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本来以为要等很长时间,助理才会给他回信,没想到不过两分钟,对方的电话便拨了过来。

    “赵先生,对不起。米尔克林总裁说,他最近没空,所以抱歉,他没有时间见你们,再见。”一个温柔的女声在赵长枪的耳边响起,话音刚落,不等赵长枪说话,手机便传出了滴滴声。

    对方把电话挂断了。

    “他们打来的电话”正在前面开车的赵玉山问道。他口的“他们”指的自然是米尔克林等人。

    “不错。”赵长枪苦笑一声收起手机。

    “他们怎么说”这次说话的是洪亚伦。

    “总裁很忙,没空见我们。”赵长枪说道。

    “那怎么办赵县长,米尔克林现在不见我们恐怕以后也不会见我们啊那我们这一趟岂不是就白跑了”和赵长枪坐在一起的秘书洪光武说道。

    虽然洪光武和赵长枪也很熟,但是他毕竟是体制内的人,而且他是赵长枪的下级,所以他对赵长枪的称呼,还有说话的语气便不如赵玉山和洪亚伦自然随便。

    “哼哼,只要我们想见他,不管他想不想见我们都得来见我们。事情他说了不算”赵长枪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笑容。显然,他已经想到了见到米尔克林的办法。

    “赵县长,你有办法了”洪亚伦惊喜的说道。

    “有。今天晚上我们就去见见这位米尔克林。不过光武,你就不要去了。”赵长枪说道。

    洪光武看看赵长枪,然后再看看前面的赵玉山和洪亚伦,点点头说道:“好吧,赵县长,你们小心点。”

    洪光武和赵长枪呆的时间长了,也知道赵长枪的脾气。他估计赵长枪是想夜闯米尔克林的家了。这种事情,自己去到不但帮不上忙,反而会拖他们的后腿。

    “走,先去米尔克林住的地方踩踩点,然后去酒店,吃饭睡觉,晚上行动。”赵长枪将脑袋往靠椅上一躺,轻松写意的说道。

    米尔克林住住的地方,他们早已经调查清楚。赵玉山按照车载导航的提示,一路向前,很快便找到了米尔克林的家。

    这是一座哥特式小别墅,单门独院,特栅栏的大门,两面的门垛子上安装着监控设备。整个别墅充满着欧洲的古典气息。

    超级悍马在别墅大门前停住,赵长枪等人呆在车里没动,只有赵玉山从车上下来,迈步走到大门口,按了按大门垛子上的门铃按钮。

    时间不大从里面出来一个长得很水灵的南方妹子,腰间围着碎花围裙,看来是别墅里面的女佣。她迈步走到大门口,看了看大门外面的赵玉山。

    显然女佣没打算给赵玉山开门,她只是用流利的普通话问道:“请问,你找谁”

    “哦,米尔克林先生在家吗我有点事情想找他谈一下。”赵玉山说道。

    “哦,对不起,米尔克林先生现在正在集团上班,不在家,你们如果找他的话,可以去集团,或者是等到晚上再来。当然,你们需要预约。”女佣说道。

    “那好吧,我现在就给他电话,然后我去集团找他。”赵玉山一边说,一边摸出手机装模作样的拨号,同时迈步朝超级悍马走去,一副他和米尔克林很熟的样子。

    他下来和女佣搭讪的目的就是想要确认一下,这一座别墅是不是米尔克林的,别到时候晚上到来后,再给搞错了。这年头导航并不靠谱,如果搞错了,问题可就麻烦了

    然而赵玉山刚走出两步,身后却又传来女佣的声音:“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待会儿米尔克林先生回家后,或者我可以给你带个信”

    “哦,不用了。我现在就去集团找他。”赵玉山说完,拉开车门钻进车子,一边启动汽车,一边冲身后的赵长枪说道:“枪哥,情报准确无误,这个别墅确实是米尔克林的。刚才的女佣说他晚上才回家。”

    “嗯,哪我们就晚上再来吧米尔克林,真的好期待和你的第一次会面啊”

    赵长枪一边说,一边扭头看着车外的别墅,女佣还没有回去,正站在铁栅栏的大门里面看着超级悍马。当然,由于遮阳膜的存在,她看不见里面的赵长枪等人。

    酒店是早已经定好的,离米尔克林的别墅并不远,赵长枪等人在酒店住下后,在餐厅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回去休息了。

    凌晨一点整,赵长枪,赵玉山,洪亚伦三人出了酒店,直奔米尔克林的别墅而去。由于酒店和别墅隔得并不算远,所以三个人并没有开车,也没有打车,而是安步当车,溜溜达达的朝别墅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嘻嘻哈哈的谈论着。

    三个人一路前行,很快便来到了米尔克林的别墅前。

    “枪哥,我们翻墙进去好像监控是无死角监视。”洪亚伦看着墙壁上的**说道。

    “啥都不用管,嚣张一点就好。”赵长枪迈步走向大门,身体高高跃起,然后单脚在铁栅栏大门上一踩,腿部猛然一弹当他再次弹跳起来的时候,身子已经高高越过了大门,然后稳稳的落在了大门里面。

    托恩梅隆说过,这事情百分九十是米尔克林干的,赵长枪也是这样想的。所以赵长枪一开始就没想着和米尔克林来场明对话。

    “我擦,枪哥依然是那样的拉风”洪亚伦说着话就要开始助跑,想学赵长枪的样子进去。

    然而他刚刚跑了两步,便被赵玉山拦住了。

    “你干嘛”洪亚伦看着赵玉山挡在自己面前的胳膊说道。

    “不用这么麻烦看我的。”赵玉山走到大门前,双手抓住大门上的两根大胡萝卜粗的钢筋,然后双臂一用力,两跟二十的螺纹钢便马上无声的向两边分开,然后赵玉山便很自然的迈步走了进去。

    “我,太过分了吧。”洪亚伦苦笑着说道。

    “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强哥刚才可是说了,啥都不用管,嚣张一点就好。我觉得我们还不够嚣张。”赵玉山嘿嘿笑着说道。

    赵长枪看着黑塔一样的赵玉山,不禁有些无语。这个世界上能挡住赵玉山的大门好像的确不多。

    “走吧。”

    赵长枪招呼一下两人,刚要迈步朝别墅里面走去,从别墅里面窜出来四个一身黑衣的保镖,口同时喝道:“站住你们是什么人敢到这里撒野活的不耐烦了”

    对方说的是英语,显然是外国人。

    “如果我是你们,现在就马上趴在地上装死,然后等着我们离开,因为我们不是来闹事的,我们只是想找米尔克林先生谈点事情。”赵长枪笑着对面前的四个人说道。

    四个黑衣保镖听了赵长枪的话,不禁面面相觑,然后两个人忽然哈哈大笑,一个说道:“大哥,你听见他说什么了吗”

    另一个说道:“哈哈,他说让我们装死,然后等着他离开哈哈哈,笑死我了,他们以为他们是谁是超人是钢铁侠是蜘蛛侠”

    “嘘,小点声,别闹,当心把你们老板吵醒了,恐怕你们就得卷铺盖走人了”赵长枪一脸嘲讽的说道。

    正在哈哈大笑的家伙猛然用手捂住了嘴巴,然后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二楼。

    赵长枪明白了,米尔克林肯定住在别墅的二楼。和他预想的一样。

    赵长枪的话音刚落,从院子的东西两个方向又各出来四个名黑衣保镖。这八名保镖的打扮和从别墅出来的几人一模一样。不过这八个家伙每个人手都牵了一头小老虎一样的大藏獒

    八只体型硕大的藏獒正瞪着幽兰的眼睛看着赵长枪三人,

    “如果我是你们,就会马上趴在地上装死,然后被我用绳子捆起来,等着明天去见我的老板。因为我的老板一定很有兴趣知道你们是为何而来的。”一个长满络腮胡子的保镖说道。

    这家伙感到刚才赵长枪说这句话时的样子很拽狠牛很酷,所以他便下意识的模仿了一下,连动作都模仿的很像。

    “嗯,不错,你可以去参加超级模仿秀了。如果不是我有事,我真想好好看看你的表演。”赵长枪嘿嘿笑着说道。

    “草,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难道你不知道我手牵着的是什么犬种吗这是血统最纯正藏獒它可以咬死一只老虎你们以为自己能打死一头老虎”一个家伙一边说,一边用手抚摸着他身边那只藏獒的脑袋。

    赵玉山听着这家伙的话,不禁哈哈大笑,想当初,在燕京市,他在向少杰的藏獒养殖场还不知道杀死了多少藏獒呢这家伙竟然拿藏獒来威胁他实在好笑至极

    “打老虎犯法,我没打过。但是这玩意,我却不知道打死有多少了哈哈哈哈”赵玉山不禁狂笑道。

    “不知死活的东西放狗咬人”一个头儿模样的人轻声喝道。虽然他知道,他们的老板可能早已经被吵醒了,但是他还是不敢大声的说话。

    八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便将手的藏獒放开。

    那个家伙并没有欺骗赵长枪三人,这的确是血统最纯正的藏獒也是世界上最凶猛的犬种。

    八只藏獒好像八道黑色的闪电一样便扑向了赵长枪三人。

    赵长枪和洪亚伦刚要伸手对付这些狗,却听到赵玉山说道:“别动枪哥,亚伦,这些狗算我的,我包圆了,你们都别动草,明天早上又能吃上红烧狗肉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七二章 我看谁敢!    点的如此明白,再猜不出苗毅是谁除非是傻子,洛归那夹杂在众人嘲笑面孔中的脸色忽红忽白,紧握着双拳,整个人处在爆发的边缘。

    他的来历不一般,其父是申路元帅洛莽,是洛莽最小的儿子,如此身份什么时候受过如此羞辱。

    为何会视为羞辱?广媚儿长的如此娇媚无双,哪个男人不想占有?加之广媚儿的出身,没有追求者是不可能的,而能有资格追求广媚儿的人,背景至少也得是位列朝堂的人,一般人若敢妄想,那真是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同样是因为广媚儿的背景,也没人敢对她乱使手段硬来。

    洛归自然也是众多追求者中的一员,他父亲是广天王的心腹手下,也是默许了洛归去追求的。同样的原因,广天王虽然没赞成,但是也没有反对洛莽的儿子追自己的女儿,至于是不是真的愿意把女儿嫁给洛莽的儿子,没人清楚。

    这在场的数十人中,只要是个男的,可以说没哪个不对广媚儿动心的,可是九环星天街相亲的事出来后,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也许是大家都有了危机感,觉得大家再这样竞争下去谁也讨不了好,于是就在园庆前的几天,广媚儿的追求者们聚在了一起抽签,谁抽中了,广媚儿就归谁。

    当然,并不是说他们的抽签就能决定广媚儿能嫁给谁,而是谁抽中了签,其他人都要退出追求的行列,共同帮助抽中签的人去追广媚儿,总之不能落在外人手里,让癞蛤蟆吃了天鹅肉。

    洛归无异是幸运的,他抽中了最短的那支签,羡煞旁人。没了竞争对手,无论是他自己认为,还是圈子里朋友的说法,都把广媚儿说成了是他的女人。

    洛归这几天已经是兴奋的不行。一直幻想着那千娇百媚的广媚儿剥光后在自己怀里婉转承欢的情形。

    谁想啊,眼前突然又冒出一只臭虫来,让他情何以堪!那恨怒的眼神似乎恨不得将苗毅给活撕了!

    持枪而立,一脸平静的苗毅瞅瞅众人的反应。明白了,寇家事先叮嘱的事情来了,麻烦找上门了。

    经历了这么多的大风大浪若是连这点如此明显的猫腻都看不出来,那他也白混了。

    不过他真的很平静,拭目以待。倒要看看这帮家伙有多大的胆子。

    广媚儿恨恨瞪了眼煽风点火的嬴晖,见洛归已经捏着双拳步步朝苗毅逼来,赶紧侧身上前,挡在了苗毅的身前,指着洛归喝道:“是什么人关你什么事?洛归,你给我站住,你想干什么?”

    洛归咬牙切齿道:“媚儿,你让开!”

    广媚儿喝道:“你算什么东西,轮得到你来管我吗?立刻给我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她不是不知道洛归喜欢自己。可她压根看不上,她母亲媚娘也看不上,用母亲的话说,洛归这人脑子不灵光,纯粹是仗着家世背景混吃等死的人,洛家也不可能花大量的资源把这种人给推上位,就算推上去了也迟早要被竞争对手给弄下来,根本撑不起场面,女儿嫁给这种人没丝毫前途可言。可是母亲也叮嘱了,洛归的父亲毕竟是你父王的心腹部下。你喜不喜欢是一回事,表面上不要弄得太难看。

    洛归怒眼圆瞪,“媚儿,你不会真的跟他有什么吧?”

    广媚儿被这话说的羞的不行。她和牛有德的确发生了一点难以启齿的事情,跺脚旁指,“你胡说八道什么,立刻给我滚!”

    洛归:“若是没什么,你就给我让开,没你的事!”

    摇着折扇的嬴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扇子别到后背摆了摆,做了个手势。

    “媚儿,大家都是朋友,怎么吵起来了。”

    后面出来了一群女人,拥到了广媚儿身边,七嘴八舌的,半拉半推的,半架着将广媚儿拉到一旁劝说去了。

    “你们…你们…你们干什么?你们放开我!”

    被一群人绊住了脱不得身的广媚儿急得大叫,她知道自己若是不挡着的话,肯定要出事。

    洛归怒盯着苗毅,没了广媚儿挡着,见苗毅如此平静,他心里反而有些打鼓,毕竟人的名树的影,牛有德的名声毕竟在那,这家伙可不是个善茬,可是两度在百万大军中杀出来的实打实的凶名。

    让他洛归欺负欺负一般人还行,对上苗毅这种早已名扬天下的战将,而且是凶名赫赫什么事情都敢做的人,加之又有了寇家的背景,心里着实没底,一时间被闹得有点下不了台。

    苗毅无视洛归,只盯着后面嬴晖的一举一动,他看出来了,嬴晖就是那个背后煽风点火的人,又姓嬴,怕是和嬴家脱不了关系。

    嬴晖与之对视,毫不避讳,嘴角冷笑渐浓,若是平常,他也不愿招惹苗毅,可是这次不一样,他是得了人指点而来,还给了制胜的法宝,可谓有恃无恐。

    折扇一摆,领步在前,领着一群男的站在了洛归的身旁,女的已经到一旁钳制住了广媚儿。

    洛归看了看左右,见兄弟们和自己并肩了,摆明了共进退的态度,心中有些感动,看来抽签的结果大家还是承认的。

    “有一种人叫做色厉内荏,真要什么都不怕就不会娶个寡妇攀附寇家的家门了,我呸,什么东西!”嬴晖摇扇吐了口唾沫,说的是谁不用点名也知道。

    “牛大哥!”被困住的广媚儿惊叫。

    洛归本就有了些底气,一听广媚儿如此在乎苗毅,脸上怒气愈盛,放步朝苗毅逼去,左右一群人也跟着他逼近。

    远处零零散散的站班守卫一个个看着这边,开始朝这边聚集,苗毅抬手打了个制止的手势,令那些人错愕顿步。

    见苗毅不敢招人,洛归气势更盛。

    苗毅身形一动,飘落在了后面的田地中。

    一群人跟着闪去,顿时将田地里种植的粮蔬踩的一塌糊涂,苗毅瞥了眼他们的脚下没吭声,站在了那不动。

    一群人立刻将苗毅围在了中间,洛归面露狞笑,“还想躲?姓牛的,你那点本事放下面显摆显摆还行,在老子面前什么都不是,还敢跟我抢女人,今天这事你说怎么办吧?”

    “牛大哥,快走!”广媚儿再次焦急高喊。

    苗毅手中枪突然迎空一举。

    唰唰!三名红甲大将突然闪身掠来,为首的正是闻泽,闻泽沉声一喝:“你们想干什么?”

    嬴晖等人一愣,没想到附近还埋伏了天宫大将,这根本不是他们能力敌的,顿时暗叫晦气,知道今天这把戏玩不下去了。

    嬴晖冷冷盯了眼苗毅,没想到这牛有德早有准备,拍了拍洛归的肩膀,“算了!这里毕竟是御园,闹大了不好,这账以后再算。”

    洛归见来了法力无边高手,也知道闹下去讨不了便宜,朝苗毅重重“哼”了声,扭头道:“走!”

    谁知从头到尾没出声的苗毅此时却出声了,冷冷一声,“都给我站住!”

    一群刚转身的人皆陆续回头,嬴晖冷笑道:“怎么?还想留我们吃饭?”

    闻泽皱了下眉头,也对苗毅道:“老弟,算了。”

    “我也想算了。”苗毅朝众人脚下努了努嘴,“宫中娘娘种的粮蔬被他们糟蹋成了这样,他们就这样走了,万一回头有人拿这事说事,我这个守在这里的人可交不了差,总得给个说法吧。”

    嬴晖等人看向脚下,皆愣住。

    苗毅已经是紧接着一声怒喝:“来人!”

    聚集在远处的一群黑龙司人马先是一愣,随后无视苗毅只是个一节小兵,纷纷听命掠来。

    苗毅努嘴道:“这些人不把娘娘们的东西放在眼里,竟敢肆意损毁,回头上面追究起来,我们可交不了差,全部抓起来听候发落!”

    闻泽挠了挠额头,心想这又是何必,就算把这些人抓了送去,也顶多是挨顿骂的事,回头啥事都没有,反而是你牛有德把恶人做了。

    “我看谁敢!天妃娘娘…”嬴晖转身怒喝,话未完,噗一声响,两眼珠差点蹦了出来,口角涌血。

    唰!苗毅骤然一枪刺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捅进了他的后脑勺。

    一枪刺出,又拔出,整个人顺势冲进了人群,瞬间枪出如龙,寒芒如流星,摧出一朵朵血花,“啊…”杀出一声声惨叫,如猛虎入羊圈,转眼间十几人在措手不及间毙命。

    洛归是幸运的,离苗毅这么近的情况下,苗毅竟然没杀他,一脚将他踹得吐血飞了出去。

    余者惊得魂飞魄散,四散而逃,站不远处的闻泽等人惊呆了。

    “啊…”那群嘻嘻哈哈围住广媚儿的女子们脸都绿了,惊叫着腾空而起快逃。

    苗毅一个闪身而出,一脚将要爬起的洛归给踩回了地面,一杆银枪唰一声插在了他贴地的脑袋前,差点没把他眼珠子给惊出来,吓得不敢乱动,看着不远处的同伴还在抽搐着从口中涌血。

    枪一插地,苗毅破法弓在手,砰砰两声,两支流星箭接连射出,“啊…阿…”空中两声女子的惨叫,两名女子从天坠落,更是吓得空中逃窜的人魂飞魄散。

    第三支流星箭正要射出,回过神来的闻泽闪身而来,一把抓住了苗毅的手腕,不再让他乱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