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灵宇宙,金色血雨笼罩无数星球、位面。△↗

    不过,只是继续了二十分钟!

    这样的情况,也出乎了无数圣人的预料。

    要知道,每一个圣人陨落,这种圣陨之雨几乎要继续几天几夜呢。

    白玄风既然只是一个二阶圣人,可也不应该让“天哭”二十分钟。

    显然,这中间也应该出了什么事!

    不过,到底是什么原因,几乎天灵宇宙的所有圣人甚至是圣尊都无法猜测出来。

    正因为这样,无数圣人、圣尊对于灭了白玄风的吕重抱有深深的震撼。

    从来没有什么人,在巅峰准圣(仙帝)境界就能灭杀一尊圣人,更别说是二阶圣人了。

    要知道,一阶圣人与二阶圣人之间虽然仅仅只差了一个境界,但两者之间正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有时候,一个二阶圣人足以同时对付十个一阶圣人而胜出。

    可是,吕重不但灭了白玄风那一阶的傀儡圣人分身,更灭了白玄风的本尊,甚至让“天哭”都仅仅只维系了二十分钟。

    这种怪事,让吕重在所有圣人的眼中,都打上了标签。

    这是第一个以准圣(仙帝)境界灭杀圣人的例子!

    更甚者,还是第一个越过自身两个大境界,斩杀二阶圣人的例子。

    可以说,吕重真的破了诸天万界的所有纪录!

    一直以来,都有言“圣人不朽不灭!”!

    可是,吕重让所有渺小的低层次人物。知道了。就算圣人也有被小辈掀翻、灭杀的可能!

    圣人绝对不是无敌的存在!

    也不是不能反抗的存在!

    ……

    这一天。吕重的威名再次以恐怖的速度在诸天万界传递。

    同时,无数人对圣人的那种本能的敬畏也在悄然锐减。

    都天圣星上空!

    无数强者的仙识、魔识、妖识纷纷打量着那个虚浮于空中的传说中的人物。

    就是这个人,以自己的本事灭了一尊二阶圣人与一个一阶圣人傀儡化身!

    而且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对两大圣人的连续秒杀!

    “好强!这……这就是狂神吕重?太帅了,我……我要是能成为他的道侣,就……就算只能做一天也……也愿意……”一个绝美的女仙看着吕重,喃喃呓语,双眼几乎有红心在升腾。

    “呸。就你这花痴也想得吕重的青睐?简直是在侮辱我心中的男神……”一个魔女站了出来,对仙女满脸不屑地骂了一句。

    “你也不是什么好女人……”

    “就是,我就喜欢吕重大神怎么了?你咬我啊……”

    ……

    无数仙女、妖女、佛女、魔女、冥女、圣女都为吕重的绝世之姿而倾倒。

    一时间,仙魔不明、佛鬼不分。

    无数仙识、佛觉、魔识、妖念纷纷攘攘,争个不休。

    就在这时候,一个魔煞滔天的男子,搂着一位妖媚、成熟如水蜜桃的女子,勉强扩展魔音,怪笑起来:“嘿嘿,都别争了。吕重大神已经有道侣了,而且不只一个呢。她们个个有如神女般绝色。不是你们任何人能比得上的。所以,你们这些歪瓜裂枣就不要把主意打到吕重大神的身上,如果要成就一日姻缘的话,都朝我千手魔帝使来。哈哈,我也是绝世无双的魔道天才……”

    千手魔帝!

    这会儿,他服下大量丹药,之前受的伤,也几乎好了六成。现在虽然嘻笑着,可是脸色却还相当的苍白。

    可就算如此,他也是以一副朝圣的目光,狂热地看向虚空中淡然而立的吕重。

    一种疯狂的崇拜之情由然在他心中产生。

    可以说,之前观战的无数仙魔,也只有千手魔帝相信吕重有可能创造奇迹,灭杀圣人。而其他人都不曾看好吕重。

    可偏偏吕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灭了白玄风。

    这种前后的极度反差情况,让无数人为之惊骇。可同时,更让千手魔帝对吕重的崇拜上升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这次挺身而出,在无数人面前出风头,千手魔帝可并不是为了与吕重争风。相反,他希望吕重能因此而看到他,记得他。

    这样的话他会非常开心。

    以另类的言语吸引自己所狂热喜欢之明星的注意,这便是追星族的心思。

    千手魔帝这一次,与世俗界普通追星族已没什么区别了。

    不过很可惜,正欢喜感应体内状况的吕重,根本就没有注意他。

    这让千手魔帝不怒反喜:“哈哈,吕重大神就是吕重大神。就算走神也这么酷——”

    吕重哪里知道自己这一次已收了一个狂热的粉丝。而且这粉丝还是一介魔帝。

    这会儿,吕重已彻底被意识海中的情况搞懵了。

    是的!

    这会儿,吕重几乎也是一副呆头鹅的样子。

    整个[意识海]此时完全是大变样。

    原本,吕重当年斩杀了燃灯上古佛的两尊身外化身,就已消耗了海量的功德之力。

    就算之后有[混沌十品金莲]利用大量的[业力]来转化为新的功德之力,可还是比不上之前拥有的功德之力。

    而且,在灭杀白玄风的时候,又再度消耗了几乎所有的功德之力。

    正当吕重以为这次要被灭圣的“功德反噬力”弄得重伤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原本斩杀白玄风这一战产生的无比磅礴的业力,诡异地在第一时间被炼化、提纯并转化为与之相反的功德之力!

    这简直是两种极端之间的转化!

    不但转化的速度快,甚至转化的量极为恐怖!

    如果不是吕重的心神已足够强大、坚挺,他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或者是在做梦。

    因为,就算有[混沌十品金莲]与阴阳和合大道配合,也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地把如此磅礴的业力给在一瞬间转化为纯正的功德之力。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吕重惊喜交集,差点失声惊呼。

    也因为这样,吕重的心神才没有关注到外界的一切,而是全力落在意识海内如今这无穷无尽的磅礴功德之力上。

    “难……难道是大道补偿我曾今一直没得到的功德……不对!就算那年在地球应得的功德加起来,也绝对没有如今这功德千分之一的庞大。那么,到底是……”

    “难道斩杀圣人也……也能得到功德?”突然间,吕重脑海升腾起这么一个念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与一直来的支持!感谢所有订阅、推荐本书的朋友。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李东生的态度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去见李东生

    李东生乍然看到赵长枪忽然闯入他的办公室,出现在他的面前,心不禁有些惊慌,但是他毕竟是一名县委书记,所以心情很快便镇定了下来。{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网>(hua 广告)-79-

    他看着已经坐到他对面沙发上的赵长枪,自己也重新坐回到椅子上,冷冷的重新问道:“赵长枪,你也太不懂礼貌了吧?”

    赵长枪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说道:“呵呵,李书记何出此言?我刚才不是已经敲‘门’了吗?”

    “你个‘混’蛋。你刚才那叫敲‘门’啊?敲‘门’声还没传到我耳朵里,你就进来了。”

    李东生心暗骂,嘴上却说道:“赵长枪,说说你的来意吧。说实话,我很不喜欢和你谈话。”李东生丝毫不掩饰对赵长枪的厌恶。

    “啪啪啪!”赵拍了两下巴掌,说道:“好,李书记果然是痛快人,既然如此,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来就是想问问李大书记,你认识不认识孙建新?”

    “孙建新?”李东生明显愣了一下,不知道赵长枪为什么会忽然提起这个名字,“当然认识,他是我的同学。不过我们已经很长时间不联系了。怎么了?”

    “平川县南宫镇绿‘色’新农业的事情你知道吧?”赵长枪忽然转移了话题。

    “不错,我听说过,并且我听说好像还不太成功?赵长枪,虽然我很讨厌你,但是我还是对这件事表示遗憾,如果这个项目能够成功,那些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便能得到立竿见影的提升。主政一方,能让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得到提高,算是为官者的最大快乐了。现在这个项目失败,可惜了。”李东生说道。

    赵长枪看向李东生的眼神不禁泛出两道异彩,李东生的回答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他本来以为李东生听到这个消息后,会幸灾乐祸的,没想到李东生竟然会这样说,赵长枪想从李东生脸上看看他说的是不是真心话。

    李东生没有躲避赵长枪目光,而是坦然的和赵长枪对视。

    赵长枪发觉李东生不是在随便说说,而是真的为这个项目的失败感到惋惜,也是为南宫镇的老百姓感到可惜,因为他从李东生的脸上看到了这些。

    “难道他当真不知道当初孙建新卖给我们的种子有问题?”赵长枪心不禁疑‘惑’的想道。<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

    “项目失败了,原因是因为孙建新当初卖给平川县的那些种子。我可以肯定,当初孙建新就是故意卖给平川县这批种子的!我此来的目的就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孙建新现在在什么地方,你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赵长枪语气有些低沉的说道。每当想起地里那些光秃秃的‘玉’米杆子,赵长枪的心就有些发堵。

    李东生顿时一惊,说道:“你说的是真的?你有什么证据说明孙建新是故意想坑你们平川县?难道他不知道这样会毁掉绿箭集团的声誉?并且他自己也会去坐牢?”

    “哼哼,孙建新自从和平川县完成‘交’易后,很快就在华国销声匿迹了,他不是故意的他跑什么?我和孙建新无冤无仇,他不会平白无故的‘弄’出这样的事情,所以他肯定是听了别人的指使才这样干的。”赵长枪的眼睛再次盯上了李东生的脸。

    李东生不是傻子,他岂能听不出赵长枪话的意思?

    “赵长枪,你在怀疑我?你在怀疑孙建新这样做是听了我的指使?”李东生也瞪着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没说话,但是他的眼神却在告诉李松生:“对!我就是这样想的!”

    李东生的脸由白变红,由红变紫,然后忽然腾地一下站起来,砰的一声拍在面前的桌子上,大声怒吼道:“赵长枪!你太过分了!我告诉你,你这样怀疑我是对我的侮辱!比那次让我当众学狗叫还严重!不错,我李东生讨厌你赵长枪,我恨你。因为你曾经让我当众学狗叫,让我下不来台。毫不讳言,我想报复你,我想打击你,我想让你丢官罢职,甚至如果机会合适,我会耍‘阴’谋害你!但是我绝对不会牺牲老百姓的利益来达到我的目的!即便我不算一个合格的党员,我也曾经是一名农民,我知道他们活的有多难,过的有多苦!”

    李东生怒吼的时候,赵长枪没说话,只是用眼神死死的看着他。他发现李东生是真怒了。

    看着发怒的李东生,赵长枪不但没有发怒,反而有些高兴,因为现在他可以判断出李东生没有骗他,他真的不知道这件事!孙建新绝不是听了他的指使才这样干的。

    “好,李书记说的好。你能说出这番话,我佩服有加!我怀疑你,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现在向你郑重道歉!我赵长枪在这里郑重给你表个态,我不怕你耍‘花’招对付我,但是我不想那些无辜者牵扯进来。只要你是凭良心出招,我赵长枪都接着就是!”赵长枪掷地有声的说道。

    赵长枪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便没有再停留下去,直接驱车离开了万达县。

    托恩梅隆的动作不算慢,两天过后,他便告诉赵长枪,在幕后负责绿箭集团运作的是梅隆家族的迪卡梅隆,论起家族关系,托恩应该喊迪卡为堂兄。

    “赵长枪,我可以给你确定,绿箭集团的幕后‘操’纵者就是迪卡,但是我不能给你确定你们平川县的种子问题就是迪卡‘操’纵的。不过如果你去问一下绿箭集团驻华国的总裁米尔克林,你应该就会知道确切的答案。不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事百之九十就是梅隆家族指使绿箭干的。你说的那个孙建新应该就是米尔克林的手下的手下。孙建新很可能就是听了这些人的话,才干出了这件事情。哈哈,怎么样,赵长枪,是不是很愤怒?不过,我劝你不要一时冲动,企图跑到美国来做掉迪卡。迪卡是梅隆家族重要成员,身边保镖众多。绝对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托恩在电话这样对赵长枪说道。

    “呵呵,托恩,你就不用给我使用你的‘激’将法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一定非常希望我能快点想办法做掉这个迪卡吧?这个迪卡是梅隆家族未来家主的有力竞争者?放心吧,如果有必要,我或许很快就会去美国一趟,预祝到时候我们合作愉快。”赵长枪挂断了电话。

    虽然赵长枪和托恩之间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但是赵长枪还是选择了相信托恩的话。不过赵长枪却没打算现在就去美国找梅隆家族麻烦。

    去美国之前,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必须要先确认,孙建新到底是不是绿箭集团指使的。毕竟托恩现在也不能确定这事就和绿箭集团有关系。如果孙建新不是绿箭集团指使的,而自己却跑到了美国找梅隆家族麻烦,岂不是名不正言不顺?

    赵长枪决定听托恩梅隆的,从那个米尔克林身上下手。赵长枪想听听米尔克林怎么解释这件事。

    赵长枪让把总开始调查米尔克林,包括他在华国的住址,他的工作地点,他的生活习惯等等。

    在把总的指挥下,整个龙辉集团特别公关部都忙碌起来,很快,关于米尔克林的各种消息便都汇聚到了赵长枪的案头。

    “米尔克林,也许我们该见一面了!”赵长枪看着手的一张彩‘色’照片喃喃说道。照片上是一个白人大胖子,四方脸,鹰钩鼻,双下巴,秃顶,只有在脑袋间还有一圈头发,好像地球仪上的赤道线,肚子大的好像就要生的‘女’人一样。

    赵长枪能想象到,这家伙一走路,肚皮上的‘肥’‘肉’肯定得上下来回的颤动!

    收到这些材料当天,赵长枪便带着自己的秘书洪亚伦,和赵‘玉’山和洪光武去了东海市。

    绿箭集团驻华国的总部便设在东海市。

    本来赵长枪不想让赵‘玉’山和洪亚伦前来,因为赵长枪此次东海市之行,没想着动武,只是想先探探米尔克林的口风。但是这两个家伙执意要来,赵长枪没办法,只好同意了。

    一行四人到达东海市之后,赵长枪拨打了米尔克林的电话。现在赵长枪连米尔克林家住哪里都知道,别说他的电话号码了。

    “请问,您找谁?”赵长枪的手机传出一个娇媚的声音。

    赵长枪愣了一下,心道:“米尔克林不是男的吗?怎么一个‘女’人在说话?”他很快就又明白过来,接电话的很可能不是米尔克林本人,而是他的助理。

    想到这些,赵长枪马上说道:“哦,我找米尔克林先生有点事,请问你是?”

    “我是他的工作助理,如果您有什么事情的话,和我说也是一样的。”电话那端的‘女’人说道。

    “我想请米尔克林出来和他谈点事情。”赵长枪说道。

    “请问,您有预约吗?”‘女’人说道。

    “没有,但是我的事情很重要”

    赵长枪还要说下去,他的话却被‘女’人打断了:“对不起,如果没有预约的话。他不可能出去和你们谈事情。如果你们同意的话,你们可以留下你们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呆会儿我汇报给米尔克林总裁。如果总裁愿意见你们的话,我会通知你们。”

    赵长枪沉‘吟’了一下说道:“好吧,你就说平川县县长要请教他几个问题。有了消息,打我这个电话就行。嗯,就这样吧。”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