼,牛有德这厮还算是最低级的一节银甲天兵么?上面的伍长、百夫长和偏将都要看他眼色行事,究竟谁是谁的上司啊!

    广媚儿怯生生靠来,可又不敢靠近自己朋友的尸体,“牛大哥,都是我的错,是我给你带来的麻烦。”

    苗毅摇头道:“媚儿,这事和你无关,你只是被人利用而已,你不清楚,你家人自然会明白。”

    这时一群人从天而降,牧雨莲听闻下面的奏报,领着一群手下火速赶来了,两位副总镇东九真和赤烟也在。

    落地后一看现场情形,一个个神色凝重。

    牧雨莲还好点,东九真和赤烟却是暗暗叫苦,我的牛大祖宗,你搞什么搞啊,都一贬到底了还不消停,今天可是天庭千年一次的园庆,一下死了这么多权贵子弟,这真是要捅破天了。

    牧雨莲等人先向闻泽三人行礼,三人摆了摆手,赶紧闪身站远了点,在事情没有定论前,不想卷进这事里面被殃及池鱼。

    “小的见过总镇大人,见过二位副总!”苗毅拱手行礼。

    牧雨莲、东九真和赤烟不敢在苗毅面前托大,赶紧拱手回了一礼。三人随后站在了苗毅的跟前,低声询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远远瞅着的闻泽三人再次牙疼,发现这黑龙司乱了套,上面都把黑龙司给解散了,都把这黑龙司给彻底换了遍血,可是丝毫无法祛除牛有德在黑龙司的威望,连他妈黑龙司的高层见了牛有德都要客客气气,下面人敢管牛有德才怪了。

    “哎!看来这黑龙司是深深打上了牛有德的烙印,就算调走了牛有德也没用,那股魂还在,进了这黑龙司的人都要受影响,都要以酉丁域一战引以为傲!”闻泽摇头一声。

    另一位红甲大将好笑,“我算是看出来了,就算没我们出面,这里也还是牛有德地盘,那帮家伙照样无法得逞,牛有德只是不想给黑龙司其他人惹麻烦罢了,所以才找我们出面镇场子。我说那帮家伙也是,惹谁不好,跑到牛有德的地盘上来惹牛有德,也不看看这小子是什么货色,玩阴的也别弄这些纨绔子弟来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啊,这下上面有的乐了。”

    还有一位直摇头:“盛名之下无虚士啊,怪不得四家都想招揽,这牛有德能活到今天果然也有两把刷子。”

    而那边的苗毅也没瞒牧雨莲等人,直接言明了是有人想对他下黑手,反击的经过也讲的清楚明白。

    听完之后,牧雨莲三人松了口气,苗毅的做法尽量避免了牵连黑龙司,也是占住了理的,就算上面要强行追究,牵连整个黑龙司也说不过去,搞不好又是拿苗毅一人出气。

    离宫,欢畅园内,君臣摆宴,天帝高坐在上,各大臣的家眷拜见领赏后也都退下了。

    各家的女眷们由天后露天摆宴款待,不露天也不行,光后宫的妃子就不是个小数目,下面大臣家的妾室也不少,离宫虽大却也没那么大的地方同时容那么多人赴宴。

    君臣今天抛去公事不谈,吃喝闲聊,倒也其乐融融。

    寇铮得了守卫通融,由侧殿进入,走到寇凌虚身边俯身,在寇凌虚耳边悄悄传音:“父亲,出事了,御田那边,牛有德杀了十几个大臣家的子弟,嬴九光的孙子,下面元帅、星君、侯爷的子嗣也都在其中。”

    脸带微笑接受对面遥敬、举杯唇边半抿了琼浆玉液入口的寇凌虚差点没被呛死,脸色剧变,强行施法压住没咳出来,霍然回头,传音问:“那家伙疯了吗?你事先没叮嘱他让他忍耐吗?”

    “叮嘱了,说的明明白白的。”

    “你没派人看着吗?”

    “他说他心里有数能应付下来。”

    “糊涂!”

    “父亲,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牛有德谋定而后动……”寇铮将详细情况做了禀报。

    寇凌虚听后脸色稍霁,目光瞥了眼在座的几位,嘴角泛起一抹讥讽,“我就说那小子不是一点都不知道轻重的人,看来是有人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有意思!不要疏忽,你亲自去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疏漏…你亲自守在他边上,别让人钻空子,有事及时星铃联系我。”

    “是!”寇铮应下快速离开。

    同样列席的左督镇乙卫大都督花义天手上的星铃收了后,也悄悄起身走到了左督卫指挥使破军的身后传音嘀咕,破军两眼明显瞪了一下,旋即又慢慢放缓了眼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花义天刚退下,破军目光瞥向寇凌虚时,结果发现寇凌虚正笑眯眯朝他举杯遥敬,知道寇凌虚那老家伙在得瑟什么。被人挖走了手下的人才心里有气,破军翻了个白眼不理会寇凌虚,偏头一旁自己抓了杯酒自己喝了。(未完待续。)

第1414章    这个念头一起,吕重先是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然后,他却是双眼一亮!

    一般的情况之下,灭杀圣人,绝对会引起天道震动。非但不会得到功德,相反会引起一个宇宙天道的愤怒与反弹。从而让这宇宙从各个方面排斥灭杀圣人之人。

    可这仅仅只是一般情况。

    还有两种特殊的情况!

    一种就是这宇宙的圣人人数超出了天道的承受能力。自然而然,天道有可能想要毁灭一定的圣人来保持宇宙的稳定。毕竟,圣人的存在,也是要吸收无穷宇宙能量的。这圣人一多,宇宙之间的能量、资源、气运有大部分被集中到这些圣人的手里。这样绝对不利于其他生灵的成长。

    第二种,就是这个圣人招惹了太多的因果,惹得天怒人怨。一旦有超过一定数量的生灵挟裹着至强的怨念、咒力作用在这个圣人身上。一旦这圣人陨落,就连天道也不能庇护他……

    这么一思考下来,吕重又感应了一下[都天圣星]遭灾的情况。再感应了一下逃出生天的生灵的气息,突然间,吕重就笑了。

    这一刻c,他真正的明白了,灭杀圣人也有可能不会被天地大道反噬了!

    更主要的是,吕重隐隐明白了大道之上的一个规则!

    圣人的存在,对宇宙的发展、壮大绝对不利!

    天道需要圣人来代言,维持宇宙的秩序。才会让一定数量的强大达到圣人境界。间接助它管理宇宙。

    可对大道来说,天道与圣人的作用也是一样。也是有选择地挑出的一些出来管理宇宙的。

    天道可以弃圣人!

    大道也可以弃天道!

    圣人诞生。功德无量。圣人陨落。业力无穷。

    这是最基本的常识!

    可常识不代表着全部的圣人许生。都能收获无量功德。也不代表圣人陨落会产生无数的业力于灭圣者身上。

    普通生灵甚至是帝级强者,身上都会产生功德、业力。

    为什么圣人体内不会同样存在功德与业力?

    大体上,圣人体内攒下的功德要远远超过业力的存在。

    可大体不代表全部!

    有些圣人体内的业力同样会远超其体内的功德之力的!

    “哈哈,我明白了!”吕重大叫一声,陡然睁开了双眼。

    顿时,两道璀璨金光直接从吕重的双眼中爆射而出。

    有了这次的感悟,吕重以后对战圣人,绝对不会畏首畏尾。

    “嘿嘿。以后一旦与圣人为敌。其功德庞大之人,可诱其入[大寂灭珠]的空间灭掉。这样业力找不上本少。而业力过巨的圣人,我自己也要想方尽法地增加对方的业力。甚至增加其宇宙之生灵对其的怨恨之力……”

    吕重暗笑着。

    与白玄风的这一战,让他明白了很多的天地隐秘规则。

    他也想通了,自己体内的那无穷的业力陡然转变为海量功德一事,天都圣星的无穷生灵也在暗中出了大力。

    正因为亿万众生与海量仙王、仙皇、仙帝等强者的怨怼与憎恨,才异致白玄风失了人心、天意。

    也因为如此,“圣陨天哭”的现象也才仅仅继续了二十分钟。

    白玄风本身招惹的业力,再加上无数生灵陨落的业力与怨念,才导致了白玄风被天灵宇宙的天道放弃。

    连天道都放弃了白玄风。那就表明白玄风是该杀之人!

    吕重灭杀了白玄风。不但无过,反而有功。

    故而。原本入侵吕重意识海内的屠圣之业力,一瞬间转变为屠灭之功德。

    当然,如果白玄风是在[大寂灭珠]这种级别的道器空间内陨落,那吕重就不可能得到这等庞大的功德之力了。当然,吕重也不会受同等的业力的反噬!

    “哈哈,这一战,让我明白了太多。以后就算对战更高等级的圣人,我也不会惧怕任何反噬之力……”

    美美地一笑,吕重从失神中清醒。

    意识海内的功德之力实在过于庞大。

    吕重心念一动,抽出一半的功德之力淬炼[千秋岁月刀]。

    毕竟,[大寂灭珠]、剐龙刀、九玄寒龙冰棺、鸿蒙龙珠等道器,功德之力也无法淬炼了。

    而[千刀岁月刀]却不同。才混沌至宝的它,功德之力的加入,可助它杀人不沾因果。也能助它进一步进化、提升品质。

    至于另一半的[功德之力],却全被吕重用来润养灵魂功德金身。

    有了这么庞大的功德之力的进一步淬炼,吕重的灵魂功德金身越来越凝实、强大。而且可达到真正的群魔辟易、万邪不侵。

    同时,灵魂功德金身的进一步变强,也让吕重修炼的[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一举进入第十四层境界。让吕重的圣识稳步提升到了二阶圣人巅峰境界。

    更让吕重兴奋的是,吕重的肉身也被当成功德至宝来淬炼了。而且至少可媲美上品巅峰境的先天至宝。

    总之,这一次吕重得到的好处太大了!

    ……

    从失神中醒来,看着几乎成了废墟的[都天圣星],吕重心里也是闪过一丝不忍。

    虽说这一次与白玄风的大战,自己的确占了理。但是,也间接地因他而导致无数亿生灵被灭。

    这让吕重的心里也颇不好过。

    这一次,认真来说,都是白家的人挑衅在先。

    先是白奇想要强抢云水瑶、胡媚两女,接着,在吕重以雷霆万钧之势碎了白奇元神之后,护短的白家之人接二接三的找上门来,导致战斗极速升级。

    结果白家十九尊帝级强者围攻吕重,被吕重破了万兽大阵,灭了十几位帝级强者。

    正所谓打了小的来老的。

    结果,白玄风赶来。

    为了白家的颜面、为了报仇,为了吕重身上那极品法宝,让白玄风完全疯狂。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愿放过吕重一人。

    结果,白玄风非但没有镇压得了吕重,反而利用超级龙卷飓风,造成了无穷杀孽。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微微感叹了一声,吕重有心想要为这陨落的近百亿的生灵做些什么。

    心念一动,天光圣水化成灵雾从[都天圣星]上吹拂而过。

    同时,混沌十品金莲也迅速闪了出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