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去见李东生

    李东生乍然看到赵长枪忽然闯入他的办公室,出现在他的面前,心不禁有些惊慌,但是他毕竟是一名县委书记,所以心情很快便镇定了下来。{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网>(hua 广告)-79-

    他看着已经坐到他对面沙发上的赵长枪,自己也重新坐回到椅子上,冷冷的重新问道:“赵长枪,你也太不懂礼貌了吧?”

    赵长枪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说道:“呵呵,李书记何出此言?我刚才不是已经敲‘门’了吗?”

    “你个‘混’蛋。你刚才那叫敲‘门’啊?敲‘门’声还没传到我耳朵里,你就进来了。”

    李东生心暗骂,嘴上却说道:“赵长枪,说说你的来意吧。说实话,我很不喜欢和你谈话。”李东生丝毫不掩饰对赵长枪的厌恶。

    “啪啪啪!”赵拍了两下巴掌,说道:“好,李书记果然是痛快人,既然如此,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来就是想问问李大书记,你认识不认识孙建新?”

    “孙建新?”李东生明显愣了一下,不知道赵长枪为什么会忽然提起这个名字,“当然认识,他是我的同学。不过我们已经很长时间不联系了。怎么了?”

    “平川县南宫镇绿‘色’新农业的事情你知道吧?”赵长枪忽然转移了话题。

    “不错,我听说过,并且我听说好像还不太成功?赵长枪,虽然我很讨厌你,但是我还是对这件事表示遗憾,如果这个项目能够成功,那些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便能得到立竿见影的提升。主政一方,能让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得到提高,算是为官者的最大快乐了。现在这个项目失败,可惜了。”李东生说道。

    赵长枪看向李东生的眼神不禁泛出两道异彩,李东生的回答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他本来以为李东生听到这个消息后,会幸灾乐祸的,没想到李东生竟然会这样说,赵长枪想从李东生脸上看看他说的是不是真心话。

    李东生没有躲避赵长枪目光,而是坦然的和赵长枪对视。

    赵长枪发觉李东生不是在随便说说,而是真的为这个项目的失败感到惋惜,也是为南宫镇的老百姓感到可惜,因为他从李东生的脸上看到了这些。

    “难道他当真不知道当初孙建新卖给我们的种子有问题?”赵长枪心不禁疑‘惑’的想道。<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

    “项目失败了,原因是因为孙建新当初卖给平川县的那些种子。我可以肯定,当初孙建新就是故意卖给平川县这批种子的!我此来的目的就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孙建新现在在什么地方,你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赵长枪语气有些低沉的说道。每当想起地里那些光秃秃的‘玉’米杆子,赵长枪的心就有些发堵。

    李东生顿时一惊,说道:“你说的是真的?你有什么证据说明孙建新是故意想坑你们平川县?难道他不知道这样会毁掉绿箭集团的声誉?并且他自己也会去坐牢?”

    “哼哼,孙建新自从和平川县完成‘交’易后,很快就在华国销声匿迹了,他不是故意的他跑什么?我和孙建新无冤无仇,他不会平白无故的‘弄’出这样的事情,所以他肯定是听了别人的指使才这样干的。”赵长枪的眼睛再次盯上了李东生的脸。

    李东生不是傻子,他岂能听不出赵长枪话的意思?

    “赵长枪,你在怀疑我?你在怀疑孙建新这样做是听了我的指使?”李东生也瞪着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没说话,但是他的眼神却在告诉李松生:“对!我就是这样想的!”

    李东生的脸由白变红,由红变紫,然后忽然腾地一下站起来,砰的一声拍在面前的桌子上,大声怒吼道:“赵长枪!你太过分了!我告诉你,你这样怀疑我是对我的侮辱!比那次让我当众学狗叫还严重!不错,我李东生讨厌你赵长枪,我恨你。因为你曾经让我当众学狗叫,让我下不来台。毫不讳言,我想报复你,我想打击你,我想让你丢官罢职,甚至如果机会合适,我会耍‘阴’谋害你!但是我绝对不会牺牲老百姓的利益来达到我的目的!即便我不算一个合格的党员,我也曾经是一名农民,我知道他们活的有多难,过的有多苦!”

    李东生怒吼的时候,赵长枪没说话,只是用眼神死死的看着他。他发现李东生是真怒了。

    看着发怒的李东生,赵长枪不但没有发怒,反而有些高兴,因为现在他可以判断出李东生没有骗他,他真的不知道这件事!孙建新绝不是听了他的指使才这样干的。

    “好,李书记说的好。你能说出这番话,我佩服有加!我怀疑你,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现在向你郑重道歉!我赵长枪在这里郑重给你表个态,我不怕你耍‘花’招对付我,但是我不想那些无辜者牵扯进来。只要你是凭良心出招,我赵长枪都接着就是!”赵长枪掷地有声的说道。

    赵长枪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便没有再停留下去,直接驱车离开了万达县。

    托恩梅隆的动作不算慢,两天过后,他便告诉赵长枪,在幕后负责绿箭集团运作的是梅隆家族的迪卡梅隆,论起家族关系,托恩应该喊迪卡为堂兄。

    “赵长枪,我可以给你确定,绿箭集团的幕后‘操’纵者就是迪卡,但是我不能给你确定你们平川县的种子问题就是迪卡‘操’纵的。不过如果你去问一下绿箭集团驻华国的总裁米尔克林,你应该就会知道确切的答案。不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事百之九十就是梅隆家族指使绿箭干的。你说的那个孙建新应该就是米尔克林的手下的手下。孙建新很可能就是听了这些人的话,才干出了这件事情。哈哈,怎么样,赵长枪,是不是很愤怒?不过,我劝你不要一时冲动,企图跑到美国来做掉迪卡。迪卡是梅隆家族重要成员,身边保镖众多。绝对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托恩在电话这样对赵长枪说道。

    “呵呵,托恩,你就不用给我使用你的‘激’将法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一定非常希望我能快点想办法做掉这个迪卡吧?这个迪卡是梅隆家族未来家主的有力竞争者?放心吧,如果有必要,我或许很快就会去美国一趟,预祝到时候我们合作愉快。”赵长枪挂断了电话。

    虽然赵长枪和托恩之间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但是赵长枪还是选择了相信托恩的话。不过赵长枪却没打算现在就去美国找梅隆家族麻烦。

    去美国之前,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必须要先确认,孙建新到底是不是绿箭集团指使的。毕竟托恩现在也不能确定这事就和绿箭集团有关系。如果孙建新不是绿箭集团指使的,而自己却跑到了美国找梅隆家族麻烦,岂不是名不正言不顺?

    赵长枪决定听托恩梅隆的,从那个米尔克林身上下手。赵长枪想听听米尔克林怎么解释这件事。

    赵长枪让把总开始调查米尔克林,包括他在华国的住址,他的工作地点,他的生活习惯等等。

    在把总的指挥下,整个龙辉集团特别公关部都忙碌起来,很快,关于米尔克林的各种消息便都汇聚到了赵长枪的案头。

    “米尔克林,也许我们该见一面了!”赵长枪看着手的一张彩‘色’照片喃喃说道。照片上是一个白人大胖子,四方脸,鹰钩鼻,双下巴,秃顶,只有在脑袋间还有一圈头发,好像地球仪上的赤道线,肚子大的好像就要生的‘女’人一样。

    赵长枪能想象到,这家伙一走路,肚皮上的‘肥’‘肉’肯定得上下来回的颤动!

    收到这些材料当天,赵长枪便带着自己的秘书洪亚伦,和赵‘玉’山和洪光武去了东海市。

    绿箭集团驻华国的总部便设在东海市。

    本来赵长枪不想让赵‘玉’山和洪亚伦前来,因为赵长枪此次东海市之行,没想着动武,只是想先探探米尔克林的口风。但是这两个家伙执意要来,赵长枪没办法,只好同意了。

    一行四人到达东海市之后,赵长枪拨打了米尔克林的电话。现在赵长枪连米尔克林家住哪里都知道,别说他的电话号码了。

    “请问,您找谁?”赵长枪的手机传出一个娇媚的声音。

    赵长枪愣了一下,心道:“米尔克林不是男的吗?怎么一个‘女’人在说话?”他很快就又明白过来,接电话的很可能不是米尔克林本人,而是他的助理。

    想到这些,赵长枪马上说道:“哦,我找米尔克林先生有点事,请问你是?”

    “我是他的工作助理,如果您有什么事情的话,和我说也是一样的。”电话那端的‘女’人说道。

    “我想请米尔克林出来和他谈点事情。”赵长枪说道。

    “请问,您有预约吗?”‘女’人说道。

    “没有,但是我的事情很重要”

    赵长枪还要说下去,他的话却被‘女’人打断了:“对不起,如果没有预约的话。他不可能出去和你们谈事情。如果你们同意的话,你们可以留下你们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呆会儿我汇报给米尔克林总裁。如果总裁愿意见你们的话,我会通知你们。”

    赵长枪沉‘吟’了一下说道:“好吧,你就说平川县县长要请教他几个问题。有了消息,打我这个电话就行。嗯,就这样吧。”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七一章 来事了    说出这句话后,战如意霍然转身不再看他,默默眺望远方。

    站在小土丘下等了良久,苗毅觉得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拱手道:“娘娘如果没什么吩咐,小的告退。”

    “你难道不想问问我这些年过得怎么样?”战如意站在上面背对着问了句。

    苗毅稍作顿默,问道:“娘娘这些年过的好吗?”

    战如意转身,慢慢走下土丘,一步一步朝苗毅走来,“我过的很好!我一入宫就被封为了天妃,天庭建立以来的首位天妃,在后宫上万名争宠的妃子中无人能及,在后宫的地位仅次于天后,陛下对我的荣宠,后宫之中无人能比,连天后也逊我一筹。从我进宫以后,我在陛下面前宽衣解带的次数、陛下宠幸我的次数,后宫所有人加起来也不如我一个人侍寝的次数多,由此可见陛下非常喜爱我,我真正成了陛下的宠妃,我战如意能有今天皆拜你牛有德所赐,说来还真要感谢你的成全!”说最后一句话时,真正是和苗毅面对面站在了一起,明眸一眨不眨地死死盯着苗毅的反应。

    苗毅目光下垂,慢吞吞道:“娘娘入宫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没那么大的能量,是娘娘家人做出的决定。”

    战如意:“不!和你的关系非常大,若不是寄希望于你,我会拼死反抗,绝不会同意,我会宁死不从!是你伤了我的心,让我万念俱灰放弃了反抗,顺从了家人的安排,才有了今天,你说我怎能不感谢你?”

    苗毅猛然绷紧了双唇不语,握紧了双拳。

    终于看到了他异常的反应,战如意平静道:“你和云知秋大喜的日子应该不远了,在这里先恭喜你。不过我想问你一句,你真的喜欢她么?”

    苗毅:“我很早就给过她承诺,此生非她不娶。此生绝不负她!”

    战如意:“那我呢?我只想问一句,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苗毅:“娘娘这话让小的惶恐。”

    战如意银牙咬唇,“那我再问一句,当初我上凤辇入宫的那一刻。你有没有拔剑阻止我进宫的冲动?”

    苗毅深吸一口气,“没有!”

    战如意脚步挪动,与他擦身而过,“多谢你的成全,让我有了今天!我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我毕竟是陛下的枕边人,在陛下面前还是说的上话的,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尽管开口。你说我以后会明白,我会等到我能明白的那一天!”

    风来,飘飘缎带在苗毅面前扫过,带着幽香的缎带在苗毅脸上扫过,触之肌肤如触之灵魂,一掸而过,随去如影。给人想伸手去抓却又抓不住的感觉。

    远处盯着的人看着两人背对分开,绿茵草地上,一裙袂飘飘如仙,一银甲笔挺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等到默然原地许久的苗毅再转过身来,已经不见了战如意等人的影子,他闪身掠空落在了自己的岗位上,抓出了银枪杵地面无表情而立。

    待到获悉离宫众贵人返回了天宫,苗毅转身就脱离了岗位,银枪往肩头一扛,如横了根扁担在后背。双臂勾搭着挂在了上面,慢腾腾一路步行走了回去。

    不过也没有自在上几天,天庭千年一次的园庆来了,有点类似凡间过年的味道。大肆庆祝三天,说白了就是天庭每千年一次的聚会。在这一天,不但是青主会率领后宫倾巢而出,有资格上朝的大臣也都会带上所有家眷前来御园,还有各地的诰命夫人都会接到邀请。

    苗毅和云知秋的婚事为此让路,放在庆典之后。

    御园各处的仙娥们忙碌的不行。几乎是将御园这整颗星球进行点缀和妆扮,近卫军更是直接调集了一卫人马进驻御园各地。苗毅的岗位虽然一直在御田,但也不好再敷衍了事,轮到他站班了就得去,当然也可以不去,黑龙司也不会说什么,可他也不想让牧雨莲那边难办。

    园庆当日,满朝权贵带领家眷逐一到离宫朝拜天帝和天后,一家接一家的拜见,天帝和天后则逐一打赏。

    这天的御园除了一些禁地,等于是彻底对满朝大臣及其家眷开放了,很是热闹。

    幸好御田这边没什么好看的景致,没人会来打扰,只是偶尔会有来瞧个新鲜,譬如某位大臣这千年内新纳的妾室没看过御田是什么样,想来看个新鲜。看过后发现也不过如此,几乎没人逗留,稍作盘桓便离开了。

    云知秋也来了,在寇家一大帮子的陪同下来了。

    “妹夫!姑父!姨夫!”

    一群寇家的围着苗毅嘻嘻哈哈转着圈打量,寇文蓝那声‘姑父’明显叫得有些无奈,一脸苦笑。

    云知秋没有靠近,只是站得远远的和苗毅四目相对。

    扶枪而立的苗毅看着她微微一笑,他经常和云知秋保持着联系,知道如今的寇家上下对她都挺好的,各方甚至有些巴结拉拢的意味。得过勾越提醒的苗毅告诫她,尽量不要卷入寇家各房的内部争斗。

    看着一身银甲在田地角落站班的苗毅,云知秋却是银牙紧咬着嘴唇,最终难以控制情绪,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当初那个掌握生杀大权的将军竟然沦落到了这个地步,一扭头,热泪夺眶而出,扑在了一旁舒欢娘的怀里,“都是我害了他…”

    舒欢娘抱着她,轻拍着她的后背,劝慰道:“七妹,快了,很快就没事了,只是一时之辱而已,妹夫那么多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区区挫折根本不在妹夫的眼里。妹夫不是一般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他想崛起注定无法像权贵家子弟那般顺当,可一旦崛起,那就是凭着硬邦邦实力起来的,也不是一般权贵子弟能比的,爹很看中妹夫,待百年惩处之期一过,就是妹夫平步青云之时!”

    在苗毅的示意一下,寇家一群人带了云知秋离去。

    临别时,寇铮淡淡叮咛道:“这个时候不要多事,我已经交代了寇家子弟在附近,有事会立刻露面来帮你挡着。”

    园庆之前苗毅就得到了寇家的招呼,说这次园庆可能会有人来找他麻烦,让他多加小心。

    苗毅奇怪,难道还有人敢在御园闹事不成?

    寇家的意思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有寇家挡着,其他各家自然是不好明着来,但就怕各家暗中下黑手,趁机将他牛有德给除掉。暗杀倒不至于,就怕园庆时各家子弟到处游玩,很有可能会有人故意向他挑衅,言语激怒之后趁机下狠手,届时就算出了事也是下面小辈中的不良子弟出了什么争执惹出的意外,各家本就有些游手好闲不干正事的子弟。

    所以寇家再三叮嘱,遇到出言挑衅的尽量忍耐,凡事等过了这百年之期后再说。

    苗毅道:“不用了,我虽被一贬到底,可毕竟执掌御园这么多年,若是连这点小事都应付不下来,那也不用混了。”

    贬成了一节天兵还能有这豪气,果然非常人!寇铮目露赞赏,抬手拍了拍他肩膀,也转身离开了。

    安静了没多久,苗毅发现四周零星分布的弟兄都直勾勾看着他这边,他回头看了眼,只见身后上空漂浮这一个女子,一身粉裙,娇媚无双,不是别人,正是广媚儿。

    “牛大哥!”广媚儿噗嗤一笑,闪身落在他边上。

    说实话,看到这女人,苗毅怪不好意思的,当初没控制住自己那只不老实的手,摸了不该摸的地方,不过见对方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他也就坦然一笑:“你怎么来了?来看我出丑吗?”

    广媚儿像模像样的背了个手,上下打量着绕苗毅转了圈,点头道:“不丑嘛,牛大哥穿这银甲也威武的很。再说了,谁不知道你马上就要成为寇天王的女婿了,这身银甲怕是也穿不了多久了。”

    苗毅摇了摇头,“有事吗?”

    广媚儿立刻媚眼一翻,“说好了是朋友的,刚好来了这里,过来看看朋友不行吗?难不成你当时是敷衍,现在反悔了?”

    苗毅呵呵道:“没有的事…”话没说完,目光一动,斜向了一旁。

    广媚儿见有异,跟着看去,只见衣着华美的男男女女足足有几十人,联袂从天而降,那股气势加上能出现在这里,一看就知道是权贵家的子弟,一个个神态倨傲,或一个个对苗毅目露不善。

    “洛归,我没说错吧,你的媚儿妹妹是不是在跟人私会?”一清瘦男子手中折扇一合,敲了敲边上的雄壮男子,哈哈大笑。

    边上几十名同伴,女的抿嘴窃笑,男的也皆哈哈大笑。

    那名叫洛归的雄壮男子在众人的嘲笑声中脸憋的通红,广媚儿指着折扇男子娇喝道:“嬴晖,闭上你的臭嘴!”

    洛归突然手指苗毅,怒声道:“媚儿这人是谁?”

    嬴晖折扇一开,轻摇道:“洛归,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九环星天街相亲的事我不信你没听说过,在这御田边上穿一节银甲站班的还能有什么人?早知道你如此没种,就不告诉你了,免得你出这糗。”(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